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微霜往事

作者:M-T奶茶│2019-03-15 18:33:22│贊助:36│人氣:249
  張立林說森林深處有個入口,不知道是通往哪裡,在陳偉翰印象中,那裡好像是偏僻得無人區。
  「你說的是真的嗎?」偉翰問:「真的有個看起來很奇怪的入口嗎?」
  「真的,而且裡面還有光亮喔!說不定是寶藏。」
 
  兩人就這麼進到森林裡,興高采烈的來到了立林說的那個入口,裡面確實發出了強烈的光芒,使得偉翰幾乎是睜不開眼睛。當偉翰準備回過頭時,卻被立林一把推到入口裡面,他滾進了光亮之中,卻發現四周漸漸變得昏暗,甚至散發著陣陣惡臭。
 
  「這是你欠我的。」他聽見立林的聲音在耳邊,刺耳得像把利刃,幾乎是要割破他的耳膜了。
 
  偉翰從惡夢之中醒來,呼吸急促,全身冒汗。現在時間是凌晨的四點二十一分,他又夢到張立林了,那個逝去的亡魂。他感到口乾舌燥,喉嚨深處像被火燙過般刺痛。
  立林是偉翰小時候的朋友,可惜的是在他們十一歲那年,立林過世了。
 
  偉翰已經不記得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記得自己也相當害怕,腦部被某樣東西狠狠敲打了,以至於他回過神時,早就忘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腦中卻記得很清楚,立林是如何喊他的名字,彷彿深海中移動的冰層,既沉重又刺耳,而他似乎看見了一道亮光,自黑暗中綻放,宛若夏之煙花般糜爛耀眼。
  他怎麼樣也想不起來,那到底是什麼,他也不願意去回憶,出自於害怕。每當立林再度出現在夢中時,他總會在半夜中驚醒,而他也會一次又一次的被推入森林入口,而立林的喊叫會撕裂他的靈魂,不明的懊悔與恐懼會藉機貼近那靈魂的裂口。
 
  他手中的馬克杯沒拿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面,碎裂的陶瓷彷彿破碎的記憶般四散,沒喝完的水弄濕了他的腳掌。
 
  「你有什麼打算?這樣的惡夢一直侵擾著你。」朋友曾這麼問他。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該逃避還是該面對。」偉翰面色憔悴的說。
 
  「你今年已經二十二歲了,何不嘗試面對看看呢?你總不能逃避一輩子。」
 
  面對嗎?他邊收拾碎片邊思索著朋友的話,該如何面對?他連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還是他刻意選擇了遺忘?如果那天他不是受害者而是加害者呢?他們是不是在吵架?以至於立林喊他的聲音才會如此刺耳。
  他將碎掉的馬克杯收拾好後,並沒有丟棄,而是嘗試將它拼湊起來,小碎片很難連接起來,所以偉翰直接丟到了一旁。最後馬克杯完成後,到處都是坑洞,上面的圖案也裂成了奇怪的形狀。
 
  偉翰搖搖頭,並把馬克杯丟進垃圾桶裡後,決定先去盥洗,準備去上課。距離畢業還剩一年,準備開始做適性調查與職場測試了。你打算做什麼?他彷彿聽見自己這樣問。
 
  他是個電機系的學生,將來的出路多的是,但他又同時感到畏懼,對未知的未來感到恐懼。爺爺經常對他說:「這年頭已經比以前好過許多,當初他們那個年代,正值台灣還必須仰賴美國捐獻麵粉的時候,他們連買條褲子都辦不到,如今一切都不一樣了,想買條褲子只要搭捷運就能去很多地方買,想要寄信只要發個電子郵件就好,你們裝備齊全,只怕不敢進到入口處。」
 
  立林說森林深處有個入口。
 
  偉翰將東西收拾好後,準備出門去學校,他在外頭租了房子,因為這樣比較方便也比較有隱私。他來到停放摩托車的停車格,現在時間也才快要七點而已,就算是早八,現在的大學生也不會這麼準時。
 
