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決鬥傳說Dueltale 第十九章 (遊戲王同人小說)

作者:可可羅│Undertale│2019-03-25 14:04:06│巴幣:1,000│人氣:291
RESET:太遲了!

在上一集的決鬥傳說中,
我大概腦補了丘比的由來,
其實是因為小圓官方有表示過埃及豔后是個魔法少女,
所以我從遊戲王想起千年神器怎麼來的,
就得出這個結果了。

你說Ness和Paula出了一些狀況?
那麼,是發生什麼事呢?

雖然本篇的Frisk前世是個壞人,
但是Frisk一直都是我們玩家的化身,
你要他做甚麼,他就做什麼,
玩UT屠殺路線時,也是你自找的。
雖然這麼說有點傷到UT的玩家,
但是就是玩家的主意才害了整個時間線的。

{第十九章 破壞劍的黑魔導和娛樂夥伴超量龍}


【決鬥X-7號,幾分鐘前】
場面一片混亂,在來自異次元的月龍的貴公子拜訪之後,Ness身旁的柯南被丘比的意識吞噬,而Frisk倒在他的面前,另一個Frisk則正在旁邊笑著。
「哼哼哼哼,沒想到事情變得有趣了!」失去控制的柯南說著:「分子分離器如果要分離單一元素,就會分離內心的多重性格,看來,你的確是經歷了不好的事情呢!」
「你說的沒錯,我殺了大家,還真想挽回一切?真是個愚蠢的決定!」霸王Frisk說著:「我本來有控制這世界的命運的能力,現在,是時候挽回這個能力,然後……」
「冷靜下來,Frisk,現在的你不是殺人魔,我相信你一定會回頭的。」Ness說著,「你是我們大家的救星,是我們的希望,我希望你不要誤入歧途……」
「冷靜?我早已經不是大家的希望,我是個威脅,你應該不知道吧?Ness,其實我要殺人時,我是絕對不會停手的……」Frisk說著:「看看你導師Toriel,當初我要殺她時,她還是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連Papyrus都覺得我可以回頭,但是,你以為我會就這樣放棄嗎?
「沒想到Frisk的另外一面是這種德性……」在昏倒的Frisk旁邊的飛哥‧福林說著:「不過,就技術上而言,Frisk是比不過Ness的。」
「你說的很有道哩,彷彿只要LOVE比別人高,就有自己的優勢,不過,像「決心(Determination)」這種東西來說是沒有用的,就算我力量不如你,我還是有自己的優勢。」霸王Frisk說著。
「的確你的LV只有20,而我的LV是你的三到四倍,而且我發現,你用其他決勝負的方式是可以贏過我的,但如果只以暴力解決,你是不可能打贏我的。」Ness說著。
「就一個山寨版的替身使者也能打贏我?」Frisk說著:「不過,你說過,只要利用替身的力量,就算再弱也能打贏強者,對吧?」
「替身使者,那只是漫畫中的力量而已,別太在乎它……」Ness說著。
「動漫都是真的,你應該親眼看見了吧?」Frisk說著,之後嘴唇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Frisk突然變出一條紅色的鎖鏈,鎖鏈末端是一個刀刃,準備朝向Ness攻擊。
Shild α!」Ness叫出了防護罩擋下了攻擊,但它造成防護罩一個很大了裂痕。
Frisk把紅色的鎖鏈刀劈向綁住Paula的繩子,Paula解除了束縛。
「怎……怎麼回事?」Paula問著,「難不成,Frisk成為替身使者了?」
「替身和丘比的存在,只有一部份擁有特異能力的人才能看見,這是「超能力」的共同因素,隨便妳怎麼稱呼,霸氣、念能力、查克拉、替身、PSI、魔法……」Ness說著,「Frisk看來是這一系統的能力者,有與生俱來的超能力。」
「嗯哼哼哼,看來你說對了,我決心的能力已經進化了,它可以把人困住無法行動,然後慢慢折磨他,再強的東西也無法抵抗。」霸王Frisk說著。
「可是我什麼也沒看到……」飛哥說著。
「糟了!」Ness發現飛哥看不見替身系統。
「去死吧,然後我就殺了你一百萬次!」Frisk把鎖鏈刀刺向飛哥。
「不!」Ness快速移到飛哥身邊,用超能力盾牌保護。
超能力盾牌被粉碎了,鎖鏈刀收回Frisk身邊。
「你真的很有才華嘛!」Frisk說著:「不過就到此為止了!
「飛哥,等一下和伊莎貝拉和小圓抬另一位昏倒的Frisk去醫院,這裡交給我和Paula!」Ness說著:「我來做掩護!」
PK Tunder γ!」Ness放出三道閃電,全被Frisk的鎖鏈吸收了。
Frisk用雷電鎖鏈發動攻擊,Ness被雷電鎖鏈綑綁著,Ness受到了431點傷害。
「快把Frisk抬到醫院去!」飛哥逃離現場,和伊莎貝拉、小圓抬起另外一個Frisk。
PK Freeze γ!」Paula放出冷凍光線,Frisk受到了53點傷害,剩下46%HP。
飛哥、伊莎貝拉、小圓和沙耶香逃離現場了。
「撐住點,歐尼醬,我來拖延他的時間,看來他免疫PSI還能反擊回去……」Paula說著。
「小福醬!快住手,你們不是朋友嗎?」菈菈試圖阻止Frisk,「為何要自相殘殺?」
「沒用的,Frisk的性格大變,他沒辦法恢復理智……」Paula告訴菈菈:「他理智的那一邊已經失去意識了,快逃吧!」
Ness脫離了鎖鏈,他用PSI叫出了全壘打球棒。
「沒辦法,只好讓你受傷了!」Ness發動了攻擊。
「沒用的!」Frisk把Ness的球棒用鎖鍊綁住,脫離Ness的手中,在打到Ness的臉上。
SMAAAASH!對Ness造成241點傷害。
Life up γ!」Ness使用了治療,Ness的HP現在全滿。
「我從漫畫書裡的一位人物學會了一個絕招!」Frisk把鎖鏈綁向自己。
痊癒拇指鍊!」Frisk的鎖鏈發光,Frisk的HP現在全滿。
PK Flash γ!」Ness射出了奇異的光線。
食指掠奪鍊!」Frisk用鎖鏈把光線吸收起來,然後收起鎖鏈。
「看來你看太多「HUNTER × HUNTER」了,不過這也是為替身命名的一個方式,不過呢……」Ness說著:「我的PSI可以隨機產生疾病,甚至置人於死地!」
「什麼!」Frisk突然全身發麻,身體動彈不得!
Frisk麻痺了。
「咳咳,你居然……還有兩下子……」Frisk突然雙膝跪下,「沒想到我居然有打不贏的東西……」


