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二十一章- 崩壞預響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9-04-05 00:17:25│贊助:16│人氣:506

  蒂耶娜大力推開橡木大門,急著、怒著、焦急的內心藏著無力感,讓憤恨地她再也不顧什麼軍人禮儀或貴族儀態,直衝著會議室裡圍坐著語調壓抑的嚴肅而來!

  平靜的討論與算計被打斷。在晦暗的陰天陽光之下,落地大窗前與會的男人們,背著陽光半掩進陰影裡的眼光異常冰冷,若是一般的官兵早自覺人頭不保,蒂耶娜卻凜然著藍色眼瞳面對著深埋於希維亞王國心臟的腐敗。

  菲利浦.亨特.貝亭——王國內政大臣……

  皮榭.拉瓦爾——王國外交大臣、
  
  來尼.佛蘭休斯.朗蒂亞——王國警政大臣、

  卡米耶.肖亞諾——令人敬重的米耶叔叔,王國北方領地議長、

  甲維爾.多斯托.魯雅多諾——王國財務大臣、

  達倫.斐諾——西大陸國商會總會長……

  這些在蒂耶娜孩提時期,就總是在父親的交誼廳時而豪氣地談著大陸上的大事,時而抽著雪茄搖動手中的白蘭地。

  在幼小的她好奇探頭張望時,會溫柔地抱起她再遞上高級甜點,大手輕搖著哄著她笑的叔伯們——此刻卻已不復記憶裡的和煦,眼裡映著的是扭曲地欲求,還有那蒂耶娜無法饒恕的背叛。

  會議室的右邊,因為蒂耶娜的闖進顯出些許錯愕隨後收回成嚴肅與高傲姿態的,是幾名象徵帝國的銀鷹徽飾掛在胸前的軍官,令人望而生厭的硬朗下巴指著蒂耶娜,幾個身穿禁衛軍裝的衛兵隨即按著腰間的配刀接近她。

  「——你們敢……?」

  只是幾個禁衛軍補充兵而已,蒂耶娜斜眼一看那些近衛兵肩章上的簡陋,目光再次移向會議桌的中間,高上一截的高背椅上是這會議裡的主角——查爾斯.夏佐.特佛爾將軍。

  蒂耶娜不顧所有大不忌足以讓她上絞刑台的罪名,直瞪著特佛爾將軍,儘管與帝國軍和談不是意外之事,但她仍不能接受那曾經的「東部之虎」變成這個樣子。

  「我只在圖畫書裡見過賣國賊的樣子,沒想到本人要比圖畫上華麗多了。」

  對直衝著而來的蒂耶娜,特佛爾將軍倒是沒有什麼怒意,但說出的話卻讓一旁的愛爾貝哈特伯爵瑟縮了一下,「我早說愛爾貝哈特家族慢慢走向衰退,看來老愛爾貝哈特那亂了套的家教映證了我的話。」

  蒂耶娜什麼也不顧了,就連自己的父親臉色鐵青著瞪她,她這次一定要阻止會議開成,「我倒本來以為王國的衰弱、要整個賣給帝國只是街邊庶民的耳語,這倒讓我見了真……」

  「妳玩夠了沒有?丟臉!這什麼成何體統的軍人遊戲,玩到王國的議事堂裡面來了啦?」蒂耶娜的父親——愛爾貝哈特伯爵終於沉不住地怒聲喝斥女兒的脫序。

  「要是能阻止這場會議,我也不怕了你們這些我『曾經』敬重的長輩們。」蒂耶娜的話語說得咬著牙,在說到敬重只覺得是滿滿的諷刺與心痛。

  「妳這在造反?我把妳送到軍校裡可不是給你造反的資本!」

  「父親大人,請您看清楚身邊所坐的人,他們是帝國軍,我希維亞王國的年輕人正被他們用步槍彈、用刺刀射穿頭顱與心臟,如果今天我不來……就是對不起王國對我的栽培!」

  蒂耶娜想起畢業典禮的熱血沸騰、首次里埃爾參戰,看著王國士兵在前線一個個化作血花的衝擊、如今看著已經坐在軍部最高層會議的帝國軍官,還有現在正開往前線的切斯洛與馬瑟琳……

  「栽培?妳們聽聽吧,我可管不了這逆女了。」

  如果自己可以不顧身旁高官名流們的眼光,愛爾貝哈特伯爵恨不得命令那些禁衛兵把蒂耶娜給銬回家,伯爵更憂慮著特佛爾將軍是否會因次降罪於他的家族,「妳的一切都是我給的。沒有我,妳讀得了第一軍官學校,能擁有那些不知道被妳藏哪去的兵?」

