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MM《4/1-Zen生日賀文》主旻xZen

作者:夢綾│2019-04-02 20:37:49│巴幣:18│人氣:692
結束了一天的練習與健身之後,我回到家洗完澡便稍微睡了一下,直到剛剛才醒來。

我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一罐礦泉水,扭開瓶蓋喝了幾口。冰涼的水緩緩流進胃裡,使腦袋稍微清醒了點。這時手機發出了熟悉的提醒音——是RFA的APP。

「是誰傳簡訊給我啊⋯⋯八成又是Seven或流星吃飽太閒才傳一些五四三的。」我邊嘀咕邊打開APP,再點開訊息,但是新訊息的來源卻不是預想中的那兩個人。

「韓主旻?」再定睛一看訊息的前幾個字,我便在半秒鐘內用力催眠自己是眼花看錯了。但是點開訊息再看一次,還是一樣的內容,一句非常簡短又能立刻使我想翻白眼的話。

[ 開門,我在你家門口。 ]

我嘆了口氣,默默把手機放進口袋,走去開門。

「晚安,打擾了。」門打開後,我更是完全壓抑不住自己垮下來的臉。眼前就看到一位大企業理事正左手抱一大束玫瑰,右手提著裝有蛋糕跟紅酒的紙袋,在快要晚上十點的現在,出現在我這個單身男人的家門口!

「老兄,你到底有什麼毛病?」我一開口就沒好氣地嗆了他。

「我是來陪你過生日的,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沒朋友跟你一起過。」他依然是那張面癱到讓人火大的臉,邊眨巴著那雙細長的眼睛邊說著欠揍的話。

「誰說我沒朋友了?我只是工作很忙,不想做那種無聊的社交而已!」

「這點我跟你的想法很像。但是生日是一整年中專屬於你的日子,我覺得不應該讓你一人孤獨地過。」他又向前走了兩步,整張臉都快貼到我的臉上。「⋯⋯你不讓我進門嗎?」

「我又沒邀請你來!」

「但我已經跟金司機說明天中午再來載我,所以你是必須讓我進去了。」他邊說邊更往我這靠了一點,我為了躲避他只好向後退了點,他就這樣不客氣地直接走進大門。

「你別擅自決定好嗎!我的天,怎麼會有你這麼不講理的人?」

「我已經要Seven查過了,你明天沒有任何工作行程,所以我來找你也不會耽誤到你的。」

「誰說不會了!」我一邊關好門一邊往屋裡大叫:「我想要享受難得的休假,好好在家打遊戲!你在的話我怎麼休息?」

「⋯⋯我可以陪你一起打遊戲?」他在桌上放好了那些騙女人的東西後,向我歪了歪頭。

我嘆出了史上最深的一口氣,用最惡狠狠的眼神瞪了他一眼,然後默默地走去把那束玫瑰拿到廚房整理。

反正大概是個愚人節玩笑吧⋯⋯我認識這傢伙三四年了,卻從來沒搞清楚過他到底在想什麼。或許整到我之後他就會馬上回去了?最近這一兩個月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突然向大家宣布他要正式追求我,然後就三不五時硬逼我陪他去吃飯或是散步。最可惡的是所有人都還一致支持他,連Seven都為了他一天到晚偷窺我的行程!

雖然我並不是真的那麼討厭他,而且好好聊過之後,其實他人也滿不賴的。就是打出生就太有錢了,有時讓人很氣而已。所以他的邀約雖然霸道了點,我嘴上抱怨卻還是會盡量赴約。

⋯⋯但這都並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他的愛意啊,我不是gay耶。我又深深地嘆了口氣,我完全無法理解韓主旻是怎麼了,即使全世界早就懷疑他是同性戀了,而且我也無法否認地非常美麗迷人,但我一直都對他滿壞的,他到底是看上我哪一點了?

「啊。」顧著想事情,剪花刺剪到一半被扎到手了。我正想舉起手看仔細點,身後就突然伸出個手把我的手腕抓住。

「你在想什麼?怎麼這麼不小心?」韓主旻把臉湊近問我之後,見我只是不滿地瞪他沒多說話,他便捏起了我被扎到的食指,小小的血珠被擠了出來。

「⋯⋯很痛。」我抱怨道。

「好像札得不淺啊。」他瞇起眼低聲地說,隨即便把我的手指含進他嘴裡。

?!

我整個人傻住了,就像當機一樣無法馬上做反應。我眼睜睜看著他像隻貓一樣細細舔著我的傷口,然後再把手指整根含住,發出了嘖嘖的水聲。才兩三秒的時間就像幾分鐘一樣久,我好不容易才回過了神。

「——喂!你在幹嘛?快放開我!」我立刻把手抽回來,轉身就是扭開水龍頭洗手,瀏海遮住了我臉旁的視線,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什麼也沒說,把我整理好的玫瑰花瓶拿了就走去客廳。

搞什麼啊,這是怎樣⋯⋯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胯下正被剛剛的舉動挑起熱度,而且還是對那個韓主旻!我馬上又往臉上潑了好幾次水才終於降下了那股燥熱,但是腦袋思緒還是亂成一團。

