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翻譯】戰艦『大和』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上)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9-03-09 13:33:58│贊助:38│人氣:953
近日《艦これ》官推有言:

現在「艦これ」運営鎮守府では、ある大型艦【改二改装】の実装準備を進めています。僚艦「伊勢」と共に最後まで戦い抜いた「航空戦艦」。そのif大規模改装の実装準備を進めています。現代では全通甲板を持つDDHとして静かな海の護りに就く彼女。伊勢型航空戦艦二番艦【改二改装】は今春実装!

『日向』即將改二!

各位有沒有注意到,『日向』改二實裝後,IJN戰艦就只剩『大和』這位打傘的大姊姊還沒改二!若按照『武藏』改二的規律,『大和』極可能會在原型為坊之岬海戰的活動改二!

說起『大和』,各位是否知道《VR戦艦大和》?

株式会社神田技研/VR戦艦大和特設サイト

2016年12月16日,《VR戦艦大和》配信開始。在此之前,製作團隊邀請曾為『大和』信號士的『都竹卓郎』爺爺先行體驗!


元大和乗組士官・都竹卓郎大尉、VR大和に乗艦

這篇文章的內容,是都竹爺爺與『大和』一同參加雷伊泰灣海戰的回憶錄。各位是否記得,在下先前翻譯過『國本鎮雄』爺爺寫的《戰爭與吾之青春》,文中也兩度提及都竹爺爺。

《艦これ》2019冬活【邀撃!ブイン防衛作戦】通關後,在下立即展開尋找『約翰斯頓』的行動,剛開始就是邊看這篇文章,邊刷深海日棲姬,結果嘛……

不管怎麼說,都竹爺爺的回憶錄還是很棒的文章,於是就在年初的繁忙告一段落後,動手翻譯啦!

※      ※      ※      ※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reite-tuduku0.html


作者:都竹 卓郎(つづく たくろう)
翻譯:婚後幽影

作者相關:

都竹卓郎,帝國海軍(IJN)之戰艦『大和』通信士、225號海防艦航海長,戰後成為日本大學理工學部教授,並以自身經歷協助拍攝電影《男たちの大和》(男人們的大和號)、《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太平洋戦争70年目の真実-》。

大正11(1922)年,宮崎縣出生。

昭和18(1943)年,大日本帝國海軍兵學校(江田島)72期畢業,先後配屬於航空戰艦『伊勢』、戰艦『山城』。

昭和19(1944)年,轉任戰艦『大和』通信士(中尉),參加同年6月之馬里亞納海戰、10月之雷伊泰灣海戰。

昭和20(1945)年3月,轉任225號海防艦航海長(大尉)。
昭和40(1965)年,就任日本大學理工學部教授。
平成4(1992)年,退休。

平成30(2018)年10月12日過逝,享年96歲。



其之1(97號刊載)

1 序

從前,我在某雜誌上這麼發表過,但現在依舊如此認為:要正確敘述戰時種種,非常困難。討論的話題面一廣,應該驗證的資料與記錄隨之大幅增加,想要將這些資料、記錄準確結合起來,就容易讓原本按照條理運行的『思考回路』發生『連線錯誤』。

戰後,由於戰爭期間對方種種狀況不明之處,解開了少許秘密,令『我現在什麼都知道了』這種錯覺蔓延開來,反而助長一種或許非常糟糕的傾向:寫作者輕率而獨斷地表達自己的觀點。

關於標題之雷伊泰灣海戰,左近允尚敏先生在『なにわ会』新聞92號當中,針對所謂『栗田艦隊之反轉』的眾多評論,指出一堆『思考短路』的具體事例。

就這個問題,當時我為旗艦『大和』通信士,整整3天都在『栗田 健男(くりた たけお)』長官數公尺後方的位置,直接參與收發電報的處理、與通信指揮室的聯絡。對於從頭到尾目擊一切的不才在下來說,自然極為關心這場戰役。

戰後,本人亦拜閱國內外相關文獻,雖然有多此一舉的感覺,但也藉機嘗試將自己所知,與這些資料總結起來。由於已故的『加藤 孝二』之熱情與奉獻而開始之『なにわ会』新聞,再過不久也要以100號為終刊,雖然現在只是先行記錄,但其中多少也有被自己『趕緊行動』的心理所催促的一面。

寫這份手稿時,最有用的是昭和19(1944)年11月25日《軍艦大和戰鬥詳報第3號》。這份報告前段,是艦橋上在我旁邊的庶務主任『板垣』主計少尉(故人)逐一記下的戰鬥記錄,可以說是整個總綱,看著按時間發展的經過,一邊與自己的記憶相對照,一邊釐清頭緒,給我很大的幫助。

中段的令達報告欄,將發出與收到的電報與信令拼湊起來,仔細檢查則發現,其中意外地有所缺失,肯定稱不上完美。但幸運的是,本人可運用當年服役時的身份閱覽相關電報,合併以戰術判斷為主的上級司令部報告。若以此補完,便能大致掌握必要資料當中,屬於我等帝國海軍(IJN)的那一半。

在此閒話幾句,該詳報末段寫有各科戰訓。當然這寥寥數語,讀者通常都不會太關心,可是其中令我深感欽佩的地方還滿多的,本人相當感興趣。

剩下另一半之敵合眾國海軍(USN)方面,本該依據戰後公開的美軍史料,可是我參照的文獻為市售著作,並非第一手資料。這些著作通常被認為細節不夠詳盡、帶有自以為是的傾向,當然有可能因此看不清真相。可是,裡面寫了各種當時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對手是怎麼作戰的、怎麼想的。

