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D·Agent》2-13 契約

作者:息息│2019-03-23 08:38:12│贊助:2│人氣:35
  (2018.9.4)  
  “別突然闖進來啊,”諾亞沒有放下手中的遙控,繼續慵懶地看著早間新聞,只是在此之前注意了一下門口,“大家會很困擾的。”
  “但不包括你,對吧…怎麼說這間房還是歸我所有,”進門的是簡,看來她是有備605號房間的鑰匙,“哎呀,怎麼可憐到睡客廳啦?”
  簡在門邊脫下運動鞋,光著腳丫踩在木質地板上。似乎是剛出去買東西了吧…諾亞看見她手裡還擰著裝得滿當當的購物袋。而她的注意力似乎在諾亞堆在另一張小沙發上的被褥和枕頭上。
  “沒什麼,只不過是無聊的發洩罷了。”諾亞指的自然是罪魁禍首——奈文。提及三天前發生的那件事,他不自覺地擰緊了眉頭。並非因為被冤枉,而是奈文也藏著某些秘密,得知他見過曉的事實之後,還不肯好好坐下來談一談,總感覺自己輸了一樣。
  簡一副“嗯嗯做得好”的表情,似乎稱讚著奈文的行為,諾亞便越來越不耐煩了:“那妳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她盤腿坐在地板,杵著手臂,提起那個袋子在諾亞面前晃了晃:“吃過早餐了嗎?”
  “還沒…嘿,有什麼企圖??”
  “桅杆超市(*)附屬麵包店限時發售!時下風靡全島的~人冠草(**)蜂蜜蛋糕…真的沒興趣嗎?!”
  眼角余光瞄了瞄無端雀躍的簡:“一點也不…聽起來很噁心,我也不知道桅杆超市在哪…而且妳原本是打算給夢娜而已吧?”
  對於簡來說,兩姐弟仍然不討她喜歡,這樣猜自然得出答案。
  行啦行啦…被識穿了就沒意思了,切。
  簡自顧自地翻找起來,拆開透明外殼包裝,就開始用附送的塑料叉子大快朵頤。
  “今天才九月四號,週二,明明知道這個點數她們倆早就出門上學了…看來妳是有其他事情要說咯?”因為還沒到週末,所以週一到五早晨八點多已經在教室上課了吧?諾亞可不敢保證奈文會在學校做出什麼事情來…不過當下“特意來為夢娜送早餐”的簡出現,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默不作聲地,幼小身軀的眼鏡女突然就被天花板吸走了注意力,眨著櫻桃色的眼睛,停下了手中的叉子。
  “諾亞…你看那是什麼?”她捏住髮鬢邊小麻花辮的末端,指著上方。
  “?”諾亞見狀,感到有點突兀的不安,“上面有啥來著…”
  “喝!有機可乘!接招!”
  “唔嗯!”
  正當諾亞也反射性地對頭頂上的狀況感興趣、抬頭看的一瞬間,簡不知道從右臂的哪個地方伸出了銀白色的長桿狀物——那是與她身材毫不搭調的機械臂,精準地鉗著另一個叉子將剩下的蛋糕叉起——
  由於絕大部分人往上看的時候,嘴巴都會微微張開。
  她就抓住這個時機將蛋糕硬塞進諾亞的嘴裡。
  “哇呸!好酸!!太誇張了吧!欸…貌似慢慢變甜了…”極其強烈的酸味讓諾亞差點就吐了出來,但因為之後機械臂將他整張嘴巴完全摀住,除非他直接用手捏碎這廢鐵,不然就只好乖乖就範。
  但因為口味逐漸變得可口,他反而不再反抗了。
  簡自豪地說:“怎麼樣,好吃吧?碾碎了的人冠草碎末酸味是非常獨特而強烈的哦,不過神奇在於只要和蜂蜜混合起來,就會中和成一種超棒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正好!尋求前面的酸味刺激就跟蘸芥末是類似的…不,應該是完全一樣才對!”
  “…還不賴。”諾亞撥開那煩人的機械臂。他說的倒是實話,味道的確很不錯,甚至說是超出預期——原本還在想那些網紅食品、飲品味道都不會好到哪裡去…現在他在心裡先向開發者道個歉。
  “好,那麼,”簡走上前去,壞笑道,“早餐也吃到了,這可是我專門買的…不為我辦事的話就很失禮啦。”
  就猜到是這樣!妳個機械腦豆丁!諾亞沒好氣地瞪著對方。況且這還是妳強制塞給我的,什麼野蠻買賣?
  “所以有空沒空都要跟我去一個地方。”簡剛好聽到電視裡的旅遊廣告,就指了指屏幕。“帕錫爾城??為什麼要到那裡去?我拒絕!”
  諾亞賭氣一樣抱起雙臂,坐在沙發上別過臉去。似乎那個地方曾經給予過他不快的經歷:“沒什麼必要的話,我暫時不想到帕錫爾。”
  “也別生氣…如果我說,會有利於‘鑰匙’情報的收集,這總該有興趣了吧?”簡游刃有餘,有力地抓住了諾亞的痛點。果然,諾亞身子震了震,對這兩個字起了反應。
  畢竟他用盡全力來尋求的,就是所謂的“鑰匙”。目前有關情報實在太少,有情報商人的協助或許…
  還在他思考的當頭,簡又補充:“也是時候回代理局接委託了,不未雨綢繆可能活不下去喔。”
  諾亞是簽約代理人,必須要靠代理局介紹工作才會有工作可做,雖然每一次委託成功後都有豐厚報酬,但想當然耳,長期不接的話也不是辦法。
  “…”諾亞用遙控關掉煩人的電視,以逃避旅遊廣告,“連這種事妳都知道啊…”“噢,別小看我,我可是最優秀的情報商人,如果你還想知道這一棟公寓有多少單身女孩,也不是不可以呢。”
  “免了…”“你真是有夠無聊的,難道什麼都不喜歡嗎?總是一副怨氣滿滿的模樣。”簡誇張地搖著頭,嘆氣道。
  “與妳無關,”他只是認為自己要接些什麼委託了,妥協並不是出於無奈:“廢話就少說兩句吧,既然目的地一樣就沒問題…什麼時候出發?”
  “就現在。”  
  
