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I.C.—銀色災厄:起源》第九話:決心

作者:Tempest759│2019-03-14 10:02:41│贊助:10│人氣:278

上一話 第八話:訓練



第九話:決心

  記得上完梁先生的課後,就是午飯時間。
 
  當我來到基地大屋裏兼作飯廳的客廳時,伊利亞先生和阿姆斯壯先生已經坐在長方形的飯桌前悠閒地聊天。
 
  「喔,小妹妹回來了!」背對着大屋正門就坐的伊利亞先生扶着椅背轉對我打了聲招呼,還露出咧嘴的開朗笑容。
 
  「嗯,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蕾絲賓,今早的訓練辛苦妳了。」坐在伊利亞先生對面的阿姆斯壯先生向我投來一抹淡淡的微笑。
 
  「哈哈,還好啦。」我也勉強擠出點笑容,希望不要讓他們太過擔心我。
 
  但似乎還是騙不過他們。只見伊利亞先生頓時眉頭一皺,正要開口時,阿姆斯壯先生卻忽然轉移話題似地搶先問我:
 
  「剛才應該是忠烈的訓練吧,怎麼不見他跟妳一起回來呢?」
 
  「訓練結束之後梁先生就不見人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我回完話後,便到伊利亞先生身旁就坐。
 
  「忠忠可能又跑去弄他的那些小發明了唄。」一道女聲從廚房的方向傳來,隨後雙手都托着比臉還大上許多的盤子的安賈莉姐從廚房門口出現並走向我們。
 
  「喔,飯做好了就跟我們說聲,讓我們來幫妳拿嘛!」
 
  一見到安賈莉姐,兩位強壯的男士就自動彈起身上前要幫安賈莉姐。
 
  「勞煩你們嚕。」
 
  男士們各自取走安賈莉姐手上的大盤子後,便直接代替她把大盤子上的食物和餐具移到飯桌上。
 
  我在他們還在把東西拿下來的期間問:「梁先生有在自製甚麼東西嗎?」
 
  「其實我們也不太清楚啦,只是最近耍酷小子經常不是窩在自己的房間裏狂敲鍵盤,就是自己一個人躲在後院的研究小屋裏造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伊利亞把話都說完的同時,我們各自的午餐也已經準備好了。
 
  我的肚子已經在不斷咕嚕咕嚕地響了,所以我也不打算繼續深究,填飽肚子才是現在的優先事務!
 
  今天的午餐是十分開胃的甜咖喱,另外還有沙拉平衡營養。
 
  然而就在我拿起自己的餐具準備要大快朵頤之時,我卻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於是我環顧了其他人的碟子一遍,發現我的那碟的份量居然又是最多!
 
  「呃嗯……又是我吃最多,這樣不太好吧。」
 
  聽見我這麼說後,伊利亞先生忽然哈哈大笑起來,說:
 
  「小妹妹妳真的好乖!不過啊,剛做完一連串的劇烈運動後,一定得要多吃一些,這樣才能補充失去的能量,還有提供額外的養份去讓身體成長,反觀要是吃不夠多,不但會影響一天的精神,還可能會影響健康喔,所以妳就別再介意啦!」
 
  「係呀係呀!」
 
  突然間,我感受到自己的右臂被甚麼箍住,另外還被某種好柔軟的東西壓住。同時我的身體也像觸電一樣頓時一震,心裏的警鐘又再次被打響。
 
  啊啊糟了,一不小心就被纏上了!
 
  安賈莉姐的聲音這時突然就在我耳邊響起:「小蕾絲還在長身體嘛,要是不好好吃東西長成個窕窈可愛的美女,姊姊我可是會很桑心喲。」
 
  在我的眼角餘光中,名為安賈莉的猛獸正露出猙獰的表情,把眼睛瞇成一條細縫,來回舔着她自己的嘴唇,覬覦着我這隻獵物。
 
  這隻猛獸的全名是安賈莉.卡特里,自稱來自敘利亞。
 
  我一直以伊斯蘭教為主要宗教的國家的人都很保守,尤其是女性的言行都會表現得更含蓄拘謹。然而安賈莉姐卻完全推翻了我對此的印象。
 
  安賈莉姐不但沒有用她那邊的傳統服飾把自己包緊緊,還非——常喜歡開黃腔,她自從得知我的名字後,還不斷在拿這來開玩笑。
 
  不僅如此,她還非常好女色,昨天我要去洗澡時,安賈莉姐居然提出要和我一起洗。
 
  「妳才剛經歷過大逃亡,不論身心都還很疲勞對唄,為了讓妳能多休息些,就讓姊姊我來幫妳舔——我係說洗乾淨妳那滿是甘汗痕跡、又嬌小幼嫩的可口身體唄!」突入浴室的她那時候這樣向我說。
 
