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夢色卡司(夢色キャスト)】Blood Linkage(二十八)

作者:玦晴│2019-03-14 23:06:51│贊助:6│人氣:280
  數日來,她已記不清自己哭過多少回。
 
  總是在弟妹們面前佯裝成開朗又積極的姐姐,雖說這些年來,她纖弱的肩上背負了這麼多條生命的生死存亡,她明白自己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天真樂觀的少女。
 
  在他們面前表現出的堅強或從容,也不過是一張張虛偽的面具罷了。
 
  已記不得從何時開始,對她而言展露笑容是一種奢侈,所以每逢夜深人靜時,她總是備感疲倦──人生遭遇的種種彷如告訴她,自己不配擁有笑容,卻又不得不勉強自己竭盡全力將它掛在臉上,這讓她身心俱疲。
 
  如果犧牲自己的笑容,能夠換來得以救贖自己心靈的存在──那些孩子們純真無邪的笑顏,那是再值當不過的。
 
  然而,如今……
 
  沐浴在月光下,她倚著樹幹、蜷縮著身子,緊握著手中的菱狀玻璃瓶,摀著嘴、望著瓶身內的藍色液體,她緊抓著心口。
 
  ──「是我要向您說聲多謝款待才是,謝謝您對我伸出援手。」
 
  她的齒間咯咯打顫,伸向軟木塞的右手也冰冷得不像自己的。
 
  ──「……吸血鬼的壽命要比人類長久得多,往後也請多指教了。」
 
  拔去軟木塞,將瓶就口的動作卻是如此艱難。
 
  ──「我想給予我溫暖與信賴的人們,回報我得到的這份感動,如此而已。」
 
  她仰首將瓶中物一飲而盡,如白開水般冰冷無味的液體滑入喉中,兩行清淚也因而又一次滑落。
 
  「……對不起。」
 
 
 
 
  仰望著皎潔月輝,對她而言,今夜的月光竟有些刺眼,於是她瞇起眼、蹙起了眉,彷彿內心褪不去的醜陋與黑暗被攤在陽光底下一般難受。
 
  這股想見卻又不願見到他的心情撕扯著她已危如累卵的這顆心,再疼、再痛,她並未表現在臉上,但是也無法戴上虛偽的笑容面具,宛如行尸走肉。
 
  因為今夜可能會造成些騷動,所以她提早離開與弟妹們安居的那幢小屋,吩咐孩子們,若是大哥哥來訪了,請他至森林那處湖畔相見。
 
  今夜天氣極好,星月交織映得湖面宛如星河、美得並不真切,她坐在湖畔、指尖輕點了湖面──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如同這星河般,看似美麗卻不真實,只消輕輕觸碰,便似水中漣漪不成形。
 
  因感謝而播下的種子,透過溫柔澆灌著,讓內心那股情感逐漸萌芽──卻得由她親手掐了。
 
  一思及此,她緊抓著心口、抿著唇,至少不能流下眼淚……
 
  早就決意即便要她犧牲一切,都得守護好這群孩子的。
 
  身後傳來了腳踩於青草的窸窣聲,輕風吹拂而來,她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細軟如緞的銀白色長髮隨風輕曳、夾雜著淡淡草香撲鼻而來,他的右掌輕壓著耳側的髮絲,溫柔似水的茶色眼瞳瞇成了弧:「晚安。」
 
