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二卷第二章、中二群俠傳(上)

作者:雷明│2019-04-01 09:56:43│巴幣:6│人氣:161
第二章、中二群俠傳(上)
  
  白一怒吼完之後,他深呼吸幾口氣後,試圖冷靜下來,然後開始推理為什麼世界會產生異變。

  「果然是昨天那群女生討論金鏞的小說,因而讓小黑發動能力,真是頭痛,看來只能把小黑找出來然後中斷能力了。」

  於是白一決定要去尋找可可,他打開自己的衣櫃脫下睡衣,換上一身白色的大俠服裝。

  白一換好衣服拿起桌上的寶劍,高高舉起並為自己打氣。

  「這就是所謂的新手道具嗎?既然是小黑的武俠世界,肯定不會像小說中那麼嚴峻,只要找出設定中的BUG肯定就有辦法突破困境。」

  這時他發現這個寶劍好像有點太輕了,於是他好奇拔出來一看。

  然而出現在白一面前並非鋒利的寶劍,而是細細長長的鹹魚乾。

  「這是什麼呀!!這哪裡是劍呀!!根本是鹹魚!還有這不是小黑的那把鹹魚聖劍嗎?」

  但最後白一還是乖乖把鹹魚塞回劍鞘裡,然後嘆了口氣說:
  「算了……沒魚,蝦也好……只要不拔出來,應該也還是可以嚇到一些人。」

  於是白一就這樣把鹹魚寶劍,掛在腰際上當作防身工具。整理好行頭後,他打開客房的木門來到走廊,打開門映入眼簾是其他客房的門。

  似乎整個第二層全部變成了客房,隨便數一數這裡就有十間客房左右,儼然這裡就是真的小客棧。

  白一為了避免打擾到其他房客,於是他躡手躡腳走過走廊,往樓梯的方向前進。

  然而本應該是樓梯的地方,卻只有一個直通一樓的大缺口,讓他根本無法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樓梯不見了?」

  就在白一不知道該怎麼跳下去時,他察覺到後面傳來了殺氣,他一轉頭,發現後面就已經大排長龍,這些排隊的人全是住在二樓的房客。

  但是這些房客也不全然都是陌生人,比如排在白一後面彷彿白袍仙人的老伯,是住在附近、平時對公園榕樹練拍樹功的一名老人,但受到了可可的影響,他變成了武俠世界的人物,並住在這裡。

  白袍仙人打扮的老伯率先開口對白一抱怨道:

  「小伙子,別擋路,要下去就快點下去!」

  「可是沒有樓梯呀!!」

  「真是的年紀輕輕就那羸弱不堪,是要如何對抗蒙古韃子,光復我大宋江山,讓開,讓你看看我們拍樹派的拍樹輕功!」

  「是有這個門派嗎……」

  老伯無視白一的吐槽雙腳一瞪,凌空飛起,輕輕鬆鬆的從二樓的樓梯口跳下去,其俐落得矯健身手,完全看不出來他年紀大了白一五、六倍。

  老伯跳下去後,其他的房客也像是習以為常一樣,紛紛從沒有樓梯的樓梯口跳到一樓,不僅是看起來像是俠士得青年或壯年這樣跳,連五、六歲小正太和小蘿莉也這樣手牽手的跳下去,最後是一隻老鼠和追著牠的灰貓,也一樣俐落的跳下去。

  白一看到每個人和動物都用輕功跳下樓,整個人傻在原地。

  「這哪裡是金鏞武俠裡面的場景!我很確定金鏞老師可沒有寫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小黑快道歉!給我好好道歉!」

  白一可以確定,這個世界只是看起來很金鏞,但是本質上卻只是可可的妄想武俠世界。

  白一抱怨完之後,發洩了怨氣,也只好硬著頭皮跳下去。

  雖然他沒有任何輕功,但是白一身手也算不錯,因此勉強的跳到一樓。

  白一來到一樓後發現,原本應該是客廳和飯廳的一樓,變成了古裝風格客棧的餐館。

  原本的那些現代家具和擺設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之變成好幾十張的古樸木桌和板凳,剛剛跳下來的俠士房客們都分別坐在不同的桌上吃早點,店小二則是來回不停穿梭在期間招待客人。

