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的我與病嬌同學的戀愛喜劇?!【第一卷—第十三章】雨中的彼岸花(上)

作者:伊瑟│2019-03-17 20:07:03│贊助:48│人氣:1013

第一次看這部小說的人,建議先從這裡回去看第一卷第一章節的部分喔( ᐛ ) ᕗ


第一卷—第十三章節:雨中的彼岸花(上)


  在經過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夏洛曦買了兩套尺碼36C的黑、白色內衣。此時我的心早已七上八下的相當紊亂,在一旁偷偷咬下了一口穀物能量棒來平穩自己的心情。

  至於為什麼我會知道她的尺寸呢?

  因為那傢伙一出來就以滿臉玩味的口吻跟我說……我想八成是想看看我慌張的反應吧。

  ——雖然我也毫不客氣的回身送她一個的白眼就是了。

  結帳完遠離那家對我來說『惡夢』的女性內衣店後,我們再去逛了其他的地方。不過基於夏洛曦想買的基本上都搞定了,再加上學生沒多少錢只能看看展示櫃裡昂貴商品而已,所以也只是稍微逛了一圈就離開購物中心了。

  垂掛於西邊的豔陽旁沒有任何雲霧圍繞,看來今天的天氣真的很好,一定不會下雨吧……然而我的心情卻很鬱悶,甚至已經開始在思考該如何逃離這裡。

  但還是算了吧,都到這個地步,再撐個一下下吧。

  結果來到外頭時也已經下午三點,時間過得很快,難得的星期六也快結束了。

  至少一整天我過的都很充實——才怪,說這種話是要騙誰啊。跟那傢伙在一起,就算是假日也會累得要命。

  我無奈地嘆口氣。

  「墨柊今天好像很常嘆氣啊。開心點,畢竟跟這麼漂亮的校花出來約會,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喔~♪」

  「那還真是謝謝喔,我認為這一切至少有120%的比例絕對是你害的。」此言為我的真心。

  「呵呵,墨柊真愛說笑話♪」夏洛曦貌似把我的話當戲言看待,走在我身旁的她突然靠了過來,直接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的手就這樣被夾在她的乳溝之間,每走一步路,我都能明顯感受到那兩只大白兔所帶來的柔軟觸感。

  但我也懶得計較這些了——至少這次她有好好穿衣服。

  話說回來,這傢伙其實又在用關節技對付我了。表面上是單純抱住我的右臂,實際上卻已經鎖死我,無法掙脫開來。

  「唉,我沒那個心情開玩笑……」如此回道後我別開視線,已被鎖住的狀態漫步走在街上。

  而我在路上發現蠻有趣的現象,許多男性路過夏洛曦時必定會多看她兩眼,而當他們察覺她正攬著我的時候都會咋舌。

  不知為何,某種意義上……我覺得有種莫名的爽感。可能我自己也有這種惡劣的心理狀態吧,就是看那些人的反應真的挺逗趣的。

  這目前也成為這場約會我唯一的樂趣之一。於是我將注意力集中在聽力,觀察那些暗自小聲說話的人,果真聽到一些有趣的話。比如:

  「為什麼連這麼普通的男生身邊,都能交到這種完美的女友啊啊啊!!!」

  「暴殄天物!這絕對是暴殄天物!!」

  「情人原是兄妹失散多年……親熱恩愛都成過眼雲煙。最好全都爆炸吧死現充……」

  雖然最後一個人說的我真的完全聽不懂,但聽起來應該是邪教的歌曲。我決定置之不理。

  但貌似好像還有有女友的男性回頭看夏洛曦,結果被身旁的女友數落一番的情況發生,我不自覺「噗—」的一聲笑出來。

  「啊啦,墨柊居然笑了。是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沒什麼。」我別過頭,不想讓她看到我這令人尷尬的顏面。

  而這附近其實鄰近機場。此時,正好有一架剛起飛的飛機略過我們上空,發出『轟隆——!』的巨響。

  我舉起左手壓住自己的左耳阻擋音爆,右耳則因為右手被鎖住而無法動作,只能任由劇烈的聲響進入耳邊轟炸著。

  我果然討厭吵鬧的環境啊——我面露難色的如此想著的同時,右耳忽然被柔軟的觸感掩蓋住。

  我轉過頭,只見夏洛曦輕柔的用手摀住我的耳朵。雖然我下意識想要閃躲,但她貌似沒有要攻擊的意思。我們兩人的腳步也逐漸停下來了。

  在令人難受的聲音離去之後,她緩緩的放下了手,再次緊抱住我的胳膊。

  「我知道,墨柊很討厭噪音對吧。」夏洛曦帶著淺笑看我,臉頰稍微紅了起來。

  「嘛……是這樣沒錯是沒錯,姑且還是謝謝……」我沒有否認,有些彆扭的跟夏洛曦道謝。

  語畢,我們沉默了幾秒,然後夏洛曦又再次開口:

  「……吶,墨柊。」

  「怎麼?」

  「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啥…?喂、喂……等等…要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走囉走囉~♪