  在聽見他溫潤如玉的嗓音時,湧上心頭的,是一股無可言喻的熾熱與酸楚翻攪著,如蟲啃蝕著她心的那份想見面的心情,以及不願傷害他不如避不見面的矛盾瘋狂拉扯著。
 
  只要一見到他,自己的決心就如此輕易被瓦解嗎……
 
  踩著優雅的步伐,他坐在身側、仰首望著夜幕餽贈的這片美麗星空:「哇……真美,繁星似海,再加上我很喜歡人界的白月光……總是溫暖著人心的感覺。」
 
  比起血界的赤色月光,艾瑞克確實更喜歡人界彷彿包容溫暖著世間萬物的白月光,如輕紗溫柔地覆著,沐浴在白月光下,總能讓他的心得以平靜。
 
  「……」
 
  「發生了什麼事嗎?您看起來悶悶不樂的樣子,若是不介意,我很樂意傾聽。」
 
  他也總像現在這般,相當敏銳與細膩,立刻就察覺了她的不對勁,並且耐心地傾聽、絞盡腦汁給予自己認為最為真摯誠懇的建議,溫柔的他又或者會自責無法提供實際的意見。
 
  「我……」
 
  原想一如往常,笑著告訴他自己沒事的,但是這句話卻硬是哽在喉間,怎麼也說不出口。
 
  仔細想想,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能這般心平氣和地並肩而坐了吧,既然是最後一次……
 
  深吸了口氣,她緩緩啟齒:「我……有一個能夠翻身、帶著弟妹們過上好日子的機會,不僅能拿到一大筆錢,還能確保弟弟得到最先進完善的治療,但是……」
 
  她轉頭過頭,雙瞳之中隱含著絲許恐懼,卻仍直望入艾瑞克的眼底:「代價是必須捨棄自我、背棄……重要之人的信賴,這件事恐怕會讓我一輩子都必須抱著自責與歉疚渡過餘生,我……應該把握這個翻身的機會嗎?」
 
  她認真地為此苦惱著,光是看著她的雙眸,艾瑞克就能明白。
 
  而這段日子相處下來,艾瑞克也明白她為守護這個家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決心與意念行動著,也清楚無論是家境抑或是男孩的病情都不容樂觀,同時知曉她是個比誰都要溫柔善良且熱心重情義的女孩,要她做出等同背叛的事……
 
  對她而言,或許比死還要更難受吧。
 
  艾瑞克望著宛若星河的湖面沉思好片刻,爾後才緩緩啟齒:「我……無法斷言如何選擇才是正確的,這個答案最終還是必須由您捫心自問,既然選擇任何一方都會留下遺憾,那麼就端看您──將雙方放在天平上,哪一方對您而言更為重要了。」
 
  「哪一方……更重要……」
 
  她痴望著艾瑞克的側臉覆述著,腦海之中全是與他相處時,短暫卻總讓她再三回味的溫暖回憶,在一個人肩負著龐大壓力之下,拯救她已幾近四分五裂心靈的,是眼前這個男人……
 
  然而,弟妹們又何嘗不是支撐著她在絕望的世道中力求生存的重要存在呢?
 
  此時,艾瑞克感到一陣暈眩而低下頭、掌心即刻撫著額際,待他睜眼時,一貫溫柔的茶色眼眸已蘊著血紅色的光芒,她明白,這是身為吸血鬼的艾瑞克因飢餓而逐步失去理智的開端。
 
  「抱、抱歉,我好像快到極限了……」
 
  在這個時候,他仍然給予她歉然的微笑。
 
  於是,她解開了衣釦、張開雙臂輕環著他的頸項,溫熱的唇先是烙上她的脖頸,帶來絲許快感的刺痛感也伴隨而至。
 
  既然選擇哪一方都是錯誤,那麼就順其自然、將錯就錯吧。
 
  吸血結束後,一反常態地,她並未因睏倦與安心感入眠,反倒是艾瑞克踏入了無法輕易被喚醒的深層夢鄉之中。
 
  緊擁著他的頸項,她閉上眼、兩行清淚隨之滑落:「為什麼……要輕信人類呢……但是、對不起……對不起……我深愛的人,對不起。」
 
 
 
 
  在繁星滿佈夜裡,他以劃破風而呼嘯的速度越過都城、穿梭於林間,現在無疑是與時間賽跑,倘若輸了這場兢賽──他將會永遠失去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他已立誓要守護到底的親弟弟。
 
