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異誌⑨-地下競技場

作者:橘みかん│2019-03-13 05:26:15│贊助:20│人氣:472
想藍-人物異誌⑨-地下競技場
 
  莉娜塔跑得不見人影。

  運用自己習得的技巧偷偷上了馬車,一路跟到森林中才被人發現,那時要再回頭必定為森林口檢查哨的衛兵懷疑,無可奈何,歐尼斯特只好答應此次讓她同行。

  「真是的……所以拉詩蒂才會在出發前那樣說啊!」歐尼斯特哭笑不得,他以為這一趟能有什麼意外的收穫。

  興奮的她拉著莎曼莎的手比劃著城中的改變,那年跟著瑪莉提絲進城雖然尚為懵懂,仍對幾個地方留有印象

  「莎莎姊!妳看,那邊那邊,我記得以前還可以看到湖耶!現在都看不到了……啊!可是可是,現在路比較好走了耶!就好像以前去到艾魯達,存封燈也好漂亮喔!」

  他們慶幸當年沒有告訴莉娜塔,瑪莉提絲的遺體被沈水底,否則異想天開的她有可能會做出什麼傻事。只是那幾天有時莉娜塔仍會望著城門發呆,讓莎曼莎等人擔心不已,事後菲力克斯才自首,他曾不小心在閒聊中把那年所見透露了一些端倪,但也不確定莉娜塔是否聽懂了什麼。

  為了偽裝成表演團,就近觀察及向民眾打聽情報,新月表演團到了卡克蘭便得趁天色還早時為馬匹搭起反向結界的帳篷,一行人則暫且睡在同樣設有反向結界的馬車裡。

  卡克蘭的居民能防止夜晚那能凍死人詛咒般的魔法,是因為他們都有王城配給予每一戶人家的反向結界,那是一串鈴鐺,將鈴鐺掛在門口、窗戶等處,能防止凍氣流入屋內。

  像新月表演團這樣外來團體,則可向王城購得,自行尋空地紮營,他們甚至曾帶著那鈴鐺遠渡歐洛巴特,訊問黑市魔法師這結界的構成,然而對方探知了一陣,卻搖搖頭說上頭的確附有魔法,卻不是在布魯辛克負起八方重任的任何一種精靈。

  最後此事只能無疾而終。
 

  莉娜塔雖然到處說要幫忙,但依過往經驗,在她的「幫助」之下,總會引起各種災難,這回設置結界可不是開玩笑,莎曼莎只好在完成前帶著莉娜塔在即將落入黃昏的卡克蘭四處參觀。

  對莉娜塔來說,久違的卡克蘭除了改變巨大,更像來到好玩的新城市,她幾乎要忘了這城鎮有「落日門禁」的規矩。

  但莎曼莎也不是沒有自己的事要做,在帶她逛了幾天之後,讓莉娜塔自由行動,當然是在向她報告的前提之下。

  這次停留在卡克蘭的時間相當長,為期一週,艾爾文作為內應總會替他們先打點好一切,舉凡表演的場地和駐紮的地點,都在其父吉魯克的特權下取得許可,當然那都是艾爾文和克里斯多夫商量好的說詞。在知道莉娜塔偷跟上來之後,艾爾文更為此先回了堡壘一趟,免得堡主等人擔心。

  莉娜塔除了像普通的觀光客一樣到處玩,也愛買一些紀念品,有時莎曼莎都不知道她說要買給拉詩蒂當禮物到底是不是藉口,但每次莉娜塔都在規定時間內回來,她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便讓她自己去冒險了吧!

  誰知道在最後一天,莉娜塔自己要求要表演蒙眼擲匕首,卻偏偏在那時不見人影。

  菲力克斯臨時頂替,偶爾失誤反而讓觀眾大笑,道格拉斯和莎曼莎則在城下四處尋找,他們心急如焚,一人找大道左側、一人找大道右側,如果只是被什麼有趣的事物吸引倒好,只怕是被歹人看上,遭遇不測。

  尋到勝利者酒吧前時,莎曼莎停下了腳步,想起莉娜塔剛到卡克蘭時,曾表示想進去看看,最後在莎曼莎的極力反對與威脅再也不帶她來之下,莉娜塔才嘟起小嘴、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

  難道是莉娜塔想說最後一天了,趁機進去看看?

