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聲之形同人小說】迴音碎形(下)

作者:Orion S-2│聲之形│2019-03-14 22:54:13│贊助:0│人氣:31
  (五)
 
  我在班上有一個綽號,那個綽號叫做:「拔腿就跑的東村。」

  因為我在班上,一定是在午休下課的時候,第一個衝出教室的那個人。

  這個綽號大概是石川取的,只有他會幫我取這種白癡綽號。在班上,也只有他會不知死活地跑來跟我說話。

  我在班上總是獨善其身,過著貫徹著個人主義的生活。

  我並不喜歡主動去與人交往。不,並不是因為我不擅長與人交談,雖然我的確不擅長與人交談就是了。

  我只是對「交朋友」這件事情,有著莫名其妙的反感。

  但是總是會遇到需要去主動與人交談的情況,不得不去與人交流的時候。遇到這種時候,我總是用強硬的態度來包裝著自己。這樣子的態度當然容易引來麻煩,剛分班的時候,甚至還有人認為我是特地來找碴的。幸好有石川在一旁「好啦,好啦」的替我緩頰,漸漸地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東村那個人雖然當過小混混,但是人其實還不錯。」

  只是,莫名其妙的就變成了這樣。

  這完全是胡說八道,我當然沒有當過什麼小混混。但是我從來沒有認真去澄清也是事實。我想這樣的形象,對我來說還是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好處的,至少在我否認著清水跟我有所來往的流言時,大家很快地就相信了我的說法。小混混是沒有那個腦袋撒謊的。班上的同學,似乎都是一群抱著這種觀點的人。每次數學考卷發下來,總是會被荒卷老師痛罵一頓的樣子,似乎也讓我的這種形象更加深植人心。

  說起我「拔腿就跑」的原因,不用說,當然是為了福利社的炒麵麵包了。炒麵麵包是我們學校名聞遐邇的名品,只要提起我們學校的名字,其他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炒麵麵包。

  甚至還有人為了一嘗我們學校的炒麵麵包,特地在運動會的時候前來參觀。

  我們學校炒麵麵包好吃的秘訣,在愛好者之間可以說是眾說紛紜,有人說是醬汁的緣故,有人說是獨家麵條的功勞,而也有人對這兩種說法加以否認,一口咬定絕對是麵包的關係。

  三派之間各有死忠的擁護者,彼此之間互相爭論不休,因此至今依然沒有一個公認的定論,而這又更佳增添了炒麵麵包的傳奇性。

  而我便是這種炒麵麵包的瘋狂愛好者,我超脫出理論與派閥的紛爭之外,用最純粹的愛,單純又堅定地喜歡著學校福利社的炒麵麵包。

  我對炒麵麵包的喜愛是如此的超脫邏輯,我甚至規定自己,只要沒有搶到炒麵麵包,我就會用桃子奶油三明治來懲罰自己。

  這種三明治用的是跟炒麵麵包相同的,在中間割了一條縫的紡錘型麵包,只不過中間的麵條,被替代成了奶油以及罐頭桃子。我個人認為這種麵包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是掌權者的邪惡陰謀。

  我並不是每天都能夠成功地搶到喜愛的炒麵麵包,這是令人難過的事實,但是也只能接受。

  可是,只要有機會可以品嘗到炒麵麵包,我中午的午餐就一定會是炒麵麵包。

  看到我每天都吃著炒麵麵包,清水終於忍不住了。「東村,你每天都吃這個。」

  「對啊。」

  「不會膩嗎?」

  我咬了一口麵包,說:「不會。」

  嘴巴裡面有東西的時候不要說話!清水一如往常的囉嗦完之後,又問我:

