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一卷—第十四章】雨中的彼岸花(下)

作者:伊瑟│2019-03-27 21:42:16│贊助:50│人氣:827

第一次看這部小說的人,建議先從這裡回去看第一卷第一章節的部分喔( ᐛ ) ᕗ



第一卷—第十四章節:雨中的彼岸花(下)


  「稍微平復些了嗎?」夏洛曦摸著我頭問道。

  「嗯。」我以平靜的聲調回覆她。

  一段時間過後,我的心情總算是平復一些了。唯一感受到的,只剩下哭過後的餘勁,以及難以言喻的無力感支配全身。在這看來是她吃的比較多

  而後來那支霜淇淋則在夏洛曦她一口、我一口這樣的分食下吃完了。全程都是由她餵食,我也沒有任何怨言。

  枕在夏洛曦的大腿上,我用手臂遮擋住自己的眼睛,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現在的表情——雖然早就被她給看光了。

  「……為什麼哭了呢?肯定是因為霜淇淋太好吃而落淚吧~

  「……」

  「開玩笑的,不想說的話我不會勉強的。」夏洛曦的手緩了下來,停止了撫摸。

  「是嗎………」

  我含糊不清的說著,但其實我也不明白我為何會流下眼淚。

  人的感情很複雜,有時靜如止水,有時卻又會因為一點煽動而產生潰堤。多年前,我應當早已捨棄掉這些毫無必要的情緒了,但是為什麼……為什麼………

  反覆地詢問自己無意義的事情,我放下遮掩視線的手,睜開眼睛徑直由下而上看向夏洛曦的下巴。

  而她就像在思考著什麼,闔起了雙目——

  她細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不停的交互摩擦。雖然不明顯,但她貌似有些焦慮了。

  而就像感受到我的目光,夏洛曦睜開如黑曜石般的瞳眸,將她那有點貼到我臉頰旁的長髮撥到耳際後。隨後對著躺在她大腿上的我莞爾一笑

  「妳累了?」我疑惑的問。

  不仔細看還真的不會發現,這傢伙的眼角下方有著難以辨認出的黑眼圈。不過貌似用淡妝稍微掩蓋掉了,使得我之前都沒有發現。

  「嗯嗯……」夏洛曦搖頭,「只是昨晚一想到要跟墨柊出來約會就亢奮的有點睡不著。」

  「哈哈,妳這樣就像是……像是……那句話該怎麼說來著啊……?」我揉了揉太陽穴,然後深深對自己想像力的缺乏感到很沒輒。

  「像是隔天遠足旅行而興奮到睡不著的小學生。」她一旁補充道。

  「對,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聳肩表示,不過目前還躺在她的大腿上,我動作很小。

  「呵呵~」夏洛曦靦腆的笑了笑,手指印上的嘴唇。

  我居然有一瞬間覺得她很可愛。

  我有點為難的別過了頭,側躺面向公園的步道以及綠樹。而挪動的同時我也感受到那雙柔軟的腿……

  ……該死,為什麼枕起來那麼舒服。

  平時在床上根本沒辦法好好睡覺,因為實在太放鬆了,會讓我產生隨時都會被抓的錯覺。

  而我現在竟然在這傢伙的腿上覺得相當舒適,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嘖…區區女人……」

  「吚呀—~!」

  為了以示不滿,我捏了下夏洛曦穿著過膝襪的大腿洩憤。

  而她不知道為什麼發出了驚訝和愉悅交雜的叫聲,讓我更無言了。

  ——我想還是不要揣摩她的心思到底在想什麼吧。

  「墨柊喜歡腿啊~」夏洛曦戲謔的笑道。

  「不,住嘴,在妳想教會我什麼奇怪的東西之前立刻停止。」我微微的嘆了口氣。

  通常我吐槽完的這個時候,她都會用讓人難以理解的話接下一句、不然就是輕笑兩聲帶過話題。

  夏洛曦的講話模式我自認也近乎摸透了,至少煩人的模式我懂了……可能吧。

  然而,她卻沒有我想像的那樣說出讓人煩躁的話,而是靜默了好幾秒——我因為現在看不到夏洛曦的表情,無法得知她現在的情緒。但我選擇沉默。

  過了幾十秒,我開始覺得沉靜下來的氣氛很沉重,就在我準備開口說話時,夏洛曦幽幽地說道:

