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三題──【噩盡同人】洛年/珞璃/信仰(上)

作者:寧夜│噩盡島│2019-03-17 21:20:07│贊助:504│人氣:65


  噩盡曆一〇四年四月二十日,距離闇靈附體的屍靈王首度被人剿滅後已過了半年,應居首功的沈洛年也早已完好如初,悠哉過著深山仙人不問紅塵的隱世生活──本應如此。
 
  噩盡島東方宇定高原上,一處可一覽歲安城的平緩斜坡,經人工鑿出,以山為主體的屋子裡,傳來乒乒乓乓的巨烈聲響。
 
  「筆乾!」窮奇山芷奮力撲向手上拿著餅乾的畢方羽霽。
 
  羽霽還沉浸在找到餅乾的開心餘韻中,便看到山芷著朝自己拔山倒樹而來,情急之下,有些狼狽地從旁閃過。
 
  「碰!」雨霽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撲擊,卻苦了在身後不遠處的櫃子。在山芷奮力一撲下,櫃子瞬間成了粉碎。
 
  「笨小芷,是餅乾還有不可以破壞家俱啦!」羽霽急忙的說。
 
  這時在廚房聽見巨大聲響的麟犼燄丹身影一閃急忙趕到客廳,看見櫃子的屍體,不禁蹙眉
 
  「筆乾!」山芷則毫不在意的緊盯著羽霽手上的餅乾。
 
  「是餅乾才對啦!」羽霽也只顧著糾正山芷的口音,好似剛剛傢俱的事提醒一下就算了。
 
  燄丹比兩小更加年長,也比兩小更清楚人族的生活方式雖然自己也常常覺得人族很多東西都麻煩且不習慣,但姑且還是對於傢俱這東西的功用和必要性略知一二,更重要的是……
 
  燄丹回頭看了看裏頭的一間房間,突然有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感覺要對那兩小說明大概是十分困難了能阻止兩小的大概就只有仍在房間裡睡覺的那個人。
 