  在確知艾瑞克每逢月圓造訪人界的行徑異常,這回,希里爾便暗中派遣兩只低階眷屬──他豢養不過數月的吸血蝙蝠,悄然跟隨在艾瑞克左右以彙報狀況。
 
  卻未料在他獵食結束後不久,便收到了艾瑞克中了人類陷阱而有性命之虞的消息,現在的希里爾已幾近無法思考,盤據的僅有救出弟弟的念頭。
 
  「……等著我,艾瑞克!」
 
 
 
 
  雙眼被人矇了黑布,應是對方深知吸血鬼於黑夜中仍可視物的特性才特意為他準備的,他試圖挪動雙手,哐啷的鎖鏈聲響在下一刻便讓他無法隨心所欲,他被迫跪於顯得潮濕的石磚上,不清楚究竟維持這樣的姿勢過了多久,只知他的雙腿既痠且麻、膝蓋也微微泛疼。
 
  吸血鬼的五感本就比人類要敏銳許多,更是在視覺被剝奪的現今,他的嗅覺與聽覺也因此更為靈敏。
 
  濕度較高的空間裡散發出一股摻著絲許血腥的霉味,燃著煤油的氣味更是撲鼻而至,或許是方從昏迷中醒來之故,這些混雜在一塊兒的氣味讓他更為頭昏腦脹。
 
  在這個空間裡,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三道呼吸聲,光從他們的呼吸頻率便能知曉此刻他們的心情並不全然平靜,那是緊張與恐懼感促成的紊亂。
 
  而他會落得如此境地,無非是──
 
  ──『代價是必須捨棄自我、背棄……重要之人的信賴,這件事恐怕會讓我一輩子都必須抱著自責與歉疚渡過餘生。』
 
  ……看來,被放在天平上秤的那個人是自己,而與翻身機會相較之下,被犧牲的那方也是自己。
 
  ──不要輕信人類。
 
  是他自小被教育到大的血之戒律也好、兄長以親身經歷告誡他的教訓也罷,甚至如今這個背叛了他的女孩也總在每回見面時,總會對他這麼說。
 
  但是情感這一回事……如果是理智能夠輕易駕馭得了的,又何須有這麼多人非得親身換來血淚的教訓呢。
 
  他自己也是如此,非要狼狽地遍體鱗傷了,才明白自己該有多天真、又該是如何愚蠢。
 
  「……呵。」
 
  思及此,他忍不住笑了。
 
  嘲笑那個過分自信、滿懷無謂的愛與關懷、將他人善意的叮囑全當耳旁風,愚蠢至極的自己。
 
  誰讓他妄想能憑一己之力慢慢淡化人類與吸血鬼之間一觸即發的關係?
 
  是誰給了他這樣的信心認為只要付諸行動就肯定有所回報?
 
  實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狠狠撞上了方知一切不過是痴人說夢。
 
  「噢呀,看來藥效過了,晚安,先生。」
 
  傳入耳裡這道溫潤且富有磁性的中年男子嗓音,他毫無印象,對於這聲招呼,艾瑞克並沒有作出回應,雖說掌握現況對他而言是分秒必爭的,但是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在體認到遭受對自己而言相當特別的女孩給背叛以後,還能立刻振作起來冷靜分析現況,如今努力整理幾近被悲傷吞沒的情緒已用盡他的全力、無暇再顧及其他。
 
  對方並未因艾瑞克的沉默而安靜下來,只是逕自接著說道:「相信您對於何以造成現況也略知一二,起初我們也對於世上擁有如此善良且具人性的吸血鬼一事感到疑惑,在今晚親眼見證過後,確實讓在下大開眼界,況且還要是──血界的第二氏族成員,這可是大豐收呢。」
 
  聞言,艾瑞克總算忍不住一聲嗤笑:「呵,善良且具人性?該說人類巧舌如簧吧,連天真且愚蠢至極都能修飾得如此動聽,也難怪在血界得將人類狡詐的本性寫進教科書世世代代叮囑。」
 