另一方面,咱們日本人的著作也各有好壞,雖說還沒到不分青紅皂白的地步,可是粗枝大葉地『過度相信自己主觀』的論調,感覺頻率更甚國外。

譯註:都竹爺爺應當沒看過寫二戰期間海戰的中文著作吧。這種情形也存在華人圈子,而且比日美兩國更嚴重。直到今日,無論台灣還是對岸,仍不時可見這種傾向。因此在下翻譯回憶錄時,往往要對照雙方記錄,盡力避免這種情形


2 錫布延海的激戰

昭和19(1944)年6月,馬里亞納海戰(或稱:『あ』號作戰,美稱:菲律賓海海戰),日本海軍僅存之唯一海上決戰兵力,第1游擊部隊(第2艦隊),由於捷1號作戰發動,從馬六甲海峽(Malacca Strait)南端的林加泊地,移動至婆羅洲北岸之前進根據地汶萊灣,此時為10月20日。

次(21)日,全艦加油完畢,取道菲律賓中部的錫布延海(Sibuyan Sea)、聖貝納迪諾海峽(San Bernardino Strait)走北邊航路的本隊32艘(栗田艦隊),與經由蘇祿海(Sulu Sea)、蘇里高海峽(Surigao Strait)走南邊航路的支隊7艘(西村艦隊)分道揚鑣。

譯註:『第一遊撃部隊』包含三支艦隊,司令官如下:第一部隊:栗田健男、第二部隊:鈴木義尾、第三部隊:西村祥治。栗田與鈴木一起行動,因而合稱栗田艦隊

我等出擊之日為22日,兩隊預計於25日破曉,同時突入雷伊泰灣。


栗田艦隊進入巴拉望水道之陣型

翌23日凌晨,本隊於巴拉望水道遭2艘敵美軍潛水艦(鏢鱸、鰷魚)襲擊,造成旗艦『愛宕』與姊妹艦『摩耶』戰歿,『高雄』大破之災殃。

※鏢鱸(USS Darter,SS-227)、鰷魚(USS Dace,SS-247)

所幸,栗田司令長官、小柳參謀長等一眾首腦得驅逐艦『岸波』所救助,黃昏時分換乘『大和』並掛起將旗。

24日一早,我等來到錫布延海之西方門戶,從塔布拉斯海峽(Tablas Strait)南端駛入。

包括上述行動,23日薄暮,栗田艦隊沿民都洛海峽(Mindoro Strait)南下途中,已遭其他敵美軍潛水艦發現。由於我等很早就被察覺,敵美軍第38機動部隊總指揮官『小威廉‧弗雷德里克‧海爾賽(或譯:哈爾西)』大將,遂下令正開往『烏利西環礁』泊地準備補給的第1空母群(指揮官:老約翰‧席德尼‧馬侃)掉頭回來與自己會合,連同第2、第3、第4群合計11艘以上的空母,移動到可將整個錫布延海都納入攻擊圈內的位置,如此有條不紊地展開迎擊態勢。

譯註:雖然是日文,但這段敘述在下看得挺眼熟的,沒記錯的話原敘述應該是英文,出自『企業(CV-6)』老兵的某篇回憶錄

另外,海爾賽提督也搭乘戰艦『紐澤西』,率領『傑拉德‧F‧博甘』指揮的第2空母群(以下簡稱:博甘隊)奔赴聖貝納迪諾海峽,扼住錫布延海的東方門戶。


小威廉‧弗雷德里克‧海爾賽(William Frederick Halsey, Jr.,1882年10月30日~1959年8月16日)


老約翰‧席德尼‧馬侃(John Sidney "Slew" McCain,1884年8月9日~1945年9月6日)


傑拉德‧F‧博甘(Gerald F. Bogan,1894年7月27日~1973年6月8日)

2A 第2空母群、博甘隊序盤之進攻


艾塞克斯級正規空母3號艦『無畏(USS Intrepid,CV-11)』


《艦これ》『無畏』

※綽號:無畏女士(A DAUNTLESS LADY)

翌24日整天,栗田艦隊遭受猛烈空襲。博甘隊之空母『無畏』『卡伯特(CVL-28)』麾下飛行隊組成第1次攻擊隊,於0910起飛、1025飛臨,共計44架飛機,揭開進攻之序幕!

對空戰鬥持續達25分鐘,借用宇垣第1戰隊司令官的日誌《戰藻錄》所述:

『2、3機落として大したことなしと見えた』
(失去2、3架飛機,尚無大礙)


『妙高』中雷掉隊,『武藏』遭雷擊損傷輕微,我軍繼續進攻。

接著,正午時分,第2波35架,同樣來自博甘隊之雷擊、爆擊混編攻擊隊來襲!

『武藏』又中了3枚魚雷,最高航速度降為22節,艦首也略為下沉,令人大感前途多難。


栗田艦隊(第三警戒航行序列‧輪形陣)

本日之栗田艦隊,以『大和』為中心之第1部隊,圍繞『金剛』列陣的第2部隊,組成兩個輪形陣,不過『大和』『武藏』看上去格外龐大。(拜這兩位所賜,我將『長門』誤認為大型巡洋艦)

譯註:由於七萬噸級的大和級體型龐大,其他戰艦與大和級走在一起時,容易被誤認為巡洋艦。若東鄉元帥的『三笠』走在『大和』旁邊,很有可能會被當作驅逐艦

上述2波攻擊淨是針對第1部隊,第2部隊幾乎都在攻擊圈外。

雖然如今講這些已事後諸葛,但我強烈地認為:此時若能超越1戰隊、3戰隊等建制區分,將第1部隊之『武藏』與第2部隊之『榛名』交換,並讓『武藏』走在輪形陣中央,兩支部隊同規模的話,敵方的攻擊也會均分為二,這樣一來就能保住珍貴的戰艦了。

