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間的兒女:39 木馬

作者:山容│2019-03-27 10:44:21│贊助:0│人氣:68
39.木馬
 
十月初有場低調的葬禮,亞瑟只有遠觀,沒有出席。清晨時,校園裡四處結了白霜,再過不久就能看到大雪要覆蓋整個視野。學生們來不及看見雪融,春天又要來了。

亞瑟去找過桂兒了,但是傷心欲絕的她不願多說什麼,只是要亞瑟讓她平靜幾天。校方不願意讓夏綠蒂的死成為話題,連她的死因都僅僅由巴斯德教授以一句熱傷風帶過。這南方來的怪病無影無蹤,全由細不可見的蚊蟲傳播,這小姑娘在外頭遊蕩得太晚,錯過了治療時機。

亞瑟在清晨時分偷偷爬上鐘樓,遠眺出殯的隊伍慢慢離開雅戈泰。他的行為至少違反了十條校規,不過他不認為此時此刻有誰有心情追究。棺木是空的,亞瑟很清楚夏綠蒂不在裡面,也不會存身墓穴之中,那些消失的學生只有一個歸處。明年桂兒的臥室裡會少一個室友,不知道他們會找誰頂替?

他下意識隔著外套搓揉手臂,卻什麼也感覺不到。那些傷痕好遙遠,隨著時間過去,他快要忘記那些痛苦的細節了。球隊要開始忙碌,這是今年最後的任務,亞瑟不應該分心了。因為傳染病流行取消跨校聯賽讓隊員們士氣低迷,接下來該球隊經理大展身手,好好幫他們打氣一番。
老賽博推開鐵柵門讓隊伍離開時,亞瑟走下鐘樓,把掛鎖和拉門恢復原狀之後前往學院大樓。今天第一堂課是地理課,亞瑟很期待馬洛里教授講解伊利雅德森林的變遷史。


走在學院大樓的走廊上,他試著放鬆心情,不去在意周圍陰鬱的情緒。學生們也許不知清楚內情,但是他們都注意到了,有雙看不見的手將所有人的聲量壓低。亞瑟快步趕往二樓的地理教室,別過頭不去看向上的樓梯。校長室就在頂樓,但是輕舉妄動換不到任何好處。

教室裡只有他一個,篇幅遼闊的掛軸吊在講桌後。亞瑟挑了一個位置坐下,看著地圖掛軸發呆。他很好奇這地圖有多少真實性,他們又身在地圖上的哪一個點?如果全是幻想,那原來的地圖在哪裡?副校長又是從哪裡得到靈感,憑空捏造了整個世界?

這些問題也許永遠都不會有答案,薇薇安說過,輾轉反側的人要比酣睡的痛苦,亞瑟暗自同意她說的話。接下來一直到十二月,在這一輪時間結束之前,這些不會有答案的問題大概會一直糾纏著他。他要想辦法讓自己保持忙碌,不讓夢魘有機可趁。

亞瑟拿出文具和小刀,準備削筆寫字。快上課了,他習慣先準備好。一個他從沒說過話的同學走進教室,那人一看見他雙眼立刻發光,腳步直向著他而來。


「亞瑟‧潘德拉貢?」
「是我沒錯。」亞瑟說:「你是威廉?」
「沒錯,就是我。」威廉熱情的笑容讓人錯愕,亞瑟本來以為今天沒人笑得出來才對。
「有什麼指教嗎?」亞瑟問。
「說指教太正式了,我只是有一個——該怎麼說呢——機會,沒錯,演出機會想要提供給你。當然也不該說提供,應該是拜託你幫忙。我昨天才拿到這個絕妙的點子,連克里斯多福都沒辦法否認的好點子,但是這個點子需要你,全校師生關注的明星,亞瑟‧潘德拉貢!」
亞瑟得說這一串連珠炮才真的值得全校師生關注。威廉那副躍躍欲試、手癢難耐的興奮模樣,就是整個壘球隊對運動的熱情都沒得比。

「說說看是什麼點子。」亞瑟說:「我再看看能幫上什麼忙。」
「光是你能出現,就是幫上天大的忙。」威廉高聲說:「聽聽這個,雅戈泰學生劇團隆重推出,經典王子復仇記以全新喜劇手法演繹!謀奪王位、妖豔俊美的邪惡親王,對上英俊挺拔、深情重義的前朝王子,亞瑟‧潘德拉貢的舞台處女作!」
亞瑟忍不住眨眨眼睛。「妖豔俊美?」
「放心,像你這樣的好漢子,我安排了特別出色的角色給你。你知道學校氣氛最近有點低迷,所以我們向副校長提出申請,把原本冬至節要上的戲提前兩個月到萬靈節上演,好幫大家打打氣。」
威廉用拳頭敲敲自己的胸膛。

