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間的兒女:41 斯芬克斯

作者:山容│2019-03-30 18:09:11│贊助:0│人氣:77
41.斯芬克斯
 
他們兩人拾級而上,一路快步往校長室前進。教職員們應該很快就會知道這是一場局,會迅速控制住混亂的學生,循線找上他們這些始作俑者。桂兒可不打算被逮到,他們動作要快,找到路徑隱藏在哪裡。根據莫傑的推論,和他們這兩個月瘋狂搜索圖書館和各個教室,最後全部徒勞無功的結果,都指向一個結論。

如果說雅戈泰還有哪個地方還能藏東西,校長室會是最後的選擇。
「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要找什麼。」莫傑在最後一次會議結束之後,私下找上桂兒。「到底是一本書還是一張地圖,葛琳達說的路徑很可能是任何東西。甚至有可能是要亞瑟死掉,騷動爆發之後才會出現的東西。」
「那我們就只剩最後一條路了。」桂兒說。
「為什麼我有不祥的預感?」
「我們得逼他們說出來。所以除了騷動之外,我們還必須掌握校長室的秘密,確保到時候他們不敢動我們的記憶。」桂兒回答:「校長一定是知道些什麼,或是與其他人持相反的態度,其他教職員聯手才會逼他入睡。我們得找到他,想辦法做點事。」
「你沒去當犯罪份子真是太可惜了。」莫傑如是說。

事實是桂兒只恨自己沒有更早一點發掘天分所在,克服恐懼大步向前。如今他們就站在校長室門外,華麗厚重的門沒有上鎖,桂兒胸口的肌肉緊緊揪在一起,幾乎要掐死她了。門就在眼前了,她卻不敢往前踏。她為什麼要知道這些事?就算知道又如何?夏綠蒂和那些消失的學生就會回來嗎?他們錯過的時光呢?

太多的問題絆住她的手腳,綁住她的思路,不許她質疑思考。就這麼放手該有多好?她可以永遠當個學生,生活在雅戈泰裡。

「桂兒?」
桂兒眨眨眼,莫傑還站在她身邊。總是勇往直前的莫傑,生了一根反骨什麼都不怕,執著要探究真相的莫傑。
「我沒事。」桂兒說:「我們進去吧。」
她握著莫傑的手,陪他一同走進校長室。
和外觀給人的印象一樣,校長室不只是一個房間,而是一個很大、有兩層樓的大套房。桂兒他們踏進的地方是這大套房的一樓,放眼望去前方是寬大的辦公桌,兩側是綿延不絕的書架。真奇怪,看見這些書架讓桂兒稍稍鬆了一口氣;在雅戈泰裡書籍再常見也不過,要是這裡沒有任何書籍,那才會令人驚惶失措。

樣式過氣的煤氣燈和落地窗,土黃色螺旋紋的絨布窗簾,左邊書架前是向上的樓梯,另一邊則是舒適的沙發椅和矮桌,一眼就能看出簡便的起居室風格。窗外的太陽還沒完全落進山的另一邊,在炫目的橘紅光芒裡,有層金色的霧漂浮在四周。

莫傑走到書架旁,用手指輕輕按了一下。「這裡很久沒人來了,都是灰塵。」
「那都是些什麼書?」桂兒問。
「我不知道。你要看看嗎?」
「我們得快一點。」說到做到,桂兒動手抽出一本書翻開,這引發了第二個問題。
「這些是什麼東西?」莫傑連連眨眼。「這是希臘文還是拉丁文?拜託不要告訴我是阿拉伯文。」
桂兒看著手上的字紙發楞。「我也不知道……」
這到底是什麼文字?一格一格像小孩子的著色畫,在發黃的紙上堆了一行又一行。桂兒認得出開頭的空格和末段的空白,這些塗鴉應該是文字沒錯,卻和她學過的文字沒有半點相似的地方。

「該不會每一本都這樣吧?」莫傑慌了,伸手撈出下一本、又一本、一本、一本、一本本書像叢林中被驚醒的鳥兒一樣落下書架,上頭印滿他們看不懂的方塊字。
「操。」
是呀,這時候也只剩這個字了。桂兒把手上的書放回書架,抬起腳步繞過地上的書堆。

「我們沒時間研究了。」她對沮喪的莫傑說:「也許校長知道該怎麼辦。」
「你覺得他會是我們這邊的人嗎?」他說:「弄不好到最後他根本就是幕後黑手也說不定。」
「如果是這樣,那薛爾教授為什麼要強迫他入睡?他是我們最後的希望,我們得找到他。」桂兒說。
「我知道。」莫傑垂著肩膀說:「我只是、只是……」

