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百合】CryLily 21

作者:西瓜│2019-03-14 22:10:44│贊助:12│人氣:290
21

 
 
 
  於是,她就像被後浪推著的前浪,只是不停向前跑著。
 
  「我們要快一點!操場旁邊的空地常常很多人霸占!我們要比他們更快搶到──!」
 
  她沒有想過自己在脫離了稚嫩的幼孩時期後,還能像個小孩子一樣,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奔跑。她的理智叫她應該停下來,但愈是向前踏出步伐,她的心情就愈是沒來由地開朗。
 
  無論是誰,每個人都側目著,她感受到所有不理解的視線,可心中有股聲音勸她不要多加理會,那不是值得耗費心神顧慮的事情。距離地面還有三階,她依著自身所想,從樓梯上一躍而下。
 
  在那一刻,陳思璇從她的身旁跑過,她才驚覺推著背後的那雙手早已抽離。那一聲吆喝並未出乎意料,而是在恰到好處的時機迎面而來。
 
  「來比賽吧!看誰先跑到操場中間!輸的要請對方喝飲料!」
 
  她很少對事情有正確的預期,但若是扯到陳思璇,她就能以自己也不明白的神奇準確率猜到對方的每句話。面對突如其來的比試,黃曦瑜沒有開口回應,而是奮力邁開腳步,以行動給出答覆。
 
  她們安然跑過女宿外面的那條平緩下坡,但連接坡道與大樓的樓梯可就沒讓她們好受。她的左手握著扶杆,一步一步的謹慎向下,小心翼翼得如履薄冰。
 
  抬頭向前看著,在她眼簾中的思璇是十分狼狽的。一邊要扛著提琴箱,一邊又要注意腳步,同時間速度又不能太慢──那樣的思璇有好幾次像要跌倒的樣子,但每次都在完全失去平衡前穩住了身體。
 
  兩個人像小鹿一般,一路蹦蹦跳跳,下了那一長條階梯。穿過川堂,她們跑在走廊上,閃過每一位面露驚色的學生,她的心裡沒有害臊,只有愉悅。
 
  儘管呼吸已經跟不太上身體所需,但急促呼吸著的她還是跑著,希望能在哪一處超前。
 
  她看著前方,距離操場剩下最後一排窄樓梯,再來就是平地。當她們的腳踩到PU跑道時,賽程將會變成直線的衝刺跑。一旦事情演變成那樣,她明白自己是毫無勝算的。
 
  如果不想點方法的話……當她忍受著快要軟掉的雙眼時,一個大膽的想法乍現在腦海裡。
 
  她自動地排除掉視線內的所有事物,只剩下牆壁。
 
  幾乎沒有考慮到這麼做究竟有多危險,她跑到牆邊,把雙手放上牆垣。使盡渾身解數,她一把撐起身體,讓自己站於牆上──連心理準備都沒有做足,她就縱身跳了下去。
 
  牆並不高,她推測距離地面大概不到八十公分,這是稍微調皮的小孩都敢跳的高度,所以在腳受到強烈的衝擊後,她安然著陸,連準備好要緩衝的手都沒用上。
 
  其實,她是很想像跳箱一樣翻過牆的,但平常沒在運動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事。
 
  頭一轉,她看見思璇才準備要下樓梯,內心不禁狂喜。兩腿繼續向前邁步,直到她的雙腳跑過跑道、踩在草地之上,才停了下來。
 
  所有劇烈運動後會產生的不適感都襲上她的身子,但贏得比試的心驕傲地壓下了它們。她轉過頭,對著跑向她的陳思璇露出了大大的燦笑──雖然是非常滑稽地喘著氣。
 
  「妳、妳……」陳思璇比她還喘,眼睛瞪得大大的,誇張地揚起的眉毛是不敢置信的代名詞,嘴角卻又往上勾,那是張妙不可言的笑顏。「居然翻牆!這是作弊!」把提琴箱放在草地上,思璇的動作很大,卻不粗魯。她沒聽見任何碰撞聲。
 
  聲聲厲厲的指控沒能使她感到愧疚,黃曦瑜不以為然地聳肩。「妳又沒說不能翻牆,我這才不是作弊!」雙手插腰,她神氣地展露出贏家的驕傲。
 
  思璇雖是噘彎了嘴,可動作中沒有要辯的意思。那頭烏黑且柔順的秀髮向左右兩旁微微飄擺,從嘴中輕輕流瀉而出的笑聲則承認了敗北。「好啦!算妳贏!」
 
  黃曦瑜聽到這句話,也笑了出來。
 
  她的欣喜並非來自於獲勝,純粹是一種心靈得到滿足的狀態,這令她很是驚訝。她沒想過一個人能如此簡單就得到快樂,這和她過去經歷的不太一樣,她實在說不上來。
 
  但在隱約之中,她卻可以明白是什麼東西改變了。她的雙眼停留在眼前的人,視線死死釘在那張朝夕相處的臉上。是妳啊。她是理解的,不可能察覺不到的事實擺在眼前,她相信那就是正解。
 
  「飲料晚點再請妳喝,我們先來做正事吧!」說著說著,陳思璇的臉就忽然消失在眼前。
 
  黃曦瑜低下頭,看著蹲下身子的陳思璇打開提琴箱,一臉興奮地在箱子裡翻東翻翻、西攪攪。「妳猜我還會拉哪幾首曲子?我敢說夜曲是我絕對不會忘記的……噢,還有小步舞曲!等等……也許……」
 
