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你是我存在的意義 第四章

作者:jasper│2019-03-10 17:04:23│巴幣:0│人氣:141







她曾經和我說過,沒有什麼事物是永恆不變的。

我懂,我也相信她告訴我的一切。

只要時間還在流動,我們都無法阻止改變。

無論多麼努力維持「現狀」,也只是拖延時間罷了。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道理,世界就是這麼運作的。

在改變來臨之前能做什麼呢?

珍惜改變前的每一分每一秒?創造更多回憶?

那在「改變」後,回想到這些「過去」

對自己的傷害是不是就越大呢?

既然不想「改變」

既然無法避免「改變」

那只要將「過去」遺忘

只要將「過去」捨棄

就不會受到傷害了吧?



是的,她說的一定沒錯……



「是遺忘了…還是不願意想起?」


張開雙眼,是熟悉的天花板,缺了一個燈管的日光燈正斷斷續續的閃爍著。

又做夢了嗎?這是第幾次了?

自從奏姊那件事以後,我這幾天都睡不好,都會夢到那句話,像是詛咒似的一直纏著我不放,到底是為什麼?

我看著右手腕的電子錶,現在是中午12點40分,我正在超商內的員工休息室午休,我的午休時間是從12點開始到1點,1點到2點則是換朔姊休息。

順帶一提,午休制度是朔姊定的,她只要吃完中餐就需要睡覺,真像小孩子呢。

雖然還有些休息時間,但我決定讓朔姊提早一點休息,所以我離開了員工休息室打算和朔姊換班。

「唉呀,小朔真是可愛啊!每次看到妳都讓我有精神許多呢!」

「真的?嘿嘿嘿…我能讓奶奶妳能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我看到在櫃檯結帳的朔姊正在和一個老奶奶聊天,附近的老人家似乎都很喜歡朔姊啊?

「對了對了…小朔和男朋友最近怎麼樣呢?」

「男朋友?!」

「呵呵,就是另一個店員啊,不用不好意思,我們老人家看一眼就明白啦。」

「不不不不!望…望他只是我的家人!」

「不用害羞啦!我們最近聊天都在說你們兩個呢?我們還在想你們倆什麼時候會結婚呢?」

「結!結!結婚!和望嗎?!男朋友?!不是不是不是啊!」

朔姊,冷靜點啊…

原本要提早和朔姊換班的我,因為突如其來的這些對話讓我不知道該不該過去了,只能在休息室旁看著。

「啊啊…我們都很期待喔,總有種自己的孫女要嫁人的感覺呢…」

「奶奶…等等…聽我解釋一下…」

「妳記得張爺爺吧?」

「是、是的,我記得…」

「我們講到這個他還哭了呢,邊哭邊說太好了、太好了!」

「真…真的啊……?」

總覺得朔姊越來越沒辦法將這個誤會解釋清楚了。

「所以,你們倆總有個計畫吧?他還沒和妳求婚嗎?」

「奶奶,事情是這樣的!」

加油朔姊,把誤會解開吧。

「妳記得陳爺爺吧?」

「是的?總是西裝筆挺來買甜食,離開前都會給我糖果的陳爺爺嗎?」

「是啊,他說要是男朋友還沒求婚,就代表他對小朔只是玩玩的,他會找他組織裡的年輕人去找男朋友問問。」

「組織?!什麼組織?!難……難不成是那種…等等!他雙手上及臉上的傷疤不是貓抓的吧?他跟我說是小貓抓傷的!」


不…我看過陳爺爺的傷疤…

最短的傷疤都有十公分以上喔?

如果真的是貓的話,應該是獅子之類的吧?

難怪總覺得他時常在瞪著我啊…

「唉呀,都這個時間了,小朔啊,奶奶我要先離開了,期待你們的好消息啊。」

「啊…嗯!沒問題的!求婚和結婚嘛!」

不,問題可大了喔,朔姊。

「謝謝光臨!」

朔姊送走老奶奶後,坐在櫃檯邊沉思著,很少看到朔姊這麼安靜且認真的陷入思考。

「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不要用那麼帥的姿勢說這種話啊…我才想問該怎麼辦才好啊?

