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把看完齊神籙的劍神決的感想收斂之後...

作者:翔翼.天道│金光御九界之齊神籙│2019-03-20 21:47:21│巴幣:0│人氣:306
關於劍神決想法,同樣是馬後炮,但我覺得如果戰役假設是要有經典意義的話,把過去的東西整理後再加料才會是更有意義的。我不太曉得,這樣設計出了一個可以霸氣天下,劍指今昔武林的慕容煙雨,沒擁有一個相襯的武戲,感覺很是不對味,特別是能打出個人無雙秀的他,在自己最後的一場秀,也打得很不上不下,這一場應該也能加料寫其他東西的,描述煙雨為啥不要那麼做。

為什麼會想寫劍神決觀後想法,我想我本身還是有在期待金光的,但我的心已經是冷了,所以不會再說更多對劇集的其他意見了。我覺得齊神籙,其實是可以給黑白這樣一個戰鬥狂人更多發揮的空間,讓黑白除了武戰也可以有文戰的力道,黑白本身也是會思考的,黑白思考的方向點可以是作為一個武者的尊嚴,或者是一個武林的本質,只是這個力道是導向其他勢力擾亂玄武真道這件事情上,或者是透過自己尋人了解問題的案件上,在司馬宗魁發動誘導時,就應該考慮怎麼讓黑白思考戲怎麼上線會比較好;同樣,這個故事可以讓苗疆政治戲展出不同結果,就我自己想法上來說,從鐵鑲求衣離開的一瞬,最好可以考慮怎麼插入新的軍師或文官暫代處理政治衝突(看著消失蹤跡的某人,那一位手腕不是更好嗎,設定任務型式達成後退場,交代一些準備一樣可以留有餘韻);或者,導入黑白去拉無心去做什麼干涉,間接讓金光隊長有更多事情做,要亂,黑白應該是可以做到更亂的程度。

在慕容府與苗疆會戰那邊,有一攤很大攤的可以打,也能有一攤很大攤的爭論可以上,結果看起來很單純的就結了,所以覺得非常無言。當然,或許別人有不能看法,只是在我自己的想法上,會覺得戲應該可以演很多東西的,主旨雖然是慕容家與玄武真道,但這故事不是不能牽一髮動全身的感覺。回到劍神決,單純這場戰鬥,我覺得拼的不單是境界,而是含蘊了過程經驗,過去及現在的分别,以及劍外的目的傳授。我會這樣說,原則上是慕容煙雨的行為與慕容寧對勝雪的提問,這邊明擺著有目的。既然是有目的,我會覺得煙雨老爹本人並沒有餘裕到可以對任的攻擊隨揮隨撒,而是會在輾轉中讓任飄渺察覺到目的,讓任飄渺做出其他的判斷。

故,在這種情況,如果安排出一個對照組會是,我想是非常強烈的。我想整理幾個要件,這場劍神決如果是我自己希望看到的,我應該是會想看到這些要點,但這意義上都沒出現:
1.別小樓與李劍詩對劍神決之前的見解,不是強調煙雨的強,而是強調煙雨本身的身處的過往武林,是給予他怎樣的經驗,讓人又敬又恨。
2.溫皇戰前看的所謂三歲小孩都懂的書,是不是有其他意義
3.慕容勝雪,劍無極的對照存在4.慕容煙雨對劍十二與一劍無悔的經驗解讀
5.挑戰天下第一的意義這場劍決,在我個人想法上,如果能演,應該要隱喻一個原初與變革的經驗衝突