  「你真的這麼喜歡炒麵麵包?」

  「喜歡,跟炒麵麵包結婚也沒問題。」

  清水不置可否的說:「我乾脆現在就幫你們證婚好了。」清水有時候會這樣子的跟我沒大沒小,我想她大概正在經歷叛逆期。

  「不行,結婚的話女朋友會難過的。」

  「你有女朋友?」清水看起來很訝異。

  清水的反應不知怎麼地讓我十分的不開心,我補充說明:「未來的女朋友。」

  清水皺了皺眉頭,然後她拿著便當盒湊了過來,接著她在我的麵包上面,放了兩塊她便當裡面的煎蛋捲。

  「不管怎麼樣,這樣吃都會營養不良的。」

  「真是多管閒事。」

  「要是把身體搞壞了,女朋友會傷心的,不是嗎?」

  我訝異的看著清水,「我有女朋友?」

  她用像是看到笨蛋的表情看著我,然後她開始笑了起來,笑得像笨蛋一樣。

  從那天開始,只要我中午吃炒麵麵包,她就會夾一些便當裡面的菜色給我,像是漢堡肉、煎蛋捲、章魚香腸還有炸雞塊……

  後來,我都會主動的湊到清水旁邊,看著她慢條斯理的打開便當盒的布巾,等著看她掀開便當盒的蓋子的那一刻。

  先說清楚,我可不是在期待著什麼喔,真的不是。

  我只是好奇清水的便當裡面都有什麼菜色而已。

  當然我也不是一個只會接受別人施捨的男人,我也曾經提議過要把奶油桃子三明治上面的桃子分給清水,但是清水十分果斷的拒絕了我的桃子。

  「可惡。」

  看到我懊惱的樣子,清水掩著嘴巴,偷偷的笑了起來。

  我並不把清水結實這個人當作自己的朋友,但是我也說不清楚我跟清水究竟算是什麼樣的關係。但是有時候我會覺得很難過,像這樣子的日常,就只是這間舊教室裡的,午餐時段的限定風景。

  「笑什麼啊,不要笑了。」我假裝生氣。

  但是我愈生氣,清水就笑得愈開心。

  我第一次察覺,清水結實這個人,其實是個很愛笑的女孩子。

  這是一段平靜無波的時光,這樣的平穩日子,會讓人忘記班上的人其實是怎麼看待她的。

  直到現實再度無情的襲來。
 
 


 
  (六)
 
  若是說清水結實是個罪人,所有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是「罪有應得」。那麼,在這間教室裡面,誰最有那個資格對這名犯罪者施予懲罰呢?

  或許,就是那身為受害者的人了吧。

  時間是早上,荻原彩子跟藤井佳也乃大搖大擺的走過桌子間的走道,總是形影不離的這兩個人,吸引了教室裡多數人的目光。

  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這樣的強烈氛圍讓教室裡面分成了三個派別:抱著胸口,露出了期待的神情的人,雖然注視著,但是卻面無表情的人;不理會一切的變化,繼續的做著自己的事情的人。

  荻原跟藤井在清水的位置前面停下了腳步,清水抬起頭,發現是誰之後,又怯懦的將視線垂下。

  「早安,清水同學。」

  荻原彩子招牌的冰冷嗓音傳進了教室裡頭每個人的耳裡。

  清水依然低著頭,沒有回應。

  藤井佳也乃罵道:「彩子好心跟妳打招呼,難道妳沒聽見嗎?」

  於是清水喏喏的說:「早安,荻原同學。」

  「知道我為什麼要來找妳說話嗎?」荻原問道。

  清水搖搖頭,「我不曉得,荻原同學。」

  「因為啊,我聽說最近清水同學似乎過得很愉快的樣子,聽說還出現在了一些不該出現的地方。」聽到荻原的話,我心一冷,中午的事情該不會被他們發現了。

  藤井佳也乃接著把話說下去,「我前幾天看到她在車站前的商店街,還一副笑臉吟吟的樣子。」

  「沒有……」清水薄弱的反擊著,「沒有笑臉吟吟。」

  「清水,我覺得很疑惑哪,可以稍微問妳幾個問題嗎?」

  一段沉默之後,「可以。」

  「逛街應該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妳同意嗎?」

  清水怯懦的說:「同意。」

  「不愉快的人,應該不會去逛街,對吧?」

  「……對。」

  「佳也乃說,前幾天在商店街看到妳了,難道她是在說謊嗎?」

  「我沒這麼說。」

  「所以妳的確出現在商店街了,對吧?」

  一陣沉默之後,「對。」清水如此回答。

  荻原就這樣一副若有所思的點著頭,嘴裡繼續不斷的叨念著:「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接著藤井佳也乃走了過來,用力地拍了一下清水的桌子,巨大的聲響讓清水嚇了一跳,整個人差一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只聽見藤井怒吼道:「渾帳,犯罪者有開心的資格嗎?」

