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芙月---第六章 大黑海

作者:篝│2019-03-31 21:39:17│巴幣:1,000│人氣:84

「朱成謝過公子的好意,但是遊山玩水其實並不是我的真實目的。」猶豫著要不要坦然,芙月有些不安,頓了頓還是決定將其難處告知崔汲。

「...我有要事在身。」

「喔...。」崔汲聞言便有些失落。

「但不瞞崔公子,我如今也是遇到了些困難...。」芙月咬牙,決定將失去記憶而忘卻自己的狀態坦然告知。

崔汲沈吟了一會兒,口中欲言又止,望著芙月苦惱卻堅定的神色,終是心有不忍,最後於是下定決心:「如果是這樣,有一個地方,或許朱公子可以去看看。也許能有所幫助。但能不能找得到,則須看公子的緣分。」崔汲皺眉,終究如實告知。

「?」芙月疑惑地望著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年輕人。

「大黑海。」崔汲輕輕吐露道。

「大黑海?」芙月皺眉問道。

「大黑海位於滿月大陸南方一片魍魎海域,不歸屬任何皇子管轄,是獨立於滿月大陸外的一片深海,據聞,此片海域里的深處,有一處可喚醒記憶深淵的浮世之島,沒有人知道它正確的名字,它漂浮不定又飄渺如同幻象的海市蜃樓。


可以映照出人們不堪記得的潛意識,亦可浮現失落的記憶,但這座島是個謎樣的不祥之島,據說人一但被牽引進去,有人終身淪陷沈浸在回憶的深處,寧可做著不醒的夢,就這麼永遠沈睡。也有人是被自己所看到最不堪的過往給驚嚇到癲狂癡傻,一厥不振。而有人則是徬徨在夢境與真實之間,似醒非醒如同行屍走肉,失魂落魄。
就某方面而言,這座島非常危險,但對心思沉明無所畏懼的人,這座島則不具任何威脅,端看去的人是怎麼樣的人。


有人說,它只是一面鏡子,映照出最真實的你自己,也有人說,它會扭曲一切逼你發瘋,用盡一切手段拖曳你的靈魂至深淵,各種說法莫衷一是,無論如何,它是充滿謎團與未知的,而歷劫歸來的人,就我所知,最後都不知所終。總之,各種傳言莫衷一是,像這樣的地方你還要去嗎?」崔汲蹙眉,憂慮道。


「...還是得去。」猶疑沈吟了一會兒,芙月覺得自己仍無法拋棄過去,她必須知道自己在此的目的,儘管未來與過去的一切如一團暗黑的迷霧般晦暗不明,但如今此時此刻佇立在此刻的人是她。胡亂奔波,妄自猜測,隨波逐流,或拋棄一切都不是她的個性,她必須親自去揭開真相,哪怕那真相作惡醜陋到不堪入目,也好勝過這樣荒誕無為的茫茫度日。

「如果你已下定決心,那我想你失去的記憶,一定是對你非常重要的事,那好,我可以引領你前去。」崔汲乾脆地說道。

「你知道在那裡?」芙月眼睛一亮,彷彿看到暗夜中救命的一點星火。


「正確的說,我不知道在哪裡,但我畢竟『曾經』是詭域派系的人,南方,是餵養『我』長大的世界,那裡的奇文異景、奇風異俗,我比之一般人熟悉不知多少,由我引領你去,會少很多麻煩。」這時候的芙月望著崔汲,不再是那個遭事唯唯諾諾不肯出聲應答的畏縮男子,他眼中放著自信與強悍,有著詭域派系的驕矜與傲氣。
芙月微微一笑,問道:「為什麼願意陪我淌這趟混水?」


「技癢?或許我只是過倦了平凡的日子。過慣江湖淌血的日子,我渴望平靜,而真正平靜下來,我又覺得無趣,總不能,真的去滅了游家滿門吧。」那一瞬間,崔汲的那平靜而淡然的眸子突然精光四射,芙月忽然理解,為何詭域派系讓人聞風喪膽,或許潛藏在他們內心深處的邪佞從來不會消失,而只是默默深藏而已,而較之白凌宴的傲氣外放,或者眼前這個名不經傳,看似無害,內斂又含蓄的男子,與之敵對才是真正的可怕。


「而且,雖然有些失禮,但沒盤纏沒交通工具又不知目的地朱公子,我實在不放心你一個人前去啊。」崔汲微微一笑道。

芙月心下甚是感動。「如此一來,就麻煩崔公子你了。」

「不敢,也僅僅是報『一語之恩』而已。」崔汲躬身道。

兩人相約一個星期,讓崔汲處理田產販售交代後續處理事宜,自是不提,一個星期後,兩人喬裝成旅人,攜帶足夠的飲水、乾糧、寒衣、和一大疊銀票,又帶兩名崔汲平常使喚、跑腿、處理事情精明幹練又忠心耿耿的僕役前來侍奉。

