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殭屍末日生存守則#03

作者:聖頓大斯│2019-03-26 10:31:54│贊助:2│人氣:54
殭屍末日生存守則
#03
要不要救人永遠是個難題
穿過州與州、聽著車上那殘缺不全的錄音帶,我嘗試分散注意力來克制我肚子的怒吼,縱使我現今開在路上不斷的撞飛和輾過喪屍但是我腦內的好似有另一個叫我立刻下車去把他們的肉撿起來吃掉
「那很髒,那很髒,那很髒…….
我不斷重複說著這段魔咒,以此克制我的空腹, ,同時為了降低空腹的感受我發誓若是在路上看到活生生的新鮮人類一定會把他撞飛然後啃得什麼都不剩連骨頭都吞到肚子裡
!
說著說著我還真的撞到人了,隨著我緊急煞車被撞者直接悽慘的從車前導風玻璃上滾落下來,在血染的到處都是的擋風玻璃上我讓雨刷擺動了一會兒,直到血跡從
挖歐,我說我想吃肉立刻就撞到個活生生的人啊,呵呵,真是該說運氣好呢還是我立即下車,哇嗚! 我撞到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小妞,是愛麗卡‧蔓達啊,她可是個世界毀滅的知名藝人啊,今天胯下有福了哈哈哈,我如此想著的同時將這個前凸後翹、身材緊緻的拉丁小妞丟置後車廂,歡心的跳回車上趕緊踩油門離開現場,省的有人與我分羹,我可不想與人分享自己的戰利品啊
               ********************
真痛啊這傢伙既然隨便將我撞飛後丟上車,我之所以沒有立刻被支解來吃一定是因為我的容貌和名身,而且他一定認為剛噴出來的血都是我的; 好險在前幾次使用這種陷阱時我有幸都沒傷到上天給我的這張臉,而坐在前面駕駛座的男性好險也沒開多快,不然我真的會死,既然為了下體找想進而讓你自己要落入這種最糟糕的雄性陷阱,那麼我身為一個女性自然有狩獵你的權利,忍著疼痛,我從口袋翻出我經常使用的鋼線,在雙手上纏緊,緩緩的從臃腫男人上方向下套,不能太急,亦不能太慢,就像釣魚那般,雖然我在17歲時出道,不過無論是出道前還是出道後我從未釣魚過,身邊也沒有一個男人喜歡釣魚,為什麼在這世界毀滅,而我這麼一個超級巨星必須在這裡勒死想姦屍的男人,在我如此怨天尤人時我已勒死了男人,雖然在勒死他的過程我險些從車上飛出擋風玻璃外,我勒死男人後再次靠回後座,拿出我碩果僅存的最後一隻大麻,雙手顫抖的點火,我多麼害怕他途人熄滅,這是我唯一可以在這煉獄裡的奢侈,用力的猛吸了一口,血液便快速的開始流竄好似這是最後一程,而後熟悉的飄浮感再度重現
「歐痾哦
雖然不純但是還可以,為了讓之後的旅程有機會抽麻,我用坐墊熄滅了菸後再次收回口袋,回味著剛才的麻醉感,我在大麻消退前依然做著過去的明星夢,隨便走在路上都有有錢的男人跟隨,不用開門、不用開車、不用激烈運動、不用餐風露宿、不用躲避喪屍、不用殺人、不用…;…? 說到說著我的眼淚逐漸落下,我知道這是不爭氣的行為,但是為了活下去我花了多少努力? 為什麼啊?上帝,我的努力您從未放入眼裡嗎? 在這人間煉獄裡我也不過是你看戲的一部份嗎? 天啊上帝過去您的仁慈顯得多麼的偉大,我多希望我能就這樣死去,但是,另一個我絕不准自己這樣默默死去,成為喪屍海中無名的一員
********
「嘿,老大! 你看我找到什麼?是一部車子诶~
「哇! 矮子比利你也太神了吧,!上車上車!
「老大! 你再說比利矮小心被他殺了」
「誰管他啊,馬克,等等,等等,比利,把槍收起來,我隨便說說而已,原諒我吧~
狗屎,三個青年在我還來不及逃跑時已經將屍體拉下車並上了車發動引擎,與此同時,叫比利和老大的青年在跳上後車座位時看到我後便立刻將我壓制並嗚住嘴巴,即便我沒有敵意,但是許久沒見到女人正值青春期少年的睪丸對我可是非常有危險性的,就在我想著我該說甚麼時,將我的手和嘴壓制的比利對著老大說:
「嘿! ! 老大! 我們撿到寶了,你知道她是誰嗎?