  當時的我只想說:「這位變態,就算妳把動詞換掉,但不把形容詞也一併換掉的話,還是掩蓋不了妳那猥瑣的動機的好嗎!」
 
  面對眼前這不斷用色瞇瞇的視線掃光我全身上下,嘴角還流出唾液來的敘利亞女性,我忽然有種預感:要是我不馬上離開浴室,恐怕我被她扒光後,澡還沒洗成,就會先失去甚麼,還會被繳活甚麼,而某個我很討厭的玩笑也不再會是玩笑。
 
  所以我放棄吐糟,直接衝向浴室大門,希望能趁安賈莉姐不為意時離開這裏。
 
  可是,該說不愧是現役軍人,安賈莉姐馬上就反應過來,還以俐落的身手瞬間制住我的行動,之後還一邊鎖住我的手腳,一邊開始要脫我的衣服!
 
  為了我的清白,我不斷掙扎,拼命掙扎,然而完全沒用,安賈莉姐還是一邊發出猥瑣的笑聲,一邊以十分俐落地把我外套上的鈕扣都一一剝下!
 
  慘了,完蛋了……再見了,還保有正常少女心的我,我很快就要進入「新世界」了。
 
  然而就在她順利脫下我的毛衣外套之際,浴室的大門就突然被踢開,來者居然是以艾薩克為首,另外兩位分別是阿姆斯壯先生和伊利亞先生的三名男性。
 
  看見我和安賈莉姐纏在一起的畫面後,最先有反應的是艾薩克,他似乎感到煩躁地咋舌一聲後便轉頭離開;接着阿姆斯壯先生嚴厲地一聲令下,讓安賈莉姐立即自行地放開我,還到外面教訓了安賈莉姐一頓(雖然她事後就當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繼續對我作出疑似性騷擾的行為);伊利亞先生則在安賈莉姐放開我後,就立刻來到我身邊確認我有沒有受傷。
 
  於是我才終於能平安地洗完澡……雖然之後當我坐在客廳的沙發椅上看着電視時,安賈莉姐又再度襲擊我,把我當成抱枕緊緊地抱在她懷裏,她抱着我的時候還老是對我毛手毛腳,不過也只止於揉揉我的手、腳、臉頰,偶爾用自己的臉蹭我的臉,頂多就偷吸我的頭髮的味道,沒做甚麼太過份的事。
 
  我一開始覺得被安賈莉姐這樣揉來揉去是有點不舒服啦,不過……該怎麼說呢……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怪怪的,但是,被揉久之後,真的有種漸漸舒服起來的感覺,身體也變得非常放鬆,有點像以前爸媽描述他們接受按摩時感受到的感覺。
 
  在我被安賈莉姐抱住的這段時間裏,我們一邊一起看着這裏的電視節目,一邊閒聊着。
 
  首先打開話題的是安賈莉姐。她在這時候才正式進行自我介紹,還說了她喜歡吃些甚麼,還有興趣是做甚麼之類。
 
  之後她還和我分享了好多有趣的事情,例如:電燈泡不是愛廸生而是生於德國的美國人亨利.戈培爾發明,二戰時某前蘇聯元帥愛喝可樂愛到甘願冒險聯繫美國政府走私進口,胡蘿蔔會增加夜視能力居然是二戰英國為了隱瞞雷達的發明而刻意散播的謠言,猛瑪象其實是熱帶生物,「山雞(Mountain Chicken)」不是雞,男女都有乳頭是因為在決定性別前就先長出來了,同性海豚間會開雜交派對,處女膜並不存在,……
 
