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時間的兒女:36.貧乏、不幸的靈魂

作者:山容│2019-03-21 08:07:45│贊助:0│人氣:79
36.貧乏、不幸的靈魂

我只是厭倦了這一再重複的工作。
 
 
桂兒從沒走過海斯特樓的廚房後門,莫傑這個人情要得奇怪,要她做的事更加奇怪。桂兒見過葛琳達幾次,這個身材略顯福態的廚娘總是笑吟吟的,好像幫一群挑嘴又不知感恩的女學生煮飯是她夢想的志業。桂兒不覺得和她見面有什麼好擔心的,莫傑的動作也確實夠快,第二天下午就把邀請函送到圖書館給桂兒。看著上面潦草的字跡,桂兒不禁莞爾,就算米蘭達那張緊繃的臉也沒辦法影響她如釋重負的心情。

只要結束這條人情債,今年就結束了。
約定當晚草草吃過晚餐後,桂兒趁巴絲特女士教訓一群在餐廳嬉鬧的二年級生時,偷偷溜出海斯特樓大門。西側後門並不難找,繞著建築物轉上半圈也就到了。

「桂兒,最後再考慮一次。」米蘭達在她離開餐廳前抓著她的手說:「這個莫傑,我警告過你了,他和那個亞瑟都不是好東西。」
「但桂兒得去,她欠那個莫傑人情不是嗎?」夏綠蒂一邊用叉子撥弄她的培根一邊說,她今天幾乎沒吃什麼東西。「米蘭達,你就讓桂兒去嘛,反正只是葛琳達而已,她還能怎樣?」
「如果你在宵禁鐘響之前還沒回來,我就去向巴絲特女士報告。」辯不過他們兩人的米蘭達說:「我拜託你不要逼我這麼做。」
「只是一杯茶而已,我馬上就回來。」桂兒向他們保證。不同於夏綠蒂揮著手向她告別的熱烈態度,米蘭達一臉慍怒,推開半滿的盤子起身結束晚餐。

她能遇上什麼事?不過就是廚房而已,有什麼特別的?

原則上在宵禁鐘響之前,校規不禁止學生在宿舍外走動。但一個女孩子天色都黑了還在校園裡亂逛,又沒有身分合適的成年人陪伴,說起來實在有些膽大妄為。難得違反校規,這一段路桂兒走得膽戰心驚,小心繞著磚牆,藉窗戶透出的燈光照路前進。

莫傑正如他承諾的等在西側的小徑上。他靠著磚牆發呆,看見桂兒時也沒有站好姿勢迎接她。

「你來啦?」他說:「我還以為你不會出現呢。」
「我知道我欠你們一個承諾。」桂兒說。
「去跟凱薩琳說吧——雖然她也不需要了。」莫傑聳聳肩,這惡意的幽默不知道是他的本性,還新染上的壞習慣。
「往哪邊走?」桂兒問。
「這裡。」

莫傑提燈在前面引路,有意無意放慢腳步,好讓桂兒能輕鬆跟上。想當初是桂兒先找上他,要他一起幫忙解開關於恩蕭一家的謎團,可是事情才做到一半,又是桂兒提前退出計畫。都怪她自己,沒有認清挖掘真相需要付出的代價,受了點皮肉傷就急著食言撤退。

其實她該向他道歉,不該只是答應赴約而已。他們不消多時就看見矮小的後門,孤零零佇立在一片黝黑的磚牆下,旁邊繞著一小片半枯的草地。後門還沒開,廚娘也沒現身,等待時莫傑一臉無聊站在她身旁,用腳跟去踢路邊的鵝卵石。

「這道牆看幾次都一樣醜。」他說:「雖然我記不起來,但是也許亞瑟說得沒錯,我們被困在這段時間裡,盯著看同樣的景色看到煩了。也許我該考慮一下怎麼離開這裡才對。」
「你想離開學校了?」桂兒問:「你才三年級不是嗎?」
「誰知道,說不定我們已經在這裡度過三十年甚至三百年,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而已。」莫傑說:「就像人家說的,我算到忘記了。」