1.與李劍詩對劍神決之前的見解

從別小樓的話語中,我的想法是:煙雨的慕容劍法,從最早的變化回歸到了原初的凶狠霸道,別小樓推測煙雨可以從肢體語言與空氣流向預判對手接下來的招數,以純粹的劍技與人切磋。這段話,要說的話,就是中原版的西經無缺,具備各種劍藝精華,無變生變,應對手招式回予相應技量,並卸去對手巧勁並予以回招。看別小樓完評論當下,我自己理解的是,這個慕容煙雨,他把自己的「慕容劍法」回到原始的創招階段,招式會因應對手的方式派生出「變招」,比如煙柳劃橋假設原生可能是3擊橫切技,結果煙雨遇到會斬擊當下,第一擊橫切轉為橫擋技派生,並依對手攻擊軌跡使第二擊橫切迴轉成劍炳以點為打彈開對手劍軌,更以彈開對手的劍軌的點位發動第三擊的橫切,完成煙柳劃橋的「變招」後回到原生的慕容劍法上。

西經無缺可以隨對手勢而千變萬化,如果慕容煙雨近似於他,是把自己的劍技回到原初的純粹,以一手「慕容劍法」的變招去應敵人的勢,應也能做到相似結果。

--
題外話,如果凶狠霸道加上可以預讀空氣對流與肢體動作可以預判對手下一招,遊戲上的看法就會是那樣,STR99+DEX99+反擊,或是必定反擊+絕對斬切,直接讓對手不能回招就好,不過這不是RO與機器人大戰啊...

登登登直接一路反擊到BOSS結束噴掉的時代已經很久了,現在已無從考證
必定反擊+絕對斬切技能這個可以查一下機戰的技能表,後者是龍崎一矢的ACE獎勵
--

在李劍詩跟任飄渺對戰後,李劍詩曾指出,要贏慕容煙雨,除非劍十二,否則機會不大從李與任兩人對戰中可得知,劍十一之於李劍詩是可以被破解的,可是讓她回應不及的劍十一的再起的改式「重生」。這個部分或許可以解讀以李劍詩判斷,劍十一已是任飄渺在九龍變重傷成殘前的巔峰劍技,劍十二在任飄渺復原後未曾再現,配合著別小樓的建議,她賭上了這個不可能,那是一個經驗判斷。李劍詩戰敗後,仍以判斷出這個劍十一的改式對慕容煙雨效用,這中間表示了日後她自己應該是有機會破劍十一的改式,既然是有機會,再她之上的煙雨自然是不能以劍十一的改式作為決勝技,任飄渺勢必要再精進。

這當中指向了一個訊息,慕容煙雨他憑藉著過往武林的經驗,仍可以重壓現今檯面高手,甚至李劍詩。任飄渺又與李劍詩水平差異不遠,敗下陣來並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當中李劍詩又未見過劍十二,所以無法判斷劍十二是否遠凌駕於自己的應對之上。因此,劍十二有個問題必須驗證,目前的劍十二是否已經功成?如果功成,是否能夠一決現在的慕容煙雨?


2.溫皇戰前看的所謂三歲小孩都懂的書

自與李劍詩戰後,溫皇開始翻閱起各式各樣的書籍,甚至有一本還被狼主說是三歲小孩都會的劍譜。要說是臨時抱佛腳嘛,從我自己的想法上來說,我並不會覺得這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劍技的精鍊不是憑空而來,而是各種過程經驗切磋相疊而成,雖然這有天資差異,但是因環境因條件總是會發生突破的空間。從李劍詩的話語中,多少可以理解的出現在的任飄渺,經驗與劍的體會不及於慕容煙雨,如果要決勝,必須要做到能夠出奇致勝的改變。

改變的會是什麼,就是現有飄渺劍式的改版,如果慕容煙雨的劍法是回到原初,那麼飄渺劍法何嘗不能回應基礎再做變革。三歲小孩都懂得劍譜,意味著這個招式為基礎常見的類型,任飄渺如果將它用在劍神決當中,我大概會腦補到這些評論

--
狼主:好好一個劍決,結果你用這種三歲小孩劍法,你是哩玩人喔!
俏如來:這是...
煙雨:任娃兒,你是在玩我嗎,OOOOO!
任飄渺:任何對決,吾皆認真看待。
對你,非是挑釁,而是回應,以及挑戰...可是我想說的是這個「只見任飄渺破空飛滅霎出,劍一‧破又再逼近,煙雨卸去先發劍技,藉勢反擊,卻被再臨的劍一逼退。任飄渺:「你過往經驗與你所代表過往武林天下第一劍的象徵。」
--

