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一卷第五章、霸道千金逼我嫁(下)

作者:雷明│2019-03-25 17:36:00│巴幣:4│人氣:196
第五章、霸道千金逼我嫁(下)

  早晨六點,陽光穿過窗戶灑進了白一和可可的房間內,白一像是從棺材裡復活的殭屍一樣,坐起身然後看向眼前的窗戶。

  雖然原本白一的窗戶在房間右側,但是跟可可的房間合體後,兩扇窗戶就改到了床的正對面。

  因為這一面剛好面東的關係,所以太陽只要一升起,刺眼的日光就會射進來把昏暗的房間照得又亮又熱。

  白一揉揉雙眼,看向右側的床。

  「小黑……起床了……要上課了……」

  然而可可並沒有回應,他定睛仔細一看,可可並不在床上,有得只是那些布偶,讓白一吃了一驚。

  大多時候可可這個時間都還在床上賴床,然後抱著布偶左右滾來滾去,要是白一不跳到對面的房內,把她挖起來,她是打死都不會起床。

  於是白一開始在房間內尋找起床了的可可蹤影,但是不管書桌旁、床下和書櫃裡,都完全沒看到她的蹤影,而且白一還發現原本應該放在她書桌上的書包也不見蹤影。

  白一合理判定,可可先她一步起床,甚至換好制服跑到樓下去。

  他再次推測,可能是可可不想讓自己看到換衣服的樣子而害羞,所以先一步起床換好衣服,但這也不太合理。

  「雖然她難得比我早起,不過她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於是白一來到衣櫃旁,把睡衣換掉,穿上桐花高中白色襯衫和灰色西裝褲的制服,打算下到樓下尋找可可的蹤影。
  
  一下到樓下抵達客廳,他就看到自己的父親騰顥和可可的父親常盛都穿著正式的黑色西裝坐在沙發上在討論什麼。

  自己的母親語晨和可可的母親天馨也都換上一身典雅又美麗的小禮服,坐在自己的丈夫身旁加入討論。

  雖然他們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但白一就是覺得氣氛怪怪的,於是白一好奇的問向雙方的父母。

  「有看到可可嗎?」

  聽到白一的聲音後,四人轉頭看向白一,尤其是騰顥和常盛散發出了不同於平時的殺氣,讓白一不太感開口說話。

  這裡的空氣和時間、彷彿連整個世界都凍結一般,所有人的動作全部停住了。

  大約過了八秒後,騰顥率先開口對白一說話,讓時間再次流動。

  「白一,你怎麼還穿著學校制服,快點回房間換西裝。」

  「西裝?今天是什麼日子要換西裝。」

  聽到白一的回答,平時很冷靜的常盛卻少見地露出憤怒表情,但在可可母親天馨的安撫下,才冷靜。

  騰顥看了一眼常盛後,再看向白一。

  「白一,你該不會忘了今天是你和可可結婚的日子吧?」

  「結婚!!等等,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忽然結婚了!」

  原本一直壓抑怒氣的常盛氣得跳起來,然後從沙發後面拔出一把日本刀,指著白一的鼻子說:

  「好樣的,臭小子,現在是要不認帳嗎?居然不跟我超可愛、世界可愛的女兒結婚,看我怎麼拆了你,然後把你塞進消波塊裡!」

  面對暴怒的常盛,白一嚇得後退好幾步。

  「冷靜……朱爸爸……我只是忽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不可以說清楚講明白一點……」