他揮揮手,沒有把話說完,跳出書堆走上樓梯。桂兒了解,他只是太失望了,才會說出那些喪氣話。他們都累了,都期望事情能快點有個結果。

二樓如她所料,還有一套躺椅和桌子,適合一個人慵懶的午後。桌上留著幾本書和一疊紙,莫傑往房間深處走時,桂兒則走向那疊紙。那紙上的文字和樓下的書相同,乍看之下毫無意義。但有時候文字的意義不只是內容,還有其形式。

樓下的書不管是什麼內容,裡面的文字是照著段落空格、分行。這疊紙上的東西不一樣,長短相近或是相同的方格,在上頭像列隊的士兵一樣排了一行又一行。桂兒往下多翻了幾張,每一張的內容都一樣,長短長短,整齊分行。這是一份表格,就像莫傑弄到手的學生名單一樣,把某種資料條列整理之後的產物。這東西說不定很有價值,只可惜桂兒看不懂。


「桂兒?」桂兒抬起頭,走在前方的莫傑回頭呼喚她。
「找到校長了嗎?」她問。
「找到了。」莫傑點點頭。「不過你最好來看一下。」
桂兒放下手上的表格,感覺好像她把什麼很珍貴的東西落下一樣。她摸不清,只好拋在腦後不去管它。莫傑發現了些什麼,這才是他們眼前最重要的問題。房間的盡頭有張四柱床,地毯上有一行顯眼的小徑穿過厚重的灰塵。幾隻無辜的長腳蜘蛛四散奔逃,以免被桂兒的裙襬掃倒。
莫傑站在床邊,為難地看看桂兒,又看看床上的人形。走到床邊的桂兒倒抽一口氣。

那應該就是校長了。他的睡姿和桂兒想像中的成年人不太一樣,柔軟的被褥被踢開了,穿著白色睡袍的老人四肢捲曲,蠟黃泛黑的皮膚宛如枯木。桂兒認不出他皺縮的臉,在記憶中沒有半點能與之重疊的印象。這老人半張著嘴,嘴巴像葉柄乾枯的斷口向內縮,稀疏的白髮蓬鬆紊亂。

「怎麼辦?」莫傑低聲問:「我們要是搖他的肩膀,他的頭會不會滾下來?」
桂兒不敢說沒有這個可能,萬幸的是在一片死寂的校長室裡,除了桂兒和莫傑刻意壓抑的呼吸聲之外,還有一股很輕很輕的鼻息。校長人還活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先生?」桂兒喚道:「校長先生?」
老人沒有反應。
「他聽到了嗎?」莫傑說:「我的意思是——他還聽得到嗎?」
桂兒決定不回答這個問題,只管鼓起全副的膽識,伸手碰了校長的肩膀一下。「先生?」
他的身體輕輕晃了一下,萬幸,頭沒有滾下床。桂兒抓緊莫傑的手,愣了好一陣子才確定校長的鼻息聲沒有中斷。

「我們怎麼辦?」莫傑問:「要用更激烈的方法嗎?」
桂兒搖搖頭。「我不確定他承受得了。」
「難道我們要放棄,直接離開這裡嗎?」莫傑說:「太陽快下山了,我們時間不多了。」
「我知道。」他們該怎麼辦?難道要把校長丟在這裡嗎?桂兒拿不定主意。
「最後你們還是決定走上這一步了。」
這聲音他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薛爾教授拾級而上,踏進校長的房間,向著床鋪的方向而來。莫傑拉著桂兒退到一邊,勇敢地擋在她身前,展開雙臂全身發抖。

「我知道你會玩那些把戲。」他說:「我、我看透你了——不准你傷害桂兒!」
「我沒有要傷害任何人的意思,摩根先生。」薛爾教授說:「不過我還是要請你們讓到一邊去,我得替校長整理床鋪。」
「什麼?」
薛爾教授對莫傑的疑問置之不理,伸手抱起縮成一團的校長,將他的姿勢擺正,再拉上棉被蓋住身體。他的動作很輕,也很熟練,好像已經做過上千次了。他鬆開手的時候,校長突然間有了動作,舉手抓住他的領口!