3.慕容勝雪,劍無極的對照意義

前面會這樣想像,是想刻意指劍技本身也有各種套路變化,曾經將各種劍式變化形式延伸融合的代表者,一個是西經無缺(他的自白,以及玄狐無法自他身上取走任何招式),另外一個就是劇中一路成長的劍無極。

對於任飄渺本身而言,飄渺劍式已經是代表於他本身,並不需要去融合其他劍技,但這樣不代表不能產生原生劍技擁有的變式。三歲小孩的劍譜,可以意味著任飄渺在與李劍詩戰後,試著去整理各種劍技型態,然後透過對煙雨的劍神決進行一個讓經驗昇華的實現考證。

這個行為,並不是說任飄渺劍技水平提升可能性,而是對慕容煙雨闡述他自己對劍的經驗及其形態(縱然煙雨會說任飄渺很懶),實證自己的經驗與基礎還可以產生變革,同樣是劍中好手,可以對各自的經驗進行不同表示,何況任飄渺自己就是親身見識過這過程的人。

這有什麼意義?從劍神決的結果當中,可以得知慕容煙雨是有著其他心思的,從慕容勝雪口中可以得知同樣招式不同變化,以及劍神決後慕容煙雨看的方向及慕容寧提出的問答,可以得知這一戰本身可以有著經驗傳承的意義,只是當前的勝雪不理解。

接前段想法,我腦補某些台詞,大概如下:
--
任飄渺的挑戰言語發出的那一刻,換來慕容煙雨的一陣輕笑:「任娃兒,挑戰過去武林以及吾的經驗。老子問你,你哪來得自信?」

任回敬:「吾是現在,你是過去,挑戰你,只因你踏出慕容府,提起江湖,便要寄身武林,強者間相望相殺,早已注定你要進退兩難。你,能論斷過往劍界,而吾,無法享受過去,你的存在,足夠成為吾挑戰你的理由。現在,劍決內,只容你吾;劍決外,你容的是慕容家,教的是慕容勝雪;這決,你的劍別有目的,正如過去吾與宮本總司的劍決,吾逼宮本總司決鬥,他的心卻是在乎著他的徒弟。同樣景象或許,你過去與李沉淵的劍決,李沉淵心態亦是如此。」

煙雨狂笑:「那場決,是老子的事,你想啥老子沒興趣。那塊燒肉,能否自己升為上等控肉,看他自己;你,在老子眼中,不知輕重大小。想挑戰過往武林,與老子無關;但挑戰吾過去經驗,老子允你。」提劍一劃,周身沙塵再度奔騰,慕容煙雨又言:「老子教你一件事,以前老子是怎樣提劍,教人劍上開花,強逼武林讓吾做大爺。」

不由分說,兩人瞬間快劍對擊。慕容煙雨突言:「聽聞你教人,教到起肖,不知是多不仁道。聽說他復原後,又與人合作向你挑戰,敗了你,讓你使出劍十二,結果你自己弄到躺輪椅,他沒趁將你機撩吼死,還真是可惜。」任飄渺聞言,回之:「劍無極嗎?他不過是吾與宮本總司賭約下的約定,他看吾,更像是在看仇人,吾更是隨時等他復仇。吾自地門一役前復原,在環珠樓看到他,都嫌他浪費吾的時間,既不成材,又無法給吾感受足夠愉悅,又讓環珠樓時刻不得安寧,生意直落。現在,他離開了,吾還要派人顧著,免得日後看到他,更增添吾之嫌惡。」

