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方型邏輯與絕望空殼 -一章:約會與可麗餅

作者:野口幸子│2019-03-21 10:36:07│巴幣:20│人氣:261
六月二十七日。
睡醒,突然想起。
與野口幸子交往已經過了兩個月以上了。
她現在睡在我的床上,而我睡在沙發上,落枕,我很不爽。
成為我的女朋友,這時候不是應該我睡床嗎?這個家的主人是我耶?我耶?簡直是開玩笑。
我想將她給吵醒好讓我繼續睡回籠覺,不過我不會這樣,有點缺德,況且現在才早上五點,這種時間起床的人腦子就是有問題,當然,我並不是在罵我自己,我是因為落枕。
幸子正熟睡著,而我的脖子現在有點痛,邊想邊按壓脖子邊看著幸子的睡容,該說什麼好呢,這樣算幸福嗎?這個害我睡沙發的傢伙睡的正爽,我越想越不爽。
運動好了,出門跑跑,好久沒運動了,運動是好事,不用看到幸子,對我來講也是好事。我換好運動服(其實也就只是白色T恤加上短褲)出門,出門前小聲說我出門了這種事情我並不會做,對一個熟睡的人說自己要出門是一件沒意義的事情,想著想著又浪費了不少時間,於是我穿上布鞋,往家門外走去。
住的樓層是二樓,下樓自然的是走樓梯,一個要準備運動的人搭電梯下樓怎麼想都很奇怪,不過我並不會因為這種觀點問題而不搭電梯,這麼想著的我已經走到一樓了,早上五六點出門運動,怎麼想都是充實到不行的選項,不過我剛剛其實想按一按脖子然後在沙發上睡到十點,然後去上十一點的課,我認為這也是可行的,乾脆我現在就上樓然後脫下衣服睡覺,可行,我不運動了。
「咦?方村?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嘖。
開口發問的是一樓的住戶,千月乃木日日,二十三歲的女大學生,科系是什麼我並沒有問過,但在校園內還算有點名氣,會幫人占卜,還未聽過她有什麼負面的消息,剛搬進宿舍的時候很受她的照顧。此時她在門口掃地,剛好看到下樓的我。
「太早起,睡不著,想說出門運動。」
「這種天氣?天空整片都是灰色的,等等應該會下大雨吧。」
就如木日日所講的,烏雲密布,這種天氣跑步,是不錯,可是下大雨的話就笑不出來了。
「阿阿,那麼今天就這樣回去再睡一下,感謝告知。」
「等等。」
木日日朝我走過來,直視我的雙眼,以她一百六十七左右的身高抬頭看著我,而以禮儀為主,我也得將視線對著她,說實話我脖子很痛我一點都不想低下頭看她。
「最近你帶女孩子回家了吧?」
「木日日小姐,對於這點,妳或許有所誤會,我家是多了東西沒錯,不過不是女朋友,而是一隻不太能溝通,偶爾會咬人,會亂跑到我頭上,又怕貓咪,還會把我買的布丁吃掉的小怪物。」
「才不會這種東西!學生的本份就是該把學生讀好,不該談戀愛這些有的沒的吧!」
我搔了搔頭,木日日算是這個住區的班長,還是什麼?就是會代收房租的那個,副房東?隨便,只要住客有類似男女同房,男男同房,女女同房,木日日都會發覺,接著開始警告、告誡,說大學期間也算是學生,不要在學習過程中交往,只會讓學業荒廢,雖然我很想打哈哈說我的學業本來就已經是荒廢了,但是這種情況下我當然不可能這麼說,因為我不想被掃把打。
但我也不想被誤會是男女朋友,「男女朋友」這個詞在字面上是相戀的存在。
「我說,真的不是女朋友就對了。」
「那就把她帶出來。」
「恕難從命。」
跟木日日說她是我們系上的野口幸子,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要嘛交代為何不能帶出來,要嘛下個月的房租多收一個月。」
我剛才說絕對不可能是指在不改變我生活的前提下所說的,現在我要捨棄自尊。
我聽的出這並不是逼迫,因為曾經有人反抗,然後一個月漲了五倍的事件,苦主是我隔壁的住戶,好久沒遇到了,說不定搬走了。
可是說實話我現在完全想不到有什麼藉口可以蒙混過去,就算蒙混過去之後碰到又會有麻煩事,所以這種時候,我還是實話實說,這對我之後應該也是幫助,應該,至少現在不會簽拖之後。
「與我住的是野口幸子,我想學姐對這個名稱不陌生吧?」
木日日睜大了雙眼,低下頭沉思,往我的旁邊邊走邊搖頭的在想。
「空殼醬?」
這什麼暱稱阿?幸子是不是被欺負了阿?