  清水低著頭,默然不語。

  荻原彩子冷冷的說:「清水同學,佳也乃在問妳問題喔。」

  清水的肩膀顫抖著,接著,她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道:「……開心的資格。」

  荻原咬字清晰,不疾不徐地說:「太小聲了,根本就聽不見。」

  清水拉大音量,「犯罪者沒有開心的資格。」她的聲音在顫抖著。

  荻原說:「可是我覺得妳的答案好像有點不太對呢。」

  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後,「對不起,我沒有開心的資格。」

  荻原說:「我可沒有這麼說喔,是清水同學自己承認的。我也覺得每個人應該都要開開心心的過日子……」說著,荻原皺起了眉頭,「可是啊,在做了那種事情之後,不是應該要好好的深切反省嗎,可是清水同學妳卻跑到了商店街,還露出了笑咪咪的表情。」

  荻原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我覺得很難過,明明很想要原諒妳的,但是妳卻讓我看到了不知反省的那一面。」

  「對不起,我錯了。」清水說。

  「嗯,清水同學,我的記性不太好,不過為什麼妳要跟我說對不起呢?」

  「因為我偷了妳的東西。」

  藤井佳也乃傲慢的聲音在一旁響起,「聽不見哪,聲音太小了。」

  「因為我偷了你的東西!」

  這一次聲音確確實實的傳遍了整個教室,清水的頭更低了,只聽見她用盡全力,拼命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很驚訝,荻原居然還可以如此的面無表情。她冰冷的視線,彷彿在看著螞蟻一樣的俯視著低著頭的清水。

  然後藤井佳也乃在一旁像是要打圓場的說:「嗯,既然小結實都這麼誠心誠意的道歉了,彩子,今天就稍微原諒她嘛,好不好?」她在「稍微」這兩個字,刻意的加重了語氣。

  荻原點了點頭。我以為她應該會多說些什麼,但是沒有,她只是點頭。

  「彩子,我就知道妳最棒了。」接著藤井望著清水:「今天就這樣算了,但是不要忘記喔,清水,你犯過的錯,我們會一直一直的幫你記住的喔。」

  「謝謝你,荻原同學;」清水說:「還有,謝謝大家。」

  上課鐘聲響起,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像是沒事一般的拿出課本,等著老師走進教室。

  只有清水沒有拿出課本,她有如石化一般的的凍結在座位上,連頭都抬不起來。

  清水其實是個愛笑的女孩子。不知道為什麼,這時的我,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不知道為什麼,那時的氣氛,我忽然覺得這個愛笑的女孩子,或許永遠都再也笑不出來了也說不定。

  在老師進來教室的空檔,我聽見了附近不知道是誰在竊竊私語。

  「荻原她今天還真是狀態絕佳啊。」

  「是啊,冰之女王的火力全開,她大概連哥吉拉都能夠罵哭吧,還真虧清水沒有哭出來。」

  「唉,她已經習慣了。」

  我轉過頭,想要看看說這種話的人到底是誰,但是老師就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我也失去了這麼做的機會。
 
 
 
 
 
  (七)
 
  那天我中午的午餐,是奶油桃子三明治。

  中午下課之後,「真稀奇啊,你居然還在教室裡面。」石川如此的調侃著我,而我只是瞪了她一眼,「囉嗦」的說著,然後起身去了福利社,結果只買到桃子奶油三明治。

  去那間教室的路上,總覺得腳步沉重,心想著清水會不會不想看到我?她會不會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我是不是應該要給她一點空間,不要去打擾她?只是雖然如此想著,腳步還是自動的往平常的地方前進著。

