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文有點長】淺談歌詞翻譯:基礎翻譯實踐

作者:Reika│2019-04-03 15:47:15│贊助:518│人氣:699
  最近看巴哈朋友偶爾會寫歌詞文法教學,我也就想來寫點教學的東西XD 但基於不是外語學院的學生,沒有受過這方面正式教育,只能大略教點翻譯的基本手法,靠舉例子來講一些重要的基礎概念,無法寫下太多理論論述。

  基本上學習翻譯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寫、多看,自己寫完後看別人寫的,去比對優缺點。這篇算是新手指南,希望對想寫翻譯卻又總是覺得很不順的入學者有點幫助 OWO

  上次那篇對翻譯的看法花了四天的時間,這次卻花了幾個禮拜 Orz… 好累 (´-ω-`) 如果有哪裡覺得描述不好或有錯誤或疑問,都歡迎提出討論~

  然後……在選子分類的時候猶豫了一下XD 這應該算興趣嗜好吧XD

2019/09/09更新:增加例子



Chapter 1 可譯性限度

在這個章節中,將分析與探討在翻譯中會碰到的障礙。

1-1

所謂的「絕對直譯」,意思是指說強調格式對齊,動詞對動詞、名詞對名詞的翻譯,這會是一個好的翻譯嗎?直覺會認為不會,但其實不僅不是個好的翻譯,也同時是無法實現的事情。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外は寒すぎる。
  外面太冷了。

在中文「太冷」是形容詞,但日文的「寒すぎる」卻是動詞。語言在詞性上並無法百分之百對應,轉到英文也不會寫 “The outside is too cold.” 而是 “It’s too cold outside.”,使用虛主詞開頭。我們稱呼這樣的詞性叫做不可譯。在(古典)語言學的概念中將語言結構大致分為屈折語、膠著語跟孤立語,而其性質為:

1. 屈折語:基本上由語幹跟連接詞等詞素連結在一起形成單字,接合程度非常緊密,分不出彼此。大多數的印歐語系語言在一定程度上都算是屈折語,比較顯著的有俄文、德文、古英文。現代英文也仍保有一點,例如:

  normal 標準(形容詞)
  normally 標準(副詞)
  normalize 標準化(動詞)
  normalized 標準化(動詞過去式)
  normalization 標準化(名詞)

德文更明顯的還有:

  Schokolade 巧克力
  Produkt 製品
  Schokoladenprodukte 巧克力製品

2. 膠著語:透過在名詞、動詞等詞根粘加上不同的詞尾來表達語法,基本上不影響前方的詞語的語幹,且語幹跟詞尾區隔非常明顯。如本文探討的日文:

  玲香冷菓大好き

  宵街を行く人だかりは嬉しそうだったり寂しそうだったり

其中「嬉しそうだったり」可拆為「嬉しい」的語幹+助動詞「そうだ」的連用形+並立助詞「たり」,一層一層黏加上去。

3. 孤立語:並不對語素進行變化,而是以語序表示文法關係。以中文為例,每個字都有意義,會以不同字來表達時態。在否定上以「不」表達未來式,以「沒」表示過去式,例:

  今天我吃晚餐。
  今天我吃晚餐。

表示反覆進行的事情會用「都」,發生過的事用「有」,尚未發生的則用「會」,例:

  他每天都有來打球。
  他昨天來打球。
  他明天來打球。

而語敘會表達文法,基本上句型是主詞—動詞—受詞(簡稱SVO),例:

  她抱住我。
  我抱住她。

這兩句話完全不一樣。但反觀膠著語的日文並沒有如此硬性的排序文法,雖然通常是以SOV的方式,但以下兩個都是對的。

  私は君を愛してる
  君を私は愛してる

1-2

有了屈折語、膠著語跟孤立語的認知,我們能發現不同語言間的差異頗大,在雙語轉換時,可能會有些地方無法完全翻譯出來。我們稱呼原語的可譯程度稱為可譯性。可譯性的問題不單只有在語詞跟語義上,還包含思維、慣用法、文化等等。翻譯的流程上,我們藉由原語理解話語中的外部世界,再把腦中理解的意象轉為譯語中的意象,接著拿理解到的意象描述著外部世界,體現出譯語的話語。也就是說,不管是原語還是譯語,都一定是在描寫相同的外部世界。因此理想上,將一篇原文與翻譯拿給也懂雙語的人看時,對方理當要從這兩篇得到相同的感受,包含文章內含、風格、詞藻之美。