  那件事情發生後,他在醫院醒來,頭昏腦脹且因為麻藥失效而疼痛難耐。爸爸跟媽媽守在病床邊,看見自己的兒子醒來後,開心的落下眼淚。立林的喪禮偉翰沒有參加,從那天起,他也沒在看過立林的父母。
  他很害怕,他不知道立林的父母會不會恨他,他害怕得不敢去面對那兩人,不敢去參加立林的喪禮,不敢去立林的墓前祭拜他。
 
  抵達學校後,他將車停在校內停車場,接著準備前往教學大樓時,被一個人給叫住。
 
  「偉翰!」同班的朋友叫住他。「你怎麼這麼早在這?」
 
  「因為睡不著覺,就先提早來了,那你呢?怎麼會在這裡?」
 
  「喔!我女友昨晚跑去夜唱,唱到剛剛才結束,我去接她回宿舍順便來上課。」
 
  「今天不是要職場調查?她還去夜唱?」
 
  「她說人生能玩就剩這一年,不好好玩怎麼行呢?」
 
  你們裝備齊全,只怕不敢進到入口處。偉翰想起爺爺說的話,面色凝重了起來,朋友看了,大概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你又夢到立林了?」朋友問。
 
  「對,我還沒辦法治好惡夢。」
 
  「別想這麼多了,你不是還活著嗎?」
 
  偉翰震驚的看了朋友一眼,但對方沒多說什麼,便與他一起往教室移動。今天的早晨倒也不寧靜,許多大學生已經做好準備,緊張的四處遊走。偉翰看了頓時感到壓力,宛若在深水之中胸口沉悶。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後,帶著他一起抵達教室內。
 
  「不管未來如何,都要走下去。」朋友邊拿講義邊說。
 
  偉翰低下頭,這麼多年來,他確實沒有面對過內心的巨獸,也沒有嘗試要去想起那天的事情。他望向窗外,看見天空有個東西在飛舞,是一隻七彩色的鳥在藍色的天空中飛舞,他揉了揉眼睛,發現那條鳥是風箏,被高掛在某個住宅區的屋頂上。
 
  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腦袋劇烈疼痛,曾經腦袋被打的地方也在刺痛。立林那天說要到森林裡面,說是有東西要給他看。那天氣候跟今天一樣是個晴天,風很強,有許多的孩童在城內的空曠處放風箏。
  對,放風箏,那天還有很多孩子在森林裡。他想起了這些,但卻不知道這代表什麼,代表立林的死可能跟他無關嗎?他在看了一眼窗外,赫然發現風箏不見了。他往窗戶貼近了一些,發現只是風箏被強風颳走了。
 
  那隻鳥越飄越遠,令偉翰看得目不轉睛,直到鳥離開視線範圍。
 
  課程結束後,準備要進行職場調查。他在廁所裡整理服裝,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頓時覺得這是第一次仔細端詳自己的臉龐。跟小時候相比,他的臉頰凹陷了許多,雙眼不再像以前一樣明亮,黑眼圈像是蒸餾的木炭鑲嵌在眼皮底下。
 
  「偉翰,你好。」鏡子裡的自己突然動了,鏡子裡的偉翰一邊雙手交叉一邊說:「你想要回想起來嗎?」
 
  鏡子裡的偉翰開始縮水,逐漸變為小時候的模樣。他看了,驚恐的往後退了好幾步,直到撞上牆壁。鏡子裡的偉翰從旁邊拿出一塊沾血的石頭,腦袋右側開始流下黝黑的血。
 
  「面對啊!」小偉翰說:「想起來啊!為什麼你要逃避?就算你逃避了一輩子,到頭來還不是要回來面對嗎?」
 
  偉翰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呆站在鏡子前,一切都很平靜,鏡子裡的自己也沒有變成小時候的模樣。他急躁的走出廁所,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剩不到三分鐘就輪到他了,從這裡走到停車場的時間剛好也只要三分鐘。
 
