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合作短文】殊途同歸

作者:夢墨輓歌│2019-04-02 21:47:55│贊助:14│人氣:83
*此為合作短篇
由詠Yong勇決定開頭,夢墨決定結尾
各自寫出一篇同樣開頭結尾、內容卻不同的小短文
--
夢墨回合:

  天色向晚,李芙蓉看著竹簍那些藥草,又看看眼前的花圃,她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塊寶地。這些藥草夠她摘去賣個三四個月,可暮光漸弱,再不走就是野獸出沒的時候了。

  反正急著回去也不能幹嘛,不如在這塊充滿稀有花草的小坡過上一夜,搞不好會有意外收穫。

  將木杖插在腳邊,李芙蓉就這樣倚靠著木杖小睡幾分鐘,在深山採藥經驗豐富的她明白,野獸會被光芒及氣味吸引,故在深山中過夜必不能熟睡,需時時刻刻提起警戒。

  沙沙--

  前方的草叢中傳來騷動,李芙蓉很快清醒,但她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維持同樣的姿勢悄悄地握緊木杖。

  一位俊美的男人走出草叢,從他身上的衣著看來大概是雜藝郎君。

  傳聞皇上喜好美男,因此成立雜藝郎部,集結各地眾多美男子,讓這些人從事娛樂性質的演藝取悅皇上,胸前掛有代表皇室欽指雜藝郎部證明的青芯寶玉。

  青芯寶玉透徹如琉璃,碧綠如新芽,堅硬程度好比鐵塊,巴掌大小的球狀體看似沉重卻輕如羽毛,這種寶玉在外毫無價值,畢竟青芯寶玉代表雜藝郎君,若被發現收購或竊盜者,一律視為藐視朝廷格殺勿論。

  李芙蓉瞧男子抱著玉琴,身上有沒什麼行囊,心想這雜藝郎君八成是從某個地方逃出來的,而逃脫計畫肯定是臨時起意。

  「公子,夜色已晚,不如在此歇息。」李芙蓉依舊緊握著木杖,這讓男子有些謹慎。

  男子坐在李芙蓉對面,兩人之間隔著火光微弱的篝火,他將玉琴輕放在腿上,「姑娘,這麼晚了,為何獨留在這種荒郊野嶺?」

  「公子也不是穿成這樣在山裡溜噠到夜晚嗎?」李芙蓉勾起嘴角竊笑著,「見公子衣著,莫非是從峰頂的寶佛寺逃出來的?從那到這裡的時間也差不多是一天的時辰。」

  「唉呀,聰明,那換在下推敲、推敲。」男子狡猾的眼神上下打量李芙蓉,修長的食指勾了一下琴弦,「姑娘,您目前獨居對吧,瞧您銳利的眼神,莫非是殺過人不成。」

  對於男子的開玩笑,李芙蓉可笑不出來,她抽起木杖上半部亮出銳利刀鋒。

  「唉呀,刀下留人,這樣吧!你我相逢皆是緣,不如我唱首歌給您解悶、解悶。」

  「哼,姑且聽你唱幾句。」李芙蓉把刀按回去。

  男子優雅的撥弄琴弦,輕輕唱著有些悲傷的歌,李芙蓉聽了想起不太好的回憶。

  李芙蓉早就知道心裡最愛的那個人已經不會回來,但她仍住在那破舊骯髒的茅草屋中,那怕是野獸入侵、山賊襲擊,她都獨自一人擊退各種危害,就為了守住那華而不實的愛。

  最近她待在山裡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甚至刻意忘記回去的路,任由自己漫無目的的前行,每當想狠心離開時,又不自覺地回到茅草屋前,像是中了什麼魔咒永遠無法離開。

  當男子唱完短歌,李芙蓉也停止回憶,她問男子為何成為雜藝郎君?又為何冒死逃離?