「那個抱起來軟綿綿,整天哭哭啼啼,掙扎起來還會發出聲音的空殼醬嗎?」
前面兩個我不否認,原來她會掙扎嗎,聽起來可真有趣,我還沒見過呢。
「對,既然是她,那麼我想學姐妳沒有要問的吧,我跟那種東西,不會成為男女朋友的。」
事實上已經兩個月了,不能說,因為這種事情說了也不會有人信,有人信要解釋也麻煩。
「恩,如果是方村君和空殼醬,那就沒問題了,我想你們也不會有什麼過多的舉動,如果有什麼舉動,體型也是問題,那樣你的腰一定也﹒﹒﹒﹒﹒﹒」
「學姐,別繼續說了。」
木日日學姐是出名的黃腔,不管與男同學或者女同學聊天有時候都會穿插一句,我不討厭黃腔,應該說,只要對話有趣,我都聊得起來,不過黃腔這種低俗的話語實在不適合從木日日這種漂亮且散發出一種高貴氣質的學姐說出口,漂亮是我個人定義。
「唉呀呀,抱歉抱歉。」木日日學姐吐了吐舌,往後退了幾步。
「那麼學姐,沒事的話,我先上樓了。」
「幫我跟空殼醬問好呀~」
對著她點頭後,我轉身往樓梯走,我們回到剛才的電梯話題好了,明明樓層是四樓的宿舍,卻設有電梯,怎麼想都是設計者有問題,但也沒有因為這個電梯使我們的房租變貴,房東真是天使,最喜歡了。
走到房間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有點讓人頭疼的事。
身為住宿者都會遇到的事情,不,說不定有些人從來沒有過吧。嗯,我忘記帶鑰匙了。
或許是跟人同居後身心開始鬆懈了起來,覺得只要家裡有人,就可以隨心所欲的出門,回家請人幫我開門。我是這麼想,但是現在的情況,在裡面睡覺的傢伙是不可能因為電鈴,也不可能我大力敲門就醒來的。
我就只穿了一套運動服出來,跟木日日稍微閒聊了一下,接著想著電梯的事情,然後走回門口,前後時間,我想花不到十五分鐘,現在大概連五點半都不到,我沒帶錢包,所以身上半毛錢也沒有,然後又沒帶手機,沒辦法向外求救。因此零元過五小時大冒險現在開始了,耶!鼓掌鼓掌。別鬧了,我在想什麼。
如果就這樣厚著臉皮去跟木日日學姊說我忘記帶鑰匙了,能不能在她家呆五個小時呆到上課,我相信我絕對做不到。假設真的呆了五個小時,我相信我們兩人日後相見可能會遇見的尷尬場面,同時學姊可能會認為我是那種愛找人麻煩的人,而我就理所當然的成為她所想的那種人,這種亂七八糟的設定,我做不到做不到。
天空開始降下了雨。
去超商站著看雜誌打發時間的計畫也這麼結束了。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孤單,寂寞嗎?人只要到了困境,就會開始胡思亂想呢。
「你蹲在你家門口前面做什麼?」
四七日六二問著,我打從一開始聽到這個名子或是暱稱,就覺得很奇怪但也不能說奇怪,總而言之,為什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名子,是因為六二這人的數學成績是在系上最好的人。
嗯?我該說是理所當然嗎?取好一點的名子,科系自然會變好,最好是有這種事情。
四七日六二。自稱數學天才。男性。木日日的親友,有著一頭凌亂的頭髮,永遠的白色制服穿著。
「雖然平常我很討厭你,可是現在,拜託,救我。」雙手合掌的我顯得非常狼狽。
「我是不是聽到些什麼讓人受傷的資訊了?呃,怎麼了嗎?」
「我忘記帶鑰匙了,能不能讓我去你那躲個雨順便打發時間?可以的話我想順便吃早餐。」
「超厚臉皮的,方村。」
「所以我才說了,救我。」
六二在門口手往裡面要讓我進去,我點了點頭進去了六二的房間。
四台電腦正開著,兩台平板放在矮桌上,冷氣的溫度調成十六度,畢竟是接近夏天,半夜確實還有些悶熱,不過冷氣設定在十六度而且吹一整晚,我想會感冒的吧。
