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界:我和你》2-6 月輪流轉之夜

作者:Hsin│2019-04-02 04:19:26│巴幣:1,008│人氣:829

  雨仍然連綿不絕地下著。今夜又是一年四度,雙輪月取代單輪月的時刻。

  我獨自站在客棧門口,在屋簷下看著人們在細雨中疾步穿梭。約定出發的時間還沒到,霜絡和霜落還沒有下樓,從這裡抬頭望,可以看見飛兒憩息在他們房間的窗台。雨勢不強,卻綿密,接連下了數日不止。是第幾天了呢?我把手插進口袋,摸到那顆表面粗糙的石子,來回輕撫,像盲人一般閱讀著上面的紋路。要是那時沒有打斷她,或許就能完整保存這個訊息了吧?只是,任何假設語氣都是沒有意義的。

  氣溫依舊很低,明明再不久就要迎來初夏了,入夜以後卻總有股怎麼也抵禦不了的寒氣。真希望她有記得在白天的時候,把那顆藍色的鵝卵石拿出來曬一曬。

  身後大廳傳來了低語交談,我能感受到在身後聚集的目光。與學院的比賽早在這些日子來傳遍了全島,這種體制外的賽事並不常有,一直以姆錫克學院為傲的島民們雖不明說,但是清一色押注在自己人身上,也是可以想見的事。

  「走吧!」霜落氣勢萬鈞地跳下最後兩階樓梯。「準備萬全!」

  「你這冗員,只是來助長我們氣焰的吧?」霜絡調侃。

  「話不是這麼說,他們人多勢眾,我們當然要在氣勢上扳回一城。」

  「有道理,這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我用拳頭輕擊他的肩,微笑補充:「雖然輸贏也不是重點就是了。」

  說罷,我就率先邁開步伐,領著他們往約定好的祈願森林前進。

  抵達森林入口時,以琉特為首的學徒們已經聚集在那裡,外圍甚至有不少湊熱鬧的群眾。雖然跟學院派的相較起來,我們的確勢單力薄,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這群年輕的學徒,對這座森林的傳聞還是有擺脫不了的畏懼,而在這個前提下,對場地已經有深入了解的我們這方,其實已經佔了比賽的先機。

  擔任裁判的笛伊他們,一見到我們出現就熱情地朝這邊揮手,笛伊甚至轉過頭去對琉特扮了個鬼臉。他們約莫是整個島上最希望我們贏得勝利的人,原因除了為師門爭光外,還有桐和佟。迪伊說,那時他們還太不懂事,也曾經是欺凌的一方,尤其這對同性雙生實在太天賦異稟,小小年紀的忌妒心作祟下,釀成了他們這幾年來後悔莫及的過去。所以啊,他說,一定要贏過那群小混蛋,然後,我們想去那個卡沃斯的小村莊,親自向她們致上所有人的歉意。

  我抬頭望向天空。雨勢還沒有停歇的跡象,就像帶走你的那個雙輪月夜。但是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在月輪流轉的時刻到來之前,又大又圓的單輪月一定會再度皎潔地高掛在夜空,無關乎接下來的雙輪月將賜予什麼,抑或是帶走什麼。

  「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趕快開始吧!」琉特皺著眉催促。

  笛伊一彈指,匯聚成光源的元素亮度瞬間倍增,清楚點亮了從我們這頭延伸到森林小徑盡頭的範圍。她巧妙地運用了某種方式,讓聲量大得可以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正如大家所知,長久以來這片森林被稱作姆錫克島的大迷宮,藉由這次的比賽,希望能開創一個能讓所有人安全出入這片森林的方法。」

  群眾裡爆出了一陣喝采,年紀較小的孩子們又笑又跳的,全場洋溢著一股莫名的興奮之情。這個時刻,這個氛圍,這些人竟令我加倍思念起洛洛亞的人們。

  「為求公平,參賽雙方必須通曉辛鐸的陣術,以及島上的古語詠唱,適當結合兩者以達到比賽目的。」迪伊朗聲宣布,「流程非常簡單:進入森林後,在裡面結下陣法,安全返回,初步呈現結果;接著將裁判帶入確認,再次演示。如果雙方皆通過,那麼優勝者將取決於陣法結構與咒文的簡潔度。」

