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0 山賊襲擊

作者:月河│2019-04-01 22:44:26│贊助:34│人氣:235
  「就真的很熱嘛,妳不覺得嗎?」
 
  「不要和我說話,你快帶路啦!」
 
  「地板上有腳印,不知道是不是那位精靈的,不過這裡恐怕也沒什麼人煙,
 
  除非是野人或旅行者之類的。」
 
  道爾森停下來看了看腳印,有些狐疑地說著。
 
  「我看都一樣啊。那冒險家呢?對了,你可以待在剛剛那個火堆裡多久?」
 
  「我最多可以待十分鐘。那個叫做無性之火,雖然跟火的本質一樣,
 
  但經過魔法的改良之後就沒有殺傷力,有些地方拷問犯人也會用這種火,
 
  前提是犯人是那種不能傷害的類型,不然直接用火刑就好。
 
  用途有很多,像是希達納爾這種想鍛鍊意志力的人,最適合這種……」
 
  他的話講到一半打住,他比出手勢要克萊蕾雅安靜下來,她皺著眉頭看他。
 
  道爾森指著前方的樹叢,她的眼神移向那個樹叢,那個樹叢動了一下,
 
  掉落了幾片綠葉,有什麼東西在裡面竄動,那個樹叢持續的晃動,
 
  克萊蕾雅緊張的吞了口口水,過了幾秒後有隻狐狸從裏頭探頭探腦的走出來,
 
  牠用鼻子嗅了嗅地面,看見道爾森和克萊蕾雅後便轉身跑掉。
 
  「什麼嘛!」克萊蕾雅用一種瞧不起人的口氣說:「只是狐狸幹嘛這麼緊張?」
 
  在她說完的那刻,四周的樹叢也跟著動了起來,
 
  無數雙明亮的雙眸從黑暗中透出來,看的出來都不懷好意,
 
  道爾森推斷那可能是土狼之類的集體動物,如果是的話那就糟了,
 
  儘管他們倆都擁有戰鬥能力,可是遇到一大群土狼,
 
  很難在毫發無傷的情況下擺脫困境,逃走是不理智的行為,
 
  狼群馬上就會追上來,除非擁有獵豹和狂獅般的急速,否則都是徒勞無功。
 
  過沒多久,那群躲在草叢與森林黑暗的東西傾巢而出,那是一大群人,
 
  大約有三四十個以上,看起來獐頭鼠目的樣子,顯然絕非善類,
 
  他們個個手持短劍或匕首,穿著簡便輕巧的服裝,
 
  大多是寬鬆的皮背心和羊毛短褲,有些戴著連著兜帽的斗篷披肩,
 
  「那個小妞好可愛。」
 
  有個長相猥褻的男人不懷好意的說,
 
  他看見克萊蕾雅之後的表情讓他看起來更加猥瑣。
 
  「哈哈,真的。」另一個人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牙垢和黃牙,看起來很久沒清潔。
 
  「她的處女膜是我的了!誰都別想跟我搶。」
 
  一個身材高大粗獷的壯漢摩拳擦掌走出來。
 
  「你們先給我把那兩個人身上的財物搜刮出來!」
 
  有一個身穿連帽斗篷蓋住頭部的瘦高男人在後頭發號施令:
 
  「之後那個女人你們要怎樣都行。」
 
  每個人都是蓄勢待發的模樣,克萊蕾雅害怕的往後退,道爾森拉住她的手。
 
  「沒用的。」他拿起法杖準備迎戰,「抽出妳背上刀鞘中的劍吧,拿起妳的盾牌。
 
  相信我,我們可以克服這次難關。」
 
  他不顧克萊蕾雅接下來要怎麼做,就算她還是想逃他也不會阻止,
 
  他會拚盡全力擋下這些人,就算被抓走也無妨,他一個人總會有辦法能夠逃走。
 
  要是克萊蕾雅被他們抓到,肯定會被蹂躪和各種凌辱。
 
  (看看他們那副飢渴的模樣,他們是多久沒有幹女人了?一群禽獸。)
 
  道爾森心想,
 
  克萊蕾雅聽了道爾森的話,勇敢的拿起刀劍和盾牌迎戰。
 
  「喲!你們看啊!」其中一個人大聲叫囂。
 
  「可愛的小女孩拿起她的玩具盾牌和小刀要跟我們打哩。」
 
  另一個人接著把話說完,其他人聽了哄堂大笑,
 
  克萊蕾雅害羞地紅了臉,道爾森不理睬他們繼續詠唱。
 
  (你們就繼續在那邊講垃圾話吧,等這個法術一完成你們就通通完了。)
 
  「老大,」有個人察覺到異狀,這個人大概是老大的副手,
 
  他耳朵穿戴著一個銀製的十字架耳環,上頭鑲嵌了一塊黑曜石。
 
  他在身穿連帽斗篷蓋住頭部的瘦高男人耳邊小聲說:「那個男的很奇怪?
 