實際上,6月的馬里亞納海戰之前衛部隊,雖然同樣是第1戰隊的『大和』『武藏』,但兩艦由各自配屬的空母包圍組成輪形陣,3號艦『長門』擔任遠處本隊之2航戰的直衛……由於存在這個前例,於是這裡也提一下。





※馬里亞納海戰,日美雙方陣型如上。拉梅奇爺爺的回憶錄講:她們(日軍艦隊)在廣大的區域裡排出黑色的AA型……就是這麼回事。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詹姆斯‧D‧拉梅奇(James D. Ramage,1916年7月19日~2012年7月21日),『企業』艦載第10爆擊隊(VB-10)指揮官

2B 第3空母群、薛曼隊之猛攻襲來


費德烈‧卡爾‧薛曼(Frederick Carl Sherman,1888年5月27日~1957年7月27日)

第2波飛離40分鐘後……

1325,第3波來襲。

馬尼拉東北東方位、波利略群島(Polillo Islands)海域,薛曼指揮的第3空母群之『艾塞克斯』『列星頓』出擊,總數68架的大編隊,飛越呂宋島南部向東延伸的地峽而來。


《戰艦少女R》『艾塞克斯(CV-9)』,對岸譯名『埃塞克斯』


《戰艦少女R》『列星頓(CV-16)』,對岸譯名『列克星敦』

由南至北、長長布陣之敵美軍第38機動部隊,最北端之空母群(薛曼隊)就在我軍之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附近,因而從本日0800左右,便遭我軍飛機襲擊。

0930,輕空母『普林斯頓(CVL-23)』中彈,艦上大火(之後沉沒※)。應該是因為上述情況,對我等栗田艦隊之空襲,方才延遲到這時候。

※與『赤城』一樣,『普林斯頓』機庫遭誘爆而戰死

可是,本次進攻極為犀利,『艾塞克斯』麾下飛行隊直撲第1部隊,『列星頓』那邊則殺向第2部隊。『大和』挨了直擊彈、極近彈各2發;(由於負傷)動作較遲鈍『武藏』又中了1枚魚雷(合計5枚),再加4枚炸彈,遂從輪形陣中掉隊。

正當此時,先前飛行隊返航之處,薛曼隊麾下空母遭小澤艦隊之旗艦『瑞鶴』麾下的20架爆裝零戰襲擊。

1240左右,接獲關於這攻擊之電報:

『可動全力76架起飛 拉蒙灣東方 攻擊地點代號 フシ2カ 所在之敵』

意旨如上。大概是在進攻途中分散了,能夠抵達目標的僅餘前述的20架編隊。此時敵美軍空母群之防空能力極高,我軍飛行隊僅取得4枚極近彈之戰果,卻令薛曼隊痛失下一波攻擊隊出擊的大好時機,達到事先預防栗田艦隊之戰損進一步增加這個間接效果。

結果,敵美軍第38機動部隊所屬4空母群當中,遭我軍航空攻擊捕捉到的僅第3群,並且也只有1枚直擊彈……就是擊殺『普林斯頓』的那1枚。

雖說這算是強人所難,但本日我軍基地航空隊的攻擊,若能多加糾纏本日空襲栗田艦隊3次的博甘隊,或許就可稍稍改變錫布延海的戰況。

再者,關於上述『フシ2カ』所在之敵的電報,存在雖然送到了『大和』電信室,卻沒能送達艦橋的『怪說』並刊在頗有名的人物寫的書上。關於這點,我與當時的海軍的通信系統一併說明,於後文詳述。

2C 第4空母群、戴維森隊見參


拉夫‧E‧戴維森(Ralph E. Davison,1891~1954)

第3波離去後不到30分鐘,第4波計25架飛機,就殺了過來。

收容好今早派去空襲蘇祿海之西村艦隊的飛行隊後,戴維森少將率領第4空母群匆匆北上。1315,從薩瑪島海上向我等襲來之65架飛機,很快便組成先遣編隊,『企業』的艦載機也在其中。

一般來說,被攻擊的一方很難正確計算來襲機數,因此這裡引用美軍空母的起飛時間、機數記錄。與推測不同,錫布延海上空天晴如洗,基本可以推定,全部飛機都到達了目標高空。

然而第4波以後,空母群的相對距離、來襲時間差等各種資訊擠在一塊,令資料難以對照。事實上,1426開始的對空戰鬥大致結束時,本艦航速降至第1戰速(18節)。再過不到10分就1500當下,電探顯示第5波時加速至第4戰速(24節),再度展開激戰。本次空襲之攻擊密度極高,日方史料記錄為80~100架,可是『大和』戰鬥記錄沒有機數的記載。大概是因為空襲接踵而至,忙著記錄自艦行動,沒空去數來襲機數吧。

事實上,美方史料記載的攻擊回數為6次,比日方記錄多1次。這大概是因為,前述之戴維森隊殘存機、『富蘭克林』的40架艦載機組成的後續突擊編隊、收容博甘隊上午放飛的2支攻擊隊後重新編成的第3次攻擊隊(40架以上),碰巧在差不多同一時間抵達,所以我等就把這批都當作第5波。說真的,從1325第3波來襲,直到1525第5波飛離的2小時,我等確實幾乎毫無休息地持續作戰。