  夏洛曦露出了一抹微笑,說著含糊不清的話,並且抓起我的手,逕自向前方跑了起來。

  不得不說她拉的力道真的很大,很難想像這是出自於一個女高中生的臂力。雖然我的力量也不小就是了……但如果算上其他能力的話,我大概也只剩這個能跟她抗衡了吧……

  想到這裡,我在奔跑的途中再次嘆了口氣。

  ——算了,就隨她去吧,反正今天也剩不到一點時間了。

  這時,夏洛曦回過頭來,因興奮而蹦蹦跳跳的模樣,就像孩子一般單純。是我這兩個月以來從未看過她表現出來的情緒———而我,不禁想起了某個既熟悉也不熟悉的身影,使胸口傳來一陣悶痛。







  市區的一角。我和夏洛曦走到了一處稍微偏僻的公園,只有零星的孩子在這附近嬉戲。,貌似是家長的大人則在一旁的座椅上看守著他們的小孩。不遠處則有巨大的廣場,中間有類似噴泉柱的設計,也看到不少家長帶著小朋友遊玩嬉戲。此外還有羽球場、游泳館、田徑場……等等的建築物林立於此。

  這是佔地將近6公頃的公園。我倒是沒想過應是以商業為主的市中心,居然也有這麼一個地方,說是大雜燴也不為過。

  而我們漫步在由石磚製成的狹小道路上,兩旁除了有黑板樹遮擋陽光外,還有著歲月無情摧殘的舊石板痕跡,上頭刻著感謝的話語,是給予當初建造這座公園時所贊助的人們的紀念。

  哼,如果我記得沒錯,這個市本來就是被政府以直接的方式管轄的市區了。對於我們這群走狗沒有半點感謝,反而只知道要紀念一群會給錢的死人?

  這個國家還是早點爆炸吧,反正我不在乎。

  「墨柊覺得這個地方怎麼樣呢?」

  「……還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要說就是空氣很好……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了。

  「是嘛……嗯,那邊有長椅,我們去坐坐吧」夏洛曦指向一旁無人的座位。

  「隨便,若是會累就說吧,今天走的路也算多了。」我隨口道。

  「嘻,看似口不饒人,但實際上墨柊真的很溫柔啊~♪

  「突然對妳態度感到火大的我是否搞錯了什麼?」我感覺我的腦迴路已經跟她連不上了。

  不,好像從一開始就沒有連上過。

  但我好像隱隱約約察覺到了——那傢伙的態度變得很奇怪,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一段時間後,我坐在椅子上等待夏洛曦。

  原因是她看到附近有個小攤位很感興趣,所以先把我放置在這裡跑過去了。

  而我,此刻正看著遼闊的天空發呆。

  「雲……好像變多了呢。」

  的確如此,明明剛剛還是豔陽高照的天氣,一下子就變得相當陰涼。

  氣溫突然的驟降可能會使得身體產生些不適應,不過曾遠赴於歐洲大陸的我早已習慣冰冷的天氣。就算要在38度高溫的吐魯番窪地,瞬間轉移到年均溫只有1度的冰島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問題。

  「……」

  居然在這時候還在想暗殺的事情,笨蛋嗎我?

  說起來,我也曾經有過發揮我的所擁有唯一的天賦,將夏洛曦給『暗殺』的想法。

  我自認這幾十年來,我所學的技能真的有『可能性』將她給殺死。然而我卻沒有這麼做,因為風險很大了。

  她彷彿全身上下有十幾隻的眼睛瘋狂舔拭著我。她了解我的一切,能迅速發覺並反咬我。

  可能只要失敗一次,我就會被她殺掉了吧。

  ——我害怕嗎?

  可能或許吧。

  我這一輩子當中都在害怕,就像隻敗犬一樣不停的逃竄。

  如今面對比我還強大的女人,我也絲毫感受不到對死亡的恐懼。除了對她感到無語以外,我也沒有其他特別的想法——也不曾期待有任何人對我伸出手過。

  「久等了~

  此時,夏洛曦正好回來。我看了看她的左右手上,拿了一個我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甜筒?

  「……確實等很久,所以呢?那是啥?」我確實看過,但那要怎麼形容才是……好像是叫做『glace italienne*』的東西。(註解:義大利冰淇淋的法語,也就是霜淇淋的意思。)

  「咦?墨柊沒有吃過霜淇淋嗎?」她露出一臉驚訝的神情。

  「呃……原來中文叫做霜淇淋啊………啊不沒什麼,也不能算沒吃過……」我的視線飄渺,不禁想到了某個人。

  「嗯…?是這樣嗎……」夏洛曦敏銳的瞇起雙眼緊盯著我,彷彿發揮她肉食動物的直覺,用那足以射穿人心的尖銳眼神發現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知為何,我有些心虛的別開她的視線,盡量不去思索她到底想要幹嘛。難道,又要拿出開山刀了嗎?