「可憐的女孩,願她能夠安息。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們這些還要活下去的人,所以薛爾教授沒多說什麼就同意我們的演出申請。我和克里斯多福也一致同意,應該要多一幕經典劇碼,好幫大家提振精神。」
「你剛說是王子復仇,這不是一齣悲劇嗎?」亞瑟問:「原諒我這麼說,這齣戲的氣氛好像和喜劇有些落差。」
「這說起來會有點煩人,所以我只講概要給你聽。」威廉說:「落差就是喜劇之所以為喜劇的原因,更何況我寫的是悲喜劇,黑色幽默將是新流行。你的角色雖然戲分不多,但絕對會是全劇亮點。唯一的問題是,你願不願意給你自己一個機會,在舞台上和朋友一起發光發熱?」
亞瑟聽見了另一個問題。「你說和朋友一起?」
「沒錯!我們非常幸運,不只邀請到壘球隊的明星經理,還有王牌打擊手也要加入我們的行列!」威廉再次把聲音拉高。「勇猛的藍斯洛,將脫胎換骨、突破形象,演繹妖豔俊美的篡位者!」
亞瑟真不知道他該從何反駁。不管是誰說服威廉接受這個主意,這個人的口才想必非常、非常好,好到可以將藍斯洛包裝成一個好演員推銷出去。
「威廉,我不認為——」
「亞瑟!威廉!」

你呼喚魔鬼,魔鬼就應門了。藍斯洛大步踏進教室,朝氣十足向兩人打招呼。面對他亞瑟其實還有些不自在,自從上次他送莫傑回雅典樓之後,亞瑟一直沒有機會和他好好面對面談談,平時在球隊的互動也略顯冷淡。突然間藍斯洛又像以前一樣湊到亞瑟身邊,用手臂摟住他的肩膀,令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猜你們在說那齣精彩絕倫的新戲。」藍斯洛說:「我已經答應威廉要上台了,你一定也要加入。」
「我不確定我適合上台。」亞瑟說:「你知道我一向不是那種適合登台的個性。」
「又有誰是呢?可惜世界就是舞台,男男女女全是演員。」藍斯洛說:「別再說什麼不適合這種話,我聽桂兒說過了,這個角色非由你來擔任不可。」

桂兒?

「沒錯,正是我們劇團未來的明星主筆,桂妮薇‧維奇指定一定要你出場!」威廉跟著幫腔說:「她說憑你的聰明才智,一定知道她在這一幕中要表達的是什麼東西。那強烈的衝突、轉折,顛覆突破的實驗性創舉,全部都交給你和藍斯洛了!」
亞瑟忍不住為他們莫名的信心感到好笑。「你就這麼信任我?」
「兄弟,桂兒信任你,這樣就夠了。」藍斯洛說:「我也相信你會接下這個角色。」
那你呢,藍斯洛?我該信任你嗎?這句話亞瑟不敢說出口,藍斯洛毫無矯飾的臉就在他眼前,他不知道該怎樣包裝自己的懷疑,才不會刺傷這個率真的朋友。
「你說如何?答應了?」威廉問。
亞瑟深吸一口氣。「我說不出拒絕的理由。」
「那就一言為定了!」威廉哈哈笑。「太好了,我可以坐你旁邊。在上課之前,我們一起來好好看看桂兒在劇本裡玩什麼花樣。我可以保證,內容絕對精彩絕倫、拍案叫絕!」

威廉沒給人插嘴的機會,拿出一大疊厚厚的羊皮紙,開始天花亂墜。被他和藍斯洛左右夾攻,亞瑟有些不自在。那些字句在眼前顯得無害,甚至還有不少趣味夾雜其中,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緊張,甚至偷偷發抖。

不對,亞瑟沒有發抖,發抖的是藍斯洛。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收起圈住亞瑟肩膀的手臂,望著窗外的藍天握緊了拳頭。亞瑟沒有多想,像以前一樣用拳頭碰了一下老朋友的手臂。藍斯洛眨眨眼,和他對上視線。

一切都會沒事的,威廉還在說話,這只是一場戲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果然應了莫傑的猜測,應徵劇團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道具、布景、串場……等等不勝枚舉的工作總是缺人手。當桂兒把那疊紙像誘餌一樣丟給兩個劇團負責人,他們先是露出遲疑的表情,翻了兩頁後馬上像兩頭飢餓的野獸撲向對方,要搶被人占走的劇本。雖然莫傑不大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來桂兒確實順利說服他們了。

「只是一點小意思而已。」桂兒這麼告訴他。

但莫傑可不這麼認為。夏綠蒂出事後她哭了兩天,然後不知怎麼了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整一個星期。莫傑跑遍了學校,得出這女孩半步也沒有踏出海斯特樓的結論,連帶她那黑皮膚的室友做事也變得神秘兮兮,和他們同級的女孩子嘴裡更問不出個所以然。
然後就在莫傑決定回頭找亞瑟時,桂兒送了一封信和一張表格給他。只要莫傑動作夠快,還趕得上申請加入學生劇團的時限。

