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間的兒女:38.時間的女兒

作者:山容│2019-03-25 11:53:11│贊助:0│人氣:82
38.時間的女兒
 
當警鐘響起時,亞瑟才稍微別開視線,好在米蘭達沒有輕舉妄動,否則事情可能就要變得更難看。夜晚的學院大樓陰森森,怪淒涼的,他想不透怎麼會有人想要在這時候離開溫暖的宿舍,跑到這令生活沉重的地方來。

「所以,雷普利小姐,這鐘聲和你有關嗎?」
站在樓梯旁的米蘭達瞪著他說:「我人在這裡,這鐘聲怎麼會和我有關?」
亞瑟可不這麼想。「不是你,那就是桂兒了。畢竟你們緊緊相依,她有什麼狀況,你應該也會馬上知道才對。」
「那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米蘭達反問:「如果桂兒出事了,你不是應該快點趕到她身邊嗎?」
「我習慣站得遠一點。」亞瑟說:「事實證明,等待會有收穫。」
「你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這一局是我設計的。」
「你設計了什麼?」
「學生名冊上根本沒有米蘭達‧雷普利這個人。」亞瑟說:「我想這說明了一切。」
「那只是行政疏失。」米蘭達說:「我是轉學生,學生名單漏掉我的名字也很正常吧?」
「這是很好的藉口,但不能解釋為什麼這麼湊巧,當桂兒違反校規去見葛琳達的時候,你立刻出現在學院大樓裡。」
「你人不也在這裡嗎?」
「因為我預期會見到某人來到這裡,通知薛爾教授關於今晚的會面。」亞瑟說:「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只要你願意回答,接下來你想做什麼我都不會阻撓。」
「你這傻瓜,你以為你能問出什麼?」

她在發抖,這真是奇了。說起來,亞瑟應該要更害怕才對,可是驚惶失措的反而是她,狡猾的雷普利小姐。亞瑟甚至懷疑這個名字是不是真的。


「看來我們被困在這裡,陷入僵局。要不然我說,你聽就好。如果因為某些限制你不能回答,我也接受點頭搖頭當作回覆。」
「你這是在浪費你的時間。」米蘭達說:「我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
突然,不知道為什麼,亞瑟視線變得模糊。他眨眨眼,手不自覺探向口袋中的小刀。她動手了嗎?難道米蘭達有某種法力可以隔空攻擊他?
不對。

亞瑟站穩腳步,握緊拳頭,努力鎮定下來。這不是什麼魔法,而是一絲絲灰色的霧氣爬進學院大樓,在昏暗的煤氣燈下蔓延而已。米蘭達顯然也看見了這些霧氣,否則不會露出那種驚駭至極的表情。

「是牠們……」她喃喃自語:「但是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說……」
走廊上傳來腳步聲,亞瑟和米蘭達分別回頭,臉色凝重的德爾菲女士和薇薇安女士同時出現。
「你們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德爾菲女士喊道:「違反宵禁又擅闖學院大樓,你們準備接受怎樣的處罰?」
「德爾菲,別為難他們。」薇薇安女士說:「況且現在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你快去校長室找梅森,這兩個由我處置。」
「別對他們手軟。」德爾菲女士也許不滿意她的決定,但也沒有多加爭辯,瞥了兩個違反校規的學生最後一眼,急急穿過走廊而去。亞瑟目送她走上另一段樓梯,腳步聲消失在上方的樓梯間。

「雷普利小姐,不管你打算報告什麼,通通先暫時擱置到一邊去。你的室友出事了,你最好快點趕回去。」
聞言,米蘭達驚呼一聲,提起裙子和油燈快步下樓,乒乒碰碰的腳步聲像一串驚雷。亞瑟也想跟著下樓,但是現在換作他的道路被薇薇安女士擋住。

「你都知道了?」她問:「關於這位雷普利小姐?」
「薛爾教授改掉了詹姆斯的記憶,卻來不及改掉他的筆記簿。雖然半年的時間不多,但是這個小傢伙確實做了很多研究。他的研究和莫傑找到的名單派上用場,我確實找出了幾個有問題的名字。」亞瑟說:「你們針對那些容易出問題,或是曾經出過問題的學生,派外貌相似的職員取代他們的朋友就近監視,我沒說錯吧?」
「你真的是太聰明了一點。」薇薇安女士哀傷地說。
亞瑟拉了一下外套袖口。「我也做了一些研究。」
「那你該曉得,折磨是你唯一的報酬,輾轉反側的人總是比酣睡的來得不幸。」她說:「我猜你也知道前因後果了?」
「我和你一樣,只是用猜的。但多虧你的提示,我有把握自己猜得夠準。」亞瑟說:「睿智的女士,要說說看你的答案,讓我比對看看嗎?」
「恐怕我和雷普利小姐一樣,什麼都不能說。」薇薇安女士搖搖頭。「來吧,我送你回宿舍,這一路上你可以說說話。」
「我們可以交談嗎?」
「我說你可以說說話。」

