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台式軍旅】少年仔-軍中輔導 13.往事

作者:陸坡│2019-03-14 03:53:08│贊助:18│人氣:890
-- 本篇為少年仔後續-軍中輔導 --
請看過本傳以後閱讀較為知道角色情感關係
小說內容有部分BL情色,台語文,真實軍旅生活描寫,不接受者請勿閱讀




註:少年仔本傳實體本即將出版



五坪小雅房,有點味道的運動毛巾,襪子與內衣褲塞滿的洗衣籃,書櫃仔細看還會看到色色的擦邊球漫畫。男生的空間通常是這樣,桌子上擺滿了一堆喝完的空瓶子酒灌,面對兩個醉漢的突然入侵,阿桃很不爽,開罵說:「幹你娘,挖ㄟ榜間哩嘎挖巄尬阿內!(幹你娘,我的房間你們給我弄成這樣!)」

「啊,剛巫要緊?(啊,這很重要嗎?)」

「丟啊丟啊,本來哩邦健馬無熱牽起啊。(對啊對啊,本來你房間就也沒有很乾淨啊。)」

桌在地上喝酒臉紅紅的羅賴巴跟達寬看著阿桃不爽的臉說,突然羅賴巴掏了掏褲子口袋拿了賴打(打火機)跟菸要點,阿桃怒斥的搶走他的菸說:「幹!哩西賣害挖齁郎掛出氣喔!崊突然乾來家道爹賣衝啥小?(幹!你是要害我被人趕出去喔!你們突然來這裡到底要幹什麼啦?)」

剛升大學一年級,阿桃因為打工方便的關係不住宿舍住在外頭便宜的小雅房,除了打臨時工賺些小錢外,阿桃最近假日也兼著拍一些廣告片的小配角或是路人臨演,為得就是可以多存點錢到戶頭裡。而自己這些早他好幾步當社會人的兄弟,今天不知道哪根經不對,突然搬了一箱啤酒就到他住處來,碰巧自己今天要去面試一個飲料小廣告,阿桃被羅賴巴和達寬盧得怕遲到,只得開門鑰匙丟著給他兄弟看家。沒想到面試完回來,就看到已經喝了一手啤酒掉的醉醺醺的兄弟。

「就來看賣歹哈先ㄟ榜間憴生做啥款?(就來看看大學生的房間長什麼樣子?)」達寬說著就把一瓶酒網阿桃身上塞,阿桃拗不過他只得打開來喝,邊喝邊說:「賣五四三啦,崊到底蝦密歹季賣吹瓦?(不要說些有的沒的,你們到底什麼事情要找我?)」

「溫講哩賣當想氣喔……(我們說你不可以生氣喔……)」羅賴巴說。

「到底啥密歹……(到底什麼事……)」

「哩嘎金價埋蓋修尬番薯安內鬧落起?(你當真的要繼續跟番薯這樣鬧下去?)」

羅賴巴話說得直接,阿桃原本喝著啤酒的動作一時間停了下來,看著羅賴巴跟達寬慢了好久,才冷冷說:「賊剛崊無關黑,出氣挖賣秀捆。(這跟你們沒有關係,出去我要休息。)」

「打鑼仔一顛馬嘎哩講櫃,番薯對哩壓細……(打鑼仔一定也跟你說過,番薯對你還是……)」

「出氣!巄嘎挖出氣!幹!(滾!都給我滾!幹!)」阿桃吼到,手上的啤酒甩了出去發出清脆的聲響,沒喝完的酒灑了一地。羅賴巴看到阿桃對他甩態,還把酒往他方向扔,整個人火了起來,也站起來瞪著比雖然年紀小卻比他高的阿桃,達寬看到驚的也跳起來拉著羅賴巴說:「羅賴巴!阿桃姆細夠以ㄟ你賣……(羅賴巴!阿桃不是故意的你不要……)」

「挖災啦!幹啥態度!造就造勉哩叫啦!(我知道!幹什麼態度!走就走不用你叫啦!)」羅賴巴不爽的撞了阿桃一下就甩門出去,達寬尷尬看著表情冷淡的阿桃就默默的走過去小聲地說:「阿桃哩馬賀賀想機勒,罵各櫃無起啊啦。(阿桃你也好好想一下,不要在過不去了。)」

阿桃瞪了達寬,達寬趕緊一溜煙的也跑出門。

你們懂什麼!