然後,憑著遠勝其他學生的木工技巧,莫傑順利加入道具組。憑著四處打雜累積的各種技術,短短時間他就變成道具組的組員爭相諮詢的對象,而這正是桂兒需要的結果。獲知藍斯洛和亞瑟同意接演之後,她帶著莫傑和米蘭達繞了大禮堂的後台一圈,告訴莫傑萬靈夜當天需要怎樣的布置配合。

「可以的話,我希望把後台的帳篷往外延伸,然後把這裡蓋住。」桂兒告訴他說:「這樣人可以藏在帳篷後,不至於曝光。那些工具什麼的,和劇情內容一樣,能保密愈久愈好。」
莫傑瞇著眼,在腦子裡構思了一下。「這簡單,只要幾根支架加上帆布就可以搞定了。我會在這邊開一個出入口,東西進來時可以撐開,準備好之後放下來就沒人能從外面偷看了。」
「很好,這很重要,絕對不能出錯。」桂兒說:「劍呢?」
「跟我來。」

莫傑帶著兩個女孩穿過後門走進道具間,為了桂兒至關緊要的最後一幕準備的道具,他特別鎖在一個箱子裡,以免被其他人誤用。米蘭達點起煤氣燈,幫昏暗的室內提供一點光。莫傑找到那把劍,抽出來讓兩個女孩過目。

「這上面有嵌我雕的紋章,所以絕對不會弄錯,除此之外表面上看起來是普通的道具劍。」莫傑用左手握住劍刃,做出抽劍的動作再攤開。手掌上多了一條壓出來的紅印子,除此之外毫髮無傷。
「沒有開鋒嗎?」米蘭達問。
「這把劍連一隻兔子都砍不死。」莫傑說:「但如果你把劍這樣指著某個東西——過來幫我一下。」
莫傑把道具劍正握放低,左手拿出一條手帕蓋在劍尖上。桂兒幫他抓住手帕的另一端,兩人同時輕扯了一下,厚實的手帕立刻遭劍鋒貫穿,拉出一條嚇人的縫。
「只要對準喉嚨或心臟這麼刺一下,什麼都結束了。」莫傑還劍入鞘,把道具劍收回箱子裡,鑰匙放進胸袋裡的夾層別上三個鈕扣。箱子裡還有其他必要的道具,包括戲服、擺飾等等,都是為了這場戲而準備的。但是比起這些精巧的東西,桂兒的表情才是真的耐人尋味。

她大費周章,還把自己和威廉那齣爛戲關在一起一個星期,就為了做一件用藥草就能完成的小事,莫傑真是弄不懂她。

「你說服藍斯洛了嗎?」莫傑問:「他可是要負責動手的人,要是出錯就完了。當然我看過他表演擊劍,完全相信他有能力刺中要害。」
「我信任藍斯洛,他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桂兒說:「我把大部分的台詞都分配給亞瑟,相信他能把角色該做的事做到最好。」
聽到這些話,莫傑終於忍不住皺起眉頭,覺得非得把心中的話說清楚不可。「你到底哪來這麼多信任感?被你這麼一說,好像天底下的事只要一句我相信就能解決了。這到底算什麼?相信我是某種我不知道的神祕咒語,能夠引發改變世界的力量嗎?」
桂兒沒有立刻回答,她那臉色陰沉乖戾的朋友也沒有開口。在昏暗的煤氣燈下,他們陰沉的灰眼珠讓莫傑害怕。他說得太過分了。

「我相信你,也相信我的作品。」桂兒說:「我們選好了犧牲品,要把他的血塗在舞台上,我們才好開路離開。校園陷入混亂,是我們逃出去的最好時機。沒錯,莫傑,我把希望都寄託在你們身上了。」
「我不是值得你信任的人。」莫傑搖搖頭說:「我總是讓人失望。」
「我又何嘗不是呢?」桂兒說。
莫傑看著她,突然間覺得這女孩身影變得單薄,和他一樣遮遮掩掩。只不過她技巧高明一點,懂得和其他人依偎在一起,彼此遮掩不足之處。他們同樣失去了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都沒有辦法忍受雅戈泰這個沒有出口的迷宮。即使代價沉重,他們也要動身啟程。

「你別忘了,在離開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莫傑提醒說。
「我知道。」桂兒點點頭說:「我會在文藝教室等你,記得快點趕過來。米蘭達,到時候藍斯洛就拜託你了。」
「我知道了。」

所以一切都決定好了,莫傑摸摸鼻子,沒再多說什麼。這是桂兒主導的一場戲,戲中要獻上鮮血禮敬眾神。她負責檯面上的調派,莫傑負責後台的準備工作,最後一幕將要開演了。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夜騎士相關作品
~實體書+電子書《逐日騎士》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3433
~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盆栽人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87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小說|校園|時間的兒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間的兒女:38.時間的... 後一篇:在夜騎士完結前,再一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ozo10727唉唷有蛇
奇幻小說-璞華更新新的篇章,吼吼有大蛇出來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