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8 GP

[達人專欄] 買回來的奴隸少女竟是神明!?買個奴隸來洩慾

作者:月河│2019-03-14 22:09:44│贊助:177│人氣:1816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要買這樣的人回來?」俊輝拎著鐵鍊,和家瑄並肩走在一起。

  那條長長的鐵鍊約有兩公尺長,一名紫色頭髮的少女低著頭默默跟在後頭。

  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人行道上牽著奴隸散步,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不過在台灣,大家買了奴隸之後,大多會將鐵鍊、手銬和腳鐐拿掉,否則容易引人側目。以人權法來說,奴隸已經是違反了本國法律。

  只不過,礙於經濟發展及各項考量因素,賭博、奴隸及色情產業早就順應時代的變遷帶入國土中。

  鐵鍊和腳鐐隨著前進的步伐發出難聽的鋼鐵碰撞聲。

  俊輝第一眼看到這位奴隸,有種很奇妙的感覺。

  蓬亂但漂亮的頭髮、姣好的臉蛋和纖瘦的身材,各方面來說的確很不錯,符合俊輝要求的門檻,但是有個問題。

  她的眼神充滿了絕望,臉上蒙著一層陰影,畏怯退縮的樣子,似乎十分怕與人接觸,而且她的陰沉和沉默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天知道以前發生過什麼悲慘的事情在她身上,會淪落成奴隸確實叫人心疼和難過。

  重點是,她還是個日本人。

  這裡並不是說日本人多麼低賤之類的,而是在這個年代,很少有日本奴隸。

  因為日本跟台灣一樣是個先進大國,不像是中國可能近海區域發展良好,內陸發展緩慢之類的。也就是說,她會變成奴隸是件奇怪的事情,照理來說日本不會輕易讓自己的國民變成奴隸販售出去。

  「你聽我的就對了!你這傢伙就需要跟這種人相處,懂嗎?」

  「什麼叫做我需要跟這種人相處?等一下,妳是不是也討厭日本人?我討厭日本!雖然以前他們將台灣治理的不錯,不過我的祖先是被日本人殺害的。」俊輝瞥了背後的少女一眼,瞇起眼睛哼了一聲。

  「至少外表很符合不是嗎?」

  「回家以後我就拿她來發洩性慾。」

  「那我會把你拿來發洩我的怒氣。」

  「開玩笑!開玩笑的啦,不要那麼認真。」俊輝露出虛偽的笑容。

  回到家以後,俊輝將她的鐵鍊、腳鐐和手銬拿掉。

  少女睜大了雙眼,以疑惑的神情盯著俊輝。

  「怎麼了?」俊輝挑起眉毛打量少女,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破爛的灰色洋裝,原本大概是白色的,可能很久沒洗。「會說中文嗎?我是會說日文啦……看動漫學的。」

