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第三章-這個世界真是爛透了

作者:千鶴醬│2019-03-17 21:43:10│贊助:18│人氣:414
  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莉的心情也變得煩躁起來。
 
  仔細的閱讀書籍、鬱悶的翻閱、看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發呆,她變得越來越沒耐心去吸收知識。
 
  她身在一間書房中,原本晚上還會回到客房休息,現在連回去都懶了,乾脆直接趴在書桌上睡。
 
  阿莉感到疲憊、焦躁不安,長期的軟禁讓她的精神到達崩潰邊緣,甚至有好幾次讓她產生了作亂的想法。
 
  「啊啊啊啊啊啊!」她一邊叫著,將書扔到空中。
 
  古老的書本在受到撞擊後產生了致命折痕,這對收藏家來說絕對是一大打擊。
 
  一開始還在擔心浩臣的事,隨著時間流逝她更擔心和她有經商往來的客戶。
 
  她在鏡子前看著自己,一邊梳理頭髮。
 
  「這樣下去我遲早會禿頭的……」
 
  壓力讓她掉髮,她只好先扎個馬尾辮來掩飾。
 
  外頭的天氣非常好,經過幾個禮拜太陽的日曬後,總算恢復夏天該有的樣子。
 
  不過這可讓阿莉的心情更糟了。
 
  水路的交易行程要是順利活絡起來,楓花恐怕會招架不住。
 
  不能等死,只能賭一把了。
 
  製造騷動、衝突、混亂,只有改變現在的局勢她才能夠重獲自由。
 
  浩臣現在是被通緝的狀態,依照目前的情形猜測他會先選擇逃跑,不過要是逼急了,也有可能做出恐怖的事來。
 
  早上約十點,浩臣從身體傳來的陣痛中驚醒,全身上下多處瘀傷和血漬。
 
  夜月也在一旁,兩人就這樣躺在地面上望著天空,一動也不動,浩臣發現四周都是樹木,推測應該是掉在附近的森林中。
 
  路面並沒有行人走過的痕跡,也沒有開發過的道路,看來短時間內不會有人來。
 
  「妳怎麼樣?有受傷嗎?」浩臣問道。
 
  「還好,你呢?」
 
  「只有皮肉傷和瘀血,居然沒有骨折。」
 
  「這樣啊……沒事就好……」
 
  不過以人類的身體怎麼可能只有這樣?就算浩臣再厲害,也不可能只有這樣的傷害才對。
 
  「夜月,妳站起來。」
 
  「沒、沒辦法……」
 
  「我問妳,降落的時候妳是不是讓我壓在妳身上?妳用自己的身體當緩衝墊?」
 
  夜月的確以自己的身體當緩衝,大幅減少浩臣的傷害。
 
  她實在不願回答浩臣,但是也沒那個力氣否認。
 
  和一般人相比,妖怪的肉體不論是強度還是修復速度都快得多,她知道浩臣絕對撐不住落下的衝擊,就算不確定自己是否能扛住,她還是下意識的選擇保護他。
 
  「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夜月在心理問自己。
 
  身體不自覺得比思考還快作出反應,或許再重來一次的話,她的選擇也不會改變。
 
  夜月感到四肢發軟、渾身無力,骨頭像是被敲碎般,完全無法動彈。
 
  心裡的大石沉重地堵住內心最深處,她雙眼無神地望著天空,喉嚨發出了幾聲乾嘔,連話都說不出來。
 
  浩臣轉頭看著身旁的夜月,全身上下充滿皮肉傷,衣服四處都有被樹枝刮破的痕跡,身上還有不少碎石塊。
 
  見她沒有反應,他伸出左手握住那滿是血痕的右手。
 
  魅魔的體溫比一般人要來得低,夜月的手馬上就做出了反應,她張開手掌回握著那隻手。
 
  身體的顫抖和心理的不安互相傳達到彼此的手裡,害怕、無奈、孤獨、無助、恐懼,那令人作嘔的噁心感遍及全身,浩臣不禁也乾嘔了幾聲。
 
  浩臣體會過兩次這種感覺,第一次是阿露發自內心哭喊的那晚,第二次是被楓花襲擊的時候。
 
  緊握了一段時間後,夜月急促的呼吸逐漸平靜下來,體溫也逐漸恢復。
 
  「夜月?」浩臣嘗試叫了一聲。
 
  「嗯。」
 
  聽到簡短的回應後,浩臣才鬆了一口氣。
 
  「妳能不能告訴我?我到底忘了些什麼?比如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以前……」
 
  浩臣的確是因為害怕才逃避,他很清楚。
 
  逃避身為人類卻要討伐妖怪的事實,以保護大家的口號發動儀式來封印魔王,那不過是他不想面對現實的藉口罷了。
 
  「那個阿露……就是解開你封印的人?」回答問題之前,夜月先提出了疑問。
 
  「對,她也是唯一有能力解開封印的人,或許這世界上已經找不到第二個了。」
 
  「那個叫阿露的女孩……你在解開封印的這段期間都跟她在一起嗎?」
 
  「對。」
 
  浩臣把和阿露的約定說了出來。
 
  為何陪在阿露身邊的原因,因為對這個世界不熟才需要有人帶路等等,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那……你也會對她做出一樣的事嗎?」
 