但這絕對只存在於理想,況且譯者的理解不必然與對方相同。在面對雙方理解落差的問題之前,先面臨到的問題是:究竟該如何轉化雙語。可譯性並不是絕對的,也就是說原語的可譯程度並不會只是百分之百或者零。不管是僅僅一個單字也好,一句話也好,都可以剖析出各種層次,例如語意、風格、詞藻等,都是各種不同層次,而各個層次並不是都可譯。在這種種加起來,就形成所謂的可譯性限度。以下開始對可譯性限度做進一步探討。

1. 語言的模糊性:

雖然看到了相同的東西,但是在這之間不一定會是有一對一的對照。比較明顯的例子是「立花さん」是先生還女士?細部一點的問題是「空は青く澄み渡る」該說天空藍色還是湛藍、又或蔚藍呢?又該說無雲還是清澈呢?辭義本身界限就不明,無法用分類邏輯來劃分,第一個例子可以從上下文判斷,排除可變性。但「青い」又是怎麼樣的藍呢?要準確評斷是什麼樣子的藍色得從光線的波長說起,然而絕對沒有人會這樣說。面對原語本身就帶有模糊性,我們是可以用模糊性譯語來翻譯模糊性原語,即為對應。因此,不管是翻譯成湛藍、蔚藍又或單純只寫藍,其實都沒有問題。差別只在於譯者的喜好,又或可能做為聲韻上的調整。

地區不同使用的詞語的意涵可能也不一樣,這個在翻譯上也得十分注意。例如「土豆」在中國是馬鈴薯,而在台灣則是花生。在中翻日的情況下,如果是在講農業的文章應該是可以很容易去除模糊性,但如果單純只是一個人說他喜歡吃土豆,前後文模糊的情況下,就很容易形成語言轉換的障礙。

2. 文字結構障礙:

語言表達上,結構或手段是最常見也最難逾越的可譯性障礙。原因是,語言結構通常體現出某一語言文字的結構上的獨特性。特別是在文學方面,總會為了結構、音韻、情感等,加上一些特有用法,這顯然都會造成可譯性障礙。試以下歌詞來表達:

  世界が二人 会えなくして
  あたしの未来 全部上げる
  そんな風に 好きになる

「会えなくしても」相較「会えなくても」來說,更有強調這句話的意味,但這在翻譯上顯然造成不小問題。

  即使無法相見 (ok)
  即使永遠無法相見 (ok)
  即使終究無法相見 (ok)

第一句是保守做法,選擇放棄不譯,第二句加上誇飾字眼,第三句則帶有期望落空的意思在內。衍伸出的問題就是將一個「強調」的模糊概念用清楚的字眼替換,究竟是否恰當?

再來看第三句,「なる」有轉變的意思,但在中文上是不行翻出「成為」之類的意思。語意上翻做「在那般感受下 我最喜歡你了」並沒有問題。但連難以表達出「なる」那種比較動態一般的感覺。就像:

  猫を好きになる。
  猫が好きだ。

在中文上難以去表達與區隔這兩句話情境上的落差。

3. 慣用法障礙:

慣用法時常不遵守文法或邏輯概念,其原因可能來自文化背景、民族意識、簡便等。例如英文的 “long time no see” 不合乎文法。在形容臉色時,每個國家使用的顏色也都會不一樣,例如:

  彼女は顔が青くなる。
  Her face turns pale.
  她臉色發白。

有時,按照文法的邏輯實際上卻會與實際狀況有差異。這也是在理解語意時會出現的障礙,例如:

  自分のことが嫌いになった 全てどうでもいいと思えた
  厭惡著自己的一切 能夠覺得一切都無關緊要 (?)
  厭惡著自己的一切 覺得一切都無關緊要 (ok)

這裡的「思える」如果把它當成動詞可能形來想,出現的譯文就會是很奇怪的。語意是稍微有些不一樣。表達「心中直率有著那種想法」,簡單說就是類似「気がする」的用法。在中文上翻做「覺得」也會比「認為」還要符合原意。

詞語搭配:日文在搭配與詞時,通常都是用複合動詞、補助動詞兩種做搭配。複合動詞前方的動詞是主要動作,而後者則是表示動作的進行的模式、情況,例如:

  働きかける:「かける」表示動作的開始,中文無法找到有效的應對語詞。
  抱きしめる:「しめる」有緊緊的意思,在中文上可以找到應對,翻譯成抱緊,或緊緊抱住。
  成り下がる:成為較低端的。中文無法這樣翻譯,必須意譯成淪落。

再談及諺語所產生的可譯性障礙前,必須先引入文化滲透性的概念。隨著社會發展,語言之間的接觸越多,滲透現象就會愈加突出。日本自古就與中國接觸甚多,文化上滲透性相較之下算是非常高。文化滲透越多,相通之處就會越多,可譯性也會越大。舉例來說,英文的俚語翻譯成中文就只能取其意,無法將形式之美翻譯過來。

