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I.C.—銀色災厄:起源》第十一話:違和

作者:Tempest759│2019-03-24 10:23:17│贊助:6│人氣:249

上一話 第十幕:N.E.


第十一話:違和


  ——幹,妳動作還能再慢一點嗎!?
 
  ——幹,以前住我老家隔壁的兩百公斤肥宅也走得比妳快!
 
  ——幹,別再像個娘炮一樣沒氣沒力,給我卯足全力跳起來!
 
  儘管我已經盡力了,但艾薩克還是非常不滿意我的表現,在我進行兔子跳期間持續以各種方式罵我。
 
  沒錯,我知道我的體能還不行,但你是要一名女生怎樣做才能不像個娘炮啊?!
 
  我實在很討厭艾薩克這種給傷不給藥的做法,更討厭他那些已經是幾近無理的謾罵!
 
  但是,無論我再怎麼討厭,我現在也只能先忍受。
 
  於是我就在一片「幹聲」之下,幾經辛苦終於跳到這次的訓練場所——一座只比籃球場大一點的貨櫃似鐵皮建築裏面。
 
  「嗯嗚哈……呼哈……腳差點,就要斷了……呼……」
 
  雙腳在我跳進這幢建築裏那刻就忽然一軟,我於是直接攤倒在地上,我想立刻站起來,但我的雙腿已經麻到幾乎失去知覺,實在沒法再支撐起整個身體。
 
  我不由得望向隨我進來的艾薩克,只見他瞪向我的眼神依然兇狠,顯然感到不滿地睥睨着我大吼道:
 
  「這裏不是讓妳休息的地方,快給我站起來!」
 
  「可、可是——」
 
  「沒有可是!」艾薩克這時突然快步走向了我,然後居然一把抓住我的衣領直接提起我整個人,現在我們都近到幾乎要貼到對方的身體,我甚至能感受到艾薩克急促的鼻息不斷掠過我的臉頰!
 
  「還是妳是在小看我們啊、蛤!?覺得我們的訓練只要隨便應付就能通過?把我們當成不但會收留落難屁孩還會全面照顧屁孩的善堂啊蛤!?」艾薩克把我拉得更貼近他,他那激動得扭曲起來的可怕怒容幾乎佔據了我的所有視野,那雙尖銳的目光也刺我得更加難受。
 
  儘管我很想直接撇開視線,但我已經決定了要正色面對,不再逃避,所以我不允許自己的脖子以至眼珠子轉動哪怕一公釐,堅持一定要直視回去!
 
  「不,長官!我從沒有小看這部隊,也從沒想過要隨便應付訓練!我想要變強,想要彌補我虧欠於您們的一切,所以我會不管代價地跟上您的訓練,長官!」我明明害怕得要死,甚至全身都在顫抖着,雖聲音還是有點抖,但我還是成功以自己能發出最宏亮的喊出聲來了。
 
  真的成功了,我不再因為害怕而說不出話,或者說出自損的話了!
 
  我有一刻真的不禁為自己的成長感到驕傲,腦內甚至劃過「艾薩克頓時放軟態度,然後告訴我『好,就是要這種精神!』來鼓勵我」的畫面了。但想當然事情不會真的那麼順利發展下去,畢竟當初我所帶給他的衝擊是那麼地大,他恐怕都還沒完全恢復過來。
 
  可是實際情況卻居然是另一極端:
 
  只見艾薩克愣住片刻,接着他的臉居然更強烈地抽搐起來,表情變得像惡鬼一樣可怕,甚至加大了他揪住我的領口的手的力度!
 
  這是怎麼一會事,難道我剛才說錯話了?!
 
  就像刻意不給我思考的時間,艾薩克突然就把我丟出去,任由我的身體被重重地摔回到地!
 
  我忍不住痛楚慘叫了一聲。但艾薩克不但沒有表示絲毫歉意,還從他的口中傳出一聲短促的興奮笑聲!
 
  「說得那麼有決心,不如馬上來打一場,看看實際上妳是有多廢多沒用好啊蛤?!」艾薩克又再斥喝似地向我大吼道,昂首挺胸地睥睨着我的他的身邊彷彿滿是懾人的氣場。我只是望着他就已經全身都直冒冷汗,手腳的肌肉還漸漸僵住!
 
  我心裏登時浮現一股不祥的預感,就連我心中的警鐘也被不停打響要我別再靠近他。
 
  不,我不可以再逃避了,就算我再害怕,我都要從正面承受這一切!
 