由於這次大規模空襲,『大和』遭500磅炸彈擊穿錨甲板,艦艏左舷的水線部分被炸出破孔之外,艦隊各艦也遭受相當的損傷,而獨自掉隊在輪形陣後方的『武藏』,遭受集中攻擊的結果,基本已陷入行動不能的狀態。

根據美方資料,這天有261架敵機直接參加對栗田艦隊的攻擊,另一方面該時間點我方可繼續進攻之殘艦為23艘,與從汶萊出擊時的32艘相比,損失大約3成。


3 反轉與再反轉

3A 圍繞著反轉決斷之經緯

1530,第5波空襲總算結束,艦隊維持輪形陣,以290度一齊回頭,航速18節開始向西發進。關於本次反轉:

【1】雖然冒著激烈的空襲進擊至此,可是友軍的航空打擊並未奏效,敵機來襲的頻率與機數一直在增加

【2】距離1821的日落還有3小時,繼續這樣前進的話,全幅達7公里的輪形陣,在馬斯巴特水道(Masbate Pass)附近的狹窄海面將難以維持,且遭受空襲的機率極高,為認清戰況暫且先與敵方拉開距離,於16時打電報※將此間所見報告連合艦隊。

※這則電報就是著名的『反轉報告』,後面也會講到

關於其之【2】,要是看過海圖與時鐘,即使像我一樣的青年士官,也很容易判斷出來,其為理所當然之措施。

可是【1】顯示作戰設想明顯背離了實際情形,這是嚴重且根本的問題所在。我知道24日預定展開航空總攻擊,因此無法分散兵力給我等提供航空支援,可是今天一整天下來,連1架支援的飛機也沒有,當下的氣憤,都包含在字裡行間。

若將錫布延海比作瀨戶內海,我等就像被從土佐外海飛來的敵空母艦載機往死裡打,而廣島、岡山、松山等那些機場,卻對眼前通過的友軍艦隊見死不救一樣。宿霧島(Cebu Island)、描戈律(Bacolod)機場那裡,即使無法在海上飛行,也能沿著陸地飛,那裡也有陸軍的戰鬥機。

譯註:原文『パゴドロ』應為『バコロド(描戈律/Bacolod)』之筆誤,在下逕自訂正

再說,我承認此乃事後諸葛,但在一開始決定栗田艦隊的突擊為作戰的主軸以前,就應該在基地航空隊的指揮系統外,另行編成直屬戰鬥機隊,並配屬專責幕僚,預先安排艦隊所在海域附近的陸上基地隨之行動。

就這一天的戰鬥來推想,若從敵空母群攻擊圈外的菲律賓西岸基地,以50多架戰鬥機分為三隊輪流出擊,隨時保持17~18架飛機在艦隊上空,便能有效因應敵美軍空襲。即使無法擊落對方,只要妨礙對方取得自由自在的射點,便能令敵機的攻擊強度銳減。對於失去正面對抗的決戰能力,一步步走向敗北的日本海軍,這則構想可以稱作妙策嗎?

事實上,在汶萊出擊前,戰艦與巡洋艦搭載的水上機,就被一股腦地分派至民都洛島的聖荷西基地,負責海戰時針對雷伊泰灣暨週邊海域之偵察。時至今日,我仍忍不住會想,最起碼這裡要有戰鬥機隊吧。

譯註:其實栗田艦隊當時還是有帶幾架水偵,比如『矢矧』的戰鬥詳報就有『起飛了2架艦載水上偵察機,可是1號機(佐佐木少尉機)未返回』這則記錄

可是,本次海戰期間,艦隊首腦們在艦橋上的爭論,有幾個廣為人知的決定性場面。我有任務在身,可不能不務正業去關注那些,因此不知道他們的交談內容,但我可以大概描述當時之實景:

首先是坐在右舷前方的栗田長官,坐在左舷的宇垣1戰隊司令官(森下艦長在頂部的防空指揮所),小柳參謀長站在長官旁邊,從他後方到信號甲板處,津田航海長以下10多位『大和』要員,待在各自的崗位上。

參謀們,大概都待在位於1段下甲板的作戰室裡,但有時山本先任參謀會與大谷作戰參謀一起上來艦橋,似是先與參謀長進行三者協定後,交由長官決斷……上述舉動,我看得一清二楚。

24日之反轉當下的情況,我沒有記得很清楚,可是小柳參謀長在自己的回憶錄裡明確寫『大谷參謀的進言』,所以應當就是那樣吧。

於此西進途中,艦隊航路暫時往北,為確認掉隊的『武藏』狀況而靠過去。所有注水隔間似乎都已滿水,艦體向左傾斜約10度,艦艏向前嚴重下沉,菊徽眼看就要泡進水裡。我只記得當時腦袋裡充斥著『居然被打成這樣』這個念頭,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3B 重新開始進攻

留下3艘援護艦給『武藏』後,艦隊繼續西行,前幾天猛攻而來的空襲驟然中止,先前沸沸揚揚的狀態宛如謊言般,天空與大海都恢復彷彿始終如此的寂靜。

1714,見此狀況,長官發令再度進擊,120度方位一齊回頭。

友軍航空部隊的攻擊成果依然不明,由於此時敵機來襲的話,就要日落後方能返回空母,因此才暫緩了攻勢吧。

事實上,4個月前的馬里亞納海戰(美稱:菲律賓海海戰),6月20日黃昏來襲的216架美軍飛機當中,雖然戰損僅20架,可是無法夜間降落、迫降海面的飛機加起來,就損失了80多架飛機。※

