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自由象限活動—看圖說故事】消逝的幸福

作者:YA│2019-03-08 23:31:11│贊助:12│人氣:78
本文為參加自由象限活動(看圖說故事)聯合創作小說
(始)由葉姬(vu3e3jj)完成
使用圖片編號:04、01、15、06、17、11、07、02、03、07、10、14

(始)
我的國家常年處在戰爭之中,所有成年的男人幾乎都被徵召上戰場,包括我的父親。
父親是一個很嚴肅的人,很少說話,也不常和我有過多的交流,因此五歲那年的生日,就成了難以忘懷的回憶。
那一天,父親特地提早下了班,母親的臉色有些嚴肅,不知道和父親說了些什麼,父親那張撲克臉依舊沒有變化,抬手要母親不要再說。
我躲在客廳偷看到了一切,父親似乎也早就發現到我,向我直接走了過來。
「我們一起出門吧。」
父親對我伸出了手,那渾厚的聲音沒有一點起伏,但卻十分溫柔。
我握住了父親的手,父親帶我到了市區的百貨公司孤逛,我剛開始還有點膽怯,只是跟在父親後邊走。
父親似乎是發現到了我的緊張,停在了文具商場,問我要不要進去看看。
我開心的答應了,也發現到父親那天很隨和,也放鬆的到處亂逛起來。
來到一處擺滿彩色筆的貨架前,我馬上被上面色彩琳瑯的筆吸引了。
「想要嗎?」父親站在了我的身後。
我怯怯的點頭,父親馬上每個顏色各拿了一種,交到了我的手上。
「要記得,你以後的人生,就像這筆一樣,會要許多色彩,要怎麼描繪,全看你自己。」
父親語重心長說了這話,我還不是很明白,也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說這些。
我沒有多問,也不知道該怎麼問,只是緊緊抱住那些筆,點了點頭。
我和父親又逛到了放書的地方,那地方的燈光打得很漂亮,在昏黃的燈光下,書本呈現了不同的姿態。其中最為吸引我的書,是封面畫了仙人掌的書,書名是《植物看不見的演變》。
「我想要買這個,可以嗎?」我既期待又害怕的看父親。
「嗯。」父親微笑的點了點頭。
我拿起那本書,緊緊抱在懷裡。
在結帳的時候,父親在結帳台附近,看到了一個小巧的音樂盒,拿起了它。
我只看到那音樂盒是一台鋼琴的樣式,上面還有會隨音樂跳舞的芭蕾舞者。
不知道父親買下那音樂盒是要做什麼用?
我沒有問父親,滿腦子只有得到新東西的喜悅。
不曾料想到,這會成為我們最後一次的回憶,以及永遠的遺憾。

父親去了戰場,這件事還是在好幾天之後,我才知道。
終於知道,母親那天為什麼會露出那種樣子了,為的就是父親即將上戰場這件事。
我也終於明白,父親那天為什麼會對我說那些話了。
因為父親,很可能回不來了。
這對我而言,是多麼不能接受的事。
那天我真的很開心,從來沒有這麼充實又高興過,可是一場戰爭,卻把這一切都奪走。
而且也無情的毀滅了。
再次看到父親,已經是一具冰冷的遺體,父親的臉仍是那麼嚴肅,很難想像他曾經會笑。
但是那天,父親確實笑了。
只是再也看不見了。
父親再也不會笑了。
他的遺物中,有一個音樂盒。
我一眼就認出,那是那天父親所買下的小鋼琴音樂盒。
「聽你父親的戰友說,這是你父親,要留給你的。」母親把它交給了我。
我顫抖的接過那個音樂盒,上面佈滿了灰塵,還有磨損的痕跡,連那芭蕾舞者也變得黯淡。伸手一摸,才發現那鋼琴是一個蓋子。
打開來,看到的是一張靜靜躺在裡面的小紙條。
我打開了紙條,上面寫的是父親那天對我所說的話。
那是父親對我最後的期望。
這也是一切的開始。