擦乾臉頰上的水珠,又深呼吸了幾次之後,我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走向客廳。眼看桌上已經放了玫瑰,點好了蠟燭,也倒好了紅酒,韓主旻就優雅地坐在那桌子的另一頭。

「你還好嗎?」他靜靜地看著我問道。

「⋯⋯沒事。」

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努力迴避著四目相交,滿腦子都是剛剛被他刻意挑逗的畫面。為了別繼續尷尬下去,我逼自己開口:「你這個愚人節惡作劇也太費事了吧?如果只是想讓我尷尬的話,你已經成功了。」

「這不是惡作劇。我是真心想和你一起過生日的。」我稍稍瞥了下他的臉,發現他正筆直地正視著我,表情還是一樣非常正經,除此之外眼神還非常慎重。

「好吧。那你知道今天是愚人節嗎?」

「我當然知道,但我比較喜歡單純把今天看成是你的生日。」

「今天是我生日,但也是愚人節。所以我無法確定你到底是為了哪個節日才來找我的。」我看向他的雙眼,直白地坦承道。

「我是為了陪你過生日才來的,這句話我今天已經講很多次了,希望你能相信我是真心的。」

「⋯⋯」面對那種率直到使人刺眼的目光,我無言以對。但既然想攤開來講白,那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我不自在地撥了撥瀏海,即使我不想承認,但心跳也稍微變快了點。

「要我信任你的話,接下來我不管問什麼你都得老實地回答我,不准做任何迴避或打馬虎眼。可以嗎?」

「沒問題,我答應你。你問吧。」

我吞了下口水,逼自己不准移開看著他雙眼的目光,然後開口。

「你是同性戀嗎?」

「我從小到大對男女都沒什麼性慾,長大之後對女人又更反感了。」他稍微皺了皺眉,想了下之後又繼續說:「但是,你是除了伊莉莎白三世以外,第一個讓我有愛意的對象。」

⋯⋯所以是無性戀嗎?我稍微想起自己之前看過這方面的書籍,但還是馬上回頭看著他,他的表情正經到連貓都不可能認為他在說謊。

「你這陣子說喜歡我,然後追求我的表現真的、真的不是在開我玩笑?」

「我一直都很認真。雖然我並沒有談感情的經驗,但我不認為感情是可以拿來開玩笑的事情。」

他從頭到尾都沒游移過自己的目光,反而是我看著他幾秒就受不了自己的焦躁。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你真的喜歡我?我是說,愛情的那種喜歡?會想睡我或是被我睡的那種喜歡?」我又不死心地問,這次我問得夠露骨了,我想我的臉蛋已經夠紅了。

「嗯,很喜歡。」他毫不猶豫地直點著頭,接著又馬上說:「而且我希望是我睡你。」

「沒有人問你那個!」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臉快炸出熱氣了,忍不住大喊道:「你到底是喜歡我哪裡啊!真是搞不懂耶?而且你這傢伙連我的音樂劇都沒看,你憑什麼——」

「我有看喔。我要姜秘書替我買了所有你演出的音樂劇DVD,而且我已經看好幾遍了。你真的演得很棒,我居然最近才知道這個事實。」他插嘴道,而且還一口氣就語出驚人,我頓時啞口無言。

「⋯⋯濟希有說什麼嗎?」我低著頭深呼吸了好幾次,隔了快半分鐘後才擠出這麼一句話。

「她說希望我能早日追到你,她希望我們兩個都幸福。」

完了。

本來以為打破沙鍋問到底就能讓這件蠢事了結掉,為什麼越問反而只是越清楚這傢伙是認真的?韓主旻⋯⋯這個男人是真心的喜歡我啊。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腦中浮現了幾次「約會」下來我們倆鬥嘴跟閒聊的點點滴滴。一起看的櫻花和夜景,一起吃的高級餐點,一起討論成員們的生活;然後想起,這個人每次看著我時,那個無比熾熱卻總是被我無視的眼神⋯⋯

「你還有問題想問嗎?」

我非常緩慢地抬起垂著許久的頭,讓自己早已滾燙不已的臉蛋正對著韓主旻,直視著那雙漆黑的雙眼。

「⋯⋯」

他看著我,表情比剛剛又更加溫和,眼睛也微微眯起。那隻溫暖的手掌有些猶豫卻還是覆上了我的。「你要去關個燈嗎?這樣比較浪漫。」

「⋯⋯好。」在我思考並糾結之前,嘴巴已經先答應了,身體也馬上動了起來。

燈關好之後,我又回到椅子上坐好。主旻用他那鑲著水晶的打火機把蛋糕上的2跟4蠟燭都點燃,然後說道:「你可以許願了,我想快點吃蛋糕。」

「好啦。」我合起雙手扣著十指,一邊想著要說什麼願望一邊緩緩開口。「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事業可以越來越順利,能接到更多很棒的戲讓我出演,讓更多人看到我舞台上的英姿。」

我盯著蛋糕上蠟燭的目光稍微瞥了對面。主旻的神情比過去任何時候都來得溫柔,他只是靜靜地望著我,一直面無表情的那張俊俏臉蛋,此刻正掛著淺淺的笑容,被蠟燭的暖光映得閃閃動人。

