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時間的兒女:35 三人的晚宴

作者:山容│2019-03-19 07:54:12│贊助:2│人氣:148
35.三人的晚宴
 
我們九月的派對遊戲你還記得嗎?我們像被困在遊戲中,不知道獎賞是什麼,只是為了好玩不斷競逐。
 
 
「現在,我要把這杯酒喝下去!」米蘭達高聲宣布,站在椅子上展現驚人的柔軟度。艾瑪和蘇珊跟著起鬨尖叫,將冰涼的飲料送到她嘴邊。桂兒得說就側面看過去,玻璃杯、腳掌、嘴巴三樣東西湊在一起,實在不太淑女也不太衛生。壽星夏綠蒂被逗得哈哈大笑,窗外寒風呼嘯,狹小的房間裡倒是熱鬧滾滾。

今天晚餐過後,從艾瑪和蘇珊開始點名的各路人馬,伊莉莎白和珍、艾蓮娜和瑪麗安、另一個珍和她的室友柏莎,甚至連美狄亞和海倫這兩個新科實習生,都擠進桂兒他們小小的臥室裡。而且不只這樣,他們可都是懂禮數的淑女,上門時懷裡揣了大大小小的包裹,從禮物到餐桌上搜刮到的食物飲料無一不缺。今天會是一場盛宴,專為夏綠蒂一個人舉辦。

桂兒希望這樣夠瞧了,夏綠蒂悶悶不樂的樣子該換上一番新氣象,這些應邀而來的朋友正好適合這項任務。米蘭達最後一瓶葡萄酒,已經變質成滋味恐怖的醋,成為今天派對的社交潤滑劑。美狄亞不愧多長了幾歲,手提袋翻兩下,紙牌、骰子一應俱全。桂兒找出茶杯,女孩們合力將床和雜物推開,在房間中央鋪上野餐墊席地而坐玩起遊戲。贏家能享受稀有的軟糖和蜜餞,輸家的處罰從獻上祝福的吻,到一杯濃烈的醋不一而足,保證賓主盡歡。

第三輪牌局結束時,伊莉莎白和瑪麗安分別挺身而出,代替姊姊喝下滋味濃烈的飲料。瑪莉安一口飲盡,皺起臉像隻屁股燒傷的母雞,繞著房間跳腳。相較之下伊莉莎白就顯得鎮靜多了,她端著杯子小口啜飲,冷靜的汗水浸濕了兩條手帕。


而連雙人橋牌的規則都弄不大清楚,輸得最慘的夏綠蒂暨米蘭達,由米蘭達為壽星挺身而出,站上椅子表演背橋喝酒的特技。蘇珊和艾瑪一左一右撐住她,觀眾們笑得花枝亂顫,衣服頭髮一塌糊塗也沒人在意。夏綠蒂戴著珍剪的紙王冠哈哈大笑,對米蘭達揮舞手帕喝采。

桂兒趁機坐到伊莉莎白身旁,偷偷拿了一小瓶蜂蜜給她。伊莉莎白瞥了她一眼,不動聲色收下禮物,趁著眾人的目光被米蘭達吸引時倒進杯子裡。

「看她笑的樣子,不知道有多開心。」珍呵呵笑說:「桂兒,謝謝你邀我們過來。」
「沒什麼好謝的,只是大家聚在一起玩遊戲而已。」桂兒說。
「玩遊戲笑一笑也很棒呀!冬天快到了,我有預感接下來我們都會需要好好笑一下。」
「姊姊太悲觀了。」喝下蜂蜜恢復說話能力的伊莉莎白,在一片嘈雜中接口說:「要我來說,悲不悲觀與外在環境無關,全憑個人自由選擇。」
「有些人容易受外在影響呀!」珍說:「有些人心思向來比其他人細膩一點,我們學習禮儀不就是為了體貼他人嗎?」
「姊姊心腸太好了。」伊莉莎白又說。
「所以珍是一個悲觀又心腸軟的人,我說這是很難得的特質。」桂兒插進兩人之間,免得珍被伊莉莎白生吞了。「伊莉莎白比較有主見,這也是一種難得的特質。像我自己的特質就是喜歡照顧人,想看到大家都面帶微笑,手上有杯好喝的飲料。」