  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 outside.
  外面在下貓跟狗的雨。 (?)
  外面雨下得很大。
  外面在下滂沱大雨。

但日文的「四字熟語」有一些就是來自中國的成語。這就是文化滲透後,兩方都共用的語詞,在日翻中的可譯性上就無障礙。

  弱肉強食(じゃくにくきょうしょく)
  朝令暮改(ちょうれいぼかい):可以輕易又準確對應到中文的朝令夕改。

從文化滲透性可看出可譯性障礙有可能因文化滲透度高而降低。但是日文翻譯成中文依舊會有很多慣用句與諺語依舊是不可譯的。

  あと足で砂ばかける:馬起跑時,後腳將沙土揚起,用來比喻在離開時,以仇報恩。中文上可翻譯成忘恩負義、恩將仇報。但是這樣的翻譯依舊失去諺語的意象。
  黄色い声:意指女性或小孩的尖叫聲。中文上絕對不能翻譯成黃色的聲音,因為在我們的認知內沒有意思上的聯想。只能失去其字面意思,意譯成尖叫聲。

方言也是日翻中上一大問題之一。基本上方言都有辦法轉為標準語,但是風格卻會變成不可譯的問題。例如:

  あたし中卒やからね 仕事をもらわれへんのやと書いた
  女の子の手紙の文字は とがりながらふるえている

試著翻成中文:

  「就只因為我只有國中畢業,怎麼樣都找不到工作。」
  女子寫的信上文字既尖銳又顫抖

可以從方言判斷地區為關西。但在中文上並不會那麼詳細到寫成關西女子之類的,在這方面上,方言的地區性變成一項可譯性障礙。

補助動詞是日文一種表達動作的時態、語境的另一種方式。稱為補助的意思是指說,此動詞接續在本動詞後方,原本的意思薄弱。例如:

  走っている:可表示反復動作或者持續進行。
  船が沖へ出ていく:表示動作遠離。
  願ったんなら叶えてしまえ:表示將動作做完的意思。

中文上無法有效、清楚呈現出補助動詞,亦會造成可譯性障礙。

4. 表達法障礙:

每個民族、每種語言,都會有自己獨特的表達法,當然可以逐字翻譯,完整把所以字的意涵表達出來,但是此時譯語就會變得很不通順。通常,會使用意譯或減譯法來解決這方面的問題,方法留給下一章方法論進一步介紹。

  ここでタバコを吸ってもいいですか?
  這裡吸菸也可以嗎? (?)
  可以在這吸菸嗎?

  もう23時だ。お母さんにメッセージを送ったほうがいいでしょう。
  已經晚上十一點了,發個訊息給你的母親應該會比較好。 (?)
  已經晚上十一點了,你最好發個訊息給你的母親。

  お客さまを名前で呼びにくいです。
  很難叫出客人的名字。 (?)
  不好意思直呼客人的名字。

  彼が来るかどうか分かんないよ。
  我不知道他會來還是如何呀。 (?)
  我不知道他會不會來呀。

回來談談文化滲透性。拿中文、日文跟英文比較,中文跟日文的滲透性較高,在被動語態上,中文往往都有被害的意思在內,日文較薄弱,英文沒有。這裡中文與日文並沒有達到一致的使用方式。

  That building is built in 1996.
  あのビルは1996年に建てられました。
  那棟建築在1996年被建好。 (?)
  那棟建築在1996年建好。
 =那棟建築建於1996年。

  先生に見られていたから、チートできなかった。
  我被老師一直看著,沒辦法作弊。 (?)
  老師一直看著我,我沒辦法作弊。

第一個例子中,日文可以使用被動,中文則是把「被」刪減掉,不符合中文的文法。在第二個例子中,表達被害意思,日文使用被動,但中文必須轉為主動用法。

在日翻中上,語意表達時與聲韻間產生的障礙也會是問題。試著翻譯底下這段:

  君のくれた日々が積み重なり 過ぎ去った日々2人歩いた「軌跡」
  僕らの出逢いがもし偶然ならば? 運命ならば?
  君に巡り合えた それって「奇跡」
  你所給予的日子日積月累 歷經過的日子中走出了兩人的「軌跡」
  我們的相遇只屬巧合嗎? 又或是命運呢?
  能與你邂逅 這就是一場「奇蹟」

這段是 Greeeen 的『キセキ』中一段歌詞。「軌跡」跟「奇跡」都與歌名同音,音韻的結構在這是不可譯的,無法呼應出這個特色。

在日翻中的情況下,還有個必須注意的地方,就是判斷力可能會被漢字影響。在翻譯上,看到漢字千萬不能大意直接聯想中文上對應的意思。

  あのゲームが買いたいな。
  我想買那個遊戲啊。
  立花さんは旅行の幹事を買って出た。
  立花先生自願當旅行的負責人。

5. 文化障礙:

一語言中的用語會反映出該民族的文化、哲學、道德觀、宗教信仰等等。例如「天誅地滅」反映古代天道觀,而 “judgment of God” (上帝的審判)則反映基督信仰。日本宗教呈現多元性,文化上,多數日本人同時崇奉神道與佛教,與我們依舊是有不小的差別,在翻譯上會出現一些可譯性障礙。

例如:

  金輪際(こんりんざい):副詞,表示絕對的意思,且多用於否定。
  大袈裟(おおけさ):名詞、形動,表示誇張的意思。

這些帶有文化、宗教的語詞在語際轉換時,多半只能保留住意思,其他文化訊息、文字形式都會失去。好在日文與中文都有使用漢字而增加可譯性,例如「巫女」、「古事記」可以直接選擇不譯,保留其原文。但日翻英只能保留其音,使用羅馬拼音的 “Miko” 與 “Kojiki” 。一個中文使用者在沒看過古事記的情況下,雖然無法從字面名白是記錄哪段時間的書,但是可以明白到這是一本歷史書籍。但是反觀英文語系國家的人看到 “Kojiki” 時,無法有任何聯想。這同時反映出文化滲透性高會降低可譯性障礙。

1-3

上述談到了很多語際轉換的障礙,可以肯定出語際轉換確實存在許多難以逾越的障礙,但是難以逾越不可逾越終究是兩個概念。前者在翻譯理論研究中引申出方法論,後者涉及的問題很多,常常是文化本身難以解決的問題。不可逾越的障礙只能等社會發展、文化交流,當滲透性愈高時,有可能會自然降低。就像海嘯的英文 “tsunami” 是從日文來的,但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這個單字已經也成為了英文的單字,變成雙方都擁有的單字。

下一章將以方法論為題,概述翻譯過程中使用的手段。在進入方法論之前,先探討該如何評價一份譯文的優劣。大略可以擬定出三個方向:一是內容、二是風格、三是美學。原作與譯者之間是主僕關係,譯者不能喧賓奪主,更不能自做主張。以其比重來說,內容準確度擺第一,風格相似度擺第二,美學則是擺在最後。

1. 內容準確度:始終應忠實於原文,包含內容、概要以及作者的觀點立場。但是並非生硬的直譯就是忠實的概念,將在下一章提及方法論來使譯文達到忠實於原文又不失其流暢與美感。

2. 風格相似度:在談及風格時,首要問題是風格可譯嗎?答案是可以。語言是用來表達思想,其風格自然也是包含在其中。換成另一種語言,理當也能表達出相同的風格,差別只在於對使用不同語言的讀者所產生的感應效果可能有程度上的強弱,不可能會有等效反應。

3. 形式的美學:包含文字詞藻的美學、格式上的美學、聲韻上的美學等等。從可譯性限度已經談及了許多障礙,甚至有許多是不可譯的,因此美學的區塊算是最難達成的,而值得注意美學與風格是互相對應。中文字本身是自帶美感,而且又有許多詞是以一修飾字來搭配主要字,例如蔚藍、湛藍、碧藍,還有更多成語其本身自帶摹寫之美。在譯文中為了增進美學加進這些要素自然不是個壞事,但就像調味料一樣,灑上過多對料理來說不見得是個好事。當分析出原文屬於平淡陳述的類型時,就不該加以過多華麗的辭藻。但如果是一篇內心戲複雜的戀愛故事,就又不應該將文字陳述得過於普通、白話。追求美學時,千萬要時時刻刻注意是否依舊合乎內容準確度與風格相似度,可說這三者是非獨立的概念。

Chapter 2 方法論

面臨可譯性限度,在此章節將擬定應對難以逾越的可譯性障礙。

2-1

兩種不同的語言各有自己的詞彙材料跟語言形式,因此表達原文時,原文所用的語言形式不可能原封不動搬到譯文中,在方法論中整理出加譯法、減譯法、分譯法跟意譯的方法來使譯文更確切且靈活表達出原文的意涵。

1. 加譯法:加入原文中沒有的詞語,使譯文更加通順流暢、符合譯語的習慣。符號也是個加譯法當中好用的手段,日文是直到受西方文化影響後,才出現驚嘆號、問號與括號,因此表達語氣的訊息極大部分都是包含在文字中,在譯文上適當更改使用標點符號也是必須的。

例1:
  昨日電話で話し合った、彼が来るだろう。
  昨天在電話談過了,他應該會來吧。
  昨日あなたは彼が来ると言っただろう。
  昨天你說過他會來吧?