他哈哈苦笑,桂兒不知道是否該跟著笑。他想要用笑話緩解氣氛,桂兒不該繼續端著架子,只是莫傑的笑話讓她毛骨悚然。也許聽米蘭達的話是對的,遠離莫傑和她的人情債,就算有所虧欠也比拿過去這一年的努力冒險來得好。把真相掛在嘴邊救不了任何人,否則沉默是金這句話也不會流傳至今。

「我問過亞瑟了,他說我不該告訴你太多。」莫傑還在說話。「他認為我們應該低調一點,拒絕正視的人終究比清醒的還多,到處敲人房門喊失火幫不了任何人。」
桂兒側臉看他,莫傑盯著地上的石頭說話,臉不知是燈光黯淡所致,還是身體反應紅成一片。
「其實我還滿喜歡你這個人的。」他說:「我知道我說的話很怪,但這是事實。很快我們又要忘記對方,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機會和你當朋友。」
他哭了嗎?聽起來不太像,人的哭聲不會這麼奇怪。
「總而言之,我很高興認識你。」

這小男生兩眼泛紅,握著拳頭對桂兒行了個怪模怪樣的禮,指導他儀態的人真的得多下一點功夫。不過他的態度真誠,桂兒感覺得到他不是演戲,而是真切地為某件他說不清楚的事激動感傷。他才幾歲呀?怎麼會像個小老頭一樣?

桂兒想說些什麼安慰他,卻又無從開口。在她來得及想出來之前,那扇小門倒是打開了,湊巧得令人起疑。


「唉唷、唉唷,這下到齊了。」廚娘葛琳達和稻草頭廚工走出來,帶著微笑迎接桂兒。「好小姐,別站在外面吹風,快進來喝杯熱茶。在稻草頭洗好鍋子之前,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小莫傑你也要進來喝杯茶嗎?」
「我……」

桂兒明白莫傑為什麼遲疑,她原本印象中溫暖的廚房不知道為什麼,在炊飯的爐火黯淡之後,變得陰森又嚇人。那裡面藏著桂兒不曾看過的東西,更說莫傑年紀比她更小,更不懂這些女孩們社交時互相交換的密語。

「沒關係,我可以一個人進去。」桂兒說:「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馬上就出來了。」
莫傑點點頭。葛琳達格格笑,擺手請進。桂兒深呼吸,提起裙子跨過那狹窄的門,進入葛琳達的廚房。
「我在這裡等你出來!」莫傑喊道,桂兒還來不及回應,葛琳達已經關上了門,一隻手搭在她肩膀上。
「你來過這個地方,這裡沒有這麼恐怖,再往前幾步吧!」廚娘笑著推她往前走,桂兒往前跨了一步,不由自主頭昏了起來。
這是錯覺嗎?

沒錯,她看見的還是廚房,桂兒來過這裡無數次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感覺廚房變小了。大概葛琳達把門窗都關上了,廚房裡唯一的光源就只剩爐火。煮過飯後爐火壓小了,又沒有太陽照進來,濃厚的暗影自然會填滿了白日空蕩蕩的角落。
不過現在這裡只有她和葛琳達,空間感覺變大了。

是的,空間變大了,不然要怎麼容納葛琳達壯觀的裙尾?她款擺著下半身,影子拖得老長像尾巴一樣,在跳動的火光中搔首弄姿。那些影子依常識判斷,應該屬於某種體型龐大的生物,才有如此寬廣的面積。而要容納這麼肥碩龐大的生物,廚房必須更大才行。

桂兒頭昏了,她不知道該相信哪一隻眼睛看見的。食物殘留的香氣沒有幫助,只是讓室內的空氣顯得更沉悶而已。桂兒感覺好像被困在一鍋濃湯裡,連要呼吸換氣都辦不到。


「別緊張,等你習慣了就好。」葛琳達說:「好小姐,跟著我到爐火邊坐坐吧!那裡比較溫暖也比較亮,都躲到這裡了,別再委屈自己窩進黑暗中喝茶。」
火爐旁有兩張椅子,葛琳達隨手指了一下桌邊的板凳,自己坐上一張寬敞的扶手椅。她的裙子和影子糾纏在一起,在椅子下鋪成一大片。茶已經倒好了,在大木桌上冒出蒸騰的煙。渾身不自在的桂兒坐下時努力保持端莊,不去想自己是個處處遭人擺弄的小女孩。