好幾年過去了,戰爭仍在持續,許多人投身戰場,也死在了戰場上,遺留許多傷悲。
我一直不能忘懷父親的死,也不曾忘記父親的期望,我努力的研讀醫學,也以那本書作為契機,對微生物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投身進入國家的研究機構,想以自己的力量,研發出結束戰爭的方法。
這段期間,我結識了同為研究所的妻子,結婚並生了一個兒子,生活過得很幸福。
不想再讓這份幸福消失,我更加努力的研究。
再也不想看到,有人因為戰爭犧牲了,也不想再失去了。
可惜,研究遲遲沒有進展,即使想了好幾種方式,也找不到突破點,研發不出個結果。
這天傍晚,我從研究所走出來,抬頭正好看到了被烏雲所覆蓋的天空。
遠方的夕陽就像要突破這烏雲般,綻放出耀眼的光,形成了一道風景,美得醉心。
順著那道夕陽,我往大海的方向走去,每當心情鬱悶時,總會想去看看大海。
正因為一望無際,才會有所嚮往,那總是能提振我的精神,給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漫無目的的走在沙灘上,踩出的腳印不停被海水抹去,我也不厭其煩繼續踩踏,再低頭看自己留下的腳印。
這個時候,一株海草被沖上岸,卡在了我的腳趾縫。
我捻起海草,沒想到海草失去海水後沒有萎縮,反而還顯得青翠,而且似乎在慢慢生長。
或許是所有實驗學者都會有的通病,這激發了我的好奇心,想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我從口袋拿出了一個夾鏈袋,將海草裝進去放好,想帶回研究所好好研究。
回到研究所,走進實驗室正好遇見了妻子。
「今天要回家吃飯嗎?」
妻子收拾好了東西,抱在手上正準備回家,畢竟孩子是托給保姆照顧,她老是說不放心,堅持要準時回家。
「不用,我想研究一下這個,說不定能有新的發現。」我從口袋拿起了海草,海草此時又長了幾片葉子。
「你總是這麼說呢,好吧,我會留飯給你的,不要太晚回家。」妻子無奈的微微一笑。
沒有理會妻子,我一刻也不想等,趕緊把海草製成標本,打算用各種方式做研究觀察。
我相信妻子一定會懂得我的用心良苦。
三天沒日沒夜的研究後,結果令人驚訝。
從海草上採撿到了一種特殊病毒,在顯微鏡下看會迅速分裂,並釋放出一種特別的催化劑。能促進生物的活性,讓生物能突破自身極限,向上成長,不只是腦力,連體力都會有所突破。
若是能好好善用這個病毒,國家打贏戰爭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我把這個結果呈給了上面,所有人都朝這個方向加緊研究,最後做出了能強身建體的藥劑。
藥劑被大量投入戰爭使用,用了藥劑的軍人戰鬥力大漲,國家很快就打了勝仗,結束了長久以來的戰爭。
在宣佈戰爭結束的那個晚上,我站在研究所的頂樓,眺望不遠處家鄉的方向,家家戶戶點起了燈,還隱約能聽見歡呼。
我久違的露出笑容,即使天空仍有些灰濁,但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撥雲見日了。
妻子走到了我身邊,和我並肩站立,她握起了我的手,微微笑說:「終於成功了呢。」
我轉過頭,看此生最愛的女人,發自內心的說:「⋯⋯一直以來,謝謝妳了。」
「我也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一直都相信著你。」妻子拉起我的手,溫柔的落下一吻。
這樣的她,真的很美,一直以來的辛苦,也化為了甘美的果實。
我才知道,如果沒有她,我應該沒辦法走到這一步。
一直以來,都是她無怨無悔的支持我,只有她相信我會成功。
因為有她,我才能全心的投入研究。
「謝謝妳。」我將她拉了過來,緊緊抱住了她。
這一次,終於能留住了。
不必害怕失去誰的安穩日子。
那我曾經一度失去的幸福。

