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屋頂的實驗室-Second step:殺手換我當.3

作者:潔西的藍色史密斯│2019-03-24 15:07:22│巴幣:0│人氣:86
  深夜時分,歐琳和梅朗里站在南部的一處靠山的舊社區裡。這裡的房屋幾乎都是年久失修,大概都只剩老一代的人還住在這裡,年輕人早就跑光光了。

 
  「欸歐琳,我們在等什麼啊?」

 
  雖然是春天,可是晚上的寒風依然刺骨得很。梅朗里冷得直打哆嗦,一邊四出觀望著。

 
  「哎,給我閉上嘴。吵著要跟任務的也是你,耐不住性子的也是你,再吵下次就不帶你來了!」歐琳十分不耐煩,今晚她穿得一身黑,這梅朗里可以了解,畢竟殺手這行打扮做事都要低調。可是,歐琳頭上戴了一頂酒紅色的短假髮惹眼得很,這梅朗里就不解了。

 
  「為什麼你要故意戴假髮啊?這樣不是很引人注目嗎?」

 
  「我剛說什麼來著?很好你下次不用來了。今晚回去給我舉著啞鈴睡覺,要是被我聽到掉下來的聲音你就死定了!」

 
  「……」

 
  不遠處,松本修氣喘吁吁的跑向他們,身上穿著道路施工的亮光背心,頭上戴著橘色工程帽。「呼、呼呼、噢天啊真累死我…終於都弄好了!」

 
  現在松本修的頭髮跟鬍子已經進化到比水行俠還要恐怖了。梅朗里真的搞不懂松本修頹廢的底限在哪。

 
  「好了,現在一起對表……倒數計時三分鐘……開始!」歐琳跟松本修同時按下手錶的計時器。然後像一陣風一樣的輕鬆鑽進眼前的一棟老舊公寓。

 
  在梅朗里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之前,歐琳又回來了。

 
  「喂,你要是沒跟上我的腳步,就連啞鈴都不用舉了,直接把你丟包在這!」

 
  語畢,又一溜煙的不見蹤影,梅朗里當然得想盡辦法跟上!

 
 
  無奈,歐琳的腳程已經非比常人,幾乎可以媲美X戰警裡快銀的浮誇極速。因此梅朗里追上她的時候,她已在公寓門前等候多時了。

 
  「快點。」她低聲道,使用腰包上特殊開鎖工具打開了大門。動作十分輕柔,幾乎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這是一間小家庭的公寓。

 
  裡頭的布置十分普通。舊式的彩色電視,灰色破皮的沙發,成堆的報紙雜物等等散落在各地。一盞小燈在廚房裡,廚房小得大概只剩一個人走動的空間。發出老年哀鳴的冰箱上用磁鐵壓著幾張照片。

 
  是一對夫妻和一個小男孩。

 
  梅朗里皺眉。照片中的女人和男孩都沒見過他很確定,可是這男的怎麼有點面熟?

 
  經過餐桌時,梅朗里還注意到一件事情。

 
  從這屋裡的各種跡象看來,這個家庭都不具有富裕的代表性物品或象徵。

 
  但是在餐桌上竟然擺著一盒日前最新上市的蘋果手機,看起來還沒拆封。另外還有幾袋百貨公司的精品名牌。梅朗里就算再不了解女生的世界,也絕對看過那些名牌。

 
  這些東西跟公寓裡的一切實在是很不搭尬,甚至有點突兀。

 
  「喂,這邊。」歐琳低聲呼喚,示意梅朗里跟她進入主臥室。

 
  躺在床上是酣睡的小男孩,看起來年紀很小,旁邊躺著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女人。是照片中的女人跟孩子。那男人去哪了呢?