兩人就像一般的大戶人家,有時乘馬,有時乘坐馬車,從蕭垣城出發,一路往南,路上風景秀麗廣闊或如詩如畫各擅千秋,高山時而俊拔巍峨,坐看雲霧起時,地勢崎嶇,松柏翠綠照人,泉幽涓細流水潺潺,瀑布恢弘滂薄盛大,小橋蜿蜒,美不勝收。

那滿月大陸風景甚是奇特,之前烏雲掩蔽和滂沱大雨時芙月從未注意到,此大陸竟有兩個巨大月亮交替出現,據崔汲而言,上弦月出現的是藍色月亮又稱正月,藍色月亮代表正道正義、至剛、純陽之氣,此時是正道,皇權的力量最為強盛的時刻,下弦月出現的則是紅色月亮又稱血月,紅色月亮代表鬥爭、鮮血、純陰之氣,此時正是非正道,詭域派系,左派勢力抬頭最為活躍的時刻。


而在初一以及十五月圓時,則同時可以目視兩個月亮同時掛在暗夜上空,此時正是陰陽交替之刻,所有奇幻詭變、奇蹟怪誕、光怪陸離甚至時光交錯之事最容易在此刻降臨。


崔汲在告知芙月這件事時,並不稱為藍月為正道,相反,他提到碧月勢力,只冷笑。在他看來他們不過是一群偽君子,道貌岸然的傢伙,問題根本不在於正道與否?而是在於歷史本身就是勝利者所寫,或許詭域派系從來非傳統的名門正道,那也不代表他們詭域派系可任由他們批判成為邪魔中人。
但詭域派系在獲得血月的力量加持之下的確在下弦月時的力量可以變得更加強大。


就這樣一路南行過了兩個禮拜,他們早上坐車晚上夜宿,如在荒山野嶺便餐風露宿,如經商客店旅便安穩停憩,如此晝夜趕路,一路說說笑笑,崔汲將南方的軼事、趣聞,以及詭祕玄怪的各種故事一一告知芙月,讓芙月心生嚮往又極其憂懼,難以言表,崔汲言談詼諧個性疏狂不拘倒也頗不寂寞。


一晚,兩人正接近南方最大城紫暮,正停在溪邊梳洗,悠閒的賞著碧月與滿空的繁星點點,忽聽得遠處銳利的短笛聲,劃破夜空,聲音急促且短,一聲快似一聲,共爆出五聲,由遠至近而後依序傳遞下去。
崔汲頓時警覺起來,「這附近有門派在聚集,看樣子應該是橫岳派系的人。」

「你怎麼知道?」芙月抬頭問道。

「入紫暮前哨已是進入我南方詭域派系的領域,名門正派或江湖上有點來頭的人們進入南方大陸我們都會有所警覺,這傳遞的使者是我們的人,而笛聲聽起來竟是三方合流。」

「你是說長淵、雲拓和枕夙三個派系一齊?」

「是啊,一齊來找詭域派系的麻煩...,很有意思,是想重現第三次正魔大戰嗎,可,近期我們可沒得罪他們啊?」傲慢的瞳孔散發出不容挑戰的光輝,崔汲不由得沈思。

「去看看?」芙月問道。
「甚好。」崔汲點頭道。

兩人提起步伐,一施展白夜魅行、一施展蓮步瞬移就追隨短笛聲移動,那蓮步瞬移姿態娉婷,原是女子使用的輕功,但芙月扮作男子,腳踩蓮步彷彿步步生輝,動作既輕巧行動姿態又倜黨,甚是好看,而白夜魅行則如其名,宛若白天中的鬼魅,倐隱倐現,若即若離,詭異又駭人,兩種全然不同的步伐各有千秋各有風格。


直到追至一座光禿懸崖邊的殘破小廟內,兩人閉住氣息,只緊貼在屋簷與峭壁的狹小接合處。
遠遠只見白凌宴與十數位看似長淵派的弟子迤延而入及一派以及着白衫和一派着青衣的兩個不同門派,芙月心想如果派如其名的話那麽白衫應該是雲拓,而青衣恐怕為枕夙派。