  酒館這個地方,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龍蛇雜處,莉娜塔還是一個單純的孩子,會不會因此學壞不說,要是被人欺負了,她心裡的那份純真恐怕會消失殆盡。
 

  莎曼莎猶豫了一會兒,戴起斗篷步入酒館,斗篷能掩飾她的穿著及長髮,卻不能遮蔽她秀麗的五官。即使面容冷若冰霜,店裡的無賴還是吹起口哨,無禮道:「漂亮的小妞,沒見過妳呀!喝一杯嗎?我請啊!」

  然而莎曼莎正眼也不瞧他們,走到吧台最側邊坐下,只道一聲:「酒。」

  幾杯黃湯對喝慣赫爾曼釀的酒的她並不會有多大影響,除了在入門掃視店內沒看到莉娜塔外,進了門卻什麼都不做就離開,容易啟人疑竇。

  再者,這間勝利者酒吧傳聞有著非法的地下競技場,如果這小妮子不知天高地厚地執意闖入,無論是新月堡壘的存在還是她的小命,都會陷入危機。

  酒館老闆提了一壺酒,放上酒杯,湊上前問道:「歡迎光臨,第一次來吧!除了酒要不要點小菜啊?本店的酒糟燻肉可是大受好評啊!」

  莎曼莎瞪了他一眼,輕啜一口酒,還沒開口,酒館木門便被推開,隨著傳進來的還有一股腐臭味。

  這會兒酒客們都沒空搭訕她了,急著叫老板將那人趕出去,聽聲音,那還是一個年輕人,年紀也許和莉娜塔差不多,或者大上幾歲。

  那個將自己包裹得比自己還誇張的年輕人目的是為了告示上的銀幣,莎曼莎才想起酒館前一直有那道告示,從開張到現在都沒換過,雖然只是傳聞有非法地下競技場,卻從未步入,也不知如何能進。

  這個年輕人卻是順利地激起酒館老闆,讓她也能有機會進到傳聞裡的地下競技場看看,莎曼莎只希望莉娜塔不要被抓去當賭注或犧牲品。
 

  老闆帶著那名年輕人走另一道門,她則跟著其他客人前往觀賞區,越接近地下,霉味及混雜各種味道的惡臭越重。

  一位男客人搭著她的肩,猥瑣著臉對她說:「小姐,妳是第一次來吧?我勸妳不要好奇跟去看了,那可不是個下飯的畫面。」

  像是有意阻擋她一樣,其他男人陸續上前,笑道:「就是啊!不如我們回前台聊聊天吧!我知道老闆私藏的酒在哪裡喔!」

  莎曼莎停下腳步,皺起柳眉一臉鄙視,但想起下到地下的確脫身不易,再加上說好的會合時間也差不多了,或許道格拉斯那邊早就找到人。

  最後,莎曼莎只好問道:「喔?不適合我看?這間酒館……該不會是誘拐少女從事非法交易的吧?」

  她只能如此旁敲側擊,一邊觀察著四周,如果真是最壞情況,至少要帶著莉娜塔逃走。

  但男人們聽了卻哈哈大笑,回道:「少女?哈哈哈!哪有什麼少女,一個死不了的老頭倒有一個!」

  「裡面只有一個老頭子?」莎曼莎再問,那些男人則把她擋在門前,反問道:「怎麼?小姐妳來找女人的?是姊姊還是妹妹被賣了啊!」

  看來眼前這些人是故意擋住去路,不讓她進去看底下的賽事,但如今知道莉娜塔不在這裡,倒也沒有深究的必要。莎曼莎轉過身,罵道:「哼!無趣!」隨即步出密門,在櫃台上放上酒錢,將勝利者酒吧拋諸腦後。
 

  回到了新月表演團,莉娜塔已經被道格拉斯找回來,身旁放著好幾件可愛的洋裝,她吐著舌頭等著被罵,莎曼莎先是鬆了一口氣,才氣沖沖地叫她去準備表演事項,但是該她出場時,莉娜塔又不知跑到哪裡去,道格拉斯才和莎曼莎臨時上演一齣樁上射箭的危險表演。

  收拾東西時與道格拉斯談論著這次莉娜塔惹出來的事,一名頭戴紅頭巾的年輕人佇立在他們不遠處,似乎被他們的對話所吸引,道格拉斯警戒著問道:「……有事嗎?」

  那年輕人只是慌張地點頭致歉:「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只是想出城,但是……」

  這聲音莎曼莎聽著耳熟,卻一時想不起來,畢竟那時光是找莉娜塔那小妮子就費盡心力。原以為莉娜塔忘記去表演是在看那些自己買回來的衣服,回到馬車上卻沒看到人,結界開始的時間就要到了,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才想召集伙伴們一起找,莉娜塔這次卻混身沾滿了土塵,手裡抱著一隻同樣沾有土塵的白貓出現。

  「你們看!我救了這隻小貓咪唷!很可愛吧!我要叫牠小白!」

  「──莉娜塔!」

  莎曼莎差點理智斷線,她決定下次出發前,絕對要把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通通翻開來找一遍。

  然後就在她給莉娜塔換上乾淨衣服,給小白貓稍微清理,才想進入說教模式,莉娜塔又把注意力放在馬車外,最後居然在結界完成前拉了一個黑髮的年輕人上來。第二天,歐尼斯特更將這名為顏承夜的年輕人一起帶回堡壘,原來這事在出發前,預言者就對歐尼斯特吩咐過了。