  「是。」少女仍舊低著頭。「為什麼……把我的鏈條解開了?」她的中文說的十分流利。

  鏈條?好奇怪的說法。「那還用的著說嗎?不然妳要怎麼行動和做事,那種東西礙手礙腳的,好了!給我去洗澡,妳有夠臭的,身體又髒的要死。」

  「遵命。」少女輕聲回應。

  俊輝看著她寂寥的背影走向屋內。

  「走到底之後右轉。」他大聲提醒。

  「是!」對方轉頭回應後鞠躬。

  日本女孩還真有禮貌!他暗想,跟某些台灣女孩就是不一樣,他看向不遠處的家瑄,後者用凶狠的眼神瞪著她。

  她可以讀取他的心思,俊輝忽然想起這點,暗自大叫不妙。

  少女很快就洗完澡出來,家瑄替她挑了一套方便穿著的白色T恤和藍色迷你裙讓她穿。

  「妳能不能別再擺著那張狗屎臉啊!讓人看了心情很差。」俊輝對著她破口大罵。

  少女將頭低得更低。「遵命。」但是她還是一臉陰沉。

  俊輝正想打她,不過卻先被家瑄電了一遍,只能在地上打滾和慘叫,見到這幕景象的奴隸少女,嚇得跑出客廳,躲到玄關的走廊那,像隻羞怯的小貓般探出頭觀察。

  「這就是你尚待進步的地方。」家瑄雙臂環抱胸前。

  「開個玩笑而已!那不然我要怎樣?我花了十萬買了這個女人回來,我有處分她的權利,現在這樣我想把她丟出去。」俊輝埋怨。

  「拜託、拜託……請……不要……把我丟出去。」少女慌忙的跑上前,跪在俊輝面前。

  奴隸會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大多數奴隸沒有謀生能力,只能仰賴主人。一旦被發現沒有主人跟在身邊,在外頭被抓起來,會被嚴刑拷問加上抓回家,如果知道主人不要了,就會再次被端上拍賣會賣出去。

  「妳沒必要這麼怕我吧?」俊輝捏了把冷汗,看向家瑄。「這傢伙也是奴隸,可是現在我變得很像她的俘虜。真奇怪,台灣女人和日本女人差距還真……啊!打沒。」俊輝話還沒說完,一陣酥麻的感覺流竄到全身上下,毫無疑問他又被電了。

  「是啊!妳不用怕這個傢伙,他就是面惡心善,有色無膽的廢物。」家瑄說。

  「什麼叫做有色無膽的廢物?我有色有膽……做人坦蕩蕩!」俊輝大聲反駁,但對於面惡心善這點他卻不否認。

  「這、這可不行!對主人要絕對的尊崇……在日本是這樣。」少女抬起頭回答。

  「痾,那就先來幫我口……」俊輝說到一半,感受到冰冷的視線從後方傳來,便趕緊住嘴。「說說妳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吧!我很好奇,我不會強迫妳說,如過這會讓妳不舒服,當然我可以用我那媲美加藤英的高超手技讓妳舒服。」

  俊輝和家瑄在沙發上坐下,請少女坐到另一邊。

  「那我不想說。」少女呆若木雞的回答。

  「不行!給我說,不然打爆妳的腦袋。」俊輝站起來勃然大怒,這次家瑄拉住他的手坐下來。

  「傻瓜,她已經受到精神創傷了,你還要給她二度傷害嗎?你是不是人啊?」

  「我是!問題是她什麼都不肯說,悶在心裡只會更難受。」

  「那也不能逼迫人家!這種想法就是你不好了。難怪你交不到女朋友!」

  「那是兩碼子事,不要混為一談!」俊輝噘起嘴巴,不過卻很心虛。

  「兩位……請不要為了我這樣的人吵架。」直到少女開口說話,兩人才停下爭執。

  「就算妳是個奴隸,給人家鄙視也就算了,自己不能這樣看自己啊!要有志氣。」俊輝說。

  「俊輝這方面確實還不夠成熟,但他的想法出發點是好的。我知道不能強迫妳說,妳就……等妳願意對我們敞開心房的時候再說吧!我們不會把妳當作奴隸看待,就像朋友那樣相處,好嗎?」家瑄伸出友誼之手,俊輝冷眼旁觀。「你給我伸出你那隻骯髒的手!」

  「好啦!幹嘛講話這麼難聽……妳這女人多多學學人家好嗎?一點女人的樣子都沒有。」俊輝也伸出手,等待少女願意踏出新的一步。

  對方並不肯。

  俊輝大嘆口氣,然後便跑去舉啞鈴了。

  「主人……請問……我要做什麼?」

  俊輝揮汗運動時,少女主動過來詢問,態度很積極,這樣勤奮的奴隸很不錯。「妳就……先把家裡吸地、擦地一遍,再把衣服洗一洗拿去曬。浴室順便清潔一遍,玻璃窗通通擦一遍,還有傍晚的時候,跟我去一趟黃昏市場。」