我至今都想不到,這是一切悲劇的開端。

數個月後,超級病毒襲捲了國家,許多人遭到感染,迅速死亡。
病毒傳染迅速,感染者死前會變得像喪屍一樣,失去思考能力、力大無窮,身手敏捷,即使重傷仍有行動能力,追逐所有活物啃咬,傳染給下一個人。
國家很快調查出感染的源頭,全是在戰爭中使用藥劑的軍人。
因為病毒在人體內產生變異,才導致了這場疫情。
為了控制疫情,國家隔離感染者,全面封鎖了疫情慘重的區域,只進不得出。
我的家鄉,也成為了疫區。
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當初我的研究,造成了國家更大的傷亡。
而且,也牽連到了我的妻兒,他們都還留在家鄉,生死不明。
我這個罪魁禍首,卻因為出差逃過了一劫。
我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明明是想給大家帶來幸福,為什麼成了災難。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不應該是這樣的。
坐在奔馳的火車上,我不停道這樣問自己,可是不管怎麼問,都得不出一個答案。
過去在我迷茫的時候,妻子總會默默的陪在我身邊,聽我傾訴,告訴我該怎麼做,指引我走下去。
如今,什麼都沒有了。
還沒來得及回報她,就離我遠去了。
我拿出了一直收在身邊的小鋼琴音樂盒,打開拿出了那張泛黃的紙條,讀了一次又一次,父親所留給我的遺言。
父親,你能告訴我嗎?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我所描繪的人生,為什麼就是看不到一點色彩。
又像當初一樣,什麼都來不及把握,就失去了。
還是我,親手葬送了這一切。
全都是我的錯。
緊緊抓住那張紙條,努力的不流下淚,但即使想哭,也哭不出聲來。
我沒有資格哭,也沒有悲痛的權利,造成這一切的兇手,是我。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你也是⋯⋯要回去的嗎?」
聽到這微微顫抖的聲音,我轉過頭去,發現是隔壁座的先生,似乎是為了緩解緊張,想找人搭話。
「⋯⋯嗯。」我努力的平靜下來,點了頭。
「哈⋯⋯我也是⋯⋯我的家人,他們都還在疫區⋯⋯雖然聯絡不上,不過⋯⋯他們一定還好好的吧?」先生雙手緊緊握住,像是也想努力的保持冷靜。
「⋯⋯嗯。」我低下了頭。
即使和他相同處境,但我們的心情不同,也很明白妻兒已經⋯⋯
「哈,我就知道⋯⋯一定、一定沒事的。」
先生手按住了臉,緊緊糾成一團,不停的念叨“一定沒事”。
這四個字,在我聽來是多麼諷刺,只是自欺欺人。
正因為瞭解病毒的可怕⋯⋯
所以,我連一絲希望都不敢有。
很害怕在破滅的那一瞬間,就會崩潰。
我還不能倒下,因為我有責任要去阻止這一切。
也是因為這樣,我才坐上了這班列車,就是為了回到研究所,找到當初原生的病毒,從中研發出對抗病毒的疫苗。
