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1 GP

[達人專欄] 【雷迪輕小說】《妹妹說要靠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沒搞錯吧!?》3-22

作者:雷迪(珀珀醬)│2019-03-23 22:57:53│贊助:150│人氣:945
您好,若是還不了解作品的讀者,還請先進入此傳送門看第一集,有附簡介唷,可以先看看簡介再決定要不要追文XD:請碰一下這裡,神秘力量將會帶你傳送。
如果喜歡的話,也希望您能給予雷迪一份「追隨」,我會努力寫最好的故事給您^^
再來也附上,上一集的傳送門:3-21

  ——另一方面,就在舞台右側的出入口通道。

  「看到妳最後血量歸零,還以為要功虧一簣了。」

  「哼,天藍可是『超精算的妹妹』唷,這點程度的狀況,早在我的計算之中了。」

  「雖然聽起來不怎麼讓人相信,不過就破例相信妳這次吧……」

  「還有哥哥別忘囉,說好的三份『甜過頭楓糖布丁口味大杯特裝版』冰淇淋,今天晚餐就吃這個慶祝吧!」

  「喂喂,別拿甜點當正餐呀!還有三份要分天來吃,一次吃太多冰淇淋會對身體造成負擔的。」

  「欸?哥哥忍心破壞天藍的夢想嗎。」

  「……冰淇淋吃到飽就是妳的夢想!?」

  天空對這個甜食主義者無力地垂下肩膀。

  就在比賽大廳的吵鬧聲相當熱絡的氣氛下,天空幫天藍提著筆電,兄妹兩人就這樣一邊聊著,一邊慢慢地走回選手休息室。

  漫長的比賽終於結束,現在兩人準備回選手休息室整理帶來的東西。然而天藍也順利拿到冠軍的頭銜,但對天空來說,除了妹妹拿到冠軍之外,還有另一個讓他感到心情暢快的事。

  「好,不管怎樣總之先恭喜妳拿到區域賽的總冠軍,還有我們欠的債務總算能全部還清了!」

  冠軍的獎金是十五萬,只要天空再把用來以防萬一的私房錢湊起來,就可以結束這場欠錢人生。

  天空暗自在心中苦笑,沒想到打遊戲異於常人的妹妹反而成為擺脫困苦生活的轉捩點,用遊戲賺大錢,讓他想起自己過去也曾那麼空想過,而現在真的讓妹妹替自己實現了。

  「——區區的十五萬,連當多吉的飼料錢都嫌平庸的錢,真的有那麼難賺嗎?」

  就在此時,另一個跟在天空一旁的金髮少女眉頭緊皺,對天空付不出這筆金額感到難以置信。

  「啊?終於肯說話啦愛麗絲,能看到妳恢復精神後用這麼尖酸刻薄的話來羞辱我,還真令人欣慰呀。」

  天空以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回應剛剛消沉許久的愛麗絲,不知道為什麼比賽結束的同時,她突然恢復了精神了,不過以她那種腦子迴路來說,能有這種轉變速度也不是奇怪的事。

  雖然還是很好奇愛麗絲之前怎麼了,但認為現在提問不是上策的天空,也決定不要觸碰地雷。

  「比起那點小錢,藍浣熊終於替人家報仇了,不愧是人家的摯友!在人群廣眾的地方把楓香鼠打個落花流水!只可惜沒辦法看到楓香鼠狼狽的樣子。我們等等到他的休息室去嘲笑他一番怎麼樣?」

  「結果妳注重的點還是楓香鼠……那麼有錢卻氣量那麼小,輸一場也記仇太久了吧!?」

  究竟是有錢人的思維與平民不同,還是愛麗絲個人獨道的想法呢?但不管是什麼,天空覺得跟她永遠沒有交集,於是他嘆了一口氣後,就在此打住了話題。


  接著大概過了一分鐘,他們終於回到熟悉的選手休息室,地下室的霉味灌入鼻腔,這大概也是最後一次來到這裡吧。

  不過,原本打算收拾完畢就回去的他們,天藍就在此時——

  「哥哥,可以先把筆電還我嗎?」

  「欸?」

  「有件事情天藍想先用電腦一下,趁這裡還有網路。」

  天藍說想要拿回筆電,而天空眨了兩下眼皮感到困惑。

  「要網路的話回家用就好了,是什麼急事嗎?」

  「因為天藍跟那個人說好了,所以現在想先通報給對方知道。」

  「……那個人?」

  在腦中思索著「那個人」是誰,不過也很快地,天空就知道妹妹在說什麼了。

  ——在區域賽拿下冠軍,排行第一位玩家就會接受她的正式對戰申請。

  不好的感覺刺進天空每一吋肌膚,使他無預警起了雞皮疙瘩,但他還是努力修飾自己的表情。

  「啊?我可以問問那個人是誰嗎?」

  「就是現在排位第一名的膽小鬼唷。」

  「——」

  沒想到天空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提問,卻得到天藍毫無掩飾的回答,那直接達出口的瞬間讓天空兩眼瞪大。