「你早就很多了,Undyne、Sans、霧矢小姐、藍色狸貓、Papyrus、甚至剛才那位讓蘿莉懷孕的人,從你綑綁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的痛楚了!」Ness拿起全壘打球棒,準備給Frisk一個教訓。
「等一下!」菈菈擋在Ness的面前,「這時候不應該殺了他,他還是另一半的小福醬!」
「妳在做什麼,想被我打的鼻青臉腫嗎?」Ness問著菈菈。
「如果你殺了他,殺了你最好的朋友,那麼你就踏上他最不喜歡的末路了!」菈菈抓起Ness的球棒,並哭著說:「他還是有好心的一面,他會壞,也許是別人對他壞,但如果我們對他好一點,他就不會這樣做了!小奈醬,你真的要讓另一半的靈魂支離破碎嗎?」
「你說的對……」Ness放開了球棒,「他依舊是我的朋友,我是有判斷力的,如果我連這點都做不到,我就不是個英雄……」
「歐尼醬,但現在他一點理智都沒有耶……」Paula說著。
Heal β!」Ness幫Frisk解除異常狀態,Frisk又可以站起來了。
「你……治好了我?」Frisk站了起來,「那還真是……」
「啊啊啊啊啊!」Ness和Paula突然被足球砸到,昏了過去。


「你是不是要說「那還真是蠢,看我殺了你們三個!」之類的?」柯南說著。
「小福醬,你是真的要殺了我?」菈菈突然發抖。
「我有一個秘密……」Frisk說完,把菈菈用鎖鏈綁住。
「啊啊啊啊!」菈菈身體動彈不得。
「我最討厭多管閒事的人了!」Frisk說著。
「小福……」菈菈看著自己喜歡的對象凶狠的眼神。
「柯南,你應該看習慣……」Frisk說著:「那 些 人 失 去 自 己 臉 龐 的 樣 子 嗎 ?
「住手啊!」菈菈大喊著。