總覺得又有些累了,我還是回休息室繼續休息好了。

我躺回休息室的沙發,才剛閉上雙眼就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

「太好了,還在睡覺…」

聽這聲音,進來的人肯定是朔姊沒錯。

我微微睜開眼看,她拿著手機在我身旁走來走去,似乎是在尋找什麼似的。

「好吧,這裡就可以了。」

雖然我閉著眼睛,但我感覺到胸口前方似乎躺著一個人,我稍微往下看,果然是朔姊趟在我前面,兩人側躺在沙發上。



我知道朔姊一定又要做些奇怪的事了。

但我實在很好奇她要做什麼,所以也沒有阻止,繼續裝睡。

我感覺到她的頭髮有股很香的味道,但一直碰到鼻子讓我覺得很癢。

接下來她輕輕地在我的無名指上套上了什麼東西,似乎有些重量,但從我目前的角度看不到。

她左手拿起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我和她,看樣子朔姊似乎是開啟了手機的自拍功能。

我也從螢幕上看到了我的無名指上戴了什麼……

不,應該說我們的無名指上都有戴。

那是一種做成戒指造型的糖果,而且糖果做成鑽石的形狀又大的有些誇張,我和朔姊的都是紅色的,似乎是草莓口味。

我想這樣就足夠了,我大概知道朔姊想做什麼了。

我伸出在身後的右手,並伸向朔姊的額頭。

「1、2、3,結婚…好痛?!」

我彈了朔姊的額頭,她似乎也在同時拍了下來。

「朔姊,妳在做什麼呢?」

「……沒有啊,只、只是來叫望起床…」

「那我左手無名指上的這個是什麼?」

「那個啊!我是想到望起床後可能會想吃些甜的,所以我才準備的喔!」

「還特別幫我套在左手無名指上?」

「是啊!很貼心吧?快誇獎我!」

「好厲害好厲害。」

「嘿嘿嘿…啊!為什麼要拿我的手機?!」


「朔姊才是,為什麼要拍照片呢?」

有趣的是,朔姊似乎按到了連拍,有大約十張左右的照片,從她擺好姿勢到被我彈額頭都拍了下來,我偷偷將照片傳到自己的手機,這樣以後朔姊鬧脾氣時就有條件讓她冷靜下來了。

「我就是需要啦!望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醒來的?」

「從朔姊幫李奶奶結帳時就醒來了。」

「那不就從頭到尾都醒著嗎?!為什麼不來幫我解釋啊!」

「總感覺…我去解釋會更麻煩啊…」

「也是…事情怎麼會變成那麼複雜啊……」

朔姊少見地嘆了一口氣。

「總之,誤會還是要解開,找時間我們在一起去解釋吧?」

「望,你會覺得困擾嗎?被誤會和我是……」

「嗯?朔姊妳說什麼?」

「沒、沒事啦!我要休息了!」

「好的,那換我顧店,朔姊請好好休息。」

「好…」

是我的錯覺嗎?總感覺朔姊心情似乎不太好?






下午的工作很順利的結束了,難得的是今天都沒看見奏姊,但做好的巧克力牛奶有被拿走,代表她還是有來吧?

「望,今天也辛苦你了。」

「朔姊也辛苦了。」

我看了電子錶,已經晚上6點50分了,差不多該做關店的準備了。

關店前的打掃,商品清點,熱食區的整理都是由我來做,朔姊則是收銀機的金額清點,記帳等等。

「望你啊,真的有點認真過頭了喔。」

朔姊一邊清點收銀機的錢一邊說。

「我並沒有勉強自己喔,只是普通的做事而已,這種程度應該很多人都辦的到吧?」

「哇…這種工作態度還叫普通的話,那你認真起來無法想像啊…」

朔姊苦笑著走到商店門口前,並舉起了雙手。

「我倒是希望朔姊能認真點,今天下午找給客人的錢算錯兩次對吧?」

「我一直都很認真!百分之百的!」

我走到了朔姊的身旁將她抱起,這樣的高度讓朔姊剛好可以取下掛在門口介紹新商品的小看板,我自己拿的話高度還差了點,將朔姊抱起來則是剛好可以拿到。

順帶一提,朔姊對這種工作上必需的「抱起來」,並不會感到生氣或是覺得是在取笑她的身高。

「既然這樣,那要請朔姊拿出百分之兩百的認真喔。」

「嗚…總覺得望說話最近越來越像那個女的了。」

「就說她也是客人啊…話說今天好像都沒看到奏姊?」

「……她有來啊,不過望當時在倉庫,所以沒遇到。」

「喔…這樣啊。」

我還是很在意奏姊說的話,雖然心裡有些抗拒,但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望。」

「什麼事,朔姊。」

「不要和那個人靠的太近。」

「奏姊嗎?為什麼……」

「…別問了,聽我的就是了,維持客人和店員的關係就好。」

又來了,又是這種感覺,有時候朔姊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她說的話讓我無法反駁,也無法拒絕。