  「一樣的事?」
 
  「那個女孩……你一直都在騙她對不對?」
 
  浩臣無法否認。
 
  儘管和他所想的不同,他也沒辦法找出任何藉口來反駁。
 
  不想讓阿露知道太多,是擔心會讓她捲入不必要的麻煩裡,不過對純真的阿露而言,這或許也是一種傷害吧?
 
  「在塔上的時候……我們的對話阿露也都聽到了吧?讓她知道你隱瞞的祕密,你認為她會怎麼想?」
 
  「怎麼想都無所謂。」浩臣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已經不打算回到她身邊了,不打算再和她有任何瓜葛了。」
 
  「所以你果然打算對她做跟我們一樣的事?」
 
  夜月說著,加大了握住手的力道。
 
  隨之而來的是打從心裡點燃的怒火,順著手延燒到浩臣身上。
 
  「唉……」浩臣嘆了口氣回答:「阿露她跟你們不一樣,她非常……單純,就是那種沒經歷過什麼人心險惡的……想法非常率直的女孩,真相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黑暗了,完全不可理喻,讓她知道這些只會增加她的煩惱,讓她更加懷疑自己而已。」
 
  不過這不是夜月想要的回答。
 
  浩臣說得沒錯,夜月他們的確沒有考慮過他的心情,但是這不代表他可以拿這個做為藉口來逃避。
 
  夜月緊握著右手,勉強側著身子說:「頭轉過來。」
 
  浩臣先是猶豫了一下,隨後才慢慢轉過頭,夜月隨即伸出左手壓著他的臉頰,不讓他回頭。
 
  他緊張地轉動眼球,無法將視線放到夜月身上。
 
  「你從以前就是這樣……說好聽點是不希望連累我們,說穿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們,所以才選擇比較好聽的理由來逃避而已。」
 
   浩臣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後說:「我知道……只是我認為不說對她是一種傷害,但是說了也未必能改善什麼……」
 
  「偶爾自私一點,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
 
  「自私?」
 
  「你在塔上不是問過我嗎?說我當年為什麼要救你,就和我們剛才墜落時一樣,如果再重來一遍的話……我的選擇可能也不會改變。」
 
  對夜月自身來說,這也是一種自私。
 
  她來自一個普通的家庭,就和一般人一樣,也有自己的家人、兄弟姊妹。
 
  某日陰錯陽差地被吸進這個世界,從此與自己的親人與世隔絕。
 
  隨後又在魔王的侵襲下成了魅魔,種種不幸的因素讓她心裡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極大的憎恨。
 
  被人類欺瞞的浩臣,對夜月來說就像個孩子。
 
  天真、無知、幼稚、笨蛋、傻瓜、任性、聰明、天才、恐怖、害怕、憤怒,各種莫名其妙甚至毫不相關的字眼混入夜月的腦中。
 
  「喔天啊……」夜月模仿稚氣的聲音說道:「太蠢了,要我對一個會說話的白癡下手,這玩笑開大了。」
 
  浩臣不明所以的聽著夜月的敘述,有關以前的回憶。
 
  夜月說道:「那時候你就像一個稱職的父親、哥哥、家人……喔對了,你還帶著一個可愛的女兒。」
 
  「女兒?等等,妳在開什麼玩笑?妳的意思是我結婚了?」
 
  「哈……不是那樣的……嘛……你遲早會再和你女兒見面的,她不是你親生的女兒,你只是收養她而已。」
 
  「你就不能直接跟我說是誰嗎?還有她還活著啊?」
 
  「嗯,她可是妖怪呢!」
 
  面對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無知,浩臣開了不少玩笑。
 
  調戲、捉弄、遊玩、生活、閒聊、發呆、平靜的日子就像以前一樣,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樣,就像自己所愛的人一樣,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夜月在浩臣身上受到了救贖,原本對這個世界的憎恨早已不復存在,不知不覺間,和他在一起的生活成了習慣、成了活下去的理由。
 
  「因為打從心底無法失去你,無法想像你沒有的世界,如果全部重來一遍的話,我仍然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浩臣無法理解夜月所說的自私,但是這對她來說,或許是心靈上的依靠也說不定。
 