「喜歡我杯子上的柳景花樣嗎?這老古董我一直收在箱子裡,有重要的客人才拿出來。」葛琳達說。
「我得說我受寵若驚了。」桂兒說:「莫傑說你想見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唉唷,這麼直接?也好,我喜歡直接的客人。大多數來我這邊的人都扭扭捏捏的,以為我能讀他們的心。但我要說,這世界其實都保留給敢開口要的人,你說是不是呢?」
這一席話桂兒聽得是滿頭霧水。

「夫人,我不想冒犯,只是我並沒有要求什麼。」她說。
「有,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你可能不太清楚,不過廚娘其實只是我的副業,我真正的營生重點放在另一個地方。我得說近來像你這樣有潛力的學生,可真是不好找了!」葛琳達笑吟吟地說。
這下桂兒總算確定她那興奮壓抑的詭異笑容是從何而來;這廚娘因為某個原因期待桂兒出現,莫傑只是她拿來引人上鉤的一條線。

「我沒有想要的東西。」桂兒說:「謝謝你的茶,只是我想我該離開了。」
「你還沒喝到茶,先別急著走。還是說我得端出一點甜點才行?」葛琳達說:「當然了,你是挑剔的好客人。好小姐,你懂怎麼做生意。」
「生意?」
「沒錯,生意。你問一個問題,我拿一點小代價。」
「我沒有問題要問。」
「真的嗎?我還以為你們都會好奇該怎麼離開學校呢!」

葛琳達還是同樣一張笑臉,身處險境的直覺在這時幫了忙,警醒過來的桂兒趕緊放開揪緊的裙子,雙手轉向拿起桌上的茶淺啜一口。茶很濃,不過溫度剛好入口。喝茶的時間幫她爭取到了思考的空隙,為什麼葛琳達要關心桂兒想離開學校這件事?

「我以為教職員們都希望學生待在學校裡,當個好寶寶。」桂兒慢慢放下杯子。「有什麼理由讓您與眾不同呢?」
「我以前待在學校的時候,就不是什麼乖寶寶,所以我了解壞孩子的需求。就像幫忙莫傑一樣,一點小巫術可以讓他開心,並給我生活調劑,要做有什麼好猶豫的?」葛琳達回答。
「你們可以說這種話嗎?」桂兒疑問道:「我以為這種話會有鼓勵犯罪的嫌疑?」
「我的好小姐,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得躲在這裡喝茶的原因呀!」葛琳達說:「我一樣要遵守副校長的校規,只有在這裡,在這用創校貢獻換來的一點獎賞中,我才能自由說我要說的話,而不會被討厭的格倫戴爾聽見。所以,好小姐,說出你心裡的話,我能保證不會有任何人知道你的祕密。」
「我沒有秘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提起圖書管理員,但是桂兒還是認為守口如瓶才是上策。

葛琳達的眉頭向中央收緊了一些。「還是不說?難纏的客人,在我沒證明自己之前,你不會輕易鬆口是吧?」
「我真的什麼都不要。」桂兒說。
「在我說完之前,再喝一口茶吧!」
桂兒不打算和她爭辯,端起杯子喝了第二口。
「魔法有很多原則,最重要的就是等價交換、神秘數字以及隱喻。」葛琳達說:「如果要完成你的願望,你需要三樣東西,決心、獻祭和路徑。」
「這些東西能做什麼?」
「這些東西能幫你離開學校,脫離你再也承受不了的迴圈。」
桂兒放下茶杯。「說說看,我該怎麼做?」
葛琳達的笑容向兩邊拉開。「你可以不用煩惱路徑,在你完成前兩項之前,路徑都受到保護,不會輕易開啟。只有完成前兩項條件,才能提供穿越屏障的機會。
「決心是考驗之中最簡單也最困難的一項。只有你抱定決心,再也沒有猶豫的時候,才有辦法完成其他條件。這是一項沒有終點的考驗,在你真正離開之前都會糾纏著你,所以還請務必小心。
「不過凡事少不了一點代價,這就是獻祭的意義。」