隱約看到一台電腦正在看些成年的東西,但身為一個男大學生,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六二也沒有要關掉的意思,關上門後就往他的椅子坐下,拿起桌上泡好的咖啡喝了一口。
「要喝咖啡嗎?」
「不了,純粹想打發些時間,不然就是在你的床上睡覺,今天還有課。」
「你確定?你不怕你睡著後,我會對你做什麼吧?」
「我相信你不會的,你真的做了些什麼的話,今天晚上你的電腦全都會變成廢鐵。」
「祝好夢。」
如同男子高中生的對話。
冷氣非常涼爽,跟我的房間簡直是天壤之別,極品。我以後都來這睡好了。那間給幸子住。
我胡亂的這麼想著,躺上了六二家裡的床,將枕頭給拿開,我從來都沒用過枕頭,因為會被壓壞。
我就在別人家的床上 ,閉上了雙眼。
「方男,方男。」少女的聲音。
一片漆黑,我往黑暗招了招手。
一片光閃過,畫面轉變成街道,熟悉的校區外街。
「吵死了,做什麼?」會叫這個名稱的,也只有一個人。
野口幸子。
陽光少女,令我無法直視的存在,擁有絕對的正義感,麻煩的多管閒事,以及多到滿出來的熱情。
麻煩的存在。
「今天我們去哪裡好呢?」她伸出手抓住我的手
「一起去唱卡拉OK怎麼樣?」
「我不要。」
那種又貴又嶄露出自己缺點,而且又充滿了現充、犯罪味道的年輕場所我實在不想踏入。
「那~你決定去哪吧?」
「回家。」
「方男真色!」
「各自,回家。」我的住所也沒有大到可以容納妳我,就算有我也不想要妳來。
「難得我們休假約出來耶!」
野口幸子向我嘟嘴,雙手交握的環繞在身體後方,往前走著,我走在她的後方說道:
「是誰說這個休假,自然小組有活動必須要做報告的啊?」
「欸嘿,是我。」
好想揍人。
「結果來的只有我們兩個,報告也沒完成,現在還要我陪妳去過這個假日﹒﹒﹒」
「報告,早就完成了哦。」
野口幸子拿出了手機,將畫面滑到她的相機相簿,將拍下的成果拿給我看。
六人合力也難以在期限內完成的報告,這女的在三天,不,兩天內就完成了。
「好歹我可是被學校稱之超天才美少女的存在呢!」
「太自大了,不過做的好,我請妳吃飯,然後我們就解散吧!」
「不行!還要看電影,逛街,還要手牽手一起逛著夜市!」
「我不要!丟臉死了!我們只是一般同學!」
我想甩開她的手,結果反而被握的更緊,怎麼辦,我是不是該尖叫?
「不管!你不答應的話,我就要說你沒參與到這次的小組活動!」
該死的頂尖,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我至少要把晚上的時間給空出來,要我晚上陪一個女的,我辦不到。
「吃飯和電影可以,晚上不行,我有事。」有事是真的,我有想看的節目。
「好啦~那麼我們就去看我挑好的電影吧!時間快到了,走吧~」
「嗯。」
看樣子這傢伙,一開始就策畫好我會同意電影,而且還會說晚上沒空,這樣又能追加上吃飯事項。
沒有輸的賭注,只有越贏越多的手段,這女的,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所以我才討厭這傢伙。
我們牽著手走在街上,說實話我剛剛應該也要拒絕牽手這件事情,不對,我一開始就有拒絕了,這傢伙還牽著我的手?要甩也甩不開,這麼說來,我想起我剛剛要不要尖叫了。
「我說,把手放開。」
「不要。」
一路上重複這個問答至少有五次,路人看我們也覺得奇怪。
死氣沉沉的高中少年與陽光活力的高中少女在街上牽著手散發出另人作嘔的閃耀光芒
為什麼我會以作嘔這種詞來形容我們目前身上所散發出的光呢?