  雖然後面的話題越來越歪,還開始帶有強烈的性暗示,但我實在不好意思打斷正興奮地說個不停的安賈莉姐,所以搞得我非常尷尬。
 
  儘管如此,和安賈莉姐對話還是件非常輕鬆的事,即便才剛認識,我們也能像朋友一樣互相暢談各自的事情,待在她身旁的這段時間雖然不長,但我還是過得非常開心,讓我能暫時忘卻那些悲傷的事,要不是安賈莉姐老是想打我的身體的主意,或者不是經常在我面前晃動她胸前那兩團脂肪的話,也許我變得會非常黏她。
 
  「呃……但是安賈莉姐,您這樣做會讓我很難吃飯耶。」我無奈地向這隻還在舔着自己嘴唇的猛獸抗議。
 
  「嘿嘿,那不如讓姊姊來喂妳唄,嘴.對.嘴.地!」
 
  好可怕,安賈莉姐現在的笑容實在太可怕了,可怕到要是小孩在晚上的大街上碰見她,肯定會被嚇到從此變成習慣早睡生起而且不會撒謊的乖寶寶!
 
  「嗚哇……!阿姆斯壯先生、伊利亞先生,可、可以幫幫我嗎?」我無助地向默默看一切發現的男士們求救,然而他們居然都只是在笑,好像完全沒打算做點甚麼!
 
  「安賈莉,妳就別再作弄蕾絲賓了。」阿姆斯壯先生勸阻安賈莉時,臉上掛着微妙的笑容,就像回想起甚麼會讓人會心一笑的往事。
 
  「哈哈哈,這樣才好、這樣才好!」伊利亞先生一邊高興地大力拍打飯桌發出「砰砰」響聲,一邊大笑着說,「小妹妹之前老是一副陰沉臉,多麼難看!現在終於會笑,可漂亮多了!」
 
  「誒,是這樣嗎?」
 
  雖然我直到現在都還是忘不了那時的衝擊,不過我應該有好好地藏起自己的情緒才對,怎麼會被說成「老是一副陰沉臉」啊?
 
  「嘿嘿,這裏的大家呀,可都係經驗豐富的人喲,小蕾絲妳那些生硬的笑臉,可騙不了我們的唷。」
 
  安賈莉姐這時放開了我,她的嘴角微揚,投來溫和視線的雙眼的眼瞼微微垂下,現在坐在我旁邊的已經不再是那隻飢渴的野獸,而是名成熟穩重,即便只是待在她身邊也能感到無比安心的溫柔姐姐。
 
  這時候,我應該要接受他們的善意,然後一起開開心心地吃完午飯才對,不過奇怪地,我居然想起了冴木小姐,那時候冴木小姐安慰我時的神情實在和現在的安賈莉姐好像,這讓我不由得感到心中湧現一陣苦澀,胸口又再難受起來。
 
  大概,冴木小姐也曾經被安賈莉姐這樣關心過,所以才會對我作出那麼相似的表情吧。
 
  冴木小姐也曾經坐在這裏,一邊被安賈莉姐騷擾,一邊跟阿姆斯壯先生還有伊利亞先生聊天,之後又會接受梁先生的嚴格訓練,以及與艾薩克……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
 
  然而,這些本應有冴木小姐參與其中的點滴,都不可能再現。反而是我,這個害死了她的我,取代了她的位置,接受這一切本應該給予冴木小姐的溫柔與關愛,而且,我剛才還差點連一些猶豫都沒有就吃下這些本來屬於她的午飯,宛如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怎麼會有那樣差勁的事……
 