「我知道了。」

「嗯,知道就好,剩下交給我吧,望可以先回家了。」

「又要我先回去嗎?朔姊一個人沒問題嗎?」

「哼哼!能說這種很酷的臺詞只有店長喔!而且最後一刻才走才是稱職的店長。」

太好了,似乎又變回了平常的朔姊,剛剛那奇怪的氛圍已經消失了。

「可是我們一起做會比較快吧?這樣朔姊也能早點回去休息。」

「我沒問題啦,回去吧,早點休息!」

朔姊將我的背包和外套拿給我,接著又拉又推的把我帶到停車場。

「要記得吃晚飯喔,啊!生活費還夠嗎?」

「最近我有學些料理,我都是自己買食材煮,所以省下滿多錢的,別擔心。」

「那就好,話說今天晚上要煮什麼?」

「我想想…最近市場的茄子不知道是被誰全都買光了,難得昨天有買到一些茄子,所以我想做麻婆茄子,還有番茄沙拉,在用剩下的絞肉做煎小肉餅…大概是這樣…朔姊妳的口水…」

「才、才沒有流口水!快回家吧!」

「好的,那我先回家了,朔姊回家也要注意安全喔。」

我騎著機車離開了超商,今天的工作就這麼結束了。

我原本是這麼認為的。

「啊…後門的鐵門忘記拉下來一些了…」

最近朔姊都會最後走,後門的鐵捲門的高度朔姊無法獨自將它拉下來,我都會在離開前,將鐵捲門拉下來一些,不過今天被朔姊趕著回家,不小心忘了這件事。

我已經能預想到朔姊在鐵捲門前跳啊跳的樣子了……

我搖搖頭,調頭騎回去超商。

到超商的停車場後,我走到了後門,輕輕地把鐵捲門往下拉了一些。

正準備要離開時,後門被打開了,而開門的人剛好和我撞在一起。

「哇啊?!」


「朔姊,沒事吧?」


我伸手拉起跌坐在地的朔姊。

「望?!怎麼又回來了?」

「因為走的太匆忙,有東西忘了拿了。」

要是說實話不知道她會不會又鬧脾氣了呢?

「這樣啊…那我去幫你拿吧?」

這時候我才發現朔姊將一個白色塑膠袋藏在身後。

「朔姊,那個袋子是什麼?」

「袋子?啊!這個啊,是垃圾啦!」

「可是我剛剛都把垃圾都清理乾淨了。」

「不、不是啦,是客人忘記的東西!」

可疑…真是太可疑了…

「喔,那是哪位客人的啊?」

「是…是陳小姐的…」

「啊,是住在附近廢棄工地旁的平房,有兩個小孩子,丈夫是在當太空人的那位陳小姐嗎?」

「咦?…對啊!她真是糊塗!買東西又忘了拿走!」

根本就沒這個人,朔姊真是太單純了…

「朔姊……」

「什麼事…?」

「妳沒有說謊吧?」

「沒、沒有!她下午還和丈夫一起來的,是、是要給丈夫帶去火星的!」

「真的?」

「真的!」

「這樣啊,我相信妳。」

「呼…」

「那我們必須趕快送到陳小姐家才是。」

「咦?!現在嗎!」

「是啊,現在。」

我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我伸出了雙手捏了她的臉頰。

「等?!通通通通通通通!(痛痛痛痛痛痛痛!)」

「說謊了對吧?」

「系的…(是的…)」

「妳現在該說什麼?」

「對嗚起窩搜黃惹…(對不起我說謊了…)」

「那讓我看看袋子裡的東西吧。」

我鬆開手,朔姊一邊揉著紅通通的臉頰並把袋子交給我。

「這不是我今天整理出來,今天晚上十二點就會過期的微波食品嗎?」

超商有販售簡單方便的微波食品,像是義大利麵、燴飯、飯糰、三明治之類的。

雖然是冷藏保存,但有些食品還是不能存放太久,比較耐放的也只可以保存4天左右。

我看了袋子裡,裡面有兩顆飯糰,一個三明治和一盒咖哩飯。

「朔姊,妳拿這些要過期的食物要做什麼?」

「我、我是要…」

「別說謊了喔?」

「不會說謊啦……我是要吃掉。」

「朔姊,晚餐吃這麼多啊?」

「才、才不是!這些是今晚和明天…嗚……」

朔姊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不過我確實有聽到「明天」兩個字。

「朔姊…妳該不會明天三餐都打算吃這些吧?」

「因為…最近手頭有點緊…」

「那也不行只吃這些啊……而且這些都是快過期的食物,要是吃壞肚子怎麼辦?」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前幾天朔姊會說早餐是吃鍋燒麵和咖哩飯了…

「總之,這些為了朔姊的健康,我要把這些過期商品丟掉了。」

我將手中的塑膠袋丟到後門旁的大型垃圾子車裡。

雖然還沒到保存期限是到今晚12點,但食物是會慢慢變質的,只要是離保存期限低於一天的食物,保險起見最好都不要吃。

「啊啊!望這個惡魔!難得今天有果醬三明治和甜味咖哩的說!」

像是遭到很嚴重的打擊似的,她跪了下來。

這幾天朔姊到底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啊…

「朔姊,今晚我帶食材去妳家,煮給妳吃吧?」

原本跪坐在地兩眼無神的朔姊,抬起頭眼眶濕潤的看著我。

「望……要煮給我吃?」

「是啊,雖然不能保證會合朔姊的口味…」

「今天能吃到熱騰騰的白飯嗎?」

「沒問題,米的話我也會帶去的。」

「天…天使!」

喂,剛剛不是還叫我惡魔嗎?