阿桃看著滿桌啤酒,拿了垃圾袋蹲下去一個一個捏扁,丟進垃圾桶。

你們他媽的懂什麼!

救我!

突然啤酒一滑掉了下去,滾到床邊,阿桃愣了一下,看著滾到床邊的啤酒,慢慢的將視線轉向自己睡得那張床。當時番薯被人強姦要人救他的模樣,一股腦地朝他襲來,他本來以為過那麼久自己不會忘記這樣的愧疚感,當時只能腿軟怕著找地方躲,忽略番薯求救聲那王八蛋的自己,阿桃用力的握緊裝滿啤酒的垃圾袋,番薯對他求救的聲音,被人像妓女一樣壓在床上幹,然後被下流的話調侃……

幹你娘的!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垃圾袋裡的酒杯撒落一地,阿桃雙手摀住自己的臉,氣憤和愧疚充斥著自己,難怪當時番薯會說自己要去當兵,自己怎麼對兄弟的,即使長大了自己試著一遍一遍去陪著當兵的番薯哥身邊,陪他聊著軍中的事情,讓自己看起來成熟,看起來配得上可以站在這個和大哥一起掙錢供他讀書的兄弟,但是……

「為蝦咪哩诶遍安內?(你為什麼會變這樣?)」

阿桃看見番薯哥的「男人」,為什麼自己那麼喜歡的兄弟番薯,最後竟會跟男人在一起?同性戀?阿桃覺得噁心,只要想到男人跟男人,番薯被強姦的畫面就會印在他腦海裡,他兄弟番薯怎麼可以跟男人在一起!他會怎麼對番薯哥!他媽的這群死玻璃除了只想著幹人!除了要傷害他兄弟還會幹出什麼好事!

阿桃越想越不爽,脫下衣服脫下褲子,襪子、內褲內衣,最後全身赤裸,高挑的身體因為學校健身房訓練和飲食控制,慢慢的變得精實好看。阿桃拿起印有美國職籃球隊標誌的浴巾,圍住下半身走去浴室洗澡,開冷水沖在自己身上,讓自己冷靜下來,說到底就像自己兄弟羅賴巴說得一樣:自己還要這樣鬧下去嗎?

其實不只這兩個兄弟,打鑼仔大哥早就找過他談,當天連帶著拿著一堆書,全部都是有關「同性戀教育」和「認識同志」等等相關的書籍,打鑼仔推著眼鏡,阿桃看見一本本書上頭都有貼著記號,看來自己大哥是有備而來,跟他說一堆知識,阿桃只能聽,打鑼仔大哥苦心的對自己說著就算番薯有著不好的過去,也不代表所有對男生出手的人都是同性戀,或同志都是這樣。

「挖懂連災啊!幹!(我當然知道啊!幹!)」阿桃捶了牆壁。

別人同性戀管他去死!但只有他的兄弟番薯不行!為了讓他的番薯哥不要變成同性戀,阿桃最後連重話都說了,但沒想到自己的番薯哥卻寧願要那個混帳!也不顧他這多年的兄弟。為什麼?

為什麼我現在可以救你了!番薯哥你卻不要我救!

洗過冷水澡,阿桃的心情並沒有比較好,但人冷靜了不少。看著自己混亂的房間,他嘆口氣,看來自己不收拾不行,整箱啤酒還剩許多,阿桃將他全放進冰箱,收拾慘狀,等告一個段落,下樓扔掉垃圾後回到房間,阿桃桌上的手機響了,他看了訊息,是班上的女同學們問他要不要一起出去晃晃吃晚餐。

不知為何阿桃帥氣美型的樣子很受大學女孩青睞,因為知道自己狗嘴吐不出象牙,阿桃很謹慎的不太開口說話,變成班上省話一哥,結果反而招來不只班上學姊和別科細的女孩對於這樣的阿桃都有點傾心。

抱歉,我已經吃過了。等等要騎車去山上某處接演一個學生臨演的阿桃拒絕了班上女生的晚餐邀請,換了件保暖的衣服,拿著安全帽準備要上山。工作和讀書,阿桃用這兩點麻痺自己,希望自己不太去想番薯的事情,而當騎車到達山上演出的地點時,阿桃掏出手機看時間,看見好幾通通訊軟體的未接來電。