 
  「欸你,去把他們叫醒。」歐琳對著梅朗里說,他一臉莫名奇妙。「蛤?可是……」

 
  「叫你去就去。」歐琳不容反駁的回道,梅朗里只得硬著頭皮前去。這張床挺大的,因此梅朗里還得稍微把膝蓋靠上床沿才能碰到女人──這種狀況當然要叫大人出來面對吧?───同時梅朗里腦海也閃過疑問。這張床大得不符合這間主臥室的規格。而且非常的新,他幾乎可以聞到那種剛拆封的塑膠紙殘留的味道。

 
  「呃……那個……醒醒哪……」梅朗理叫了幾聲,女人沒反應,他只好搖了幾下。然後女人就如同他所預期的反應───醒來、看見他們、嚇得大叫。

 
  「啊!別、別……噓噓噓……」梅朗里驚慌失措的想要她冷靜下來,無奈睡到一半發現自己家裡有人闖入還能多冷靜。於是女人使出全身的力氣大喊救命,順便吵醒了一旁的小男孩讓他開始放聲大哭。

 
  歐琳見狀不只沒吭一聲,表情冷冰冰到了極點。梅朗里正想叫歐琳說點什麼的時候,卻看見她掏出預備好的銀色手槍,另一手拎著一張照片,裡頭是剛才冰箱上看見的男人。

 
  「我給你十秒閉上嘴。」歐琳一字一句的,聲音不帶任何情感的,對著床上早已驚恐到幾乎歇斯底里的女人說。

 
  女人終於安靜下來,連帶撫慰了小男孩慌恐的情緒,房間裡的氣氛瞬間平靜下來。

 
  「…你們……到底是誰……想幹嘛!」女人怒氣道,梅朗里一時也搞不清楚狀況,嗯嗯呃呃的,結果歐琳接了一句:「是這位有名的富商花錢雇我們來的,現在,我要問你幾個問題。」

 
  梅朗里神情一驚,他想起來了。

 
  照片裡的男人是國內外有名的企業名人,身價百萬,有著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

 
  那眼前的女人是?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這樣對我?他不會的!不會……」女人幾近失控的大叫著,懷中的男孩又開始啜泣。

 
  「問題一,」歐琳根本不管女人的質問,逕自的接下去。「當年你離開我,真的是因為家裡反對嗎?喔對了,這些問題都是第一人稱提問喔,可別誤會什麼。」

 
  歐琳的態度就好像是課堂上把學生點起來考試的老師,但女人根本不買帳,她氣得又開始大吼大叫。「閉嘴!你給我閉嘴!我要打電話給他,我要去打!」

 
  碰碰!

 
  歐琳高舉著手,響亮的槍聲劃過寧靜夜空,女人和小孩嚇得縮了起來,互相擁抱著。女人的氣燄瞬間消了下去。梅朗里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示警嚇了一跳。「你在幹嘛!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啊?」

 
  豈料,這番提問竟像是惹惱了歐琳一樣,她銳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梅朗里,冷冽的表情更是讓梅朗里大氣不敢吐一下,徹底的閉上嘴巴。

 
  「哼,好吧!我就跟你們說說……現在是怎麼樣的狀況。」歐琳放下手,在房裡踱步的起來。

 
  「我們,是被雇用來殺掉你和你兒子的。」

 
  歐琳停了下來,看了女人一眼。怒氣消退後,女人剩下的就是害怕的顫抖了。

 
  「我們已經觀察這裡一陣子了,大約在一個月前,我們告知這裡的左鄰右舍這一帶的老舊屋舍翻修計畫,讓他們都全搬光光。現在外圍也都築起繞道工事,所以今晚不會有任何人經過這裡。不管你怎麼求救都沒有用。」

 
  女人這時下意識的瞄向了床頭櫃上的手機,然後才發現自己動作太明顯。不過歐琳似乎也不放在眼裡,繼續一貫的無情感音調。「當然,也不用浪費力氣打電話。你應該也不想要抱兒子的時候少了一隻手吧?」