  萬一失敗了怎麼辦?萬一他根本不知道未來要何去何從,而又選擇逃避該怎麼辦?世界會笑話他,家人會看不起他,朋友會離他而去,正如立林從他的生活中被抹去一樣。
 
  「偉翰。」早上陪他一起走的朋友叫住他,讓他嚇了一大跳。「快輪到你了喔!你在幹嘛?」
 
  「我,我沒事,我只是在想要不要––––
 
  「逃避嗎?」俊偉被朋友的這句話給嚇呆了。「你打算逃走對不對?」
 
  「你怎麼?」
 
  「每次遇到大事情時,你都會逃避,你自己肯定沒察覺對不對?」
 
  「我沒有,我沒有要逃。」
 
  「小時候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你現在這樣?」
 
  偉翰被朋友的眼神給震攝,宛若盯上獵物的野獸般,他一把推開朋友,想逃離這裡,但距離輪到他的時間只剩不到一分鐘了。小時候發生的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偉翰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讓他害怕到現在。他想起在鏡子裡的自己拿著石頭,那天他跟立林吵架了嗎?所以拿起了石頭,狠狠的打死了自己的好朋友?而立林為了自保,也拿起了某樣東西打破了偉翰的頭?
 
  這麼多年來,殺死立林的兇手依舊沒有找到,儘管案件最後以意外結案,但依舊沒有辦法解開偉翰的心魔。他看了看手機,剩半分鐘。世界彷彿慢了下來,空氣變得沉重且具有負擔,他想找個地方藏起來,直到一切結束為止。
 
  你又想逃避了嗎?
 
  他的腦袋開始混亂,他看見了立林,站在身後,而前面是那個發著亮光的入口。立林將他推下去,入口裡充滿惡臭味,彷彿有人往他胃部打了一拳,且四周變得黑暗,寒冷的空氣逐漸將他給包覆住,呼出的每一口氣都變為白霧。
  偉翰不斷往下掉,直到掉進了又黑又冷的水裡。他發現有許多隻手開始拉著他,想將他拉進水下深淵,他只能像隻被水草捆住的魚,不斷想往上游卻怎麼樣也游不上去。
 
  等他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經抵達會談室,裡面傳出細小的談話聲,直到一位女同學從裡面走了出來,看見偉翰,便面露厭惡的離去。
 
  「陳偉翰同學。」
 
  裡面有人叫他,外頭的接待人員將他帶進了會談室裡,三位穿著正裝的人看著他,這讓偉翰覺得壓力巨大。他心思開始飄向其他國度,太多東西從腦海中閃過,石頭、森林、鳥、風箏、耀眼的入口以及水中深淵的那些手。
 
  「請坐吧!」中間的女子請他入座,但偉翰呆呆地站在原地。「同學,你可以入坐囉!」
 
  「喔、喔好。」他坐到木製的椅子上,開始思考眼前三位看見他的想法,就跟當初大學面試時一模一樣:亂七八糟又沒精神的一個人。
 
  「你已經決定好自己將來要做什麼了嗎?」
 
  「我不知道。」
 
  「有沒有一個方向?你想要什麼樣的工作?還是––––」你想逃避?
 
  「我沒有!」他突然大喊,讓眼前的三人嚇了一跳。
 
  「我話還沒問完呢。」中間的女子表情有些不悅的說:「還是你打算繼續升學?」
 
  偉翰的心思又開始飄向別邊,他看見會談室內的櫃子,裡面堆滿了文件與紙張,櫃子上方有獎盃,學校要辦的活動用具被隨意堆放在角落。堆放,偉翰似乎又想起了些什麼,那天他跟立林打算要去森林裡面,除了看入口之外,還打算要做一件事情。立林當時帶了一袋小米,在透明塑膠袋內微微閃爍著金黃的色澤。
 
  「先把這些東西堆疊起來,才能夠開始。」立林這麼說著。
 
  他回過神時,會談已經結束了,儘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講了些什麼,但眼前三位的表情卻面露笑容。
 
  「希望你能早日達成。」中間的女子說完,便請他離開了。
 
  偉翰走出會談室,現在時間是下午兩點四十五分,家人傳了訊息給他,問他什麼時候要回家。距離上次回家已經是五個月前的事情了,平時就連寒暑假他都不願意回去,就算有回家也只待不到一天就急著想回到租屋處來。
  自從那件事發生以後,他就變得有點孤僻,連家人都不太願意搭理,大學在外租屋後,更是連家都不打算回了。
 
  偉翰經常覺得現在的他回到家,就像是一個陌生人走在一棟不屬於他的屋子裡,且裡面有太多關於立林的回憶了,包含一起打遊戲卡牌、一起搶冰棒之類的事情,什麼時候開始,家對他而言變成了一種負擔?
 