葛琳達左手壓在裙子上,右手手指不斷掐緊圍裙的布料又放開。桂兒愣了一下,才發現她正在模仿自己。

桂兒強迫手指縮成拳頭,用力壓在膝蓋上。「我該獻祭什麼?一隻羊嗎?」
「沒有這麼簡單。要最純淨的鮮血,純淨到能令眾神哀嘆、世界大亂的鮮血。唯有如此才能削弱保護,讓路徑顯現。別以為這很簡單,有好多人就是在這兒失敗了。」
不知道為什麼,桂兒腦海中掠過凱薩琳的墓碑。難道一切的解答就是她眼前的廚娘嗎?
「你其實不必對我說這些話。」桂兒起身說:「很謝謝你的招待,不過我該離開了。」
「仔細考慮,你的時間所剩無幾,誰知道下一次你出現在我面前會是幾年之後。」葛琳達說:「你該好好想想,特別是這和你的好朋友關係密切。」
桂兒停下離去的腳步。「你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原諒我言詞冒犯,但你說這些搧動的話能有什麼好處?」
「只要你們心動,我就有生意能做,這種好處你不能理解,所以說了也沒用。但你在意你的朋友,就該多用心聽一聽。你可以忍住衝動遠離男孩們,她夠堅強撐住每一年的失落嗎?仔細想想這個問題,我的好小姐,然後回去看看你的臥室。我想你會了解,你究竟有多想要我提供的服務。」

寒顫刺進桂兒的心,得逞的陰影鬆開掌握,放手讓她離開。葛琳達的笑臉只怕會永遠印在桂兒的腦海裡。她一步一步往後退,握住後門的手把逃出去。

門沒鎖,一步踩空的桂兒差點摔倒,好在莫傑及時抓住了她的手。

「桂兒?你還好嗎?」
重新回到黑暗空曠的校園,桂兒忍不住大口喘氣,好把短缺的氣息補回來。她像個溺水的人一樣緊緊抓住莫傑,剛才忍在心中的恐慌突然自由了,可怕的畫面飛過她的腦海。
有封信在她空蕩蕩的臥室裡,鏡子碎了一地。

「我得快點回去。」她說:「莫傑,快送我回去……」
「我知道了。」莫傑沒有多問,盡責地扮演貼心的紳士,握緊桂兒的手帶她趕回海斯特樓大門。桂兒心中萬分感激,卻沒有力氣說出口。她得快一點回去,其他人都在臥室裡,其他人千萬要在臥室裡。

夜霧不知道為什麼變濃了,熟悉的寒意四處蔓延。桂兒感覺撐住她前臂的手腕一緊,莫傑也感覺到不對勁了。不過還好,這陣寒意不是針對他們,桂兒眼前的路沒有阻礙。

「大門到了,我們得快點。」桂兒說:「你在這裡等我。」
「等你?」
「我會跟你解釋,拜託了。」
桂兒離開莫傑,提起裙子不顧儀態邁足飛奔。她好不容易恢復力氣的雙腿盡了最大的努力,帶她一路跳過階梯向上,往臥室直奔。她沒有理會錯身而過的臉孔,他們的臉模糊不清,桂兒認不出來,不知道怎麼打招呼。她眼中所見只有一個方向。

她打開臥室的門。
臥室空蕩蕩的,沒有人在裡面。
桂兒扭煤氣燈的開關,撐著腳步往前走。被夏綠蒂弄破的鏡台下躺著一封信,信封上寫著桂兒的名字。

她打開信封。
 
親愛的桂兒:
結果……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夜騎士相關作品
~實體書+電子書《逐日騎士》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3433
~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盆栽人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21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小說|校園|時間的兒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間的兒女:35 三人的... 後一篇:時間的兒女:37.親愛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ko2700給巴友們
有人會想看棒球漫畫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