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屋頂的實驗室-Second step:殺手換我當.2

作者:潔西的藍色史密斯│2019-03-24 15:02:16│巴幣:2│人氣:42
  「唔……哦……頭好暈哪……」
 
  梅朗里感覺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頭部帶來的暈眩感讓他下意識的扶上額頭。結果睜開了眼睛後,映入眼簾的是兩張陌生臉孔。「哇啊啊啊!你、你們是誰啊?」他嚇得整個清醒了。

 
  「欸歐琳,你確定這小子可靠嗎?畢竟是要接替你的人哪……」其中一張長滿鬍渣,掛著兩顆死魚眼的臉孔開始說話。除此之外還可以感受到一股濃濃的體臭味。

 
  「嗯,不是說好了選擇開車上橋後第一個遇到的路人嗎?況且這小子當時看起正要跳下去呢。這麼一個不想活的人不正合適嗎?」另一個則是皺著眉,十分清秀的小臉蛋。

 
  梅朗里一時之間根本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正想移動手腳,才發現不知道被什麼給固定在床上。「你……你們是要對我做、做什麼?」他開始有些害怕,腦袋很累格,只記得上個畫面是站在橋上。

 
  沒想到那張小巧臉蛋的主人竟有些不悅。「欸,你跟你的救命恩人這樣說話的嗎?」

 
  「…我……我沒說……要你們救啊……」梅朗里越講越小聲,他當然說不出口當時的念頭。想起那些令人傷心欲絕的事情,他露出哀傷的面容。可那小巧臉蛋的薄唇竟嘟了起來。

「欸欸,幹嘛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啊?話說是不會講一下自己叫什麼名字喔?」然後搥了梅朗里一下。

 
  「噢!我……我……」梅朗里更加哀怨,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來。可鬍渣臉這時倒是露出友善的笑容。「哦哦,那我先來吧!你好,我叫松本修。是個智囊殺手。」

 
  「蛤?」梅朗里根本沒聽懂,結果小巧臉蛋似乎也覺得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所以接著鬍渣臉繼續說道:「嗯,我叫歐琳,是個執行殺手。」

 
  「……蛤?」

 
  這兩個人到底……是!誰!啦!

 
  梅朗里內心一堆問號,而且有些恐慌了起來。

 
  因為他注意到剛剛幾句話裡,有兩個『殺手』。這種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字眼。

 
  「喂!都跟你自我介紹了,你還不趕快說自己叫什麼?」叫歐琳的小巧女孩又皺起臉。

 
  梅朗里這時才吞吞吐吐的講了自己的名字。「…梅…梅朗里……」

 
  幾聲氣聲的笑從松本修嘴裡冒出,然後又誇張的憋住嘴不敢吐一口氣。歐琳瞪了他一眼後,轉過頭,十分認真的對梅朗里說:「那麼,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梅、朗、里……」她咬字十分清晰,專注的眼神完全沒有一絲絲嘲笑的意味。梅朗里感到十分意外。

 
  這是他懂事以來第一次、第一次能夠聽別人不帶任何玩笑語氣的講出自己的名字。也是頭一回,感覺到自己是被旁人認真相待的。

 
  他豎起耳朵,不敢分心的聽著歐琳說下去。

 
  「你,即將成為我的接班人,一位執行殺手。」

 
  腦袋又再度陷入累格狀態,梅朗里還不自覺得掉了下巴。

 
  搖搖頭,他受不了的回道:「…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啦!」

 
 
  這是位於東部的縱谷平原線上,一處座落在成片小葉欖仁樹裡的院落。兩側是中央山脈以及海岸山脈,再越過去便是廣大的太平洋。

 
  清晨時分,太陽慵懶的爬上海岸山脈跟大家Say Hi。七里香上的露水沾染了香氣,使得空氣中既濕潤又芬芳。這是個典型的三合院落,幾位拿著竹掃把的婦人一邊話家常一邊清掃著樹葉。歐琳跨過院落正廳的門檻,伸展了一下,心情十分愉快。「早安哪阿姨們!」