第一句表示話語帶有不確定性推測,第二句話則是向對方確認。中文借由標點符號來區別不同。

例2:
  汚れたような色だねって
  そんなに拗ねるなよ
  人知れずシャツの袖で涙を拭った君に
  「那是髒汙的顏色唄?」
  「別這樣胡亂說呀!」
  對偷偷用的衣袖擦拭眼淚你說著

膠著語靠著助詞就能說明其對象關係,但是中文無法如此表達,必須加上動詞。

例3:
  絡まった糸を解こうとしてた 結び目はいつになっても見つからない
【直譯】:
  試著想解開糾纏的線 總是找不到繩結。
【加譯】:
  試著想解開糾纏的線 然而卻總是找不到繩結。

這時得引入語段的概念。句子並非文章邏輯的基本組成,語段是以數個句子前後連貫,共同表達一個意思的片段。在此例文中,兩句話並非獨立句子,加上接續助詞可以使語段鮮明,更能使文章順暢。

2. 減譯法:又稱不譯,就是把原文中的某些話省略。主要是將譯文中重疊或累贅的文句省略,一樣是為了使譯文更加通順流暢、符合譯語的習慣。

例1:
  苦しうれし胸の痛み 生涯忘れることはないでしょう
  胸口苦澀與歡喜交雜的痛楚 我終其一生都不會忘記

首先「こと」是做為文法需求,並沒有實質語意。減譯法最常使用在這種時候,在語際轉換時,把這些符合文法需求用的詞語去掉。再來,「でしょう」僅是表示帶有推測、不確定性。在日文的邏輯中,通常表示一生的事情都會加上,但中文並沒有有效的方式翻譯,可以選擇加上「應該」,或句尾加上「吧」。在此文中效果不佳,會形成累贅,因此偏向選擇不譯。

例2:
  そんなに自慢できることはないけど
  今日もそれなりに少しずつ歩いてる
  雖然沒有能夠自豪的事情
  但今日仍然保持這樣緩緩向前進

「そんなに」表示程度高的意思,在中文會形成累贅。

例3:
  僕らはケダモノのように抱き合った
  兩人一同化作野獸緊緊抱住彼此

理當翻成「像野獸般」,但有時為了使句子不過於制式化、呆板,可以選擇使用中文修辭的暗喻,將像、彷彿等字眼去掉。

3. 轉譯法:由於日文與中文詞類體系並非完全一致,在翻譯時為了符合中文的用詞、語法跟表達習慣,將其詞性做轉換。

例1:
  外は寒すぎる、天使は飛べない。
  外面過於寒冷,天使無法飛翔。

以這個例子來強調轉譯法是必須被認可的方式。動詞對動詞、名詞對名詞,這種絕對對等翻譯既不等於忠實於原文,也是無法完全實現的。

例2:
  僕らはケダモノのように抱き合った
  君の涙の味がした唇
  兩人一同化作野獸緊緊抱住彼此
  交疊的雙唇夾雜眼淚的鹹味

第二句的句型結構是一個句子修飾名詞嘴唇,在此將嘴唇轉為主詞。不譯出「你的」兩字,以免句子過長。像這種只有一個句子修飾一個名詞的不完整句子,在歌詞中很常出現。這在日文當中也不算一個完整的句子,但基於歌詞與旋律的配合,在聽與讀時,並不會產生出不完整的奇怪感。然而在譯文中基於沒有聲音配合,必須修復句子成通順的模樣。

例3:
  砂の国で生まれた王女は 誰よりも好奇心旺盛
【直譯】:
  在砂之國度誕生的公主 比起任何人都還要好奇心旺盛
【轉譯】:
  生在砂之國度的公主 擁有一顆比起任何人都強的好奇心

相較之下轉譯後的中文較為通順。

4. 分譯法:膠著語跟屈折語都是綜合語(synthetic language),相較孤立語的中文來說,句子容易連結得很長,如果直接譯出很長的句子,會對讀者造成閱讀不便。在弄清原文內容的邏輯關係與中心思想後,將長句分割譯出,稱為分譯法。基本上會遇到這種困擾的句子都會是很完整的,因此在翻譯歌詞時,通常不常使用到。

例1:
  君の過去も僕の未来も忘れるように考えぬように僕らはケダモノのように抱き合った。
【直譯】:
  無論你的過去還是我的未來,為了忘懷也為了不思考,兩人一同化作野獸緊緊抱住彼此。
【分譯】:
  試圖忘懷你的過去,試圖不想我的未來,兩人一同化作野獸緊緊抱住彼此。