  靠近左側大門的部分變成了櫃臺,原本位於右側的廚房,也隔起了木板變成另外一個獨立空間,店小二不停從裡面端出酒水和食物,來招待客人。

  眼前的景象,儼然就是古裝劇片中的正統的客棧場景。

  於是白一開始在高朋滿座的餐館中,尋找可可、小梅和陽月的身影。

  但他找了半天,除了找到一堆住在附近的鄰居之外,完全沒有她們的蹤影,甚至連自己的父母也沒有找到。

  「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不僅自己不見,連老爸老媽他們也被搞到不見,小黑到底再想什麼。」

  就在白一四處打轉找不到她們的蹤影之際,一名店小二來到白一身旁。

  「公子,有幾位大俠已經在那邊恭候您多時了。」

  「大俠?他們找我有什麼事?」

  「他們沒多說什麼,只是代我請公子過去。」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

  在店小二的帶領下,他來到了客棧深處的包廂中,小二把他帶到包廂前,便告辭離開,白一掀開布簾進入包廂中。

  不同於外頭簡陋的餐館,這裡雖狹小不少但卻也顯得雅緻許多,從開放式空間可以看到客棧外的人造假山和小橋流水。

  在雅緻的包廂的中央,擺著一張大圓桌,而四位大俠則是圍繞著圓桌,吃著火鍋哼著小曲講著歪理,好似一家人聚餐那樣溫馨

  白一仔細打量這些大俠的樣子,坐在最外右側外頭的大俠是一個氣宇非凡、三十歲初頭、外貌俊俏,倜儻不羈男俠士,雖然他的左臂已斷,面容看起來有些憂愁,但卻散發著難以言語的霸氣,尤其右臂處停著一隻鵰和背後背著的重劍,讓白一覺得他肯定是大俠中的大俠。

  坐在這位神鵰、斷臂大俠身旁的是一名年紀與他相仿,身穿白衣的美麗女俠,女俠美若天仙、但表情冷如冰霜,感覺不易讓人接近,但雙眼卻散發溫柔的氣質。

  而與這兩位大俠相望的是另外兩位大俠。

  首先是坐在外側的看起來進入而立之年的男大俠,雖然不如神鵰大俠氣宇非凡,而且比起要叫他大俠,叫他白面書生還比較合適,但是他那身穿白衣儒服、溫文儒雅的外表下,卻散發出相當驚人的霸氣,足見也是江湖中的豪傑之一。

  坐在書生大俠的身旁,是一名看起來聰明伶俐、任性多情的俠女,與書生俠士有著截然不同的外向氣質,可謂是一動一靜的絕配。

  然而這些看起來根本就是從武俠小說中跳出來的大俠,正是是白一的爸媽騰顥和語晨以及可可的爸媽常盛和天馨。

  坐在圓桌左側的白一母親語晨,露出和藹的笑容拍拍自己身旁的椅子。
  「來,白一無忌,坐這裡,跟娘一起享用火鍋吧。」

  「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的名字跟另外一個人物合在一起……」

  「你是怎麼說話的!兔崽子!」

  坐在語晨左手邊的騰顥聽到白一吐槽,立即發出一點都不像是書生的大吼,並從寬鬆的大袖子中拔出鐵制的判官筆丟向白一。

  白一嚇得向右一閃,躲過投擲過來的判官筆,而那個暗器就這樣直挺挺的插在自己身後的柱子上。

  「老爸!!很危險耶!雖然大家都變大俠了!但我可還是個普通人,別要動不動就動刀動槍。」

  「是呀是呀,程大俠,別老是大動肝火,你可是書生呢,而且亂發脾氣的下場可不好。你看看上次因為某位女大俠大動肝火,就砍了我的左臂,讓我有段時間只能跟鵰兄練習劍術。」可可的爸爸常盛揮揮斷掉的左臂如此勸架。