研究所已經淪陷了,從新聞上可以看到空拍的照片,由於感染者的破壞,造成水管破裂,大量的泥水積在了門口。
不確定還能不能進去,但不管如何,都必須一試。
這個時候,火車突然一陣急煞,我一時不備,往前撞上了座椅。
隨之,廣播響了起來。
「各位乘客,由於發生了一點事故⋯⋯」
「啊啊啊!是感染者!快逃!」
廣播聲中,出現了許多乘客的尖叫聲,
這無疑是給處於極度不安、神經敏感到極限的乘客,投下震撼彈。
所有乘客馬上尖叫起來,爭先恐後往車門跑,搶著想要下車,一下子就推擠成了一團,許多人被推倒,互相踩踏。
我也趕緊順著人潮,往車門的方向跑去。
沒想到的是,病毒感染來得很迅速,不知道是誰開啟了後邊的車廂,馬上就有幾名渾身染血的人衝進來,還夾雜了幾名感染者。
又是一陣尖叫聲,我一轉頭,就看見了好幾名感染者向這邊衝來,攻擊著最近的人,血腥味立刻佈滿了整個車廂,走道上也被血所染盡,在許多人的踩踏之下,印出了凌亂的血腳印。
顧不上什麼,我用上了全部的力氣,推倒所有眼前的人,往已經開啟的車門衝去。
這其中被我所推倒的人,也包含了那名先生。
那名先生倒在地上,雙眼寫滿了驚恐,求助的向我伸出了手,嘴巴張得很大,像是在痛哭,又像是在尖叫。
可是周圍太過吵雜,我唯一聽見的只有,救我。
我停下了腳步,雙眼瞪得很大,身體不停的被碰撞,差一點就要重心不穩的倒下。
在他身後,是如洪水猛獸的感染者,要是我回去握住他的手,就會被感染者攻擊。
到時候,我就回不去了。
不行,我不能、也不可以,變成那個樣子。
只有我,不能成為那個犧牲者。
我必須要活下去,我要找出對抗病毒的方法,不能再讓傷亡擴大。
最後,我放棄了那位先生,用盡力氣跑向了車門,並且關閉了車門,隔絕這悲慘的景象。
或許是害怕,我不想看見他被感染者攻擊、撕裂得不成人樣,也不願意面對他那雙怨恨的眼神。
我真的害怕,會徹底崩潰。
一直都不想面對,這場傷亡是因我而起的事實。
我也明白,我之所以不敢回去,是知道妻女一定也是那樣怨恨的死去,說不定到最後都死不瞑目。
恨恨的瞪視前方。
恨著造成一切的元凶。
恨著我。
感染者越來越多,就算關了車門也抵擋不住。
其他節車廂的門並沒有關上,下來的除了倖存者,還有感染者。
我向家鄉的方向,沿鐵軌拼命的往前跑,跑上了連通家鄉的鐵橋,再往前走就會到管制區,那邊就會有大量的軍人,可以鎮壓。
我終究還是想得太樂觀了,感染者的行動迅速,就像是迅猛龍一樣,又快又凶猛。
憑我的腳程根本跑不過他們,也沒有退路,鐵橋兩邊就是大海。
呼吸越來越困難,雙腳也跑到酸麻無力,我按住了胸口,腦袋一片空白。
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追上的。
我不能在這裡倒下。
一定、一定要活下去。
我轉過頭,眼見感染者就要撲上來,腦袋剩下一片空白。
當感染者碰觸到我的剎那,我心一橫,往鐵橋兩旁衝去,縱身跳了下去。
感染者也隨我落入了大海。