我想單身的都明白,我原本也該以不爽不滿的眼神去看著那些放閃的情侶,如今我的手被牽著,而我又不能甩開,若是找到機會甩開,這次的報告就有可能告吹,然後我的自然被當,就得參加輔導,怎麼想都很麻煩,犧牲這麼一點時間,捨棄這麼一點面容,為了我往後的休假。
那麼,在被外人敵視的目光下,開始思考些平常不會想的事情好了,這樣時間過的比較快,而我又不會特別在意牽手這件事情。
這是與野口幸子認識的第二年,纏著我應該是高中二年級快結束的事,這種事也不多提,與她認識肯定是我最大的錯誤,縱使在作業上有著極大的輕鬆,但是被她統領著我很不爽阿,我根本就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去獨自一人完成的事情,她只要一下子就可以達到了。這算什麼,主角嗎?
雖然我很想說,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以自己為主角來當劇本這種解釋,但是在幸子的身旁,就算是多麼耀眼的存在,多麼出奇的天才,我想都無法勝過幸子。
我想想,對她的感覺,我這算嫉妒吧?人類最可悲的欲望之一,我想就是這種東西。
完美,充滿活力,陽光,課業萬能,運動又萬能的少女。
為什麼會找上我?
「方男,到了哦。」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電影院前面了,不得不中斷自己腦內小劇場。
看著電影院旁的電影海報,這個環節,我想這女的一定是要看﹒﹒﹒
「神滅世界,就看那部吧。」十八禁的血腥電影,而且非常血腥。
平常如果看到別人的血噴的到處都是,口吐血泡,掉出眼球這種,還算是小兒科。
這部電影呢,主要是神再也無法容忍世人的欲望,對大自然的破壞,以及千千萬萬的惡行,所演出的一部虐殺電影,要說劇情,就是虐殺,當然我只是聽過簡介。
「那麼妳進去看吧我在外面看書打發時間就這麼決定了票錢我會出的放心。」
「不行~說好一起看的吧~」
「並沒有!我不想在休假看這種噁心的電影!」給我像個正常的女生一樣看戀愛電影啊!
「我不管吶!電影都快開演了!陪我進場你要睡覺還是發呆都沒關係,我﹒﹒﹒」
幸子的頭低了下來,暫時的停頓,我看著她低頭的樣子,摸了自己的下巴。
「那好吧。」
「不過結束後不準跟我討論什麼劇情,我認真的,不準。」
「呀咿!」我們鬆開了手,我去買票以及爆米花,當然是用我的錢,一點小錢而已,我想我也別在這點太計較,一是我不想被看不起,二是我有在工作,這對我來說真的只是小錢。
縱使這個女的是我討厭的人,但我不會因為這種事情違背我的原則。
我接下店員給的電影票以及爆米花的兌換券,與幸子往放電影的樓層走去。
要耍帥只剩下現在,有原則也只剩下現在。
我最怕的就是血腥片了。
「方男,你剛才叫的好大聲。」幸子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妳要知道,畫面上出現慘叫聲,悲鳴,哭聲,嘶吼聲,笑聲,踐踏聲,爆開聲,撕裂聲,這些聲音傳入耳裡的時候我都快想像出畫面了,張開眼又是整片的紅色,而我坐在中間,旁邊滿滿的又是人,看這電影比坐什麼大怒神還是雲霄飛車都叫的還慘烈。
「妳聽錯了。」我用手掌按著她的頭,打算弄亂她的頭髮,這種行為非常容易引起女生的不高興。
我用了她的頭髮後,如果不高興,說不定等等也不用吃飯就解散了,等等,她如果不高興的話,我的報告什麼的就會毀在我自己的手裡,天吶!我剛剛做了什麼?