真不死心。阿桃覺得跟這些女生交換帳號是種失策,在滑過一個又一個女孩後,突然阿桃看著兩通未接來電愣了下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兩通來自 番薯哥 的未接電話-

番薯哥算我求你,你可不可以不要當同性戀?阿桃默默的看著手機,直到工作人員叫了臨演過去集合才放下。

「集合了!集合了!動作快今天吃辦桌!」下士叫著大寢洗完澡的人,今天軍中有活動還吃好料,這種情況困在營區的阿兵哥不用趕,通通都會自己乖乖地到達定位等待這種好康的機會。豆班看著這群義務役排隊排得飛快,忍不住酸幾句說:「幹!也只有這種時候才叫得動,班長我他媽的叫公差你們倒是都躲很快!」

「豆班很愛記仇內!」突然一個兵說,引起集合的人笑出聲。

「嘖誰愛記仇,跟你們真的,講辦桌沒什麼好吃的,像班長早就訂外面雞排和奶茶,傻傻的!剛剛那個說話的,等一下給我留下來掃大餐廳!」

「班長!」兵被豆班點到喊到,只讓旁邊的兵笑得更大聲。豆班看著他們,露出不懷好意的眼神,這時大夥才注意到停住笑鬧已經來不及了,豆班說:「很愛笑嗎?剛剛笑出聲音的自己舉手……」

好幾個兵默默舉起手,豆班看了看點完人數說:「你們十個加剛剛那個等下吃完都留下來掃餐廳,知不知道?」

「是……」被點到的阿兵哥不情願的回應。

「番薯?」潘輔導長經過大寢,看見大寢室裡只開一盞燈,剩番薯一個人在裡頭拿著手機樣子想是在講電話。番薯聽到有人叫他回頭放下電話,就看見走到他身邊來的潘宗翰,直接把手就放他頭上看著他手機裡的小螢幕,滑開,就看了番薯一眼說:「沒接?」

「嗯……」番薯點了頭趕緊給潘宗翰一個表情:「顆、顆連歹哈伸髂無顏,挖奧蓋各帕就賀啊……(可、可能大學生比較忙,我之後再打就可以了……)」

潘宗翰看見不想在自己面前表達失落的番薯硬是擠了笑容給他看,努力地裝做自己沒事情。他知道番薯努力的帶他在休假去見兄弟,說著很多關於他在軍中多照顧他的好話,試圖要讓兄弟對自己印象良好,結果也算是好,至少當打鑼仔捧著那堆性別教育和同志書籍時,潘宗翰也看得出番薯這些兄弟其實也是真的在試圖用自己的方式去了解關於番薯還有同性戀是怎麼一回事。但唯獨那個最小的兄弟阿桃始終不露臉不來飯局,就算番薯的打鑼仔大哥要他來,這個阿桃也不聽,窩在他的大學小房間裡。

潘宗漢知道番薯其實在跟他兄弟鬧翻後,還是每月固定去匯錢,怕那個還是學生的阿桃沒有經濟能力,潘宗翰看他的舉動搖搖頭,對番薯說:「如果你這兄弟真的做那麼絕,你何必呢?」

雖然知道番薯放不下兄弟,但這些都還是番薯當兵賺來的辛苦錢,潘宗漢不忍自己的小班長不替自己衣裝打點,腳上還是入伍穿到現在的運動鞋,薪水卻這樣給了一個跟他翻臉的兄弟。

「把錢存下來給自己好不好,番薯?」潘宗翰說。

「阿桃依酥要時乾啦,哩媽聽丟跟蓋打鑼仔依拱ㄟ,依咖哈先佯挖馬君中櫃ㄟ替,無差啦!(阿桃他需要時間,你也聽到上次打鑼仔他說的,他只是個學生而已我在軍中也過得去,沒關係啦!)」

怎麼沒關係?潘宗翰正想說,但想起自己家中那被大學退學後就一直待業在家中閒晃的弟弟潘宗懷。當父母念起自己這位沒有工作的弟弟,自己也跟番薯現在說的一樣:「給他一些時間。」

自己老縱容著弟弟,就如同番薯還信他兄弟。

這方面他們很像。

「番薯!番薯班長!」

突然兩個聲音在連上喊著,番薯跟潘輔導長轉頭走出大寢覺得奇怪,部隊和連上長官不是都去大餐廳了,怎麼還會有人在連上?兩人剛走出來就看見進到浴室找人的阿旺跑了出來,看到番薯立刻拉著裡面的另外一個人說:「低價啦!欸林宇嘉!哩愛ㄟ班丟低家嘎輔仔做夥。(在這啦!欸林宇嘉!你喜歡的班長在這裡跟輔導長在一起。)」