  好像是巫師之類的,正在施展法術,事不宜遲,得盡快先發制人。」
 
  「有道理。」他聽了以後點頭,接著清了清嗓子大聲下令:「兄弟們!
 
  上去幹掉他們!」
 
  說完後原本還躲在草叢和黑暗中打算伏擊的人,
 
  也都通通一擁而上,不過已經太遲了,道爾森完成了這道咒語繁雜的法術,
 
  在他們對面方圓幾十公尺的地面上出現灰色的魔法陣,
 
  上頭滿布著奇形怪狀的文字,才短短幾秒內這個範圍內颳起一陣暴風,
 
  每個人都彷彿像是小草般被吹得東倒西歪,其他草木也連根拔起飛到空中,
 
  塵土石頭也混雜其中,場面一片混亂,暴風圈中心是個直入雲霄的大龍捲風,
 
  這群可憐的盜賊們被捲了進去,之後墜落地面摔死,
 
  道爾森在法術發動的同時帶著克萊蕾雅往後跑一段距離,避開災害。
 
  等他們轉頭一看的時候,那群山賊們大多奄奄一息的倒在地面上,
 
  或是掛在光禿禿的枝頭上,有些人還有呼吸,不停的咳嗽和吐血,
 
  有些人一動也不動的躺著,宛若死人,有些大概是真的死了。
 
  原本簡樸輕便的衣服現在都變得破爛不堪入目,
 
  經過的人可能會以為他們剛打過仗呢。血液汩汩的流淌在土壤和樹枝上頭,
 
  慢慢的滲進土裡,雖然不到血流成河那麼慘,不過他們的傷勢大多很嚴重,
 
  道爾森注意到那個疑似頭目的人正踉蹌的想站起來,他的右手手肘以下斷了,
 
  只剩手臂的部分,斷肢的切面血肉模糊,還有一團爛肉在上頭,
 
  他咬牙忍痛用左手拿起一把長彎刀,看樣子他還不肯放棄,
 
  「你這個可惡的巫師!」他用盡全力對道爾森咆哮,並往旁邊的地板啐了一口。
 
  「我要替我的同伴們報仇,神啊!請賜給我力量……」
 
  他這句話還沒說完,一隻飛箭呼嘯而過射中他的胸膛,他雙眼瞪大、
 
  嘴巴張開倒抽一口氣,應聲倒下。
 
  克萊蕾雅往飛箭飛過來的方向一看,發現奈娜站在那裏,手中緊握著木弓,
 
  她的背上揹了一個箭筒,裏頭裝滿了羽毛箭矢。原本拿籃子的她,
 
  現在威風凜凜的拿著弓,反差之大讓克萊蕾雅驚訝,現在的她看起來十分靈敏。
 
  「奈娜!」克萊蕾雅高舉著手輕輕搖擺向她打招呼。
 
  「克萊蕾雅,」
 
  她輕快的越過障礙物跑上前來到他們面前,現在地面充斥著屍體、受傷的人、
 
  倒塌的樹幹和歪七扭八的樹叢,地形甚至產生了一點變化,
 
  在不遠處冒出一個大窟窿,寬度和深度都有好幾公尺以上,裡面也躺了一些人,
 
  道爾森暗自推斷那是龍捲風造成的。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奈娜皺著眉頭看向四周,她本來想上前替這些人療傷,可是她發現他們是盜賊,
 
  還打算攻擊克萊蕾雅和道爾森,便打消念頭,但她的眼中還是閃過一絲憂慮。
 
  「一個龍捲風將他們制裁了。」道爾森事不關己的說。
 
  「這就是送妳籃子的精靈嗎?」他問克萊蕾雅,她點點頭,將盾牌和劍卸下,
 
  走了幾步彎腰將擺在地上的空籃子撿起來,接著遞給奈娜。
 
  「謝謝妳的籃子。」她微笑著向她道謝。
 
  「不用客氣,這位是?」她一隻手接過籃子,眼神飄向道爾森。
 
  「我叫道爾森,是克萊蕾雅的朋友,也是她的老師。」
 
  他禮貌性地走上前伸出手來,想向對方握手,不過對方沒有打算要跟他握手。
 
  「這是你做的吧?」奈娜眼神再次望向四周,她用譴責和嫌惡的眼神看著他。
 
  「是,我是出於正當防衛。」他冷冷地答道。
 
  「正當防衛?」她的語氣帶著些許訝異。「把這些人弄到死傷慘重?
 