我看呆了。即使臉蛋變得再紅我也不想管了。

「第二個願望呢?」他有點疑惑地歪了下頭,用手指戳了下我的手背。

「啊、喔,我想想。」我又再次低下頭看著24造型的蠟燭,想了幾秒後開口說:「我希望RFA的每個成員們⋯⋯還有,我那好久不見的家人們,都可以健康平安,生活快樂。」

我曾和主旻聊過我的家人。我想他大概是RFA裡面,唯一一個能讓我敞開心扉到如此地步的人了吧。家庭問題是我一直不想面對的傷痛,年輕的我過得非常糟糕,也有一大半是他們的錯,但是因為有和主旻聊過,我才敢這樣開口提及他們,甚至是試著和他們聯繫。

一直沒有去留意過的點滴,今晚不知是怎了卻全都浮在腦海中,像是頓時清醒。過去只是因為主旻身上有哥哥身影,我就對他有成見,甚至是惡言相向,實在是太幼稚了。

「⋯⋯你不說點什麼嗎?我可是講到我的家人囉。」我忍不住開口問道,有些難為情地別過臉。

「你很了不起。」

平常我大概會覺得這傢伙只是在嘲諷我,但直接掛著一臉微笑說這種話,我也沒理由再找他碴了。我努力無視著從剛剛就燥熱不已的臉頰,閉上眼,仔細地在心中一字一字唸出第三個願望。

呼地一聲,2跟4的燭火被吹熄了。

「啊~終於許完了。許願還真是難,看樣子我除了事業跟RFA以外真的是無欲無求啊。」許完願之後,我刻意用誇張的口氣這麼說道,一邊拿起噴滿銀漆的精美塑膠刀子,一邊切起看起來就超貴的蛋糕。

「那除了跟事業和RFA有關的前兩個願望,第三個願望你許了什麼?」主旻接過我幫他切好的蛋糕之後,淡淡地問。

「不告訴你。」

「⋯⋯蛋糕是我買的,你有義務告訴我。」

「我才不要,等我哪天心情好再跟你說吧。」

他稍微皺了下眉,看樣子是真的很在意吧?哈哈。不知為何我有種感覺,我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暢快過,今晚大概是我這二十幾年來最特別的生日了。

「乾杯。」他舉起高腳杯,裡頭裝著我出生那年釀的義大利紅酒。我也舉起了我的,和他的杯緣敲出清脆的聲響。

「祝你生日快樂,賢。」他輕輕喊著我的本名,隨即啜了一口玉液。那動作優雅又順暢到猶如電影角色,或許是從小到大做習慣了吧。

我也喝了一口,滑順又充滿葡萄香氣的紅酒滑入口中,在一如往常地想到它的昂貴之前,我居然先開始想到主旻要弄到它得花多少額外的功夫,得提前多早就準備這些?

「主旻,謝謝你幫我過生日。」我由衷地道著謝。為了掩飾害羞,馬上就挖了一口蛋糕塞進嘴裡。

「不要道謝,我是因為自己開心才這麼做的。不過能讓你也開心,我覺得很欣慰。」他也開始用優雅的動作吃起蛋糕,一邊若無其事地說:「但我今後還是會繼續喜歡你的,希望你能明白。」

「別突然告白啦!」我別過頭有些激動地說,又把一口蛋糕往嘴裡送。

「我可以繼續喜歡你嗎?」他又不死心地換個方式再問一遍,我頓時語塞,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

唯一能確定的是,我不想再推開他了。

「⋯⋯只要你以後用禮貌一點的方式約我,別老是自作主張說來就來,那我可以稍微考慮一下讓你繼續喜⋯⋯喜、喜歡⋯⋯我。」我的聲音無法控制地越來越小聲,就連頭也不知不覺越垂越低,全身的熱度快要把我起火燃燒,我忍不住又拿起酒杯喝了幾口。

「好,我知道了。下次我會先問你方不方便。」即使說得虎頭蛇尾,他似乎也聽清楚了,因為此時他的臉上正掛著百年難得一見的愉悅笑容。「但也請你別每次都直接拒絕我,否則我還是會說來就來的。」

那是多麼真誠的笑,只要想到讓這個面癱機器人露出這種表情的正是自己本人,我就更無法自拔地熱起來了。

「我喜歡你,賢。請你有點意識。」

「我知道了啦!不要再重複了!我很清楚了啦!」

好希望今晚永遠沒有盡頭。

第三個願望——雖說是願望,但其實早就已經實現了吧?只是我現在還死不承認罷了。

或許有那麼一天,我會完全敗給你的執著跟率直,開口告訴你也說不定。

我希望我可以喜歡上你。


——————

本來想隨便打打就不小心爆字數了。他們真的好可愛,好尊,希望他們永遠幸福快樂uwu

我只有不知道要放哪邊但又希望能馬上給人連結的圖文才會想丟巴哈( ・᷄ὢ・᷅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60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lucy4006179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Elsword》送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ata21大家
來看看童趣的畫畫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