「別弄亂我的頭髮嘛。」幸子拿出了梳子,隨意的往兩邊梳齊。
「啊啊,抱歉。」現在坦然認錯才是適當的,不要因為一點小情緒壞了全程。
「對了,我不會因為你弄亂我的頭髮,就直接生氣跑回家哦。」
我深呼吸,吐氣,面向遠方,看著今天的天空,太陽,冷靜,我現在揍下去,一切都完了。
「吃飯吧。」無力感。
「我想吃可麗餅!」幸子這麼說,女孩子真的很喜歡吃甜食,可是這種東西我絕對吃不飽。
但是現在她是老大,主管,權力者,無法拒絕,不過以金錢方面來看,我都能吃一碗拉麵了。
反正要我花錢吃這種吃不飽的甜食我想還是算了吧。
「剛才電影票都你出了,那麼可麗餅就我出吧。」幸子拉起了我的手說。
「聽起來很優質,沒問題。」省錢是好事,我並不是那種小氣吝嗇的人,可是有些東西對我來說真的是買下去會有點後悔的貴,尤其是吃的。
草莓奶油什麼的可麗餅,名子一大串的要記全名有點難,總之好像還有什麼糖漿還有餅乾的。
女孩子。
餐車前方附有桌椅供客人用餐,我們便坐了下來。
坐在我旁邊的野口幸子,小口小口的吃著可麗餅,在這有點太陽,平靜,帶點風的天氣下。
就不提才剛看完那器官爆裂整場都在哀嚎慘叫的電影,我有點排斥現在手上可麗餅的草莓。
「草莓,幫我吃掉。」我拿可麗餅朝向她。
「咦咦咦?草莓可麗餅最好吃的部分就是草莓搭配鮮奶油的口感了呀,你討厭甜的嗎?」
「並不是討厭甜的,而是現在我不想吃。」看完那種大街小巷的地板上都是人的肝臟腎胃腸子心臟以及皮膚被撕開像是破布般丟在路中央的電影還吃得下這種紅的東西,我只能,敬佩。
敬佩個頭,看完血腥電影還吃的下紅色食品的東西腦子根本有問題。
幸子咬了一口我的可麗餅,在伸出舌頭將旁邊的草莓卷入舌頭吃下,若說有點心動是有的,因為我喜歡少女的舌頭,看到少女的舌頭伸出來這種事情並不常見,唉呀呀,看了電影後腦子也出了點問題了,若我把「妳的舌頭可真色情。」這種話說出來,別說報告了,我大概被警察帶走了。
「嘿嘿嘿。」幸子看著我竊笑著「幫你吃掉囉,真搞不懂為什麼你會不想吃草莓呢。」
還不是因為妳,我看著野口幸子這麼想著,咬了一口可麗餅,阿,這算間接接吻吧。
看她心情好像不錯,看樣子今天還算順利,時間也才下午三點左右,看來吃完也可以直接解散。
如果有人問我為何會這麼想走,純粹只是我把幸子當成一個全能,萬能,無所不能的上司,只要我應酬陪她看個電影,吃點東西,聊天,縱使是討厭的上司,我也不會擺臭臉。
說起來我一開始好像是一直回絕還有拒絕?嘛,結果好就好。
這段時間,簡而言之,就是約會。完全不能否認,只差互相餵食這種行為,等等,剛剛做過了。
看幸子一下子偷瞄,一下子舔著自己可麗餅的模樣,我覺得很蠢。
幸子的舉動對我來講,太過於熱忱,活潑,一種要給人完全正向,笑就能改變世界的觀點一樣。
我不會因為她做了些什麼少女的舉動而心動,也不會因為我想到了可愛的東西馬上就聯想到她,這完全是不可能的,我與幸子,完全不會有所謂的共同點。
那麼,為什麼這種人還會找上我呢??問題就在這,我根本沒有吸引她的點吧?我的頭嗎?不好笑吧,我這種沒有太多才華,沒有突顯的個性,上課大多在打瞌睡的人,完全沒有優點,呃,有優點,不過她不會發現吧?每次她一找我,我都會有這種想法,並不是我自卑,而是覺得我到底造了什麼孽才會被她給纏上,我想到了,她是蒼蠅,而我是黏蒼蠅的紙。
我默默的吃著可麗餅一邊想著這些事,不知不覺也快吃完了,說起來,一般來說也該有什麼感想,如果她等等問我怎麼樣,我只回答很甜,我想這絕對不是正解。
可是這東西充其量就是奶油加上糖漿還有草莓和餅乾的薄餅,我這麼認真做什麼?
「方男,你吃的好慢哦。」不知不覺幸子離我的距離非常近。
聞起來有點草莓的香味,甜甜的味道,我不記得我的鼻子好成這樣,還是她身上發出來的?
