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BL連載】那場精心策劃的戀愛,我陪你 第六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病懨懨│2019-03-23 21:02:45│贊助:16│人氣:251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更新時間:每周六晚間七到九點。

  前篇連結:〈第五章〉
  ──────────────────────────────────────────
   快穿‧遊戲‧NP主受‧六攻‧九成1v1‧精明受‧走腎又走心

  「人就像一棵樹,種子決定先天品種,生長經歷決定後天成敗,曾經的狂風暴雨都為生命留下痕跡,有些體現在外、有些刻入骨髓,成就出今日之樣子。」

  牧謙,活生生的天才,習於事事機關算盡,但從未料到難得答應竹馬的邀約,參加新款神經連接遊戲《偕路相逢》封測,竟被具自主意識的主系統AI囚禁,必須通關十個劇本才能離開。
  為了和同困於此的竹馬回到現實世界,牧謙不得不全力以赴,豈料這遊戲打從根本就跟他不對頭,竟是個標榜讓玩家體驗七情六慾的情感模擬遊戲?!
  被竹馬害慘的牧謙,連憤怒的時間都沒有,要如何讓處處把他往死裡坑的系統大唱征服?

  冰山攻、帝王攻、忠犬攻、腹黑攻、溫柔攻、深情攻,我擅長的都在這了(*゚∀゚*)ノ
  作者親媽,糖門出身萬年棄坑(尤其這是個大坑),怕是比系統還不靠譜,注意安全。
  ──────────────────────────────────────────
  「為何私自離開?」

  如置冰窖的嗓音衝入耳畔,牧謙不禁一怔,好半晌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個反應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琴子麒的口吻像是在興師問罪,抬眼去看,那張冷峻的面孔確實蒙上一層憤怒,像塊寒氣逼人的金屬,格外駭人。

  牧謙不禁眉頭深鎖。他何時惹怒這個男人?

  「回答。」琴子麒又逼近半步。

  「我有讓客棧的人知會您。」牧謙答道,卻見寒冽的眉眼擰出一條深壑。

  「那為何現在不回去?」

  牧謙面不改色,思緒卻被不由分說的口吻攪亂,這不是還不到日落嗎?況且……他瞥了眼不絕的細雨。

  這是讓他淋雨的意思?

  牧謙很快收回視線,「雨下得不小,我總得等雨停。」

  「雨若不停?」

  「等到日落還是沒停,那便淋雨回去。」

  「雨天如何看見日落?」

  牧謙不自覺抿直唇角,只覺停留在臉上的視線鷹隼般銳利,如同口中沒完沒了的質問,逼得他一時無言以對。

  他心思複雜地開口,不讓令人煎熬的沉默多駐留一分,「……琴宮主,您這是成心為難我。」
  
  琴子麒挑了下眉,對他話中透露的信息不置一詞,然而直勾勾的視線在面上來回移動,審視每一個毛孔,像要直接看入心底。

  「我沒有為難你的意思。」琴子麒淡淡說。

  牧謙沒有看漏俊臉一瞬間的糾結,還未做思考,又聽見男人再度啟齒。

  「知道如何回去?」

  牧謙起初沒有應答,迎著那雙好看的灰眸,裡頭已不見冷光,像座優美的湖泊,能從中撈出自己的模樣。

  心頭一凜,牧謙剎地回神,懸在心頭的疑慮似乎更多了。

  「……可以問人。」他並未給出明白的答案。

  琴子麒眉頭頓皺,語氣近乎叱責,「別輕信陌生人。」

  牧謙一怔,忍不住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打量男人。

  「宮主對我而言,似乎也算陌生人。」

  聞言,平靜的臉龐頓時蒙上一層厚霜,令牧謙不由感覺,外頭下得不是雨,而是大雪。

  「名字。」

  牧謙下意識回答,「牧謙。牧羊人的牧,謙恭有禮的謙。」

  「東雪宮琴子麒,你知道了。」琴子麒緊接話尾,「以後不必用敬語,太多禮。」

  牧謙起初沒能理解琴子麒突然問名字的用意,見對方刻意放柔臉部線條,終於會意過來。

  意思是,經過自我介紹便不算陌生人?