  「喔呦,小蕾絲妳怎麼垂頭喪氣了?係覺得那裏不舒服嗎?」安賈莉姐以輕柔的聲音安慰我,輕拍、掃着我的背部。
 
  「……這樣,真的好嗎?」我不禁用着幾乎等於沒有的微弱聲量說話,也不敢把頭抬正。
 
  我明明沒把話給說清,眾人卻都隨即擺出陷入沉思般的苦惱表情,連安賈莉姐也嘟着嘴,閉眼皺眉,雙手揉起她的太陽穴來。
 
  果然,他們還是很在意啊。
 
  「呃……很抱歉讓大家想起不開心的事,還是趕快把午餐吃完吧,等下應該還有阿姆斯壯先生您負責的訓練對吧?」
 
  我連忙想替自己打圓場,然後逃避似地再次提起餐具要開始用餐。然而匙子連白米都還沒碰到,我就感到自己的肩膀被輕輕搭上,我不由得停下動作,轉頭望向這樣做的安賈莉姐。
 
  「小蕾絲呀,妳覺得我們有在怪妳嗎?」掛上無奈表情的安賈莉姐就像不想嚇跑我一樣輕聲細語地說。
 
  「就算您們沒有,艾薩克他……」說到這裏,話就忽然卡在喉頭,不知道為甚麼,我就是無法把話說完。
 
  其實我剛來到基地門口時,有看見到艾薩克孤伶伶地捧着甚麼東西走進樹林內的身影。
 
  他會在午飯時間跑去別的地方,肯定,是因為不想見到我吧。
 
  即便是今早起床後在客廳看見正在練拳的艾薩克時,他也在看見我後隨即咋舌一聲撇開了臉,然後飛快地離開了大屋。
 
  艾薩克這一切的舉動,都像在不斷提醒着我的罪,提醒着不論我受到多好的對待,就算其他人都原諒我,我都還是名曾犯下可怕罪行的犯人,曾有人因為我而逝去的事實,從未因為甚麼而消失。
 
  「原來係這樣子啊,所以小蕾絲妳之前才老係頂着張陰沉臉。」安賈莉姐點頭如搗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我可以告訴妳喔,艾艾可不係在生妳的氣喲。」
 
  「安賈莉姐您就別再安慰我了……」
 
  「這可不係安慰唷,而係事實、係事實!」安賈莉姐一再強調,好像對我的回應感到不滿。「艾艾呀,可係非——常非常重視櫻櫻喔,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不會責怪妳喲。」
 
  「……我……我不懂……」
 
  對於我的反應,安賈莉姐只是微微一笑,然後用像是在為無知的妹妹解惑般的溫和語氣,說:
 
  「櫻櫻那孩子啊,可係非——常善良且正直喲,每次行動途中只要看見有人求救或者需要幫忙,即便遭到隊長的反對,她都還係會拯身而出,甚至把自己推向火坑,只為了能幫上別人唷。
 
  「在這種時勢之下,櫻櫻的行事方式終有一天會害她送命,這一點艾艾也很清楚,他也十分尊重櫻櫻的想法。
 
  「所以我才會說,艾艾從來都沒有因此而仇恨過妳喲。」
 
  「那為甚麼他總是在避開我啊?」我實在想不通,一不小心就用了有點激動的語氣。
 
  然而回應我的卻是伊利亞先生:「我認為暴躁小子並不是在避開小妹妹妳,只是暴躁小子在煩惱事情時習慣自己一人待着啦。」
 
  阿姆斯壯先生也插話:「無論是誰,只要有人打擾,艾薩克都不會給好臉色那人看,即便對着我這個隊長也是這樣。」他這麼說的時候顯得有些無奈,「不過記得他好像特別允許櫻『入侵』他的獨處時間對吧,櫻明明是我們裏面資歷最少的那位啊,然而居然花不夠一個月就能讓渾身帶刺的艾薩克接受她。」
 
  「就係呀,所以才說櫻櫻真的係名好女孩呀。」
 
  「乖巧女孩配火爆男孩,何等神奇的配搭!哈哈哈!」
 
  「伊利伊利你懂甚麼,那叫作『反差』,這才係絕配好嗎!」
 
  「哈,現在年輕人的愛情觀我實在瞭解不了啊!」
 
  一時之間,客廳被三人的歡笑聲所填滿。聽着聽着,我也不禁感到輕鬆起來,臉的肌肉感覺也沒那麼緊繃了。
 
  歡笑期間,安賈莉姐偷偷瞄了我一下,似乎是發現我的心情好些了,所以她稍微止住笑意後,便再次向我開口說:
 
  「妳知道嗎,櫻櫻的到來,曾為了我們增添了不少歡樂,所以不只艾艾,我們也非常重視櫻櫻。也因為如此,我們更狠不下心來責怪妳,因為妳不但係櫻櫻捨命救回來,更猶如櫻櫻的遺願,要係我們不好好對待妳,反而排擠妳,傷害妳的話,不就等於係在踐踏櫻櫻的努力嗎?至少我係幹不出踐踏可愛女孩的努力這種可恨的事來啦。」
 
  「我也這麼認為。」阿姆斯壯先生說,「與其不斷執着在過去的錯失,還不如展望尚未到來的未來,珍惜現在仍然擁有的一切才對。櫻以自己的生命換來妳的存活,並不是要妳在自責中原地打轉,而是希望妳能把握還擁有的這一切,努力地活下去。要是妳依然對櫻心存愧疚,那就請愉快地生存下去吧,替她證明,她的犧牲是能帶來希望,而非徒然。」
 
  「……大、大家……」
 
  到頭來,還放不下的人其實只有我嗎?
 