  「然而您卻渺視了教科書的叮囑才會著了人類的道呢。」
 
  「可不是嗎,我也沒料想到付出了自以為是的善意,換來的卻是連自己如何邁向死亡都無從得知的殺身之禍。」
 
  在他語氣森冷地說出這席話後,有道呼吸聲明顯變得急促,她的喉間似乎是想探出些什麼,艾瑞克卻早一步開口制止:「省省吧,您可沒有必要向我道歉,如今就算您哭著向我致歉,聽在我耳裡也是虛偽得噁心。」
 
  接著,入耳的便是她極力壓抑而絲絲嗚咽的嗓音,但是最不爭氣的仍是自己這顆無可救藥的心吧──事到如今,他竟還因為她的淚水而痛得彷如撕心裂肺。
 
  難道說,喜歡上一個人就是讓自己的理智也變得如此不可理喻嗎?
 
  即便被背叛了,但是這顆心卻仍為她憐惜而疼著……為什麼?
 
  ……已經不想再去思考了,反正他所付出的一切不僅是一場空,還遭受最為徹底的出賣,一場美夢頓時成為無處可逃的噩夢。
 
  是的,他不是沒想過,倘若血界與人界之間的氣氛能稍和緩些,那他們之間是否也有機會成為彼此特別的存在……?
 
  曾經作過的那場美夢,如今卻是最為鋒利的嘲諷,身為高貴的血界第二氏族成員,竟想著與低賤的人類締結特殊關係……
 
  ──可笑至極。
 
  「嗯……我也絞盡腦汁思考過,若是成功捕獲了珍貴的第二氏族該如何處置,才能讓人類得到的利益最大化,思前想後,雖然得冒不小的風險,但是將您帶回教會徹底研究一番,或許能藉此製作出針對吸血鬼更為有效的藥物或器具,且您身為第二氏族屬高階的貴族吸血鬼,沒準您的奉獻能讓我們研發出針對高階吸血鬼都具十足功效的良方呢,所以也請您無須太過悲觀……您會清楚明白自己是如何邁向死亡的,而且……沒這麼快。」
 
  中年男子以溫潤平穩的嗓音吐出的這番話語卻讓人不寒而憟,隨後,於他身側的人朝艾瑞克踏出步伐,粗暴地托起他的下顎、緊壓雙頰,強迫他開口的同時朝他嘴裡灌入了不明液體,又強壓他的下顎逼迫他抬頭閉緊雙唇,僅能將液體吞入喉中。
 
  「你們……給他餵了些什麼?」
 
  「感謝您的協助,明日一早我會將賞金親自交到您府上,令弟在教會接受治療一事也請您儘管放心,那麼接下來的事……和您無關了,請離開吧。」
 
  「我……」
 
  在理應無風的室內,點燃的油燈燈火卻搖曳得厲害,一陣不自然的微風由身側掠過,強灌艾瑞克不明液體的青年男子便應聲倒下。
 
  刺鼻的鐵銹味因而一室瀰漫,昏暗的燈光仍映照出由那軀體中心不斷向外擴散開來的怵目鮮血。
 
  他們只有瞪大雙眼看著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喉頭卻沙啞得發不出任何聲響。
 
  待他們由震驚之中清醒,定睛一瞧,紮著一頭低馬尾的黑髮男子,一對赤色血瞳卻寒如玄冰,瀰漫的是彷如足以凍結一切的冰冷殺意。
 
  「……總算找到你了。」
 
  「……兄長!」




     (待續…)




===========================

各位安,這裡是每天天人交戰著揪竟要不要收tossy CD的晴//
好期待夢色的兩張專輯啊…可以讓我稍微再多活一陣子…

真的很抱歉每回都拖延相當長的時日才更新 Orz
雖然極緩慢,但還是會把吸血鬼寫完的,預計下次更新艾瑞克的章節就能完結了!
謝謝陪伴我至今的所有朋友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2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夢色|夢キャス|女性向|夢色卡司|同人|文章|小說|吸血鬼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543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夢色卡司... 後一篇:[達人專欄] 【夢色卡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奇幻長篇小說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