  「是呀,冷靜點,豬大腸。」白一的老爸露出和善的笑容,站到常盛的身邊安撫他。

  「還是老爸,比較明事理。」

  就在白一鬆一口氣之際白一的父親,從背後拔出一把西瓜刀指著白一。

  「要滅也是我滅,這種家族的敗類,看我把他怎麼把它剁成人渣然後拿去鋪柏油路!免得丟了我們幫的臉。」

  「咿咿咿!老爸冷靜!!為什麼忽然會變成這種展開!!」

  兩位父親拿著可怕的凶器不斷逼近白一,被逼得白一不斷沿著牆壁後退,並慢慢往客廳的大門靠近,打算要逃走。

  「為了女兒的幸福,給我乖乖聽話!!」、「乖乖束手就擒,笨蛋兒子!」

  兩位父親默契十足,揮出武器攻擊向白一。

  白一嚇得蹲下身體,兩人的武器鏗鏘一聲,砍進了牆壁,讓人兩拔不出來。

  「豬大腸!不要妨礙我!我死都要砍這小子一刀好好教訓教訓他!」、「你才是應該離我遠一點,名字很難寫的傢伙,與其讓這傢伙糟蹋我的女兒,把他丟進太平洋裡餵鯊魚還比較好!」

  白一趁著兩位父親在吵架之際,連滾帶爬的爬向門口,但是兩位母親已經拿著手槍和獵槍站在白一面前,露出可人的笑容。

 「我的好兒子,你要上那去呀,要是不乖乖聽話,我只好請你吃吃花生米囉。」。 白一的母親一邊說一邊幫手槍上膛。

  「咿咿咿!!這個花生米我吃不起呀!!老媽!!」

  可可的母親露出和藹的笑容,幫獵槍上膛,並對準白一的腦袋。

  「雖然我一點都不希望可愛的可可亞嫁給你,但既然她那麼喜歡你,縱使要打斷你的腿都要讓她得到幸福。」

  「我的幸福哪裡去啦!!」

  白一頓時間陷入了前後夾擊的處境,不僅前方有媽媽們,後方還有殺過來的爸爸們。

  「「「「乖乖結婚吧!!」」」」

  就在兩位爸爸從後方殺來時,白一使出了懶驢打滾的招式,往右邊一滾,躲開兩位父親的攻擊,兩位父親因為重心不穩撞上兩位母親,他們四個人就這樣跌在一起。

  白一滾到門口後,看到他們四人沒有受傷也暫時爬不起來,立即以手刀跑步的姿勢,衝出客廳的家門躲避他們的捕抓。

  白一關緊門後,確認院子沒有其他人,他才鬆了一口氣。

  「這個世界又是怎麼回事?小黑又妄想了什麼劇情?」

  雖然白一對自己這樣提問,但是世界看起來都還很普通,根本沒有什麼異常,目前他看到有問題的就是他和可可的父母。

  但現在白一的線索實在太少也毫無頭緒,所以他打算先逃出去,看看外面有什麼異狀再決定要怎麼修正這個異常。

  於是白一跑向停在院子裡的腳踏車,衝出去。

但是他才一打開大門,映入眼簾是大批人馬,這群身穿正式黑色西裝的人群,團團包圍住白一家的周圍,同時還用特別犀利的眼神直盯著白一看。

  白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僵硬的舉起手。

  「嗨,大家早。」

  接著他不慌不忙的牽著腳踏車,穿過這群的右側,走出小巷子然後騎上大馬路。

  就在白一要離開的時候,兩位父親也在同時衝出大門吼道:

  「程幫的!給我抓住那個混小子!他不想要娶可可!」、「豬血幫的!給我砍!砍死那個辜負我女兒的王八蛋!」

  這群人聽到兩位爸爸的怒吼後,雙方幫眾的小弟發出怒吼。

  「居然辜負大小姐!大少爺真是太垃圾了!」、「欺騙大小姐的人,我絕對要把他碎屍萬段!」、「為了大小姐的幸福!讓他儘管少一隻腳或手都沒關係!」、「大少爺!老夫沒有這樣教您呀!老夫宰了你之後再上路!」、「絕對不能讓大小姐失望!!」

  那群人在原地吼完之後,便追上前追擊騎腳踏車逃跑的白一。

  但是騎著腳踏車的白一,豈是這些徒步的人類追得上的,於是那群流氓追到一半,開始騎上腳踏車追上來,手裡還拿著各種會違反刀械管理條例的武器。

  白一為了要躲避這些暴怒的黑道小弟,白一打算躲到警察局尋求庇護,畢竟警察不可能不管這麼嚴重的幫派問題。

  於是他騎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後,轉彎來到另外一條路上,最後騎了一段距離後,終於到了附近的警察局。