  「知道我為什麼要帶墨柊你來這裡嗎……?」

  「……誰知道啊,若是我知道的話,大概就會明白妳忽然轉變態度的原因是什麼了。」我無奈地說著,苦笑從她身上坐了起來。

  看向露出一抹驚訝神情的夏洛曦,我稍微滿意了一下——原來她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畢竟一直都是被她給戲弄,有種扳回一城的感覺啊——雖然這種想法很幼稚就是了。

  而她笑了笑,哼出一個氣音說:「偷偷觀察別人可不是什麼好事喔

  「妳自己也不是一樣嗎……!」妳甚至查到別人的身世去難道不算嗎……?

  我翻了個白眼。這什麼鬼邏輯啊?

  她身上實在是有太多槽點了,我都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好啦認真點,妳到底想要對我說什麼什麼?」我輕咳兩聲,想讓剛才那個莫名產生的話題點到為止。

  「……能讓我有點心理準備嗎?」夏洛曦苦笑著。

  「沒差,反正還有時間,妳慢慢想沒關係。」我聳聳肩道。

  語畢,只見夏洛曦沉默了半晌,轉向前方看著遠處的廣場。期間我也沒多說話,在一旁耐心地等著她。

  雖然缺乏交流的因素總是讓我這個人很吃虧,但就算是我也知道,這傢伙正在猶豫——好比一個人對喜歡的異性吐露出感情吧。一定會伴隨著些許遲疑、懊悔甚至是期望,一定會希望自己能說出來吧。

  好吧,或許這些都太超過了。用依娜她的思考方式或許不妥當,但我也只知道她曾對我說過的而已。所以我能做到的只有等待——當然,這也是她教我的。


  彷彿過了半個世紀長的靜謐,期間我還從夏洛曦身上看到了些許不安的表情。

  交疊的手指不斷搓揉,眼神總是飄過來想說些什麼,但卻又後悔似的緊閉起嘴來。

  時間一長,這也同時激起我的好奇心。

  ——能讓她這麼緊張的事情大概會是重要情報,也有可能是夏洛曦的弱點之類的。但如果她不說出自己的想法,我也無法得到任何資訊。

  這是沒有造假的可能性,因為人有55%的訊息都是用肢體動作傳遞的。就算在語言上作假,下意識的身體顫動絕對騙不了任何人——這點不管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一樣的。

  那看來只能攻進她的內心強制把內容挖出來了嗎?

  我伸出手,想要趁她還不注意的時候抓住她的肩膀——

  『不行喔墨柊,不可以逼迫女孩子做不喜歡的事情。』

  「……」

  不知為何,彷彿有什麼力量讓我停下手臂,腦裡自動回想起我最不願聽到的聲音。

  該死的……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我咬緊牙關,伸出的右手握緊到發痛顫抖。明明就不想要再回想起回想了,為什麼……

  『那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很令人火大,而且妳說的話也是毫無根據、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否定我的想法。我就是為此而生的。』

  與其將痛苦的壓力一層層疊壓在自己身上,倒不如什麼都不知道的活著還比較快樂。

  我不是正確的,但也絕對不是什麼錯誤的。既然是殺手,就要有把握承擔一切的結果。

  餐盤中的饕食者最終將會轉換,到時我一定逃不了自己的命運。

  而她不一樣,總是堅決自己認為是對的事物。甚至連不認識的陌生人,她都能為此獻上一切——是個絕對的笨蛋。

  或許我跟她的區別就在這裡吧。

  「誒…?墨柊……?!」

  「……受不了,若是說不出口就別勉強自己了。我也不是什麼惡鬼,反正以後多得是機會說給我聽吧。」

  我放棄掙扎,一把將夏洛曦的頭摟了過來,用她說名為『膝枕』的招式,輕輕放置在我的大腿上如此說道。

  我想,要是做了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

  「唔~……墨柊難道是什麼風月老手嗎?看來真的得好好逼問一下了。」夏洛曦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用開玩笑的語氣說著……不,我怎麼感覺好像有一半是在說真的?但我還是先無視好了。