(昧)
受夠了所有的折磨,我的生命即將到達極限。
至少讓我再看一眼吧,那廣闊的大海,烙印在我內心最純淨的景色。

我張開了眼睛,視野所及的是一片殘破的廢棄走廊,桌椅被隨意地棄置在地上,鏽跡斑斑的水管在頭頂上爬行。
撥開睡袋,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公事包。
很好,還在。
裏頭裝的是病毒的解藥,同時對於感染到無可救藥的病人來說也是毒藥。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逃離了過去的陰影,但那些過往的慘劇,一張張支離破碎的臉,仍然在夢境中揮之不去,彷彿是無止境的夢魔。
那些人,不停地圍繞著自己說著「罪人、惡魔、殺人兇手」
一點一滴的撕裂自己的理智,自從『那件事』過後就從沒有一天睡好過。
很對不起。
真的很對不起。
腦袋一片空白的我望向走廊盡頭的戶外。
機械性地站起身,收好睡袋和糧食後繼續拯救病人的旅程。
我是醫生也是罪人。

湛藍的晴空之下是廢棄的市區,政府將這片土地與世界隔離已經有將近十年的時間了,就是怕還有當年的感染者帶有新型的病毒出現。
破爛的招牌上面印刷化妝品的廣告,在旅行社破碎的玻璃窗上還能依稀看見全家同行出國旅遊只要……元的海報。
街道上滿是無人清掃的垃圾與樹葉,更多是象徵當年的繁榮一去不復返的景象。
還記得病毒爆發時,政府封鎖了重災區,在前往重災區的火車上那個先生講的話,他擔心他的妻小,所以必須回來面對一切。
可是,自己逃跑了,為了償還過去犯下的錯誤,或許還有自己的面子,自己沒日沒夜的工作,來到災區之中尋求疫苗。
最後在本以為死定的一瞬間,從感染者碰到海水後出現的萎縮反應,找到了開發疫苗的契機。
造成災害的藥劑是自己開發的,病毒也算是我引起的,理應責無旁貸,但最後犧牲的卻是家庭與親情,自己還催眠般的安慰自己「這是為了讓她們不被公眾批判」。
直到看到妻兒的屍體我才終於明白……
最後我仍然是一個沒有擔當的男人,一個失敗者。

走到旁邊就是提岸的街道上,突然間感受到了許多的視線,我再次振作了起來,說服他們不要驚慌,我是醫生能幫助你們。
因為封閉的環境和缺乏醫療物資,很多人在我釋出善意後都接受了我的幫助,但也有不少二話不說拿起武器攻擊的極端分子。
我小心翼翼地等待他們的回覆。
對面的鐵門傳來嘎吱的聲響,一個小女孩的手從門縫中伸出來,用營養不良的枯瘦手指緊握門板。
我蹲下身體,然後打開公事包,拿出繃帶和藥水。
「你生病了嗎?還是哪裡受傷了?」
小女孩怯生生的走過來。
「你能救救我爺爺嗎?」她用著生澀的語調對我問道。
我點點頭,請她帶我去屋裡看病人的狀況。
結果非常的糟糕,長期的營養不良和感冒引發嚴重的肺炎,讓女孩的爺爺臥病在床。
我試著開了些藥給她,讓她照規定給她的爺爺服用。
但我知道,在有限的資源下這只是暫時的,即使真的好了,她爺爺的身體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也很難撐下去。
我只能成為一個騙子,鼓勵她爺爺總會好起來的,在這期間小女孩要好好的保護自己和按時吃飯。

被封鎖的廢棄街區還是有新的訪客會來造訪,烏鴉停駐在路燈上,不時嘎嘎鳴叫。也只有動物才會不怕疾病闖進災區裡來。
自己帶進來災區的藥和食物也快用完了,真羨慕鳥類這種擁有自由飛行能力的動物。

盲目地一路沿著河堤走,從這裡能看見自己進災區時所搭的火車軌道,那時車上正常人與感染者追逐啃咬,宛如電影般的荒妙景象。
也就在當下,那個說要去見自己妻小的先生被淹沒在了感染者的肢體下,而我,則是那個果斷關上車門不讓感染者出來的人。
用手遮住眼睛,靜下心,逼迫自己別再想回想。

就這樣的,我不知不覺地來到了自己出生的街區,繼續往上走越過山丘就能看到廣闊的海岸線,從峽灣一路到沙灘的美麗景色。
再次回到故鄉的我登上了山丘,大海一如既往的迷人,變化萬千卻也從未變過,或許改變的只有我自己吧?
我為我內心的自嘲笑了笑。
一個人來到海邊的沙灘上,空蕩的公事包被棄置在身旁的雜草堆。
閉上眼睛,再度張開時彷彿看到了妻子的身影,她穿著當年我們訂婚時穿的白色連身裙,站在海中央,對我伸出帶著婚戒的右手。
在妻子的旁邊,站著的是我的父親。
父親仍是那嚴肅的表情,但卻露出了微笑。
「你們⋯⋯是來接我的嗎?」
不可置信地,慢慢地站起來。
一步一步的走上沙灘,十一月的海水莫名的溫暖。
視線開始變得模糊。
最後殘存在我眼中的景色,化為了無數的色彩,包圍著我。