  
  
  
  貝龐·波托菲在悶熱的午後迎接了兩位客人。
  坐落在帕錫爾城遠郊的陰鬱樹林裡,他的小別墅與四周環境形成獨特的落差——突兀而廣闊的空地上,紅磚白瓦的三層西洋建築彷彿被用圖片編輯器那樣嵌入其中,即使在很遠的位置望過去也可以輕鬆看到隱約的身影。
  自然和非自然的界限十分明顯。
  然而他本人正在澆花種樹,以最原始的方式來享受悠閒的午後,彷彿在為這片空地種上樹木就可以贖罪一般。健壯的身軀沒有一絲贅肉,因為大汗淋漓的關係使他黝黑的皮膚顯得油光發亮。
  他很享受這段度假的時光——不過是時候必須先休息一下了。
  “嗨,貝龐,近來還好嗎?”簡推開了院子柵欄上的矮木門,諾亞則跟隨在後。
  “沒想到這麼久不見,第一句就是直呼其名啊…丫頭。”貝龐用早已變色的毛巾——還能看出原本是白色的,擦了擦額頭的汗,並無責怪之意,反而像老父親看見女兒一樣堆起臉笑起來。
  怎麼說貝龐已經是五十歲的人了。
  不小心踩到濕泥的簡捏住鼻子,吐出舌頭:“這兒還是這麼臭…你也是啊,見面就叫人家‘丫頭’,半斤八兩啦!”
  “準時赴約,值得稱讚!”“還用說…我才不是那種在家裡折騰半天還不出門的女人。”
  “哈啊?!!”諾亞站在身後,突然怪叫起來。“怎麼…咦,你是…”
  諾亞和貝龐似乎都對對方有所反應。同樣被驚了驚的簡一臉“不可思議”地來回看著他們。
  “貝龐局長!?你怎麼在這裡!”諾亞吃驚地指著黑人男子。
  “局長?”簡歪著頭,“難道你們…喔,對了!!”
  貝龐長大嘴巴“啊啊啊啊”半天——沒有發出聲音那種,過了十秒才記起對方:
  “‘銹銃’(***)——布拉多·皮耶爾!!”“他是諾亞·埃文斯啦…等等?”
  “原來你們認識哦!!!諾亞是你代理局的人嘛,記得了記得了…諾亞?”
  正當簡一拍手,慶祝自己終於記得這件事之後,卻發覺諾亞在慢慢往後挪,而貝龐則在緩緩靠近他。“你別過來啊…我本就說過不會再輕易到代理局去了…”
  害羞什麼啊!!貝龐高興得一撲,雙手撐住諾亞的胳肢窩就把他像小孩子一樣舉起來。
  “你在同行裡可是個非常好的榜樣啊!“
  這畫面似曾相識…看著這個違和的情景,簡想了好一會才浮現出之前的記憶:“諾亞,你是有吸引肌肉大叔不自覺舉起你的體質嗎?”她指的是公寓六層那個大肉塊尼爾當初舉著諾亞的那件事。
  “不…怎麼可能,這樣我的人生會被毀掉的,”在回答簡的問題時,他還在拼命掙扎,“可惡…這樣根本不能發力!媽的,汗好髒!”
  聽罷,簡罕見地發出奸笑:“這下不是更好嗎…?”
  因為和她可愛的臉龐相當不搭調,這股滲人的寒意搞得兩人都抖了一下,面面相覷。
  