一瞬間,桂兒的心和莫傑的手也跟著抽緊。
薛爾教授將校長的手輕輕挪開,重新擺正姿勢再拉上被子。校長的鼻息聲好輕,令人不自覺也跟著放慢了呼吸心跳。

「不管校園裡發生了什麼事,都與他無關,你們實在不應該來打擾他。」薛爾教授說:「今年老菲爾睡得不太安穩。」
「我們知道你做了哪些好事。」莫傑嘶聲說:「你強迫他入睡,對我們做了可怕的事!」
「你們做了這麼多干擾破壞的事,但事實上你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校長他是自願入睡的,我只是一個守門人,守著他留給我們的寶藏而已。」
「自願入睡?」莫傑看看床上的老人,又看看薛爾教授。「你說他是自願變成這個鬼樣子?」
「摩根先生,我不奢望年輕的你可以體會,犧牲奉獻的價值有多崇高。但是沒錯,校長是自願變成這樣,而我也是自願接下守門人的職務。全體教職員的犧牲,成就了雅戈泰這片永恆的樂園。在這之中,只有一個人背叛了我們的價值,放棄了永生的恩典。」

薛爾教授的視線投向桂兒,桂兒先是下巴一縮。但她不願服輸,又抬起視線直視著他。

「米蘭達只是做她想做的事。她是我的朋友,而我支持她。那些怪物再也傷不了她。」她說。
「不,牠們可以。雷普利之所以能平安,最大的原因不是你們提供保護,而是我下令獄卒停止追捕。」薛爾教授舉起左手,那上面有個金色的戒指。桂兒認得那個戒指,那些撥動白霧、滿是屍斑的手掌上,也有相同的戒指。
「是你派牠們出來的?」桂兒問:「那些獄卒?」
「他們由我創造,是我意念的延伸。沒有我的指令,他們只會執行最原始的任務。」薛爾教授哀傷地說:「米蘭達‧雷普利違背了守密誓言,理應付出代價。」
「你沒動手,我們還要感謝你大發慈悲囉?」莫傑說:「謝謝你,親愛的教授。現在能不能請你再發發慈悲,告訴我們該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


太陽愈來愈暗,桂兒看著薛爾教授再次移開視線,注視窗外的落日。他看起來好悲傷,渾身滿是挫折、遭人誤解的酸楚。她想起亞瑟說過的話,為什麼有些學生慘遭竄改,有些人卻能平安無事。那些錯亂的記憶,引導著他們走到這裡來的瑕疵和裂痕。

「你不是不做,而是不能做對不對?」桂兒說:「因為我還有亞瑟,甚至是莫傑,我們太重要了。要是動到我們,就會危害到你的魔法。我們就像一個劇本中的主軸,扯著每一條絲線,任意修改反而會造成大災難。」
薛爾教授瞥了桂兒一眼,臉上露出苦笑。

「看來我終究還是教會了你一點東西,維奇小姐。你說得沒錯,你們太重要了,不能任意擅動。亞瑟‧潘德拉貢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關於他我就不多說了。而摩根先生和許多教職員有過互動,在大多數的學生眼中也留下極為特殊的印象。動到他們,有所關連的人物太多太廣,影響難以估計。所以你說得沒錯,我寧可讓他們帶著疑慮過活,也好過冒險動手修改。
「至於你,維奇小姐,我得說那完全是我一點私心,而這點私心就是我永遠成不了偉大作家的原因。你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是這群平庸的學生中我唯一滿意的角色。你想不到我是以怎樣的心情,在你的心中種下那些特質的種子,完成一個足堪炫耀的作品。」

他嘆了長長一口氣。
「你不需要知道這些,如今你的問題只剩一個。」
桂兒輕輕將莫傑推到一邊,親自面對薛爾教授。「請問教授,離開的路徑在哪裡?」
「不要離開,你們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離開這裡你們還擁有什麼?雅戈泰之外一無所有,那個你稱之為現實的世界畸形變態,你們熟悉的一切早已經灰飛煙滅。回到那裡除了悲傷與衰老,業已別無他物。」

薛爾教授抓住桂兒的肩膀。他沒有使勁,桂兒看得見他努力壓抑自己,唇邊的線條隱隱晃動。
「留下來,這裡有你的朋友和你的愛人。你可以和他們永遠在一起,永遠年輕、無憂無慮。我能為你們調動四季,寫出最美的夢境。老菲爾犧牲了他自己,強迫歲月和他一起沉睡,你們就這麼報答他的犧牲嗎?看看他,被自己的夢境折磨,神智困在虛幻的世界裡。他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我們所有人能平安喜樂,永遠幸福開心嗎?」

桂兒看著他帶淚的眼睛,掙扎著想說出些什麼。她該說哪句話,才能表達出她飽受煎熬的心情?那些死去的朋友,流失隱沒的光陰,他們錯過的一切。莫傑站在一旁,乖戾的眼睛裡燒著火。

「教授,你聽我說……」桂兒說:「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不管你想問什麼我都會回答你!」
「教授,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桂兒問:「你真正的名字。」
薛爾教授張開嘴巴想說些什麼,卻又什麼都沒說,慢慢闔上雙唇,放開桂兒的肩膀。

「原來如此。」他說:「確實,維奇小姐,我無話可說。」
薛爾教授掏出筆記本和炭筆,在那驚惶的一瞬間,莫傑立刻就要跳上去阻止他。桂兒伸手抓住莫傑,薛爾教授什麼都沒做,那只是一個孤單的老人習慣性的動作而已。
薛爾教授看看筆記本和炭筆,什麼都沒寫又收進外套口袋。