「呵呵,倒楣的美女?」你說的真對,老大
「是愛麗卡‧蔓達啊! 愛麗卡啊! 唱《我屬於你》的明星啊!
「當真?比利,我們運氣也太好了吧!
「是啊,馬克,不過你沒機會嘗鮮到第一口」
「哈哈哈,是啊馬克, 老大我胯下難受啊!
「我做二軍就好啦,等等換人啦!
「那我先來啦!
老大解開皮帶,從跨下掏出讓我厭惡的噁心慾望,因許久沒有洗澡,上面充滿了腐爛的皮垢; 收起來! 收起來! 不要! 不要把那噁心的東西放到我體內!
「嗚嗚嗚! 嗚嗚嗚!
我努力的掙扎結果依然徒勞無功, 因大麻的關係我全身無力,無論我的思緒多麼快速我依舊無法,我不斷發出哀嚎但只能激發這些慾望生物更糟糕的後果,他脫下我的褲子,扯破我的內褲將手指放入,粗糙的指技在大麻性慾激發的影響下我險些高潮,我變的脆弱, 手指前後沾染我的私處,枯乾如材的手指拙劣的刨開我,我克制自己不叫出來,跟他渴求男人的尊嚴, 另一個青年則在我努力克制慾望時,邪惡的開始挑逗我的乳頭; 他搓揉、撥挑我的胸部, 我感受到乳頭不爭氣的雞凸了,而在雌性雙峰象徵意義性的立起時,男人們的旗幟豎立的更加高挺了。我不要這樣,我的眼淚默默的再次流出, 但周圍男人們在看到眼淚時,齷齪的邪笑變的更明顯了
「不用擔心美女,我會砍掉你的雙腳
「還有雙手
「並挖出你的眼睛
「像我們過去找到的女人
「不用擔心
「你很快就會有伴的
「成為牧場中一隻
「以精液為食的
宛如重唱似的,兩個骯髒的青年扭曲著臉孔直逼我來,彎曲、醜陋的歌聲在我身邊環繞,不斷高歌乎近乎遠,我對我將面對的未來感到恐懼,我的身體有些抖動,甚至,我感覺我的褲子有些溫熱,我好害怕,好害怕…; 我的懦弱成了他們交響曲的伴奏,看到我閉上眼,緊閉雙腿,他們倆的卻將這視為臣服,唱出最後的結尾:
母豬」
喜喜喜喜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
我逐漸什麼也聽不到了,膽怯使我不願去聽見,,我模糊的看著三個男人猜拳,卻聽不到他們鹹濕的侵犯字眼,而後我看著一名男子逐漸朝我下體移去,我的雙腳彷彿失去反抗意識般的被他輕易撥開,他在看見我的害臊後不要臉的挑逗,手指宛如藤條般惡意的彈了我的陰蒂:全身最敏感的部位被他如此一激,即便是最糟糕的前戲也讓我因高潮而使身體呈ㄑ字形的上揚
「嗚嗚嗚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嘴被嗚住,但我無法控制的呻吟卻使的他們更加猖狂,大笑之餘紛紛脫下褲子,而在這些噁心的陰莖在我臉上像抹布一樣擦拭時,我感受到舌尖在我下體不斷滑行,像蛇似在巡視獵物的沾濕我的陰脣,突然的,舌頭探入其中,感受的異物的下體因不斷扭動而被壓抑,而在我第二次潮吹後男人抬起頭滿意的一笑,拿出直挺陰莖的噁心表情,在我的入口上不斷磨蹭
求求你不論是誰救我
彷彿是聽到我禱告似的,我的身體逐漸飄起,但因為大麻的關係我無從得知究竟是真的還是藥效,不過當我重重撞到地上時,我了解到:這依舊是該死的現實……
********
在強烈的撞擊後,男人們的除了踢打我外,還不斷大罵一些我從未聽過的方言,此時車窗突然被打破,一道沙啞的聲音傳了進來:
「總算追到你們這群王八兔崽子了,你們給我死出來!!