  
  
  
  “諾亞,有件事一直沒機會說,現在就在這裡跟你商量好了。”
  接下來,眾人進到別墅裡,在客廳坐上高級的木質沙發。諾亞進來時已經在環顧四周,不由得讚歎這些絕妙並且恰到好處的設計。西洋風格的花飾四處可見,照進室內的陽光不多,但頭頂上的華美吊燈補充了不足。從來沒有聽說過局長有過這種品味,平時在代理局辦公室裡見到的,基本就是一個辦公室凌亂不堪的大老粗。
  不由得回憶起自己正於其中工作的代理局,“素花之皿”。這間代理局的名字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在眾多代理局裡實力絕對是聲名遠揚的,能賦予簽約代理人們合法持有武器的權力,就不會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代理局。其本部坐落在帕錫爾城南港附近,與代理人總公會稍有距離,所以從一年前諾亞進入“素花之皿”工作直到至今,他都沒有必要到總部了解情況。
  “那天早上要說的嗎?”他大概猜到是什麼時候的事。九月一日,因為奈文發飆的緣故,簡無法繼續說下去。
  簡“嗯嗯”地點頭:“是的,關於我倆之前合作關係的建立…準確來說是我跟【Doppelganger】的合作。”
  “??”諾亞第一次聽說有這回事,“妳在開什麼火車?我可沒有答應過的記憶啊。”“…你不會忘記你有個姐姐吧?”
  諾亞疑惑地挑挑眉,嗅到絲毫不妥的味道:“的確,這委託是她先接到的,說有人專門指名【Doppelganger】,所以並不敢怠慢…所以呢?”
  “我是委託你們去拿某個USB,當時是通過貝龐來聯繫奈文的,還說這組代理人的實力不錯…最後果然順利完成,雖然最後你令我很惱火。”
  “真有眼光,【Doppelganger】雖然只是兩個毛頭小孩,但他們總是有能解決問題的辦法。”
  “唔…是雷特的推薦而已。”
  聽到貝龐插嘴過來,簡也不好意思認自己有眼光的那個,畢竟只是通過雷特知道了一些他們的資訊。不過在諾亞心中這件事就非同小可了。
  “承蒙誇獎…不對!為啥是他來推薦?那傢伙不早就不管我和奈文倆了嗎?!”
  諾亞逼問道。
  “…誰知道他?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你們是他的子女吧!”簡努著嘴,猶豫了一會才沒好氣地開口。
  怎料她一開口,剛拿起水杯的貝龐將嘴裡的水全部噴了出來——幸虧不是他們的方向,然後指著簡狂笑不止,到了說不出話的程度。
  “髒死了…你搞什麼啊!”簡稍微從他旁邊挪開,“…啊啊啊,要笑就笑吧…不,不准!”貝龐知道雷特是簡的未婚夫,幾年前貝龐仍在做情報商人時,已經和他互相認識了。
  簡用膝蓋想都知道他在笑什麼。
  “呵呵呵呵…哎,所以妳才24歲,就有了二十歲左右的子女咯?真有妳的啊!”“很、很正常吧!再說了,我根本不想認同這該死的關係,別再笑了!”不知道她心目中的“正常”是怎麼樣的,臉紅地連連拉扯貝龐的背心,企圖讓他閉嘴。
  那小身板又不會對貝龐那種大塊頭產生任何威脅,他就隨她鬧了。“所以…!話說回來,這個提議怎麼樣?我是情報商人,可以幫你蒐集‘鑰匙’的情報;而你作為代理人,這段時間就只接下我的委託,報酬方面不會虧待你的!”