「班長!番班你要幫幫人家啦!」

聽到阿旺的話,林宇嘉跑了出來立刻向前抓住番薯的手跟番薯撒嬌,這拉手的動作讓旁邊的輔導長眉毛動了一下,看著這抓住他小班長的義務役小兵,而番薯則是反應不過來,看著林宇嘉問:「系啥歹計?(是什麼事情?)」

「班長,手機借我!」林宇嘉邊說雙手把番薯的手握緊緊,潘宗翰眼鏡張大了一下,看著林宇嘉握住他小情人的手。

「手機仔?哩賣黑衝啥?啊!哩母系頭丟愛飆驗?那機罵各熵家!幹哩ㄟ害溫連齁郎咩耶!精櫃氣大餐啦!(手機?你要那個幹嗎?啊!你不是抽到要表演?怎麼現在還在這裡!幹你會害我們連被人罵耶!還不快過去大餐廳!)」

「班丟,溫表驗愛用手機仔.但系手機呀齁輔仔修造啊……(班長,我們表演要用手機,但是手機被輔導長收走了……)」阿旺說,番薯聽見看了看他身旁的潘宗翰,就看見潘宗翰正盯著他的手,疑惑的說:「輔仔?(輔導長?)」

「嗑、嗑嗑!所以你們兩個是要跟我拿手機?」潘輔導長回過神看阿旺,眼神卻還有意無意的在瞄抓著番薯手不放的林宇嘉,大手一把將林宇嘉的手從自己的小班長手上拉開,露出輔導長似的好人笑容對林宇嘉說:「你們知道除了開放時間其實時間禁止用智慧型手機嗎?更別說這種大官都來的場合。」

「拜託啦!輔導長……」

「不准。」

林宇嘉同樣的撒嬌對潘輔導長完全沒有做用,林宇嘉見不奏效,又轉回攻略他那番薯班長用「自己好可憐」的眼神攻勢看著番薯班長,番薯就這樣呆呆上鉤了幫著林宇嘉對他的輔導長說:「輔ㄟ,因係因為飆驗,齁因手機仔應該無差吧?(輔導長,他們是為了表演給他們手機應該沒關係吧?)」

看見番薯開口,潘宗翰輔導長歎氣說:「兵要求什麼你就幫,你這樣久了以後只匯他們發生什麼事就會想來說情,軍中規矩這樣定的。你們兩個現在立刻給我到大餐廳去!」

「輔ㄟ系賣害溫書掉就溪啊?(輔導長是要害我們輸掉就是了?)」

阿旺突然脫口而出一句話,讓在眾的人愣住了。而阿旺卻不管直接說:「溫阿姆系貼手機仔賣氣剩,丟驗就西ㄟ勇丟賊,威弄講啊,反政輔仔崊就西賣跨溫連輸雕,剩啊啦,來造來造!(我們又不是要拿手機去玩,表演就是要用到,話都說了,反正輔導長就是要看我們連上輸掉,算了,走了走了!)」

「欸!等等。」潘宗翰看著抓著林宇嘉要走的阿旺,叫住這一臉壞人臉的小兵江旺財。江旺財看著輔導長一臉痞樣,當輔導長的潘宗翰就問他:「說的那麼好聽,我怎麼知道你最後會不會贏?」

「挖ㄟ楊,哩齁挖手機仔就ㄟ楊。(我會贏.你給我手機就會贏。)」阿旺自滿的說,看著潘輔導長的眼睛,又重重的追加一句:「賣賭無?(要不要賭?)」

「江旺財!不要班長給你方便當隨便!一個一兵這樣跟長官說話?」

這時旁邊的番薯發聲了,不只林宇嘉和阿旺嚇了一跳,這相當標準的中文也讓在番薯旁的潘宗翰也有些嚇到,潘輔板起臉看著剛剛一臉痞樣的阿旺,阿旺看到那個番薯班長狠勁的表情,心中有些畏懼連忙對輔導長說:「對不起,輔導長。」