突然爆出的憤怒的話語讓氣氛一時讓人錯愕; 男人的突然出現使所有人停下了動作,除了比利,他立刻有了動作想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槍,但就在他把手放在皮帶上時,他的整個身體垂了下去,額頭上的破洞像泉水一般不斷湧出鮮血淋灑在玻璃和前座的椅背上,離他最近的我也被血濺到側臉,隨後其他男人開始尖叫,而我已經嚇得在我剛尿過的皮椅上不斷磨蹭依然濕熱尿液在我手上塗抹著,而我不管手上如何只是愚蠢的不斷嘗試圖後退,然而椅背卻彷彿給了我命運失望似的緊貼在我的背上,而剩下的兩個青年已經跳下車落荒而逃,剛開槍的男人好似沒有注意到我似的從窗戶收回槍,並朝著一跛一跛逃跑的兩人走去, 雖然有些不服氣自己沒有吸引這個幫助我的英雄”, 但是我還是抓緊機會趕緊穿好衣著連滾帶爬的逃出車外; 跌落出車外,我緩緩依靠著凹陷殘破的車門緩緩爬起, 雖然有些對不起恩人但是在這人吃人的社會裡我也只有做這種選擇才能活下,就在此時,突然的哀嚎聲打斷了我的動作,雖然我不該回頭但是我的意識還是違抗了身體本能,而我看見了我剩餘人生絕對不會忘記的畫面, 持槍男並未用槍射擊另外兩人而是掏出一個瓶子塞入布條點火後朝兩人丟去, 而叫老大的高瘦青年在較矮小的馬克低下身子後被砸個正著,而火焰瞬間在他背上蔓延, 老大瞬間發出男性不該有的尖叫,而剛躲過的馬克也沒好到哪裡, 他在火舌噴出時似乎臉部也被燒到,現在正不斷的在地上滾動試圖熄滅臉上的火焰,持槍男看著不斷尖叫哀嚎的兩人,默默地拿出另一個瓶子轉開並朝兩人潑去; 火焰依然纏身的老大一接觸到持槍男潑出的水立刻變成一團火球,原先聽起來痛苦的哀嚎變成了慘不仁睹的嘶吼,彷彿在聲帶被燃燒殆盡前的最後掙扎,在幾分鐘彷彿游泳的擬似滅火後,老大溺水般的朝持槍男努力伸直手想抓住似的最終倒下,一旁的馬克則在老大被燒死後不斷發出咿咿咿咿咿咿的聲音並向不斷向後攀爬,持槍男越是向前,馬克越是加快倒退的動作,這樣一直持續到馬克退到直線馬路上的巨大斷口時才停止,而當持槍男逐漸逼近,馬克開始尖叫求情喊道:
「老老兄,饒了偶吧,我只四個開搓的…()
……」持槍男不語依然向前
偶們包餔裡有三個仁四天的糧實還有三瓶水,全部給擬求球擬求求你放我走
!」持槍男止步,並朝著馬克的腿開了一槍
槍聲響亮,而馬克則不斷撕扯著因被燒爛沾黏的嘴巴哀嚎同時緊握住傷口,一臉怨恨的看著持槍男破口大罵,而持槍男沒有回嘴只是默默的掏出了一盒火柴盒並在點火的同時朝馬克的腹部猛力踢了一腳,如此一踢讓馬克險些跌下斷崖,他正緊抓著路面斷層摻差不齊露出的鋼條和柏油,在我看不見處,馬克似乎在斷層下看到什麼讓他此時的哭喊聲更加焦躁不安,但是不論他如何哭喊,持槍男依舊只是朝下死盯著他不做任何動作,直到手中的火柴燒盡。
「老兄! 嗚嗚啊!啊啊!(2) …呼呼老兄!讓我上去!快讓我上去啊!!
「下面都是喪屍! 快讓我上去啊!! !老兄! 你點火柴幹嘛?!!! 不要靠過來啊!我全身都是油!!!!!
持槍男丟下火柴,而悽慘的叫聲隨著火焰響起,在馬克哀嚎的同時,他依然不斷嘗試爬上來但是就在他好不容易從斷崖探出頭來時持槍男朝他開槍,而馬克就這麼掉了下去,哀嚎聲久久未從我的耳邊消去
「啊啊啊啊!不要!好燙!不要!