  牧謙因這近乎無賴的做法驚呆了,不禁反反覆覆打量那張冷淡的臉孔,琴子麒一派平靜,似乎完全沒意識到自身行為有多荒謬。

  沉默又一次包圍他們,他移開僵硬的視線,密密麻麻的雨絲落在油紙傘面,匯聚成水流傾瀉而下,發出淅瀝淅瀝的聲響。

  此時,他才注意到琴子麒手裡還有另一柄油紙傘,無庸置疑,是為他準備的,思緒不由翻湧得更加厲害。

  自從見面,這個男人就不斷刷新他的第一印象,以及蒐集來的情報。

  他打聽到的琴子麒──外號冷面劍仙的東雪宮宮主──是個不近人情、不問世事的男人。

  不應對誰投以過多關注,遑論溫柔以待。

  這太反常。

  牧謙非常確定,這並非擋下那刀的結果。

  說穿了,那只是無關痛癢的一擊,即便他毫無作為,以琴子麒的能耐完全能輕鬆應付,況且他的傷勢也不嚴重,用不著處處呵護。

  難道他們是舊識?牧謙很快排除這個可能性,若是如此,琴子麒便不會與他自我介紹。

  那又是為什麼?他百思不得其解。

  「……琴宮主,你和江湖傳聞的不大相似。」牧謙用不大但清晰的音量說道。

  「你可信我。」琴子麒避開質疑,與牧謙交錯的視線噙有認真,見他不敢置信的面色,於是又補上一句,「我若要害你,便不會救你。」

  迷惑一般人的偽邏輯。

  捕捉到琴子麒眼底一絲迫切,牧謙垂下眼角,歛去幾要衝出眼眸的質疑。

  琴子麒這番話,像是要博取他的信任……

  這個念頭一掠腦海,牧謙剎地收緊眉峰,進入劇本後的事情在腦中飛快溜了一圈,臉色不易發覺地蒼白起來。

  「也是,宮主說得有道理。」他忽然喃喃。

  面對突如其來的附和,琴子麒皺了下眉,沒有答腔。

  「說起來,我還未正式謝過宮主,若不是你相救,我早已命喪黃泉。」牧謙重新撩起眼簾,忽然對琴子麒挑唇微笑,「但也真巧,那條路是石家莊一名樵夫告訴我的,據說廢棄已久,宮主為何會走那呢?」