  她說不定不在,我這麼想著。但是教室的門是開著的,而清水也在裏頭。

  她的便當盒放在腳邊,似乎沒有打開的樣子。我找了平常的角落坐了下來,也沒辦法拆開三明治的塑膠包裝。

  氣氛極為沉重,今天發生的事情,跟平常的惡作劇等級完全不同。

  「你沒事吧?」

  我想要這麼問她,但是無論怎麼嘗試,就是開不了口。空教室的氣氛,從來沒有像那天這樣的死寂。

  「我喜歡自己煮麥茶。」忽然,清水清說話了。

  我抬頭看著清水,有些不知所措,幸好她似乎並不期待我的回應,只是自顧自地說下去。

  「我喜歡等水煮滾的這段時間,喜歡把茶包丟進滾水裡面,喜歡看透明的水漸漸的變成茶色,喜歡把鍋子裡頭的麥茶放涼,倒進玻璃瓶的這段時間。」她頓了一下,接著又說:「把麥茶的茶包丟進去之前,我一定要先聞一聞茶包的味道。」

  「還真是喜歡麥茶啊。」

  清水眨了眨眼睛,「煮麥茶是有技巧的喔,比方說麥茶不能泡太久,不然會有怪味道混進去,但是又不能太早拿出來,因為這樣味道會太淡,還有各種不同麥茶的品牌,煮水的溫度也各有不同。不要小看煮麥茶,這可是一門學問喔。」

  「炒麵麵包也是一門學問。」

  清水沒有理會我,「我真的很喜歡喝麥茶,特別是夏天的時候,每天放學回家一定要先喝一杯麥茶。有時候,我會在麥茶裡面滴幾滴檸檬汁,滴了檸檬汁的麥茶真的很好喝啊,東村同學下次也可以試試看。」

  「嗯。」

  「我喜歡自己煮麥茶的原因,是因為我可以自己選擇要在裏頭加多少糖。」

  「妳都加多少糖?」

  「愈多愈好。」清水說:「煮麥茶的時候,我會拼命的茶裡面加糖,直到麥茶再也沒有辦法溶解多於的糖為止。我們家冰箱裏面裝麥茶的玻璃瓶,底下一定會沉澱著溶解不掉的糖。」

  「喝這麼甜,會胖的喔。」雖然假裝開朗的說著這樣的玩笑話,但不知道為什麼,好難受。

  清水沒有理會我,「裝著麥茶的玻璃杯,就好像一個世界一樣,其他糖都融進去了,成為了麥茶的一部份,但那些融化不了的糖就沉在底部,彷彿被整個世界拒絕。它們沒有選擇,只能繼續的待在瓶子裡頭,繼續的存在著,突兀又孤單的存在著。」

  清水的聲音在教室的空間裡,是如此的清晰,彷彿在耳膜上直接刻鑿出痕跡那般的清晰。

  「有時後,我會對沉在底部的那些糖這麼自言自語。」

  說著,清水吁了一口長長的氣,就像是存在與虛無之間的距離那麼長的一口氣。

  「我就跟你們一樣,沒辦法融入自己存在的這個世界。」

  清水的聲音,聽起來很悲傷,就像已經接受自己的命運了似的那麼悲傷。

  她說:「我就跟你們一樣,沒辦法離開困著自己的玻璃瓶。」

  我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某個人走到我面前,對我說「你們教室裡面有一頭大象」得時候,「你腦袋沒有問題嗎?」我會這麼回答那個人,只是這麼說的當下,又會同時的在心裡面想著,那個人說的大象絕對是清水。