 
  像是要讓女人徹底死了掙扎這條心似的,歐琳一股作氣攤牌了。

 
  「那天你剛拿到這位富商付的錢就去大肆揮霍,這張舒服的大床也是去了一間高檔家居館買的。但你不知道的是,床裡的棉芯被塞進了什麼樣的東西」

 
  好像要讓他們聽得更清楚一樣,歐琳歪著頭,微微的將身子往前傾,臉上竟然噙著一抹笑容慢慢道:「你和你兒子,現在就坐在一顆隨時會把你炸得粉身碎骨的炸彈上。知道嗎?」

 
  女人沒有出聲,儘管表情寫滿不置可否,在聽到『炸彈』這個關鍵字心就開始急速下沉。。

 
  毆琳知道,時候差不多了。

 
  「乖乖合作,也許我就把這炸彈拆了,你也可以當作沒看過我們。畢竟雇主願意花錢,再花一次錢請我們來也不是難事。」

 
  梅朗里吞了口口水,等待著下個他無法預期的驚訝爆開。

 
 
  「我們重來一次。問題一,當年你離開我,真的是因為家裡反對嗎?」

 
  女人面如死灰,眼神裡傳達出隱忍的憤憤不平。「不是。」

 
  歐琳繼續往下念。「問題二,小彥真的是我的小孩嗎?」

 
  梅朗里和歐琳都看像那個躲在媽媽懷裡神情驚恐的小男孩,然後發現在他的屁股底下的床單有一圈深色的痕跡。

 
  這時女人露出猶豫。

 
 
  為什麼……梅朗里心想。
 
 
  為什麼要波及無辜的小孩?

 
  女人眨了眨眼,她似乎在思考要如何回答才能救已經嚇到尿出來的兒子。過了一會兒她開口道:「如果我講實話,他會放過小彥嗎?」

 
  「也許會。」歐琳冷漠又機械的回答,如同鋼鐵一般生硬的呀在所有人身上。女人又思考了一下,咬著唇。半响後心虛道:「不是。」

 
  梅朗里已經無法將視線從小男孩身上移開,還有開始瘋狂傾倒的同情心

 
  他稚嫩光滑的小臉上寫滿恐懼,緊抓著媽媽的衣衫的小手從沒放鬆過。

 
  「……媽媽……」嚶嚶稚語的小男孩,似懂非懂的看著眼前闖進來的壞人。

 
  女人低聲的安慰兩句,彷彿這只是場噩夢,很快就要醒來了。然後她抬頭問:「這樣……可以了嗎?」女人警戒的看著歐琳,希望以上的回答令她夠滿意,然後可以放了他們母子倆。

 
 
  儘管很渺茫,求生的意志仍然告訴自己有機會逃過一劫的。

 
  「嗯,多謝你的合作。」像是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歐琳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連帶的讓女人懈怠了一些。

 
  但是任務是一定要完成的。

 
  火光的閃現,讓你一度有錯覺有人開了閃光燈照相。直到耳朵接收到驚人的重擊聲炸開後,你才知道自己看錯了。

 
  女人頭部中彈的往後一倒,小男孩的手便鬆開了。

 
  「不!!」當梅朗里終於意識過來時,他衝上前去。不是驚訝女人被毆琳殺掉,而是擋在的小男孩面前。「不要殺他!」

 
  「走開。」那把閃亮著銀光的武器,隨時都會判人死刑。持著它的歐琳,彷彿跟它融為一體,化身一台行走的殺人機器。

 
  「拜託你了……小孩子是無辜的啊!而且她不也回答了你的問題嘛!為什麼還要殺他?」梅朗里抱住小男孩,他早已哭的斷腸,聲聲擊中梅朗里的心。

 
  歐琳依然不為所動,銀光轉而指向梅朗里。「我剛剛只說『也許會』,再說雇主下達的任務內容是不留活口。」

 
  「那你為甚麼要騙她!」

 
  「當然是為了讓她說實話!現在快給我滾開,你應該知道就算擋了一個松本修在這裡我也能擊中目標!」

 
  「我不要!」

 
  「梅朗里!」
 
  「媽的我就是不要!就算你還是殺了他我依然會保護他到最後!為什麼不能有一點同情心呢?難道當殺手就不能有同情心了嗎?」梅朗里越來越激動,最後扯開喉嚨大聲吼著,歐琳冷硬的臉竟然牽動了幾下。