  「妳該不會自大的覺得自己拼了個禁衛軍官吧?看清楚了,妳眼光所見的長輩們可是禁衛軍的衣食父母,栽培?給我搞清楚是誰栽培妳!」

  這話確實地成了打入蒂耶娜內心深處的錨,父親說的是事實,她能在軍官徐校時代占有一席之地,也是因著家族名號,但她從沒想過靠著這些名號得到影響力,她一直試著證明自己——不管在學科、還是統御、抑或是劍術肉搏的戰技。

  「我……不管我是不是禁衛軍官,我只相信王國奉為圭臬那神聖的正直與誠實!絕不是……」

  「夠了!別逼我讓妳難看!」
  
  「妳是艾爾貝哈特家的恥辱,妳讓妳的父親在如此重要的議事堂上蒙羞,妳把王國的未來當作兒戲,當作妳的軍人舞台劇!離開吧,家族受不了更多的蒙羞!」

  但這一切努力在父親眼裡,不過就是他口中的遊戲而已……但此刻的她更不能動搖,決定衝進這裡的時後就不能回頭了?不是嗎?她更定下了心,除了與父親的公然爭辯,她更要向在場的官員們明示不該屈服於帝國。

  「把王國的未來賣給帝國,這還真是曾被稱做『北方鐵壁』一族的光榮!你們對得起過去邊界戰役的先烈嗎?」

  「妳不再是禁衛軍了,我讓特佛爾將軍解除妳的職務。」愛爾貝哈特伯爵被  
蒂耶娜氣得每句話都在顫抖,他感覺特佛爾將軍在等著,等著他們父女的爭論能停歇下來

  「讓她離開吧,禁衛軍!」

  從蒂耶娜進到會議室以來,翹著腿對著衝突不發一語的利西亞宛若看著一場鬧劇,勾著淺淺地微笑,他心有定見地等著接下來事態的發展。

  蒂耶娜眼見那些禁衛軍補充兵持著軍刀——對她而言是連軍刀都稱不上的劣質品,充其量就是個金屬警棍,帶著一眼就看出只有粗淺訓練而單薄的步伐接近她……蒂耶娜把右手放上配劍刀柄,靴尖微微地踏出——

  近逼禁衛兵看出蒂耶娜的意圖,他們依著特佛爾將軍的命令準備取下眼前的對手,但在對上眼神的那瞬間卻被有如刀刃一般的光芒給懾住。他們拔出腰間的軍刀準備制住蒂耶娜的瞬間,眼前只見到蒂耶娜腳跟縮地拔刀一擊,森冷的軍刀劈過眼前空氣的瞬間還可見到上頭雕鑄的鳶尾花,但也只是一瞬須臾,手上的軍刀早已離了刀柄。

  補充兵只能乾瞪眼看著被砍斷的軍刀,「你們搞什麼啊!快拿下她啊!」特佛爾將軍喝道,慌亂的步伐奔向蒂耶娜,卻在蒂耶娜的一個轉身手上軍刀迴旋,被制住了脖子,鋒利的軍刀停在皮肉前只有幾分距離,讓他們無法往前一步。

  利西亞似乎等著這一刻,拍著手走向會議廳的中心,他擦響手指隨讓那兩個尷尬又失態的禁衛兵退下,帶著一身恭敬緩緩欠身面向愛爾貝哈特侯爵與特佛爾將軍,語氣卻是傲慢與油滑。

  「好啦好啦,愛爾貝哈特先生、將軍大人,我在此對督導與訓練這些補充兵護衛上的不周向您道歉,同時呢,也對在場諸位來賓眼見王國軍在此上演無法團結的戲碼,致上羞愧之情。」

  「利西亞……你這是……」

  利西亞轉過身,猛然扯住蒂耶娜的衣領,逼著蒂耶娜貼近自己的臉龐,輕聲中是有意的威脅感。「哼哼,接下來可會好好讓妳過足主角癮呢。」

  然後利西亞轉過身,以一種自己是主人的大方姿態說:「諸位貴賓,是這樣的,王國一直在對外政策上多有歧見,但我相信大家都是以愛著這片土地的心情出發,只是立場稍稍地不同罷了。」