  家人的關懷會讓他罪惡感加重,那溫度比起那件往事要來得微不足道,反而使其更加冰冷,所以他才想離開那裡,為了忘記這件事情,但每晚,立林還是會出現在他的夢境之中。
  這讓他不禁懷疑,立林也恨他嗎?否則為什麼要說這是他欠他的?那天真的是他一氣之下對立林動手嗎?還是他對立林見死不救?
 
  「人要往高處爬。」爺爺曾對他這麼說,儘管爺爺在他十歲時過世了,但他說過的話依舊讓他記憶猶新。「我們如果總是想走在平地,總有一天會掉進深淵之中,接著再也不會想爬上來了。因為我們會開始墮落,開始習慣在深淵底下苟且偷生。偉翰啊!不管發生了什麼事,爬就對了,往上爬,越高越好,就當作是在爬樹。」
 
  偉翰回到租屋裡,拿起昨天沒喝完的茶飲來喝,味道變酸了一些,但他不在意。他躺臥在床上,世界開始旋轉,一切都開始模糊。面對,這是一個說起來簡單,但實際做起來卻非常困難的事情。如果能逃就逃,事情會變得簡單許多。
  這麼多年以來,他除了學會如何修理電燈之外,到底還學了什麼?考證照的那一天,他沒去,如果沒考過那會非常丟臉且令人不堪。全校都會取笑他,全世界都會知道他是個連丙級證照都考不過的傢伙,既然如此,還是不去考比較好。
  老師都不喜歡他,同學們都看不起他,但偉翰覺得沒關係,只要能讓生活輕鬆一些,不要再有壓力,那就是最好的了。
 
  正如那些泛黃的回憶,只要不碰就好了,只要不去面對就可以輕鬆過一輩子,原本應該要是這樣的。但令偉翰不能理解的是,這件微霜往事彷彿永遠冰封在他的內心最深處,抹不去,也融化不了,像個巨大且沉重的石頭梗在他的胸口,
  他頓時覺得喉嚨有一股緊酸感,一股溫熱湧上喉頭,他閉上眼睛,用力地將其吞了回去。當他狼狽的睜開眼時,發現周圍變得明亮,蟬叫聲在耳邊彷彿早晨的鬧鐘。
 
  「偉翰,我告訴你,森林裡有個入口喔!」他聽見立林的聲音在耳邊,他轉過頭去,看見張立林就站在他眼前,手上拿著一袋小米,皮膚被曬得黝黑。「你在發呆嗎?」
 
  「你說的是真的嗎?」偉翰說:「真的有個看起來很奇怪的入口嗎?」
 
  「真的,而且裡面還有光亮喔!說不定是寶藏。
 
  偉翰張嘴想說些什麼,但立林卻以輕快的腳步跨過樹根,準備進入森林裡面。他只能跟在後頭,看著立林的背影,白色的背心既真實又富含氣味。他們一起走到了那個森林入口。確實是閃亮得刺眼,偉翰突然想起,這時候立林會推他一把,但對方並沒有這麼做。
  立林只是站在後面看,等待偉翰做一個決定。面對他。偉翰往森林的入口踏進,發現不再是深淵,而是平實的地面。
 
  他看見立林的身影在不遠處,而身後早已被不明的東西給堵住了。他往前走,發現立林手中的小米撒落一地,而他們兩人的背影蹲在地上堆疊石頭。兩人竊笑著,接著兩人踩上石頭,跳起來抓住上方的樹幹。
 
  「我會比你先爬到上面。」立林說。
 
  「亂講,我會先到,你哪次爬樹贏過我了!」
 
  「也才贏過一次,不要講的好像每次都贏一樣。」立林生氣的說:「而且那次是我不小心踩空,差點掉下去的關係。」
 
  偉翰走近了些,他想看清那兩個嬌小的身影,但卻發現眼前有一面隱形的牆壁阻擋著他。不管他怎麼捶怎麼踢,這面隱形牆就是不為所動。
  那兩人就這樣往上爬,最後偉翰先爬到了上面,立林隨後跟上。在樹的上面有一個手掌大的小木屋,入口處探出了一隻鳥。兩人都嚇了一大跳。
 