慕容煙雨:「你嫌他,還將他放在身邊,到了最後要離開,你還不放過他,真是有病。」
任飄渺:「若非有人掛心,吾真想將他掛在環珠樓頂,多做試驗,或是將讓他踢出去犯險,經歷更多後回來復仇,讓吾體驗更多愉悅。」(任飄渺眼神略望他處)
慕容煙雨「看來你這個懶骨精,有別想法。」
任飄渺「吾只享受現在與你的對決。」話止,劍二‧空隨勢而出,慕容煙雨化解同時,藉勢挑開任飄渺手中無雙,迴動手中斜陽,劍柄落擊肩骨,劍刃逆迴斷了劍三欲起之姿…(破壞姿勢)
--

關於劍神決,相較於慕容勝雪,我自己是覺得應該要有對照組的,會有這種想法的原因,是因為勝雪當時還是心高氣傲,以及不能認同慕容煙雨。心態轉變後的任飄渺,看到場外的慕容勝雪時,會不會有其他想法。

(正常來講他才不在乎,可是自他去探了劍無極的病,更在之後認同他能保護鳳蝶的那一刻,我認為現在的他是有可能的...)

場上有慕容勝雪,如果任飄渺一方也有同樣代表的人物,大概就是劍無極與鳳蝶兩人。對溫皇的互動來說,當然還是鳳蝶勝選,但是,論心路歷程轉變,我會覺得劍無極比較適合,在他的心態趨向成熟的當下,對於天下第一,對於劍技精深的看法應更為透徹許多。再來另一個好處就是,畢竟劍無極挨過劍十二,如果看到溫皇使出劍十三時,會抱持什麼心態來看,甚至挑戰劍十三?

(這一幕其實就好比九龍變得銀燕看任飄渺與宮本總司對決,他當下OS表示如果劍無極在,應該會有什麼新的啟發心念相近。)

4.慕容煙雨,對劍十二與一劍無悔的經驗解讀

在我剛看劍神決那時,曾在想會不會出現類似九龍變任飄渺劍十敗陣時的口白,口白在劇中如果能重複利用,又應該做什麼變化?同樣具有近似意義的對決,我覺得讓九龍變的劍十一誕生的口白來重新做一個起承會好很多,當然是指這句「八式往復入輪迴,自身而滅入天葬。極而復始 ,不生不滅 ,乃是…涅槃!」另,涅槃之後,劍十二是孤獨未驗的狀態,對決李劍詩時用的是十一的改式「重生」

(我不認為那是劍十二,即便編劇說是那是劍十二的話,那...(無言))

劍十二並沒有被李劍詩的經驗驗證,那麼給慕容煙雨驗證如何?他或許看過一劍無悔的壁招,讓兩方各做成對面對一劍無悔的經驗對擊,應該是比較好的。這邊會提經驗,其實我覺得慕容煙雨應沒有超出任飄渺與李劍詩太多,他所憑藉的是過往經驗不斷去修改慕容劍法,就如同西經無缺自己描述自己的劍那樣,都是歲月累進,但慕容煙雨在時間與經驗應不如於西經無缺,西經無缺一直走浪於魔世江湖,且他的年紀歷陳是煙雨的N倍,但慕容煙雨在遇到劍十三前都比西經無缺對任飄渺切磋時寫意,感覺還真沒什麼道理。

即便,慕容煙雨離開江湖近20-60年,重回江湖的他可以應用「初出江湖天下無敵 再過三年寸步難行」這樣的近似法來形容這老人家。如果真是這種概念,那問題就來了,不可能沒有人不懂慕容劍法一些脈絡,也可能有人早已認為煙雨老爺已經克服弱點並作改良(正如別小樓的敘述那樣,都是可以延伸研究方向),所以真要形容慕容煙雨的話,應該是指他的昔日武林對劍經驗,使現在的他仍然還在改變。故此,無招之招的對戰切搓經驗,任飄渺身上也有,所以這場劍決,我自己會認為任飄渺應該會有兩件事情要做,一是進行無招之招切磋中,拚自己是否跟得上慕容煙雨的經驗應變,二是讓自己重新驗證自己的劍十二,是否足夠與可能見過一劍無悔壁招,甚至有在其之上劍技的慕容煙雨一拚。