  像是轉到最大的水龍頭,思璇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一首又一首的曲子從管線中流了出來,她試著盛起每一粒水滴,不過她那小小的臉盆很快就裝滿了,只能任由水流滿溢流出。
 
  雖然陳思璇對音樂的造詣是那麼地高,但她壓根兒不懂古典樂。若是音樂課學過的名曲,她大多都還留有一些片段的印象,可像是什麼什麼大調或某某小調,她的腦袋便一片空白,什麼也聯想不到。
 
  「那麼,妳想要我拉什麼曲子?」
 
  轉眼間,陳思璇已經把她的愛琴架在肩上。她的左手拿著倚在弦上的琴弓,看似蓄勢待發;雙眼炯炯有神,臉上洋溢著幾近不可一世的得意,那一抹自信的笑容讓她想起過去。
 
  啊,過去。僅僅是一年的時間,她所熟悉的陳思璇就被抹殺,從世上遁隱,再也沒了蹤影。她曾經想過要怎麼做,陳思璇才會再次展現這個模樣呢?她愛她,從靈魂本質上的愛,不單只是因為那張臉,也絕非是個性所能定奪的。
 
  幫一具空蕩蕩的軀殼找回靈魂是多麼地困難,然而陳思璇只需要一把琴。
 
  眨了眨乾澀的雙眼,她忘記自己發了多久的呆。在心裡湧現的情感是什麼呢──濕掉的眼眶早已沒辦法分辨這份心情。
 
  「……選妳自己喜歡的。」
 
  陳思璇需要的只是一把琴。
 
  還有,一次表演,僅僅一次的演出。就像是拿起最後一塊拼圖,將它塞回那個缺口,一切便會完整。
 

 
  在音符的世界裡,她什麼都看見了,卻也什麼都看不見。
 
  好久沒有聽陳思璇拉琴,她卻格外地感到熟悉──當然不是在說樂曲,而是有關於思璇的一舉一動。上揚的眉毛代表現在正是激昂的部分,而當緊緊蹙在一起時,那又是一個令人糾結的悲傷旋律。
 
  太陽其實很大,曬得她汗流浹背,而她料想思璇頂著那頭長髮,肯定是更加難受。她知道在操場的草地上舉辦一場演奏會是很奇怪的,但她或陳思璇都毫不在意旁人投射過來的視線。
 
  她的眼裡只有那位小提琴家。
 
  黃曦瑜認真地聽著每個響奏的音,不知為何,她居然能理解很多無以言喻的情感。
 
  開心?她確定思璇是很快樂的,她都瞧見那張咧得開開的笑容了;膽怯?她愣住了,在一個四拍後,輕輕地搖擺著頭──那些音不穩固,但她相信那不是怯場,只是久未練習的生疏。
 
  再來是,憤怒。
 
  一連串比激烈更高亢的音衝撞著她的耳膜,似乎在宣洩著某種不滿。她毫無保留地接收它們,咬了咬嘴唇。鋒矛向著何處?是她的窘境吧,是剝奪了她夢想的現實吧,黃曦瑜幾乎能想像思璇奮力丟出標槍的畫面。
 
  忽然,音樂回到了慢板。當所有情緒都被排空之後,留下的只剩平靜與穩重。她和睜開眼的陳思璇四目相交,在對方的眼瞳深處,她讀懂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
 
  哀戚和滿足。樂曲在一個長音後結束,她猜那也許是最後一個音。
 
  思璇放下她的琴,琴弓像是手臂的延伸一樣,長長地垂落著。抬起頭,她倒是看見了一張驕傲的臉,勾起的嘴角卻沒有絲毫笑意──這是頹然,也是反叛者的掙扎。
 
  她茫然地拍起了手,和其他一起圍觀陳思璇拉琴的人一起。
 
  在他人的眼裡,陳思璇的表演只會是一次表演,不具備任何意義。他們拍手,單單是為眼前提供了娛樂的人物獻上敬意而已。
 
  在她眼裡,她卻感覺自己的拍手像是在為陳思璇的音樂路送終。「那就是句點了,不會再延續下去。」落寞又不失傲氣的臉背對著太陽,她不記得思璇的臉有這麼陌生,但那表情便是如此訴說著。
 
  而,在思璇眼裡,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拉琴的呢。她已無力深入思考。恐怕也只有陳思璇知道。
 
  午後三時,在大學操場的草地上舉辦的一場演奏會,在十幾雙的掌聲下,不是那麼完美地落幕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1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原創|愛情|GL|現代|百合|校園

留言共 2 篇留言

欹嵐
夢想+現實=煎熬w

03-15 21:32

西瓜
我會讓她們有好結局!!!是HE!!!!
現實已經夠苦了,至少在又甜又香的百合裡要一直幸福qqqqqq03-18 01:44
欹嵐
最喜歡HE了w
別的坑都在撒玻璃渣qwqq

昨天01:08

西瓜
這種大長篇不想追到最後是BE啊XDD
短篇的可能才會是BE~昨天22: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kufufu6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百合】C...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我在追尋~什麼東西~~原來不過都~只是空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01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