  「遵……遵命,長官!」
 
  於是我咬緊牙關,無視身上的一切痛楚還有來自艾薩克的壓迫,硬是把自己撐給起來,就算我的下盤毫不穩定,小腿肌肉也處於不斷地微微抽搐下秒就會又軟下也不奇怪凡狀態,我都只以自己的意志就讓自己站起來。
 
  「嗯哈……呼……新人,蕾絲賓.雷諾……喝呼嗚……請教長官。」
 
  我擺出架式,盡全力保持着堅強的表情,希望能藉此讓艾薩克對我改觀。
 
  可是這反而讓他變得更為暴怒,他現在的表情簡直就像要把我給吃掉一樣!
 
  「嘖……記住這是妳自己要吃的苦!」
 
  話畢,艾薩克就只以一箭步就迅速來到我的右側,緊接着我就忽然感到肚子發痛!我不禁即刻低頭一看,發現艾薩克的拳頭居然已經微陷進我的肚子!
 
  彷彿傷害在此時才式確立一樣,痛楚在我發現來源的瞬間就急劇加大,我痛得立刻抱腹倒下,怎至發不出慘叫,痛楚的程度簡直就像內臟都被打歪一樣!
 
  「哼,一拳也撐不了的屁孩,我看妳那些話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己,還是快點滾回妳的難民營,繼續吃土去算。我們這裏不需要連一拳都撐不過的廢渣!」艾薩克這樣罵道之餘,竟然還對我吐了口口水。
 
  此刻我比起害怕,更感到生氣還有不甘。
 
  我不想就這樣被人小瞧,也不甘於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居然被以這種輕描淡寫的方式否定!
 
  「不……那些……絕對不是空話!」
 
  我強忍住依然在我的肚子裏不斷回盪的餘痛,即便我現在幾乎喘不過氣,我還是使盡自己吃奶的力氣,成功讓自己再一次重新站了起來。
 
  我對於自己居然能撑過這陣打擊,沒有一倒便無法再站起來,感到十分驚訝,也十分驚喜。
 
  然而這股喜悅很快就被我拋到腦後。因為艾薩克在我重新站起來的那刻突然爆發出更強烈的怒氣,他現在的樣子已經扭曲到可以用「猙獰」來形容,他在咬牙切齒,從睜得老大、佈滿血絲的雙眼投向我的目光簡直就像要把我的身體射穿一樣銳利且粗暴,一副恨不得立刻把我給碎撕萬斷的模樣。
 
  望着身姿猶如狂暴猛獸的艾薩克,我的心不禁一沉。
 
  難道艾薩克確實有在恨我嗎?
 
  雖然感到十分愧疚,不過我告訴自己,我不能再因此而再過份自責,即便艾薩克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我,我還是得努力且樂觀地活下去。
 
  我不想再愧對為我付出一切的所有人的期望!
 
  「喝啊——!」
 
  艾薩克突如其來的喝聲嚇了我一大跳,我於是才回過神來,卻發現艾薩克已經要撲上我似地向我貼近!
 
  我即時想拉開距離,然而我全身的肌肉都已經變得太過僵硬,即便腦袋已經反應過來雙腿也跟不上指令,我還沒踏出第一步就被艾薩克以雙手抓住我的肩膀,接着他一抬腿,緊隨而來的竟是一陣比之前那一拳更強勁的衝擊!
 
  我在受到衝擊的那刻反射性地大幅弓起身體,肺部彷彿也遭到波及似地傳來一陣為難受的擠壓感,我不由得咳出空氣和口水,同時一陣讓我想吐的噁心感亦隨着劇烈的疼痛從腹部直湧上心頭!
 
  這陣衝擊才剛傳遍我全身,我的頭頂就突然傳來頭髮被拉扯的疼痛,我還來不及叫痛,視野裏的所有景物便都驟然迅速拉下,當視野裏的景物不再移動時,一邊臉頰卻馬上迎來另一次打擊,拉扯着我的頭髮的力量在同一時間霍然消失,於是我整個人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
 
  好痛,一陣強烈的反胃感直湧上心頭,我隨即直接把胃裏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這次絕對比之前那拳更糟,甚至有種內臟都被衝擊攪碎的感覺,每次吸氣都會觸動身體的痛覺,身體一發痛我就會不禁咳嗽,然後我又不由得想吸回咳出來的空氣,導致我的呼吸在短時間內急促起來,心跳也一併加快,我全身上下都被各種痛楚給折磨着!
 
  臉頰似乎是因為艾薩克用手背搧,所以並沒有感到太痛,不,該說是因為從腹部傳出的痛楚實在太過劇烈,甚至蓋過了臉頰的疼痛。
 
  腦袋突然自己放空,我差點就承受不住腹部的劇烈疼痛直接暈去。
 
  不,明明是好不容易才下定的決心,怎麼能就此被你輕易否定!
 