「我們到了,那麼……」這時Sans、蝙蝠俠、蝙蝠女孩和羅賓出現了。
「SANS!小福醬發瘋了,快救救我!」菈菈哭著向Sans求救。
「嗯,孩子,你哪來的超能力……」Sans覺得不對勁。
嗯哼哼哼,Sans,你來的真晚……」Frisk用邪惡的眼光看著Sans。
「我就說明一下,這孩子的靈魂被一分為二,人格也一分為二,你看到的這位已經是最壞的他了,沒想到,他居然可以壞到這種地步……」柯南在後面說著。
「對啊,如果你經歷在那場殺戮,你就會感受到這傢伙的壞處,照這情況看來……」Sans說著,他單手一舉,變出了無數Gaster Blaster卻朝向柯南發射。
柯南躲過了這些Gaster Blaster的攻擊。
「嘿,你應該朝著他發射,而不是我,他才是殺手,你們全家都是殺手,記得嗎?」柯南說著:「你在無數的時間線不停殺害級數20的孩子,照理來講,你應該會攻擊LOVE最高者才對。」
「LOVE最高者,你要是這麼說,那些為自由而戰的四名人類(指地球冒險2的人物),也會在我的攻擊範圍內。」Sans說著:「我本來就是要做掉你們這些人而設計的,但我懶得幹這些事,事實上,我已經有其他的任務了,其實,不管是那三次和平的時間線中,還是其他的,我的審判早已完成,到達地面時,其實我就已經發現已經有壞人類了,你知道要怎麼處理內心壞壞的人嗎?」
「讓絕望覆蓋他們的人生,你是這麼想吧?」柯南露出丘比的瞳孔說著。
「我是在說「江戶川柯南」會怎麼做?」Sans露出審判之眼。
「柯南,你說工藤新一嗎?他在成為我的容器時,人已經消失在這世界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柯南發狂似的大笑。
「你應該知道,在對方做出行動時,我們什麼都不能做,我們只能祈禱、推論、阻勸,在對方犯了「真正的錯」之前。」Sans說著。


「一旦罪名成立,這才是真正的公平正義。」蝙蝠俠說著,「否則,你就跟一個殺人魔沒兩樣了!」
「這條時間線上,Frisk還沒讓一名決鬥者受傷害,但是,你卻踏上了這不歸路,殺害了一名人類和怪物,讓他們的家庭支離破碎,怎樣說都是你無法脫罪。」羅賓說著。
「你們……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好?」Frisk看著Sans講道理。
「你什麼時候產生我殺人的錯覺?」柯南拿出一個青色的靈魂,「我只不過是借了基德的靈魂,延續宇宙的生命罷了!」
「所以……你還保留了基德的靈魂?」Sans說著:「我跟警方確認過,等這件事搞完,他們就會火化基德的身體,但我想,他們應該等不到這一天了!」
「所以怪盜基德是……靈魂出竅而已,只要把靈魂還給對方就沒事了!」蝙蝠俠了解了讓基德復活的方法。
「哼哼,靈魂是可以還給你們,但是要先贏過我,用黑暗遊戲的方式!」柯南說著。
「Sans,別答應他,你只有1點HP可以維持生命,任何一擊都會讓你結束生命。」蝙蝠女孩說著。
「讓我想想……我正好也有四強資格,但我有棄權的權利……」Sans想著。
「只有小孩子才會做選擇,我可以讓這一切化為烏有!」霸王Frisk突然說著,「我會找回屬於我的東西,然後重置這一切……」


我是使命的繼承者,在契約之名下,解放你的力量吧,流風宿於天際,星辰宿於夜空,不屈的勇氣,宿於我的心靈,將魔法握於手中,旭日之心啟動!」突然不知道甚麼女孩說出了這個台詞,然後一道光線在Frisk背後發光,霸王Frisk從背後一看。
眼前出現一位綁著馬尾的橘髮少女,穿著白色洋裝,手中拿著巨大的……魔杖?還是斧頭?身上穿著少許藍色裝甲。
「嘿呀,這個情況,應該不是光之美少女的裝扮,但是,又偵測到實體靈魂的反應……」Sans看著這位白色洋裝的少女。
*高町奈葉 攻擊 1億2500萬 防禦 1
*似乎擁有毀滅全世界的力量,卻只能承受一次傷害。
「哼哼,又有前來送死的啊?」霸王Frisk看著這位魔法少女裝備少,準備發動攻擊。
Frisk把鎖鏈刀丟向這位魔法少女,但是,這位魔法少女徒手接住Frisk的鎖鏈。
你最好頭腦稍微冷靜一下吧!」魔法少女說完,把鎖鏈向後甩,Frisk被摔向後面。
Frisk受到了98點傷害,剩下1/99點HP。
「Chara,就是現在!」魔法少女呼喚了某位魔法少女的名字,然後這位魔法少女就過來了。
「好的,奈葉前輩!」這位手持多數投擲型匕首的小丑衣少女,過來看著把霸王Frisk,她的名字叫做Chara Dreemurr,在一次陰陽錯差下復活成為丘比系統的魔法少女。
「妳又回來了,然後要變本加厲的羞辱我?」Frisk問著Chara。
「之前給你虧欠太多了,我現在也是個無家可歸的魔法少女。」Chara說著:「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復活的,所以我想問丘比,現在他在那裡了。」
「不,其實有一個方法可以救妳,我只要……Asriel的靈魂,然後,等這些靈魂湊齊完整的形狀……」Frisk說著。
「你這個混帳!Asriel是我的朋友,你敢對他做什麼不好的事……我就無法原諒你!」Chara說著,「我一點也不想要接受重置,這就是我的結局,我遲早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但大家都會記得我……」
「大家都會記住的英雄是我,不是妳!」Frisk說著:「妳只是造成混亂的開端罷了。」