「妳是不是噴了香水?一靠近都聞出來了。」
「好意外!方男居然會發現!嘿嘿嘿,被方男聞了,感覺真高興。」
我搞不清是聞別人體香的我變態,還是這女的變態了。
我將最後一口可麗餅吃下,並將可麗餅的包裝紙揉爛,站起來往垃圾桶那走去。
將垃圾照分類丟完,我看了看雲,然後想想剛才我好像要說可麗餅的結論,不過她沒有問,代表我也不用回答,也不需要主動回答,不必要增加什麼好感度什麼,把現實當成遊戲在玩的人真的是沒救了,剛才我舉的那個例子是把現實當遊戲玩的人,請別把我跟那群人混為一談。
「那麼解散吧,我想也沒什麼事了吧。」
我向幸子這麼說到,準備向她揮手,轉身離開,享受我的休假時﹒﹒﹒
「那個﹒﹒﹒」幸子拉住了我的手。
「怎麼?按照約定我已經陪妳看完電影而且也吃飯了吧,妳別想說還要逛夜市。」
「再陪我去一個地方就好。」
我想也不會拖太久時間,便點頭答應。
 
以這個時間,下午,看完電影,吃完飯,公園是個散步的好所在。
這公園的名稱,我沒有特別去記,但是許多年輕人或老人都會來到此處散步,運動場也常有我們學校的同學來這打球,過去我吃完拉麵也會來這稍微走走。
我並沒有多趕時間,便以她的速度緩慢的跟著,我享受著公園的環境,午後的時光,飯後的悠閒。
不過說真的吃可麗餅一點都不會飽,畢竟是甜食嘛,早知道就由我先提議去吃拉麵什麼的了,雖然有百分之兩百會被否決還會被當傻瓜,因為約會如果真的去吃拉麵,那感覺也是交往一陣子的情侶才會去的吧,這是個人想法,我並沒有什麼交往經歷,所以拉麵都是一個人吃的,如果拉麵店推出什麼情侶雙人餐划算又很大碗的話,那我就與幸子交往,然後每天都拉著她去吃拉麵,當然這只是玩笑。
「方男,你相信這個公園的傳說嗎?」幸子走在我的前方,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不相信呢,因為無用且讓人沉迷,沉迷其中若完全沒效就會認為這個傳說是騙人的,而如果真有效的話,這個傳說就會被人當作是真實的,在我眼裡就只是在迷信罷了,我是這麼想的。」
「方男好不浪漫呢。」幸子轉頭對我微笑,真抱歉阿,我就是這種人。
我們沿著河的方向往公園的深處走去,開始流了點汗,說實話我想回家吹冷氣了。
但我也不能沒禮貌的催促,畢竟答應人家,就到最後吧。
幸子在這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沒有興高采烈,沒有陽光,變了氣質般,在她身後我這麼想著,這是好事,安靜可以使人思考,聒噪的人是不是都沒有思考就說出口呢?我常有這種想法,所以一安靜下來,我就有這麼一點好感,就這麼一點。
以平常的幸子,或許會強行跟我牽手,說笑,談校內的大小事﹑生活。
這種凝重,緊張的氣氛全屬她的舞台,我,只是在舞台下的觀眾。
她在後台所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而我是否會被她邀請上舞台,一起表演後半的演出。
我想是否,這種事情連問也不用問,我不會回答。我只是個觀眾。
「到了,方男,就是這裡。」幸子轉身過來對我這麼說,跟一般的公園場所並無什麼不同,其實我是有這麼一點期待她要帶我來的地點風景很不錯之類的,我有點失望。
「方男。」
「嗯。」
「我喜歡你。」
「抱歉。」
從開始到現在,策畫著約會行程,一起看了電影,一起吃了飯,一起走在公園散步,就算增加了一個夜市的選項,會使妳的計畫更成功嗎?並不會,打從一開始,我就討厭妳。
她並沒有像過去跟我說喜歡,然後撲過來,大聲嚷嚷著「為什麼嘛!」,或許這次是她最後一次的告白,那麼,對我來說也是一件輕鬆的事,我跟野口幸子,不會有任何發展,不可能相戀,不可能與對方有一點點的思念,這就是我所想,我所做的結論,以後也不會變。
她流下了幾滴眼淚,就那麼幾滴,那或許是我少數幾次認真看她的臉龐,憂傷,苦悶,失落,絕望,放棄,與我相視,她微微一笑,我們並沒有多說什麼,這場約會就這麼結束了。
 
好冷。
「六二。」我睜開了雙眼,身上多了一件毯子,這傢伙還挺會照顧人的。
還在用著電腦的六二,坐在電腦椅上轉了過來。
「哦,終於醒啦。」
「六二,為什麼我們宿舍裝著電梯,但是卻沒有多收房租?」
「這種事我怎麼會知道,不會問日日啊?」
「也對。」
又夢見些奇怪的夢,還是說,似曾相似嗎,回憶的夢感覺很真實,但又好像少了什麼。
不同的幸子,感情豐富的幸子,喜愛血腥的幸子,無理取鬧的幸子,與我表白的幸子。
往四周看了看有沒有時鐘,不過四周只有白色的牆壁,還有貼著一張跟動畫有關的海報。
「現在幾點?」
「下午四點零八分。」
我還有幾堂缺席就要被當了?我想想,如果算上今天這次,還剩兩堂。
「跟你的電腦說遺言吧,我去找槌子。」我看向四處找尋有沒有可以毀壞電腦的工具。
「你冷靜點,今天教授有事停課啦!」
我往旁邊摸著摸著,我摸到了一隻小隻,而且還在睡的小生物。
野口幸子。
好了,為什麼這傢伙會睡在這邊呢?