  「那個人說要和我對戰的條件,就是要在這次區域賽拿下冠軍,現在天藍已經成功拿到冠軍了,所以要趕快跟他做個了結才行。」

  「這樣啊……原來還有這種事,哈、哈哈……」

  「所以趕快把筆電還我吧,可以的話就在這和他一決勝負,他為了保住第一名的位置拖了不少時間呢。」

  近似冰冷又強硬的要求,讓天空頓時感到喉嚨乾燥,突然間說不出任何話來。

  天藍對第一名的執著有如走火入魔般,那貪婪的渴望讓人心頭寒顫。

  沒辦法拒絕、找不到理由拒絕,天空靜止了片刻,看著妹妹掛著慵懶表情,卻能感受到在她背後的怒意與壓迫感。

  「好,我知道了……」

  最後,一口唾沫順著喉嚨嚥下,天空還是承受不住隱形的壓力,他故作鎮定地這麼說後,便緩緩伸出右手,將筆電包遞給面前的妹妹。

  「——藍浣熊,妳剛剛說要和第一名對戰嗎?」

  劃破空氣的嬌柔嗓音,突然此時穿插在兩人之間。

  在場的人都知道聲音來源是誰,金色飄逸的長髮背後掛著巨大的蝴蝶結裝飾,如寶石般的藍瞳看著準備交遞電腦的兩人。而那雙瞳孔卻失去原本的光輝。

  ——愛麗絲突然又變回那時候的樣子了。

  用宛如虛無的聲調,沒有任何高傲或諷刺參入其中,愛麗絲道出了這普普通通的詢問。

  兄妹兩人同時往她身上看去,而先感到困惑的天藍皺眉,她說。

  「就是現任第一名唷,那個叫『江風神響』的。」

  天藍似乎不以為意愛麗絲的異常,她也簡簡單單回覆答案。然而聞言後的愛麗絲此時雙手緊握,接著她緩緩開口。

  「——不要和他對戰。」

  這句稱的上晴天霹靂的話語,終於讓在場的兄妹為之凍結。

  不過下一秒,天藍閉上雙眼,那始終冷靜沉著的態度依舊不受任何刺激影響。

  「天藍是『最強的妹妹』唷,不管是第一名還是穿絕對防禦裝,都不會輸的。」

  「——就算是藍浣熊,也打不贏他的。」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天藍瞬間沉默了。

  那不是疑問、也不是懷疑,而是斬釘截鐵的「肯定」。

  看到今日藍浣熊那活耀的表現,就連「沒有時間限制」、和「絕對防禦裝」,甚至用上禁忌的「終結技」,仍然靠新手裝打敗了過去被稱為傳說級玩家的楓香鼠——愛麗絲仍然認為天藍打不贏現任第一位。

  同時被否定的天藍,眼神頓時像刃一般銳利。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有如把刀刃底在愛麗絲的脖子上,她此時保持沉默,但這沉默似乎不是天藍的殺氣所導致,而是彷彿回憶起什麼創傷,愛麗絲畏懼地用右手環抱自己的左手臂。

  ……現在是什麼情況?

  這冰冷的氣氛無預警來襲,天空總覺得自己沒辦法搭上對話。

  本來不想觸碰愛麗絲當時鬱悶的底線,但沒想到就在說出「第一位江風神響」後,她又被謎之黑色氣息包覆住。

  果然他們那時候的對戰不單純,想起柊樹當時說「自己也不知道」這句話,令天空垂著頭咬牙,卻又不知憤怒的根源是從哪噴發出來。

  究竟是刻意、還是無心?但不管是什麼柊樹肯定做了傷害別人的事,或許就是這矛盾的心情,使天空想責怪、想發怒的情緒開始作怪。

  看著愛麗絲落魄的模樣,寂靜壓迫時間的流動,這短短的沉默彷彿過了很久。

  「哥哥,我們回去吧。」

  「…………?」

  天藍突然開口,讓天空像是重新呼吸到空氣般,時間又開始流動了。

  「雖然不知道在愛麗絲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天藍不想被影響,所以還是回去再說吧。」

  了解現況不適合強硬的天藍把雙手插進穿在身上的連帽外套的口袋。接著向門口走了幾步,暗示哥哥準備該離開了。

  雖然稱不上是愉快的離別,但天空也覺得這是最好的選擇,因此他緩緩說道。

  「嗯……那愛麗絲不好意思,我們要先離開了。我記得妳的保鑣還在外面等妳吧,所以趕緊回去吧……啊,那麼我們先走一步囉,下次再見。」

  天空只能對現況貼心的叮嚀與問候,但似乎沒辦法驅散死寂的氣氛。

  帶著沉重的結束,天藍先行踏出步伐,直到走到門口時,她緩緩伸手準備開門。


  ——叩、叩、叩。


  但是,卻被門外的敲門聲給搶先了。

  天藍收回手退後了幾步,這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又讓在場所有人凍結,同時下一秒門被緩緩打開,這敲門的動作僅僅只是禮貌上的行為,而非尋求室內的人的同意。