  男子莞爾,相當愜意的回:「只是決定讓自己任性一回。」

  朝廷內的地獄深不見底,外面的地獄至少能見到一點光芒,也許我就是被那點光吸引了,才會忽然想逃。

  男子自嘲似的笑了笑,接著反問:「那姑娘為何甘願待在地獄中?」

  「哼,睡著是地獄,醒來也是地獄,不論去哪都是地獄,何必逃呢?」

  「唉呀,您也讓自己任性一回吧。」男子皺起眉苦笑。

  「說得簡單,做倒是困難,你能靠著雙腳跑,我怎麼逃得過腦裡揮之不去的過往?」

  「用新的記憶蓋去不就得了?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您就沒想過別處也許會有更特別的藥草嗎?」

  聽了男子的話,李芙蓉陷入一陣沉思,兩人維持沉默狀態直到早晨。

  沉重的溼氣瀰漫在山中,李芙蓉知道這是下雨的前兆,要男子趕快一起下山,避免淋雨染上風寒。

  下山路途遭遇幾個宮廷士兵,在男子慌張之前,李芙蓉手起刀落毫不猶豫,快刀斬亂麻,頓時士兵屍首分離血流成河,他們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姑娘好身手。」

  男子在一旁說風涼話,李芙蓉也沒時間跟他拌嘴,拉著男子來到隱密的河岸邊,李芙蓉有好幾次想過從這裡搭船離去,但總是那些糾纏不輕的理由讓她卻步,既然自己沒勇氣從這裡出去,那就讓心懷希望的人去吧!

  在老屋裡找幾件合適的布衣給男子換上,再將青芯寶玉扔入河中,李芙蓉交代男子直直向前划就能到繁榮的小鎮,受到李芙蓉諸多幫助,男子非常感動,為了答謝李芙蓉,男子將小花佩玉送給她,那佩玉是唯一非皇宮製的飾品,似乎是男子重視的人所贈與的護身符。

  心中湧起莫名感概,不知為何想目送男子離去。

  李芙蓉站在岸邊,任由綿綿細雨落在自己身上,沾染衣裳的血漬渲染成花。

  望著水霧瀰漫的河面,竹筏逐漸遠去,最終消失在視線中,但那悠揚的歌聲依舊在腦中徘徊,彷彿未曾停止。

  「朝未出,夜未歸,門前待誰來?不見光,不見影,只聞伊人啼,晨無炊,宵無燭,門後守誰來?不聞喜,不聞喧,只見伊人哀。深山誰彌留?林中誰徬徨?佳人啊,別為其憂愁,霧裡誰茫然?崖邊誰猶疑?佳人啊,別為其傷悲。吾乘舟,掛輕帆,遙遙隨風飄,汝拄杖,揹竹簍,步步隨山行,今日各分離,來日必相逢。」