我看了看幸子,又看了看六二。
「解釋一下,這東西怎麼會出現在我旁邊,還跟我蓋同一件毯子?」搞的像情侶一樣。
「我想想,大概一兩點左右有敲門聲。」
「一打開看到的是我從來沒交談過的女生,以遊戲來說,讓她進門是很正常合理的吧?但是她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說就鑽進你的毯子裡一起睡覺了。」
「感謝你的熱情解說,不過我想遊戲的劇情是不會發生在你身上的哦,六二。」
說起來上個月好像也發生類似的場景。
「原本我還有點期待幸子是那種暗戀我許久,然後突然找上我要告白的呢。」
「抱著理想溺死吧。」Fate系列真的很棒。
好一陣子沒有睡在床上,落枕的情況也好的差不多,明天讓幸子睡沙發好了。
我將毯子收起,折成四方型,疊起放在床上,站起來伸了懶腰。
「那麼大概就先這樣了,救命之恩我不會忘的。」
「沒必要這麼誇張吧。」
「也對,那麼每天來你家睡覺這樣也沒問題吧。」畢竟我房間的冷氣不能常開,電費很貴。
「方村,我想我剛才應該要跟你收住宿費的。」
「開玩笑而已,那麼打擾了,明天見。」
毯子拿走後,幸子一直是縮成一團的樣子,看樣子這個房間的冷氣連她都難以習慣。
我將幸子扛放在肩上,正確來說應該是讓物體坐在肩上的那種姿勢,然後準備走出房門。
「對了,你與幸子那傢伙,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我想想,四月吧。」
對六二不用隱瞞什麼,這傢伙沒這麼八卦,極少數可以讓我安心閒聊的人。
「不過一點也不意外你們會在一起呢。」
六二瞇起雙眼看著我與幸子,臉上露出笑容,但那絕對不是什麼祝福人的笑容。
我沒說話,走出門外將門關上,幸子依然熟睡著。
走到房門前,我現在,非常不爽,不爽到不行,並不是因為六二所說的話造成我現在的不爽,而是我目前的情況,肩上背著幸子,而我現在為何呆站在門口,原因只有一個。
「喂,妳沒帶鑰匙吧。」
我看著幸子這麼說著。
幸子睜開了眼睛,揉了揉雙眼,看了我一下,伸起手向我打招呼,不過現在我在瞪她。
我又重新問了一下,幸子抓了抓頭,從口袋拿出家裡的鑰匙放到我的手上。
「看來不用花開鎖費了,這是好事。」
上個月花的有點多,所以這個月過的挺拮据的,但也沒有慘到每餐吃泡麵就是了。
不過為什麼她會知道我把鑰匙放在哪邊?