「出了大門之後,沿著種植白楊樹的小徑離開。在黎明前,如果你們能看見一株枯萎的桃樹,那表示你們已經順利離開。記住,你們不能仰賴任何工具,只能用走的。遇上賽博先生阻止你們,就說斯芬克斯已經告訴你們謎底,他會讓你們通行。」
「謝謝你,先生。」桂兒說。
「不用謝我,我只希望你記住,一旦你們踏上那條路就永遠沒有回頭的機會了。」薛爾教授說:「而最後,我也只有一個問題,維奇小姐。連名字都忘記的你們,要怎麼活下去。」
「我的名字是桂兒.維奇,先生。」桂兒回答:「在我為自己取新名字之前,這就是我的名字。除此之外,我的身邊有莫傑和其他人,這樣就夠了。就像您說的,我有愛情和友誼,這是我僅有、必須珍惜的。」
「我該如何阻止你走上不歸路?」薛爾教授說:「給我點意見,告訴我該怎麼引導走進歧路的學生。」
「您可以修改我們,我們無能為力。」
「在那個世界,他們遵循的規則不再是校規或禮儀。」
「時間不早了,教授。我們該離開了。」

薛爾教授沒再多說什麼,揮揮手准許他們離開。一切都結束了,桂兒提起裙子向他微微屈膝,最後一次告別老教授。莫傑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說,跟在桂兒身後仰著下巴離開。
 
 
他們離開之後,薛爾還是站在床邊望著窗外,看著校園裡亮起稀微的燈火。人愈來愈少了,他試圖保護的秩序將要陷入崩潰混亂。

「菲爾,你該醒來看看這個世界。」薛爾拍拍床柱感嘆地說。他這是自欺欺人,經過這麼多年的沉睡,菲爾唯一能清醒的地方只會是另一個世界。薛爾沒有點燈,在黑暗中煢煢獨立了好一陣子。
「梅森?」
一盞燈火飄上樓,哀傷的薇薇安舉著燈走近。
「你沒離開嗎?」薛爾問:「我以為你會跟他們一起走。」
「別傻了。」
她將燈火放在床頭旁的矮櫃上,悠悠昏暗的光映在她臉上,造成某種錯覺,彷彿她還是一個半掩面容的少女,或是一張沒了臉孔的屍體。薛爾看著這令人昏眩的幻象,虛弱感鬆懈了他一身筋骨肌肉。

「他要死了,你很清楚這一點。」他說。
「我知道我自己做了什麼,也記得我們和菲爾做了什麼約定。我們會一起在這裡陪著他,不會讓他孤單死去。」
薇薇安走近時,薛爾才看清楚她另一隻手上拿了什麼東西,那疊厚厚的紙張看起來很熟悉。
「那是什麼?」他問。
「只是一些名字。」薇薇安說:「我想幫你搬張椅子,我們一起來好好讀一下這些東西。讀給菲爾聽,還有其他人。」
「其他人?」薛爾問:「還有誰呢?」
「所有人都會來。你知道德爾菲有多厲害,她就算是在黑暗中,也有辦法吹出全篇的仲夏夜小夜曲。而你很清楚顧拜達和馬洛里都愛湊熱鬧,他們決不會缺席任何派對。」

老狗變不出新把戲,這都是老笑話了。薛爾不爭氣地跟著笑,接過薇薇安手上的名單,一手搭在她腰際上。

「讓我來為女士服務!」他說:「叫小丑們進來,別等明年了。」
都是老笑話了,都是過去了。當世界陷入大火,他們能做的也只是齊坐一室,喝著老酒緬懷過去。薇薇安溜出他掌握,轉了一個圈,含情脈脈看著他。
「她很像年輕的你。」薛爾說:「我猜我終究還是把私人情感參進去了。」
「我知道,所以我讓她離開。」薇薇安握著他的手,眼淚簌簌落下。「梅森,想想那些好時光,他們都該離開了。」
「我知道,真的。只是我不想離開,我好想抱著這個世界,求她永遠別讓我走。」

他緊緊抱住薇薇安,滴答聲在空氣中迴盪,最後匯成洪流,淹沒雅戈泰。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夜騎士相關作品
~實體書+電子書《逐日騎士》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3433
~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盆栽人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423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小說|校園|時間的兒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間的兒女:40.夏綠蒂... 後一篇:時間的兒女:42 亞瑟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GGlasses輕小說讀者
現代奇幻愛情喜劇《精靈老婆》更新了!插圖投票進行中,最新公開作者畫給繪師的精美指示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