  不少人還生死未卜,就算他們是壞人好了,也沒必要做到這種程度。」
 
  「我是不想。」他不情願地說。「可是我沒別的方法,
 
  我是不可能平安的帶著克萊蕾雅逃走,我們人生地不熟,
 
  後面還有峭壁和陡坡,逃不遠的,遲早會被追上,只能浴血一戰。
 
  還是說妳有更好的辦法化解這場危機?」道爾森的唇邊浮現一絲冷笑。
 
  對方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後轉身離開,
 
  道爾森也沒有任何想挽留她的意思,只是眼神冷冷地注視她的離去。
 
  克萊蕾雅不悅的目光轉移到他身上,他也很快就感覺到這對目光。
 
  「妳那是什麼眼神?」道爾森難以置信的看著她說:「不會連妳也這樣吧?
 
  他們只是一群社會上的敗類,無可救藥的匪徒。我身為妳的最重要的朋友之一,
 
  以及皇室御用的導師,我有義務要照護好妳。他們是生是死對我們來說都沒差。」
 
  「你怎麼能這麼說!」克萊蕾雅很難得的對他大聲斥喝,他楞在原地不發一語。
 
  「我認為奈娜說的一點都沒錯,道爾森。你怎麼能這麼說,這一點都不像你。
 
  你一向是助人為快樂之本又替人著想不是嗎?還是以前的你都是裝出來的,
 
  這一切都只是假象嗎?告訴我!」她激動的連眼淚都快要從眼眶中泛出,
 
  道爾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是要先安撫她,還是先向她解釋?
 
  還是要兩者同時或並行進行?「我不跟妳爭辯了, 最重要的是妳要活著,
 
  其他的倒是沒那麼重要。那個叫做奈娜的精靈說的沒錯,我也沒錯。
 
  這是價值觀方面的問題。」
 
  「價值觀?」她不應該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彙,
 
  除非她上課時都沒在聽,書也沒在看,況且還有學士在她的課外時間輔導,
 
  「不要跟我說妳不知道這個詞的意思。」這次輪到道爾森感到不高興,
 
  他板起臉孔盯著她。
 
  「這個嘛……我當然知道!就是那個嘛!」
 
  克萊蕾雅用她的小手開始對自己的臉頰搧風,一抹紅暈悄悄的爬到她的臉上,
 
  此時的她早已面紅耳赤。她趕緊將放在地板上的劍與盾撿起來,
 
  開始往回去的路上走。
 
  「說啊!」情勢一逆轉之後,道爾森開始採取緊迫盯人的招數逼克萊蕾雅,
 
  「你等我一下啦!我的腦袋還在思考。」
 
  「這不用思考都能夠說出來,價值觀是一種處理事情判斷對錯、
 
  做選擇時取捨的標準。有益的事物才有正價值。
 
  對有益或有害的事物評判的標準就是一個人的價值觀。
 
  這沒有很難,只要了解意思就好,不用背也行。」被道爾森唸完後,
 
  氣氛忽然冷卻下來,兩人保持沉默有段時間,直到他們穿越森林回到峭壁,
 
  「我們現在要怎麼上去呢?」克萊蕾雅抬起頭望向山壁的頂端,
 
  那是剛剛她墜落下來的懸崖,到現在那刻的陰影她還是沒有忘記,
 
  始終徘徊在她的腦海中,那時的她感覺到彷彿有個隱形的手在她背後推她一把,
 
  使她重心不穩摔下來,但實際上大概只是一陣強風吧。
 
  「我說爬峭壁妳一定不會答應。」他說:「我去找可以攀登的斜坡,
 
  妳還是跟我一起走好了,天快黑了,要是走丟很難找人,我怕妳又遇到危險。」
 
  不久前盜賊群的出現早已讓他們體會到這座森林的一點都不安全,
 
  「好。」克萊蕾雅點頭如搗蒜,明亮的天空漸漸暗沉下來,夜幕悄悄的爬上來,
 
  覆蓋整個天空,宛如彗星尾的淺橘色晚霞從山頭緩緩降下去,最後消失不見。

新的部落格地址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備註:沒有收益活動(妨礙閱讀的廣告我幾乎能撤的都撤了)

既然這麼愛寫作,就用寫作來賺錢吧!這才符合我的風格。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快點來追隨!!目標追隨人數1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52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不願相信... 後一篇:[達人專欄] 繼承一百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me01511各位
輕小說宣傳。就當被騙了來看看嘛~來嘛來嘛~(自己覺得語氣有點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