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艦風戰華 六十二章 五百年前的敵人 五百年後的戰友

作者:冰雪 霜華│2019-03-15 12:26:32│贊助:12│人氣:307


        雖說戰艦的威力和驅逐艦有很大的鴻溝,不過相對的戰艦也需要更多的時間準備。

        聽說大戰艦大和的準備時間就非常長,只是光是一砲就有足以扭轉戰局的威力。

        「砲擊準備!」

        榛名的迷彩連裝砲已經架好,主砲上的精靈正在爬上爬下的準備攻擊,當榛名喊出這一句時,也意味著準備得差不多了。

        只是戰艦棲姬不是靶子,話音剛落,一陣讓人不舒服的金屬音出現,它的主砲率先準備好了。

        它才剛冷笑了一聲,眼前的景象卻讓它忽然縮了一下,雙眼緊瞇連眨數次。

        榛名的連裝砲上的斑馬紋,愣是讓它無法確定實際的距離,光學測距儀上感覺影像已經重合,但是似乎又還沒重合。

        幾次操作後戰艦棲姬的耐心直接磨光,也不管距離是否抓的準,直接一發砲擊轟了過去。

        這些榛名自然看在眼裡,戰艦棲姬的砲擊並沒有打到榛名,而是轟到前面一些的海上,擊出超高的水幕。

        已經沉沒的戰艦棲姬正是因為這炫目迷彩陷入苦戰,只是後來習慣並抓到感覺後反而和榛名展開拉鋸戰。

        榛名主砲上的精靈發出聲音提醒她已經可以砲擊了,她露出甜美的笑容,只是從表情上看不出絲毫的笑意。

        「勝利!為了冥月!」

         隨著榛名的大吼,主砲發出攻擊,而且並非只是迷彩主砲,而是連旁邊的試製35.6三連裝砲也已經準備就緒,等待下一波攻擊。

        強烈的兩波攻擊自然讓戰艦棲姬吃不消,也沒有時間可以讓它迴避,直接以身體裝甲硬吃這些砲擊。

        也因此等試製35.6三連裝砲的砲擊結束後,戰艦棲姬看起來有些狼狽,雖說損傷還是未到中破的水準,不過也相距不遠了。

        「加古,我們補上空缺!」

        古鷹鑒於方才被鑽了空子的缺失,這次並沒有打算兩個戰艦級進入一對一單挑的局面,畢竟現在是戰爭,可不是過家家的回合制遊戲。

        周圍的棲艦也不是擺飾,紛紛有了動作,其中幾個小型艦直接開砲打算擾亂,不過筑摩也準備就緒,幾砲下來轟的這些小型艦的陣型瓦解。

        『等等,這才感覺到,剛才太緊張了。』

        古鷹和加古因為剛才一直緊盯著戰艦棲姬的動作,直到現在注意到旁邊的筑摩狀況不對勁,不知為何似乎可以感覺到她的髮絲都浮了起來,也可以看到她腳下的海水不尋常,竟然出現了肉眼可見的蒸氣。

        再看看旁邊因為砲擊重傷,正在喘著粗氣的利根,兩人對望了一眼,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

        『糟糕了,開啟筑摩的裡模式了。』

        如果說夜晚是川內和夕立的開關,一到夜戰就會性格大變,那筑摩應該就是利根了吧。

        只見筑摩腳下一蹬,以讓人匪夷所思的極速衝向眼前的棲艦,極近的距離讓驅逐棲艦的砲擊失準轟到旁邊的海上。

        『你看看你們做的好事喔喔喔喔喔!!!』

        筑摩衝向前的下一秒對準核心就是一陣砲擊,超近距離的直接轟擊讓這個驅逐棲艦滿血轟沉,而且也省了化灰什麼的段落,直接轟成渣了。

        旁邊的輕巡洋艦本來想要反擊,還沒來得及架好主砲,筑摩已經已經奔向它,眼看就要相撞了。

        輕巡洋艦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筑摩用重巡洋艦的身軀狠撞輕巡洋艦級別的棲艦,棲艦發出痛苦的哀嚎聲,龍骨處直接被撞成兩截,筑摩並沒有單純的停下動作,副砲對準撞斷的戰損處就是一陣開砲。