  但是這群暴徒看到白一要去的地方是警察局,他們不但沒有出現任何撤退的意思,反而還在持續衝過來。

  白一趕緊躲到這間高兩層樓的紅磚警察局內,衝到櫃臺前,對著坐在櫃臺前的警察先生說:

  「警察先生!我被一群人追殺,快點救救我。」

  「麻煩給我看一下證件。」

  「都這種時候還要看證件!!」

  就在白一抱怨警察沒有效率的時候,警察先生冷不防的伸出手抓住白一的右手,然後另外一隻手拿手銬要銬住白一的手。

  白一嚇得趕緊把手抽回來,警察先生發出呿的一聲。

  「差一點就成功了。」

  「難道……難道你們也是……」

  警察先生站了起來,同時從櫃臺大廳後方的辦公室中,走出好幾名警察,他們手上還不忘拿著手槍,打算要逮捕白一。

  「大小姐有恩於我們桐花警察局!所以乖乖就擒吧!!」剛剛要用手銬銬住白一的警察這樣說。

  其他警察以這個為契機,箭步衝向白一。

  「為了大小姐!!絕對要抓到你!」、「只要抓到你就可以!升官!加薪!成為警察局長,選市長!」、「我跟大小姐借了一百萬!抓到你之後,我就可不用還錢啦!!」

  「居然連警察也不能相信!!」

  面對撲過來的警察,白一死命的轉身逃出警察局,那群原本追著自己的幫派小弟們也團團圍住警察局,讓白一無處可逃。

  白一想也不想跳上停在警察局門口的腳踏車,所有小弟們看到試圖要逃跑,一鼓作氣湧上前,想要把白一壓制在地上。

  但也因為這些黑幫小弟們混亂的衝上前,導致應該嚴密的包圍網出現漏洞。

  白一看準那個空隙,死命的採踏板,並用在混亂車陣中習得的鑽縫隙技巧,以閃電般彎曲路徑逃出升天。

  那群撲了空的小弟們就這樣擠在警察局門口摔成一團,從裡面出來的警察也這樣被堵住,讓白一有更多時間可以逃跑。

  雖然白一覺得他們的智商就像電影中彷彿眼瞎耳聾的反派一樣,令人擔憂,但也因為這樣,讓他才能像是電影中的主角大殺四方。

  但就在白一慶幸自己運氣很好之際,他不知不覺騎到了一個菜市場。

  原本人聲鼎沸、攤販叫賣不斷傳來的市集,在白一一騎到菜市場口後,瞬間鴉雀無聲、噤若寒蟬,所有人還停下動作看向自己。

  有那麼一瞬間白一覺得氣氛很尷尬,於是他舉起左手,對他們打招呼。

  「嗨。」

  那個當刻,白一真的很想扁自己,甚至還在內心中吐嘈自己說:「你是在嗨屁嗨!」
  白一不打招呼還好,這麼一打招呼,原本僵硬在原地的小販和客人,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然後默默的拿出預藏好的武器走向白一。

