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鬥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戰敗後的王都

作者:夜風196│2019-03-26 11:07:01│贊助:12│人氣:152

  《蘭德王國・王都北方・地底避難所》

  陰暗潮濕的地下避難所雖然安全但是並不適合居住,儘管有一定數量的糧食儲存在裡面,也只夠這裡的人吃約兩個禮拜的時間。裡面除了一般民眾之外,還有兩、三個受了傷的禁衛軍以及好幾個治癒神殿的祭司,這群人之中並沒有貴族成員。
  
  「請問你們⋯⋯認識蘿蓮・塞爾跟亞當・洛克西嗎?」萊卡特因為著急,根本就忘記自己害怕陌生人的毛病,他一心只想知道他們兩個的下落。

  「您是萊卡特先生嗎?」其中有幾位阿姨認出他來,是萊卡特以前幫忙做過任務的人們。他們都住在王都裡,所以當然也認識在美路酒店工作的蘿蓮。

  「啊!萊卡特君——」住在萊卡特家附近的麵包店阿姨發現了他,她一把捉住他的手,開心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阿姨!蘿蓮呢?妳有看見她嗎?」萊卡特慌張地問。

  「我們一開始的確在一起接受禁衛軍的逃難指揮,可是後來人實在太多就分散了⋯⋯」麵包店的阿姨垂下頭哽咽地說。

  「我有看見,好像跟其他的禁衛軍在一起的樣子。」有另外一個阿姨搶著告知。

  「⋯⋯跟亞當他們嗎?」萊卡特還是很擔心。

  「可能在另外兩個避難所也說不定。」普莉西拉讓哭累睡著的艾德莎皇女躺下,來到了萊卡特的身邊。

  「殿下!」

  「公主殿下!」

  「你們應該也不知道陛下跟王子殿下的行蹤吧?」普莉不抱希望的問。

  在場的人都鐵青著臉搖搖頭。

  「殿下,請來一下。」菲力司祭讓普莉跟萊卡特還有洛伊拿到旁邊說:「阿荷西司祭跟羅斯特室長她們從治癒神殿的密道逃了出去,所以那邊應該也還有不少人,或許會知道陛下跟殿下的事。」

  洛伊拿也順便說了剛剛自己跟那幾個受了傷,一樣躲在這裡的禁衛軍交談所得到的消息。那幾個人都是負責在城內進行疏散民眾任務的人,他們知道的情報不多,但是卻知道亞當跟他幾個朋友也都是負責護衛民眾撤退的任務。

  「有可能還活著。」洛伊拿不太確定的猜測。

  「至少機率提高了一些吧?」普莉強作歡快的揚聲說。

  「⋯⋯我還是潛入看看好了。」萊卡特突然做出這個決議。

  「別傻了!這很危險!」普莉第一個反對。

  「我沒有要做什麼,只是去看看而已。」萊卡特沒有因為被反對而動搖,「總有人要進去看一下的。」

  「⋯⋯如果只是偵查的話,我認為讓他去是最合適。」洛伊拿反而是同意的。

  「你傻了嗎?哪裡合適?」普莉對洛伊拿露出責難的表情說。

  「他可以從地下水道游進去,而那個長度也只有他可以憋氣憋這麼久吧?」洛伊拿聳聳肩,之前地下墓穴的那個遺跡,應該就是由烏廷招募的鬥人這樣子進去的。

  「如果裡面有別的鬥人,被發現的話?」普莉瞪著萊卡特。

  「只要不發出殺氣⋯⋯我有自信不被發現。」

  「你超容易發出殺氣的好嗎!」他被普莉狠狠地打了屁股。

  萊卡特揉著屁股,認真的低頭看著她:「妳們去另外兩個避難所看看⋯⋯然後看再找個什麼地方會合好了。」

  「⋯⋯」普莉一臉不能接受的表情,氣呼呼的嘟著嘴。

  「那我們就在你之前拿到治癒權杖的遺跡那附近集合好了。」洛伊拿提議,菲力司祭說過治癒神殿的密道出口就在那個附近,可以一起尋找其他人,「以我們的腳程來看,後天的黎明可以吧?」

  「嗯,時間足夠了。」萊卡特點點頭,然後他做了一件出乎洛伊拿跟普莉西拉意料之外的事。

  「誒?」

  「哇!」

  他緊緊的抱著他們兩人,然後放開。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是若是真的,我真的很高興你們是我的家人。」萊卡特害羞地微笑著。