「不好的故事也是歷史,如果不好好保留,就不會有真相……」Chara說著,她同時也流下了眼淚,「我害爸爸成了六個孩子的冷血殺人魔,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求別人原諒我,但是,我只想給那些孩子還一個公道……到時候,公園上就會有這些紀念碑,人們都會想起我的身世有多艱難……」
「這是那位臭女神教妳的?」Frisk說著,他指的是圓環之理,「別再相信她的話了,她害了我們許多人消失,Sans、Papyrus的家庭無法團聚……」
「你知道嗎?那場爆炸,如果沒有小圓的協助,Gaster博士會死掉,他在死之前利用地下世界六名孩子其中一位留下的徽章,研究反擊魔法的魔力……」Chara說著,他們兩個都有看過,Sans在地下世界的秘密房間藏有一枚富蘭克林徽章
「Sans,你不會有任何事的,你爸爸給你的那個心型墜飾,有富蘭克林徽章同樣的魔力,好好利用它吧!」奈葉跟Sans說著。
「我知道了,老爸……」Sans看著自己手上的心型墜飾,「柯南,等一下把話好好說清楚吧!」
「我甚麼時候記得,有這位超差勁的魔法少女在這裡了?」柯南說著。
「看來不是這個時間線的孵化者跟你簽訂契約……」奈葉跟Chara說著,「那究竟是甚麼人跟你簽訂契約呢?」
「我記得!」菈菈突然開口了,「當時有一位魔法少女說過,她從另一個世界過來,我想只要找到她……但是,我一點都不了解她的特徵,只有小福醬……」
「小福醬,你是說Frisk嗎?那他能知道甚麼呢?」奈葉詢問Frisk。
「那位曉美焰是處於過度輪迴,無法保護小圓而跑來這個世界,給光之美少女黑暗和絕望的……那位孵化者似乎跟那位小焰同一個世界,哼哼哼,妳話說完了吧?」Frisk對奈葉說著。
「我知道了,其實我還有一個案子還沒有解,這位孵化者究竟為甚麼會附身在無辜的孩子身上。」奈葉問著:「孵化者的復活模式必須被別人殺死一次,那次究竟是誰殺死的呢?」
「妳夠了沒有,我要過去拿Asriel的靈魂了!」Frisk憤怒的說。
「其實有件事要告訴你。」Chara說著:「你的靈魂被一分為二又被一分為二,你的靈魂只不過是四分之一的決心,四分之一加上Asriel的二分之一,無法等於完整的決心,如果你真的想這麼做,就得殺死你自己,但是,我想大家應該會保護Asriel和另一個你吧?」
「我不相信……」Frisk突然臉色發白,「沒想到會是這種結局……」
「好了,現在跟我過去吧!」Chara說著。
「不,我要用你最喜歡的方式制裁你,你希望我用決鬥帶來笑容,現在我要證明你是錯的!」Frisk撿起了地上自己的決鬥盤,並裝上它。
「沒想到會有這一天,我代表正義的一方來安撫你的情緒……」Chara覺得很奇怪,但是她也裝上了決鬥盤。
「決鬥!!!」