  當門被開到一定程度時,敲門聲的主人也在此刻映入大家眼簾。

  「——…………」

  睦天空、睦天藍、還有愛麗絲都傻住了。

  來者是名略高的男性,有著如玫瑰般的紅色髮絲和深邃的五官,修長的身材有如童話中的白馬王子般,即使打扮樸素,不像愛麗絲穿著顯眼的打扮,他的存在仍然會吸引眾人的目光。

  「怎麼都用一臉錯愕的表情看我?這讓我有點尷尬呢。」

  磁性的聲音輕撫著空氣,然後灌入所有人的耳膜,最後傳進了大腦。

  「……柊樹,我不是叫你別……!」

  就在比賽結束那一刻,天空要求柊樹先回家,因為同樣的理由,不希望他出現在天藍面前。可是現在竟然……

  「嗯?哥哥你認識這個人嗎……?」

  妹妹回頭對哥哥面露困惑,從妹妹的表情來看,似乎還不知道她面前這個人究竟是何等身分。

  「初次見面,我的名字是江柊樹,是天空過去的大學同學,也是他的摯友。」

  「哦?原來是哥哥的大學同學,這裡是睦天藍,是哥哥的妹妹。」

  「『哥哥的妹妹』是什麼用法,看來妳也很有趣呢。」

  兩人平凡的對話,卻讓天空心臟跳動越來越強烈,於此同時,天空感覺到衣服背後被某種力量拉扯,使他反射性回頭。

  「愛麗絲?」

  愛麗絲雙手拉著天空的衣背,像個膽怯的小女生一樣依賴在他的背後。

  「果然……妳這副模樣跟柊樹有關吧?」

  明明當時分開後愛麗絲才變回原來的樣子,但只要提及跟柊樹有關的事她又會畏縮起來。

  但現在就讓愛麗絲躲著吧,比起顧慮她,天空更在意眼前這兩個人。

  「妳在比賽中的英姿深得我心,讓我難以忘懷當初的激昂,認真說的話我是妳粉絲也沒錯,關於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和妳見上一面。」

  「想撩天藍的話還是用甜點比較有效唷,天藍會排除你然後全心全意收下甜點的。」

  「那麼輕易就被甩了嗎?可真令我傷心呢……」

  柊樹露出一抹苦笑,就連感到失望的樣子都散發出迷人的魅力,只是似乎對感情麻木的天藍一點效果也沒有。

  但對這個人相當了解的天空來說,知道他那只是裝腔作勢罷了,不過他到底是打算做什麼……?

  「那麼問候就到這裡結束吧,讓我說說正事,不知敝人有沒有這份榮幸和妳對戰一場呢?」

  「……?」

  「我喜歡挑戰強者,而看了妳那出神入化的操作,不但用新手裝打敗各個高手,甚至還擊敗新手裝的剋星,我想這世上沒有比妳更高端的玩家了。所以能不能圓滿我的請求,讓我們進行一場好友對戰呢?」

  ——柊樹這傢伙到底在……!

  明明已經要他遠離天藍,結果他不但沒照做,反而還在這鬧事,令天空緊咬牙關,但怒意卻無從地方釋放。

  畢竟天藍還不知道他就是第一位,如果在這脫口的話反而事態會更惡化,只能靜靜地看著他到底在計劃什麼點子。

  而後,聽到對方下的戰帖的睦天藍,僅僅只是眨了兩眼,接著——

  「天藍現在很忙的,抱歉沒空跟你對戰唷。」

  「嗯?」

  「我要趕緊回去挑戰第一位玩家了,說起來今天的比賽對天藍來說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看來只好等妳和第一位對戰完再說了。」

  「很抱歉,對戰完後也不行唷。」

  沒有任何情感表現,天藍用一貫慵懶的眼神,拒絕了前方男子的請求,同時加註即使和第一位對戰結束後也不與他對戰。

  至於那個原因,也在天藍換口氣後說道,同時當她開口說出實情後,又再次成為令眾人感到驚愕的衝擊。

  「——因為等天藍擊敗第一位,拿下排名第一之後,天藍也不會再碰這款遊戲了。」

  「嗯?」

  「什、什麼……!?」

  後方的天空詫異的圓睜著眼,打進排名第一後就不玩《Alantiya》了!?另一方面站在妹妹前方,承受這股衝擊的柊樹只是淺淺一笑。

  「為什麼呢?因為達成一個里程碑了嗎?」

  「因為沒有玩的必要了……說起來,這件事和你沒有關係。」

  天藍從口中表達的話語,說明著她不想說太多來龍去脈,之後……

  「所以不好意思我們要先回去囉,就算你是哥哥認識的人,天藍也沒辦法跟你聊太久,走吧哥哥,該回去了。」

  「啊啊?欸,天藍妳別自己先走呀!」

  語畢後,天藍便不管後方佇立在原地的哥哥,她開始邁開步伐,似乎想用行動來強行讓哥哥一同離開。

  「看樣子我完全變成局外人了呢,真令人失望。」

  不可妥協的強硬,以不放在眼裡的態度來冷落前方的柊樹,天藍緩緩向前走,直到從他的側邊經過後——

  ——江柊樹,揚起一抹微笑。

  「那加油吧——既然都達成了『先前條件』,我相信妳一定能順利拿下第一名的位置。」

  他說完,天藍同時停下了腳步。

  離門口剩下不到十公分的距離,就算只踏出半步也能輕易離開,但天藍就在那句話脫出口後而停下,於此同時……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件事』?」