  「這對我一個聽盡基層心聲的禁衛軍官而言,也著實頭痛哪!」利西亞的虛假之言聽在與會的王國官員耳裡,讓她們紛紛地點頭表達認同之情,看著蒂耶娜的與忤逆樣,更不可能表示任何諒解。

  特別是與自身利益相衝突的時候。

  「我是認為呢,既然大家在相同的出發點之下。主張與帝國戰鬥、或與帝國立下和平的協議都難有一個共識,爭論只會虛耗這浪頭上的大好機會,不如這樣吧,照著希維亞王國古老的傳統解決——」

  利西亞的話猶如流出瓶口的油,包裹著美妙的大義與對蒂耶娜一時間無法反駁的狡詐,還有接下來隱約讓她覺得的大事不妙。

  「我在此時、在現地,向著愛爾貝哈特家族的蒂耶娜.愛爾貝哈特中尉小姐,提出『決鬥』的邀請。」

  利西亞的決鬥邀約,在王國軍部的急件傳遞之下,兩個小時內的下午三時就在軍部大樓前的集合場做好了布置,就連多羅維士官長——那王國軍官學校的首席擊劍教官也在課堂中被召來、方才與會的王國官員、領地貴族紛紛移駕道集合場邊排好的座位,而後連著許多軍職人員也放下手邊事務,聚起圍攏著集合場的人潮。

  依著利西亞的要求,軍部的大陣仗動員沒有招致任何反對,更有人因為久未或從未見到決鬥場景而興奮著,這一切看在蒂耶娜眼裡,卻是有如鬧劇般的荒謬。

  「這太離譜了……沒有任何議事程序,竟要用這種方式做出決議……」

  蒂耶娜看著集合場另一邊,利西亞換上禁衛軍的制服,正拉筋做著暖身準備,他那一方湊滿著隨從與幾個王國軍將官,站得稍遠的是絲毫不掩飾身上帝國軍服,是方才在會議室裡坐在長桌另一側的帝國軍官。利西亞揮了揮手要那些方才與會的帝國軍官離開,帝國軍官隨後走到利西亞身邊,交頭接耳著。

  蒂耶娜身邊空無一人,自己現在的人望竟與畢業考核時與利西亞的對決差上這麼多,連瑪瑟琳也不在身邊的她突然有一種無法定下心的不安,那是就連專注著等會的決鬥策略也無法蓋過的不安。

  「在中央軍部,不會有人記得住前線的官兵。」多羅維士官長在她身後說道,冷眼看著利西亞一方的熱鬧陣仗。

  「利西亞的特佛爾家族在這幾年內用盡家族資源,積極的取得在王國軍裡的影響力,儘管把領帝軍解編進王國軍裡歸建,卻也養出一方自身勢力,他們家族現在的話語權很可怕。」

  「所以現在不會有人站在我這裡,是吧?」

  「這場與帝國的戰爭演變至此,我只能說遺憾。外面一點也不看好妳的愛爾貝哈特家族,這種邊緣化在這陣子不在中央的妳是無法想像的。」

  「也許吧,多羅維士官長。那麼這一次就讓大家再次記住吧?」

  「我希望我教出的得意門生永遠都有這種自信與……沉著,可是我現在在妳身上看不出這種沉著。」多羅維士官長憂心道,蒂耶娜這一次跟被逼著決鬥幾乎沒有分別,「妳大可拒絕這次的決鬥,妳被利西亞牽制著意願與步調,更糟的情況是——妳會連決鬥也會被牽制住。」

  「教官,我不會也『無法』拒絕。事致如此也只能不讓這種事情發生,既然我所相信的王國要用這種方式決定國家的未來,我們的天職就是接受它。」

  「妳讓我欣慰,欣慰在妳走在武德之路上。卻也讓我無奈,無奈在妳必須面對的事物。」

  「不需無奈,教官就做您該做的事吧。」蒂耶娜語氣平靜,決鬥前不能再有更多足以讓自己起伏得心緒。

  她瞟向場上的大鐘,分針只剩兩格就走向決鬥開始的下午三點。

  場上的人聲開始靜下,蒂耶娜在眾目注視下手扶著軍刀,緩緩步向決鬥場的中央,今天沒有陽光,至少等會遇上纏鬥的話能不受陽光影響。

  眼前的利西亞似乎比她印象中地要高大,她無法對這次的決鬥展現任何認同。

  直覺告訴她應該避開這次決鬥,怎麼樣都覺得不對也無法迴避,自己怎能會因為這事而緊張呢?她是公認的首席,利西亞不過就是揣著那把大劍、動作粗糙拙劣而輕浮、仗著自家名號作威作福的少爺軍官而已。