  「才幾分鐘而已妳又變回原狀了啊。」我翻了個白眼。撥開她臉頰上過長的瀏海,然後以不溫柔的方式搓著她的頭。

  而她像是貓一樣舒服的瞇起眼睛,蹭了蹭我的手掌,彷彿還想索取更多。

  怎麼說呢……還真的有點可愛啦。要是她的性格像現在一樣,從沒有那麼扭曲過就好了——我不禁這麼想。

  「謝謝墨柊♪」夏洛曦靦腆的笑道,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

  「……沒必要道謝,我這麼做只是為了自己而已。」我含糊的說著。

  「總感覺……我好像更喜歡你了啊。」夏洛曦的雙頰越來越紅了。

  「……」我幹嘛自作孽啊啊啊!!!

  冷靜點,這傢伙只是在說著跟平常沒兩樣的話而已,沒必要為此動搖。只要把她說的話當耳邊風就行了。

  只要不去注意——

  「真的……很謝謝………」她緩緩道。

  ……

  算了,要不去注意根本不可能。

  至於這個情報……看似很重要,但以後再取得也不遲吧?

  依夏洛曦現在的心理狀態,想要從她身上得到任何情報根本不可能。

  如果強行取得……我看還是算了吧,至少今天得知的東西也是有點份量了。基本上就是五五波,既沒什麼虧損也沒什麼收益的狀態就是了。

  我伸手撫摸夏洛曦的腦袋。此時此刻,她就像一隻乖巧的黑貓……不,應該說是黑豹吧。依偎在我的腿上,露出了安寧的笑容————







  啪噠—

  啪噠噠噠噠嘩啦啦啦啦———

  秋雨落下。

  在和夏洛曦離開公園之後,我的臉頰被打上了幾滴水珠,隨後就下起了滂托大雨。

  我們趕緊跑到附近一處騎樓下躲雨,但這場雨賴的又快又急,使我整個上半身都淋濕了。

  而當我看向另一旁的夏洛曦……

  「早知道應該要穿會透出內衣的衣服了……」她拉著自己的黑色毛衣遺憾地說著。

  我想我也一樣,很多事情都還是不要理解的好,於是我裝做什麼都沒聽到。

  我們在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把雨傘,原本我想直接買一人一把用,但裡面的小傘因為這場來的突然的雨而瞬間被一掃而空,只剩下架子一旁的大傘而已。

  但反正大傘能容納下兩個人一起遮蔽,所以乾脆就只買一把來用了。

  等到搭公車回到白楊中學附近的車站,也已經是晚上六點的事情了。

  「我送妳吧?反正傘也只有一把。」

  「呵呵,走吧~沒想到墨柊居然會主動提出要送我~♪」

  「……」其實我只是想知道她的家在哪,以便今後的應對而已,沒別的意思。

  就這樣,我們撐著傘漫步在雨中,街道上的路燈成為我們唯一的亮光,使得氣氛偏向寂靜。

  對我來說,或許這一切都那麼不真實吧……能像一般人一樣的出去約會——儘管跟理想情況差的非常遠,特別對象還是那個夏洛曦。

  自己的人頭是不是在下一秒就會落地也不知道,在不確定因素如此多的情況下,自己仍然赴約。

  但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就是了。

  「墨柊今天開心嗎~?」一旁的夏洛曦如此問道,一把抱住了我撐傘的右手。

  「誰知道呢……喂喂,撐著傘這樣我很難走啊!」

  「嘻嘻,誰讓你老是敷衍我~♪」

  「唉……」無從反駁,我只好任她作弄。

  「反正墨柊看上去也不是那麼不願意啊~♪」夏洛曦滿臉玩味的笑著。

  「那是因為被妳煩到習慣了。」我無奈地再次嘆了口氣。


  我們有一搭沒一唱的講著沒營養的話,步行約十五分鐘,終於來到我所居住的公寓。

  我收起雨傘,跟著夏洛曦一起走進電梯,然後習慣性的拿出IC卡感應電梯,按了八樓的按鍵。然後隨口詢問夏洛曦:

  「妳要去幾樓?」

  「六樓~」

  「喔。」

  我按下了六樓的按鍵,電梯門關上。我看著電子儀器的樓層數不斷上升。

  「……」

  「……」

  ……天殺的。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我的左眼角抽動,彷彿理智只剩下短短一條線。

  「啊啦~墨柊不是說要送我回家嗎~?」夏洛曦吐了吐舌頭,俏皮的說著。

  冷靜……拜託冷靜啊我自己……

  同時電梯的樓層數已經快速來到了六樓,夏洛曦踩著輕快的踏出電梯,回頭對我笑道:

  「掰啦墨柊~希望明天會見到喔~♪」

  說完,且電梯門關上的那一瞬間,她嘟起嘴唇給了我一個飛吻。貌似完全沒注意到我眼神中的黑暗。

  「…………孫、雨、若!!!!!!」我不禁怒吼。

  回到住處以後,我砸了所有昨天花一整晚時間在房間內找到的迷你監視器。這東西其實昨晚就該銷毀了,只是想說先休息就放置著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夏洛曦就住在我家樓下啊?!」我對著別針麥克風的另一端無奈地說著。

  『冷靜點,再怎麼對監視設備發洩也於事無補。況且,你又沒問過我她住哪裡。』另一頭的孫雨若無謂地說著,此外我還聽到開水燒好和調味包被打開的聲響,貌似正要開始吃晚餐。

  「嘖……這些東西本來就不該出現在這裡了。還有妳可以再事不關己一點……」

  『所以我就說了,幫助你追查夏洛曦的情報是我自己的意願,而其他這是國家的命令。就算是我也不能以身試法,就算你今天拆掉了這些設備,明天或許會有更多新的補上來。』

  「那豈不是沒完沒了嗎……居然在一般公宅裡監視民眾,這個國家還真是有夠『民主』啊。」我翻了個白眼諷刺道。

  『誰知道呢……反正這是我份內的工作就是了………素素……姆姆~』

  另一頭傳來孫雨若正在吸東西的聲音,還傳來一陣類似幸福狀態的可愛叫聲。

  「妳還在吃泡麵啊……就不怕營養不均衡嗎?」知道她習慣的我不禁嘆息。

  『總比吃能量棒還吃不飽還好吧。』

  雖然現在看不到她的臉,但我敢打賭她一定露出了很欠扁的表情。

  『那麼,來做一下今天的總結吧。依據今天所獲得的情報,而得出來的結論……不,要說結論可能有點太早了,因為還不知道她是因什麼目的而來的。』耳機內傳來筷子敲合的聲音。

  「……嗯,的確。以現在來看,那傢伙對我貌似沒有任何真正的敵意,也不曉得她到底想要幹嘛。」我托著腮,看著窗戶外的雨景說道。

  『可能沒有那麼複雜吧,若是她想要毀了你根本不需要費那麼多的功夫,憑著她的成績以及校花的威望就可以達成目的。雖然之後還是會被我擋下來就是了。』孫雨若冷笑道。

  「不是疑惑而是肯定嗎……?」我苦笑了下,「妳說的也對,但是她為什麼要跟我約會呢?」

  膝枕之類的……想起來還是讓人覺得詫異。

  『你覺得她說的話會是真的嗎?』

  「……什麼話?」

  『還能有什麼話,當然是【我喜歡你】啊。』

  「妳把她說的那句話當真了?」

  『不然你有更好的解釋嗎?』

  「……」面對孫雨若的反問,我無法斬釘截鐵地回應。

  這是我到現在為止都還在思考的問題。包括在約會途中,夏洛曦的情緒變化,這些事情都是無法造假的。

  那她是真的喜歡我嗎?——我無從得知,畢竟她身上的謎團真的太多太多了。

  「我想今天就到這裡吧。」

  『逃避可不是個好選擇喔。』

  「放心吧,我沒打算要逃。」

  『是麼。那麼晚安,後天學校見。』

  「……再見。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幫我追查一下五年前的事情。」我突然想起早餐店的老闆娘說的話。