        淒厲的哀號聲中,分分鐘內又一艘棲艦沉沒,旁邊的幾個棲艦錄出膽怯的神情,有的甚至開始慢慢的後退。

        這一連串的動作讓加古和古鷹吞了口口水,不管看了幾次都覺得震撼,宛如瘋狼般的狂擊。

        『糟了,真的爆走了。』

        『我說加古啊,我們需要為它們唸個超渡用的法號啥的嗎?它們會很慘喔。』

        『我們先想想待會要怎麼把她帶回去好了,而且沒意外待會還要打戰艦水鬼,做點什麼讓她保存哪怕一點戰力吧。』

        點了點頭後,加古開始對上旁邊的其餘棲艦,古鷹則是補上榛名的空缺,試圖干擾戰艦棲姬讓榛名能專心整備,不用和棲艦進行時間競速。

        如果棲姬先一步整備完,光是這一小段的時間差有時就能左右一場戰局的勝負,所以中間的干擾極為重要。

        「吼啊啊啊啊啊!!!」

        『雖然是棲艦,但是遇到爆走的筑摩真的不走運啊。』

        古鷹默想著,同時幾發砲擊轟向棲姬的戰損處,逼的棲姬必須大動作迴避。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似乎聽到旁邊棲艦在哀號著救命。



        旁邊的海域上,正在上演不亞於戰艦棲姬這處的激戰。

        野分喘著粗氣,方才才剛剛和舞風、萩風和嵐終結一波攻勢,長月和文月因為要掩護皐月的關係,戰損已經進入中破範圍,由水無月代替她們。

        陽炎帶著自家姊妹建立簡單的「狩獵場」,讓棲艦集中於特定的戰場,使金剛和空母群能專心的對付戰艦水鬼。

        相比於驅逐群的複雜,重型艦這邊反而單純了一些。

        「無法靠近的話也打不下來啊……」

        最上默想著,目前戰艦級別的金剛和重巡洋艦的她和三隈完全無法輕易靠近戰艦水鬼,雖說干擾用的小型棲艦已經交給驅逐艦們處裡了,不過無法有效給水鬼打擊的話也是做無用攻。

        而且眼前的戰艦水鬼是強化型,這才是讓金剛等人頭痛的原因。

        「Shit, 裝備的戰損快到臨界值了。」

        金剛看了下自己的試製35.6三連裝砲,搭載的三連裝機槍已經損毀,相關輔助裝備要不是特意護住的關係,不然自己只能胡亂輸出了。

        另一邊的最上和三隈也沒好到哪裡去,因為水鬼命中率超高的關係,加上巡洋艦的裝甲本來就不比戰艦,勉強讓戰損停留在中破就是全力的結果了。

        「金剛,能利用航空隊的掩護靠近嗎,不然這距離水鬼的迴避率太高了。」

        瑞鶴指揮其中一隊機隊歸航修整的同時,利用空檔詢問了下金剛,金剛咬著下嘴唇,並沒有馬上給回復。

        「難度太高了,重點是一靠近水鬼就會靠著主砲轟擊,而且她的深海16inch三連裝砲一共有三門,所以在戰備上比我們靈活很多。」

        如果靠近就轟擊,就算靠著三個人分擔,因為命中率很高的關係,至少會被逼退其中一人,而三人如果分散的話又能靠閃避率躲開,沒有馬上回擊的話另外兩門主砲又會準備好砲擊轟向妳。

        等於是主砲輪番戰備,靠合流圍擊也只能給予和擦傷無意的傷害,這意義不大,只是在消耗主砲的砲擊和牽制而已。

        「難怪之前的提督都那麼難攻克,戰原上將是怎麼打沉的啊。」

        三隈感嘆道,最近擊沉的也就戰原的旗下艦隊,不過戰原素來就以超高的攻擊力著稱,要論輸出估計只有擁有大和的雲大將才能比肩。

        瑞鶴看也沒有突破口,只能讓飛機多少給予一些輸出,看如果打到中小破是否能夠有些機會。

        此時她心頭一動,不過這決定讓她咬了咬牙。

        「翔鶴姐,香…香格里拉,可以聽我說一下嗎,我有個計劃。」

        聽到這突然的要求,另外兩人皺了下眉頭。

        瑞鶴靠上前去,說出自己的想法。

        「此時金剛缺乏的是能有效縮小範圍的方法,因為三個人無法同時圍攻,使攻擊單純化,水鬼的迴避不低,自然只需要應對我們的飛機。」

        兩人點了點頭。

        「那樣如果我們攻擊時特意留意個缺口,而且其它空間的攻擊是波段式的,應該就有辦法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設法讓水鬼不特別攻擊其中一處,讓金剛有機會從該處突破進來,只要突破中不要有艦娘被打回去,那就有機會縮小範圍。

        說是這麼說,翔鶴和香格里拉卻沒有買帳,兩人都是面有難色的樣子。。

        「怎麼了?問題出在哪?」

        「戰場上長話短說,問題點在於我們是飛機,又不是上古時期人類陸地上打仗,飛機的波段攻擊做不太到,同時攻擊還比較有可能,只是怕的是水鬼會移動,而距離上水鬼比較有優勢。」