  「你說的入口是這個嗎?」偉翰問:「這是誰做的啊?」
 
  「我做的!」立林驕傲的說:「厲害吧?這是我跟我爸學的,我還帶了小米就是為了要餵––––
 
  立林這才發現,小米不見了,且在遠遠的看見那撒落一地的小米,便大叫了一聲。他打算下去撿,卻不小心沒踩穩,失足滑下樹幹,所幸偉翰及時抓住了他。
 
  「陳偉翰!」立林大喊:「救我!」
 
  「我在想辦法了!你看看能不能採到下一個樹幹!」
 
  「我踩不到!」
 
  隱形牆後的偉翰看了,轉身想跑,卻發現後面是一個黑暗大洞,寒冷的空氣中迴盪著水聲,面對它,快面對它。他轉過身,繼續看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偉翰身下的樹幹也開始出現斷裂聲,直到樹幹斷裂,兩人一起從高高的樹上摔落地面,立林沿途撞上許多樹幹,在最後掉到地面時,腦袋撞上了剛剛他們用來當腳踏墊的石頭堆。而偉翰直直掉落地面,腦袋撞上露出地面的樹根,便昏了過去。
 
  偉翰看了,想上前去緊緊抓住立林,想緊緊抓住即將失溫的那隻手。然而樹木卻開始被冰霜給結住,四周變得寒冷且黑暗,在黑暗之中探出了許多隻手,準備要將他給抓住時,一道亮光掙脫了束縛,自黑暗中綻放,驅散了那些手。
 
  「別再拿過去的事情梗在心中了。」朋友的聲音傳來。「你必須學著原諒自己,這樣才能獲得解脫。」
 
  他從夢中醒了過來。想起來了,他終於想起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內心激動,想哭卻又哭不出來。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是胸口被銼刀磨平了,梗在那裡的東西也因此掉落。使內心整個舒暢了起來。
 
  他也想起了當時跟三位審查員說了什麼,他說自己想找到答案,一個人生的答案,可以讓他去勇敢面對一切的入口。在那天到來之前,他不會再逃避了,他會變得比現在更勇敢。
 
  這件事深深傷害了他這麼多年,直到現在他才願意去面對真相。家人的訊息又傳來了,上頭的文字充滿了家人對他的想念,這是第一次,他覺得想家。這是第一次,他想去見見張立林的家人。這是第一次,他想到墓前去探望張立林。
 
  這個假日,他回到了久違的家中,看見父母的第一件事情是上前擁抱他們兩個。家人對於他的舉動感到吃驚,卻也熱情地予以回應。但這依舊沒有讓他哭出來,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來到了立林家,應門的是立林的母親,她看見偉翰時,一時之間還想不起來他是誰,張嘴想說什麼,卻又沒有說出口。
 
  「立林媽好。」偉翰雙手顫抖,努力壓抑心中的激動說:「我是偉翰,以前經常跟立林一起玩的那個,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我跟立林是很好的朋友,我們會一起去爬樹,一起去搗蛋…….一起––––
 
  偉翰哽咽了起來,眼淚如豆大般自臉頰滑落。張媽媽看了,頓時想起了什麼,接著面露笑容的上前去拍拍偉翰的肩膀。
 
  「天啊!偉翰,想不到你已經長這麼大了!」立林的媽媽邊說邊撫摸偉翰的臉頰。
 
  「對不起。」偉翰哭著說。
 
  「怎麼啦?幹嘛道歉?」
 
  「立林的事情。」
 
  「喔!那件事情啊!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立林的媽媽微笑的說:「我們都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我們看見那個鳥窩時就知道了,你們兩個傻孩子,一天到晚都喜歡四處亂爬。」
 
  「對不起。」偉翰哽咽的像是氣喘發作般。「真的很對不起,我沒辦法救他。」
 
  「好了,你別再拿這件事情傷害自己了,我們都沒有怪你,相信立林也不會怪你的。」
 
  這一天,偉翰跟立林的家人聊了許多,包含立林的弟弟跑到外縣市去讀大學。
  道別後,偉翰想打電話給朋友,但卻赫然發現上面完全沒有那位朋友的電話,包含聊天紀錄,他似乎想起了些什麼,於是他上網去查了班上的合照。完全沒有那位朋友的蹤跡,許多事情全數衝向腦海,他的朋友並不存在。
  他從開學的時候就是孤單一個人,現在回想起來,那位朋友長得很像,立林?當他再次確認那位朋友不存在以後,他便收起手機,但卻露出了笑容。
 