  『我知道,這點我早就打算做了,別太晚休息。』

  這句話是我該說的——還沒等我說完,孫雨若已經逕自關掉另一頭的設備了。

  摘掉耳朵裡的耳機,我拿著它和別針麥克風離開窗邊。

  走到了床旁,將這兩個小物件收進小盒子,丟進床頭櫃裡面。隨後看到床頭櫃上頭多了一罐鋁箔包葡萄汁和兩根穀物能量棒。

  「唉……真希望孫雨若這傢伙之後不要再繼續擅闖了。」我無奈地嘆息著。她到底怎麼拿到我房間的鑰匙的?

  算了吧,今後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多次吧。跟她計較也沒用。

  我下意識的將手伸進口袋裡,卻摸到一個熟悉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夏洛曦抽出麻醉後弄壞的鋼筆。

  我瞇起眼睛打開蓋子。裡面跟昨天早上所見到的一樣,芯頭遭到連根拔除,同時墨水也被放空。整體來說,這枝筆根本廢了不成。

  而我不打算將它丟棄,而是將這枝筆作為其他的用途上。

  「說起來,麻醉藥好像快用光了。唉……看來只能自己做了」

  我拿起了孫雨若的葡萄汁一飲而盡,拍了拍臉頰提振精神。然後走到衣櫃旁打開它,裡面有一個隱藏的夾層——裡面放著相當多種類型的化學藥物。

  我隨手取走了五、六個裝著我所認知藥物的瓶子,來到一旁的桌上開始了條配地作業———


  ◇


  把時間推回六個小時之前的兩點整,這個時間剛好是夏洛曦帶著程墨柊準備離開女性內衣店的時刻。

  「走囉墨柊,去下一間店~♪」

  「唉……我今天到底還要受多少苦。」

  那兩人之中,男人翻了白眼,女人則興高采烈的男人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就像旁人眼中的笨蛋情侶一樣。

  ——然而,在兩人離開後。彷彿像是刻意的,店門口響起了非常【明顯】的長筒鞋踩踏地板『喀—喀』聲。

  是剛剛那名差點看到兩位在更衣室的客人鬧笑話的女服務生。

  彷彿看見什麼感興趣的事物,她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而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的存在。

  她把臉上的假皮面具給摘下,又把雙眼眼角膜上的瞳孔放大片卸下並捏碎——此刻的她,露出與專業服務人員不相稱的冷豔神情。

  「看來這下子,事情變得很有趣呢。」

  如此說著,她為自己戴上了黑手套。彷彿黑豹靜待撲向獵物之時,那雙瞳眸——映照出了無限的死寂。







  小後記:

  總算是將這章節寫完了……整整6400字RRRR( ᐛ ) ᕗ
  新角色也總算是帥氣的姿態登場了!那麼她到底是誰呢?詳細請繼續期待下去吧( ᐛ ) ᕗ~
  本周將會更新第二次,而且絕對不會跳票,衝刺RRRR( ᐛ ) ᕗ

  下一章:生病篇( ᐛ ) 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92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小小豬腳粉
剛好在重看之前的章節

03-27 22:03

小小豬腳粉
剛好更新!!

03-27 22:03

伊瑟
猛( ᐛ ) ᕗ
這也行喔( ᐛ ) ᕗ03-27 22:27
悠閒紅茶(冷藏中)
錯字和冗言贅字有點多啊~!
另外我也好想躺膝枕喔...

03-27 22:35

伊瑟
忠實於自己的慾望,去吧皮卡( ᐛ ) ᕗ(?03-27 23:34
哥哥愛抽插
看來新角色的出現 只會讓修羅場更亂

03-27 22:59

伊瑟
敬請期待( ᐛ ) ᕗ03-27 23:35
幻喵喵
俗話說的真好,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笑

03-27 23:21

伊瑟
幫墨柊哭哭( ᐛ ) ᕗ03-27 23: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明天段考停更,下周兩章送...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ild6130不看規則的人啊
到底有甚麼障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