  她希望諾亞可以答應她的提議,但——“簡…妳仍然沒有放棄嗎?”
  貝龐的語氣突然壓低,非常嚴肅地問。
  “…廢話。這是我僅存的生存目標了,就算是前輩你勸我這麼多次了,也絕不放棄。”
  冷冰冰,卻十分堅定的回答。
  她所指的就是三年前父母和友人被神秘男子殘忍殺害的那件事。曾經有一段時間她還在為當年沒有記住男子的臉而懊悔,但現在所幸遇上了雷特,才有反擊的希望。
  而【Doppelganger】則是一個重要的籌碼。
  “哇哈哈哈…”貝龐豪快地大笑,惹得兩人都僵了僵身子,“這樣就好了嘛!就是要有為之而動的理由,人生才有意義啊!既然是和他們倆合作,我就放心多了…不過,最重要的是,不要付出不必要的代價…”
  “那麼一如既往的,我繼續拒絕。”
  正當貝龐熱血澎湃地“演講”著,諾亞冷不丁又要潑冷水了。“為什麼?!這不是雙贏的嗎?這種待遇可不多見啊!”簡聽罷急了,“你又有什麼不滿了?”貝龐也對諾亞這反應瞪大了眼——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被打斷了發言。
  “如果是平時的我,為了蒐集信息可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唯獨我不想被臭老爸牽著鼻子走。”他討厭一切都盡在他掌控中的感覺。
  早就留出一個單位來讓他們入住,恐怕就是這個原因吧。看來雷特不單只在離家出走惹怒了他——是任誰都不想被蒙在鼓裡的這份理由。
  但據他了解,夢娜是這樣,雷特亦然…就連奈文也逐漸變得陌生。
  隱瞞的事情,他不知其內情和重要性。
  開始覺得自己在被周圍的人疏離和利用。這就證明自己在慢慢放下警惕,可不是好事。
  “我正在度假,所以並不是你的上司,布拉多。平時的我無權過問,現在我想以一個長輩的身份來和你對話,”貝龐坐到了他身邊。而簡實在是沒辦法發聲,畢竟這關係到雷特的過往,那她不知情的事還多著呢,“聽起來,你是因為有為錢財以外的目的,才會進入代理局吧?不惜在這淌泥水中打滾。”
  “可以的話,我才不要在這種地帶混呢…只不過作為代理人,在信息蒐集上會有相對大的優勢,也自由多了。”他直言不諱,“錢這東西自然是次要。”
  選擇這個建議當然是直接有利於自己的,但是彆扭的自我在妨礙著正確的判斷。
  對於正在苦惱無謂、鑽牛角尖的年輕人,就應該…
  貝龐抬手就拍在諾亞的頭頂。
  “噗哦!”這一擊可不輕,砸得諾亞發出怪叫,“嘿!!你搞什麼啊!”
  “婆婆媽媽的…我還想問你!哪一樣更加重要,你自己心中沒點數嗎?”
  “…嘖。”
  “我們代理局不會留非機會主義者,小子,即使你是難得的人才。所有人都抓緊到手的機會來達成自己的目的,無論為財,還是和你類似的,誰也沒有心大到白白讓好事在眼皮底下溜掉。”
  他的意思非常明確:要是不答應簡的請求,就只好請他離開“素花之皿”了,連明確目標都看不清的人沒資格留在代理局。諾亞當然不能讓這件事真的發生。
  簡連忙拉過諾亞,破天荒地揉搓著他的頭髮,向貝龐抗議:“別把我兒子打傻了!本來就夠殘念的了…”即使她百般不願,但依照關係來說,諾亞的確是她的兒子,可見她這時候稍微認同了。名副其實的母性使她行動起來,不過因為身高問題她不得不伸盡手臂,甚至還跪在了沙發上。