說起晚餐,家裡的菜也清空了,現在離晚餐時間還有好一段時間,去趟超市好了。
將幸子放下,幸子好像有點捨不得的樣子,我想是我的錯覺吧。
「我要去買點菜,妳先在家裡吧?」
幸子搖頭,從我的小腿那爬了上來,爬到我的頭上趴著,我說過幾次了不要把我當樹。
算了。
怎麼想她也不會想一個人自己待在家,我這麼想著,將剛才她交出的鑰匙塞入口袋。
傍晚的天色因為夏季的關係,這個時間還是亮著的,我不是很喜歡在晚上出門,早去早回吧。
感覺今天一整天幾乎都是睡覺,仿彿就跟假日一樣。
 
在電視上看見了喜歡的商品,就會打電話訂購。
在網頁上看見了喜歡的商品,就會下標訂貨。
在商店上看見了特價的商品,就會多買先來留著。
在夢裡想到了什麼,就會很想吃在夢裡夢到,且很久沒吃的東西。
草莓奶油可麗餅加餅乾糖漿,大概是這種東西,最後一次吃,大概也是三四年前。
去餐廳吃套餐甜點也不會有可麗餅。縱使有類似的,也只會是薄餅之類的糕點,說起來可麗餅跟糕點算不算是同類型的產品?我想應該算吧,都是甜點就對了。
如今的那台以可麗餅為主打的餐車也轉變成附近商區的一家店了,畢竟那家店本來就有許多女學生會買,而且量給的也算多,好評到也上過雜誌,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些,記得是理奈說的。
吃完之後再去超市也不是不行,偶爾吃這種甜點也算一種對生活上的慰勞。
店前方的女學生有點多,我走至最後方排隊,排了大概十分鐘才換到我點餐。
點餐的過程就不多說了,我想這種過程就算說了也沒有人會感到興趣,連結帳都能很有趣的,我想可以去拍影片或者是上節目了,但最困擾的還是店家,這是個人看那類型影片的想法。
將手中的可麗餅交付給幸子,幸子似乎很開心,我想,這也是我的錯覺。
野口幸子並不會有什麼感情或欲望,這是從再次見到後,我所看到的她,或說有著這麼一點感情,也是對我所產生的,這樣說感覺我很自戀,但並沒有,我唯一見過她有過這麼一次的感情,大概也只發生在四月下旬的夜晚,不過我也不想去想那一個月的事情。
我與幸子走到前方不遠處的公園,在長椅上坐著,我看著她吃著可麗餅,默默的發呆。
為什麼不買兩個?我說過這個月的生活已經很拮据了,想到就想買而已。這樣說起來我好矛盾。
「還不錯吃吧?」   
幸子向我點頭,她吃的並不快,小小的身體吃著這麼大的可麗餅,我想也很幸福。
小小的幸福,我這麼想,稍微覺得自己對生活真的太悲觀了點,但我這叫正面看現實。
早晨所想的電梯,我剛剛想了想,並不是二樓非要用,而是如果有大量貨物,或者是有人要搬走,搬入宿舍,一定會需要的,這樣一想,那麼電梯真的是不可或缺,雖然搬家這種事情並不是常發生的,但以三四樓住戶來看,電梯幾乎每天都用的到,那麼對於我們二樓的住戶來說,沒有多收房租可能也是合乎情理的事情吧?所以房東並不是天使,房東還是房東。
但說老實話,我最在意的或許還是六二所說的。
一點也不意外你們會在一起。
這句話,終究代表著什麼。
我與幸子雖然認識的時間也有好幾年,但我們的個性並不會相合。
只是互相在一起,並沒有什麼戀愛所言,共同生活,大學生活。
吃飯,逛街,一同看電視,做家事,讓另一方睡床,抱怨些生活瑣事。
這樣稱的上是一對戀人。
我們並沒有相愛,就算有一方是喜歡,也是她所發出的,就像過去一樣。
她只要安靜,閉嘴,遠離我,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幸福了,那麼我為什麼會要跟她在一起?
這種事情我想還是往後再想吧。
想這種事情對生活一點幫助都沒有,只會更累。
大腿被戳了兩下,我的思考就這麼在這邊被打斷。
幸子拿起可麗餅朝向我這,看來是要我吃阿,我不會拒絕,一整天都沒吃東西,我也挺餓的。
咬下去的一口,充滿鮮奶油與糖漿,不過並沒有草莓。
幸子對我微微一笑。
「少跟我來這套。」
我吃完這一口後,跟她這麼說,我想她大概也明白,我並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感動或心動。
我起身,拿出了錢包看了一下,嘆了一口氣,將錢包關上。
「走吧,買完菜就要回家了。」
這個月可沒有什麼錢在外面吃了,在超市找些特價的菜回家隨便炒炒吧。
幸子將剩下沒幾口可麗餅吃完,跳下長椅,與我走向商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21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yellow93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方型邏輯與絕望空殼 -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975483216 挖R災
RRRRRRRRRRRRRRRRRR 阿阿阿阿阿阿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