  拿下區域賽冠軍,這是天藍與第一名開出的條件,但即使不說條件內容是什麼,光是開口提到「條件」就讓雙馬尾少女在意萬分。

  ——畢竟她從沒跟任何人提過這件事。

  慵懶的面容卸下,天藍如千刃般的銳氣直逼紅髮男子。同時承受著她的迫壓的柊樹仍然面掛微笑,說道。

  「誰知道呢,或許是我胡亂瞎猜的吧,還是說『第一位』偷偷告訴我的呢?亦或者……」

  那無辜的笑容底下,藏著顯眼至極的惡意,沒有想要隱藏,只是以裝模作樣為樂、以他人的驚愕為糧,柊樹接下來說出口。

  「——我就是那個第一位,『江風神響』?」

  導火線燃燒至盡頭,最後引爆開來,天藍此時轉身半圈,將整個人面向紅髮男子,緊咬的牙關開始猛烈顫抖。

  「你是從哪個馬戲團逃出來的小丑嗎?裝模作樣也該有個限度吧。」

  「生氣會可惜了妳那張漂亮的臉蛋呢,當天晚上的對話也是這種表情嗎?」

  「你這傢伙……」

  即便柊樹道出的話語拐彎抹角,也直白表達了他就是現任第一位玩家,江風神響。

  他面不改色的笑容彷彿主導著這場對話。但天藍似乎也有自覺,此時她緩緩閉上雙眼。

  「多餘的談話沒有必要,既然你主動找我了,那就來談談接下來的對戰吧。」

  「老實說我也想在此和妳較量,不過很可惜我沒帶電腦,若使用試玩區的電腦會有失於妳的手感吧?」

  「到了現在還想要逃避嗎?」

  「天大的誤會呢,如果玩的不盡興可是會讓我難過一整天的。」

  終究耍嘴皮子的柊樹,讓天藍凝視他好一陣子。

  置身在令人呼吸困難的氣氛下,天藍緩緩吐了一口氣。

  「決戰時間就訂在明天早上九點。」

  接受柊樹的妥協,天藍將時間改到明天早上,然後她繼續說道。

  「然後地點就選在愛麗絲的家裡吧。」

  「……欸?人家的家裡!?」

  「為了預防到時候和我戰鬥的人不是本人,所以就找個地方一決勝負比較保險,另外就算你不願意出門,愛麗絲的保鑣也會強行拖你出來,你沒辦法再逃避了。」

  不僅是時間,天藍也考量到了決戰地點,為了不再讓第一位找藉口,她選擇具有強制力的人來幫忙監督他。

  「強行拖出來嗎?聽起來挺可怕的,我看還是早點出門吧……不過,話說回來——」

  柊樹也答應了這項契約,但此刻他又將話鋒一轉,同時把視線垂下,目光集中在天藍插進外套口袋的雙手。

  「在那之前,不先把狀態調整好嗎?」

  「天藍一直都是最好狀態。」

  就在天藍表示自己狀態完全之後,站在後方的天空才因為柊樹那句話而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等等,我怎麼會沒察覺到……!」

  甩開身後的愛麗絲,天空為自己沒有留意到的事情感到自責,使他只能像現在用焦急來贖回罪惡感,他趕緊跑到天藍的面前。

  ——然後,強行抓住妹妹的右手臂。

  突然被抓住的天藍頓時驚訝地兩眼瞪大。毫無預警的舉動讓她沒時間會意過來,使她原本想藏起來的右手被赤裸裸地攤在哥哥面前。

  「…………」

  「天藍,妳的手已經……」

  不知是瘀青還是什麼,原本白皙透嫩的雙手此時出現許多瘀塊,明明在不久前幫她按摩時還好好的。

  但原因淺顯易懂,就是和楓香鼠的戰鬥讓她傷痕累累。不斷使用「迴天劍舞」和「疾跳」這種需要突破手速極限的操作,而且還維持了一個多小時沒有停歇。

  恐怕不只手指,可能連關節也受到損害。天藍為了隱瞞才將雙手掩飾在口袋裡。

  「夠了……你們改天再比吧,天藍妳先把傷勢養好。」

  天空失去生氣的聲調,使這沉重的氣氛更加淒涼。不過,妹妹的回答卻是……

  「已經是最後了,只要這場戰鬥結束,天藍就會休息了。」

  「…………」

  天藍沒打算放下,也正因為這句話使天空現在握著妹妹的右手臂的手開始顫抖。

  是憤怒、還是畏懼、又或者悲傷呢?