伊莉莎白本想說些什麼,看看手上的飲料,對桂兒舉了一下玻璃杯就口啜飲。珍忍不住笑了出來,搖搖頭喝自己手上的熱茶。

「和賓利的進展還順利嗎?」桂兒問。
話還沒說出口,藏不住心事的珍臉倒是先紅了起來。「賓利先生是個好人,達西先生幫了很多忙。」
「我猜達西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囉?」桂兒說:「我先前聽說他表裡不一,不知道這件事是真是假?」
珍眨眨眼,聽出桂兒的言外之意。另一邊的伊莉莎白挺起身體,把下巴抬高,那樣子說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我不清楚有關達西先生的謠言。」珍說:「也許伊莉莎白知道?」
「我得說,你們對表裡不一這句話有點誤解了。言詞是把雙面刃,許多事都是一體兩面。表裡不一能指某些人外表端正,實則內心險惡。但就字面上來看,如果一個人外顯的態度頗受爭議,但其實內心包藏良善,那要說他表裡不一也無不可。」伊莉莎白說:「所以針對桂兒的問題,我要說的是,沒錯,達西先生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珍把頭別過去,免得偷笑讓妹妹難堪。桂兒把嘴唇抿得死緊,免得在客人面前失禮。

「我向來欣賞達西,風言風語令人不快,但我相信只要行為端正,就是惡言也會變成春風。」桂兒對一臉正經的伊莉莎白說:「恭喜你們,我相信你們都有改變與成長了。」
「我不知道你恭喜我什麼。不過你說了算,我們確實有所改變。」伊莉莎白喝光手上的飲料,臉慢慢紅了起來,桂兒猜那裡面多少還是留了一點酒精影響了她。

「改變總是好的。」珍說。
「經過這忙碌的一年,能迎來一些改變好面對新的一年,說實話我很期待。」伊莉莎白說:「就不知道我令人心煩的同伴,什麼時候也要跟我一樣迎來改變?」
「賓利先生和我已經筆談一段日子,我想在新年之前,暫時不會有太大的進展,所以別指望我了。也許我們該問問其他人的路徑能通往哪裡?」
姊妹倆的視線投向桂兒,桂兒忍不住揪緊了裙襬的布邊。

「要說有誰比達西先生更多人關注,那絕計是那位小王子,和壘球隊的王牌了。只是奇怪,這些事向來只有謠言,沒有人向我們當面證實。」
這是桂兒的報應,她提起令伊莉莎白尷尬的人,伊莉莎白自當遵守禮尚往來的原則。當然他們並沒有惡意,桂兒知道,只是他們不懂口中說出來的名字,對這房間的主人有多大的殺傷力。
「我自己倒是很滿意我現在的狀態,為了改變而改變實在是有點傻。」她說。
「聽聽這番話,出自恭喜我有所改變的女孩。」伊莉莎白哼了好大一聲。「別告訴我們你的亞瑟和藍斯洛同樣表裡不一。」
「伊莉莎白!」
「喔,別想阻止我,親愛的姊姊。」伊莉莎白推開珍的手。「我藏不住話,這點你很清楚。要說猶豫,也只應該在兩個男孩間猶豫要哪一個,而不是像桂兒一樣,抱定姿態把所有人通通推開。」
「也許桂兒有其她心儀的人?」珍說。
「其他人?」
「沒有什麼其他人。」桂兒趕緊說:「一直都只有他們,亞瑟與藍斯洛。」
「所以確實是他們兩個。光要怎麼從中挑出一個,就夠你頭痛了是吧?」伊莉莎白順口接了話。