  「遵命。」少女連一聲埋怨都沒坑,就顧自去做事情了。

  家裡很快就傳來吸塵器的聲音,俊輝偷偷看了一眼,家瑄果然在一旁幫她,這也是有必要的,畢竟她才剛來家裡不久,對於很多東西都還不熟悉,需要有一個人在旁邊輔助,學的才比較快。

  「喂!我剛剛都聽說了,你丟一大堆事情給小棉做對吧?」家瑄雙手插腰,氣勢懾人走過來。

  「怎樣了?她是我買來的,她有義務要絕對服從……」

  「我以前就說過,家事是要大家一起做的,你都忘的一乾二淨嗎?如果你不去做,我就把你電到包皮發麻!」

  「我知道了啦!妳這恰北北。」

  俊輝加入了打掃的行列中,他拿起拖把跟在小棉的背後,話說……小棉是她的名字嗎?還是家瑄擅自幫她取的小名呢?

  「主人!您怎麼也一起做家事,通通交給我就好了。」見到動手做事的俊輝,小棉神色驚慌的說:「主人只要休息就好。」

  「除非妳說服的了那個兇女人。」俊輝用下巴指了指。

  「你們是……夫妻嗎?」

  「才不是勒!誰要娶這種女人回家受罪啊!」

  聽見俊輝的發牢騷,小棉忍不住輕輕的掩嘴笑了出來,這是俊輝第一次看見她嘴角上揚,給人一種全新的感受,就像認識好幾個月的情侶,難得見到對方罕見的另一面那般。

  「不好意思,我馬上工作。」見到俊輝的視線,小棉趕緊埋頭吸地。

  「妳真的不用這麼怕我,即便妳以前的僱主很可怕,我應該也沒有他那麼可怕才對!」

  小棉保持沉默,不理睬俊輝。

  這個女人真難懂,感覺沒有家瑄那麼好相處,難道我跟女生相處的方式真的有問題嗎?俊輝開始思考。

  不過家瑄到底是要他理解什麼東西?他還真搞不懂對方的用意。

  他一面進行打掃工作,一面靜靜的觀察小棉的舉動,她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勤奮和認真,從頭到尾都在專注工作,沒有說話和分心,更沒有去做其他事情,俊輝跟她搭話,都只有得到對方敷衍但尊重的回應,到後來他也不想跟她說話。

  家瑄則是在寫作業,還有進行其他家務事,一如她所言,大家都該分擔工作。直到了傍晚,工作終於告一段落。他帶著小棉出門採買東西,一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語,他實在是覺得這樣死氣沉沉的很無聊又尷尬,於是又繼續說話。

  「仔細想想,奴隸也是人,該擁有與人同樣的基本人格權才對。身為主人的我,凡事都仰賴別人也不太好,一直行使主人的權利來壓制奴隸這點也是,這就像是除了地位之外,好像沒有比奴隸好的樣子,沒了奴隸之後該怎麼辦呢?」

  兩人走在人行道上,小棉仍舊低著頭不肯說話。

  晚霞高掛在天空,伴隨著零散的雲朵,絢麗又光彩奪目。

  「我不知道怎麼跟女孩子相處,我媽媽在國小的時候過世了。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被班上的同學笑是沒媽媽的人,我討厭跟其他人相處,漸漸的就變成現在這樣,但是又很想念媽媽,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可能是渴望關愛吧!結果以性騷擾女性這種錯誤的方式進行……」

  「……」

  「抱歉,突然說這些很奇怪吧!」俊輝苦笑,抬起頭望著晚霞。

  小棉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俊輝,她輕輕的將俊輝擁入懷中,柔軟溫暖的觸感讓俊輝一陣愕然。