「番薯……」拍拍番薯的肩膀,潘輔導長看著兩個被嚇到的小兵,這時只得自己演好人了,真不愧過去的正牌流氓,擺起狠來連自己都有點嚇到。潘輔導長看著兩個小兵說:「表演完,自己把手機拿給輔導長,聽到沒有?」

「是……是!」兩人回答到。

番薯看著潘輔導長帶著兩個人去拿手機,呼的鬆下來,自己緩緩的走去餐廳,但越走番薯突然間越煩惱,最後擔心起來想:「挖、挖案內剛诶想歹?輔ㄟ剛ㄟ嘎尬挖啊無改櫃挖流氓姓各?啊!巄黑江旺財ㄟ面聲尬安內,害挖基希想起卡早捧場ㄟ席尊無控賊就……唉!(我、我這樣會不會太兇?輔導長會不會覺得我沒有改好我的流氓個性?啊!都那個江旺財的臉長成這樣,害我一時想起以前圍事的時候沒有控制就……唉!)」

希望輔導長不要討厭我。番薯邊想回頭望著自己的聯隊。

大餐廳熱鬧著,東坡肉、蝦子、米糕。對於這些被關在軍營的男人外面在普通的菜色到了軍隊裡可說都變成美味佳餚,而且今天每個桌子上還有一灌蘋果西打可以喝,可說是讓這群阿兵哥搶著一杯接一杯。

番薯剛坐在座位上,很多菜早就被掃空了,但他不在意夾著菜看看還有什麼能吃,而過不久別連的連長往前跑把營區的官士兵都叫起來,整個餐廳立刻鴉雀無聲,立正站好,番薯也是,長官走向前開始對全營的人說話。番薯看著斜對面潘輔導長空下的位子,想說輔導長怎麼還沒來?

「通通有──稍息!立正!」

「謝謝旅長!」在旅長說完話,兩個營區的阿兵哥齊聲喊到。

之後在坐下的時候番薯不知道是哪個環節的時候,潘宗翰輔導長已經到了他餐桌的座位上,這時四周的大家又吵鬧起來。潘宗翰看見拿著鐵碗的番薯一直在看他,以為在擔心剛剛的是就跟他說:「放心沒事,他們兩個去集合了。」

「輔ㄟ……母系啦,挖卡嘟啊……剛巫就歹耶?(輔導長……不是啦,我剛剛……會不會很壞?)」

「嗯,熱歹耶!(超壞的!)」潘輔導長看見番薯擔心的問自己,突然覺得好笑,故意這樣說。看到番薯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潘輔導長故意夾了一口菜和飯吃起來,就看番薯處在那邊一動不動,放下碗筷說:「你帶兵本來就是該兇的時候要兇,壞又怎樣?有人知道你好不就好了?你呀別想那麼多,好好學學其他班長怎麼帶兵。知不知道?」

「喔、喔喔賀(好)。」番薯應了聲搞不清楚輔導長在唸他還是稱讚他?

就在這時候各連隊派出去要表演的活動開始了。一個司儀拿著麥克風報哪一個營幾連位階名字,然後那個表演者就上台,很快的那部萬年的卡拉ok機也被啟動,如同投十塊唱歌的海產快炒店,馬卡西的音樂響起,軍營的大餐廳立刻飄出濃濃的復古台味。番薯旁邊的豆班張立昂聽到有人真的要用那台卡拉ok唱歌,嘴裡的蘋果西打差點噴出來,罵說:「母系吧?巾內巫「勇者」賣氣喔。(不是吧?真的有「勇者」要試喔。)」

果然如同許多人猜測一樣,很多連被推上去的都是不甘願中獎的人,趕快唱唱歌丟臉一下就下來,也讓整個活動推進很快,輔導長看著營上營部連抽到要表演的的人上去了,知道下一個就換剛剛那兩個跟自己拿手機的兵。

不知道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潘輔導長想,營部連表演的人唱完歌下台來,這時換他們了,在報上連隊和表演者的名字後,士官長就要大家拍手,這時大家情緒比較好拍得很用力,但才拍到一半,突然大餐廳的燈就暗掉了,只剩下前面表演的地方那排燈還亮著,這時就見被抽到要表演的林宇嘉走上前,手上拿著他的手機,然後將表演的麥克風對準手機然後跟司儀要了他的麥克風,下面因為突然的關燈變得安靜下來,這時林宇嘉對手機裡的音樂按下撥放,音樂便從麥克風傳到大餐廳的喇叭中,環繞播放。