「好痛!好痛!不要咬我!不要啊!
「好熱!好熱!好熱啊啊啊啊啊!!
「走開!不要過來!走開!走開!啊啊啊啊啊!!
這樣的慘叫聲大概過了幾分鐘才結束,而持槍男看著斷崖不久後才轉過身來朝我匿藏的大卡車走來,而當他緩緩走到駕駛座看到蹲在門前動彈不得尷尬的我時,他用非常讓我不適的眼神看著我,就像剛才那三個想強暴我的男人似的眼神,突然,他伸出手抓住我的頭髮,拉起我並押制在車門上,除了頭髮被撕扯的疼痛,強烈的撞擊感覺我肺臟內的空氣被擠出
「好痛!
我不禁低聲悲鳴,男人沒有理會我的疼痛,而是緊貼在我身上,噁心的喘息在我的脖子上吐息,鹹濕的水霧沾染在我的頸上,骯髒的手開始在我身上胡亂探索,從腰間一路搓摸到我的胸部,我們貼的如此之近我甚至感受到他胯下的突起物伏貼在我駝蹄處上磨蹭,即使我努力的推開這個趁火打劫的男人,但他卻更加將全身的重量壓制在我身上,為什麼?為什麼?此時的我已不再希望有任何救援我乾脆被當作性器依附在哪個強大雄性的身旁好了…; 我放棄了最後的掙扎,我已經不願意再努力了不再抵抗眼前的男人,我伸手撫摸男人的胯下,雖然我的經驗淺薄但是身為女性我還是懂得如何刺激男人,我不再抵抗男人的貼近,直接向他索吻,我們的舌頭如同拌鍋與鍋鏟似的不斷相互交疊、口水被互相吞下,我的諂媚獲得男人對我的警戒鬆懈,他稍稍放開我而我則向下挪移開始為男人準備前菜(3),解開他的褲檔,我將舌尖緊貼在這和我一樣汙穢的雄風,親吻他並將雙手放在放上在我含入的同時跟隨嘴的動向上下磨蹭,我努力的舔舐,宛如我的體液能從口中淨化這汙垢似的,像刷牙哪般用嘴包覆他的同時用舌腹刺激他的根部,在感受到山脈的噴發預警前我將身為罩子的嘴轉移目標開始朝巨樹的下根前進,我在讓舌頭如蛞蝓那般緩緩流下唾液的同時我開始挑逗他鼠蹊處的巨石,我溫柔的捧著他們但是卻粗暴的擠壓並滾動他們像骰骰子似的,輕柔卻粗蠻的滾動球體最終用嘴包覆他們,我含珠球入嘴換用舌根滾動他們的同時我將手向後放置到他雄風的正後方用手指像走路似頑皮的在叢林間飛舞著,又有如彈琴似的按壓
「歐歐歐」
在我的努力下男人終於忍不住開始呻淫(4),我將濕漉漉的石球吐出嘴裡快速的轉移戰場到他的樹幹上,飢渴的吸吮著、宛如小娃娃般貪婪的咬著奶嘴,不斷上下伸動脖子好似要從他身體中抽出什麼似的,突然一股暖液充斥在我嘴裡,而男人在他溢出時將我拉近險些讓我窒息
「咳!!!
我脫離他的雙手,雙腿痙攣的握住我的嘴,那苦澀噁心的男性體味在我的嘴裡殘存, 那粗鰻的味道令我想吐,為什麼男性都喜歡口交?為什麼我要做這種事?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我不要這樣! 但是為了生存,為了遠離這狗屎爛蛋的世界我
噗刷!
! 滴答滴答
好像臉上染到了什麼…?抹了抹,怎麼像顏料似的越擦越髒? 除了是紅色怎麼味道還有一股鐵鏽我緩緩抬頭看見了駭人的一幕; 剛才的男人的頭顱從左上朝下的平整削去了一截,而我臉上正是剛被噴濺的血液,看著不斷從斷口中噴出紅色噴泉的身體朝我倒來,我的視線逐漸模糊,後方青年究竟說了什麼我再也聽不清楚了
              ********************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隊嗎?
原本是想這樣逗趣的來個英雄救美的,但是眼前這位不認識的美女似乎在我坐等漁翁之利把最後的男人宰掉後就昏過去了,更可惡的是她竟然還幫他口交,而且還射了!該死,這做鬼也風流;
〈模擬地獄〉
,老兄怎麼死的?”