※日文Wiki:43架遭擊墜,降落失敗與迫降損失87架

那時,美方遇到一個新狀況。

1640,第3群薛曼隊之空母『列星頓』上,搭乘之空母部隊指揮官『派提‧米契爾』中將,懷疑從一早開始,麾下艦隊遭受的一連串的空襲,來自日本的空母機隊部隊,遂向北放出偵查機,於是發現了小澤艦隊。


全名:馬克‧安德魯‧米契爾(Marc Andrew "Pete" Mitscher,1887年1月26日~1947年2月3日)


小澤 冶三郎(おざわ じさぶろう,1886年10月2日~1966年9月9日),大日本帝國最後的連合艦隊司令長官,雷伊泰灣海戰時,他的旗艦是空母『瑞鶴』、輕巡『大淀』

※『瑞鶴』負傷後,小澤將旗艦換為『大淀』。巧的是『大淀』正好是帝國海軍最後的連合艦隊旗艦

另一方面,海爾賽大將那邊,比起關注他視為無謀的栗田艦隊之突擊,還不如說是在防備日本機動部隊從側面發動的奇襲。因此他對這則報告過敏地大動作反應,除了當時在東方海上,距離較遠的馬侃隊以外,他率領第3群當下全部10艘空母(由於『普林斯頓』沉沒而減少1艘),勢若奔馬地揮軍向北。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由於小澤艦隊已無艦載機,戰力低落到美軍不管哪個空母群都能以優勢戰力將之擊破的地步,海爾賽大將全軍向北,讓聖貝納迪諾海峽放空城之舉,實為明顯的誤判。其中一個原因,似乎是飛行員們誇大戰果,宣稱『栗田艦隊已被痛擊至再起不能』?

我等日軍這邊,台灣海峽航空戰的報告也一樣,這案例之荒謬堪稱不遑多讓。不管東洋還是西洋,那些開飛機的都那副德性,報告總是寫得言過其實嗎?


《艦これ》2017秋活E1【第二遊撃部隊、抜錨!】原型就是這段

譯註:作戰名稱的『第二遊撃部隊』也是第五艦隊(志摩)的名號,乃相對於『第一遊撃部隊』(第一部隊:栗田、第二部隊:鈴木、第三部隊:西村)的稱呼

由於再反轉,艦隊再度經過『武藏』旁邊,此時才日落不久。向西回望,落日餘暉下,艦體左傾,猶如拖著跛腳蹣跚而行的『武藏』,以鮮紅如血的晚霞為背景的剪影,至今仍烙印在我的腦海之中。


4 全軍突擊

4A 圍繞反轉電報、突擊命令電報的爭議

此時,栗田艦隊的暫時反轉,帶給連合艦隊司令部巨大的衝擊。廣為人知的電令作372號:

『天佑ゆうを確信し、全軍突撃せよ』
(確信天祐我軍,全軍突擊)



《艦これ》2017秋活E4

發信時間為1813,接收東京通信隊之發送的『大和』於1855收到。此時再反轉早已結束,艦隊已越過3小時半前之反轉位置,進入錫布延海東部,但似乎因為沒有通報,而衍生出無用的疑心暗鬼。

在此,92號左近允論文也有提到,名叫『小島清文』,自稱是當時『大和』密碼士(暗号士)的這號人物,這裡也講個幾句。

根據他的手記,這天傍晚他在士官次室(ガンルーム)吃飯時,接到命令返回通信指揮室,為前述送交連合艦隊之『反轉報告』加密,18時移交電信室的10幾分鐘後,被艦橋的都竹中尉叫上去,說栗田長官親自發出這則(18時13分發信)的全軍突擊命令,被問道『你覺得是看過這邊(18時發信)的報告而發令的嗎?』,他回答『我是那麼想的』。

他的手記與談話,淨是一派胡言,在此暫且僅就這段話指出他的錯誤:

首先,這個時間點全體乘員都在各就各位狀態,根本不是他講的從容在士官次室用餐的場合。

還有,『反轉報告』之發信為前文所述的16時,絕非18時。而且連合艦隊之『全軍突擊』命令乃1813發信,於前述之1855收到。他被長官詢問的時間為1815~1820左右,此時『大和』艦上還沒有任何人有本事知道那則電報的存在。

當然,我也不記得有叫那傢伙來艦橋,從一開始通信指揮室就是由艦隊密碼長,『松井利夫』少佐(65期)一手承擔,另有3位密碼專業的老練特准士官協力,小島僅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預備少尉)。總之,這貨刻意強調自己的存在,發表些極為惡劣的言論。

小島對我等帝國海軍的通信體系結構渾然不知,根深柢固地以為『大和』與連合艦隊或各艦隊司令部之間,只要撥個號碼盤就能即時通話,宛如直接通信。

聽說本次海戰後,他轉調至第1航空艦隊司令部,翌年在菲律賓的呂宋島戰線向美軍投降,回國後似乎投身反戰運動。一時之間打出『不戰士兵小島清文』的名號,投稿《文藝春秋》、與黑柳徹子一起上電視會談,沒多久大眾對他失去新鮮感,遂返回故鄉島根縣,並在那裡過世。

而我所在意的是,這貨喊著『和平』『不戰』這些簡單的開場白,趁隙混入日本媒體界,將如此『謊言』光明正大地宣之於口(或者使之傳播)。時至進入21世紀的今天,這種風潮都沒有改變。從戰敗算起62年、從佔領結束算起55年,這種老早就該驅除掉的病原體,至今仍陰魂不散。我等日本人的國家、我等日本人的社會,將會走向何方?對此我忍不住深憂不已。