基本上兩句的語意是有偏差的,兩個動詞理當都對應到前方的兩個名詞。但原文會這麼寫正是因為膠著語的特性,可以無限延伸。在中文上,將其名詞與動詞個別配對會更容易閱讀,在不明顯造成語意落差的情況,這樣改善會是許可的。

例2:
  一生懸命になればなるほど、空回りしてしまう僕らの旅路は小学生の手と足が一緒に出ちゃう行進みたい。
【直譯】:
  越是全力奮鬥卻越是一場空的我們的旅途就像是小學生同手同腳地向前進一樣。
【分譯】:
  我們的旅途越是全力奮鬥卻越是一場空,像是小學生一樣同手同腳地向前進。

例3:
  他人の痛みには無関心
  そのくせ自分の事となると不安になって
  人間を嫌って 不幸なのは自分だけって思ったり
  与えられない事をただ嘆いて 三歳児のようにわめいて
  愛という名のおやつを座って待ってる僕は
  アスファルトの照り返しにも負けずに
  自分の足で歩いてく人達を見て思った
  動かせる足があるなら 向かいたい場所があるなら
  この足で歩いてゆこう

與例2一樣是『決意の朝に』的歌詞。大略可以拆成四個部分,而黑字的「僕」是主詞。其中前面藍色紅色咖啡色合起來是一句,紫色是第二句。分段可以先譯出:

藍色的譯文:
  對他人的傷痛不聞不問,輪到自己時卻感到焦慮,厭惡著世間,認為不幸的人只有自己。

紅色的譯文:
  就只感嘆事情無法如願、像個三歲小孩般大叫,坐在一旁等待一種叫做愛的點心。

咖啡色的譯文:
  觀望那些映照在熾熱的柏油上卻毫不認輸,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的人們,心想著。

紫色的譯文:
  如果我也有能動的雙腳,也有想去的地方,那我也會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

【直譯】:
  心想對他人的傷痛不聞不問
  輪到自己時卻感到無比焦慮
  厭惡著世間 認為不幸的人只有自己
  就只感嘆事情無法如願、像個三歲小孩般大叫
  坐在一旁等待一種叫做愛的點心的我
  觀望那些映照在熾熱的柏油上卻毫不認輸
  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的人們心想著
  如果我也有能動的雙腳 也有想去的地方
  那我也會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

仔細探討分析這四段,首先藍色那段是敘述自己的想法,可以先獨立寫出來,其中動詞「心想」也可以刪掉不寫。再來,紅色是修飾主詞的子句,而咖啡色那段是主詞的動作,可以試著把這兩段融在一起再切分。最後,咖啡色那段中標底線的動詞是在想著底下紫色那段,這兩個地方也可以合併。試著翻譯如下:

  對他人的傷痛不聞不問
  輪到自己時卻感到無比焦慮
  厭惡著世間 認為不幸的人只有自己
  就只感嘆事情無法如願[1]、像個三歲小孩般大叫[2]的我
  坐在一旁等待一種叫做愛的點心[3]
  觀望那些映照在熾熱的柏油上卻毫不認輸
  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的人們
  心想如果我也有能動的雙腳 也有想去的地方
  那我也會靠著自己的雙腳向前走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在理解上, [1] 跟 [2] 是比較合得來的,反而 [3] 跟這兩句會讓人覺得是不一樣的東西。「坐」與「觀望」這兩個動詞合在一起是很順的,不會突兀。因此選擇將原本是修飾主詞的「坐在一旁等待一種叫做愛的點心」這句話搬到後面當做主詞的動詞。這樣一段一段分開,可以很清楚讓人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2-2

上述使用的方法不外乎都是促使譯文更佳順暢的手法,面對眾多可譯性障礙所做出的應對。靠這些手段可以將障礙遮掩住,也順利保留住原文的意思。但是,依然有許多不可譯的東西參雜在這幾個手段無法解決的地方,我們依舊是要以原文的語意為中心,所發展出的手段稱為意譯,只保住語意的翻譯。這或許不是個好方法,但在面對種種文化障礙時,相對來說也只能對而求其次,選擇此方法。

例1:
  薄情もんが田舎の町にあと足で砂ばかけるって言われてさ。
【直譯】:
  在鄉村小鎮裡情感冷淡被說成是後腳踢揚砂土。 (?)
【意譯】:
  在鄉村小鎮裡情感冷淡被說成是忘恩負義。

面對典故,有許多都是形式不可譯,第一句話無法令人明白意思。「あと足で砂ばかける」是在說馬起跑時,後腳將沙土揚起。比喻在離開時,以仇報恩。只取意涵,可以翻成忘恩負義或恩將仇報。