在美女幫我口,交射出來的同時腦子被削掉
哇操!(一片讚嘆聲)”
“(惡魔吹喇叭的起鬨聲)”
天啊!連我都有些羨慕了,不過我依然在這如同糞水池的喪屍樂園游泳,甚至我自己也變成喪屍,比起以前得每天躲避喪屍,還要躲避人和”,現在的生活簡直美滿到不行!沒有法律,想殺誰就殺誰,沒有財產,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因為我拳頭大!太讚!實在是太讚了! 在破滅的世界當大爺真爽,…早知道在幾個禮拜前札克死去的Xmart裡擄一些女人再炸掉,不然那大樓可是男人的夢想園地啊!雖然他們不接受白人就是了…; 看著眼前的女人,雖然好像在那裡看過,好像是什麼名人秀上看到的吧?好像叫什麼啊達算了,我的記憶力在接踵TRZ-1974-Z的瞬間感覺我的記憶力早就掉進水溝裡,眼前這妹子搞不好只是我在三級片的喜好演員罷了,就算是三級片演員也是讚啦,不過現在是否要救這失禁妹子就讓我感到頭痛,畢竟在這種狀況下多一個人就是多一個口子,也不是說我不想滿足自我優越感和妹子對我的吊橋效應而是我逐漸喪屍化比較不需要吃東西; 為什麼我會了解自身現在的狀況? 我在炸掉Xmart後我獨自留在那裡兩個禮拜除了撿拾散落的槍枝和散落一地的食物,我在那時嘗試了TRZ-1974-Z液苗究竟帶給我甚麼優勢; 兩個禮拜的實驗解果我想我除了解除力量限制和可以融入喪屍外我真的沒有甚麼特殊能力了,該死,從其他地方聽說都是能力者啊,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TRZ-1974-Z但是也差太多了吧,這是沒有付費的未破解版嗎?,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裝滿武器的廂型車在充滿坑洞的城市街道上不斷震動,後座捲成一綑一綑的槍枝因此發出鏗鏘的金屬撞擊聲,雖然煩人但這些都是我現在的生財工具呢~雖然我都是賣給那些看起來不三不四很快就會死在路邊的混混和女人,經過幾個禮拜的行商搜餘款我已衣食不缺,滿地的罐頭和瓶裝水顯示著我富有的地位,除了這些基本物資我還搜到酒呢,要開派對都不顯少了呢
「嗚
就在我複習著我現在的狀況時,一旁副駕駛座的妹子似乎被後座吵雜的撞擊聲給吵醒了,看到她的甦醒我緩緩將車停下,那麼說來也是有趣,我停在一個不斷閃著紅燈的十字路口前,沒想到我在一個毀滅的世界裡還比較遵守交通規則真逗趣
「那個
妹子開口了! …要打好第一印象, 要打好第一印象! 在末日中一個漂亮且完整的妹子可是可求但不一定會遇到的ㄟ, 我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在這狗屎爛蛋的生活中有個妹子陪可是比棒子好多了,我絕對沒有嫌棄札克ㄡ,絕對沒有ㄡ
「那個謝謝..嗚嗚謝謝
哇哇哇! 怎哭成了個淚人兒啦! 我不太擅長應付哭成這樣的妹子啊,雖然我主要想的是,美女,可否跟我去後面搖滾一下?” 這種鹹濕話蛋現在這場面似乎不太合適,我只能輕拍她並適時給她點水,衛生紙?別想妄想那種奢侈品了媽的法克,因此她哭哭啼啼造成的鼻涕和淚水就這麼浸在我的衣服上,唉唉唉~算了嘆了一口氣也無濟於事,為了讓她停止繼續趴在我身上把我的褲子搞得像剛夢遺過,我開口了
「那個啊小姐我說妳是不是該起來了?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離開我求求你嗚嗚
「我說
「嗚痾你不會丟下我的對吧