所以她也懂怎麼迴避規則,只是亞瑟摸不準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將內幕透漏給學生知道太不合常理了。又或許她只是想套亞瑟的話,查清亞瑟掌握多少內幕;果真如此倒是抓到了亞瑟的胃口,知道他亟需試探教職員的口風,證實心中的想法。

他們走出學院大樓,戶外霧氣氤氳,沉沉蓋住了雅戈泰。薇薇安女士信步走進夜霧,看來在深沉的夜裡找路對她來說並不困難。她帶著亞瑟往前走,沒多久他們身邊就圍繞著一群色彩斑斕的蛾,拍著翅膀左右盤旋。

「別在意他們,牠們只是好心想幫我照路而已。牠們在過去很常見,我還記得每逢滿月時牠們總是在校園裡成群飛舞,曼德拉們會爬出泥土追著牠們唱歌,把月見草花圃弄得好不熱鬧。」
薇薇安女士嘆了口氣。「不過那些都是禁用魔法前的往事了,我們沒時間在這上面。說說你知道的事,我們這一段路並不長,要把握時間。」

亞瑟把視線從飛蛾身上移開。「你們輸了一場戰爭,所以你們躲到這裡,試著用魔法留住你們熟悉的一切。我們與真實世界斷絕接觸,編造的故事取代我們的記憶,全校師生自此只活在夢中。」
「有你這個學生,顧拜達教授會非常驕傲。」薇薇安女士說:「然後呢?我感覺你話還沒說完。」
「然後,夢境漸漸失控。」亞瑟說:「學生人數愈來愈少,雅戈泰正在萎縮。」
亞瑟看得很清楚,薇薇安女士首次動容。雖然只是臉部微微一陣抽搐,但也足以證明亞瑟的推論正中紅心了。

「我們從來沒有奢求永遠。」她說:「只要一段時間就好,等到外面的世界變安全就好。」
「可是事情並不如你們預想,我們被困在這裡了。」
「安全需要代價,等待是最輕的一種,只要時間依然在雅戈泰裡循環,外面的一切就沒有辦法傷害你們。我成熟善變的孩子,別為了自己一個人的領悟,將所有人從美夢中吵醒了。這咒語確實不完美,但誰又敢保證世上真有完美的事物?」
時間的女兒從不說謊,卻有千百種樣貌;亞瑟這下總算知道她的目的了。「你打算說服我?」
「你太聰明了,我騙不了你。所以我會試著訴諸感性,請你為可憐的師長和朋友著想。」
亞瑟停下腳步,薇薇安也停步回頭,紙一般細緻的皮膚顯得光滑脆弱,飛蛾身上各色的夜光落在她臉上。

「女士,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他說:「請問你成功過嗎?」
「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但不論有沒有,你都會在手臂上留下疤痕。」
亞瑟低頭看自己的手,他似乎還看得見沾在上頭的鮮血。就算隔著布料,他依然看得見那些傷痕的走向,盤根錯節在他手臂上繞。
「我們只是試著做對你們最好的事。」薇薇安說:「也許不是盡善盡美,但我們盡力了。」
她抬頭看著迷濛的天空,有幾張滿是屍斑、沒有五官的臉鑲在結凍的霧氣間,彷彿正在等待什麼。亞瑟胃部抽了一下,那恐懼曾經遙遠又模糊,如今重現在他眼前。

「牠們越不了界,證明我還沒踏出那條線。」薇薇安說。
「你冒著生命危險想要說服我。你的同伴想必非常重要,你才願意承擔風險。」亞瑟說。
「他們是我見過最好的人,我很榮幸能與他們共事。」
「你信任他們?」
「信任和情感相同,都需要時間累積。」
「親愛的女士,那我們的時間呢?」