開始反轉時,連合艦隊困惑了一下,後於1955回信給游擊部隊,重新發出進擊命令,並發送參謀長署名的說明電報,不久後由於截獲相關電報而弄清狀況※,恢復了平靜。我軍也好、敵軍也好,漫長一天的激戰漸漸落幕,雙方都將通過這殺氣重重的暗夜之海,各自奔赴明日的戰場。

※這裡的『弄清狀況』指的是栗田艦隊的反轉與再反轉

4B 聖貝納迪諾海峽突破

19時過後,越過最初的反轉位置向東而行,艦隊從輪形陣變陣為縱陣,在月齡7的昏暗海面上,一直線地開往馬斯巴特水道。

在那途中,從『浜風』發來『武藏』沉沒的通報,但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

2035,航向轉左,往東北方前進一段時間後,航向轉右,往東南行,以22節航速開過下一個狹窄水路蒂考水道(Ticao Pass),總算抵達通往太平洋的最後航路,聖貝納迪諾海峽西口,時為深夜,2317。

期間,『大和』向聖荷西基地的水上機隊、第3部隊(西村艦隊),以及相關的各艦隊司令部發信:

『現將賭上全滅發起進攻 深夜 聖貝納迪諾海峽 翌晨 9時雷伊泰灣口 11時突入泊地』

與此行動預定一同,不停打出請求各隊策應攻擊之電報。

譯註:根據桂理平爺爺的回憶錄,小澤有收到栗田發出的這則電報,並做出決斷:即使是沒有艦載機的空母艦隊,也只能捨命陪君子了!

聖貝納迪諾海峽全長30海里,潮流最急可達8節為眾所皆知的難關,大大小小23艦組成之艦隊,想要趁著深夜通過本身就極為困難,但即使之後會發生『什麼』,我等也只能硬著頭皮向前走,穿過這裡進入遠洋當下,如我等所料為日期換過之25日0030,接近1時。

這裡所謂『什麼』,就是敵美軍水上艦隊在海峽東口佈下天羅地網,等著伏擊我軍一事。前一天在錫布延海『再反轉』後之1734,於西南南方位極近處發現敵艦攻7架,緊接著……1744,雷達探測到東方有其他的飛機,我等自然會認為,敵美軍已知道我等栗田艦隊再度進擊之舉。

譯註:美軍偵察機有回報此事,但海爾賽認為金凱德麾下之第七艦隊足以應付,而未理會此情報

艦橋充斥著深感緊張的氣氛,除了偶爾下達之操舵號令、廣播傳出的指令『嚴加警備!』外,全體乘員皆默不作聲,視線凝聚在前路之暗闇。

0037,終於開出海峽,航路變為75度,在忽然增強的風浪中,沿薩瑪島東岸南下,以雷伊泰灣為目標,開往最後的航程。

在此,海爾賽大將北進之際,為何沒有採取將本來就是為了迎擊栗田艦隊而編組的,『煙鬼‧李(Ching Lee)』上將率領的高速戰艦部隊留在聖貝納迪諾海峽出口這個方案?


左一:雷蒙‧艾姆斯‧史普魯恩斯
左二:派提‧米契爾
左三:切斯特‧威廉‧尼米茲,太平洋艦隊總司令
左四:煙鬼‧李

※全名:小威利斯‧奧古斯塔斯‧李(Willis Augustus "Ching" Lee, Jr.,1888年5月11日~1945年8月25日)

譯註:『Ching』這個江湖名號來自『Ching Chong(中國佬/中國煙鬼)』出現於20世紀初,為美國人對中國人……甚至日本人等亞裔的蔑稱,類似『Yellow Monkey(黃皮猴子)』

※根據『lokionsun(Lpic)』補充:李將軍的外號比較多見譯為煙鬼,聞說是年青時外表瘦削而得名



出處:
[艦colle] [授權轉載][軍普]太平洋戰爭中的戰列艦交戰:「霧島」的最後一戰

關於這個問題,以下雖是以推測為主,但也是在下經過一番考察後的結果:

【1】他本人出身空母派,執著於固有觀念,認為日方主力依然是空母機動部隊

【2】戰艦分開配屬在散開於南北數百海里的3支空母群,6艘當中的3艘為最北端之第3群薛曼隊所屬,已經作為前衛,擔任向北進擊之先鋒

【3】軍艦的航速為飛機的十分之一,匆匆忙忙地在黃昏時分發動集結,難以在半夜以前做好迎擊配置

【4】與【1】相關,高速戰艦乃活用VT信管之艦隊防空要員,若分派相當數量作為伴隨艦,次日晝戰就能發揮各種功用,比如圍著空母組成輪形陣提供防禦、打開突破口等。此外或許也有(集中兵力速戰速決)避免被拖入夜戰,面臨無法運用飛機、容易陷入混戰等窘境的心理

雖然海爾賽這次的決斷,總被人講是豬突猛進的典型,但仔細深究當時他面對的情況、手上的情報,便能明白與之相應的合理性。

4C 不知明日尚能保命否

If歸If、現實歸現實。當下對栗田艦隊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作戰實行的日程大幅延宕。

至24日早上為止的計劃當中,突破聖貝納迪諾海峽為1930(日落1小時後),突入雷伊泰灣內之獨魯萬(Tacloban)泊地為25日0600(日出30分前)。

換言之,撐過錫布延海的晝戰後,從日落1小時前算起,約13個小時的時間為夜闇所覆,可以完全不遭受敵方航空打擊地推進,並在天明之際大舉攻入泊地。


可是現在已延遲了5小時,若按這樣繼續前進,在距離雷伊泰灣口、蘇盧安水道(Suluan Pass)前約60海里處便將夜明(0630),之後恐怕會遭受規模加倍於前一天的空襲,被迫整天跑個沒完。