  我於是咬緊住牙關,拚命地阻止異常沉重的眼皮自行闔上,甚至握起拳頭,把已經所剩無幾的力氣用去搥打地板,終於讓自己保持清醒,能以手臂慢慢把自己給撑回起來。
 
  即便還在大口喘着氣,即便視野都因為淚水還有疲憊感而模糊不清,即便雙腿都受到發自腹部的痛楚的影響而幾乎使不出力,然而我還是站起來了,站起來面對這我即便討厭但絕不能逃避的人。
 
  既然他是在恨我,那就至少讓他知道,冴木小姐沒有白白付出,她的犧牲並沒有只帶來依舊逃避一切的軟弱與絕望,而是教會了我堅強,還為我帶來了活下去的希望與自信。
 
  「……為甚麼……」
 
  「……誒?」
 
  此時的艾薩克正低着頭,讓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為甚麼妳就是要死賴在這裏!」艾薩克徒然抬頭朝我暴怒地大吼,他依然掛着狂怒的表情,然而不同的是他這次沒有隨即直接上來揍我。
 
  「妳明明不用再整天對着那些該死的廢鐵,明明可以到難民營安全過日子,為甚麼妳卻要選擇留下,加入這該死的部隊?!
 
  「是因為所謂的『責任感』?還是純粹因為覺得有趣、蛤?!回答我啊!」
 
  「不……並不是,你想的那樣!」看艾薩克已經一副歇斯底里的樣子了,我很害怕他是真的對我有誤會,所以我連忙解釋說:「我,並不是……只為了完成甚麼責任……更不是,因為『有趣』這種理由……我不希望再有人,因為自己而犧牲,自己卻甚麼也做不了……所以我想變強,變得能單靠自己生存下去,也能守護自己身邊的人那樣的強大……為此,我才決定,要加入這部隊!絕不是……你想的那樣敷衍!」
 
  仍然在我全身上下強烈地亂撞的餘痛,還有腦袋一度的缺氧都在干擾着我的思考,儘管無法順利思考,但我還是盡可能地吐出自己心中的所想。
 
  艾薩克聽完後隨即抱頭大叫:「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妳就是要逼我說出那樣的話才安樂吧、蛤!!!好,我成全妳!
 
  「我就是看妳不順眼,每當看見妳,我就會有種被心臟捅了一刀的感覺,這讓我很不爽、很.不.爽!!
 
  「只要妳還在我附近,我就會繼續感受到那陣痛苦,繼續感到那麼不爽!所以妳快趁着成為正式隊員前給我滾,別再出現在我眼前!」
 
  丟下這段狠話後,艾薩克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訓練場。
 
  甩門聲在霎眼間響起又靜下後,就迎來了令人感到抑鬱的寂靜。
 
  艾薩克剛才的那段話,很直接地表明了他對我的憎惡。
 
  然而比起被罵、被唾棄的失落,我感受到更多的是疑惑,因為在那時候,我看見了,看見了當時艾薩克的表情——
 
  狂怒地坦白一切時的他的臉上,並不只有「憤怒」這種情感,還流露出一陣酸澀的擔憂、與自責。
 
  明明是在表達對我的憎惡,為甚麼卻對我流露出和他說話的內容完全不一致的情感呢?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並不是錯覺。
 
  然而,我卻沒法得出這問題的答案。
 
  現在我能做的,就只有一邊靜坐在這裏思考那個表情的意義,一邊等待體力的回復好回去大屋。






  下一次的更新只有約千字,所以能預告明天就會更新!

  另外,希望喜歡我的文章的讀者,或是對我有期待的人按一下「GP」當作另一種鼓勵。

  也記得按一下「訂閱(追蹤)」我的小屋以隨時獲得更新通知,十分感謝~~!

  最後,還是要說:
  作品不怕沒人愛,只怕沒人評,更怕沒人看!萬分期望各位的留言!

  讓我們下次再見,多謝!

 (使用的輸入工具:速成輸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53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蘿莉|科幻|輕小說|未來|戰鬥|微黑暗|沉重|末世|災難

留言共 3 篇留言

蒼天落葉
為啥艾薩克會恨主角?

03-24 11:05

Tempest759
你覺得呢[e24]03-24 11:07
蒼天落葉
不知道餒,能解釋一下嗎

03-24 13:09

Tempest759
只能說他不是在恨她,只是艾薩克個性有點問題,讓他每次遇上「不順意」的事時都會變得極為激進03-24 13:14
Tempest759
會不顧後果,想到甚麼就做甚麼03-24 13:15
冰鳩
是直接把大腦表現在肌肉上的類型阿=A=

03-24 21:32

Tempest759
完全正確!03-25 01: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Tp20070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回顧】《追憶者.鑰... 後一篇:[達人專欄] 《I.C....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xis提督們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1175 霞的逆襲展開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