  語出,牧謙緊盯俊臉,毫無變化,他沒能注意到男人握著油紙傘柄的手無意識搦緊。

  「趕路。」

  「那我豈不是耽誤到宮主的行程了?」牧謙挑眉。換言之,琴子麒也知道那條路是往蒼凌城的捷徑。

  「沒有。」琴子麒淡淡道,面對愈發深邃的眼眸,不得不開口作補充,「來參加葉府婚宴,以為是昨日舉行。」

  「宮主與葉家有所結交?」

  「數面之緣罷了。」琴子麒說得平淡,灰眸一閃複雜的光芒,似乎是憶起一段舊事,連呼吸都默默一沉。

  然而古井無波的面色絲毫不見扯謊的痕跡,牧謙深深鎖眉,感覺自己遇上了個難解的謎題。

  他竟無法判斷,琴子麒究竟是反應機敏,還是說了實話,儘管他更傾向前者。

  依據在於,這番看似完善的說詞,還是存在破綻。

  首先,一個趕路狀態下的人理應十萬火急,通常沒有閒暇之餘出手拯救陌生人。

  再者,救他的人可不是酷愛仗義執言的豪俠,而是素來冷漠的琴子麒,這樣一個男人連路過瞥他一眼都值得懷疑。

  除非,他不知哪裡引起了琴子麒的興趣,或者……琴子麒從頭到尾都跟蹤在後。

  仔細一想就能發覺,琴子麒的出現太天時地利人和。

  而他向來不相信巧合,更何況是接二連三的巧合。

  事發當時他尚未閱覽遊戲給的情報,所以做了錯誤的預設,認為若兩人相安無事,便會分道揚鑣,也因此有了為琴子麒擋刀的一幕。

  如今考量到琴子麒不合情理的態度,這個可能性正不斷提高,只是想不透琴子麒跟蹤他的目的。

  「你呢?」琴子麒忽然問道,冷冽的視線直直投注,「難道不知獨自走小路有多危險?」

  牧謙歪過頭,露出神似無奈的笑,「宮主,我從小在山裡生活,此次下山是想見見世面,自認深諳山性,想盡快到大城市才選了小路。」

  琴子麒上下打量牧謙,「你不像山裡長大的孩子。」

  任人聽到這番話都不會信的。

  少年眉目秀氣迷人,那對手臂纖瘦如柴,像是只消一握就會折斷,整個人白白淨淨,穿著一身質地上等的服飾,談吐極為嚴謹,哪裡像山裡的孩子,更像是沒出過門的小少爺。

  牧謙一派平靜,「宮主也不像八十歲的人。」

  這話掐住了話尾,琴子麒盯著他好半晌,並沒有繼續追問,牧謙幾不可察地鬆了口氣。

  這副軀體可是妖怪,經不起琴子麒認真去查他背景,他甚至不敢確定,對方是否有能力看穿他的真面目。

  「妖」在他的經驗裡,向來不是形容好東西,東雪宮雖對是非善惡有自己的見解,也不見得能接納異物。

    因這種小事失敗的後果,他承擔不起。

  「你現在有何打算?」

  牧謙掃去一眼。男人的話正在應證他的想法。

  「打算嗎……」他沉吟一聲,半垂下臉,作出為難的表情,「的確、真到了大城市才感覺手足無措,既不知哪些值得逛,也不知從何逛起,而且身上就這點銀子,不知如何是好……」

  餘光飛快一抬,又迅疾落下,琴子麒顯然有聽見他的話,只是一語不發,似乎陷入沉思

  牧謙心頭默默收緊。

  如果他猜得沒錯,那他們都在等待機會,一個能自圓其說的機會。

  「待在蒼凌城期間,由我帶你逛逛,當作還人情。」

  清冷的嗓音一出,牧謙眸光湧動不止。

  「太好了,多謝宮主。」他輕聲說,鬆開緊繃的肩膀,面色也變得放鬆起來,一抬起眼,忽然又不確定地瞇了下,「還是,宮主只是想尋我開心?」

  「我言出必行,你可信我。」

  二度確認,牧謙嘴角的微笑若有似無深了,「我明白了,總之……宮主不會害我,對嗎?」

  少年吐出的話語顯示出那個年紀該有的天真,琴子麒卻不自覺抽了下眉,無來由覺得自己不該應允。

  片晌,他仍在殷殷期盼的眼神下頷首。

  見此,牧謙彎起的嘴角更加清晰,似是愉快,一旦細瞧就能發現,黑眸深處不溫也不火。

  「那就麻煩宮主了。」

  琴子麒點頭,目不轉睛望著少年因笑上挑的丹鳳眼,竟顯風情萬種,迷人得足以令人思考凝滯。

  「不必。」琴子麒沒有迴避,這回清楚地看見漆黑的眼眸裡,流竄著他看不懂的光芒,儘管如此,他仍舊面色平靜。「我說了,只是還你人情。」

  牧謙揚了揚笑,沒有出口質疑。

  他很清楚,琴子麒只是在利用這個藉口,不過他也不遑多讓,同樣暗自抱有企圖,只是即便琴子麒發現,也絕不可能猜測得到他的目的。

  老實說,這個發展正合他的意。

  雖然目前處於被動,但只要盡快確認琴子麒究竟衝著什麼而來,他們或許能夠互助……不,應該說,做個互利互惠的交易。

  而這正是他所擅長的。

  ──────────────────────────────────────────
  下篇連結:〈第七章〉
  ──────────────────────────────────────────
  後記:

  
  寫到這部份時,反反覆覆寫了好幾遍,但至今都覺得沒寫好(加上這陣子跑去當華盛頓特工),或許以後有機會再作刪改……雖然我是秉持連載更新後就不更改前文的原則啦XD

  大致表達一下牧謙懷疑琴子麒的癥結點,他的疑問主要是琴子麒的態度反常:對他亂跑而感到生氣、對他疏離感到不悅,並再三表現出想要取得他信任的意圖。

  綜合官方(遊戲系統)、民間江湖傳聞等各種消息管道來看,都可拼湊出一個不問世事、冷漠無情的琴子麒,也因此他表現出對牧謙的「在乎」,本身就是值得懷疑的,尤其這份「在乎」,程度上已經超乎情理,這讓牧謙沒辦法忽略。

    他想要搞清楚,為何琴子麒如此在乎他,斥責他私自離去,那表情、口吻甚至像是唯恐他掉一根頭髮。

  於是想了很多,從「為琴子麒受傷」/「與琴子麒為舊識」兩種可能性開始排除,最後得出的答案如同正文。

  他懷疑琴子麒對他抱有某種目的,因此設下陷阱(或者說、自行創造出一個機會),對方也不出所料地跳了下去。

    很明顯可以看出來,這讓牧謙安心多了。

    剛得知任務時,他對這個情感傾向的任務非常擔憂(此外也覺得不爽、對顧海清不爽XD),如今,在知道任務對象對他也抱有某些企圖,他反而安心了。

    人有所求的時候,都是很可愛的。

  在他看來,如今的情況就和商場沒甚麼兩樣,雙方都有渴望達成的目標,接下來就是情蒐,然後談判協商。

  一切籌碼化的世界,他熟悉得很,所以他當然安心。

    大概是上面這樣的概念啦。

  抱歉今天更新的有點遲,真的是華盛頓特工當太爽,發文前的修稿時間留太短,直接炸開XDDD

  下星期就不會這樣了(今天就是下次的前車之鑑XDDD)

  謝謝大家這次的閱覽啦~


  最後、老樣子,原創星球的部分麻煩大家,在下面留言或是收藏推薦,表達出你的喜歡與鼓勵吧~

(點圖即可傳送至 原創星球連載處,或是點此→)

依然期待大家的留言,謝謝大家的閱覽,我們下星期六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47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BL|系列|連載|原創|長篇

留言共 2 篇留言

風靈草
介紹過名字就不算是陌生人了,這個邏輯很可以XDD
不過感覺跟琴子麒的人設畫風不太搭啊,果然有別的目的吧。

03-23 21:35

虛無
習慣將感情數值化的孩子,還真令人擔心

這描寫起來可不容易啊,加油![e2]

03-23 22: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後一篇:【公告】《那,我陪你》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大家
國產獨立復古RPG《魯蛇轉生 -Loser Reborn-》已於 Steam 上發行!這是一款看似惡搞但暗藏玄機的遊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