  兩人處在震驚的情緒之下看著萊卡特從原路出去。

  「殿下?洛伊拿君?你們還醒著嗎?」赫蕾娜在兩人的眼前揮揮手,試圖喚醒他們的意識。

  「萊卡特意外的很可愛耶。」普莉喃喃地說。

  「就是啊,對我們這麼坦率這是第一次吧?」洛伊拿也說,兩人望著彼此露出微笑。

  「普莉,確認完所有避難所的情況之後要怎麼辦?」

  「這個嘛⋯⋯」普莉看著洛伊拿,頭微低,眼睛稍微上抬,表情楚楚可憐、臉色有點泛紅,聲音也有些嬌羞。

  「⋯⋯妳這麼做對我沒用喔。」

  「嘖!你真不可愛。」普莉瞬間變臉,變回正常的態度跟語氣說:「其實——」
  


  
  《蘭德王國・王都榭赫澤》

  王都的北門通關吊橋已經被士兵們收起來了,萊卡特可以透過城牆邊點起的火盆看見駐守的全都是烏廷的重裝士兵,城垛上還有持著長弓的弓箭手,雖然還沒有看到類似像是魔導士的人,萊卡特還是一點都不能大意。

  他之前當傭兵接任務的時候,因為都是做一些瑣碎的雜事,例如:找貓、找狗、找失蹤的物品之類的東西,把王都的內部摸的很熟,可以知道很多一般人所不知道的路徑,這時候就是他發揮過去經驗的最好時機。

  萊卡特從外牆的守衛視線死角跟暴雨的掩護下跳入護城河,直接一鼓作氣游到洛伊拿告訴他的位於水深五公尺左右的地下水道入口,並沿著水道游了將近30分鐘才踏上了地下水道的石製地板。

  「呼——!」萊卡特緩緩的呼氣才吸氣,以免突然湧入的氧氣讓他產生暈眩的感覺。下水道很黑,一點光線都沒有,他從防水油布包裡拿出火褶子點燃掛在牆上的熄滅火把,開始往前走。

  下水道的出口在城堡主堡的地下室,連接到一個不起眼、堆滿雜物的倉庫,萊卡特早已經滅掉火,偷偷從門縫中檢查外面的狀態。結果其實一個人都沒有,直到來到了一樓的城堡大廳,才看到了大批的烏廷騎士,眾人圍著塗著紅色與金色相交的精緻棺木,上面蓋了一條烏廷帝國的烈焰太陽旗幟,棺木四周點滿一圈蠟燭,騎士們個個拿下頭盔,神情哀戚的對著棺材哀悼。

  那就是洛溫赫皇子吧?

  萊卡特躲在角落的陰影處偷看,他放慢呼吸的速度,調整心跳讓自己沈入夜晚中,不被敵人發現。烏廷式的哀悼彌撒莊嚴肅穆,萊卡特於是離開大廳,轉往樓上探查。他集中精神在每一層樓傾聽後確定,樓上沒有任何人,就算有⋯⋯也只是曾經名為人類的屍體罷了。

  他從主堡的窗戶翻身出去,經由屋頂繞到側面。外面還在持續下著傾盆大雨,被雨雲密佈的天空沒有月光跟星星,是個絕佳的潛行日子。他沿著屋頂的邊緣潛行。王城的城牆距離附近貴族的屋頂有三公尺左右,但潛行者根本不在意這一點距離,不用落地就可以在屋頂間移動,像打鼓般的雨聲完全掩蓋著他的行蹤。

  萊卡特悄然無聲的移動著,王都榭赫澤的大街小巷躺滿了黑色的人影,沒有燈光、閃電的照射,他只能看到一動不動的身體倒在地上,幾乎鋪滿整條道路。

  他在靠近中央街區的民宅屋頂上停住,噴水池廣場上屍體堆疊成山,烏鴉們發出的嘈雜尖叫與巨大的振翅聲幾乎蓋過傾盆大雨的聲音。

  東街區、西街區以及南街區的情況不光用眼睛,也可以靠耳朵確認,他集中精神去聽,過濾掉烏鴉發出的噪音以及雨聲之後,他得到了讓人毛骨悚然的事實。

  打在身上的雨點又大又急、萊卡特的身體承受著瀑布般的雨水衝擊,但聽覺所得到的訊息讓他倒抽一口氣,早從離開王城開始,就已經有隱約聽到了,但到了足夠接近的位置,聲音具現化成可視狀態。

  尖叫不再只是尖叫、哭喊著求饒的景象就在眼前。自然界動物們的弱肉強食活生生的在這裡上演,烏廷帝國士兵打了一場名為復仇的勝仗,這讓士兵們的腎上腺素激增,頭腦被激動的情緒給填滿,平時溫和有禮的人都會因為生理上的因素喪失了理智,有如原始野獸的男人們肆意的蹂躪來不及逃出還活著的王都居民。