  此一舉動不僅影響到了堡壘,甚至是薩艾斯嘉的未來,還有莉娜塔的終結……
 


 
  當莎曼莎大抵確定莉娜塔沒在酒館裡,便轉身離開了酒館。那幾個擋住他的男人互看了一下,其中一輕步跟了上去,另外兩人則往觀賞台前進。

  老闆──馬卡斯剛送那年輕人下去,才上來就遇上這兩個男人,他問道:「怎麼樣?」

  其中一個男人拉開了嘴角,回道:「看來只是來找走失的姊妹,以防萬一讓比爾跟過去了。」

  馬卡斯點點頭,還沒回答,底下的鐵門開啟,那名前來挑戰的年輕人似乎大為驚訝,站在門口好一陣子。

  「怎麼啦?小子!怕了嗎?」馬卡斯扯開喉嚨,粗鄙的聲音在這個封閉的競技場中迴響,故意說道:「現在還可以從你身後的門走回去喔!」

  這是工作,是他身為酒館老闆的工作。

  從克里斯多夫和艾爾文手中接下這道命令,便一直為「賽比恩斯」做這份檯面下的工作。

  建立這間酒館的時候,艾爾文有時會前來關心,那場戰爭讓國家失去了大多人才,更奪走了國王和王后。艾爾文說,賽比恩斯身受重傷,在養好傷之後才能重整旗鼓,在那之前,他們得先為他備好兵馬,以及掌控城下至國內外的一切情報。

  弄清楚每一個來人的意圖,大部份為獲取情報的都會上酒館,明爭暗鬥在這酒氣衝天的地方天天上演,這對馬卡斯來說再簡單不過。

  隱藏在酒館下的另一份工作,除了看管戰俘,更能攔下意欲救人的探子。只是這似乎只是杞人憂天,到目前為止不但沒有一個人是為了救那戰俘而來,反倒是不少人被他打得半死才被馬卡斯派人拖出去。就算有人真能敵得過他,馬卡斯也只要即時喊停,隨便給一些銀幣便能打發掉。

  除了羅奈爾德,有幾年回來會故意忘記帶錢,趁機下去質問,但也總是一無所獲。

  被一個半死的戰俘擊潰,那些前來挑戰的人顧及尊嚴,大多閉口不談,也有像比爾等人一樣了解原由,自願助馬卡斯一臂之力。

  雖然艾爾文不知為何脫離了王宮,但馬卡斯只效忠一人,只要賽比恩斯需要他,多骯髒的工作他都願意接手。
 

  底下的年輕人與之前的挑戰者不一樣,沒奮力毆打戰俘,也沒有氣呼呼地將戰敗後的不甘隨著拳頭揮在他身上,而是試圖詢問。

  短暫的交纏與打鬥之下,蓋住年輕人頭髮的布衫掉落,他們才看到那人是一頭金髮,就像賽比恩斯一樣。

  布魯辛克的王族大多是這樣的髮色,但更多旁支也繼承了,那些原為貴族的王族旁支經過戰爭的顛沛流離,有些像這樣流落街頭,甚至是淪為傭兵。

  無論如何賽比恩斯一直好好地待在城裡,持續調養身體的他也只有慰靈祭時會在人民面前現身,馬卡斯等人民都是如此相信著。

  戰俘在那之後不知受了什麼刺激,不但開口,還全力撲向那年輕人,也許是意外,他就這樣死在年輕人的劍下。更甚者,年輕人還不知施了什麼術法,戰俘在魔法陣中化成黃金浮粒,消溶在空氣中。

  年輕人說,那不是普通的戰俘,而是八年前親手斬殺國王的曼士貝將軍。

  那名年輕人拿了銀幣就走,無論馬卡斯在後頭如何叫喚,之後這事更是被回來參加祭典的羅奈爾德知道,這之後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劇情連結:
 

 
  總覺得想藍停好久了,之前都是在修改序~三章,再加上家裡有些麻煩事,今年內完結的願望不知能不能順利達成……

  這段前面莎曼莎找莉娜塔的情結,其實在參賽版裡本來有,正確來說是改過的參賽版,也就是之前貼上來的想黑前章②,提到莎曼莎的只有兩句,後來字數關係把後來的發展都刪了。
 
  「我押那小子五百銀幣。」
  一個冷靜的女人拿著酒杯,這麼說著,當然又招來其他賭客們的嘲笑。
 
  這次的想藍版沒有這一段,但在最初的遊戲版本裡……也沒有這一段(被毆),只是有一個女人在酒館裡喝酒,我把這些參雜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變成這次的人物異誌,順便找回一些手感。也交代了莉娜塔什麼時候找小白的。

  至於馬卡斯,在小人物①用第一人稱表述了他的心路歷程,這邊算是一些劇情補足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33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漠蒼鼠
酒糟燻肉一看就是好東西(偷偷摸摸(X

03-13 09:47

橘みかん
我就知道這招一定可以引鼠出洞!
老闆,加菜啦!03-13 12:03
吳旻( °∀°)
好久沒看結果看到這個背景......我還以為這不是姑姑家呢 (抬頭觀望

03-15 22:57

橘みかん
昨天才換的XD
一整個DQ!03-16 00: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第三... 後一篇:本小屋也迎來了十萬人氣(...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小屋閱讀異世界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