反轉、再反轉本身,實質需要3小時半的往返時間,加上在那之前的戰鬥,特別是下午遭受的大規模空襲,令艦隊幾乎無法前進,不得已只能頻頻採取迴避運動的結果,造成更大幅度的延遲,乃至如今足以從根本動搖作戰把握的重大事態。

以結果論,由於1530以後實際上並無空襲,令此反轉乍看下毫無用處,可是對於從遠方飛來的敵機來說,也很清楚瀕臨日落這個最終期限,考慮到長達60海里的往返飛行距離這巨大的阻礙,而選擇中止空襲。

若那時採取相反行動:不反轉而繼續前進,突入這60海里(從再反轉位置算起90海里)的距離(飛行時間),敵機就有發動攻擊後返回母艦的餘裕,而我等便將在聖貝納迪諾海峽前方的狹窄海域,遭受致命的空襲!近代海戰的種種機制可不單純,絕非對這些一無所知的人,能夠隨口評論的。

暫且打住上面的話題,從汶萊出擊,長驅直入踏破1000海里,來到此處之栗田艦隊2萬官兵,終於繞過最後的轉角,突入剩餘200海里之決死的最後直線跑道。

雷伊泰灣口的北方60海里處迎接黎明後不久,來自距離比昨天更近的敵空母,宛若雲霞般,不死不休的空襲必將到來。

即使真能在9時抵達灣外,為通過入口之蘇盧安水道,暫且將輪形陣變陣為單縱陣,也無法一直線前進,可是我等有辦法得到那空檔嗎?退一步說,即使突入灣內,等待著我等的也是對空戰鬥&水上戰鬥加在一起的雙重苦難。

不管怎麼看都沒有半點活路,我等戰死之日要到了嗎?俯視著夜色中起伏的大海,腦袋忍不住一直轉著這些念頭。

『明日一日の命ありとも覚えず』
(不知明日尚能保命否)


宇垣1戰隊司令官,也在24日的日誌《戰藻錄》結尾寫下這句話當作辭世之句。來到這緊要關頭,中將也好、中尉也好,都有相同的覺悟吧。


1944年10月24日,栗田艦隊行動圖

※下回,薩瑪島海戰!

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遭戰艦『大和』開火命中,砲術長哈根形容為:像隻小狗被大卡車給撞了(like a puppy being smacked by a truck)!

當時坐在『大卡車』上的都竹爺爺,看到的又是什麼樣的景象?


===================================

譯者補充:

而且萊特島上到底怎樣了?小澤治三郎那邊到底怎樣了?栗田沒有任何消息。海兵38期的栗田健男中將是第二艦隊司令長官,海兵37期的小澤治三郎中將是第三艦隊司令長官,小澤治三郎是先任,而且事實上小澤治三郎就是栗田健男的上官,小澤治三郎是第一機動艦隊的司令長官,從理論上來說第二艦隊第三艦隊都是第一機動艦隊的下屬艦隊,而小澤治三郎從捷一號作戰開始以後就沒有向第二艦隊發出過任何指示,也沒有傳遞過任何信息。

實際上小澤說他發出了信息,在前一天小澤受到哈爾西全力攻擊的時候小澤發出了信息,但栗田健男沒有收到這個信息。事實上大和號通信班的預備少尉小島清文乾脆就斷言那個電報根本就是小澤治三郎捏造的,在1970年以後發現了馬尼拉的南西艦隊司令部也接到了那份電報以後小島還是堅持這份電報來歷不明。

事實上有關栗田健男在萊特灣掉頭的關鍵就是這幾份電報,現在看來這幾份電報事實上都存在,但是當時是否送達到了目的地則很成問題。通訊設備,通訊方法都成問題,而第二艦隊原來的旗艦愛宕出征早早就在巴拉旺水道被擊沉,栗田健男不得不轉移旗艦到大和號上去也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大和號的通訊設備手段不成問題,出問題的是人員。第二艦隊司令部通信班的收電員,譯電員們戰死的戰死,沒戰死的稀里糊塗被驅逐艦朝霜從海裡撈起來以後護送受傷的重巡高雄回了文萊,上了大和的就只有前面說的小島清文等兩名預備少尉菜鳥。而大和上的通信班人員質量本來就比不了司令部通信班,再加上工作量大增,根本無法接受和翻譯電報,要不然就收一些半截的電報回來,再由譯電員翻成只要是正常人就看不懂的東西到處亂送。

引用自《浩瀚大洋是賭場》


本文作者都竹爺爺指稱『小島清文』說謊、發表些極為惡劣的言論,上面引用的段落提到的『小島清文乾脆就斷言那個電報根本就是小澤治三郎捏造的』,就是極為惡劣的言論一部分。

至於後面那段,當時栗田、小澤之間的通訊確實大有問題,但也還沒糟糕到『根本無法接受和翻譯電報』這種地步。至少都竹爺爺的回憶錄明確寫到,栗田收到電令作372號,並通知小澤『栗田艦隊將於25日突入雷伊泰灣』之決斷。並且後面的文章也有講到,『大和』通信班在薩瑪島海戰期間,截獲不少美軍電報。