據崔汲所言,有著皓然白鬚與高瘦身材的老翁應是雲拓派掌門,乍看外貌十分出世但個性卻暴躁不堪,名為申泰守,以行雲流水的掌法以及一劍足以橫劈天地山嶽的強硬內功聞名天下,在二十年前的正魔大戰中掌門師兄嚴泰碌與傀儡派門主鬱天下對決而戰死,而他處於閉關的狀態中,故未曾參與之後才繼任為雲拓派掌門。


而青衣男子為首,目光深沈的則為枕夙派掌門莫無殤,年過五旬,端正而持重,為人一絲不苟,其行事內斂謹慎,講求修身養性,凡事不輕易涉足,雖不像雲拓掌門申泰守有力拔山河之氣魄,據聞,在二十年前大戰中以攻守力鈞之勢漸長,以智力大敗毒蠱門嫣酡公主,也因此名震一時。


「白世姪,明明是令尊召集衡岳派要向詭域派系問罪的,白崑白掌門怎反未前來?」見得人都到齊,申泰守不善權謀,乾脆利落,開口就質詢白凌宴。

「申師伯、莫師伯,家父最近身體抱恙,相信給兩位師伯的信中已載明此次走訪南方的目的,特意吩咐侄女前來與兩位師伯並肩作戰,並向詭域派系興師問罪,最近我們橫岳派系多名弟子被捉被擄,據聞都是詭域派系搞的鬼,想逼迫我們套出『那件事情』的下落。」

「這是證據。」白凌宴從手中翻出一烏木小盒,黑漆漆的外表,森森黝黑,上頭還有紅色符咒貼條,申泰守小盒打開,赫然發現裡面有數隻體型巨大的蜈蚣和蜘蛛,這分明是毒蠱門的信物,申泰守哼然一聲,立刻將小盒蓋上,顯得對盒子裡的毒物甚是不屑,但也不明其為證據的意義,與莫無殤一起望向白凌宴。

「這是我一個差點被抓的屬下拼死打敗對方從身上搜出來的,他在給我這個盒子之後就身亡了,這種東西一看也知道是毒蠱門的玩意兒。盒面上頭還刻著一個『檀』字。」申泰守和莫無殤仔細一看,發現小盒的紅色封印處的確寫了一個檀字。

「莫非是檀青的信物?」申泰守皺眉問道。檀青,眾所皆知是毒蠱門的土護法,毒蠱門一共有土、風、火、水四位護法,檀青善施土蠱,借土掩之,趁其不備,持蠱來犯,是毒蠱門相當難纏的角色,自正魔大戰後十餘年崛起,如今也以土蠱術縱橫滿月大陸十數年。

「這就不知道了。」白凌宴搖頭道。

「目前我長淵,包括我自己被劫殺,一共有三人,雲拓弟子包括掌門大師兄黨子拓一共兩人被劫殺,而枕夙目前則沒有傷亡傳出,是嗎?」白凌宴露出脖子的傷口,並抬頭向兩位師伯問道。

「我枕夙雖無傷亡傳出,但最近鎮場弟子的確有發現被跟蹤和襲擊的情形,但並不像長淵如此明目張膽,敢對白世姪下手,想來或許是因為我方收到貴派消息,嚴加防範的關係。」莫無殤搖了搖手中的團扇,沈吟道。

芙月轉過頭去,望向崔汲,崔汲一臉無辜,搖搖手,表示自己詭域派系並不會做此等事情。

「咱這就去找詭域派系算帳。」申泰守想到自己親如子的大徒弟黨子拓,和師弟連泰杰,遭暗算幾乎丟了性命,還好當時申泰守及一派眾弟子及時趕到,對方才憤然罷手退卻,不由得怒從心起,亟欲與對方一決高低。

「且慢,唯恐有詐,未免全軍覆沒,不如兵分二路。」莫無殤輕輕說道。說得兩人盡皆一凜,詭蜮派系奸猾狡詐,人盡皆知,皆認同不可因一時意氣墮入對方計中。

「世姪,妳撥一半的人,到我的隊伍來,妳年紀輕,卻見多識廣,妳陪著申掌門吧。」莫無殤悄悄和白凌宴說道,顯然是怕申泰守過於憨直,遭遇不測。白凌宴點點頭。

就在三人暗自安排妥當的時候,卻聽聞前哨守門的長淵弟子來報:詭蜮派一路人馬往此方向襲來,為首的正是土護法檀青和水護法鄧維。以及魁儡派的下堂主辛艷柔各帶著一隊人馬來到。


芙月與崔汲兩人面面相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38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yde1969198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芙月---第五章 蕭... 後一篇:芙月---第七章 風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OP09654qsc5215a
辛苦忙碌的護理師~期望妳的文能有讀者陪伴~同行的我也替妳加油~創作繼續努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