他們到了,雅典樓就在前方,窗口透出的燈光穿透變淡的夜霧。還不到深夜,雅典樓裡到處都是談話走動的聲音,戶外的異象一點也沒有影響到裡頭的學生。

「我想我這次失敗了。」薇薇安說:「恭喜你,這次你贏了。」
「不,我親愛的女士,這不是事實。我人還在這裡,所以贏的始終是你。」亞瑟說:「我不至於傲慢到拿取不屬於我的勝利。」
薇薇安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站在原地看著雅典樓。她身邊的飛蛾各自散去,霧和怪物也消失了。她又是那個蒼老嬌小的駐校藥師,亞瑟依然是身形挺拔的明日之子。

「剛才你說雷普利小姐的室友出事了。」亞瑟問:「請問是維奇小姐嗎?」
「不是。」薇薇安回答。
太好了,亞瑟鬆了口氣,幸好不是桂兒。
「我就送你到這裡,剩下的路得靠你自己了。」薇薇安說:「晚安了,亞瑟。祝你今晚有個好夢。」
「您也一樣,女士。」

亞瑟低頭行禮,表現出紳士的姿態送走女士。薇薇安把一落灰白的髮絲壓回髮髻裡,優雅地接受亞瑟的送行,往黑暗的校園走去。亞瑟注意到她沒有攜帶燈具,走出光明時卻沒有一點遲疑猶豫。薇薇安對校園和黑夜都瞭若指掌,這是亞瑟還不及她的地方。他該躲回光明之中,今天有太多太沉重的對話,就算證實了心中的疑惑,又替桂兒擋下一個危機,依然遠遠不夠填補他心中的失落。

通知宵禁時間的鐘響了。
 
 
鐘響後老賽博堅持要送桂兒回海斯特樓,要莫傑提著燈自己回學院大樓去好好待著。莫傑嘗試和老賽博爭辯,但是校工漢密斯緊接著出現,提著他的耳朵把人給拎了回去。桂兒低著頭,忍著眼淚隨老賽博返回海斯特樓。

「好小姐,我們到了。」老賽博在海斯特樓的門前止步,桂兒可以看見巴絲特女士衝出大廳,直向他們奔來。
「謝謝你,先生。」桂兒的聲音聽起來像節拍器一樣死板。
「聽老賽博一句話,今晚好好休息。」
老看守人把她交給巴絲特女士後欠身離去,臉部凝上冰霜的舍監毛髮像利劍一樣向上倒豎,氣到巴不得咬斷桂兒的喉嚨洩恨。
「我說過要你好好待在寢室!」她厲聲罵道:「結果你不聽我的勸,還跑到校門去給賽博先生製造麻煩。結果這下好了,我們得把分出人力去找你,要是夏綠蒂因此出了什麼事,通通都是你的錯!」

不對,這一切本來就是桂兒的錯,和她有沒有跑到校門去無關。桂兒肩膀往內縮,擺出所知最卑微的姿態承受巴絲特女士的怨氣,她罪有應得,根本活該。

不知道是不是她這樣不尋常的態度,氣鼓鼓的巴絲特女士話到了嘴邊反而又吞了回去,忿忿地揮揮手,像趕蒼蠅一樣把桂兒趕回房間。桂兒決定聽她的話走回房間,路上其他女孩紛紛走避,衣裙的邊角藏進陰影之中。桂兒不敢看他們。

房間裡空蕩蕩的,就算煤氣燈調到最亮也沒辦法填補。米蘭達從床上站起來,踩過滿地的鏡子碎片迎向桂兒。

「桂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抓著桂兒的肩膀問:「他們說夏綠蒂出事了,這是真的嗎?她人在哪裡?」

看看她,黝黑美麗的米蘭達,把焦點放在她緊促的語氣,還有眉頭上。她是真心為朋友擔憂驚惶,抓住桂兒的雙手如此堅決,想要沉默的嘴裡搖出答案。桂兒應該感動一下。

但是桂兒只是推開她,拖著腳步坐到夏綠蒂的床鋪上。夏綠蒂離開了,這張床沒了主人。抬不起頭的桂兒看著地上的鏡子碎片,鏡子裡有個雙眸陰沉,遲鈍臃腫的老婦回望她。那張呆板的臉像垮掉的麵團,慘白潮濕一點生氣都沒有。她看見別人成了怪物,從沒想過自己也是怪物的一員。

「桂兒?發生什麼事了?拜託你說說話呀!」
「是你把信拿給夏綠蒂看。」桂兒說:「就是那些被我寫壞,丟進字紙簍裡的信。是你告訴她我要舉辦野餐的事。」
「那是——」
「他們不該見面的。只要他們錯過那次機會,這一整年我不會認識藍斯洛,夏綠蒂也可以平安。」
在桂兒的凝視中,神色驚惶的米蘭達往後退,淚水不斷娑娑落下。