  走在最前頭的殺豬攤的老闆,亮出掛肉鉤和殺豬刀。

  「想當年,因為大小姐的關係,讓我這條本應該要死的狗命可以活到現在,今天是我報答大小姐的時候!」

  豬肉店老闆身旁的賣菜阿婆亮出鐮刀,露出猙獰的表情,舔舐著鐮刀。

  「要不是因為大小姐,我現在早就變成肥料,雖然我現在只個小菜販,但我一定會抓到你。」

  一手持生魚片刀一手持木槌的賣魚的老闆殺氣騰騰的走向白一。

  「殺魚前要先敲昏再斬殺。放心我技術很好,不會痛的,昏過去之後我們會把你交給大小姐!」

  不僅是這些攤販老闆拿出可怕的凶器,連菜市場的民眾也一一拿出隨處可見的武器,逼近白一,並說著要抓住白一的話。

  「不要呀!!」

  白一發出尖銳的大喊,死命的騎車逃離這裡,但是追在他後面的人不但沒有變少,反而越來越多,現在這個景象就好像是好幾百個人在跟白一玩鬼抓人一樣。

  但白一憑借腳踏車威能,把這群徒步的人給全部甩在身後,但就在他騎上另外一條大馬路時,映入眼簾的是施工中的招牌以及閃著黃光的三角錐。

  而在施工的工地處還停著一臺把柏油給壓平的黃色壓路機。

  白一把腳踏車停在告示牌前,不滿的抱怨:

  「不是吧!!怎麼挑這個時候施工!明明都還沒到選舉時期,就亂挖馬路!稅金也不是這樣亂燒得吧!」

  「哼哼,等你很久了,臭廚餘蟲。」

  就在白一對著告示牌吐嘈抱怨國家公務員之際,熟悉的聲音從告示牌後的壓路機傳來,白一抬起頭一看有個矮小的身影站在那上頭。

  他瞇眼仔細一看,發現那個是穿著校服的韓雨,她現在正雙手叉著腰,並用看著低賤之物的眼神瞪著白一,而身材高壯的董金昔則是戴著黃色安全帽頭盔,坐在駕駛座旁。

  「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

  「當然是奉大小姐之命來抓你呀!!給我上!阿錯!把他碾成肉餅!!」

  「給老子去死吧!!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小姐!看我怎麼把你變成柏油路的一部分!WRYYYYYYY!」

  坐在駕駛坐上的董金昔駕駛壓路機,然後往白一的方向壓過去。

  好在壓路機的速度不快,所以白一猛踩踏板繞過壓路機,然後穿越這個假工地,繼續往前逃。

  韓雨看到白一騎著腳踏車從壓路機左側輕鬆閃過,她氣得用手拍董金昔頭上的安全帽。

  「快轉快轉彎!!不要讓那隻臭蒼蠅逃跑了!」

  「給老子衝呀!!混帳壓路機,被我瘋狗錯盯上的人,沒有一個能逃!」

  董金昔慢慢壓路機慢慢轉向,緊追在白一的身後。

  他轉頭看向身後,越來越來浩大的聲勢,不禁咂舌。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大家都想要抓我,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世界!!」

  白一不停丟出疑問,但是他的疑問沒有得到解答,反而從他右側的小巷子衝出兩個身影,這兩道黑影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左右包夾白一與他並行。