Frisk 4000 Chara 4000


「就由我先攻。」Frisk說著,「我要發動魔法卡「破壞劍士融合」,將手中「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和「異色眼鐘擺龍」送入墓地,融合召喚,出來吧,「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攻擊 2800 防禦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的效果發動了,這張卡攻擊力和守備力上升雙方場上和墓地的龍族怪獸1000點。」Frisk準備發動恐怖的攻擊。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攻擊 3800 防禦 3500
*另外,Chara的龍族怪獸一旦出場,就會變成守備表示。
「我要將刻度3的「魔力誘導者」和刻度8的「黑牙的魔術師」設定鐘擺刻度,另外,「魔力誘導者」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Frisk設定不知道哪裡來的鐘擺卡片了。
「這些都是……鐘擺卡片?難不成你要……」Chara突然受到驚嚇。
妳以為只有妳自己可以生成鐘擺卡片啊?來吧,陷入恐懼的時間到了,鐘擺召喚!LOVE 7,「異色眼幻影龍」!」Frisk鐘擺召喚了怪獸。
*異色眼幻影龍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闇屬性,龍族,鐘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時「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攻擊力再上升1000點。」Frisk準備發動恐怖的攻擊了。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攻擊 4800 防禦 4500
*妳已經沒有機會了。
「結束這一回合,換妳最後的一個回合了!」Frisk說著。
「Frisk,你真的要用自己的怨來決鬥嗎?你真的想踏上我的腳步嗎?我的回合,抽牌!」Chara有六張手牌。
「發動場地魔法「天空的虹彩」,只要這張卡存在檯面上,我的「娛樂夥伴(EM)」、「異色眼」、「魔術師」不會受到對方效果影響,另外,我要將刻度1的「龍脈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時讀的魔術師」設定鐘擺刻度!」Chara也設定了鐘擺刻度了。
「在鐘擺召喚之前「魔力誘導者」的效果發動了,這張卡放置三個魔力計數器!」Frisk似乎在準備甚麼。
「發動「龍脈的魔術師」的效果,將「貴龍的魔術師」這張鐘擺怪獸捨棄,破壞你的「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砸瓦魯多,時間停止吧!」Chara把鐘擺卡片捨棄後,龍脈的魔術師的魔杖讓時間停止了。
「甚麼,居然讓我的怪獸……」Frisk的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被破壞了。
擺動靈魂的鐘擺,在地平線上劃出虹光,鐘擺召喚!LOVE 7,「異色眼鐘擺龍」,LOVE 4「娛樂法師(Em) 鏡子指揮家」!」Chara鐘擺召喚了怪獸。
*異色眼鐘擺龍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闇屬性,龍族,鐘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 鏡子指揮家 攻擊 600 防禦 14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鐘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守備表示。
「「Em 鏡子指揮家」的效果發動了,支付500點LP,將你的「異色眼幻影龍」攻擊力、守備力交換!Frisk,你有甚麼痛苦,就儘管說吧,我們都會讓你找到答案的!」Chara的LP從4000點降到3500點,讓異色眼幻影龍的攻防交換了。
*異色眼幻影龍 攻擊 2000 防禦 2500
*現在還來的及回頭,快放棄吧!
「嗯哼哼哼,你什麼時候擁有自己的控制權了?我是不會說到底發生了甚麼的!」Frisk說著。
「戰鬥,我要將「異色眼鐘擺龍」對「異色眼幻影龍」發動攻擊,「異色眼鐘擺龍」的效果發動了,跟牠戰鬥的怪獸戰鬥傷害會加倍,去吧,螺旋之爆裂衝擊!」Chara不忍心的發動攻擊。
「沒錯,痛苦,更多的痛苦……」Frisk的LP從4000降到3000點。
「Frisk,雖然你很亂來,但是我想知道,是甚麼力量可以造成這無法挽回的地步的,你真的痛下慈悲心殺了丘比嗎?」Chara說著:「結束這一回合,換你了!」


「我的回合,抽牌!」Frisk有一張手牌,他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我要發動鐘擺區的「魔力誘導者」的效果,因為你剛才發動的「龍脈的魔術師」的效果,這張卡有五個魔力計數器,去除三個魔力計數器發動,將牌組一張「調弦的魔術師」加入手中,來吧,見識一下我的恐懼吧,鐘擺召喚!「黑魔導」、「調弦的魔術師」!」Frisk鐘擺召喚了兩隻怪獸。
*黑魔導 攻擊 2500 防禦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調弦的魔術師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魔法使族,協調鐘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調弦的魔術師」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白翼的魔術師」效果無效化以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這張卡離場時,無論如何就是除外!」Frisk利用鐘擺怪獸的能力了。
*白翼的魔術師 攻擊 1600 防禦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鐘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調弦的魔術師」和等級4的「白翼的魔術師」進行調星,我無法再隱瞞自己是殺人魔的身分了,我跟你一樣是個壞人,現在比誰更壞吧!同步召喚!「破戒蠻龍—破壞龍」!」Frisk守備表示同步召喚了怪獸。
*破戒蠻龍—破壞龍 攻擊 1200 防禦 2800
*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破戒蠻龍—破壞龍」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歸來吧!「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Frisk從墓地特殊召喚了融合怪獸。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攻擊 2800 防禦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破戒蠻龍—破壞龍」的永續效果為,場上的怪獸全部變成龍族,配合「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的效果,攻擊力、守備力提升場上、墓地每隻龍族怪獸1000點,我們場上共有5隻怪獸,墓地則有一隻「異色眼鐘擺龍」,因為「異色眼幻影龍」破壞時會到額外牌組不算在內,攻擊力上、守備力升6000點。」Frisk說著,他露出了邪惡的微笑。
*龍破壞的劍士—爆裂劍士 攻擊 8800 防禦 8600
*你完蛋了,我的牌組是專門對付妳的。