「不是這樣的。」桂兒不知道怎麼反駁才好,珍和伊莉莎白互換了一個眼色。
「桂兒,我們說了什麼不得體的話嗎?」珍說:「如果冒犯了,我先向你道歉。」
「不是這樣的,只是、只是……」桂兒說:「我只是認為,我現在不想要改變。改變與成長總是免不了傷害,讓他們承受這些傷害並沒有意義。既然如此,我還寧可待在原地永遠不要成長,加倍珍惜身邊的人事物,靜靜等待時間過去。」
伊莉莎白沉吟了一下後說:「我得承認我聽不懂你說的話。確實我們不應為改變而盲目追求,忽略了身旁的人。但如果改變的機會就在眼前,能為你開展新的人生視野,我不懂你為什麼要拒絕。」
「我想伊莉莎白的意思是不管結果好壞,總歸是一種收穫。」珍說:「我支持她的話,有時候改變確實要一點勇氣。桂兒,我自己就走過一遭,可以告訴你若因為恐懼而停下腳步,烏雲也不會因此散去。」

桂兒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解釋清楚。他們受的苦毫無意義,因為烏雲永遠不會散去。有口難言的痛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受到燒灼的舌困在嘴裡掙扎,那些說不出口的言詞層層疊疊,壓著口腔裡的軟肉,逼得人昏眩作嘔。

「所以別說傻話了,桂兒。」伊莉莎白說:「我猜夏綠蒂也會同意我們說的話。你說是不是呢,夏綠蒂?」
桂兒猛然回頭,不偏不倚和試圖從她背後接近的夏綠蒂撞成一團。推擠間兩人都急著要恢復平衡,一時手腳軀幹不受控制,夏綠蒂的背狠狠撞上身後的鏡台。那可憐的老鏡子腳一軟,弄斷了強加的脆弱支架,整面鏡子就這麼岔進鏡台與牆壁之間的縫隙,碰的一聲砸成一團碎片。

「喔,糟糕!」夏綠蒂嘆道:「那是我們最後一面鏡子!」
這場意外值得慶幸的是鏡子砸在桌子後,大部分的碎片都被夾在裡頭,沒有濺出來刺傷其他人。女孩們幫忙桂兒和夏綠蒂搬開鏡台,清出後頭的碎片和木框。米蘭達翻出好幾個空鞋盒,蒐集鏡子碎片和各種小垃圾。發生這樣的插曲雖然不至於留下陰影,但也夠提醒學生們時間不早,是時候各自散去休息,預備明早的課程。

幫忙三人將房間恢復原狀之後,女孩們向三人告別離開。破鏡子沒影響米蘭達的好心情,至少她不顧儀態握著掃把送客時,臉上還是笑嘻嘻的。

「明天早上就不見了,弄破鏡子要倒楣七年,告訴薛爾教授我得在房間裡休養。」米蘭達和格格直笑的蘇珊吻別,將最後一個客人送出臥室關上門。夏綠蒂和桂兒坐在歸位的床舖上,拍拍鬆軟的床墊要她放下掃把,過來加入整理禮物的行列。

「猜猜是誰送的頭紗。」夏綠蒂撐開一大張精美的頭紗,上面綴滿白色花朵。
「我猜是柏莎送的,那女孩專出怪點子。」米蘭達踢掉鞋子跳上床。
「你們誰先出嫁,我就把這塊頭紗送給她。」夏綠蒂笑著說。
「那你可有得等了。」桂兒說:「不過沒關係,美狄亞送給你一大罐薰衣草,正好一起放進衣櫃裡。」
「她真貼心。」夏綠蒂從桂兒手上接過裝滿乾燥薰衣草的玻璃罐,和白紗捲在一起放回盒子裡。