  天空的顫抖不知原因,但或許也是所有的負面情緒攪和在一起造成的。

  「……已經夠了……什麼用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啊!」

  不想再讓疼愛的妹妹受到無窮的折磨,為什麼她非得執著到這種地步不可啊?

  「到底是為什麼要那麼執著,天藍……我已經受夠了啊!妳到底在隱瞞什麼事情?」

  「…………」

  「妳在騙我對吧,說我喪失記憶沒有發生什麼事是騙我的吧!到底……到底在我喪失記憶的期間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要妳來承擔一切,明明就不擅長打遊戲的妳為什麼要拼命到傷痕累累呀!請妳告訴我吧……我空白記憶那段的真相——」

  一直以來,不敢正面面對的問題,就在天空的激動下湧上台面。

  現況已經往最惡劣的方向發展,天藍將哥哥的話語全部收進大腦中。

  她沉默,面無表情的沉默。承受著天空那快要崩潰的臉龐,不知是在思索、還是猶豫。

  然而,等待有如永恆的靜止結束後,天藍的胸腔緩緩鼓起,深呼吸,接下來——

  「——哥哥想知道真相嗎?」

  聽起來像是疑問,但事實上那只是一個開場白,於是天藍繼續說下去。

  「等天藍用新手裝打進排名第一的那一刻……就會把所有真相都告訴哥哥的。」

  「……」

  「所以對戰時間不變,明天會把一切都結束掉。」

  「…………」

  「抱歉哥哥,天藍想先回去了,冰淇淋的事就留在之後再說吧。」

  「……………………」

  說完,天藍便甩開被哥哥抓住的右臂,接著她轉過身,緩緩地離開狹小的選手休息室。

  「欸?藍、藍浣熊等等人家啦!」

  同時一直待在最後面的愛麗絲看到天藍從門口離開,她也趕緊小跑步追上天藍的步伐。

  ………………

  現在,現場只剩下兩位年紀相仿的男生。但兩人在此時都沉默不語,或許是在等誰先起頭吧。

  「『不歡而散』,或許這是現在唯一能形容的慘狀呢。」

  先開口的人是柊樹,即使在如此尷尬的氣氛下,他仍然掛著笑面,從容的面對一切。

  「嗯……」

  天空短短的回覆,同時也後悔自己剛剛的衝動。

  「是說,不追上去嗎?」

  柊樹那樣提問,不過面對這個問題的天空,也直接了當地搖搖頭。

  「不……讓我們彼此靜一靜吧,現在妹妹有愛麗絲陪著她,所以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種氣氛之下,恐怕最適合待在天藍旁邊的人,除了愛麗絲之外沒有其他選擇了吧。同時天空也打從心裡感謝她的幫忙。

  用寂靜代替冷水,並潑灑自己,等天空完全冷靜下來後,他緩緩對柊樹說道。

  「喂……不是叫你別出現在天藍面前嗎?為什麼現在……」

  不是憤怒,而是充滿無力的聲音,已經精疲力竭的天空無奈地問這名惹出大事的摯友。

  「你妹妹已經拿到區域賽冠軍了,所以我不管有沒有出現都不影響結果吧。」

  「這麼說是沒錯啦,但你何必把氣氛搞的這麼難看?」

  「抱歉,因為這麼強的玩家出現在我面前實在忍不住了,我迫不及待想跟她一較高下了呢。」

  就連現在都還耍嘴皮子,柊樹事不關緊的模樣讓天空嘆了一口氣。

  但他說的也沒錯,面對是遲早的事,若換個角度想,在這裡直接面對問題,或許還有機會改變什麼。

  雖然最後是以失敗收尾,但至少天空已經觸及到最深的那條線,將妹妹努力的原由、以及自己失去記憶的那段空白,全部毫不隱瞞訴說出來。

  同時妹妹最後說出口的那句話,也間接證明了當時的答案真的是謊言。相對地,那個真相將在妹妹拿下排名第一後會親口揭曉答案。

  或許這就是柊樹不聽自己的話,擅自現身在天藍面前的目的吧?但老實說,對於柊樹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睦天空還是一知半解,所以……

  「——你究竟在計劃著什麼?」

  不拐彎抹角、也不帶一絲委婉,天空正面詢問紅髮男子,這一連串所發生的事,從他給妹妹參賽權的那一刻起,他便成為所有事情的關鍵人物。

  「明明最初說要讓我妹妹輸掉遊戲才讓她參加這次的比賽,可是……其實妹妹的『勝利』也在你的計畫之中吧。」

  自己放棄比賽資格,將參賽權給了天藍,事到如今還不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而且這次妹妹的勝利,天空也隱約猜得出來是柊樹的預料之中。

  究竟這些舉止所串聯出來的結果,藏著柊樹什麼樣的秘密?