  「那個我記得不是被砍斷的應該是右手嗎?」

  「你從你的方向看過來,不就是右邊嗎?不管是斷左邊或是斷右邊,都是個人的主觀判定,所以沒有太大區別。」

  「是,我錯了,我不應該跟你爭論的。」

  雖然雙方父母都變成了似曾相識的大俠,但本來的個性還是沒有變,脾氣火爆的依舊火爆,冷靜的依舊冷靜。。

  白一確認雙方性格沒有太劇烈的轉變後,便坐在自己母親身旁。

  白一就坐後,問騰顥和語晨說:

  「爹,娘,你們有看到小黑嗎?」

  原本騰顥要開口說話,但卻被語晨給打斷,她抓住白一的肩膀,看起來相當激動的樣子。

  「聽好了,白一,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有可能是偽娘。」

  「好好的名臺詞,全都搞砸了。總之我會注意的娘,可不可以告訴我小黑的下落?」

  「那可能要問那兩位大俠了。」語晨看向對面常盛和天馨。

  「我覺得小可也許在絕情谷底裡的桐花鎮,要見到她可能要等十八年吧。」常盛喝了一口茶後,用意義深遠的語氣說。

  白一覺得在這裡吐槽,會妨礙收集情報,所以雖然設定很亂七八糟,他還是很認真的問道:「所以小黑在絕情谷底?我要怎麼去那個地方?」

  常盛把右手伸出窗外,一隻鵰在他口哨呼喊下停在他的手臂上,但是鵰的爪子太銳利,刺得可可爸爸發出哀號。

  「可可爸爸小心點……不然可是會像是故事那樣右手斷掉……」

  「我可是大俠,不會就這樣斷掉!總之我會讓鵰兄會帶你去找到可可下落。」

  「那麼先謝過朱爸爸了。」

  常盛忍住疼痛把高六十公分的鵰兄交給了白一後,牠安分站在白一的肩膀上,直視前方完全不理會白一。

  就在白一要與雙方父母道別離席之際,騰顥叫住白一:

  「白一,如果有人問義父的下落,絕對不要說出來,如果屠龍刀落在壞人的手中,絕對會興起腥風血雨!」

  「老爸,玄鐵重劍不是好好的背在朱爸爸的背上嗎?理論上應該是沒有倚天劍和屠龍刀。」

  白一記得那兩把神兵,就是用楊過的玄鐵重劍打造的,但是現在飾演楊過的朱爸爸還活蹦亂跳的,背後的玄鐵巨劍也好好的背在背上,根本不知道是哪來材料做出那兩把神兵。

  但騰顥面對白一的論破,卻惱怒了起來。

  「總之叫你小心就小心!還有有機會也從那個妖尼姑手上搶回倚天劍!」

  「老爸冷靜冷靜,總之我會小心的,還有要搶倚天劍難度太高了……」

  「有什麼好怕的,你只要擋住她的三掌就贏了!」

  「如過依照時間軸判定,這樣可是劇透呦老爸,而且這應該也不是你知道的情報。」

  「少囉唆!看為父用我銀鉤鐵劃的力量,讓你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俠。」

  「老爸!!這是家暴呀!!儘管是武俠世界也是家暴!」

  雖然白一爸爸平時的個性就有點火爆,但進到了武俠世界之後就有點偏激。

  但是在因為白一爸爸實在太過吵鬧,所以白一的媽媽和可可的父母,直接點了他的穴道,並給白一幾千文錢和碎銀和鵰兄,讓他踏上尋找可可的旅程。
  
  ◆
  
  白一騎上停在客棧旁馬廄的白馬『白色流星』後,便駕白馬前往絕情谷,在飛翔於天際的鵰兄帶領下,白一衝進了竹林往絕情谷的方向前進。

  但是在竹林中騎了好一陣子,都沒有離開竹林的跡象,讓白一覺得是不是根本就是迷路了。

  「鵰兄,你真的確定,絕情谷是往這裡走嗎?」

  「嘎嘎,大笨蛋大笨蛋!」

  「你確定你是鵰,而不是鸚鵡或八哥之類的?」

  「嘎嘎,向左轉向左轉。」

  「好好好,可別把我導航到河裡就好了。」

  於是白一操控白馬拐進了左邊小路,但就在白一的拐進小路時,從竹林射出一支弓箭,然後不偏不倚的擊中鵰兄,被擊中的鵰兄啪搭一聲掉在地上。

  「鵰兄!!」

  就在白一要驅馬趕過去之際,馬的前方忽然立起一條絆馬索。

  白一的馬閃避不及,立即摔個馬吃屎,連同騎在背後的白一也狠狠跌在地上,整個人趴在地上。

  「好痛好痛,我最近怎麼老是碰到這種事情……」躺在地上的白一如此哀號道。

  就在白一坐起身的時候,從前方的竹林處竄出五名黑影,看他們身著、黑衣矇著面,就知道他們大概是附近土匪之類的。

  這時一名帶頭高大強壯土匪從土匪群中跳出來,來到白一面前。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還真是經典的土匪臺詞,這個聲音,好像是董金昔的樣子……在小黑眼中這傢伙果然還是流氓。」白一小聲的吐槽,然後舉起雙手擺出投降姿態說:
  「大哥呀,我身上半毛錢都沒有,有的只有那匹白馬和那隻被你們射下來的鵰兄而已。」

  「少胡說了,你不是還有腰間上的寶劍嗎?還想騙老子嗎?」

  「不不不,那也不是寶劍,是裝鹹魚的容器。」

  「少騙了!哪有人會把鹹魚放在劍鞘裡……」這時董金昔好像想到了什麼,便指著白一的鼻子說:

  「啊啊阿!!老子知道了,你一定是鏢局的人!裡面肯定放著重要的財寶吧!你們每次都會這樣掩人耳目運送財寶!要是老子沒猜錯裡面放東西是珍珠吧!!來,快點把珍珠交出來!!」

  聽到董金昔的推理,他身邊的土匪全部拍手叫好。

  「不愧是大哥!真厲害!」、「大哥太帥了!」、「果然跟著大哥有飯吃!」、「掙錢挣糧挣老婆!」

  「怎麼感覺反應跟平時差不多……」

  「你在碎碎唸什麼!還不快點把珍珠交出來!!」董金昔衝上前,伸手想要搶下白一的劍,吼道:「好了,廢話少說,快交出劍!」

  但白一不甘示弱的抓住劍,不讓對方把劍搶走。

  「就跟你說了裡面是魚乾了!你絕對不會想要!」

  「老子就說珍珠就是珍珠!!快點交出來!」

  白一不敵對方土匪老大的蠻橫搶奪,整把鹹魚寶劍被他搶了過去。

  搶到鹹魚寶劍的土匪大哥還非常高興的舉起寶劍,高興的大喊。

  「哈哈哈!兄弟們我們發啦!快點想想要用珍珠買什麼!」

  「我要蓋個山寨,然後招募更多山賊!」、「我要去賣糖炒栗子!」、「我要開一家鏢局!」、「我想用那些珍珠種更多珍珠!」
  「就說了那不是珍珠!!你們到底要鹹魚幹什麼!!」

  「把珍珠拿出來吧!!」

  土匪老大興高采烈的拔出劍,一條曬得恰到好處的魚乾出現在他們眼前,所有土匪全部都傻愣在原地,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說是魚乾吧。」

  「我們要宰了你!!然後跟那隻鵰一起烤了!!弟兄們上!!」

  土匪老大把鹹魚乾丟在地上,氣呼呼的揮舞刀衝向白一,其他小弟也怒髮衝冠的殺了過來。

 「我不是說那就是條鹹魚乾!!你們還不信!!」白一嚇得轉身逃跑。

  但聽到白一辯解的土匪們,不但沒有冷靜下來反而更加生氣,一副就是要把他切成肉醬的樣子。

  但是白一亂跑的下場,就是被這幫弟兄包圍在竹林裡哪也去不了。

  面對包圍,白一慌張的抱著頭抱怨道:

  「不是吧……還沒有看到小黑,就快要被幹掉了,武林還真是險惡呀。」

  「哈哈你現在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救你了,受死吧!」

  「笨蛋,大笨蛋,嘎嘎。」

  就在土匪們要湧上去把白一砍成肉醬時,淒厲的鳥叫聲劃破寂靜的天空,傳入那群土匪們的耳中,讓土匪們紛紛停下腳步看向天空。

  「是誰!是誰說我們是大笨蛋!」

  「是我,嘎嘎!是我!」

  就在那群土匪找尋說話的鳥時,從竹林的右側射出一支箭矢,擊中一名土匪的屁股,讓那名土匪瞬間倒地。

  所有土匪全部轉身,警戒周遭的竹林。

  下一秒一道快如閃電的黑影,從竹林中殺出來,接著旋即傳來了俐落的砍殺聲,幾乎所有土匪紛紛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最後黑影落在土匪推前,慢慢走向白一。

  倒在白一面前、還留有意識的董金昔,他壓住胸口的傷口看向慢慢走進他的黑影。

  「那個鳥叫聲…還有看不到身影的斬殺……莫非你是……你是傳聞中……神鵰大俠!」

  「等等,神鵰大俠不是指楊過嗎?可是小黑的老爸還在客棧呀!」

  黑影慢慢跳出陰影,來到陽光照射到的地方,黑影的真身就是那隻高六十公分、幫白一帶路的鵰兄,那隻鵰兄嘴裡還叼著那條鹹魚,似乎非常喜歡那條鹹乾魚的樣子。

  白一看到叼著鹹魚的鵰兄瞬間,立即擺出了傻眼的表情。

  「神鵰大俠是指那隻鵰嗎?……雖然我不否認神鵰俠侶的鵰兄是真的很強沒錯啦……」

  似乎視聽到白一的吐槽叼著鹹魚的鵰兄用犀利的眼神瞪了他一下,白一嚇得摀住自己的嘴,畢竟自己的戰鬥力比土匪還弱,怎麼可能有能力抗衡那隻神鵰大俠。

  鵰兄看到白一乖乖閉嘴後,把自己犀利的鷹眼轉而瞪向董金昔。

  董金昔嚇得趕緊跳起來,然後跪在地上拚命跟鵰兄磕頭求饒。

  「饒命呀,神鵰大俠、饒命呀!!」

  「嘎嘎嘎,嘎嘎大笨蛋!」

  「是的!大俠!我絕對不會再當土匪了!」

  「嘎嘎嘎!嘎嘎大笨蛋!」

  「謝大俠不殺之恩!我會改邪歸正變成捕快的!」

  說完之後,董金昔帶著自己倒地的弟兄們,一溜煙逃離兩人,不見半點蹤影。

  白一盯著董金昔抱著弟兄們逃跑的背影不禁讚嘆:

  「阿錯真厲害,居然聽得懂鵰兄在說什麼。」

  「嘎嘎!大笨蛋!!」

  鵰兄似乎聽懂白一的話,張開翅膀飛到白一的面前,瘋狂用嘴巴上鹹魚乾猛呼白一的巴掌。

  「好痛好痛,我錯了,是我錯了,鵰兄很厲害是我有眼無珠!」

  「嘎嘎!大笨蛋!」

  鵰兄聽到白一的道歉,這才停下用鹹魚使出的連環巴掌,然後飛到白一頭上停了下來。

  「那個……鵰兄……你一定要站在這裡嗎?」

  「嘎嘎大笨蛋!」

  「好啦……你開心就好了,那絕情谷的路就麻煩你帶了。」
  
  於是白一喚回了白馬,繼續和鵰兄踏上了尋找可可的旅程。

--------------------------------------------------------------------------------------------------------

  如果你喜歡這部作品,別忘了GP、訂閱、留言。
  想看最新進度嗎?

        歡迎來到粉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44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384996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 後一篇:《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ohjstw316民那桑
繪圖更新【幽暗森林裡的糕點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