這樣就好了。

我已經盡力了。

最後,能用生命與你們在一起,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了。

END

後記:
坦白說,這篇真的很趕,因為根本沒想到會有人窗掉。
所以我在2小時內趕出了快4000字,幾乎沒考慮文法就直接寫了,若是有不通順的地方再請見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8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蓋瑞特
大大您好,因為活動互評的關係前來拜讀您們的作品,順便分享下心得。不過我的心得非常主觀,看故事的角度也很奇葩,還請斟酌閱讀,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隨著科技的進步,一場戰爭若能持續數年,便代表兩個國家的科技實力都不發達。若其中一方科技實力碾壓,便像1991年海灣戰爭那樣,美軍以1:166的超低戰損,不足兩個月便結束戰爭。一個國家的科技研究畢竟不像動漫那樣能瞬間的,超英趕美般的大躍進,而且將藥劑用在軍人上來進行戰鬥,表示該國作戰思維仍處於二戰時期的大兵團作戰。在雙方科技實力差不多,都處於二戰水平的作戰思維的狀況下,主角所在的國家在研究,對方陣營的國家也在研究,而且戰爭的戰況是不斷疊加的成果,在雙方勢均力敵的狀況下僅憑藥物便瞬間扭轉,讓我覺得這不是戰爭,而是動漫的超能力大戰。

也許覺得在戰爭中講規則,講人道精神很可笑,但現實中確實有戰爭法的存在,即便是戰爭,人的最低限度的尊嚴也需要被保護。二戰時期堪稱嗑藥大戰,不論同盟國還是軸心國的士兵,基本上都在嗑毒品,這讓戰後諸多士兵對毒品成癮,雖然現今軍隊中仍有對抗疲勞的藥物,但在允許使用對象與使用方法有明確規範。藥物的快速分發部隊意味著在相關研發人員僅有少許時間進行臨床實驗,國家的士兵全是實驗藥的人體實驗對象。

關於故事後面的僵屍變異,我覺得改成類似運動員使用禁藥,結果身體機能喪失,或者對藥物成癮,成為社會的亂源,但他們仍保有身為人的意識,能增加故事的幾個衝突點。
因為在戰後人們會對,也應該對士兵保持尊重,但這些作為社會亂源的士兵是國家造成的。雖然國家避免了戰敗的悲劇,卻造就了本國民眾的悲劇,沒有他們就沒有國家的勝利與和平,而他們現在因為國家給的藥物陷入瘋狂了,在沒有藥物醫治的前提下,政府該如何對待他們呢?是通通清除掉嗎?那以後誰還為這個國家賣命呢?

目前的心得大概就是這樣,有想到其他的再繼續補充。

03-10 19:36

YA
你好,首先感謝你的評論。
看了一下,都是針對現實性作質疑,坦白說你說的這些,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就已經有想到過了。
不過小組一開始的想法,就是想針對“人性”、“末日”這兩個重點下去撰寫故事,因此在現實的方面上,呈現的就比較不足。因此那時候,確實有想過要針對現實性下去作加強,但最後被否決了。
因為這樣就會模糊焦點,因為我們想探討的不是“戰爭”或“士兵作為人體實驗”等比較嚴肅的議題,只是單純想以在“末日”之中,“主角心理層面變化”來探討人性,便有了這篇故事的產生。
於是,對於現實的合理性便沒有著墨那麼多了,若是為了貼近現實而解釋太多,我覺得反而本末倒置了。03-10 20:04
水冥音
前來拜讀了,看完整篇,我覺得後面因為病毒而產生巨變的轉折很棒,自責跟果決和道德被瞬間塞在一起考驗人性,對男主角來說很是痛苦,讀者看著也特別捏把冷汗。
不過本來會希望這能跟開頭做一個完美的呼應,但顯然因為趕稿的關係,不能做那麼細節的處理。

總的來說,我覺得這篇文的結構還算不錯!

03-18 21: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vu3e3jj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連載】《醫夢似幻》... 後一篇:【短篇】身為一名驅魔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9487945大家
來看我的小說,很好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