  「期盼今晚過後,大迷宮將不再是姆錫克島的禁忌之地。」

  笛伊語畢,吹了一聲清亮響笛。比賽開始的指示一下,琉特立即帶著另外兩名同伴,搶先在我們之前往森林深處快步走去。

  「來了那麼多人,最後還是只上三個,他們還算有良心嘛。」霜落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倉促的背影,頂了頂我的手臂問:「但放任他們這樣橫衝直撞,真的沒問題嗎?」我聳聳肩,輕快地在他和霜絡背上各拍了一下,邁開大步跟上。

  重點只有一個,引這三個人到那個地方,就成功一半了。

  今晚的作戰計畫很簡單,霜落他們負責阻礙對方的動向,而我則趁機引導林中元素與靈素的流動。因為我已經知道了這片森林的秘密,這裡無法再對我產生影響,只要找到靈元素濃度最強的地方設下陣法,便能短暫使周圍的濃度顯著降低。這樣一來,其他人在途中就不會受到幻覺威脅了。沒錯,這麼做等於是白白便宜了這幾個小鬼,天曉得他們研究出的陣法跟詠唱究竟可不可行,但我沒有時間讓他們浪費在跟幻覺搏鬥上。

  在順利完成一切前置作業後,我仔細留意著四周動靜。分道揚鑣沒多久,就隱約聽見琉特與霜落互嗆的聲音,那時我還稍稍擔心了一下會不會打起來,不過有霜絡在,事情一定能如期進行的。果然不一會兒,人聲就逐漸逼近。

  「⋯⋯現在總該感覺得到吧?啊!好濃的元素。就說是這個方向了吧。」

  「到底憑什麼得聽你的?」

  「憑我是引生使,元素就像最親密的朋友一樣啊。」

  「總之我們是暫時相信她才跟來的,你可以不要再多嘴了嗎?」

  琉特不耐煩的聲音已經非常近了。我深呼吸。時間差不多了。

  「你們⋯⋯你們耍詐!」

  琉特顫抖著指向我,瞪著我腳下畫好的陣法。

  「派這兩個人來拖住我們,自己捷足先登,好贏得比——」

  「我們失敗了。」我大聲說。

  他們三個人面面相覷。

  「就算耍了花招,但是我沒辦法正確唱誦古語,所以失敗了。」

  「所以?」琉特挑眉問,「要認輸了嗎?」

  我揚起笑容。「當然不是。等你們成功了再認輸也不遲。只是我看時間好像不多了,靈素跟元素都慢慢在匯集,你們動作要不要快點呢?」

  一聽到我的提醒,他們果真神色緊繃地開始動作。我朝霜絡他們眨了一下眼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這幾個小鬼,因為太害怕成為傳說裡再也走不出森林的人,又不清楚使人迷失的原因何在,只能本能性地感受靈素和元素的不正常聚集。我只要適度控制陣法的強度,就能達到恫嚇他們的效果。

  他們很快在地上畫完了陣法圖。琉特站在陣眼處,另外兩人則是佇立於一南一北的方位,三人齊聲開始唱誦地上繁複的古語符文。我瞇眼細看,不由得暗自鬆了口氣。正如我們在不到一個雙輪月的時間內,不可能完全駕馭古老的語言,他們也同樣不可能在這段時間裡掌握陣法的結構。很好,就差最後一步了。

  我刻意讓封鎖住的元素和靈素逸散,滿意地看見他們開始自亂陣腳。

  「怎麼辦,看來你們也失敗了耶。」我用擔憂的口吻說。

  琉特的額角開始冒出冷汗。

  「真慘。看來我們都要永遠迷失在這裡了。」

  「難⋯⋯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霜絡跟霜落在他們背後朝我豎起拇指。我勾起深深的笑意。

  「試試看唱誦我們的陣法符文吧?」

  琉特三人的唱誦聲,隔著樹叢傳了過來。我藉故離開,回到這處設有真正陣法的空地。簡單的障眼法。我只是需要有人替我唸出那些古老的語音而已。

  細雨朦朧,讓原本鬆軟的土壤變得既濕又黏。為了避免腳印壞了畫好的符文,我讓靈素輕巧包覆我的雙足,一路輕踏過那些原本對我而言怪奇難解的圖騰。

  這個陣式,是我參照用你的血跡畫成的那古怪陣式寫出來的。在初步理解了古文字意義後,反覆推敲,我總算確定了這是個契約陣。以位居陣眼的施術者之血為契,依符文內容為約,催動的要件是詠唱那些緊密環繞著陣眼周圍的古語,是個不可思議的繁複陣法——不只是陣法,而是融合了西方詠唱之咒與東方術法之陣的奇異法術。