「你不是蕾普莉,你究竟是誰?」桂兒問。
「我是你們的好朋友米蘭達呀!」米蘭達喊道:「你不懂,我沒有選擇!你們必須相遇,你和藍斯洛一定要認識對方才行,我不懂為什麼,但是夏綠蒂全靠你們了。我只是希望你們都有好結果,這才是常軌,才是正常呀!你有仔細看過她的樣子嗎?她一天比一天失落的樣子嗎?她的人生意義被剝奪了,她、她……」
她說不下去了,桂兒也不敢再聽。都是她的錯,都是她自以為是,以為能擋住命運的腳步。結果到頭來她誰也救不了,夏綠蒂還是死了。

「夏綠蒂在哪裡?桂兒,告訴我她在哪裡?」米蘭達說:「我們去找她,我們還有機會可以挽回這一切。」
「來不及了。」桂兒說:「霧散了,米蘭達,不管我們想做什麼都太遲了。」
米蘭達向後靠退,把背靠在門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桂兒不怪她,她沒這個資格。她走下床鋪,走到米蘭達身邊,像個朋友一樣彎腰與她相擁對泣。他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等待報訊的惡鳥傳來最後的訊息。命運被寫在一本黑色的簿子上,他們終究只能依循指示,無法脫身。

「天啊!桂兒,怎麼會這樣?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失去了夏綠蒂我們又該怎麼辦?」米蘭達哭著說:「都是他的錯,都是他。要不是他介入你和藍斯洛,又阻擋我去求救,夏綠蒂今天本來可以平安的!」
「他?」
「沒錯,我承認我是個冒牌貨,但你要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米蘭達激動地說:「我可以拿我的性命當擔保,我說的都是真的,只要你願意相信我!我今晚試著到學院大樓去求救,但是他阻擋我,不肯讓我——」
桂兒摀住她的嘴,側耳傾聽,張大眼睛看著窗外。預期中的霧氣沒有出現,沒有突然降臨的惡寒或是沉默,走廊外還是有不少學生的細碎聲音。世界運轉如常,那些怪物還乖乖待在籠子裡。

「我知道你是真心為夏綠蒂難過。」桂兒說:「所以,和我一起離開好嗎?」
米蘭達睜大眼睛,桂兒放開手。
「你不能說不被允許的話,我不能做劇本外的事,繼續待下去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像可憐的夏綠蒂一樣失去一切,最後只剩下一個無可避免的結局。可是親愛的米蘭達,我們還有機會,我們可以逃出去。在校園外,我們可以自由。」
「自由?」米蘭達茫然地看著她。「我也能自由嗎?像我這樣的人?」
「看看她,米蘭達,看看我們勇敢的朋友。她選擇了一條屬於自己的出路,我們難道沒有相同的勇氣嗎?不論出身,我們所有人最後都要和她一樣,面對那道孤獨的難關。」桂兒吞了吞口水,繼續往下說:「我知道該怎麼離開,但是我需要你幫忙。我親愛的朋友,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米蘭達的視線往下沉。
桂兒忍住不要哭,她現在不能哭。感性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他們要起身奮戰,揮別自欺欺人的昨日。米蘭達再一次正眼看著桂兒,桂兒看得見她的堅決,在靜默中點頭同意。桂兒摸摸她的手臂,安撫似地將她裙襬上的皺褶撫平。

「我們該怎麼做?」米蘭達問:「他掌控了一切,我們根本沒有機會。」
「機會要睜大眼去找,而我已經找到一個了。」
「真的?」
「沒錯,現在只差我們要怎麼把這件事完成而已。」桂兒的視線落在鏡台上的紙和筆,還有滿地的殘破粉碎。這了悟來得又快又明確,好像她早已構思了無數光陰一樣。
「我們要做什麼?」米蘭達又問。
桂兒深吸一口氣。「我們要殺了亞瑟‧潘德拉貢。」

純淨到能讓眾神悲嘆的血,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夜騎士相關作品
~實體書+電子書《逐日騎士》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3433
~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盆栽人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6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小說|校園|時間的兒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間的兒女:37.親愛的... 後一篇:時間的兒女:39 木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2552158《籠中鳥與紙飛機》
更新!原來對著閉上眼睛的少年,少女是這麼做的啊=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