「你果然還是天生的贏家……但是,如果能早一點發現,也許,面對這麼強的敵人,也會迎刃而解呢……」Chara說著說著,突然哭了起來。
「Asriel……嗚嗚嗚……我果然沒辦法拯救你,我還害了大家,我不能成為英雄……」Chara蹲在地上,大聲哭喊著,這是她從來沒有的舉動。
「嘿呀,這個表情,怎麼有點像是某個世界的小焰……」Sans看著Chara想著,「等一下,高町小姐,你說你想知道丘比是怎麼死的?」
「是啊,看來你似乎知道甚麼,說來聽聽。」奈葉說著。
「Frisk從那位22世紀的機器貓用任意門去一趟醫院時,那位魔法少女小焰也在場,她跟我說她也想去看我弟弟,但她回來的時候,就哭得跟現在的Chara一樣,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Frisk跟我說,以後要小心了,我就覺得是甚麼不祥的預感……」Sans說著。
「聽你這麼一說,我聽韋恩先生說,Frisk為了Papyrus的解藥去一燙孤獨堡壘拿石頭,但是回來時,只有藍色狸貓出現拿著石頭,說好像有不好的事發生了……」蝙蝠俠說著。
「那麼,好像只有Frisk知道曉美焰發生甚麼事,我們得查明這位曉美焰來自哪個AU才行。」奈葉說著。
「我沒忘記的話,她戴著紅色眼鏡,綁著麻花捲,但是她知道織莉子殺了小圓的輪迴,又似乎知道她們的世界受到異世界三個皇室軍隊玩弄……」Sans說著。
「異世界三個皇室軍隊?你指加拉斯大陸的三個軍隊嗎?」奈葉問著。
「對啊,他們很過分耶,居然拿魔法少女和偶像當玩具……」Sans說著。
「既然是加拉斯大陸旗下的世界,那我就沒辦法了,因為,這個世界不再我們管轄的範圍內……」奈葉說著:「對不起,Chara,我沒辦法查清妳的身世,不過有件事要告訴妳。」
「什麼事情啊?」Chara淚眼汪汪的說著。
「妳的願望似乎是別人的,也就是說,妳在沒有願望的情況下成為魔法少女,妳的靈魂寶石隨時會受到衝擊並粉碎,如果粉碎了,妳就消逝在這世界而且沒人記得妳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像丘比在許一個願望,讓契約成立,至於願望的內容,妳得好好想一下……」奈葉說著。
「不……已經沒關係了,告訴墜落之子,拿著我的靈魂寶石碎片,離開這個受到詛咒的世界……」Chara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不……Chara,錯的不是妳,都是小焰的錯,是她暗殺了丘比,才導致丘比附身在決鬥者身上,我……對不起妳,還有Sans也是……」Frisk試圖想哭出來。
「原來,就是曉美焰的攻擊殺害了丘比啊!」奈葉說著:「我們時空管理局在十幾年前跟加拉斯他們發動了戰爭,但我們輸了,從此達成協議,我們無法管到他們的無法無天……」
「時空管理局?難不成,妳因為我們正義聯盟犯下的時空大罪,所以沒收了幽靈空間傳送器?」蝙蝠俠說著。
「對啊,但是發現兇手是「偶像異聞錄」世界的人,所以當我回去報告時,罪名會被撤銷,但我會爭取Chara在這世界24個小時的時間的。」奈葉說著,「還有,告訴日本警視廳的全體人員,立刻中止你們對平行世界的調查了,否則的話,時空戰爭一開打,我們是無權力收拾的。」
「嗯……這可能要問問警視總監,看他要不要中止,但我想這次事件中他能學到教訓,我可以試一試。」蝙蝠俠說著。
「但我得跟你說,三個皇室的成員是中國各個衰敗朝代的皇室後代,沙諾爾‧賽菲羅斯是唐朝高祖皇帝的後代,他靠著這高貴的血統支撐日本的偶像界,如果要讓他們抄家滅族,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沙諾爾的母親是北魏皇室血統的後代,他母親生下他之後不久就去世了,之後有人說神濱市的某位魔法少女跟沙諾爾的母親很像……看來你們對那個世界還不夠了解,但就到此為止了,地上有兩個昏迷不醒的小孩子,就讓我來讓他們醒醒吧!」奈葉說著,之後奈葉舉出魔杖,把魔力灌向Ness和Paula,Ness和Paula醒來了。
「咳咳,得救了,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Ness醒來,第一眼看著Chara,「Frisk,你怎麼變得這麼可愛啊?」
「我在這裡,我要去把自己的靈魂復原了……」Frisk試圖抬起Ness。
Chara解除了變身狀態,變回跟Frisk相似的服裝。
「我的寶石……看得出來它快支離破碎了,得趕快找到丘比才行……」Chara說著。
「各位,我想江戶川柯南好像跑掉了!」Sans發現柯南不見了。
「我們走吧,歐尼醬!」Paula說著。
Frisk、Chara、Ness、Paula、Sans和菈菈各自把右手疊在一起。
「我們不會再讓任何人奪走我們的人生了!」Chara說著。