  ——而我是……

  「呦,表情看起來還真可怕哪。」

  利西亞一臉乖張跋扈,那身禁衛軍制服原本修身的剪裁在利西亞身上繃緊著,緊身馬褲更遮擋不住那性器官的形狀,一身是蒂耶娜更加厭惡與噁心的相貌。高大的他,原本還算孔武的身型不知怎地肌肉比印象中還要膨脹。

  「叔父養著的小毛孩,比起上次在畢業考核的時後要長大許多啊?」

  「我好久沒跟妳來上一場了,妳可以好好地看著我『成長』喔。」

  「輕浮,我聽說了,你那『偉大』的叔父——特佛爾將軍要把禁衛軍交給你?然後這次看著你跟那群帝國人交頭接耳,你毫無自覺自己就是王國軍之恥。」

  「是啊,如果我這不要臉的在這裡打敗妳呢——」「——做你個大夢吧!」

  他們對著彼此的對手同時大喝,跨出第一步蓄積之力——

  蒂耶娜的鳶尾花長劍與利西亞的雙臂大劍刀鋒交錯,蒂耶娜知道,利西亞雖然總已自己的臂力能揮舞那把大劍為傲,但是他從來也不想讓自己的劍法更細緻緊湊。

  蒂耶娜順著利西亞的刀鋒划開刀刃,藉著利西亞的劈砍力量往後跳,卻在落地時覺得腳跟一沉,利西亞這次的第一擊要比以往還紮實許多。

  利西亞再次揮劍向她,蒂耶娜委身衝鋒,毫不畏懼那噬人般的氣勢而讓巨大刀鋒只差幾釐地飛過後背,她聽見現場的驚呼,還有利西亞喘息後的咒罵,她雙手平持劍身,想在利西亞還被自身大劍的慣性給控制住的時後壓制他。

  只差幾吋卻事與願違,蒂耶娜見到利西亞竟視大劍慣性於無物地在空氣中劃出銳利返頭,朝著她的下身劈砍而來!

  蒂耶娜立起長劍格檔這突如其來的回頭砍,沒有任何姿勢上的緩衝,可利西亞的力量卻有如發狂的公牛衝擊她,火花迸出後是被衝擊力拋起的自己,重重地摔在離利西亞有數呎遠的地方。

  四周是屏息後的訕笑聲,還有幾聲對於利西亞如擁有神力般地讚嘆,圍繞著蒂耶娜。她立刻踏出腳跟平舉長劍直向利西亞攻擊突刺,她感受到利西亞的殺意,與以往那輕浮是完全不同。

  利西亞毫無閃躲之意,四呎大劍有如擺弄木棍般輕鬆,巨刃森冷地婉如墓碑直對著蒂耶娜,在蒂耶娜預期的攻擊路徑上以劍身血溝勾住蒂耶娜的劍尖,

  匡——

  突刺被止住。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她已用盡全力衝向利西亞,利西亞卻仍輕鬆地將她擋下。蒂耶娜把刀尖劃過大劍血溝,尖銳摩擦伴著火花,往後一躍讓長劍逃出血溝的牽制後在頭頂大圈迴旋,蒂耶娜再次從利西亞的肩上砍去。

  再一聲重擊,震得蒂耶娜持刀的右掌指間被震得麻木,痛楚從手腕傳來,她仍死抵著利西亞的壓制。

  「如何?我原本愛看妳揮劍颯爽的樣子。」利西亞舔了舔嘴唇,雙眼發散如掠食者的光芒,「不過現在那一臉訝異、苦惱的樣子更有滋味呢,呵呵呵——」

  「怎……怎麼可能?你這劍是怎麼回事?」

  「劍——一點也不重要啊!」利西亞學著蒂耶娜的突刺。

  利西亞以往的攻擊毫無質感可言,光是揮動大劍就要她八成力氣,但這次卻靈敏了不少,靈敏到蒂耶娜在這弱點上毫無發揮的餘地。

  蒂耶娜無法格擋利西亞的突刺,只能狼狽地往後摔去在石磚地上撞出響亮聲響,頭還暈著,蒂耶娜顧不得弄髒禁衛軍制服的在地上翻滾繞進裡應是利西亞的死角,小腿一蹬地再次刺向目標!