和朔姊一起關店後,我們一起來到停車場。

「朔姊先回家吧,我回去將食材還有行李帶過去,大約要半個小時左右。」

「好的!就算是一個小時也沒關係,今天可以吃到熱熱的飯了!」

她騎上自己的機車,以很快的速度離開了。

「真是的,要慢慢騎啊。」


我往回家的路上前進著,心裡現在很複雜,朔姊沒錢我認為有超過一半是我的關係,我現在住的公寓是她出錢的,水費電費也都是,除了薪水又給了我生活費,還有超商開店成本,加上她自己住的公寓……

「這樣不行……」

啊啊…

又要改變了嗎?



和朔姊分開後,約過了一小時,我到達了朔姊住的公寓,外觀來看是呈現ㄇ字型的棟三層樓公寓,位置也算偏僻但是安靜,每層樓似乎只有六個房間,在眾多公寓中,這公寓我想是非常特別的存在吧?


「我記得是二樓四號房…」

我從公寓的中間樓梯上樓,到達二樓後左轉第一間就是四號房,我走到了門口,準備按下電鈴,門卻自己打開了。

「你忘記了嗎?門鈴壞很久了喔?」

從門內只探出頭的朔姊笑著說,因為回到家的關係,朔姊只綁一側的辮子解開了,很久沒看到這樣的她了。

「望,歡迎回家…」

她伸出手,溫柔的笑著,就和半年多前一模一樣…

是啊,半年前,是我能回想到的「過去」,在這以前的「過去」我完全想不起來……

半年前,也是在這裡。

兩個人,門內和門外,就如同兩個世界般,令人畏懼又令人渴望 。



¤



「望!歡迎回家!」

「…這樣好嗎?讓不認識的男人進去家裡?」






這個叫朔鈴的女人,就在剛剛把我帶出了收容所。

不對,應該說是離開了才對,照這個女人的說法和她給收容所主管的文件來看,我是不會在回到那個地方了。

「我當然不會隨便讓陌生人進來啊!但你是望啊,不是陌生人!」

望……,這是我的名字,有多久沒被人叫過了?

「我真的可以進去?」

「當然!雖然又破又小,但這是我們的家了。」

家?我的家?

「別開玩笑了…突然把我帶走,突然告訴我有家,我連妳的名字也是剛知道的,妳覺得我會這樣接受嗎?」

「望,冷靜點…我知道……」


「不要叫我的名字,為什麼要把我從收容所帶出來?為什麼是我?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妳又是誰?妳到底想要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顫抖著,雙腳失去了支撐身體的力氣跪了下來。

「為什麼我完全記不得以前的事 …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

眼前的嬌小女性靠近我,也像我一樣跪坐在地上。

「…就算你將自己及過去遺忘了也沒關係,因為我都記得…」

「為什麼要為了我……?」

「因為望是我的家人啊。」

這是我第一次抬起頭看著她的雙眼,看著她那願意包容我一切的溫暖微笑。

她站起身,打開了面前的房門,並朝著我伸出了手。

「我知道…你不解、你不安、你害怕,全部交給我吧!我可是姊姊喔!就算望你拒絕!你哭著說不要!我也會……!」

她用雙手拉住了我的右手,那不知不覺向她伸出的右手,渴望著,渴望著門的另一邊。

「我也會像這樣拉著你一起走的!」

僅僅只是一步的距離,僅僅只是門外到門內。

踏出了這一步,似乎改變了什麼。




「十年了…終於……終於找到你了……望。」

在收容所遇到她的那一刻,心開始再次跳動,時間開始繼續流動,純白的記憶開始染上色彩。





啊…

好像想起了什麼?

在乾枯的圓形水池邊,我右手擦著眼淚左手則是被另一隻手牽著,牽著我的人也和我一樣不停擦拭著從眼眶中流出的淚水。

就算如此。

那個人一樣用那溫暖的手牽著我。

帶著我前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205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asper9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你是我存在的意義 第三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yashi0807各位巴哈姆特使用者
小屋連載漫畫更新了快來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