 
  「嘿早安,啊你們今天又要出去運動喔?」婦人們熱情的回應歐琳的問安,她也露出甜美的笑容,彎彎的眼睛很是迷人。「對啊,馬上要出發了。」

  這時院落的旁廳走出、喔不,是『滾出』了一個人影。

 
  只見梅朗里坐在地上,神情痛苦的蹂著手臂。松本修倒是愜意的步出旁廳,跟婦人們打招呼。歐琳看梅朗里還沒站起來,用眼神示意松本修把他帶起來,然後他們就坐上停在院落外的吉普車,開進了田間小路。

 
  一路上,梅朗里坐在後座,還是不停的蹂著自己瘀青一片的手臂。

 
  這是特訓的第六個月。

 
  六個月前,歐琳和松本修──智囊以及執行殺手──宣稱要訓練梅朗里成為接班人,歐琳的接班人。

 
  當然梅朗里一開始是不願意的。

 
  他不是個成績好的學生,也不是體能好的健將,更沒有人緣。

 
  是啊他被欺負得很慘,也因此有過了結的念頭……但他怎麼樣都沒想過成為一個殺手啊!

 
  好吧先不論這個電影級別的角色竟然真實存在以外,他根本無法想像自己能當殺手,而且要如何才算是一名殺手?

 
  「這有什麼難的?現在每天新聞打開就有一堆啦,那些殘忍謀害的社會案件,貪污枉法的政客,不也都是像殺手一樣把平民老百姓所給予的信任和託付給砍了嗎?」

 
  當梅朗里問起歐琳這個問題的時候,她邊啃著雞腿一邊回答,好像這個問題就跟怎麼啃雞腿一樣簡單。

 
  「其實殺手就是一種職業啊,你就把它想成去上職業學校會學到的一技之長就好了。只是不需要打卡上下班,也不用管它月休年休幾天,也不怕自己薪水低。因為雇主為什麼會雇殺手?就是不惜代價要對方閉嘴啊,所以只要你的名聲經營得夠好,自然不怕沒生意。」

 
  梅朗里聽完倒是一臉好笑,從來沒聽過有人可以把『殺手』釋義的如此另類的。

 
  為什麼歐琳和松本修挑上了他呢?

 
  當梅朗里搞清楚原來是那時候,歐琳和松本修實在太懶惰到處物色人選,剛好又開車上了橋,於是就決定要選第一個遇到的路人來做接班人。他差點沒昏倒。

 
  雖然有些胡鬧,可是歐琳給了他幾個小時想清楚,如果想要的話便在約定的地點上車前往東部的秘密訓練地點。

 
  梅朗里知道,即使這兩個人很不合乎常理,他也沒得選擇。
 
  因為他已經無法,再回到學校裡去了。

 
  同時他也已經厭倦自己的人生總是充滿嘲笑和取鬧。

  
  所以簡短的留下的一封信告訴爺奶不要擔心後,便鼓起勇氣,搭上了車。
 
 
  但是要成為一名殺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殺手大概分為兩類,智囊以及執行。

 
  簡單來說就是動腦跟動手的。

 
  因此像松本修和歐琳這種搭檔就出現了。

 
  結合了智慧和技能的殺手搭檔,自然是比兩者都還強。然而要成為像歐琳一樣的執行殺手,在訓練體能上要下非常大的工夫。

 
  紅綠燈,這種專為執行殺手設計的特殊藥丸就出現了。

 
  那天,梅朗里累得跟狗一樣爬進院落時,松本修丟給了他一顆綠色的藥丸。

 
  「每天吃一顆,是恢復元氣用的。記得,不管你多累,只能吃一顆。」

 
  「……蛤……吃這個……」梅閬裡躺在地上,臉色蒼白的端起那顆小綠點,心底湧起疑問。這顆小藥丸是能幹嘛?他今天差點被毆琳操到掛掉,全身都快散了。

 
  「算了吧,就當是吃保健食品。」然後丟進嘴裡。

 
  沒想到過了一晚,隔天一大早梅朗里便自動起床,連鬧鐘都還沒叫。一整個精神大好,肌肉的痠痛都不見了,眼睛看東西也清晰許多。

 
  「哇靠,看不出來這一丁點藥這麼有用。」梅朗里十分驚訝。

 
  當晚,梅朗里身上遍布大小傷口回來,松本修則丟給他一顆黃色藥丸。

 
  「喏,這種顏色的是受傷的時候服用一顆,加速傷口的癒合。」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件事。