  「洛年看到你們這樣破壞傢俱會生氣喔。」燄丹現下能說的大概就是把洛年搬出來了。
 
  「啊」「年森戚戚
 
  果不其然的兩人雖然搞不清楚為何沈洛年會生氣,但都發覺了沈洛年就是會生氣此一事實,然後開始一起盯著被山芷撞成碎片的櫃子。
 
  「吼,笨小芷,都妳害的!」羽霽輕嗔道。
 
  「小霽,這個可以變回去?」山芷有些苦惱地說。
 
  「恩……拆其它家俱來補一補應該可以?」羽霽提出令在一旁觀看的燄丹狂冒冷汗的提議。
 
  更令燄丹感到可怖的是山芷聞言後毫不猶豫的點了頭,並在她來不及出聲阻止的霎那用手抓住旁邊的椅子砸向變成碎片的櫃子。
 
  「等一……」「碰!」喊到一半的燄丹就看見椅子步上櫃子的後塵,而且大量碎片粉屑貌似因山芷力道過猛,唰的反彈到空中,散布在整個客廳,到處都是
 
  「咖啷咖啷!」櫃子與椅子在某種程度上合為一體
 
  「……下……我們還是去叫洛年吧。」燄丹已經不敢再讓兩小繼續『修補』傢俱了。
 
  「不惜!年森戚戚!」山芷也知道自己闖了禍,更加害怕的不敢跟洛年說。
 
  「洛年……不高興。」羽霽也同樣顯得自責又不知所措。
 
  「可是再這樣下去,傢俱毀更多,洛年會更生氣的。到時候要是這裡整個毀了,搞不好洛年就不讓我們繼續住在這裡了。」看兩小跑到面前擋住自己去路的燄丹,只好搬出洛年攻勢。
 
  「不行,我們還要幫懷真姊姊監視洛年跟人類做噁心的事!」羽霽紅著臉說出不太相干的說詞。
 
  「年,我的!我的!」山芷則好似在對羽霽說話而不是燄丹了。
 
  「那就趕快去叫洛年吧,而且肚子餓了找不到東西本來就要叫他了。」燄丹頗感頭疼的說著。
 
  燄丹領著兩小到沈洛年的房間,看到房內沈洛年仍在床上睡得香甜,不禁覺得沈洛年對外在危險好像特別沒有防備。
 
  「洛年!洛年!起床!起床了!肚子餓了。」燄丹向前用手搖著沈洛年。
 
  「呃……餓了自己去找東西吃,我要睡覺。」沈洛年翻了身用枕頭摀住耳朵打算繼續睡。
 
  「翻過了……翻的一乾二淨,沒有東西吃了。」燄丹支吾的小心選擇措辭。
 
  「翻的一乾二淨啊……嗯!?」沈洛年覺得貌似聽到不詳的話語而漸漸轉醒。
 
  有些嚇醒的沈洛年看向叫醒自己的燄丹,然後又看向躲在後面不遠住的山芷和羽霽,瞬間猜到一二的沈洛年不顧在旁的三小,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戰戰兢兢走出房間。
 
  客廳中仍飄散著細微粉塵木屑,轉頭看見角落的屍體堆,沈洛年一副不知該如何表示的表情。
 
  「不是一再強調要妳們別破壞傢俱嗎……而且找個東西要怎樣才可以搞成這樣!?」沈洛年看著那慘狀哀莫大於心死的說。
 
  之所以會心死,是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這次怎麼連椅子都遭殃!?」沈洛年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讓兩小縮起身子躲在燄丹身後。
 
  「司法長狄韻要求通訊。」就在沈洛年要繼續說教時,耳邊傳來輕疾的通知。這時察覺有異而決定接通並走向屋外。
 
  「老頭,今天吃錯藥啦,起這麼早。」走出屋子剛接通就聽見狄韻那一副想找碴的聲音。
 
  「臭丫頭,專門來找碴的是不是?還有妳怎知道我剛起床。」沈洛年說。
 
  「感覺到小螳有動靜,不是跟那幾隻玩的跑來跑去。是繞著某一點轉圈圈,所以我猜你起床了。」狄韻倒有些得意的說。
 
  「什麽那幾隻,人家有名子的好嗎,怎麼說話越來越沒禮貌。」一堆不知道該怎麼吐槽的點讓沈洛年有點無言。
 
  而對沈洛年來說更重要的是小惡女拿小螳附在凱布利上監視他動向就算了,現在竟然可以透過凱布利的活動猜測他在做什麼,這是讓人完全沒隱私不成?不行,一定要找機會把小螳去掉,不然豈不是被吃得死死的?
 
  「不行!」沈洛年剛準備動口,耳朵忽然傳來這句。
 
  「什麼不行?我什麼都還沒說啊。」沈洛年有些心虛的問。
 
  「看你停頓了一下子就知道你在想什麼了,不就是想著要去掉小螳嗎。我跟你說,絕對不准!敢炸掉小螳我跟你拚了!」狄韻強硬的表示。
 
  「喂!別太得意忘形,哪有人這樣給你侵犯隱私的?」聽到這番話,心情早就不好的沈洛年也炸了。
 
  「當初是你准的,不准你反悔!」狄韻聽到沈洛年貌似真有些動怒了,搬出以前的話並帶些許撒嬌的說。
 
  「……哼,隨便妳。」沈洛年暗暗後悔,當初就是對她太心軟,才會導致這副德性,現在也是,聽到她這麼說後又氣不上來。算了算了,就算她知道我動向也不能改變我要去哪裡做什麼。
 