  「不要、不要⋯⋯嗚、嗚嗚!求求你們不要——」

  「喔喔——住手——給我住手——」

  「⋯⋯救我⋯⋯母親——救我——不要——」

  「不要碰我女兒——不要啊啊啊啊啊——」
  

  來不及逃出王城的人的求救聲互相交織但卻都被雨聲與烏鴉聲給掩蓋,形同煉獄般的王都讓萊卡特腦袋一片空白,男性與女性不但為自身,也為彼此所受到的心理、身理傷害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嚎。

  沒有人倖免於難,弱者的示弱聲只會招來施暴者的快感,致使得到更加殘暴的對待。尤其女性所需承受的傷害要比男性來得巨大。

  萊卡特一動都不能動,他不知道這種事已經持續多久了,想下去把施暴者全殺了的衝動在他內心滋生,但是新得到的羈絆把他亂的像糨糊一樣的腦袋強行打開,要是出去,可能可以殺掉很多人⋯⋯但是若是烏廷雇用的前鬥人們也在的話,他沒有把握一個人可以對付他們全部。如果變成要逃走的狀態,肯定會提高在外面奔走逃亡的人們的危險。

  無計可施⋯⋯至少以他目前的能力來說,他是一點可用的好辦法都想不到。這裡不是野外,只有豐富魔物、野獸知識的他對在這裡發生的事一點幫助都沒有。

  「蘿蓮跟亞當應該走了⋯⋯」萊卡特甩甩頭,強迫自己先不要悲觀,「亞當是禁衛軍⋯⋯他們應該會在一起⋯⋯

  「做事要有計劃⋯⋯要想得遠一點⋯⋯」萊卡特喃喃地唸著,這是他跟加斯頓公爵學到的其中一個重點。

  萊卡特偷偷抵達了城垛,烏廷帝國的士兵在城垛下方的狹道上專注的警戒,完全沒有想到潛在的威脅已經進入了城內。

  插著頭顱的槍尖有好幾十根以等距離綁在城垛上,被狂瀉的雨勢瘋狂拍打,越離越近的白色閃光落下後,撼動耳膜的轟然巨響緊接襲來。因為閃電的關係,萊卡特可以輕易的看清槍尖上的頭顱到底是屬於誰的。

  「——!!!!!」萊卡特咬住了嘴唇,帶有鐵鏽味的鮮血流入了他的嘴裡,喉嚨就像被噎住了一樣,發癢、發痛。

  只看得見空洞眼窩的頭顱,帶有臉頰上被烏鴉扯下一般的肉,腫脹冒出蛆蟲的嘴唇,蓋在塌陷腦袋上的頭髮就像稻草一般凌亂。萊卡特不知道烏廷帝國的人是不是做了什麼處理,這些頭顱除了第一顆被啄掉了眼睛跟臉頰肉,後面的幾顆都是保存在完好的狀態。

  一字排開的腦袋對萊卡特來說其實都很陌生,但他還是有認出好幾個常常出現在民眾前面的貴族們。

  其中讓他最痛苦的是其中幾張認識的臉。

  第一顆雖然已經被破壞,但是臉型跟髮色還是讓萊卡特認出對方是誰,當然判斷的依據也跟放在旁邊的完好頭顱有關。而這也是最觸動他心弦的兩個人。

  「⋯⋯⋯⋯」細小的悲鳴從他的齒縫中露出,「夫人⋯⋯大人⋯⋯

  不對喔,要叫我們什麼呢,萊卡特?

  在那天,沙瑞娜夫人溫暖又充滿了慈愛的聲音,鮮明的在腦內迴響。

  「⋯⋯母親⋯⋯父親⋯⋯」萊卡特的眼淚混著雨水一直流,沒有體驗過“失去”的他,今天是第一次為此而感到悲痛萬分。


**************************

最近在聽Alan Walker的新歌 On My Way,歌很好聽、MV也超有質感(雖說他們的MV一直都蠻有質感的

這種歌也是需要搭配好耳機,用深海蛇耳機聽真的很不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76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有川優理
超好聽欸

03-26 12:49

夜風196
對吧對吧![e12][e12]03-26 14:44
夜風196
尤其是女生清唱的部分超讚!03-26 17:52
蒼天落葉
普莉真是個好上司,會體恤部下,但王督的慘狀真是太可怕了,新愛的人通通悲慘地死去,戰爭真是讓人類科技進步、文明倒退的原罪!



03-26 15:37

夜風196
戰爭其實不管是對被侵略的一方還是侵略方都是很殘酷的,雖然最最慘的肯定是被侵略方的民眾了。
之後我會寫到關於侵略方的那面,敬請期待!XD03-26 15:56
青炎
認真覺得要描述那不可描述的畫面
夜風大大寫得太婉轉惹~

03-26 23:30

夜風196
我會被達人踢出去der[e26]03-27 00: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foxy8019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鬥人 目錄... 後一篇:[達人專欄] 鬥人 第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ha64852aaaaaa
錢太多來亂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