  「——你真的想知道嗎?」

  將聲調拉高,以問題回答問題,柊樹像是賣關子般的話語,讓天空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接下來,柊樹閉上雙眼,雙手抱胸彷彿在思考什麼般,等待這令人焦躁的時間結束後,他緊接說著。

  「抱歉,這還真的考倒我了呢。」

  「欸!?」

  「其實答案也在之前跟你說過了,對我來說,只要『有趣』的話什麼結果都好……等等,還是換個方式說吧……」

  換口氣後,柊樹將嘴角上揚,然後將他內心最真實的想法,逐一從口中緩緩道出。

  「——我只是享受著「未知」的結果。」

  「——」

  「若把參賽資格給了你妹妹,那麼究竟這季的比賽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呢?我只是好奇這點罷了。」

  「你到底是……」

  「但結果不是很好嗎?你們還清了債務,而我也見識到了『疾跳』的技巧。甚至還跟史上最強的課金玩家較量,這些全都是因為把參賽資格給了你妹妹,全都是因為走在『非既定的選擇』才能得到的收穫呢。」

  天空快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了。

  之所以把參賽權交給妹妹……只是為了享受「未知」的發展!?

  非既定的選擇——若把這句話解釋成「明明自己可以參賽,卻選擇交付給別人」,讓未來產生非自己所預料的狀況的話,那麼柊樹只是因為好玩而往不確定的方向操作!?

  為了體驗諸多的可能性,他才拐了一個大彎讓妹妹拿下區域賽冠軍,才肯和她對戰……?

  「真有你的風格啊……」

  總是不行駛在軌道上,硬要做些逆於常人的事,這就是江柊樹的人格特質。天空那帶點貶意的稱讚,讓柊樹露出一抹苦笑。

  「所以接下來,穿著新手裝的最強玩家,能不能從我身上拿下排名第一名的寶座呢?沒有肯定的結果,想想真是讓人期待呀……不過——」

  就在柊樹對接下來未知的戰鬥感到期待之下,他又再度以「不過」的詞讓話鋒再度轉變,天空頓時眉頭縮緊。

  「——雖然我很想去享受這場戰鬥,但我若用這種心情去和你妹妹對戰,恐怕會被你討厭吧。」

  「…………」

  「我想剛剛你也聽到了,你妹妹說只要拿下排名第一,她就會將真相一五一十告訴你,所以換句話說,只要我故意輸掉對戰,那想必一切都圓滿了?」

  聽到這裡的天空圓睜著雙眼——因為他知道柊樹想表達什麼。

  「但相反地,若是我贏的話,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就不清楚了……啊,放心吧,這一次我絕對會照你的想法執行的。」

  或許是怕天空會懷疑自己,柊樹先行說自己會依照他的想法去做,同時此刻,正因為柊樹丟出一個二選一的抉擇,使他嚥了一口唾沫,緊張由內心擴張到皮膚表層。

  「所以天空,請選擇吧。」

  有如將在此分歧結局,柊樹用沒有情感的微笑看著躊躇不已的天空。接著天空垂下臉龐,這個決定,也將會成為他之後所要面對的難題。

  「哼……說是這麼說,但你還不是享受著我苦惱的樣子。」

  揶揄一下加害者後,換天空吐出苦笑,但說實話他的心裡早有答案,而那個答案也是極為單純又直接。


  ——哪個選項,才是真正對天藍好的呢?


  說到底,天空只是想要拯救妹妹,拯救天藍,其餘的事情……包括勝負,他並不在乎。

  所以等他知道怎麼選擇後,便緩緩抬起頭來,並以堅定的眼神看著江柊樹。

  「看樣子你選好答案了吧?那麼……你希望——最後戰鬥的勝者是誰呢?」

  接下來的回答,將會改變睦天空、以及睦天藍的命運。就在他承受著考驗般的壓迫之下,他道出了那個「選擇」


  「我的選擇是——」


※※※


  天色已被昏暗渲染,世界逐漸落入黑色的幕簾中,現在時間來到晚上八點。

  「好……那麼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今天是禾相楓聽取大哥的建議後,第一次開《Alantiya》實況的日子。帶點沐浴香氣的小房間,相楓他在洗完澡後,又換回平常外出用的藍色連帽外套,因為大哥說開視訊會比較好,所以他得整頓自己的儀容一番。

  微弱的燈管照亮著四周,雖然平時為了省電而僅用電腦螢幕作為光源,但今天必須要維持屋內的亮度才行。

  等確認自身以及光源沒有破綻後,他在此刻深呼吸個三次。

  好,心理準備已經做足了!接著相楓慢慢動起滑鼠,並將實況開始「播放」。

  「…………」

  可是按下去後,相楓又緊張到僵硬了,有如不知現在該做什麼才好般,他維持不動狀態好一陣子,只有觀看人數在慢慢攀升。

  不過……

  「欸!?」

  原本前幾分鐘的人數忽高忽低,差不多都在十幾人左右,但沒想到過了十分鐘人數漸漸翻倍,現在觀看人數已經來到九百多人。

  明明是第一次開實況,卻有那麼多觀眾,令相楓難以置信地凝視人數表。

  同時也因為人多的緣故,聊天室終於有人留言了。

  「楓香鼠晚安!」

  隨著第一名觀眾留言問安後,便開始陸陸續續有其他觀眾在聊天室留言問安。而相楓晚了一秒才會意過來,他趕緊動起鍵盤,在聊天室回應觀眾們的熱情。

  「啊……」

  不過接下來他又想到自己是有開麥克風的,所以直接用說的就好了吧!