  李芙蓉嘆了口氣,心中放鬆許多,心想在下次見面之前她也要努力改變才行。

  轉身回到山中,李芙蓉步伐堅定不移。

  這次,她不會再迷路了。

--

詠Yong勇回合:
  天色向晚,李芙蓉看著竹簍那些藥草,又看看眼前的花圃,她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塊寶地。這些藥草夠她摘去賣個三四個月,可暮光漸弱,再不走就是野獸出沒的時候了。
  不過是稍作遲疑,艷紅的斜陽卻已沒入山頭,便不消她琢磨,黑暗已將她留困於此。
  李芙蓉懊惱地拍了下臉,現在她得摸黑找塊高台過夜了,畢竟此處位於溪壑之間,夜間除了猛獸還有瘴癘之氣。
  揹起竹簍,李芙蓉握緊鐮刀,打算依原路往回走,卻發覺眼前那塊草原竟從墨色裡融了出來!
  原來是其中有異花正散發銀白色微光,星星點點地宛如在樹林間鋪就了條銀河。
  第一次看見這般珍稀美景,李芙蓉也不過是個丫頭,一時間好奇心勝過警覺,仍是順著那花草織就的銀色綢緞走了。可她卻未曾發覺,今晚的山林安靜非常。
  銀花引領著她彎過幾窪沼澤,穿越不知是巨木還是岩石堆出的洞穴,總算來到盡頭。沒想到在眼前乍現的竟是塊被峭壁環繞的盆地,那兒栽滿了這種銀花,整片大地都在發光!
  還來不及看清這片花海,李芙蓉便被一道清麗幽婉的歌聲吸引住。
  望那聲音看去,一身綴滿金銀蠶絲的夜色華服的女子正在花叢間撥彈一張墨玉古琴,那琴和女子漆黑的柔髮均散佈著星子,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天上仙人下凡。
  李芙蓉慌忙跪下,向祂行了大禮。那天女見她叩首,便按下了琴,行至李芙蓉跟前,將扶起身。
  祂輕柔地問道:「卿可識得否?」
  李芙蓉誠惶誠恐,雖順著天人起身,卻仍低著頭:「民女有目無珠,還請仙人賜教。」
  瞧見李芙蓉的慌張,祂便輕笑:「莫慌,不識便罷,抬頭吧!」
  聞言,李芙蓉小心翼翼地抬起頭來,那仙人出塵的笑容便映入眼簾,讓她霎時看癡了。
  「余乃天河關津元君,主掌天河渡口,卿本為余貼身侍女,芙蓉天女,卻為凡夫脫下天衣,棄了神籍,千年來於人間流連。然感凡間苦難,余懇求天帝御令,今終獲准召卿還與關津司處,卿可願相隨乎?」
  天河關津元君輕捋了捋李芙蓉散落的髮,那溫婉至極的舉止,真摯的眼神,脫俗的一顰一笑,在在要李芙蓉失了魂。未曾料想自己原來也是天上仙,還服侍如此美好的主人,李芙蓉聽著天河關津元君的邀請,情不自禁地點頭應允。
  「如此甚好。」天河關津元君露出滿意的微笑,笑得李芙蓉臉都紅了。而待她回神,那包圍花海的峭壁早不知退到何方,她與仙人已身處花海邊界,視野前方是片深沉墨海,於天際處同天河接壤。
  那海的中央停泊著一艘散發銀光的巨大畫舫,其上的窗紙還是蠶絲做的絹帛,每根欄杆都雕了不同花鳥山水,連屋瓦都是彩色琉璃!李芙蓉何曾見過這般美侖美奐?
  天河關津元君牽起她的手,引她上了條扁舟,這引渡用的小船居然也華美非常,船板上鋪了絨布軟墊,還有雕花茶几,擺滿仙果瓊漿,俱是元君為李芙蓉準備的。如此禮遇,她李芙蓉是何德何能有如此福氣?
  就在李芙蓉忘情地享用時,扁舟離岸的瞬間,凡間的記憶忽然湧入李芙蓉的心頭。
  她想起家中的父母還有兄弟姊妹,以及鄰村那個向她求愛的少年,分明她家為了給父母請大夫又買藥已窮困潦倒,少年卻許她明年開春來訂親,思及此,李芙蓉潸然淚下,她竟因如此天緣忘記她的本分——原來自己這樣自私自利?
  「不!」不敵心中掛念,李芙蓉大喊。
  而這一脫口,天河關津元君便命人停船,滿心關切地詢問她:「何故使卿如此哀慟?」
  看天元君這麼照顧自己,李芙蓉又覺可惜,更覺羞愧,元君慈悲,憐她受難,但她卻要棄家人不顧,還想這樣追隨而去,對元君真是大不敬!
  李芙蓉撲通跪下,鄭重頓首道:「民女無能!凡間慈母今臥病在床,臣卻得意忘形,而今憶起更是心頭牽掛、未能割捨,若就此身隨元君,恐亦無心,愧對元君恩澤浩瀚!懇請元君容民女謝絕良機,望元君見諒啊!」
  天河關津元君望著李芙蓉良久,無奈一哂:「然。」
  李芙蓉不可置信地看向祂,竟如此輕易?
  「余早有料想,若有掛念,那隨卿便是。」語畢,天河關津元君抽出匕首,朝自己雪白的手臂劃下一刀,而後用那蔥白玉指沾了血,在李芙蓉身上畫下一連串咒文,「可卿莫要再糊塗,余縱然法力無邊,亦無法回回相救。此咒可保安泰無恙,來日待卿得道,重使歸來哉!」
  「民女謹記!」有元君如此恩典,李芙蓉趕緊叩謝,再抬頭哪還有黑夜?
  她慌忙張望,驚覺自己佇立在江灣一處由高聳崖壁與湍急江水繞成的沙洲上,腳邊則是那盛裝藥草的竹簍,居然是摔得破敗!料想是她昨夜失足墜崖,天河關津元君才來相助的吧?
  此時雨絲飄下,李芙蓉站在岸邊,任由綿綿細雨落在自己身上,沾染衣裳的血漬渲染成花。
  望著水霧瀰漫的河面,竹筏逐漸遠去,最終消失在視線中,但那悠揚的歌聲依舊在腦中徘徊,彷彿未曾停止。
  「朝未出,夜未歸,門前待誰來?不見光,不見影,只聞伊人啼,晨無炊,宵無燭,門後守誰來?不聞喜,不聞喧,只見伊人哀。深山誰彌留?林中誰徬徨?佳人啊,別為其憂愁,霧裡誰茫然?崖邊誰猶疑?佳人啊,別為其傷悲。吾乘舟,掛輕帆,遙遙隨風飄,汝拄杖,揹竹簍,步步隨山行,今日各分離,來日必相逢。」
  李芙蓉嘆了口氣,心中放鬆許多,心想在下次見面之前她也要努力改變才行。
  轉身回到山中,李芙蓉步伐堅定不移。
  這次,她不會再迷路了。