  當他們包夾自己後,白一也才知道這兩個人是誰。

  堵住白一左側路線的,是騎著重型機車,身穿西裝的轟天。

  妨礙白一右側路線的,是騎著小摩托車,身穿女性西裝、擁有一頭染燙過金髮、看起來相當成熟的陽月。

  白一的兩個同學兼友人就這樣一左一右的,緊跟在白一身邊,而且他們的兩旁還跟著許多飛車黨。

  「你們兩個人也是要抓我嗎?」白一問道。

  「只要抓到你,幫會的本本和片片販賣和進口通路,就會歸我所有!!說什麼都要抓到你!」轟天露出往常的輕浮微笑說道。

  但對比爽朗的轟天,右側的陽月露出一種可人卻令人發寒的笑容。

  「其實比起直接抓到你的人,我更想用漂亮的伴娘服,好好抓住你的眼球。」

  兩人說完後,便慢慢逼近白一,打算要狠狠夾住他。

  但是白一看出他們的意圖,於是在山豬和小綿羊夾住自己的腳踏車之際,他往後跳車,脫離夾擊和飛車黨的包圍,然後往自己右方的小巷子逃進去,打算要徹底甩開這些人。

  白一一進去巷子,又有有另外一個熟人出現在白一面前。

  那個人,正是白一偷偷喜歡的對象,桐花高中的學生會長,林茜。

  她往常一樣穿著桐花高中的女生制服,然而儘管身穿樸素制服的她依舊是難掩自己那出眾的氣質,和那好似君臨一切的威壓。

  然而這樣的林茜,卻對白一投以彷彿能救贖他的溫暖笑容。

  「白一同學,請乖乖投降吧,我們的大小姐希望你能平安無事,所以我並不想對你動粗。」

  「果然連會長也是這樣嗎?」

  「畢竟,雖然你們的家族已經與我們的家族分道揚鑣,但是過往的交情不能就此抹滅,所以我會幫助可可你們家到底的。」

  「歐……我都忘了……儘管不是妄想世界,我記得林茜會長家好像就是真的大勢力家族,難怪看起來一點都不違和。」

  白一轉頭往回看,後面的巷口已然被剛剛那群追他的小弟們給擋住,而董金昔和韓雨也開著壓路機進入巷子內,騎著重機和摩托車的轟天與陽月,也從白一背後步步逼近。

  看到根本無力可逃,白一乖乖舉起雙手投降。

  「好吧,算我輸啦,就麻煩會長,把我帶走吧。」

  白一覺得比起繼續一直逃搞不清楚真相,他決定乖乖被林茜抓,去見見那個他們口中的大小姐。

  雖然白一大概知道他們口中的大小姐是誰就是了,但不跟那個幕後主使者見面,這個胡鬧的世界也不會消失,所以他想弄清楚一切。

  林茜露出開心的表情,抓住白一的右手高高舉起。

  「好耶!我抓到了」

  「是的,我被會長抓到了。」
  
  ◆
  
  白一被一行人帶到了結婚地點後,便被換上一間雪白的西裝,帶往下一個地方。

  那是個戶外的水上水晶教堂。

  位於湖水中心水晶教堂大約三層樓的高,整體構造是個透明的三角形,因此可以清楚的看到裡面的擺設。

  雖然白一問押解他的人,現在是怎麼回事,但他們沒有回答白一的問題,只是繼續強硬帶著他走上通往水晶教堂的雪白木橋上。

  這時也一樣換上雪白西裝的轟天來到他身後,就這樣一路把他推進水晶教堂內。

  當白一進到水晶教堂後,左右兩側的位置,約二十多人全部都轉頭看向白一,其中當然也包含坐在前排的雙方父母。

  同時也包含站在最講臺前充當神父的歷史老師,以及身穿白色新娘禮服、頭戴白紗的紫髮少女,雖然他猜測是可可,但髮色有些不太一樣。

  隨後所有的嘉賓發出歡呼聲,說出祝福的話,對白一灑花瓣,但白一恨不得想要快點逃離這裡,然而在好友的催促下和強迫下,白一照到了新娘的面前。

  白一站到那名新娘面前後,他才確認到眼前這名新娘的確是可可沒錯。

  然而雖然白一眼前的人是可可沒有錯,但卻又跟他平時認識的可可不太一樣。

  原本只留著即肩的黑色長髮,如今變成了即腰的柔順粉紫色長髮,連烏黑的眼珠也變成了金黃色。

  看到徹底變化髮色和瞳色的白一,雖然很好奇是怎麼回事,但他還是忍下來,問那個比較重要的問題。

  「那個可以解釋……這是怎麼回事嗎?」

  「哼哼,當然是我跟白衣之王的豪華婚禮啦~」

  「等等……等等我搞糊塗了……婚禮跟追殺我的那群人有什麼關係?」

  「那當然是因為,大家很期待我們的婚禮!總之不管如何我們快結婚吧~我已經等很久了!」

  「那個有問過我的意願嗎?」

  「難道白衣之王……要拋棄我嗎?都對我做了那種事……好過分……好過分……」

  當可可露出難過表情的當下,那些嘉賓全都露出憤怒的表情,坐在最前排的可可和白一的雙親,再次拔出武士刀、西瓜刀、手槍和獵槍,後排的菜販和警察拔出農具和左輪手槍,甚至教堂外的軍人紛紛拿出步槍瞄準白一,彷彿只要白一說一聲不,就要把他碎屍萬段一樣。

  看到如此的大陣仗,白一嚇得趕緊改口:

  「沒有!!沒有那一回事!!能跟小黑結婚!我非常開心!」

  「真的嗎!我好開心那麼我們快開始吧!」

  可可對歷史神父使了眼色,於是他打開了聖經,拿起火槍開始舉辦結婚儀式。

  「歷史老師……為什麼你要拿著火槍主持婚禮?」白一忍不住吐槽。

  「白一同學你知道嗎?在十七世紀的亞洲,神父和牧師可是最會造槍砲的職業,要不要用身體試試看我自己做的西式火槍呀?」

  「抱歉,我不該打擾您,請好好主持儀式吧。」

  歷史老師神父這才放下亂揮的火槍,開始說出儀式臺詞。

  「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白一看向那些殺氣騰騰的嘉賓,他也沒有任何選擇只好硬著頭皮回答。

  「我……我願意……」

  「妳願意嫁這個男人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

  「我超級願意!儘管死亡、跨越輪迴!我依舊會陪伴在黑衣之王的身邊,永遠不離不棄。」

  「好,那麼請新郎接吻新娘吧。」

  「等等,不是應該要交換婚禮戒指嗎?」

  「我說親吻,就親吻。」聽到白一的話,充當神父的歷史老師的禿頭上爆出一條青筋。

  在他說的同時,所有嘉賓再次拔出武器,露出一副你不親就宰了你的殺氣。

  白一面對此等脅迫,不禁想起小時候,自己被可可騙初吻的事情。

  雖然那也算是美好的回憶之一,但是受騙的感覺不很好,所以他很想跟可可說這樣強迫別人親她並不是個好念頭。

  於是白一抓住可可纖細的肩頭,靠近閉起雙眼等待親吻的她。

  「如果妳只是用幻想逼迫別人,儘管達到目的也不會是自己想要的。」

  聽到白一的話,可可張開金色的雙眼,直直看著白一,看起來有點沮喪。

  白一不讓她說話,繼續說:

  「如果妳想要我親,直接跟我說就好了,不要用騙的,也不要用強迫的。」

  「白衣之王不要我了嗎?不想跟我結婚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是普通的世界就算了,但是不要忘了,這是妳妄想出來的世界,我更沒有理由拒絕妳。」

  「白衣之王到底在說什麼?」

  「偶爾倒是可以,但是不要每天這樣,畢竟幻想的世界總有一天會崩潰,倒不如好好在真實的世界過活。」

  可可的雙眉再次垂下來,似乎無法接受白一的話,但經過思考後,她好像得到某種答案。

  「那麼要親我了嗎?」

  「真是的……還是跟往常一樣,連半句話都沒聽。」

  迫於無奈白一只好拉近可可,讓自己的唇貼了上去。

  那瞬間白一覺得頭痛的不得了,視線也一片模糊。

  最後白一墜入深深的黑暗之中,到這裡他的意識中斷了。

  
  當白一回復意識時,他發現自己和可可站在學校的講臺上,而歷史老師手裡還拿著獎狀,要頒獎給可可和白一。

  可可發現白一在發呆,於是用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白衣之王快醒醒,快點說我願意,然後結束最後的儀式?」

  白一左顧右盼,發現剛剛殺氣騰騰的人全都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在操場上等著聽取報告、整齊排列的學生。

  「這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婚禮的……」

  但歷史老師不讓可可把話講完,嘆了口氣搶先說:「白一同學請專心一點,現在你可是帶領班級,領取整潔比賽的獎狀。」

  「原來是這麼回事,抱歉抱歉。」

  於是白一和可可接過獎狀後,從臺上下來。

  就彷彿那件追殺白一的婚禮沒有發生過一樣,讓白一越來越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至少他知道世界恢復正常了。


--------------------------------------------------------------------------------------------------------

  如果你喜歡這部作品,別忘了GP、訂閱、留言。
  想看最新進度嗎?

        歡迎來到粉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68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2384996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 後一篇:《中二妄想.少女日常》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9y6638米娜桑
我就直白一點,請你們來追蹤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