若,劍十一重生,劍十二蓄勢推進,任飄渺的攻勢如果能在劍十三演出前讓慕容煙雨在這當中感受到壓力,會產生另一層的意義,是帶出過去武林劍界第一的強悍,於現今武林不是無敵神話,依然可以被挑戰與革新,即意思是這場劍決對慕容煙雨也有突破點。

「一個一劍無悔,兩人各自解讀的對決。十二之後,煙雨再挑其問題。」→延伸新招,任飄渺應生劍十三使煙雨感受壓力,慕容煙雨詮釋新的劍式破招,奠定慕容世家仍然居冠,並安排成瀟湘十三之後的新成的劍譜內容計畫等等。

5.挑戰天下第一的意義

內心覺得比較可惜的部分這場劍神決,對慕容煙雨與任飄渺來說,有各自的意義。對煙雨來說,任飄渺來開了他的眼界;對任飄渺來說,讓他知道他的劍道還有對手可以驗證。額外的收穫,就是這個劍十三了。可是我看完這個部分,對於劍十三,就我自己的想法來說,沒有像過去突發「劍十二」那樣的直接,「劍十二」如果是之於無法與一劍無悔對擊的寂寞之招,那劍十三應該要會是什麼?這個劍十三,應該是經驗再昇華的招式,應該是凌駕於交代過往經驗與現在的衝突。

那個缺舟禮包我還滿不能認同的,角色之於突破是要靠禮包解決或當引子的話,那個一個角色強度說穿了,就是被釘在那了。另一因子,這招劍十三我怎麼看都是那個「萬O劫」,劍的終點都是那樣嗎?

總而言之,好好一個劍神決能演的東西太多 ,結果看起來是整個期待過高而整個失望的感受 …。是說,如果頂峰是孤獨的,那麼人何必追求頂峰?頂峰之所以為頂峰,應該是可以追求更純粹的東西而彼此一路競逐,而不是蓋著象牙塔一路封閉下去。

因此,劍決可能要營造的,其實是煙雨在這頂峰之上,除了等待既往來者,自己依然也在前行的感覺。--提外話:若智者哲學走到頂峰都要自殺的話,武者走到頂峰是不是都要強迫別人他殺了,這未免也太孤獨寂寞。

--

打完了架,講說自己開了眼界,持劍敬重對方,可是卻沒有一絲愉悅感,關注勝雪,繼續調查事件,對於未來,沒有更多交盼,直有簡單的對任飄渺說,在他走之後,任飄渺就可以自稱劍神。雖然任飄渺反映了某些不甘,但這劍決,如果能讓煙雨老爺子多點什麼滿足感,或許是不錯的,只是看這一場,沒有感受到什麼共鳴,所以還真不是普通地失望。

題外話,後續那個什麼二當家什麼的,然後那個青椒什麼的,管他吃...(略),煙雨最終場的無雙戰鬥中應該是可以追加對勝雪的心教戲的,傳達一個傳承,對鐵鑲求衣的要求,並不是只有協助慕容府的事那樣。反正,青椒看起來遲早要下線的感覺了(差不多了),雖說要讓他多點人性,可是卻沒有那種過來人的熟性之類。那個對俏如來說的「年輕是好事」怎樣的,我以為是要追加給青椒一個熟性了,然後安排像師相那樣半回顧過去,毅然而然地恩怨盡償後退場。結果看來不是,就只是來還恩還仇用的。

還有,比起下一篇可能是道域,我比較贊同小空,把俏如來丟進魔世改版一下,太久沒做韌體更新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316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金光御九界之齊神籙|金光御九界之齊神籙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linkbil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己的心情還要被迫撤下... 後一篇:ラストクラウディア玩了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和《仙野縣的嶋上晴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