「這又是什麼?」米蘭達從禮物堆裡撈出一個小棉布袋。
「瑪麗安縫的提袋。」桂兒說:「她不大擅長女紅。」
「我看得出來。」米蘭達把小棉布袋放回去。「先說好,如果我晚桂兒一步,你不准送我這個當結婚禮物。」
「我會送你伊莉莎白給我的帽子。」夏綠蒂說:「那帽子能在任何場合派上用場,好用得很。」
「伊莉莎白有好眼光。」桂兒由衷地說。
「等我有了丈夫,他和我一起學著管理我爸爸的工廠,希望他也有好眼光。」夏綠蒂回到床上,拉著同伴並肩躺下。

「你要接手工廠?」米蘭達說:「我以為那是男孩子的事。」
「我可以在工廠畫圖樣,設計新的帽子和裙子。比起數學和歷史,我更喜歡做這些事。」夏綠蒂說。
「這倒是真的。也許我們該找個會做生意,勇於開拓新客戶的丈夫給你。比如說,那個羅伯茲怎樣?威爾斯人,我聽說他是一位真正的紳士,和唐斯泰家一樣有航海公司的股份。」
「喔,親愛的米蘭達,你才該來我的工廠,我們需要一個會招攬客戶的好小姐。」夏綠蒂格格笑說:「事實上,你們都該來我的工廠。米蘭達會是最好的業務員,桂兒可以幫我管理員工,而我來做世界上最棒的帽子!我們會是世界上最好的團隊。」
「你真慷慨。」桂兒說。
「我要開口獻唱一曲表達感謝才行。」米蘭達說到做到,立刻開口唱了起來,歌聲嚇得桂兒和夏綠蒂從床上跳起來,慌忙要堵住她的嘴。米蘭達大聲尖叫,舉手回掐兩人反擊,三個女孩子又叫又跳滾成一團。

「住口!熄燈了!」
不知是誰轟隆敲響了他們的房門,三個女孩憋住笑閉上嘴巴,重新躺回床上。
「生日快樂,夏綠蒂。」桂兒說。
「你也是,桂兒。」夏綠蒂說:「還有米蘭達,謝謝你們費心安排,我希望你們今天都開心。」
「我很開心;我父親總是說只要人開心,什麼都好了。」米蘭達說。
「只要和你們在一起,沒什麼好不開心的,希望你們一定要在離開之後來找我。」
「夏綠蒂?」桂兒抬起頭。「你說什麼?」
「這是我最後的生日願望,你們離開之後一定要來找我。」夏綠蒂說:「我們來做個約定,等離開雅戈泰之後一定要去找對方。我不希望我們像其他人一樣漸行漸遠,雖然我知道這很孩子氣,但是我真的需要一個保證。」
「這才不算孩子氣。任何人都知道口頭上談好了,同樣要簽約才算數。」米蘭達說:「我們來勾手指如何?」
「看看這女孩,她已經開始練習當商人了。」桂兒說:「夏綠蒂,我要恭喜你幫工廠找到了好員工!」
「你們兩個傻瓜。」夏綠蒂伸出小拇指,和兩人一起的指頭勾在一起,慎重地許下諾言。「就算離開雅戈泰,我們也會找到彼此,組成世界上最好的團隊。」
「別忘了你的羅伯茲先生。」
「對,還有羅伯茲先生。」夏綠蒂吃吃傻笑。「謝謝你提醒我,米蘭達。還有謝謝你桂兒,謝謝你們兩個。」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桂兒想對她說別傻了,話卻說不出口。再過不久他們就會忘記現在發生的一切,戳破這些幻影毫無意義。她可以許下無數的諾言,為朋友們描繪一個無限美好的未來。冬天的腳步還遠得很,今夜依然溫暖,風敲得窗戶咖咖響。