  「所以妳到底找我做什麼,如果只是來找我吵架的,到時候有妳好受!」忽然想起正事的沈洛年抬手在空中握爪虛抓。
 
  「……變態!色狼!不要臉!」對面沉默半晌後傳來歇斯底里的大吼。
 
  「……媽啦!妳是想去哪裡了!我說的是抓脖子!」慢了半拍才想懂狄韻那番言詞後,沈洛年有些臉紅的急忙解釋。
 
  「不管,都一樣!變態色老頭!既然起床了就省的我過去叫人!給我馬上來擎天塔上,現在!」說完後對方就結束了通訊。
 
  「嘖,這丫頭是每次都吃炸藥後才來找我是不是。」結束通訊後沈洛年嘖了咂嘴轉身看向在屋裡偷看自己的三小。
 
  想到她們沈洛年又是一個頭痛,不過還是決定先去擎天塔一趟,雖然剛剛都在跟狄韻耍嘴皮子,但聽得出她那邊好像真的有事情,反正傢俱的事到時候再讓她挑幾個帶上來就是。
 
  「我現在要去擎天塔一趟,妳們幾個……」
 
  「跟去!」洛年還沒說完山芷急忙表露要跟去的態度。
 
  「我也要去!」燄丹也不甘示弱地表示。
 
  羽霽雖然躲在兩人身後朝這裡偷看,但兩小都說要去了,她也不可能不跟,只是不知怎地,羽霽上看去竟散發出淡淡粉紅和灰藍的顏色,這是害臊和沒看過的情緒。
 
  「不行,這次是有事情,不能帶妳們去。妳們先去山口鎮找懷玉吧,晚點我會去接你們。」沈洛年義正詞嚴的說。
 
  「不要!洛年我的!」山芷跑去抱住沈洛年。
 
  「小芷乖,晚點我再去找妳們,乖乖地在山口鎮等我。」沈洛年蹲下看著山芷輕柔她的頭安慰道。
 
  「嗚……」山芷極不情願地轉頭看向羽霽和燄丹,希望可以透過三人合力動搖沈洛年。
 
  但羽霽彷彿沒有聽見似的,直直盯著沈洛年的臉龐看。
 
  沈洛年忽然發現羽霽身上的粉紅色變少了,但卻又冒出一抹些許淡淡的紫紅色?這個有點嚇到沈洛年了,這是又是他沒看過的顏色。
 
  「你要去找那個女人類?」羽霽弱弱的輕口問。
 
  「恩……雖然沒錯,但這話怎聽怎麼彆扭?總之妳們先去山口鎮等我吧,晚點我會去找你們的。我先跟懷玉說一聲。」聽到這彷若意有所指的問題,沈洛年趕緊側過身子用輕疾聯絡懷玉,跟她交代相關事宜。
 
  至於燄丹,沈洛年其實並不擔心她會像山芷那樣小孩子氣的鬧彆扭,這也許是因為燄丹心智年齡更為成熟或是因為當姊姊好一陣子了吧。
 
  聯絡好懷玉,看著三小往山口鎮飛去後,沈洛年也動身前往歲安城。
 
  移動過程中,羽霽剛剛浮現的奇怪顏色還是讓沈洛年摸不著頭緒,但他搖搖頭將這問題暫且甩掉。光是現在有的麻煩事就兩件了,不知道的東西既然不知道就算了。
 
  沒幾分鐘就來到歲安城附近,並已感應到歲安城中間那已成妖族們口中著名地標的擎天塔上正熱鬧的聚集許多人。
 
  心中一掃,赫然一驚,沈洛年知道的高層竟都在了。以黃清嬿、狄韻、張如鴻三人為首,全部人整齊排列在擎天塔高層的廣場上。
 
  看來真的發生了什麼事,這麼心想的沈洛年加快速度的向擎天塔接近。不料就在接近到近一公里時,赫然發現與眾人等高度的擎天塔外竟有一抹嬌小的身影。而且沈洛年是靠視覺發現的,也就是說那身影並沒有散發出任何足以讓他感受到的炁息。
 