【新童實野醫院,Frisk、Papyrus和愛麗絲在同一個病房之下】
「怎麼辦,Frisk似乎還沒醒過來耶!」女童軍沙耶香說著。
「他的靈魂,只剩下四分之一了,說不定……Sans把他的另外一個四分之一給消滅了……」Alphys緊張地說著。
「人類,要振作起來啊……」在另一張病床上的Papyrus說著。
「看來結果就是這樣了……」在一旁的四葉愛麗絲說著。
「嘿呀,這些人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在等一塊……「靈魂披薩」!」這時突然出現一個熟悉的聲音。
Sans、另一個Frisk、Ness、Paula、菈菈、還有已經過世已久的Chara也出現在大家面前。
「Sans,別把人類的靈魂當作披薩吃好嗎!」Papyrus生氣的說。
「原來我的孩子平安無事……還有我未來的媳婦……」Toriel流著眼淚抱者Frisk、菈菈說著。
「Chara,妳還活著?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Asriel看到Chara快哭出來了。
「但只有24個小時可以在這世界上,之後我要去圓環之理這邊了!」Chara對Asriel說著。
「抱歉我撕掉你的卡片了,Asriel,你可以原諒我嗎?」Ness說著。
「我還想之後請你吃黃金起斯漢堡呢!只要你願意回來,什麼條件都答應。」Asriel說著。
「終於,我們又合而為一了……」Frisk摸著另外一個Frisk的靈魂。
「就讓你們合而為一吧!分子分離器,發射反轉裝置!」飛哥發射了分子分離器。

終於,Frisk的靈魂變回半心型的靈魂了,他在床上醒了過來。
*Frisk Dreemurr 攻擊 10 防禦 10
*迷途的Dreemurr家族之養子。
「嗯嗯……」Frisk睜開眼睛看著Ness。
「我們把事情辦完就回去吧!」Ness說著。
「好的,Ness。」Frisk點頭答應了。


【在海馬集團頂樓上】
「那個魔法少女,來自不同系統,甚至是不同的時間線……看來大家都注意著我……」闇黑柯南憤怒的用手撞牆。
「該放手了吧?柯南,你自以為自己能掌控一切?」毛利蘭跑過來說著。
「毛利蘭,如果想挽回一切,就和我簽訂契約……」柯南說著。
「我已經知道大部分真相了,你不是工藤新一,就算想證明也沒有用。」毛利蘭說著。
「容器明明就是工藤新一的……我只想把這骯髒的事實說出,但你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我,你們難不成要繼續隱藏這些真相?」柯南說著。
「不,其實有些事實無法被揭穿的原因,在於它們對人的恐懼,當初柯南為什麼要隱瞞自己是新一呢?」小蘭說著。
「那傢伙可能是害怕死吧?但人類為甚麼會很怕死呢?人類有幾十億人口,為何要對自己的死亡擔心呢?」闇黑柯南說著。
「如果柯南和新一都這麼想,就不必需要偵探吧?」小蘭說著。
「嘿呀!」Sans突然出現在他們兩個之間,「這位小姐好像有數不清的話要說,對吧?」
「沒關係,如果她真要說服我,那就和我簽訂契約……」柯南說著。
「你知道人類有著不採取攻擊就能傷害別人的手段嗎?因為攻擊別人,別人就會興奮,反擊回去……那乾脆不要攻擊,反而讓人家覺得很痛苦……」Sans說著:「你知道這似乎叫做冷戰,它還是一個真正的戰爭名字呢!」
「你們人類真是笨蛋,明明製作了強大的武器,卻一點也不想用,不覺得興奮嗎?」柯南問著。