  最後,偉翰來到了立林的墓前,墓碑上的字,宛若燒紅的鐵塊,深深烙印在他的眼底。
 
  森林裡有個奇怪的入口。這句話出現在他夢境裡,陪他度過了許多夜晚,如今他來了,儘管這一趟遲了整整十年,但他依舊來到了這裡。他從旁邊撿了一些石頭,堆疊在他的墓前。
 
  「下次再來比爬樹,這次要踩穩了。」說完,他便離去。
 
  才剛要離開時,大衣的口袋內就掉出了一張相片,是他與立林小時候的合照,立林的母親在他離開前塞給了他。他將照片撿了起來,並將照片撕成碎片,往天空一撒,一陣風吹來,那些碎片開始越飛越高,逐漸飛往藍天。

-----------------------------------------

作者:奶茶在這,我想說的是感謝各位網友給我鼓勵,我跟前女友目前是好朋友關係,我們彼此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如果我們還有緣分,等她父母同意她交男友時,我們會去試著說服他們同意,如果沒有,那我們就會去尋找各自的緣分。

  有關於我跟她的故事最近會寫成小說,並發佈到網路上,很感謝各位的鼓勵與打氣,奶茶我暫時沒事了,但小說也因此生疏了,所以必須要一點時間慢慢恢復。(也有可能是因為跟愛情有關題材讓我頓時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這篇小說寫得普普,但確實讓我獲得了校內文學獎得佳作,希望各位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9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ilwiKAMINA
我最不擅長寫的元素就是愛情和非寫實世界觀.
但是,我認為你還是有機會寫的非常好的.

有一個瑞典旋律死金樂團,當初在找鍵盤手的時候,故意找一個沒在聽重金屬音樂的,因為這樣才不會有框架.

03-15 18:57

M-T奶茶
也許吧,我只能盡力將自己的內心想法呈現出來了@@03-15 21:41
橘みかん
刺耳的像把利刃
  得

他也沒在看過立林的父母
   再

他害怕的不敢去面對那兩人
   得

緊張的四處遊走的
       ^^多了一個「的」?

就急著想回到租屋來
        ^處

確實是閃亮的刺眼
     得

偉翰走進了些
   近

日常抓錯字ww
好感動的故事,不過最後為什麼要撕照片呢?

03-15 19:24

M-T奶茶
感謝姑姑挑錯字~最後撕照片算是一種忘卻,對於他而言已經沒有什麼需要緬懷,只要記得曾經有過這位朋友就好03-15 21:41
吳旻( °∀°)
普普嗎 我覺得很不錯阿ˊˇˋ

尤其在我備受折磨之後來看覺得更溫馨了ˊˇˋ

03-15 23:18

M-T奶茶
枯木這樣說讓我很開心ˊˇˋ

但後面那句話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就是了ˊˇˋ03-16 00:24
吳旻( °∀°)
欸都W
就是精神飽受摧殘 搞得自己智力變得十分低下 因此看到這樣的文章會覺得 還能有這樣溫馨的事情真是太好了 的感覺ˊˇˋ

03-16 00:28

M-T奶茶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得多寫這類型的小說了ˊˇˋ03-16 14:43
瑞毛
原來那位「同學」都是幻覺,好可怕OAO 不過挺感人的~期待下一篇~~

03-16 00:42

M-T奶茶
謝謝你啦~ˊˇˋ03-16 14:43
小刀
其實立林並沒有責怪偉瀚,這些幻想都是偉瀚心理作祟,純屬意外。

03-16 17:45

M-T奶茶
其實有些人會把一件事物看的很沉很久,但有時並沒有這麼複雜,複雜的是人心03-16 18: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lance8711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奶茶的近況:對不起,我該... 後一篇:淺談小說:血腥小說?人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dasupreme4尊貴的巴友們~
小屋的文章更新了喔~歡迎大家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