  「如果我再自私一點……把實情說出來,去依靠阿露會比較好的意思嗎?」
 
  「就算結果不盡理想也無所謂,或許當下你能解決的方法就只剩下封印一條路可走,可是你擅自離開了大家,所有人卻要背負著失去你的遺憾而活,我們是沒有考慮過你當下執行儀式的心情,但是這不代表我們不在乎你啊!」
 
  這就是浩臣的自私。
 
  自以為的付出、善意、想法、在乎、全都是騙人的,那不過是用來安慰自己而已,好讓自己在離開的時候能舒服一點。
 
  當時就算不把實情說出來也不會比較好,但是不和大家說明白的話,其他人卻要帶著遺憾而活。
 
  千年過去了,夜月不是無法體諒浩臣的心情,但是不這麼說的話,阿露絕對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浩臣嘗試正眼看著夜月,那雙眼眸參雜著各式各樣的情緒在裡頭,帶著恐懼、害怕、孤獨、憤怒、寂寞,儘管如此,她仍然選擇說出實情,好讓浩臣理解她現在的感受。
 
  「如果我也能好好的看著阿露,她的表情會不會跟妳一樣呢?」浩臣問道。
 
  夜月收起了那複雜的情緒,彷彿就是在等待這句話一樣,壓在心裡的巨石也隨之消逝。
 
  「你會再回去找阿露吧?」
 
  「嗯。」
 
  「會好好把實情跟她說吧?」
 
  「會。」
 
  「很好。」
 
  說到這裡,夜月才放心的鬆開手。
 
  他們倆撐著沉重的身子站起身,雖然恢復到能行走的程度,不過短時間內還是需要好好休息才行。
 
  「還有,夜月……就是……」浩臣有點難為的說:「如果……如果真的要把魔王引出來的話……」
 
  「姍子和麗華,她們兩個也相當生氣,你是不是也該找個時間跟她們說清楚?
 
  「當然會!會老實跟她們道歉的……」
 
  「還有阿隆、文俊、娜娜……」
 
  「會的,一定會,至少這次我不會再逃避你們了。」
 
  夜月笑著說:「很好。」
 
  她轉身正要離開,浩臣趕緊叫道:「等一下,我剛剛的問題,如果要……」
 
  時間來到正中午,夜月背對著浩臣轉頭回答:「要不要幫你,就看你之後的表現了。」
 
  魔王是沒有實體的妖怪,引出來的最快方法就是靠累積戰鬥和民眾的怨恨,來讓魔王獲得短暫的現形能力。
 
  已經坦白自己最後可能還是會做一樣的選擇,選擇封印自己來對付魔王,讓自己再一次沉睡在封印中。
 
  但是夜月在離去前,卻已經感受不到任何複雜的情緒了。
 
  接下來怎麼辦?也不能回頭再爬上那座塔去找阿露,發生了那樣的事,當時阿露身邊也還有一位受傷的冒險者,他們應該早就離開了吧?
 
  浩臣無奈地坐在地上,背包也放在塔上沒有拿下來,接下來除了尋找阿露以外還得煩惱吃的問題。
 
  「就像以前一樣吧?」
 
  他不記得以前是怎麼過生活的,不過要在野外生存的話,他還是有點辦法的。
 
  升火、河邊抓魚、採集樹果、獵捕野生動物等等。
 
  他不記得是誰教他的,但是他打從心底感謝這位指導他的恩人。
 
  不過他要接下來面對的日子,可能就難熬了。
 
  和大家攤牌、解釋清楚一切、然後處理魔王的問題,接著迎向自己的死期。
 
  「英雄和魔王,本來就是不該存在這世界上的東西…………那我又是為了什麼而活下來的?」
 
  從心理產生了和阿露一樣的疑問,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正確,是否能讓他人接受,但是諸多的疑問都掩蓋不了他厭惡這個世界的事實。
 
  「這個世界真是爛透了,如果這個世界是神明創造的,我一定要跟祂打球。」
 
  要罵的事太多了,不公平的事太多了,不可理喻的事到處都是,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正確或者錯誤,全都是那些自以為是人訂下的規矩。
 
  所以就仰望上天,讓神明當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84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龘玥
你的角色情感轉變敘述的好好嗚嗚嗚波比

03-17 21:50

千鶴醬
其實在情感描寫這一方面,我已經快不行了波比……03-17 22:02
怒目少年
要恨的人太多了,所以就恨天吧

03-18 01:08

千鶴醬
沒錯[e3]03-18 01:55
請停止你的行為
卡,看爆!

03-18 06:10

千鶴醬
在這裡卡沒通知啦波比03-18 06:22
有川優理
充滿惡意的世界QQ

03-18 22:51

千鶴醬
(PД`q。)03-19 06:54
快來跟我大喊~野野野
怕!

04-04 02: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csb82b84b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二章-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c86999999大家
小屋有很多遊戲心得與遊記文章,還有最近的梗圖翻譯也辦託支持一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