喔?我記得這不是之前才發片女歌手的歌嗎?潘宗翰聽到前奏突然有點印象,他記得這首歌,因為這首歌是這女歌手第一次嘗試用全舞蹈的方式來拍攝影片,並且也在歌詞紀念著一位年輕便消逝的少年……

誰把誰的靈魂,裝進誰的身體?
誰把誰的身體,變成囹圄囚禁自己~

軍服下如同女性的嗓音,林宇嘉用最真實的聲音唱著這首流行歌,來小小扭動身體,做出魅惑的表情和姿勢,一掃前面例行公事的表演,突然間幾個營都瞪大眼看著眼前這穿著軍服動作比女人還要女人的男士兵,在林宇嘉唱了幾句之後,突然眾人看見一個身影往前跑,像是早就計畫好一樣,一個側翻、前翻,從桌子上完美的落下地面,俐落的身手立刻獲得現場滿堂彩。

暢開的迷彩服露出裡頭的軍內衣,粉墨登場的江旺財,衣領自己剪成三角領,穿著迷彩褲下面卻是踏著陸軍運動鞋,最重要的是他把小帽反戴,沒有衣服扎進褲子裡頭,完全不是一個會在軍中正式場合出現的穿著。

生而為人無罪,你不需要抱歉
One day I will be you baby boy, and you gon' be me

幾個坐在前頭的長官看到這樣穿著的江旺財跳到他們面前全傻了眼,而林宇嘉卻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繼續走向前把歌唱下去,江旺財繼續跳著這首歌的舞步,而原本跟林宇嘉各跳各的舞步,兩人卻在副歌的音樂同步了。

林宇嘉跟下面舞台看江旺財跳舞的人一樣驚訝,他怎麼也沒想到阿旺那麼會跳,而且竟然跟他一樣記得這首歌副歌部分的舞蹈,兩個人就像是已經彩排過很久,一點都不像前一刻才說好的。林宇嘉看著與自己一樣跳起扭腰擺臀動作的江旺財一點也不害臊,而且他的臉上帶著笑容,就像是電視上那些享受跳舞的舞者一樣
,林宇嘉看著旁邊的的江旺財露出一種不輸同志,異性戀男性的妖媚感。

「最美的盛開是反擊嗎?」

林宇嘉心裡想著,看著一整段音樂間奏,江旺財獨秀的背影,一個地板動作,風車的腿轉,掃腿倒立後躍滑步完,手勢立刻接到歌手音樂錄影帶的動作,整個銜接就像是他是這女歌手御用舞者一樣完美的呈現。

別讓誰去改變了你,你是你或是妳都行!
會有人全心的愛你──!

最後一段唱完,江旺財一個收尾動作,音樂結束,整個餐廳掌聲如雷,江旺財撇頭過去對林宇嘉笑,那笑容像是開心也像是在炫耀,而林宇嘉也對他回笑,沒想到這個台台長向兇狠的阿旺,真的有這本事炫耀。面對著大口喘氣的阿旺,林宇嘉小聲的對他說:「我就暫時承認你真的是夜店小王子吧?」

「幹啥小。」阿旺笑罵說。

潘輔導長看著剛剛自己連上那兩個兵的表演,看見許多人笑著對他們喊和拍手,他看了前排長官也有拍手,並且有笑容,看來阿旺那衣裝不整的事情應該不會計較了。他看見番薯看了表演開心地跟著大家拍拍手,潘輔導長看了嘴角微笑想,這傢伙果然很喜歡熱鬧,難怪放假老纏著自己彈吉他唱歌。

潘宗翰看見阿旺在上面比了個嘻哈的手勢,就聽到做自己隔壁的連長跟豆班叫說:「張立昂,去把他們帶下來,不要玩太過火了。」話是這樣說,但連長基本上可是笑容滿面,畢竟這兩個小兵在旅長營長面前幫自己著連長做足面子。

被帶下來的阿旺跟林宇嘉被同桌和附近幾桌有如英雄一般的待遇,許多人圍著他們,番薯開心地看向林宇嘉那桌一群人有說有笑,這時潘宗翰坐到他旁邊搭著他的肩膀說:「怎麼?看你高興的。」