  我翻掌操縱靈素,掉落一旁的樹枝即刻入手。我踩在陣眼上,先是環顧了周遭如蛛網一般四散開來的陣式,目光最後落到以我為中心、半徑約三步之遠的空心圓,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彎下身來書寫,握著樹枝的手無法抑止地顫抖。

  只有最後這個部分是不同的。當初圍繞著你的陣法,與你胸口最為貼近的這一個區塊,用你溫熱的血液一刀一刀在我心上也刻進了那些字句。當初我什麼也不懂,所以只感覺到無端疼痛,在月輪流轉之時,在索拿山上的雷本湖水中,這些符咒將我的心活生生剜開,將我們的靈魂硬生生剝離彼此。

  我麻木地刻寫著咒文。早在解開陣術古老謎語的當下,我就明白了。

  是你不要我的。

  以自己的血作契,以性命作為代價,只為了將我從你的靈魂裡永遠除去。

  原來,你不要我做你的另一半。

  我結束了第一個圓周的符文,往內圈繼續書寫,一圈圈地寫。雨絲落進我的眼裡,讓我的雙眼有些發疼,我用力眨眨眼睛,眨了眨,眨了又眨,想把那股酸楚一併眨掉,卻只讓我想起了那一次雙輪月上升之前,洛洛亞城也是這樣落著彷彿永遠不會停止的雨。

  總算知道了你的死因,為什麼我卻感到如此悲傷呢?

  連續不斷的詠唱聲傳來,開始與腳底下的陣式產生反應,整座森林被我禁錮在此的元素和靈素正在交互運行。天地在閱讀文字的同時諦聽著詩歌;古老的語言是唯一能與世界溝通的語言,是獨一無二觸及世界最原初記憶的方式。

  我俯臥下來。胸口緊貼著陣眼,感受到一股暖意源源不絕地傳來,像是伸出了柔軟的觸手,也像是片片新生的花瓣,一層又一層將我包覆起來,迫不及待地汲取我體內熱燙的血液,以兌現我所許下的願望。

  帶我去見胸口刻有和我一樣紋痕的那個人。

  一直掛在胸前的小瓶子隱約發出光芒,這一次,我沒有再伸手去握緊它。

  天地霎那間被壓縮成全然的黑暗。


(第二章完)




小後記:

總算!下次更新就是最後一章啦!這次是真的XD
剛剛看完路人超能100第二季,覺得有生之年可以遇上這樣的作品真是太好了~
希望未來有一天也能夠寫出這樣令人感動的成長故事:)
謝謝各位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55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我|奇幻|愛情|架空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天地霎那間被「壓縮」成全然的黑暗』

這個意象近乎人人寫過,但是這「壓縮」用得好!真好。

04-02 06:33

Hsin
獲得小羊的稱讚好開心>////<04-02 17:37
鯤島囝
這次從「是你先不要我的」把安哥的死因再翻回來,就是他弄死自己沒錯。不過,目前安哥的企圖還不能肯定有沒有除了維持穩定術法以外的目的。「怨我的背叛守護正確的答案」,背叛應就是指背叛雙生安,正確的答案還在解鎖中,不過我猜是穩定的雙生陪伴世界?

然後,安果然是要再搞一次陣法去找安哥!所以這次安也以生命和鮮血為代價囉?壓縮成全然的黑暗不就是去了類似靈們的地方嗎~那她跟阿來娜講永遠在一起的時候,跟決定要去找安哥,安這兩件事的考量是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好期待安哥出場喔你完了你XDDD

然後我萬季之前有沒有筆記過,安的第一人稱裡,艾因斯死後,安哥就是「你」,艾因斯就是「他」。安一直在跟安哥對話。

04-27 21:11

Hsin
「願我的背叛得以守護正確的答案」是出自安她們破譯的古文日記,逗點後接的人名是「索力圖」(阿萊娜看到後才說起自己名字的意義),也就是說日記的主人訴說的對象是索力圖。這邊呈現得有點隱晦,需要串起來的線索很多,讀起來可能有點辛苦(拍拍

契約陣的代價和目的有等價關係,安提到哥哥的契約(切斷雙生聯繫)和自己的(找尋有紋痕的人)不同,所以代價也會有程度上的差異~

這邊設定果然還是有點模糊,抱歉我需要額外補充才比較清楚QwQ04-27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後一篇:[達人專欄] 《孤單的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若自己始終無法成長,就如同地上小草,任人踩踏。若已茁壯成大樹,也請守護你枝葉下,所珍愛的小草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