  這讓沈洛年的心沉了沉。要知道,就連懷真都要帶著隱炁精環才能讓自己在極近距下才發現,如果不是眼前那個人也帶著具有相同效果的東西,就是已經強大到能將炁息隱匿到沈洛年在近距離也感受不到的程度。
 
  隱炁精環之類的道具當初在狙殺屍靈王潛入九迴城時,網羅宇內也不過兩個。沈洛年可不會天真到認為現在出現在眼前的人身上帶了一個。
 
  當更加靠近後,發現對方是一名和服少女。少女酷似做工精細的人偶,雪白光滑的肌膚和完美比例的身體曲線,不多一分一豪的贅餘,並帶有一頭滑順亮麗的淡緋色及腰長髮,從天空落下的太陽光線更讓那屢屢髮絲熠熠生輝。雙眸呈現無盡蒼穹的天空色,結合那堅毅浩然的眼神更散發出尊爵不凡的高貴氣質。身穿修改至大腿的白底紅邊和服,白色絲綢布料猶如冰蠶細絲般晶瑩剔透而冷豔,與袖領邊及緋絝的豔紅映襯少女那雙眸所透露的強烈火熱意志形成絕美的強烈對比而不顯衝突。更重要的是頭上和腰臀間還冒出同髮色的貓耳與貓尾,讓高高在上的氣質透露出一絲絲惹人愛憐的可愛。
 
  這般華美異樣的存在令沈洛年嘖嘖稱奇,要不是因為鳳體的特性,早不知道吞了幾次口水。但作為純粹藝術的欣賞,也是令人不禁動容的美貌還是讓沈洛年停下身子逐細觀察。
 
  就在沈洛年回過神想先繞過那少女與擎天塔上的大家會合了解狀況時,那人轉過身看向沈洛年。
 
  「人神也?」少女平淡的問。
 
  明明少女在正前方,聲音卻好似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聲線綿軟細嫩看似嬌柔,卻蘊含絕對的意志,彷彿少女說出口的話語就是世界的意志。
 
  「呃……蛤?」沈洛年露出一臉聽不懂的表情。
 
  就算是世界的意志,面對這好像中文字組合成的句子,沈洛年聽不懂就是聽不懂,但又好像有點熟悉。
 
  原想讓輕疾做翻譯,但發現現在在空中,沒有土地也叫不出來。就在沈洛年想著早知道應該讓輕疾常駐以及猜測這有點熟悉的內容卻又聽不懂的時候。
 
  「你就是人族供奉的神嗎?」少女換了說話方式再次開口道。
 
  少女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動,讓人猜不到她是用何種心情換了另一種方式向沈洛年提出疑問。
 
  「喔,這句我就聽的懂了。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乾你屁事。」沈洛年摸不清對方的意圖,但直覺對方來者不善,既然如此當然不會給好臉色了。
 
  過沒多久,少女不再理會沈洛年。將身軀轉向晴天塔,盯著塔上以三女為首的眾人,用比方才略低沉的聲音說道:
 
  「其言不然,將由吾執掌。」
 
  「且慢,吾等思其言,覺不解其意,賜允其釋。」黃清嬿聽見急忙喊道。
 
  這在沈洛年聽來黃清嬿竟帶著些許懼意。但她說的內容還是在自己聽不懂的範疇內,只是感覺越來越熟悉。就在沈洛年忘記找眾人會合,開始低頭思考那熟悉的感覺打哪來時,眼角瞥見狄韻走到暗處,並頻頻向自己擠眉弄眼。
 
  『臭丫頭是眼睛抽筋還是又發情了?』沈洛年看著狄韻喃喃道。
 
  狄韻讀見沈洛年的唇語差點沒氣的開口大罵,只見她緊咬牙根惡狠狠的說了兩個字:
 