「嘿嘿!輔仔因就哩害ㄟ內!(輔導長他們很厲害耶!)」

「嗯啊。」

剛剛林宇嘉他們的表演,讓潘輔導長想去過去自己也曾經在台上彈奏吉他跟的樂團一起表演,雖然只是個沒有名氣的地下樂團,但下面依舊有許多死忠的人買票入場來看他們,而對他們的表演吶喊拍手。那段音樂的時光是潘宗翰過去唯一可以放鬆的時候,不用管自己的性向,家裡父母的問題和經濟壓力權可以拋到一邊,只要唱出聲,手指播著弦,不斷的一首接一首,宣洩一切真實世界的煩惱。

「以後放假我們也可以去看了表演。」潘宗翰對番薯說,番薯聽了卻直覺的對潘宗翰說:「姆面啦!挖喀尬義看輔仔哩嘟啊吉他。(不用啦!我比較喜歡看輔導長你彈吉他。)」

嗯?潘輔導長沒料到番薯會說這句。

晚上潘宗翰回到自己輔導長室,他從袋子裡取出那把吉他,摸了摸回想今天自己連上小兵的表演,最後連長像是被營長和其他長官稱讚,給了江旺財兩個人一天榮譽假,也算是讓兩人有了收穫。

而自己玩了多年的樂團,彈了多年的吉他,收穫又在哪裡?

潘宗翰將吉他收起來,上了床翹著腳逼上眼,小小的舞台,電吉他和貝斯的聲音還有鼓聲,以及觀眾對他們樂團的歡呼聲,都在那地下的小房間裡,自己跟過去的團員和音樂同伴自己編曲寫歌壓片自銷,甚至賺到錢一起花掉,通宵到天亮再偷偷翻回軍校宿舍,早上睡意湧上超想死等等這些……

真的成為職業軍人的自己是不是也該再一次追夢?

潘輔導長想起每次想到吉他就要纏他彈上一曲的小班長,突然有種自己也許真該試試看,那麼久沒寫歌沒好好創作東西,那些以前玩團的朋友不知道過得怎麼樣?潘宗翰沒想過自己有天也會被這些小兵弄得要好好思考過去,想著想著人就睡了。

晚會結束後,除了被抓去打掃的人,一群人帶著開心的心情等待明天軍人節的點放,雖然點放是當天出去當天回來,但軍中放假有總比沒有好。班長還是要分配連上的掃地工作和站哨的人。

陳庾鍾要上哨前去了廁所,沒想到剛好他很不爽今天出盡鋒頭的林宇嘉也在上廁所,林宇嘉看到是陳庾鍾,把臉撇過去,想說怎麼那麼衰剛好遇到,他以為陳庾鍾會跟往常一樣譏笑他,沒想到陳庾鍾並沒有對他冷言冷語,人站到他旁邊的小便斗對他說:「你要高調到什麼時候?」

「啊?」林宇嘉完全不懂陳庾鍾在說什麼。

「連裝都懶得裝,我……」

他媽的最不爽你這種人。

被罵得莫名其妙的林宇嘉,看著全副武裝的陳庾鍾走出廁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43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年仔軍中輔導|少年仔

留言共 6 篇留言

羽山海巳
我會在捧場的~

03-14 09:37

陸坡
感謝你~[e12]03-15 10:48
寶寶
自己人打自己人最大力了:X

03-16 01:05

陸坡
一種自我審查的概念⋯⋯03-16 19:05
莫古里
結果是一種同志何苦為難同志的節奏,
諷刺的是挺宇嘉的旺旺還是個異男(吧?)。

其實一開始我猜會表演“呸”誒!
沒想到會是那麼新的歌,但是也是非常的適合呢!

03-17 01:24

陸坡
就像解散的走出埃及組織一樣,反對的最大聲還是來於自我的恐懼
阿旺是百分百純異男,對於自己的同性戀爸爸也在磨合中

是說其實我看了很多mv想說哪首比較合適,突然想到葉永誌的故事
就選了這首歌曲,畢竟林宇嘉的性別特質對於這首歌詮釋也比較恰當03-18 01:08
ilwiKAMINA
恭喜要出書了!

我忽然有部很正經的漫畫冷不防就畫了男主角在洗澡XDhttps://www.webtoons.com/zh-hant/drama/feifazhengyi/%E7%AC%AC44%E8%A9%B1/viewer?title_no=1434&episode_no=44(而且這漫畫第二話就畫男主角在換衣服......)