面對她一連串的瘋言瘋語其實我有點受不了了,但是又有點尷尬畢竟是我讓她上車的,現在完了,一連被三組人強姦未遂,抱歉,應該是兩組,其中一個有做到半套不能算; 搞屁啊! 我是在堅持這幹啥呢? 反正她現在的狀況我大致上是知道,應該是在經過這樣的歷程後她早臨界崩潰邊緣,若我現在撲向她並上了她她應該就會死心成為一個行屍走肉的便器,但是我可不想拖著一團肉到處走哩,我現在人在費城附近,我照著札克留下來的地圖嘗試往魁北克走,因為他遺留下來的地標都是軍方最後標記所在的位置,雖然我我照著上面畫圈的圖樣走但是札克似乎在我在他面前摧毀第一個後加了假記號導致我在抵達費城前勒索找到Shetler7後便一直在觀察進出的人最後一路尾隨跟來,說的好聽是戰術家,說的難聽點就是變態; Shelter7是由一個叫馬克白的傢伙率領的地下建構式碉堡、是國家緊急建造出的堡壘,用我過去的老方法(假扮成商人將喪屍混入其中或誘導喪屍追擊從出來的人並跟回去)不好攻下,所以我打算先套內應在裡面改用炸藥攻破入口試試看可否這樣摧毀Shelter7,不過我現在計畫完全被懷中的妹子打亂了,雖然也是可以騙她揮去幫我架炸藥但是這樣她也會死而我也會重回原來的日子,雖然原本就該這樣但我多少還是會覺得有些孤單,Shelter7究竟有沒有我在找的東西我完全不知道,從其他難民口中也套不出個甚麼來,只知道他們有在做人體實驗”,這樣是能知道個屁啊!!
看著緊抓著我衣服宛如貓咪般貼在我跨下的妹子用沙啞的聲音跟我道歉後我也沒轍了,算了算了,先將Shelter7記錄下來,下次也不急畢竟我會在這裡待好一段時間,撫摸著女孩的背我慢慢拿出放在她身後包包裡的地圖,開始定位; 札克這傢伙竟然特意將原先Shelter7的定位改成威爾明頓的位置,該死的混帳明明Shelter7就在你所畫位置完全相反的地方,明明害我白跑了一趟但是莫名的我沒有生氣而是默默的將現在所在的標點畫上
咕咕咕咕~~”
少女嬌羞的表情和肚子餓所發出的聲音帶我回到我現所處的環境,雖然有個妹子是不錯啦,但多方面也是有點麻煩怎搞的我像個保母似的,雖然我知道這是我自己太久沒有接觸雌性生物所造成的但是我這傲嬌式的表現方式還真不像我自己
要吃嗎?
拿出兩個魚肉罐頭將其中一個丟到她的大腿之間,雖然蠻不禮貌但比起不禮貌我更覺得我自己在耍甚麼帥啊!! 好想挖個洞跳進去算了! 就在我擺出撲克臉並在內心不斷和害臊不已時她緩緩地低下頭說了
謝謝
雖然細微宛如不願意背我聽到,我雖然不了解她但至少知道她對我的敵意有稍稍降低,看著她將罐頭緩緩打開,開始食用,並再次落淚,我靠上椅背發出嘰嘰嗤嗤的擠壓聲我再次嘆了一口氣,看著外面猶如雪花般不斷飄散的灰,我再次浮現不如帶著逃走算了,我們能在任何地方活下去,或許我該放棄對Shelter7的攻擊,嘗試做一個屬於自己的歸宿也說不定,但是仔細想想若是我放棄了瘋狂而去追求他人所期望的和平那是否將會讓我與那些已死的喪屍一樣呢?
我放棄了思考這種哲學,緩緩走出車外任由對人類有慢性中毒可能性的灰點落在我身上,雖然感受不到溫度不如說是除了強烈疼痛我幾乎感覺不到什麼了,但從妹子不斷因車外寒氣的灌入而抖動,我才了解這愚昧世界氣象的劇烈變化; 將外套丟到她身上,我再次坐回車內發動幾乎解體的引擎,再次前往我預計的犯罪計畫”,而在那之前先幫忙添點衣服吧
: 因馬克半邊嘴巴遭燒毀,臉部肌肉無法正常運作,說話
2: 馬克努力撕扯融化的嘴唇進而發出痛苦的聲音
3: 我試圖寫的較不直接,不過這裡我的意思是口交”,雖然我覺得應該各位看官都知道吧XD
4: 這是縮寫,看官你懂意思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7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eanolai04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殭屍末日生存守則#0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O0419大家
歡迎來看看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