  諾亞也很罕見的沒有反抗。他低著頭,正直直地看著地面,那是在考慮的模樣。
  “抱歉哈哈哈,但是見到平時行動決斷的諾亞,現在卻這麼在意家人,優柔寡斷的,就很想教訓一下…”“不行哦。”斬釘截鐵地護著。
  “…我明白了,在利益權衡下,”諾亞沉思了一陣,撥開簡的手,“選擇合作應該是最佳方案…但是!這不代表我對那傢伙的行為表示認同。”
  見狀,簡和貝龐對視了下,同時鬆了一口氣。
  終於成了…他們一直認定諾亞是一塊硬骨頭。甭管他之後怎麼看待雷特,至少現在知道他的決定,是有利於工作的發展的——在他不變卦的前提下。
  “為了說服我合作,所以才將我叫來這裡嗎?”諾亞的表情絲毫沒有緩和,依然是極其不爽。主謀——簡立馬否認:“才不會!我剛剛才記起前輩是你頂頭上司的好嗎…事實上是這個…”
  她向貝龐打了個響指。“什麼啊,原來妳一直都是來真的嘛?”他“啊啊”地無奈扶額,“再說…那東西可不一般啊。”
  “當然是認真的!我什麼時候開過玩笑?快快快去啦~前輩~”簡用撒嬌的語氣“請求”道。因為她身材和聲線的緣故,這樣做竟然沒有一絲違和感,他們之間的感覺就像父親和女兒。諾亞總是有這個幻視。
  貝龐擺出一副“拿妳沒辦法”的表情,從同樣華美的螺旋樓梯走上去。
  “什麼神神秘秘的玩意?”
  “為了將來的合作順利,得要有稱手的‘工具’…”
  話音剛落,就見貝龐挽著一個黑色的小手提箱回來了。
  “據我所知,你已經失去了那兩把手槍吧?”簡小心接過箱子,和貝龐對了眼色,才一口氣解除側面的插閂,“那麼…這就是替代品。”
  手提箱正中央平放著一塊褚色的物體。諾亞湊近了看,才發現那是——左輪手槍。造型上沒什麼特別,旁邊嵌著子彈盒。“什麼意思?”他似乎沒有理解。
  “這傢伙現在是你的了。”貝龐推過箱子,擺到對方跟前,“…涅當年和我交換的信物。誰知道我們因為觀念不同而分道揚鑣…”和好友結怨甚至到了互取性命的程度,貝龐有點說不下去,嘆了口氣。
  “雖然不是以往習慣的雙槍,但起碼可以補充戰力…算是契約物,OK嗎?”簡拍了拍箱子。
  “哎…?你認識那個光頭佬?”諾亞當然還記得稍前時接下的委託,當時貝龐作為中間人下派指定委託時,表情也和以往不盡相同,雖知另有隱情,但工作還是得繼續,他沒有多問。
  貝龐沉默點頭。“那我…就不能收下了。”諾亞向簡報以苦笑,“怎麼說這也是大叔看重的信物,對吧。”“又不見你平日那麼有情有義,和你說話總是像在談判,好累人…前輩你怎麼看?雖然只是之前我一廂情願...”
  他們都有各自的打算,但還是決定看貝龐的反應:“布拉多…不,諾亞,這算是我的請求。如果你可以發揮它本來的作用,那就值得擁有。這把手槍象徵著我和他的羈絆,希望你能讓它重返該去的地方,做它該做的事。”
  那就是射擊。即使諾亞懂得近身格鬥,火器的使用也在自己的考量之中。並且長時間放在箱子裡始終不是良策,盯著他的貝龐更加需要考慮的點在於,諾亞是否能在它的加持下順利地協助簡。
  “這個顏色還算適合你的代號吧?”一瞬間,他有一種“這傢伙本來就是為其而生”的感覺。
  “嘿,那好,恭敬不如從命,”“銹銃”布拉多·皮耶爾欣然合上蓋子,“我就接受啦。”
  