這裡順便也提一下,關於引用的《浩瀚大洋是賭場》這本書。

該書作者『俞天任』出身上海,是一位華裔日籍作家。由於經歷過日本侵華的年代,俞先生在書中對日本、帝國海軍頗有批判之語。

可是說真的,那時代的日本能拿來黑的點可多了。從引用部分對通信班的敘述來看,俞先生多少加油添醋了些。這本書的受眾群體以對岸中國人為主,那邊的仇日氛圍眾所皆知,在書中添些迎合受眾的段子也無可厚非,而且還能避免被扣上『精日』的帽子。就拿在下科普過的維拉灣夜戰來說……

《第2水雷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時雨』艦長『原為一』回憶錄:

その時雨にも、第12駆逐群が発射した魚雷のうち3本が到達し、2本は艦底を通過していった。また魚雷1本が舵に命中して穴を開けたものの爆発しなかった。

中譯:

第12驅逐群發射的魚雷,也有3枚打到『時雨』那裡,其中2枚從艦底通過。還有1枚命中舵機並打出破孔,但沒有爆炸。


文森特‧P‧奧哈拉《The U.S. Navy Against AXIS》(美國海軍對抗軸心國):

An eighth hit holed Shigure's rudder without exploding while two torpedoes passed within twenty yards of her as she swung to starboard.

中譯:

第8枚命中『時雨』方向舵的魚雷是啞彈,另2枚魚雷在離她右舷僅20碼(約18.3公尺)不到的位置險險掠過。


俞天任《浩瀚大洋是賭場》:

時雨沒有被魚雷擊中僅僅是美國人的失誤,魚雷的深度設定錯了,從時雨的船底下穿了過去。時雨上的人渾身顫抖著看到白色的雷跡向著軍艦飛奔而來無奈地閉上了眼睛,然而沒有聽到巨響,也沒覺得震動,睜開眼才發現雷跡從另一邊船舷底下穿了出來,驚魂未定的時雨趕快轉頭逃跑。

三者對照,自不待言。

雖然有這樣的問題,但最起碼就在下所見,大部分內容並非無腦黑。由於在下翻譯了一些日軍、美軍的回憶錄,並讀過與之相關的日文資料、英文資料,看得出俞先生寫這本書,確實下了許多功夫。

另外,從引用那段來看,俞先生的參考資料應該是以日方為主,因為美方記錄裡,可沒有魚雷從『時雨』艦底通過這條。即使當時在場的美軍,也要到戰後看了日方記錄,才知道有這回事。

如果對帝國海軍的歷史有興趣,又只有中文閱讀能力的話,這本《浩瀚大洋是賭場》還是不錯的入門書。至於裡面額外加了什麼段子,就需要更進一步的認識,甚至查閱原文啦。

若有日文、英文的閱讀能力……

日本海軍方面,在下推薦『なにわ会』網站上的回憶錄,比如國本鎮雄爺爺的《戰爭與吾之青春》就是在下非常喜歡的一篇文章。

美國海軍方面,許多名艦的老兵會弄個網站,放些文章上去做紀念,比如在下翻譯了一部分的《大E戰記》就來自傳奇空母『企業(CV-6)』的紀念網站『CV6.ORG』。

總之,還是希望更多有能者,可以奉獻心力科普這些資料,讓更多人知道這些動人的篇章,以上!

===================================

相關文章: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3)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4)

※      ※      ※      ※


【翻譯】美利堅飛行員史話:詹姆斯‧D‧拉梅奇

===================================

參考資料:

大和艦橋から見たレイテ海戦(原文)

【講演案内】元戦艦大和乗組、海軍大尉 都竹卓郎先生講演会「大和艦橋から見たレイテ沖海戦 第二部」

戦艦大和の乗組員としてレイテ沖海戦を生き抜いた、都竹卓郎さん(96)が死去

ベラ湾夜戦,Wiki

昭和18年6月14日~昭和18年11月11日 第2水雷戦隊戦時日誌戦闘詳報(2)

レイテ沖海戦,Wiki

マリアナ沖海戦,Wiki

大和 (戦艦),Wiki

John S. McCain Sr.,Wiki

Gerald F. Bogan,Wiki

Frederick C. Sherman,Wiki

Frederick Carl Sherman

RAdm. Ralph E. Davison

Marc Mitscher,Wiki

Willis Augustus Lee,Wiki

小島清文,Wiki

俞天任_百度百科

Darter (SS-227),Wiki

Dace (SS-247),Wiki

USS Hornet (CV-12) – A Father’s Untold War Story – Battle of Leyte Gulf (Part 3)

元防衛大学校教授・平間洋一氏の誤った日米戦艦運用方法についての認識

株式会社神田技研/VR戦艦大和特設サイト

戦闘詳報,Wiki

聯合艦隊司令長官 山本五十六,Wiki

クラーク空軍基地,Wiki

Ching chong,Wiki

[鐵球監修組][科普]從微軟創始人到沉船探索者--簡談保羅·艾倫與他的探索故事

[艦colle] [授權轉載][軍普]太平洋戰爭中的戰列艦交戰:「霧島」的最後一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91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戰艦世界|大和|約翰斯頓|霍爾

留言共 2 篇留言

ivon852
以人為主角確實能讓故事更加生動。段子的問題往往始於一個小誤解,於是就變成誇大。

03-09 19:43

婚後幽影
也可以這麼說吧,在下想到以前就看過一篇,關於義大利風評被害的文章03-10 05:46
婚後幽影
剛才發現,那張合照左邊是雷蒙‧艾姆斯‧史普魯恩斯才對,先前誤植為席基‧史普勒格。非常抱歉,現已訂正

03-09 20: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旅行】2019海之京都... 後一篇:【翻譯】332空、雷電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t356巴哈小夥伴們
日更古風女性向小說《將軍王妃養成計畫》歡迎閱讀收藏追蹤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