  *


  *

廢叭:

  大家安安,我是重病地獄的夢墨
  前幾天跟噗友詠Yong勇玩了一個有趣的合作創作遊戲
  一個人寫開頭,另一個人寫結尾,放在一起看就會發現內容不同但開頭跟結尾相同的故事呢!
  其實字數限制應該是一千五啦,但我當時沒看清楚就開始埋頭打字(以為是三千)

  開頭的李芙蓉讓我有源源不絕的靈感
  我設定她是隱居在深山中的女俠,為情所傷把自己關在山裡w
  然後遇到美男子啦、跟美男子哈拉等等
  其實在靈感爆棚的狀態下,字數什麼的超容易突破
  一個不小心四千字給他噴了出去,心想不妙要三千字以下所以趕快砍字

  結果交文給詠Yong勇時,赫然發現限制是一千五啊!
  還好詠Yong勇自願加字讓兩篇文章字數提高到兩千字
  不過我還是砍了很多部分XDDD(打鬥什麼、對話什麼的

  詠Yong勇負責開頭,我看見李芙蓉在山裡採藥時,心中湧起莫名哀愁
  所以決定替她寫個歌,雖然寫得有點爛啦w不過想要有個有情調的結尾
  於是就寫出等不到另一半出走的歌W

  朝未出,夜未歸,門前待誰來?
  不見光,不見影,只聞伊人啼。

  晨無炊,宵無燭,門後守誰來?
  不聞喜,不聞喧,只見伊人哀。

  深山誰彌留?林中誰徬徨?佳人啊,別為其憂愁。
  霧裡誰茫然?崖邊誰猶疑?佳人啊,別為其傷悲。

  吾乘舟,掛輕帆,遙遙隨風飄,汝拄杖,揹竹簍,步步隨山行。
  今日各分離,來日必相逢。

  這次合作的文風格,應該能算是小白文的寫法吧(古風
  很少寫這種風格所以覺得很有挑戰性w也許未來有機會能開個武俠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61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阿霖 (Lin)
看不懂文言文QQ

04-02 22:40

夢墨輓歌
我只會寫小白文w完全的文言文要一個一個查字w04-03 22:19
橘みかん
頓時士兵失手分離血流成河
    屍首

中心湧起莫名感概
心中?


愣是順著那花草織就的銀色綢緞走了
仍?

二人文風差很多啊XD
後面再看仙人出現更是跳痛,一開始還以為是接著寫後面,看著看著……完全是不同時空了……的感覺wwwww

04-04 04:53

夢墨輓歌
她志怪w我武俠XD就算開頭跟結尾一樣,還是能寫出截然不同的故事呢04-04 2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xicase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常】不小心打死一個小... 後一篇:【拾荒少女與垃圾們】(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XY1111SpinOffIsNotAThing
Netflix adaptation is a thing that will always stir a franchise in a negative way(Even though it's Amazon prime adaptat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