  我稍微拉開衣袖,照之前的慣例來看,她如果露出這種神情那就代表有八成的機率會拔刀,絕對要隨時戒備著。

  ——然而我所想的卻並沒有發生。

  「嗯……算了,今天是難得的約會,醞釀好的氣氛我也不想破壞掉——我回頭再來逼問看看墨柊到底還私藏了哪些女人吧。」雖然夏洛曦的表情一直在笑,但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笑意。

  尤其是那空洞又可怕的雙眼。是生氣了對吧……絕對生氣了吧!

  雖然我想要後退,但發現自己被固定在椅子上,完全逃不了。

  而在一瞬間,她又壓下了令人難受的神情,立刻恢複原本的狀態。轉變之快令我措手不及,但同時也莫名的鬆了一口氣。

  「挪,拿去~」夏洛曦遞出了手中的甜筒給我,並坐在了我身旁,「嘗嘗看吧

  接下她手中的霜淇淋後,我遲疑的看了看這東西,再看了看夏洛曦。

  該不會又有下毒吧?——我狐疑的看著手中的冰品,不禁如此想道。

  沒錯,明知這麼短的距離要下毒不被發現是不可能的。就算我剛才在放空,我仍還是有注意夏洛曦的動向,是確定她沒有在食物裡動任何手腳。

  會這麼想純粹是出自於我那疑神疑鬼的死人個性,多觀察一點也不算壞事。

  而且這個味道……

  「在不快吃就要融化掉囉。」一旁的夏洛曦提醒道。

  「喔、喔……妳自己不吃嗎?」

  「嘻嘻~不用了,我和墨柊一起吃一支就夠了

  「不會覺得吃我吃過的東西噁心嗎?」我瞇起眼睛。

  「當然不會啊~如果能吃到墨柊的口水反而更好呢!」

  「這話不用說出來,我不想聽——算了,隨便妳吧。」畢竟是她買的,也不好拒絕。

  如此回應之後,我伸出舌頭舔著有點融掉的霜淇淋。

  好甜——是香草的口味嗎……?

  跟第一次吃的時候一樣啊……有一種輕飄飄、以及熟悉的感覺……

  好久…真的好久沒有體會到了……

  「怎麼樣,好吃嗎?」

  「……難吃。」我硬是擠出兩個字。

  「呵呵,既然難吃的話,為什麼你會流眼淚呢?」夏洛曦問道。

  聽了她的話,我用手擦了擦眼角,真的有點濕潤的感覺。

  「對啊……好奇怪、為什麼我會……」我拼命拭去即將掉下來的眼淚,甚至感覺到有股難以理解的苦澀感湧了上來。且淚腺無法止住潰堤

  直到最後我乾脆直接用外衣當成布去擦臉,但仍還是停不下來。

  這時,我感覺到肩膀被人拍了拍,貌似是在提醒我什麼的意思。

  我轉過頭,看到身旁的夏洛曦手上多了一條手絹。

  夏洛曦將我擦臉的左手拉下,一手捧著我的臉,另一手則細心的幫我點去淚滴。


  ◇

  兩人奇葩的一幕被不少健行路過的中、老年人看到看到都失聲竊笑。

  只要程墨柊掉下眼淚的話夏洛曦就會幫他擦拭;而只要夏洛曦幫他擦去眼淚後程墨柊就會再次落淚。

  或許在旁人看來,兩人的關係真的很像情侶吧。不,簡直跟情侶沒什麼兩樣。

  就算現在不是,但在不久後的將來,夏洛曦肯定會攻陷程墨柊——因為她眼裡只有他。

  而程墨柊那個性灰暗的傢伙,肯定會因為這突然闖入她生活的女人而產生心理層面的變化。

  可能會吧——但也可能不會。

  就像無動靜的水面被丟了一塊小石子,必定會掀起一波波的漣漪,但在這之後又會再次停止,恢復成最原本的狀態。

  一切的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唯一掌控他們的只有命運。

  而我,這個不在場的某人——期待著他們的將來。





最近太怠惰了……該調整生活作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82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臨停(貓貓ver.)
“但我她貌似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這句修改一下比較好



為什麼我的畫面都是白的啊啊啊

03-17 20:22

伊瑟
啊啊,謝糾正( ᐛ ) ᕗ03-17 21:14
GamePlay39
樓主怎麼放了一篇空白的文章上來?

03-17 20:46

伊瑟
對R,為什麼,咱看自己的文章也是白的( ᐛ ) ᕗ03-17 21:18
幻喵喵
(心花朵朵開ing(咦!?

03-17 20:58

伊瑟
wtf are you talking about( ᐛ ) ᕗ?03-17 21:18
香蕉你個芭樂
我只能說別人都有女生倒貼
我就沒這福氣
吃我一記單身狗的怒視
給你錢快結婚

03-17 22:41

伊瑟
書中的角色都比咱還要幸福,嗚嗚嗚( ᐛ ) ᕗ....03-17 22:51
悠閒紅茶(冷藏中)
啊啊~一片白茫茫的呢~

03-18 00:18

伊瑟
前途一片光明( ᐛ ) ᕗ03-18 19: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him200302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是暗殺者... 後一篇:明天段考停更,下周兩章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osoraMinna san
奇幻清水耽美新作,歡迎大家來看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