  蒂耶娜的突刺再次被破,她的力氣正漸漸隨著失效的攻擊而流失,越來越難定下的心浮躁不已。絕不是利西亞輕量化了大劍,那一定承受不了這麼多次的格擋。

  「妳肯向我投降,我不介意用身體告訴妳呢!」利西亞揮出大劍,這次撞得蒂耶娜覺得劍身都彎了,「不可能!」

  利西亞手臂粗大的肌肉一繃,在兩把刀刃互抵之時連劍帶人把蒂耶娜拋起,但蒂耶娜也順勢在空中扭轉姿態,劍尖撈過利西亞的後頸,後頸的攻擊被利西亞下腰閃躲,接下來的景象讓蒂耶娜瞬間腦袋一白——

  下了腰的利西亞不知從哪裡擠出多餘力氣,劍尖原本朝下的大劍在空中劃出占滿視線的致命圓弧,向著蒂耶娜攔腰而去!

  「唔——啊啊!」蒂耶娜感受到刀身的冰冷,比不過利西亞的力氣,每一個足以扭轉的施力點卻也被利西亞給看穿,她不能在這裡敗下陣來。

  劇痛在身體中心開始擴張,剛才被利西亞用刀身一撞可讓她脫了力,蒂耶娜硬撐著用長劍讓自己站起來,腳步踉蹌地,擺出預備攻擊地態勢。

  「裁判官吹哨啊!在幹嘛呢?」「特佛爾家的大劍早贏了啊!」

  場上本對壘著的安靜漸漸竄出耳語,蒂耶娜的敗相,儘管仍靠著不屈的意志力撐著,但在圍觀的眾人與王國官員眼裡,早已被定出勝負。

  就連負責裁判這次決鬥的首席劍術教官多羅維士官長也難以再讓蒂耶娜撐在場上,只有利西亞穩穩站定如勝利者之姿,與蒂耶娜一身塵土汗水的樣子對比剛,才的激烈決鬥沒給他染上一絲疲憊。

  看著利西亞沒有再擺出任何態勢,直挺挺地站著等待蒂耶娜的最後一擊。
手腕直靠著大劍,另隻手伸出緩緩伸出手掌朝下,輕蔑而挑釁地對著蒂耶娜招了招手。 

  ——為什麼?不是這樣的啊!

  身體仍痛著,力氣在流失。蒂耶娜從沒想過自己會失算至如此,再也沒招了,以往自己都能做為教範的劍術在利西亞這次如此全能的攻擊之下,要不是投降,要不是——

  突刺——!

  蒂耶娜在心中只剩這個聲音,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喊出來,利西亞的身型在用盡最後一點力氣的狂奔腳步聲中,象徵著艾爾貝哈特家族的劍尖無視絕望地突刺向利西亞。

  利西亞沒有舉劍反擊。蒂耶娜在即將攻破如鐵壁一般利西亞的最後一瞬,卻停下腳步。

  她感覺腹部被硬物重重地一記狠擊,是利西亞的拳頭,他連大劍都不用了。

  蒂耶娜眼前一黑,倒在石磚地上失去了知覺。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脫稿許久的南雲。
總之偶爾浮上水面與大家見面了,最近船廠狂趕圖,看著螢幕就覺得好煩(笑

這次加入了些時事,也是一直以來我所在意與想表達的。
身為國艦國造政策的一份子,一方面正讚嘆於我們正站在歷史的巨輪上。
二方面則感慨於社會的愚昧與不理性。

只能用這微弱的人氣,讓不小心進到我的故事裡的讀者大大們
知道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賺錢與尊嚴這兩種二分法,我們一直努力著用所學為這塊土地找出更有價值的出路。

所謂的價值,更非「賺大錢」喔不……更非「賺快錢」這麼簡單而已。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

我也只是個想先求好溫飽的、從船底慢慢爬進辦公室的小螺絲。
但我一點也不相信,有個「英雄」出現後,你我的日常問題就能解決了。
講得很隱晦,也不想太明白。

最後只想說,身邊一堆韓粉讓我真疲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85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帝
靠杯為什麼要虐蒂耶娜阿QQQQQQQQQQQQQQ

04-05 00:29

南雲桅上
越有愛的角色就越虐啊(咦?04-05 02:55
蒼天的青玉
國艦國造本身就是個笑話,國造是所謂全都自己來,不是買了堆外國零組件在台灣拼起來就是國造。

04-05 02:40

南雲桅上
通常會說這話的人
我都直接歸類在一點也不懂造船的產業鏈與生態04-05 02: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最近的二輪日子...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尾花的女武...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畫了鍊金工房系列的Q版托托莉,有興趣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