  清水是一隻大象,房間裏頭的大象,大象正在默默地流著看不見的淚,因為它的身上,充滿著受到虐待的可怕傷痕。

  然後清水真的哭了出來。

  「對不起,東村同學。」不僅如此,她還不斷的對我道歉著。

  我走過去,坐到她的面前,「妳幹嘛對我道歉啦。」我語氣慌張地說著。

  「至少在這段時間,我希望自己可以開開心心的跟妳一起吃著飯,但是今天我卻說了這麼多討人厭的話,今天……今天……」

  「不要在意這種事情啦。」

  「每次只要……自己開始變得……變得陰沉,就會……就會……害怕……」

  「害怕什麼啦。」

  「怕你……再……再也不會過來……但是我就是沒有辦法……就是開朗不起來……可是你一直都忍受著這樣子的我,所以……所以……才能夠安心下來……」

  清水試著擦去淚水,但是眼淚還是不斷的從眼眶裡面跑出來,她低著頭啜泣著,然後將腳邊的便當推到我的面前。

  「通通都給你。」她說。

  「不用啦。」

  「今天有漢堡肉、煎蛋捲跟炸雞塊。」

  她的語氣像是在說:我的媽媽、爸爸還有弟弟,都在昨天出車禍死掉了。

  話說回來,我不知道清水有沒有弟弟……這種時候我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總之,這個便當我絕對吃不下去。

  「這是妳媽媽費盡心思準備的不是嗎?」

  「不……不是……」清水泣不成聲的說著:「我都是自己……」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啦,我吃就是了。」我接過便當,然後把奶油桃子三明治塞進她的手裡。

  「謝……謝謝你。」

  我揭開布巾,掀開蓋子,然後開始吃著便當。老實說,便當的味道,我根本就想不起來。

  我只記得,自己抱著要把便當吃得一乾二淨的心情,不斷的將白米飯挖進嘴巴裡面。

  我只記得,很懊悔那一天沒能夠搶到炒麵麵包,只能讓清水吃奶油桃子三明治。

  我只記得,自己無法安慰清水的無力感。

  我只記得,清水應該要是個愛笑的女孩子。

  我只記得……
 
 
 
 
 
  (八)
 
  我失眠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好像有著什麼看不清楚真相的重重心事,在黑暗的角落窺伺著我,然後在我半夜睡著的時候,猛烈的襲來。我時常在半夜的時候,毫無來由的突然驚醒。起來的時候滿身大汗,不斷地喘著氣。

  我覺得自己大概是做了惡夢,但是卻完全不記得那是個什麼樣的夢,甚至連有沒有做夢都說不太得清楚。

  等我發覺到的時候,已經完全睡不著了。

  並不是害怕睡覺,也並不是害怕自己會像那樣毫無來由的驚醒,只是當我閉上眼睛,試圖進入夢鄉的時候,發現途中的那扇大門緊緊的閉著,無論我怎麼拼命的敲門,那扇門就是不願意打開。

  長夜漫漫,有許多時間要打發掉,躺在床上,望著一片黑暗,不知怎麼的又讓我感到呼吸困難。於是我打開書桌抽屜,拿出那台已經好久沒有開機的掌上型遊戲機,重新攻略一次那款已經破關無數次的遊戲。

  每個迷宮的路線,每個寶箱的位置,每個BOSS的打法,我都清清楚楚。破關一次之後,等待工作人員的列表跑完,回到遊戲的主選單,再一次的從最初的村莊重新出發。

  被選上的勇者啊,拯救世界的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

  當初能夠喚醒冒險情緒的台詞,如今再眼裡看來,只是冰冷螢幕上,一段毫無意義的文字罷了。

  「誰要拯救世界啊,趕快讓我跟公主結婚吧。」

  想當初,為了玩遊戲刻意忍住睡意,熬夜破關的時光;對照如今,只是為了打發睡不著的時間,毫無選擇的沉迷再遊戲的世界裡。

  每一份任務,每一項指令,每一次攻擊,累積下來的,就只有無限的空虛。

  睡不著的情況依舊,黑眼圈漸漸的加深,幸好清水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狀況,畢竟我平常就是個不多話的人。

  但是,就再有一天早上,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房間,準備到廚房吃早餐的時候,母親突然問我:「又熬夜打電動啦。」