  『過!來!』
 
  「准。」思量半晌,少女微微點頭。
 
  也許是巧合,在少女回答後,沈洛年才看懂狄韻想表達的意思,並自顧的繞過少女朝眾人過去。
 
  剛抵達擎天塔,狄韻恨不得擰住沈洛年的耳朵破口大罵,但看到其他人正朝這走來。為了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她只得使出那練習多時的完美假笑,對著沈洛年假笑,不斷地笑,笑的他心寒,使他忍不住退了一步。
 
  「……洛年,你怎來了?」走上前的黃清嬿臉上雖平和,卻散發出沈洛年來的真不湊巧的躁鬱。
 
  「是我叫他來的。」狄韻不等沈洛年回應,逕自的作出解釋,並朝向沈洛年打眼色。
 
  還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沈洛年也只能摸著鼻子閉嘴。
 
  「小韻,怎麼能有事沒事就麻煩洛年來呢。」言下之意是,事情已經夠多了,妳怎麼還想把事情弄得更複雜呢?
 
  「清嬿,我覺得這種事請老……偉大的闇神沈洛年來剛剛好。」小韻對此只是微微一笑。
 
  「恩……那小韻妳對她說的話感覺如何?」黃清嬿聽聞狄韻意有所指的提點後,若有似無的點點頭。
 
  「不清楚,不過能的話不想答應。」狄韻嚴肅的說。
 
  「是呢,但完全不清楚對方的來歷,更不清楚目的。照目前樣子看來,又不像能直接問出口的狀況。」黃清嬿面有難色的說。
 
  「我們的立場不方便跟對方對峙,所以我想洛年應該是個不錯的突破口。」狄韻瞥了沈洛年一眼說。
 
  「那妳有什麼辦法了嗎?」黃清嬿也看向沈洛年,帶著些許希望的問。
 
  「其實很簡單,既然我們的立場處於劣勢。而對方貌似姑且將老頭放在與她平等的位置,那就直接讓他來代打。我們用輕疾在後面做指示。」狄韻稍有得意的說。
 
  「恩……事情會這麼順利嗎?」黃清嬿與之相反,眉頭深鎖,不安的喃喃道。
 
  「有何不周之處嗎?」狄韻看見黃清嬿不作同意,不滿的狐疑問。
 
  「我姑且也與不少妖族中的妖仙道長接觸過,但就包含虯龍族的天仙道長在內,那種打從心底倍感壓迫的感受都沒有眼前少女的強……著實令人感到不安罷了,不是反對小韻妳的提議喔。」黃清嬿對著狄韻抱歉的苦笑道。
 
  「恩……連天仙級的尊伏之氣都不及眼前少女嗎。」狄韻聽見不禁感到洩氣。
 
  黃清嬿相較於狄韻,更常與虯龍族來往。剛才也是黃清嬿站在前頭直面少女。狄韻也很清楚,黃清嬿這番話是多麼具說服力。
 
  「但沒辦法了,洛年確實是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如果真的被察覺,那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狄韻緊蹙眉頭不甘心的說。
 
  「也是,在未清楚對方能耐之前,做再多打算都不如見招拆招。眼下問題就是誰負責聯繫並指示洛年了。」黃清嬿點點頭。
 
  「我來吧。」狄韻自告奮勇跳出來。
 
  「多作商討吧,硬要說的話這可是我的職責,就算是小韻妳,我也不能全權交給妳。」黃清嬿搖搖頭否決。
 
  「正因為是妳的職責,這件工作更不能交給妳,妳應該清楚一個不好,最壞的結果是什麼。現在適合的也就我了……總之妳就別跟我爭了。」狄韻說。
 
  「……」黃清嬿抿嘴沉思。
 
  「所以說,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到底是誰?」見兩人終於討論出個結果的沈洛年忍不住又指著空中的少女問道。
 