例2:
  どちらかというと僕は被害者だ。産まれ変わったら愛されたいな。
【直譯】:
  哪一方面說來,我是個被害者。如果重生了,我想受關愛啊。 (?)
【意譯】:
  真要說起來,我也是個受害者。若有來世,也想受人關愛啊。

這段使用了兩次意譯。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個,這樣的意譯反應出文化與宗教上對輪迴的觀念。雖然在此文章中並沒有提及其他宗教,但如果是有涉獵到其他國家宗教的文章,對於這種牽扯到我國宗教、文化的字眼得謹慎使用,以免使文章出現文化交雜的問題,可能會使文章的風格變調、甚至影響語意。

例3:
  今宵は百万年に一度太陽が沈んで夜が訪れる日
  終わりの来ないような戦いも今宵は休戦して祝杯をあげる
【直譯】:
  今晚是百萬年一次太陽下沉、黑夜來訪的日子 (ok)
  彷彿終止不會到來的戰爭也會在今晚休戰,舉起祝酒。 (?)
【意譯】:
  今晚是千載難逢太陽下沉、黑夜來訪的日子
  無盡的戰爭將在今晚休止 一同舉杯慶祝吧!

這個例子同時用了加譯、減譯、轉譯與意譯。這些各種用法並非只能單獨存在,學會融合、自由運用將能讓譯文看起來更自然、更通順。

可以由上述諸多例子看到,方法論是將可譯性障礙掩藏,揚長蔽短,而且沒有實際解決不可譯的地方。可說方法論是應對可譯性問題所擬定的對應方案,並非解決方案。

由翻譯學的角度也可以看出,世界語(Esperanto)的推行絕對是不可能實現的。創始此語言的作者柴門霍夫寫道對世界語的主要目標其中之一:世界語將成為國際交流的媒介語。從翻譯學角度可以看出,語言與文化之間關係密不可分,世界語要作為一個全世界都能溝通的語言是只能勉強辦得到,但是在各處民間生活中絕對會有千千萬萬的問題接踵而來。要讓這個新語言融合完全世界的文化,肯定要花費龐大的時間、龐大的精力,絕對不會有任何國家想要去推行、嘗試。

最後,回來談語意、風格與形式,非獨立的三者關係。為了讓文張的詞藻看起來更美,可以更動語意嗎?又或因為風格而更動語意。

答案是可以。但是基於從屬性的概念:「原作與譯者之間是主僕關係,譯者不能喧賓奪主,更不能自做主張。」要更動語意,會受到極大的限制。話是這麼講沒錯,但是我們知道語際轉換一定會有不可譯的地方,出來的譯文肯定流失了些東西。這樣不就會讓文章變得難看又不優美嗎?沒錯,所以我們可以借由這個被扭曲的地帶偷塞點東西進去,用點綴的方式來讓文章的詞藻恢復生機。例如:

  知ってる事を分かってるならそんな顔にはならないんじゃない?
  如果能理解那些已知的事情,就不會露出彆扭的神情了吧?

如果只翻「那般」,這份譯文並沒有任何問題,稍稍不足的就是模糊,雖然譯文明顯把「那般」範圍縮小了,但是相較之下,反而更能讓讀者清楚聯想到畫面。這是一種點綴的手段,依舊符合從屬性。

再來,試著翻譯底下這段:

  この想いは静寂を帯びて 恐れも絶望も消してゆく
  悲しい言葉は捨ててゆこう 生命を重ねたらあたたかい…
  ああ、その手握りしめ ふたりは瞳を閉じるでしょう
  這份思念蘊藏著寂靜 無論恐懼抑或絕望都為之消散
  就此捨去悲傷的話語 感受生命交疊孕育出的溫暖……
  啊啊、緊緊握住那雙手時 兩人都能闔上雙眼了吧。 (?)

第三句問題出在關係不明確,改成以下:

  緊緊握住你的雙手時,兩人都能闔上雙眼了吧。 (ok)
  當兩人雙手緊握時,彼此都能闔上雙眼了吧。

相較之下,第一句的語意比起第二句還來得正確,但是在情感上感受不到雙方面。為了促使文字更加溫情,適時調整,稍稍降低語意正確率也是必須的。

  春の匂いは前世の記憶のよう
  思い出せないんだけど、少し懐かしいような
  ここのところ夜がやけに長い気がする
  貴方から連絡がないから
  きっとそう思うんだろう
  春季的芳香好似前世遺留的記憶
  苦思終不成果 心頭卻依稀懷藏眷戀之情
  近日黑夜總是漫長無盡
  絕對是失聯的情感所致
  我倔強歸咎著