  母親她說得如此的若無其事,就像是在談論曬在陽台上的被子,或者超市打折的高麗菜一樣,我一時時間沒反應過來,忘了說謊。

  「嗯。」我點點頭的承認。

  那是一項錯誤,只看見母親瞬間板起柔和的面孔,厲聲的對我說:「誰叫你熬夜的,下次不准給我熬夜!」

  我想,如果母親威脅說要減少我的零用錢,或者是說要丟掉我的遊戲機,還是用其他的話語來責怪我,我都不會太過在乎。但是母親的這句話,卻讓我開始無法控制的生氣了起來。

  我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吼道:「妳以為睡不著是我自己願意的嗎?」

  不等母親回應,我背上書包,憤怒地走出家門。

  睡不著並不是我的錯,這不是我自願的一件事情,但是不明就裡的母親卻把這件事當做一件過錯一樣,責怪到我的頭上。

  如果能夠睡得著的話,我還需要這樣子的打發時間嗎?到學校的路上,我臭著一張臉,「臭老太婆。」不斷的對母親發怒著。

  路上,三三兩兩的跟我一樣要去學校的學生,背著書包走向學校;一名老太太推著菜車,步履蹣跚的在路上走著;一隻虎斑貓跳上圍牆,圍牆裡面的柴犬再底下激動地咆哮。

  雲朵散開,早晨的陽光灑落大地。

  在這樣平和的早晨,對著無端發怒的自己,突然產生了一種無奈的心情,我垂下肩膀,嘆了一口氣。

  「早安。」「早安。」

  兩名看起來似乎約好要一起上學的小學生,互道早安之後,牽著手跑過了我的身邊。

  我打了一個呵欠,突然,腦袋裡響起了清水結實嘶聲力竭的嗓音。

  (不要說得那麼容易啊!)

  一切都在這個時候斷裂了。我停下腳步,懊悔的用雙手抱住頭。然後,一切都連接起來了。

  那天,我發現自己可能很難像平常一樣面對清水結實。


 
  


 
  我知道了,原因我通通都知道了。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一天清水的反應會如此激烈的原因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清水不去反抗荻原彩子,或者任何欺負她的那些人了。她明明知道一昧的承受這些排擠,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為什麼她依舊選擇默默承受。

  因為她辦不到,她就是辦不到。

  我所做的事情,就好像眼睜睜的看著其他人拿著剪刀,無情的剪掉一隻無辜鳥兒的雙翼,然後又對那隻傷口流著血,已經再也飛不起來的鳥兒,露出「你怎麼可以這麼沒用」的無奈神情。

  我的說話方式,就好像是把「沒有能力反抗」當成一件過錯一樣,無情的責備著她。

  但這並不是清水的錯,這不是她的錯。

  這是一件她無能為力的事情。

  她的羽翼,早已被我們周遭的人群,用著鋒利的鋸子,粗暴又冷漠的摘除了。

  那天我所說的話,在清水的耳裡聽來,一定像是在說:「妳怎麼那麼沒用?」一定的,一定是這樣的。

  「這麼想去窺探他人的罪惡,是因為這麼做,可以讓你覺得自己終究是個好人,對吧?」

  腦袋裡忽然想到了這句話,這句話我是從別人那裏聽來的,知道這句話我是聽誰說的嗎?

  是荻原彩子。沒錯,就是那個荻原彩子。

  偷竊事件發生之後,清水被停學了一個禮拜。在那段時間裡,總會有許多好奇的人去找荻原,想要打探那天在教室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面對這些人,荻原一如往常的掛著招牌的冷淡面孔,對著種種的提問默默不語。我想荻原只是不想浪費時間去滿足別人的好奇心。最後,他對某個倒楣鬼說:

  「你想要當個好人,對吧?但是做著這種事情的你,真的算是一個好人嗎?你不覺得與其去窺探著這種事情,不如先好好面對自己比較好嗎?但是你們辦不到,對吧?因為你們全部都是噁心的膽小鬼。在我眼裡看來,你們都跟清水沒什麼不同,令人作嘔。」後來,就再也沒有人打擾荻原了。

  過了不久,發生了那件讓清水真正變得「罪有應得」的事件。

  那天中午,我為什麼會帶著清水到那間教室?我是在幫助清水嗎?還是說,我只是一廂情願的以為自己再幫助著清水?如果我真的想要幫助清水的話,那個早上,當荻原跟藤井在家面前對清水進行著公開處刑時,為什麼我沒有出面幫助她?這才是她真正需要的那種幫助,不是嗎?甚至更早之前,當荻原拿著清水的書包,在我面前將裡頭的書本到在清水的頭上的時候,為什麼我沒有採取行動?