  
  
  
  “簡,妳還有事情要辦吧?”由於諾亞提出要出去試槍,就暫時離開了。在此之後貝龐發問道,“看妳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被老公欺負了?”
  “噗——”簡也效仿了貝龐的噴水表演,“怎麼可能嘛,那個嬉皮笑臉的傢伙怎麼會是我的對手!”“是,是。都知道妳是這種性格的人了...那你的問題是什麼呢?”
  他斷定簡有困惑需要解決。
  其實也有來告訴你關於涅的消息的打算。簡坐正身子,以談正事的嚴肅態度回答。“前段時間帕錫爾城三號碼頭發生爆炸、引起火災這件事…有聽說過嗎?”
  三號碼頭在東港,所以她要確認南面的此地會不會也有相關的消息傳達。不過考慮到貝龐平時會呆在代理局,消息也不至於像她想像中那樣封閉。
  “那是涅管理的碼頭,沒錯吧?”
  “嗯,令我很在意…當然了,這些情報都是和同行交換回來的。在當天晚上發生爆炸後,我就一直在蒐集相關情報,”簡有點自誇的意味,這副自信的模樣也深得貝龐喜愛,“奇怪的是在於…現場貌似在爆炸前,曾經有過流血事件。”
  “那是很正常的吧?或許就是發生了這種事,才引發...”“但那可是屠殺啊。”
  簡向其說明了大致情況,包括那被肢解的人體、記錄清單的清除等等。“而且,那堆尸體裡恐怕有涅。”雖說簡一直隱藏身跡,但事實上她的情報網絡非常廣,通過同行中的可靠好友也可以進一步擴大關係網。關於涅的情報就是從一名法醫朋友那兒得知的。
  聽罷,前輩擰緊了眉頭。涅的生死照理來說早就與他無關,但是作為曾經出生入死的戰友,這個消息無疑是不容樂觀的。
  “會是誰幹的?妳有線索嗎?或者說...妳是為了什麼,才有了僱傭代理人接近涅的打算呢?”
  他自然不是在懷疑簡。但要是簡有了這些行動,就說明她要追尋的事物恐怕就與此有關。
  “或許是巧合吧,我在找‘長劍’主人的時候,得知那東西居然到了涅的手上,”簡推了推眼鏡,一五一十地說出來,“我不可能直接出面吧?所以屠殺、肢解、爆炸等等事情一起發生,我感覺跟那人脫不了關係呢。”
  她見貝龐沒有說話,頓了頓就繼續說道:“為此我調查了當晚在碼頭附近活動的人們,結果一名漁人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救了一名背著長劍的落水男子’。而他最後認出那是...”
  當今“深紅”的教皇,拉諾·哈利坦。
  貝龐倒抽一口冷氣:“喂喂...這也太不對勁了吧?”
  “是啊...我也知道這很荒謬。”
  在人們眼中慈眉善目的教皇,會有可能是殺人魔嗎?而且為什麼偏偏選上了自己的家人?
  “雖說這不能斷定,但是值得進一步調查...接下來就看【Doppelganger】的發揮了吶。”
  簡咬著嘴唇,聽著外面時不時傳來的槍聲。
  真是荒誕到極點。
  
  
  
  
  
  
  
  注釋:
  (*)桅桿超市:希坊城城東的大型商场。擁有同名的甜品店,出品經常引领市内风潮。每个月一次,簡会出门透透氣,此地也是她的候選目的地之一。
  
  (**)人冠草:帕塔莫斯之一,長在蘆葦丛中的低矮植物系靈物。因類似花朵花冠的部分樣子跟人類的頭顱長得十分相似而得名。具有作为食物香料的功用,不過處理不當的話會奇酸無比。
  
  (***)銹銃:諾亞的代號。來源自他持有的鏽蚀雙槍。現已蕾希亞毁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42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nf2760804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gent》2-1... 後一篇:順序需要調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好評販售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