風格的討論難以以一個語段來分析,只能先大略談及。這首歌從木吉他的旋律與片段字眼「前世」等擬定出風格是由偏古早年代的背景夠成的一首情歌。因此在意境上,稍稍將一些語詞修改過。

如果要比喻語意、風格、形式之間的關係,那就像是一個三維空間。要怎麼樣調配才能張出最大的體積,形成一篇又美又不失真的譯文,就得看譯者本身的素養了。不僅包含著日文文學素養,也包含了中文文學素養跟語際轉換的經驗。

2-3

在翻譯歌詞上,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加譯法、轉譯與意譯。相較於其他文學作品,歌詞的語句往往不完全,原因可能是為了押韻而挪動語詞,又或者字數為了配合節奏而有所增減。有鑑於譯文已經脫離原本聲韻與旋律的配合,因此翻譯時一定要利用上述的各方法將破碎的句子修復好,以免使譯文閱讀不通順。

再來,歌詞通常都是會以數句話為一段,可以視作為一個語段。在翻譯時切誤一句一句獨立翻譯,建議是先全部裡解後,再每次以一段為單位加以思考。以下取川嶋あい的「明日への扉」前四個語段為例:

  光る汗、Tシャツ、出会った恋 誰よりも輝く君を見て
  初めての気持ちを見つけたよ 新たな旅が始まる
  閃亮的汗水、T-Shirt、邂逅的愛情 看著比任何人都閃耀的你
  我找回最初的情感了哦 全新的旅程即將開始

  雨上がり、気まぐれ、蒼い風 強い日差し
  いつか追い越して
  これから描いて行く恋の色 始まりのページ彩るよ
  雨後的蒼風與強烈的陽光反覆無常
  我總有一天會超過它們
  從此開始描繪戀愛的顏色,全新的頁面上色

分析:第一句如果直譯會是「雨停、反覆無常、蒼風 強烈的陽光」但是在原本的歌曲中因為入樂關係而不會突兀,但做為翻譯如果照翻只會讓譯文破碎又突兀。稍微扭曲語意,使語句通順。再來第三句也是使語段通順的手法,加上「為」。

  占い雑誌 ふたつの星に
  二人の未来を重ねてみるの
  かさぶただらけ とれない心
  あなたの優しさでふさがる
  占卜雜誌由兩顆星星
  嘗試將兩人的未來交錯重合
  滿是傷疤又無法安定的心
  都由你的溫柔填補治癒了

分析:語段的涉及很廣,第一句只是將前後兩者連灌。第四句話加上的詞可使三、四句連貫。

  いつの間にか すきま空いた 心が満たされて行く
  ふとした瞬間の さり気ない仕草
  いつの日にか 夢を語る あなたの顔をずっと
  見つめていたい 微笑んでいたい
  不知不覺中,心中的隙縫在不經意的瞬間
  由你的那些不經意小動作慢慢填滿
  希望總有一天可以與你談論著夢想
  以微笑注視著你的臉龐

分析:這首歌使用很多不連貫的語詞,在翻譯上必須花上更大的力氣修復。第四句直譯會是「希望注視著你 希望面帶笑容」。在譯文中將「希望」放到第三段去,並將兩個動作合併。

這是一個強調語段重要性的好例子。如果不修復語句、讓語段通順,那譯文會是幾乎不可閱讀的。譯者是有義務解釋文章內容的,雖然可不必在每篇譯文下方做一堆解釋,但是讓語句通順使讀者閱讀容易會是必須的。特別在翻譯歌詞,譯文是不需用也無法配合伴奏,因此更需要重整句子、修復語段,以最佳狀態呈現出歌詞的內容。



參考資料:

j-lyric.net
當代翻譯理論/劉宓慶
日語翻譯技巧/林信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68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亮風
天啊!!!
太有用了 先收藏晚點看!!

04-03 16:36

Reika
找例子花了最多時間XD 基本上都是從之前寫過的翻譯中挖例子出來www04-03 17:00
小羅たん
我看我改天也來寫一篇心得好了

04-03 18:05

Reika
都來寫XD04-03 19:01
地瓜蝸牛
受教了,最近偶爾也開始嘗試翻譯歌詞,也對這些問題抱持著一些疑問與個人看法
我想這篇文章對於新手翻譯與老手都可以參考與學習,已GP收藏(๑•̀ω•́)ノ
屆時有問題也會向大大提出(๑ơ ₃ ơ)♥

04-03 19:00

Reika
歡迎討論xD 加油~04-03 22:09
黑子
收藏一波

09-30 23: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ReikaAm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onsoon Nigh... 後一篇:Never Ending...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35213521喜愛電玩的朋友
宣傳一下我的頻道,您的訂閱是我創作的動力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vpL-lECWWqwdc2lG29EfQ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