「好吧,這裡有更好的問題,Do you wanna have a BAD TIME?因為你只要啟動那種遊戲一次,接下來的事情你不會喜歡發生的。」Sans說著,他兩眼無光的說。
「那麼,來玩個遊戲吧,不過是,黑暗遊戲!」柯南露出丘比的眼神說著。
「好吧,對不起,刺蝟頭小姐,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不發誓……」Sans向小蘭道歉。
「外面真是美好的一天……」
「鳥在唱歌,百花綻放……」
「在這樣的一天裡,像你這樣的孩子……」
就應該在地獄裡獄火焚燒!!!」Sans露出了審判之眼,裝上了決鬥盤。

{To be continued or reset}


【一小時前,通往拜福洛斯特橋的路上】
「站住,我不管妳們是不是光之美少女,妳們要以闖入禁區的罪名逮捕你們!」牛尾警官騎著警用D輪追著騎者粉紅色魔法D輪的兩位光之美少女,Cure Black和Cure White。
牛尾哲:LP 2150,場上有「御用之王」、「惡魔龍‧黑惡魔龍」(從Black搶過來的),沒有蓋牌,有四張手牌。
Cure Black:LP 3200,場上沒有怪獸,沒有蓋牌,有三張手牌。
Cure White:與Black生命值共用,場上有「青眼亞白龍」,沒有蓋牌,有五張手牌。
到Cure White的回合了。
「剛才使用「御用之王」的效果,可以把你的融合怪獸搶到我場上,兩位小妞,準備被逮捕吧!」牛尾警官嘲諷兩位光之美少女。
「無論如何,四葉同學她沒有任何的消息,最後一次聯絡是在這裡,所以一定要找到她出了什麼事情。」Black說著:「你放心吧,光之美少女是無敵的化身。」
「我知道了,發動魔法卡「毀滅的爆裂疾風彈」,捨棄一次攻擊機會,直接破壞場上的所有怪獸,光之美少女,毀滅的爆裂疾風彈!」White發動了青眼的亞白龍的Gaster Blaster。
「什麼?」牛尾場上所有的怪獸被破壞了,「可是你的「青眼亞白龍」已經無法攻擊了!」
「那也不就很好嗎?我的通常召喚還沒結束,我從手牌召喚協調怪獸「青之眼的少女」!」White似乎在準備甚麼?
*青之眼少女 攻擊 0 防禦 0
*光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
「我要將等級1的「青之眼少女」和等級8的「青眼亞白龍」進行調星,你們這些闇黑勢力的惡徒,還不快點給我滾回去,同步召喚!「青眼精靈龍」!」White同步召喚了全新的怪獸。
*青眼的精靈龍 攻擊 2500 防禦 3000
*光屬性,龍族,同步怪獸。
「居然跟臭游星一樣,是同步使者。」牛尾說著。
「戰鬥,「青眼精靈龍」對玩家直接攻擊!」White說著,然後與Black雙手舉高。
「光之美少女,亮晶晶黑白迴轉!」Black和White聯手發動攻擊。
「啊啊啊啊!」牛尾的LP從2150歸零,牛尾的D輪在原地打轉,最後撞到了一家蔬菜店。

「妳們沒事吧,光之美少女!」Shiny Luminous騎著D輪從另一個道路跟Black和White見面。
「要擔心的是Rosetta吧?居然瞞著前輩不跟她們連絡……」Black說著。
「有一個原始又異常的黑暗力量要出現了,要小心了美波!」Black的口袋說著。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White喃喃自語的說。

下集預告:
持有反擊魔法飾品的兩位決鬥者進行了黑暗遊戲,由於反擊魔法壟罩雙方,所承受的傷害飾品能順利負荷嗎?平成年最初的兩位光之美少女的出現,究竟丘比會有什麼話想說?好不容易獲得許可進入禁區的莫來管隊長一行人,突然和飛哥相見,讓飛哥想起了一些事,原來他的寵物是個特務,而且要進行逮捕丘比的任務?究竟能制伏這位邪惡妖精的人是誰呢?

{第二十章 契約封印終結者和雙重極光波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67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地球冒險 2|同人小說|Dueltale|魔法少女小圓|魔法少女奈葉|遊戲王 系列|DC漫畫|光之美少女|名偵探柯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後一篇:畫「偶像異聞錄」的角色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sh67186718WRYYYYYY
WRYYYYYYYYYYYYY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