  「而且妳不是希望能變強嗎?強大的人會為悲傷的事而哭,但是,他們並不會被輕易絆住腳,背負沉重的過去而能堅強地走下去的人,才是真正強大的人。」
 
  阿姆斯壯先生說得對,不斷往死胡同裏鑽,並不會為我帶來甚麼好的改變,只會讓我越陷越深,最後像現在那樣迷失方向。
 
  真丟臉啊……明明稍早前才發誓要不辜負冴木小姐的犧牲好好生存下去,如今我卻又在胡思亂想,還害自己那麼失落,讓別人擔心。
 
  ——活着的人,無法補償已逝去的人。所以還活着的我們該做的,就只有懷抱對逝去者的尊重與感激,並作為他們存在過的證明好好活下去。
 
  以前不小心聽到的,叔叔對他的一名伙伴說過的話,倏地閃過我的腦海。
 
  沒錯,正如同我是傑克叔叔存在過的證明一樣,我的存在,也是冴木小姐努力過、付出過的證明。
 
  如果冴木小姐願意屢次冒險救人的原因,正是為了帶給別人生存下去的希望的話,那我就更不能再這樣自責下去。沒有人會希望被自己救活的人,反而過得比快死去時更痛苦,懷抱着希望與樂觀活下去,才能回應拯救自己的犧牲者,表達對付出了一切的他們的尊重。
 
  「……真的,很感謝大家!」
 
  此刻,安賈莉姐、伊利亞先生、還有阿姆斯壯先生都把焦點放在我身上,他們都面帶笑容,就像是在為我打氣一般。
 
  「讓大家那麼擔心我,實在非常抱歉。聽完您們的話後,我發現自己距離『強大』果然還有很大一段的距離,但正因為如此,我承諾會更努力地讓自己變強,不再做出辜負為我犧牲的人的事!」
 
  再一次許下承諾,然而這一次,將會是、也一定要是最後一次。
 
  這不只是為了冴木小姐和叔叔,也為了那些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多少也因為我而犧牲的所有人。
 
  「恭喜恭喜——小蕾絲妳終於邁出變強的第一步囉!」
 
  「哈哈哈,這樣才對嘛!」
 
  「嗯哈哈、別這樣啦……」
 
  安賈莉姐給了我一道深深的擁抱,伊利亞先生則像是要弄亂我的頭髮一樣在不停摸着我的頭,他們都在以各自的方式鼓勵我,所以我不但沒有感到難受或不好意思,還有點享受這陣擁抱和摸頭。
 
  阿姆斯壯先生一邊笑着輕搖頭,一邊拍手說:「好啦好啦,別再玩耍,飯都要冷掉了。」
 
  於是,我們終於能正式用膳了。
 
  雖然米飯還醬汁都已經冷掉了,不過我還是覺得這頓飯特別好吃。
 
  「唔,對嚕。」往嘴裏塞了一大堆食物的安賈莉姐忽然對我說。
 
  「呃嗯,您還是把東西吞下去再說吧。」
 
  安賈莉姐於是立即拿起杯子往口裏灌水,「咕囉」地把滿得讓她的臉頰都被鼓起的食物都一口氣吞下後,便再次開口說:
 
  「小蕾絲妳今天的最後一場訓練,係由艾艾負責的近身搏鬥訓練對吧?」
 
  「啊嗯,怎麼了嗎?」
 
  「要係妳還很在意艾艾的想法的話,不妨趁那時候問問他呀。」
 
  「喔、嗯,我會的了。」
 
  雖然安賈莉姐他們都說艾薩克並沒有在怪我,然而他真正的想法也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而且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確認艾薩克對這件事,還有對我的想法。
 
  嗯,就這麼決定!這次絕對不能再畏首畏尾,一定要正色面對!
 