桂兒抬起頭,米蘭達和夏綠蒂也從床上爬起來,三人不約而同望著窗外。窗台附近的大樹上,莫傑攀在上頭舉起拳頭,睜大眼睛愣在原地。

「莫傑?」桂兒不禁茫然了。她爬下床,走到窗邊推開窗戶。「你在樹上做什麼?」
「我不能進去,還記得嗎?」莫傑隔空對她喊話:「總歸一句,有人在偷看我,為了以防萬一我只能這樣跟你說話。」
「你想要說什麼得防範其他人偷聽?」桂兒問。
「還記得你把我丟給亞瑟這件事嗎?」
「把你丟給亞瑟?」
「我想這件事應該算在你頭上,你欠我一份人情。」
桂兒瞪著他看,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一點開玩笑的成分。這小夥子非常認真,下定決心要從桂兒這討回這一份根本不存在的人情。雖然就邏輯上來說,桂兒的確對他有所虧欠,只是用這麼奇怪的方法討回,實在是匪夷所思。看在他冒著冷風爬上樹,像隻猴子一樣攀在樹枝上耍特技,桂兒也有所表示才對。

「好吧!」桂兒說:「說說你想要我怎樣?」
「我這麼說好了,我又欠了另外一個人人情,她的交換條件是我得介紹你們兩個見面。」
桂兒抬高眉毛。米蘭達和夏綠蒂也擠到桂兒身旁,想聽兩人究竟在談些什麼。
「她?」
「沒錯,她。」
「是誰?」
「海斯特樓的廚娘葛琳達。」
「葛琳達?廚娘?」這下事情實在愈來愈古怪了。
「為什麼你會欠葛琳達人情?」米蘭達忍不住插嘴說:「你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這位小姐反應可以不用這麼大。」莫傑說:「只是一場無害的茶會。如果你不放心,我也可以全程陪同桂兒參加。」

米蘭達瞇起眼睛,夏綠蒂抓住桂兒的手臂。他們不信任莫傑,桂兒不怪他們,眼前可是闖進過海斯特樓,還有各種劣質言行的莫傑。要說有任何女學生信任這小子,只怕除了桂兒之外全雅戈泰找不到第二個。桂兒自問為什麼。

「我答應你。」她說。
「桂兒!」米蘭達驚呼道:「你瘋了嗎?」
「我沒有瘋,只是我確實欠他人情。只是和廚娘喝杯茶,這點小忙我還幫得上。」桂兒對莫傑說:「告訴我時間地點,我會想辦法和你會合。」
「時間通常會在晚餐後,等確定日期我就會通知你。到時候你在海斯特樓外等我,我送你過去。」
「為什麼不直接從海斯特樓裡過去?」桂兒問。
莫傑聳聳肩。「我不知道,葛琳達特別指定要你從後門過去。」
「這是陷阱嗎?」夏綠蒂問:「聽起來好浪漫,一個男孩用盡心機把一個女孩騙進陷阱,只為了見她一面。」
莫傑眉頭皺了起來。「你就是夏綠蒂?」
「沒錯。」
「你喝醉了嗎?」
「我想沒有。」夏綠蒂說:「只是一些果醋而已。」
「我去見葛琳達的條件之一,也包括你不把這件事說出去。」桂兒補充道:「我信任你會守密。」
「我最近好像跟酒鬼特別有緣。」莫傑搖搖頭說:「總而言之,你等我通知,在那之前別讓你的室友惹上事情。」
「我才不會惹上事情!」夏綠蒂喊道,桂兒趕緊將人推到米蘭達懷裡,讓她把這半醉的小姑娘拖回床上。
「就這麼說定。」桂兒說:「晚安了,回去時小心腳步。」
「放心,夜路我走慣了。晚安。」

莫傑隱身枝葉之間,桂兒依稀聽到枝葉遭到擾動的斷裂聲,慢慢往下方的花圃移動。不消多時,有個微弱的光點出現在小路上,漸行漸遠。桂兒深呼吸,轉身關上窗戶,擋住侵入室內的寒風。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夜騎士相關作品
~實體書+電子書《逐日騎士》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3433
~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盆栽人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rainydaynove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99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小說|校園|時間的兒女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3-20 11:34

山容
再次感謝XD!03-21 07: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時間的兒女:34 麗貝卡... 後一篇:時間的兒女:36.貧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各位晚安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犬夜叉的珊瑚&雲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