講到正經的,我在一些地放會看到一些講關於迷思的文章,例如: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13093
我回想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或者和其他巴友的交談之間,可能都陷入迷思而不自覺.其中像是文章中提到的同性戀才會成為被害人/加害人和吸血鬼滑坡這兩種迷思,可能最為嚴重.

我甚至會對自己也是寫手這件事有疑慮.如果我自己/任何寫手也犯了這些迷思,而這些不適當的思想參雜進入了作品裡,把一些隱形的錯誤"傳遞"給讀者,成了某種形式的"共犯".

03-17 04:25

陸坡
也許是漫畫家給讀者的沙壁死吧ww
韓國在網路長條漫畫感覺發展越來越不錯,其實我覺得台灣很多時候強項在梗和時事的創作很強,而且在日常圖文漫畫也很不錯,但是架構長篇故事的能力就顯得有些不足,但也許也會慢慢的越變越好

因為在過往男性意識主導的文化很多年,有時候我們或多或少還是會有刻板印象,例如男性和女性往往會先把女性想得比較弱勢,有時候用直覺或是印象去判斷其實是危險的,有很多事情仔細探討和想一想會發現是很不合邏輯的~

在寫作上面,我會覺得小說其實就只是一個故事,他未必要帶給什麼很深入的大道理思考在裡面,就算是無腦傻白甜的文章也是故事,我認為讀者其實要有認知現在這個作者寫的故事正要餵養你什麼,不能一律全盤接受作者給你的東西。因為閱讀是雙向的,就像是看畫的人自我詮釋畫家的作品,而當看完一部文字作品,讀者應該也必須有自己的思考跟對這個作品的詮釋,然後再去尋找作品想傳遞事物,我覺得這是比較嚴謹的閱讀體驗。

當然可以說一般讀者都比較想享受故事,故作者本身想創作的主軸是什麼,自己的思考和信仰往往一定會顯現在作品裡頭,必會成為一些共犯難免如此,故我認為有時候讀者提升自覺或像現在即時回饋討論提問可以讓彼此之間都更進一步去了解這創作的主題和內容審思03-18 01:26
ilwiKAMINA
原來如此,雙向啊......難怪我即使話很多你還是不厭其煩的回應^^

我覺得台灣很多漫畫作者,是沒想到,既然是長篇故事,那麼創作和閱讀都要花上不少時間,所以要讓讀者覺得耐得住性子看下去,也就是不容易"吃膩".
所以,內涵的思想,劇情轉折變化,場景與角色設定,都必須不落俗套,也可以說必須與眾不同到別人一看就知道是哪個作者.
具體例子就是如果現在有一話漫畫剛刊登,就算遮住標題,你看到那不符人體工學的姿勢就知道是荒木畫的.

另一些例子,除了上述的非法正義,我覺得韓漫在題材的選擇更多元,是很多台灣繪師該自省的.
其中這部:https://www.webtoons.com/zh-hant/drama/jinquan/list?title_no=1516
我承認當初只有韓文版的時候我就在期待中文版,是因為男主角實在長超帥(可能也是因為臉型有點像MIYAVI年輕時染藍髮的樣子),但是一看到這計中計的架式,就覺得這漫話值得紅的地方是取材和劇情啊!

03-18 02:26

陸坡
其實日韓也有這樣的例子,只不過可能網路漫畫或實體漫畫多,所以通常會到台灣的也是比較紅的或好的作品,如同我們台灣參加安古蘭的時候也是會精挑作者,不是說台灣不會做這樣風格的漫畫,而是通常比較少人嘗試,漫畫家創作的時候有時會遇上ㄧ些盲點,需要其他人的體點,但整體來說台灣漫畫家比較傾向單打獨鬥,就連編輯也較少受過漫畫編輯的訓練,故我認為特色以外,得先讓人知道台灣漫畫創作者是會說故事的。

我認為有一部分不是全盤是由台灣繪師負責,例如出版社或公司是不是會行銷宣傳或願不願意推這位漫畫家的作品也是有很大的ㄧ點。有時候話題的手段也都是影響這作品能不能讓人知道的主因還遠高過漫畫本身。03-19 11:26
狙擊
好看~讚

03-18 14:19

陸坡
[e12]03-19 11: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KeivnMolea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消失的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特攝G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TDragon吉娃娃
吉娃娃 吉娃娃 吉娃娃娃 吉娃娃 小小滴 小小滴 勇敢的戰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