  下定決心後,我就一邊繼續享用着午餐,一邊開始構思到時候用來問艾薩克的話。






原創星球(一次更新一整章)


  字數已經突破16萬了……

  3月14啊……是很特別的日子呢……
  .
  .
  .
  .
  .
  是香港上映《假面騎士:Generation Forever》的日子。但我還是覺得很痛苦,各方面都是……

  另外,希望喜歡我的文章的讀者,或是對我有期待的人按一下「GP」當作另一種鼓勵,十分感謝~~!

  最後,還是要說:
  作品不怕沒人愛,只怕沒人評,更怕沒人看!萬分期望各位的留言!

  讓我們下次再見,多謝!

 (使用的輸入工具:速成輸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45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蘿莉|科幻|輕小說|未來|戰鬥|微黑暗|沉重|末世|災難

留言共 7 篇留言

蒼天落葉
安賈莉真是個有趣的人物哈,不過好像沒敘述到他的外表跟身材,有點可惜啊

03-14 13:20

Tempest759
嗯,看來壞習慣又發作了,我一趕起進度來就會不自覺地省略了一些描述。看看之後的章節有沒有空隙補一補好了。03-14 13:27
冰鳩
0u0這章的情感含量十足呢,不過通常情感描述完後就會碰到轉折點了QAQ

03-15 14:40

Tempest759
過獎了。這篇我可是修了很多次,發佈前也在擔心會不會描寫得不夠力。03-15 16:31
淺葉
明明是很感傷的情節,看到吶”突然有點出戲(:з」∠)_

03-16 22:53

Tempest759
誒,會嗎?!(馬上跑去改03-16 22:55
淺葉
嗯,“吶”這個算是日式輕小說翻譯過來的一個狀聲詞,很常會在動漫的女角色聽到這個詞,但實際上⋯⋯聽說就算是日本人都不太會這麼念,因為很不禮貌,而台灣人比較常見的是“欸”,西方人比較少有這樣的口頭禪。

03-16 23:01

Tempest759
多謝指點(鞠躬
那這場感情戲,整體而言,妳覺得如何?03-16 23:06
淺葉
我覺得當蕾絲(x)說出“這樣真的好嗎”,後面的情感很好,也對比了前面顯得誇張的打打鬧鬧,坦白說真的挺感動
只是蕾絲的內心戲⋯⋯該怎麼說,我一直覺得寫得太上帝視角了,但問題不大<這只是我的個人感受而已

03-16 23:21

Tempest759
前半段的話要是真的就太好了[e12]。不過太上帝視角嗎,要是妳之後有閒的話方便指出哪些地方給妳這種感覺嗎?(當然我也會找找看。也希望其他見到此留言的大大能指點一下03-16 23:25
淺葉
  這時候,我應該要接受他們的善意,然後一起開開心心地吃完午飯才對,不過奇怪地,我居然想起了冴木小姐,那時候冴木小姐安慰我時的神情實在和現在的安賈莉姐好像,這讓我不由得感到心中湧現一陣苦澀,胸口又再難受起來。

  大概,冴木小姐也曾經被安賈莉姐這樣關心過,所以才會對我作出那麼相似的表情吧。

  冴木小姐也曾經坐在這裏,一邊被安賈莉姐騷擾,一邊跟阿姆斯壯先生還有伊利亞先生聊天,之後又會接受梁先生的嚴格訓練,以及與艾薩克……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

  然而,這些本應有冴木小姐參與其中的點滴,都不可能再現。反而是我,這個害死了她的我,取代了她的位置,接受這一切本應該給予冴木小姐的溫柔與關愛,而且,我剛才還差點連一些猶豫都沒有就吃下這些本來屬於她的午飯,宛如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像是這段,比較常見於情緒轉折的地方,我發現會寫得太過清楚。比較像是作者自己想讓讀者知道蕾絲的內心狀態,所以寫出了前因後果,而非蕾絲自身真正的心裡狀態。

03-16 23:33

淺葉
不過其實問題不大,只是少了一點代入感並不影響整體情緒氛圍

03-16 23:33

Tempest759
再次感謝妳!我覺得這一點也得留意,畢竟我覺得一定會人有在意這些點03-16 23: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Tp20070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回顧】《The S... 後一篇:《I.C.—銀色災厄: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w21646001かねこちはる
Lachryma《Re:Queen’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