  原因是,我不敢。我用強硬的態度來包裝著自己,但是骨子裡,我依然還是個那個膽小鬼。

  當我以為荻原知道了清水跟我中午都再一起吃飯的的時候,我嚇得雙腳都軟了,只能癱在座位上。

  國小的時候,那個轉學生,在轉學過來的第一天,用著筆記本跟大家做著自我介紹的那個特別的轉學生。

  西宮硝子。

  (「你想成為下一個西宮硝子嗎?那我就讓你成為下一個西宮硝子。」)

  四年了,結果我一點改變也沒有,我依然是那個只會逃避的膽小鬼。

  的確,我就是「拔腿就跑的東村」,這個綽號的確再適合我也不過了。

  當年,石田將也強硬的把助聽器從西宮的耳朵拔下,然後把它從窗戶丟出去的時候,我都做了什麼?我什麼都沒做,我在一旁看著,跟著大家一起起鬨,然後假裝開心的笑著。

  對於西宮的處境,我一直都感到十分不安,我曾經不著痕跡的對我當時的朋友——山本拓形跟秋山裕亮——提起這件事,但是拓形卻這麼對我說著:

  「她活該。」

  我不認為西宮活該。但是,當時的我,就是沒有那個勇氣去反駁拓形。我連「不要去笑」的勇氣都沒有。

  西宮不是我的朋友,西宮的事情跟我毫不相干,不要去跟西宮扯上關係。

  當年,我可以用這種理由來說服自己,而今天,面對清水,我的理由又是什麼?事實上,我自己也很喜歡跟清水一起享用午餐的那段時光。

  我從來都沒有對拓形跟裕亮說過,當西宮的耳朵因為助聽器被拔出來而開始流血的時候,我覺得有點忿忿不平。

  這種話我說不出口,至少再聽到拓形說出這種話之後,我就再也說不出口了。

  我為西宮硝子感到難過,可是,這樣我就是個好人了嗎?為西宮硝子感到難過的我,就能夠被排除再那種種的罪惡之外了嗎?

  我想,到最後,我試圖去幫助的對象,並不是清水,而是我自己。

  我希望透過清水來說服自己,東村光是個好人這件事情。只是到最後,適得其反了罷了。

  (為什麼不反抗?)

  說出這種話的我,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

  我發覺,自己必須找一天,為那天的事情,好好的對清水道歉。

  清水會原諒我嗎?我不知道。

  奇怪的是,下定決心之後,漸漸的,又開始變得睡得著了。

  那天數學課,荒卷老師拿著捲起來的數學課本,啪的一下把我打醒。











  後記:

  聲之形,感覺是好久以前的作品了啊,現在應該沒人記得了吧。

  還記得當時是發佈劇場版的製作消息之後不久,我剛把這部漫畫從頭到尾看過一遍,看完之後,出現了寫這篇故事的念頭,但是努力了很久,一直都寫不出來。

  我覺得自己應該解釋一下,故事的主角,東村光,設定上市漫畫中西宮硝子跟石田將也在國小時候的同班同學,我想要藉由「旁觀者」的角度,寫一篇由漫畫世界中延伸出來的另一段故事。原創的角色,原創的情節,有點像是外傳之類的東西。除了在回憶以及敘述之外,故事裡不會出現任何漫畫裏頭的角色。

  為什麼會想要寫這篇故事,我已經有一點忘了,只記得好像有一個場景,無論如何都想要透過這個故事寫出來。在努力了許久之後,自己已經某種程度上放棄去完成這篇作品了,然後一直到最近,突然有了一種感覺,好像知道了這篇故事該怎麼把它寫出來。

  嘗試之下,就是這一萬六千字左右的作品。

  這算是某種程度上的試作品,這篇故事的全貌,我依然不知道怎麼把它表達出來。

  不過,這麼一來,總算也是給了自己一個交代了。

  目前這篇作品就到這裡告一段落。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2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希望|聲之形|同人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a233245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聲之形同人小說】迴音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yumo666大家
"亞梨子家族"徵喜歡動畫和萌圖等事物的同好巴友加入!https://guild.gamer.com.tw/guild.php?sn=987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