  「怎麼?小韻還沒跟你說嗎?」黃清嬿有些詫異的問。
 
  「沒啊,她就只叫我趕快來就掛掉輕疾了……搞不清楚的我就來了。」沈洛年挑了下眉,沒好氣地瞪著狄韻。
 
  「……」黃清嬿沉默了半晌,也默默看著沈洛年與狄韻兩人不斷用眼神做交流。
 
  雖然狄韻仍是一副笑笑地盯著沈洛年,但沈洛年的表情可就豐富了。回想起以往種種,頓時讓黃清嬿猜到諸多可能的內幕,內心百感交集的她緊盯著狄韻不知做何打算。
 
  「咳,既然如此就讓小韻告訴你吧。小韻,妳有幾成把握?」黃清嬿轉頭對沈洛年如此說道後,再次直盯著狄韻。
 
  「沒出太大意外的話,我想還是不低的。」狄韻有些訝異黃清嬿口氣中的退讓,但仍是微微笑著。
 
  「……那就拜託妳了,我們在旁看沒問題吧?」黃清嬿深吸了口氣,苦笑著對狄韻道。
 
  「沒問題。」狄韻輕聲回應。
 
  說完,黃清嬿阻止想說什麼的張如鴻,帶著其他人離到旁較遠的地方。
 
  「所以我說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聽了半天,不懂的好像越來越多欸。」沈洛年看到其他人退開,不免開始發牢騷。
 
  「說你蠢就不信,看!都你啦死老頭,清嬿又誤會了!」背對眾人的狄韻惡狠狠的小聲罵著。
 
  「欸,臭丫頭,妳家算盤特別精,我什麼都還沒做妳就說我讓她誤會了,怎什麼都怪我?」沈洛年完全合理懷疑狄韻找他來只是想吵架。
 
  「算了,不跟你吵了,說要緊事。」狄韻說。
 
  「是是是,然後呢?」沈洛年說。
 
  「你覺得那女的是什麼來頭?」狄韻冷不防地問起空中那名少女。
 
  「……恩,不知道,但絕對不好惹,我完全感受不到她的炁息。我想不是上仙也差不了多少了吧。所以她到底是誰?」沈洛年沉著臉盯著少女說。
 
  「沒多久前她忽然出現,然後用不怎麼大聲,卻全歲安城都聽得見的聲音說她是神,要求人族供奉她,為她獻上信仰。起初大多數人不以為意,認為是哪個妖仙小孩來開開玩笑。但過沒多久,她又說了人族忘記了神明的庇護了嗎?還是此該人族尚不知神祗威名?這時候大家就發現不對勁。一般人開始感到活動有些許的困難,而有修煉過的人則感受到氣氛凝結到激進實質的程度,受壓迫的程度比起一般人有過之而無不及。之後歲安高層緊急集結到擎天塔,我也在那時找你過來的。」狄韻開始向沈洛年解釋事情源由。
 
  「那找我過來幹嗎?」沈洛年總算了解了來龍去脈,但還是搞不懂狄韻找他來的原因為何。
 
  「你好歹是人族的守護神啊,找你過來有問題嗎?」狄韻挑眉,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沈洛年。
 
  「好像是沒什麼問題,但……我來也不能幹嗎啊。」沈洛年無奈的說。
 
  「你不是打贏闇靈成為宇內的大英雄嗎?保護人族總辦的到吧?」狄韻問道。
 
  「可是她感覺比我以前見過的天仙都要強,很有可能是上仙了,天仙還好說,至少可以自保,但上仙都真的沒有任何把握了。打得贏闇靈只不過是我不怕闇靈之力罷了。」沈洛年解釋。
 