        這也是為何瑞鶴會想要用波段攻擊,因為水鬼不用擔心距離。
        用波段的話至少還能麻痺水鬼的感知。

        而就算缺口開向金剛三人,也很難達成的點在於只要三人沒有一起靠近的可能,那哪怕水鬼奔向三人都沒用。

        一陣沉默…………

        「這樣的話要怎麼辦?已經快要天黑了,如果打到夜戰的話我們是弱勢喔,畢竟驅逐艦們的戰損都到一個點了。」

        香格里拉心頭一動。

        「喂!愛爾本!我們開戰後過去多少時間了!」

        「差不多有八個多小時,快要九小時了!」

        話才剛說完,十點鐘處,一陣機海突然出現,漫天的機海甚至蓋住了天空,約有三四百架艦載機出現。

        嵐本來正在和萩風對上的重巡洋艦級棲姬被突然出現的砲擊轟炸,加上前面的戰損,直接打成瀕臨沉沒。

        在場的艦娘們本來已經打到戰意都快散了,現在這種超展開讓她們直接傻住。

        「看妳剛才的反應,妳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瑞鶴看了下旁邊已經放鬆的香格里拉問到,而她也不諱言,全部都說了。

        「事實上我們不是唯一一支支援的艦隊,之所以我們先來是因為其它戰場的艦娘無法及時脫身,總不能把其它處的棲艦招來,其中一支打比較久的說差不多再一天就結束,我和愛爾本梅蘭利就先來支援了。」

        此時一個嘲諷般的聲音突然插入。

        「沒想到妳會打這麼久耶,香格里拉。」

        「閉嘴老太婆,我又不知道會遇到水鬼,阿夸維特只和我們說有難纏的棲姬而已。」

        「那不就是在說戰艦水鬼嗎,不要找藉口了。」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身穿連身大型白色軍裝外套的金髮女子,碧綠色的雙瞳帶著戲謔的微笑,背後帶著五位艦娘,其中四位從她們手上的鬼火來看是空母級的艦娘,另外一位穿著棕色緊身套裝,從艦裝上來看是戰艦。

        「Oh,日本艦娘的諸位,Sorry,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美國遠東艦隊旗下艦娘北卡羅萊納,之前正在另外一個戰場,好不容易終於解決了,現在才趕過來支援。」