  「主人是個好人,我看的出來。」她說。

  「是嗎?才認識一天而已,說這個太早了吧?」

  「才認識一天,您就對我說這些,太早了吧?」後者回以一抹嫣然一笑。

  「說的也是……」俊輝滿意的將她放開,接著捏了一把對方的胸部,露出竊笑。「走吧!」

  原本他很期待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會是錯愕、破口大罵還是害羞不已呢?但是小棉沒有反應,只是靜靜地跟在一旁。

  「妳不在意喔?」俊輝納悶。

  「因為我是主人的東西。」

  「剛剛那句話讓我勃起了,我們可以去公廁做愛嗎?」

  「……」

  「開玩笑的啦!趕快買一買東西回去吧,妳可別將這事告訴那個女人啊,不然我又有得好受的。」

  「你們是戀人嗎?」

  「才不是呢!跟那種女人在一起是受罪啊!」

  「不過……你們看起來很合拍,真羨慕。」

  俊輝困惑的看著小棉,這次他沒有說話。

  很合拍……是嗎?原來在外人的眼中是這樣。不知不覺,也跟她相處快一年了。俊輝開始回想起第一次見到她的事情。

  她那雙眼神不是一般奴隸會有的,明明就是個奴隸,卻好像在物色人選的買家,而且她不像其他奴隸那樣恐懼或是擔心。

  現在的他知道對方是神明,這些疑惑也通通煙消雲散。

  能跟正常的女孩子在一起,他應該要感到高興才是,雖然是買來的。

  「從今以後多多指教吧!」

  「我才是,請多多指教。」小棉恭敬的壓低身子。

  「唉!下次捏妳奶子的時候,稍微尖叫一下吧!」

  「遵命。雅梅碟!」柔媚的女性尖叫聲從小棉的嘴中吐出。

  俊輝立刻感受到四周異樣的眼光通通聚集過來,令他一陣愕然。「妳那個像是AV女優的叫床聲……還是算了吧!」

新的部落格地址←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備註:沒有收益活動(妨礙閱讀的廣告我幾乎能撤的都撤了)

既然這麼愛寫作,就用寫作來賺錢吧!這才符合我的風格。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快點來追隨!!目標追隨人數1000!!

作者的話:

我最近忙著寫新書,以一天兩、三千多個字的速度來算,可能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完成,所以這段期間內我小說更新的速度也許會變慢。

我不太確定,但我還是會畫畫和玩遊戲。

都2019了,要是不玩線上遊戲跟不上流行是吧!怎麼說的我好像是個老頭,我也才二十幾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51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Rain
冒昧問一下,請問這系列有幾章了,第一章從何看起?我以為這系列是一個一個的………

03-14 22:59

月河
九集 就點右邊的名稱資料夾進去就好03-16 22:08
邊邊人
母…母湯啦,輝哥

03-14 23:21

月河
輝哥讚喔03-16 22:08
哥哥愛抽插
看來有新家人了

03-14 23:22

小柚子Yuzi
家瑄不就能讀心了嗎?幹嘛還要小棉親自開口講過往的事情

03-15 00:15

月河
她不想這麼做吧!不禮貌03-16 22:08
怒目少年
確定中國內陸發展還是很慢嗎?(重點誤

03-15 02:42

怒目少年
話說家瑄幹嘛還要俊輝再買一個奴隸啊?

03-15 02:46

月河
看下去就知道03-16 22:08
夏意識
這標題是什麼啊 你們這些噁賴宅真很可怕...

03-15 13:04

月河
幹嘛這樣03-16 22:09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請問文章的圖??

03-15 15:26

月河
我是上網找的 不知道是哪裡的 好像關鍵字是奴隸吧!03-16 22:09
閻魔
讚 有新角色

03-16 12:12

Rain
我是用手機看的,不過謝謝告訴我明確的數字

03-16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8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冰淇淋小學生... 後一篇:[達人專欄] 買回來的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asuna17喜歡小說的朋友們
網遊小說更新囉!期望有興趣的讀者們前來參觀參觀閱覽閱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