 
 
  室內的空氣極速凍結,陷入一片沉默。雖然只是幾秒鐘,對梅郎里和小男孩而言卻像幾年一樣難熬。終於歐琳再度開了口。

 
  還很詭異的,苦笑了一下。

 
 「呵呵……同情心?你有沒有想過,別人根本不希罕這份同情?又或者給了你假意的同情?」

 
  梅朗里開始皺起眉頭。

 
  歐琳繼續往下說,然後丟給了梅朗里一顆超級炸彈。

 
  「你真以為那天我們是隨機挑上你的嗎?在學校被欺負的你,得不到一點關愛,就連被漂亮的女孩同情也是假的……你活得很邊緣哪,邊緣到想要從橋上跳下去了不是?」

 
  梅朗里眼睛開始不自覺的瞪大。

 
  「我告訴你,現在同情這孩子,讓他活了下來。那他長大以後呢?今晚的一切已經沒辦法挽回了,他會永遠的恨我們……而你那自以為的同情心去哪了呢?就是為了一份憎恨?」

 
  梅朗里的心,感覺被劃下了很深的一道。

 
  好痛,可是他現在找不到止痛的方法。

 
  「梅朗里你要記得,是你自己要求要跟任務的。不要忘記自己的訓練,還有曾經受過的苦。今晚這一切便是你的第一課。」歐琳此時的語氣雖然已經緩和些,可是手中的槍依舊沒有降低高度過。「讓我們完成任務吧。」

 
  「……不要……」

 
  從胸膛,從喉間,吐出這兩個字的同時,梅朗里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只是本能地,反射性的拒絕。

  歐林的眼中再度燃起怒火,恰好這時手機震動了起來,是松本修。

 
  「好我知道了,再一分鐘離開。」
 
  掛了電話,歐琳像是放棄了般對梅朗里怒道:「現在給我跳出去!」

 
  「…什麼?」梅朗里困惑的皺起臉,根本還來不及細想,就被身手極快的歐琳一把揪住往窗外一拋。

 
  連尖叫都還沒張開嘴梅朗里便落在一片彈性極佳的防護墊上。偽裝成工人的松本修連忙把他拎起來,沒命似的往公寓的反方向跑了起來。

 
  「哎呀!放我下來!」梅郎里像被大人處罰的小朋友無理取鬧的在松本修的肩上彈跳,無奈松本修根本不理他,一股腦的直奔另一頭那排三角錐外。

 
  幾乎是同一時間,公寓爆炸了。

 
  梅朗里呆呆的望向爆炸的火花衝天,半邊黑的夜空都被照亮了。

 
  「噢!」突然被松本修甩下,滾了兩圈後梅朗里攤平在地上。像是被抽離了所有精力。他無助的仰躺在火光照耀的天空下,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那片黑,即使打著燈也無法驅散黑暗。

 
  「你幹嘛!」松本修突然大叫,梅朗里馬上側過頭來看。背後是亮眼的光,歐琳緩緩靠近,散發出強大的壓迫感。

 
  梅朗里知道自己做什麼都沒用,就算內心有再多情緒,也全都化做無神的眼光,落在那個徹底打破自己價值觀的女孩身上。

 
  歐琳舉起手中的銀光,對準了梅朗理。即使殺氣騰騰,美麗的臉龐依然不減風範。梅朗里竟然有一絲錯覺,以為歐琳是那個能夠賦予他希望的女神。
 
  但是他錯了。

 
  「我錯了,」出聲的是歐琳。「你走吧。」
 
  梅朗里聽完嘴角上揚,連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然後他閉上眼睛,接受女神給予的致命一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56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殺手|暗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im498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屋頂的實驗室-Secon... 後一篇:獵夢者 第七章 白鳥的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