  「大、大家晚安,ㄨ……窩……我是楓香鼠,今、今天是第一次開實況,還請大家多多捧場……」

  說完後,相楓還不忘在鏡頭前鞠躬。

  「為什麼要鞠躬呀?」
  「有夠可愛」
  「想抱回家……沒,被盜」
  「樓上決鬥啊,贏了楓香鼠是我的,輸了楓香鼠還是我的。」

  聊天室開始刷起意義不明的對話,而看著他們的對話內容,又不禁讓相楓滿臉通紅,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才好。

  不過另一方面,相楓內心有著另一個感慨。

  ——沒有被大家討厭呢。

  在比賽中做了那麼過分的事,而且還輸得慘兮兮,卻沒有被任何觀眾辱罵。

  「難道……這也是大哥的功勞嗎?」

  想起大哥當時拍胸保證,一定會挽回自己的名聲。若這真的是他從中操作的話,那自己得好好感謝大哥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又是用什麼方式,才讓大家遺忘當時的不愉快,並且還在第一天實況就大受歡迎呢?

  就在相楓思索這件事的期間,他的眼光無意識瞄到聊天室現在正在討論的話題。

  「楓香鼠妹妹耶♡」

  ——……

  「樓上在說什麼,楓香鼠那麼可愛一定是男孩紙。」

  ——…………

  「別吵,楓香鼠的性別就是楓香鼠呀(正解」

  ——……………………

  「楓香鼠弟弟安安」
  「偽娘賽高!!!!!」
  「實體賽不是有說他是男生嗎?」
  「我覺得像女生耶。」
  「看來只好讓楓香鼠脫衣服見真章了(X」
  「楓香鼠上廁所都是進男廁還女廁呀?」
  「我覺得性別不明很好呀,曖昧的感覺最棒了( ゚∀゚) ノ♡」
  「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偽娘鼠♡」
  「以下開放下注,我賭楓香鼠是女孩子(́◉◞౪◟◉‵)」
  「男孩+1」
  「男孩+1」
  「女孩+1」
  「男孩+1」

  ………………

  …………

  ……

  禾相楓石化了。

  聊天室開始議論紛紛自己的性別,不禁讓他懷疑這就是人氣高的源頭,但明明自己已經喬裝成男性的打扮,究竟是何種原因而掀起這個話題?

  「該不會是……」

  相楓又再度想起當時大哥說會幫自己挽回名聲,至於那個幫忙的手法,他也終於有了頭緒。

  他趕緊動起滑鼠,點擊網頁的搜尋頁面之後,他進入《Alantiya》的遊戲論壇。

  上了目前人氣最高的遊戲論壇後,接著他點開「新聞稿」的專頁,並且從中尋找今日比賽的新聞稿。

  「…………」

  最後終於被他找到了,他仔細看了看新聞稿的內容,上半部分都在講比賽的戰況,不過……


  ——最下面,多了一個「關於落敗的楓香鼠選手的訪談」報導。


  「關於落敗的楓香鼠選手,我們實際去訪談他本人。

雖然他的年紀僅僅只有中學,但他抱著成為電競選手的夢想參加這次的比賽。

可惜努力的他,終究敵不過新手裝怪物藍浣熊,他的夢想就在此畫下句點。

雖然我們替他感到惋惜,不過他的眼神並沒有放棄希望,成為電競選手的夢想既艱辛又遙遠,而他決定轉個彎,朝著『實況界』發展。

我們除了恭喜他以及祝福他之外沒有給予建議的餘地,但同時也很好奇,現今的實況主都別有特色,那麼楓香鼠選手該如何在實況界生存呢?

當我們這麼問以後,楓香鼠選手卻揚起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

『你們猜得出來,我真正的性別嗎?』

那句話道進我們的耳膜,同時我們記者也很有默契地互看彼此,確實……我們完全看不出來呀!

雖然賽事的主持人稱他為男性,但真的是如此嗎!?

熱愛實況的你/妳,有辦法查出撲朔迷離的真相嗎?

界於男性與女性的矛盾地帶,楓香鼠決定以「性別不明」作為他的出發點。

讓我們一起恭喜他!並期待他在實況圈發光發熱吧!(報導結束)」
  …………………………………………………………………………………………………………………………………………………………………………………………………………………………………………………………………………………………………………………………

  當禾相楓看完這篇「假」報導後,他頓時覺得未來充滿著混沌。

  於時此刻,不知道為什麼大哥掛著笑顏,豎起大拇指的畫面映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最擅長的就是宣傳了!』


  「……宣傳你個頭啦!!!!!可惡……我又被大哥擺了一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相楓自暴自棄的吶喊響遍整間宿舍中——以「性別不明」為賣點的實況新人,從此踏入了實況圈。


嗚呼~這段超級長啊!