 
  梅朗里注意到歐琳每天總會從松本修手上接過一顆紅色的藥丸,吞下。梅朗里一開始雖然好奇也不敢沒多問。直到某天,他趁歐琳去睡覺以後,才偷偷摸摸的走近正在打電腦的松本修後面。「…呃…那個……」

 
  「嗯?」松本修忙碌的敲打著鍵盤,沒啥心思理會他。

 
  「為什麼歐琳要吃紅色的藥丸哪?」

 
  「噢,那顆藥的名字叫做『強行回生』,是將死之人才會用的……」此話一出,松本修才驚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可他一回頭,卻已經阻擋不了梅朗里震驚的反應了。「你說什麼!將死之人?」

 
  梅朗里的聲音大得整個偏廳裡都迴盪著。

 
  「噓噓噓!給我小聲點!這件事我本不應該告訴你的……」松本修緊張得摀上梅朗里的嘴巴,差點失手把他給悶死了。確定沒被隔壁房裡的歐琳發現騷動後,他才娓娓道來。

 
  「歐琳她…生病了…」松本修先關上電腦,然後將椅子轉開,來到床邊坐下。

 
  「…生了什麼病?」梅朗里皺眉,松本修騷了騷頭,片片頭皮屑落下。「是某次任務落下的後遺症。當時她不以為意,直到去年她開始無預警的昏倒,才發現事情大條了。」松本修的頭髮從梅朗里特訓開始的時候就再也沒剪過,現在已經留到肩膀上了。鬍子更是慘不忍睹。

 
  他彎下身,從床底下撈出一只老舊皮箱。

 
  打開後,裡面滾動著幾個玻璃罐子。有幾個裝著黃色和綠色的藥丸,旁邊有一枚更小罐的,裡頭承載著閃耀紅光的小丸子。

 
  拿起那小罐子,松本修將它舉高快過頭,透過天花板上老舊的日光燈細細的琢磨起來。「你說,怎麼一顆小小的藥丸,竟然可以讓一個昏倒在路上的人像個沒事人一樣的跑來跑去呢?」

 
  梅朗里無法回應,其實到現在他還是對殺手的世界一頭霧水。更別說他們使用的東西了。

 
  「紅綠燈藥丸總共有三種,綠燈恢復元氣,黃燈加速傷口癒合……而紅燈嘛……則是強行回生。」

 
  松本修冷不防的打了個噴嚏,擤了下鼻子,隨手抹了一抹便又繼續道:「會用到紅燈藥丸,絕對是殺手們的最後一步了。強行回生,是在你遇到威脅著生命的緊急情況時,卻又必須要完成任務的時候,才會服用的藥物。否則就算是死,也不會輕易的服下。」

 
  「寧願死也不要吃這種藥嗎?那為什麼還要開發出這種藥?」梅朗理難以接受,殺手們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笨蛋!如果你在任務尚未完成前就死了,那要怎麼交代?就像你去搶銀行,好不容易闖關到了保險庫前,卻在要碰到錢的那一刻被一槍打中的那種遺憾哪你知道嗎?」松本修浮誇的比手劃腳了起來,梅朗里則是滿臉無奈。

 
  「強行回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死已經不是最慘的了,而是死之前會面臨極大的苦楚。聽說就連那種鐵漢如馮迪索的人也會哭到叫媽媽。這樣你知道了嗎?」松本修最後把藥罐子收回皮箱,踢回去床底下。

 
  梅朗里則是擺擺手,一邊走出門外一邊咕噥:「怎麼殺手這種人都奇奇怪怪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55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殺手|暗黑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im498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屋頂的實驗室-First... 後一篇:屋頂的實驗室-Seco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yashi0807各位
小屋連仔更新了快來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