  而沈洛年沒說的是,那名少女又與以前見過的上仙白澤或龍王母龍王公不同,少女給人的感受是更加虛無縹緲的不定感,這讓他心中的警鈴狂聲大作。
 
  「算了,沒關係,叫你來也不是要你跟她打。」話雖如此,狄韻神色仍舊不如方才有所餘霍。
 
  「那到底要我做什麼?」沈洛年指著自己問。
 
  「跟她談談。」狄韻用下巴指向空中那名少女。
 
  「妳說我?」沈洛年仍舊指著自己,不過這次是不敢相信的指著自己。
 
  「廢話!當然是你,不然還有誰!?」狄韻不住翻白眼。
 
  「呃,可是我連她在說什麼都聽不懂啊,是怎麼談?」說到這沈洛年心虛的說。
  「早知道你沒文化,聽到你說聽不懂文言文我也完全不吃驚,但你不會叫輕疾翻譯嗎?剩下的我會用輕疾幫你,你就跟著我念就好。對了,這給你,這跟金趾借來的同音蟲,以防萬一沒聽清楚你們的對話,我也好方便藏身對你做指示。」邊說狄韻邊將其中一隻同音蟲交給沈洛年。
 
  反正這種耍嘴皮子本來就不是沈洛年的強項,狄韻都幫他想好了也樂得輕鬆。不過沈洛年突然感到疑問的問:「那你們怎不自己跟她談?」
 
  「你真的蠢的沒藥醫,剛剛跟清嬿說的你都沒在聽嗎!?這是立場問題,她要我們供她為神,也就是她根本沒把我們放在跟她同一個水平上。這種情況不管我們說什麼都只會被她輕視睥睨,一個搞不好還會惹怒她,就跟以前虯龍族要求人族奉他們為尊一樣。不,搞不好這次更慘。」狄韻瞪著沈洛年咂嘴不滿地說。
 
  「呃,好吧,妳說了算。」沈洛年聽到一半就投降了,這種考慮東考慮西的根本不再他的理解範疇內。
 
  「那還不去!」狄韻彷彿在教一個低能兒般低聲喝斥。
 
  「是是是。」敷衍回答的沈洛年先從地面上叫出輕疾,並指示縮小藏在耳內後,就隻身一人騰空接近少女。
 
  在距離少女約二十公尺的地方停住,不知之後該怎麼做的沈洛年只好瞄向身後的狄韻。
 
  狄韻走到建築內找個隱密的地方藏身後,用輕疾聯絡沈洛年。
 
  聽見耳內傳來的聲音後,沈洛年將視線移向前方的少女後說道:「久等了。」
 
  「無妨,意欲為何。」少女那平淡的聲線不顯一絲情感,雙眸僅注視著沈洛年。
 
  「無意捨義,亦無意棄民。」沈洛年一改往常,非常嚴肅的正色回道。
 
  「爾爾劣鳳,吾非尋其嗣意,爾敢輕吾呼?」少女雙眸一凜,周圍空間彷彿為之顫慄。
 
  沈洛年耳邊傳來狄韻焦躁的聲音:「不好,她生氣了。她知道剛剛那段話是我要你說的,她以為你和我們把她當傻瓜在耍。」
 
  「……那怎麼辦。」沈洛年小聲問道。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83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噩盡島

留言共 3 篇留言

別再打了我認錯就是了
居然是惡盡島w真懷念

03-20 23:52

寧夜
原來也是噩盡讀者嗎WW希望沒有被認為人設崩壞太多然後被砲轟WW03-21 19:10
夏語緣
久違的噩盡島
看故事應該是接續在很後面吧

04-23 13:43

寧夜
噩盡同好啊!其實就是第二季完結後的時間。因為最後是開放式結局,所以至於是在之後多久其實就沒有太大差別了,不過開頭有貼心提醒大概是甚麼時候。04-23 19:47
專業跳坑人士
覺得大大真的寫得很好呢!有些部分的文字描述真的很像莫仁親自寫的一樣,真的看得很舒服!500巴幣奉上給大大潤稿!

12-16 03: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sefth246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三題──御姐/寶可夢/少... 後一篇:三題──【噩盡同人】洛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ed2010巴友們
本板活動已結束,歡迎巴友們參與投票唷: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198&snA=4665&tnum=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