        「又是那位叫阿夸維特的美國提督嗎?」

        「妳們知道他啊,哎呀阿夸終於出頭天了,那個家裡蹲。」

        身穿棕色套裝的女子突然抬起旁邊的主砲對準北卡羅萊納,陰沉的眼神像是要殺了她一般。

        「住口,再說一句我就讓妳家提督的醜事都抖出來,那個戰鬥狂人的猛料也不少。」

        「妳打的到我的話就來啊,阿拉巴馬,妳以為我會怕南達科他級嗎?」

        除了還在纏鬥中的金剛等人,其餘日本的艦娘們就看眼前的美國艦娘正在內鬨中,此時旁邊的其中一位空母繞過她們走上前來。

        她穿著一襲古典長袍,包住身穿的白色貼身軍服,米色的鬈髮收成一束馬尾靠在右肩上,精緻的臉孔像是櫥窗中的陶瓷玩偶般。

        「您好,讓您見笑了,我是美國遠東航空母艦戰鬥群艦隊旗艦,蘭利號,目前暫編在這支艦隊中。」

        和凡事事不關己或狂放的香格里拉和北卡羅萊納不同,蘭利的舉止謙恭有禮,連瑞鶴都沒有什麼表現出討厭美軍的表情或動作,只是單純的點點頭示意而已。

        「我說一下,接下來請讓我們接管這個戰場,不瞞您說,阿夸維特是這樣交代的,只是單純靠香格里拉和愛爾本梅蘭利兩人很難做到,所以就延到現在。」

        「等等,意思是要我們放棄我們的戰場轉交給妳們?」

        舞風把手邊的牽制工作交給嵐,湊上前來確認,語氣有些許不悅。

        「我知道妳們會不高興,畢竟這意味著妳們的殲滅作戰並未成功,但是從我得到的資料來看,妳們原本的目的是救援貴基地的川內等艦娘吧?」

        蘭利的說法並沒有錯,只是中斷冥月的任務讓她有些不開心罷了。

        還沒繼續發難,野分伸手攔住了她。

        「我知道了,妳說的也沒有錯,只是先說好這是作戰考量,不算人情的。」

        蘭利的表情依然保持著微笑,並沒有因為野分玩文字遊戲而有所變動,這反而讓野分像是自己做了什麼壞事般退卻了些。

        「沒問題,應該說本來還人情債的就是我們這邊,要說明的話需要的時間太多,就請問妳們的提督吧。」

        說完順便晃了下手指,其中一架F6F地獄貓對北卡羅萊納和阿拉巴馬直接轟擊,讓兩人退開數尺。

        「妳們還要在別國面前丟臉多久!北卡羅萊納、阿拉巴馬,再鬧我不介意把妳們直接打到只剩可以回去的動力。」

        「等等,我們介意,住手。」

        「日本的朋友,作戰就這樣了,能夠在兩個小時內離開嗎?」

        「可以,交給妳們了。」

        說完野分就轉身,打算交代自家的姊妹傳話,也要把信息帶到隔壁戰場的友軍,雖然她不知道那邊現在和屠宰場差不多了。



        「就算你不做這些,憑我的準備也能把水鬼做掉加完成救援任務。」

        天臺上,冥月有些不悅的看著阿夸維特。

        好不容易等摩莉甘走後,正好遇到出來透氣的阿夸維特,此時的他們唯一的共同話題就是此時在北太平洋上的這場美日聯軍了。

        「是是,這只是我個人獨斷的決定,可以了吧?」

        知道阿夸維特一叫就叫了快兩支艦隊,覺得幫太多的冥月有些些許的不開心,也難得露出厭惡的表情。

        「不過戰艦水鬼好歹也是上位的棲姬,不覺得有些不妙嗎,冥月。」

        「不是覺得,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大事件一樣啊。」

        兩人對看了一眼。

        「不知為何,有點想離開米德加爾特了,如果是大事件的話。」

        「真巧,我也是。」

        如果從旁人的角度來看,會覺得這兩個人莫名其妙在那邊唱什麼雙簧,但是如果知道他們同樣是走過大事件時代的軍官就知道兩人的話中有話了。

        大事件是宛如海嘯般撲天蓋地,幾乎等於世界末日級別的世界大戰,因為規模死傷遠大於前兩次世界大戰,所以才被代稱為「大事件」。

        「嘖,都沒心情怪你多管閒事了。」

        「我認真的問,我和你有什麼過節嗎,不要和我吵國籍問題,你橫看豎看都不是會在意這個的人。」

        「同性相斥吧,算了,總之現在沒有太大的問題……

        「你說姊姊大人不管我在會議上做的事,一直盯著有顯示某個日本鬼子的作戰的平板!這是怎麼回事!妮潘姊姊!」

        冥月的話才剛說到一半,又被一個很熟悉的聲音打斷。

        阿夸維特盯著冥月的表情像是看到什麼寶物一般,賊賊的笑著看向冥月。

        「我先說好我不知道,摩莉甘應該是在說我們這邊的川吧。」

        『只是他是在做什麼會讓在新生代中也屬頂尖的瑪夏爾在意成這樣,連世界會議的會議報告都不聽的。』

        他不知道的是,太平洋上,另一場戰事正在展開。


======================================================================

嗯,各種戰場,我覺得我最近寫戰場到腦袋裡面都是大海和砲擊了。(眼神死)
是說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我的世界觀中,時間點是二戰的五百年後。

說點別的吧,7-11這期的集點活動快要結束了,秉持著不要浪費點數的精神,所以把點數湊個整都換掉了。
結果運氣還不錯,玩偶換四個都沒有重複到。

是說我還換了三層架,米色的是不錯看,只是我錯估了大小。
我原本打算把它塞在床和桌子之間的小空間,代替原本的小矮櫃,算盤都打好了興沖沖的換回來裝好後,這才發現它還差一點點才能完全塞進去。

.........

所以我現在有點難以面對,雖然因為上面的圖案挺可愛的,我自己還是挺喜歡這個三層架的,而且它可動,方便性超高啊。

還有一點,玩偶的香氣有點太濃,我現在回家開房間門都會有一陣香氣,弄得我有些不習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7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收藏

留言共 4 篇留言

休眠中的皮克西斯
打爆那群水鬼!

03-15 12:35

冰雪 霜華
等等,水鬼只有一隻啊,這玩意兒有一群還得了。XD03-15 16:33
雪芽
水鬼?

03-15 12:45

冰雪 霜華
戰艦水鬼03-15 16:35
雪芽
我好像還記得是500年後這設定…,是說沉在海裡的金屬有意識的關係吧?

03-15 12:51

冰雪 霜華
是序章時就有的設定,大事件的時間點是2445年,當時只是想要取個整。
不過說到意識有點沾到故事結局的部分了,也就是為何會有艦娘、棲艦等非現實的東西(或者應該說是人?)出現在現實。03-15 16:35
Gcat
話說 要不是這集有提起 我還真的忘了川那邊的戰場了
明明那邊的戰場也挺讓人好奇的
到底川的戰法是怎樣的呢 好想知道ㄛ~~

03-15 2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ingYue5218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求問】想請問各位,為何... 後一篇:[達人專欄] 【霜談動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m372這個世界
茶葉蛋是一個噁男喔,哥布林也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