這裡是另一側選手休息室的故事經過,天藍終於要挑戰排行第一玩家了,同時藏在妹妹背後努力的真相也將要揭曉?

另一方面,禾相楓從今以後也邁入實況圈了,但他終究還是被哥哥陷害了XD讓我們祝福他的另一個故事吧~

好!漫長的第三篇故事終於結束了,這段的總字數都快獨自出一本書了=口=,第四篇應該不會那麼多吧?

接下來就是揭開天藍努力的真相,以及大結局囉~再…再讓我努力一下就結束了。

啊,不過這幾天比較沒有心思寫稿,所以下次可能又要拖個三周才能更新,這邊大家請見諒~

老樣子,若您喜歡我的作品,煩請『GP』或是『回應』!你們的支持是創作者的最大動力,也希望您們能在我的小屋給予我支持與鼓勵,現在我的目標是要將這篇作品完成!

最後,雷迪在此向讀者們提出一個小小的請求,若您有在持續關注本篇作品,希望你能到我的小屋,然後給我一個「追隨」當作支持!

附上雷迪的小屋: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ss4456123

到這裡結束,我是雷迪,在此下台一鞠躬!



雷迪其他原創小說作品(點選作品名稱,有連結傳送門)

【短篇】《兩個怪物》
瞎子與聾子的亞人奇幻短篇,內容像未完待續XD未來不排除寫成長篇。

靠智慧布局的主角,解決同學遭霸凌的故事,主角有點中二請小心服用。

某天校園發生性侵事件,受害者與加害者竟然都是女主角的朋友!?覺得整起事件有懸疑,女主角展開了一場調查。

【短篇】《Heaven's Road-屁孩遊戲》
從《惡靈古堡DLC》中獲得靈感的玩牌遊戲小說。喜歡看鬥智打心理戰的讀者絕不能錯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4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白煌羽
喔喔,頭香

03-23 23:13

雷迪(珀珀醬)
恭喜頭香啊XD03-23 23:15
冰雨
加油!

03-23 23:13

雷迪(珀珀醬)
_(:3 」∠ )_ 03-23 23:15
有川優理
大大一篇都好高產OAO!

03-24 00:52

雷迪(珀珀醬)
沒,只是這篇分段會不好看,所以只好全上了=口=03-24 10:15
翼血痕
期待真相解明,然後柊樹與三人碰面的時候有兩個睦天藍喔ww

03-24 01:16

雷迪(珀珀醬)
沒有吧w應該是你看錯了哈哈03-24 10:16
汪界
楓香鼠的性別是楓香鼠喔XD

03-24 01:28

雷迪(珀珀醬)
薛丁格的楓香鼠(́◉◞౪◟◉‵)03-24 10:17
雷雲夢
要完結了嗎? 是不是該出個相楓外傳

03-24 01:32

雷迪(珀珀醬)
之前有考慮過...但是可能要考慮一下,因為我還想寫別的作品xd03-24 10:16
虛樗
壓抑的氛圍過後......
看到聊天室真的笑出來了ww
楓香鼠的性別就是楓香鼠(正論#

03-24 07:52

雷迪(珀珀醬)
楓香鼠的未來,在一開始就無法回頭了(́◉◞౪◟◉‵)03-24 10:18
翼血痕
當門被開到一定程度時,敲門聲的主人也在此刻映入大家眼簾。
「——…………」
睦天藍、睦天藍、還有愛麗絲都傻住了。
^我是指這裡啦,這裡應該是天空,天藍,愛麗絲吧?還是說我誤會了?

03-24 20:23

雷迪(珀珀醬)
咦,鬧鬼喔,我原稿看了好幾遍都沒抓到這個問題= = 感謝提醒唷03-24 21:28
楓橋夜泊
該穿女裝了小香香(?
樹的語氣感覺是他到現在都沒認真打過?
不過我還是覺得天空會要他全力以赴

03-24 20:33

雷迪(珀珀醬)
戰鬥的故事已經寫好了,關於這個第一位的打法…我不能透漏更多了XD03-24 21:29
快拉我起來我還能再送
這模可愛的女森一定有帶把的都市傳說

03-25 13:52

雷迪(珀珀醬)
雖然我ㄋㄟㄋㄟ小,可是我ㄐㄐ都比你們大(X03-25 13:59
日生
诶?沒了嗎?結局了嗎?

04-03 21:54

雷迪(珀珀醬)
雖說要進入最終章,但離結局還很漫長呀~04-14 19: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1喜歡★ss4456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雷迪心靈雞湯】即使是註...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雷迪輕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mpkin20xx
小屋有天氣之子的繪圖,歡迎看看~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6513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