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看圖說故事】被天空殺死的男人(下)

作者:【神說要有光】LanTern│2019-03-08 22:40:49│贊助:16│人氣:377



  水冥音的小屋:上篇

  ※使用圖片:1、4、7、9、10、11、16、18






  不論是莫妮跟蒂娜,都不是第一個要關凌留下的女人。
 
  自從他旅行開始,幾乎每一個女人都希望他留下,但關凌卻始終不曾在同一個地方停留三個月以上。
 
  他為了追尋天空踏上旅途,而女人終究不是天空。
 
  隨著他去過的國家越來越多,偶爾會忘記某趟旅程。

  但他永遠記得,第一站是日本,盛夏的鎌倉。
 

  那片天空是在海岸邊看見的,所以當時天真的他盡是往海邊尋找,而鎌倉的海岸十分有名。
 
  但是作為觀光人潮中的其中一個觀光客,頂著溽暑在人群中穿梭六個小時之後,他一點成就感都沒得到,只感到深深的疲倦。
 
  最後,他躲進整條大街上唯一一間沒被人潮擠滿的商店。
 
  「歡迎光臨!」
 
  關凌向店員笑了笑,逕自往店裡處走,遮掩他只是貪圖片刻冷氣的企圖。
 
  看見架上商品後,關凌才發現那是一間文具店,怪不得在這個暑假的時段沒什麼客人。他踏著極緩慢的步伐,穿梭在架子之間,檢視他那台花了三個月薪水買的類單眼。
 
  不行,完全不行。
 
  明明用上了品質相當不錯的相機、也挑了十分有名的觀光名勝,但是畫面中的天空卻遠遠不及當時的驚鴻一瞥,遠遠不及。
 
  是相機品質不夠好?還是關凌的攝影技術不好?這兩項都還好解決,如果那片天空是花費關凌畢生運氣才碰上的奇蹟呢?如果那片天空根本就不存在呢?如果那僅僅只是關凌的幻想呢?
 
  「對不起,店裡不能拍照。」平靜但堅決的嗓音將關凌拉回現實,那名店員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身旁。
 
  關凌的手指迅速將相機從檢視模式切換成拍照模式,再隨意按了下快門。
 
  「啊,抱歉,我沒看過這種筆,想作個紀錄。」關凌笑了笑,將相機放下。
 
  「先生是外國人?」
 
  「對,日語很破吧。」
 
  年輕的店員點點頭,眼裡閃過一絲狡黠。
 
  「先生是進來吹冷氣的嗎?」
 
  關凌的話斷了半拍,花了半秒思索怎麼否認,最後決定放棄。
 
  「妳怎麼知道?」
 
  她沒有回答,只是伸手指向牆角的攝影機,看來關凌在走道間游走得身影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這裡通常觀光客都這麼多嗎?」
 
  關凌跟著她到櫃台邊,看著玻璃窗外的人潮。
 
  「今天是盂蘭盆節呀,晚上有煙火。」店員詫異地說,「你不知道?那你怎麼會挑這個時間來?」
 
  關凌聳聳肩,避重就輕:「運氣不好。」
 
  「如果你是攝影師,一定要去看看。」她盯著關凌脖子上的類單,「這裡的煙火一向非常漂亮。」
 
  「可惜我對煙火沒什麼興趣。」
 
  「你究竟是來做什麼的啊?」
 
  關凌微微一笑。
 
  「妳叫什麼名字?」
 
  她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名牌,上頭寫著關凌很親近的漢子。
 
  「高中生?」
 
  「大學生。」她糾正,「一年級。」
 
  「那麼,大學一年級的恭子小姐,妳有沒有曾經,見過美麗到讓妳說不出話的風景?」
 
  恭子茫然地搖搖頭,盯著關凌的目光逐漸轉變成看神經病的眼神。
 
  關凌將那片天空的事情、還有他離開家鄉的理由告訴她。
 
  他過去從來不曾將這件事告訴其他人,親人、友人、戀人,誰都沒說。
 
  但此時此刻,在這個初來乍到國家、面對見面不過五分鐘的陌生人,他卻侃侃而談。
 
  他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
 
  關凌說完後,恭子只是怔怔地看著他。
 
  「如果找不到怎麼辦?」
 
  關凌笑出聲。這是他問過自己千百次的問題,而在他得到答案之後,他用現金買下手中那台相機。
 
  「那我會一直找下去。」
 
  儘管門外人群悉來攘往,這間文具店卻始終一個客人都沒有。
 
  太陽逐漸西斜,恭子在晚班店員抵達換班後,脫下店員的圍裙,關凌則順理成章地與她一起離開。
 
  兩人漫步在鎌倉街頭,每走幾步,關凌就會拿起相機,朝著天空按下快門。說來也奇怪,比起他走進文具店之前,現在拍下的天空更讓他滿意。

  「雖然很熱,但照片的效果卻很好。」他一邊檢視一邊說。

  晴空下漣漪似的薄雲、鎌倉特有的烏鴉、還有觀光區獨具特色的路燈柱,都替照片添了台灣不可能拍到的效果。

  依然,與他所追求的天空相去甚遠。

  但是作為初出茅廬的攝影師,成品卻足夠讓他自豪。

  「你真的在拍天空耶。」走在前頭等他的恭子評論。

  「這有什麼好說謊的?」

  「我以為那只是你搭訕的說詞。」

  關凌笑了出來,攬上恭子的肩膀。

  「相信我,真要搭訕,我才不會用這麼無聊的方式。」

  兩人一路從八幡宮走到鎌倉車站,關凌在站前的伴手禮店買了兩塊鳩餅,一塊遞給恭子。
 
  「作為妳陪我聊天的謝禮。」
 
  恭子接過,神色複雜。
 
  「關先生……」
 
  「怎麼?不會吧,難道恭子小妹沒收過男生送的禮物?」
 
  「——我是鎌倉人耶,這東西我從小吃到大,你居然送女生這種禮物?」
 
  兩人在車站前吃完鳩餅,關凌站起身,向恭子道別。
 
  「我該走了,謝謝妳送我。」

  「你不留下來看煙火嗎?」恭子抬頭問。
 
  「恭子小妹這是在邀請我嗎?」關凌笑道。
 
  「來都來了,這可是盂蘭盆節哦?」
 
  關凌裝作思考,望著一群剛從車站出口走出來的女孩。她們身著浴衣,有說有笑,一副準備參加祭典的打扮。
 
  「妳會穿浴衣嗎?」
 
 
  恭子沒說謊,鎌倉沿岸的煙火確實非常壯觀,即使是關凌也拿起相機拍了好幾張照片。

  煙火結束後,他從海岸堤防上站起身,向穿著小碎花浴衣的恭子伸出手,將她拉起來。
 
  「我沒見過。」恭子沒頭沒尾地說,即使已經站起身,握著關凌的手依然沒有放開。
 
  「見過什麼?」
 
  「你不是問我有沒有『見過美麗到說不出話的風景』嗎?」恭子認真地說,「我沒見過。」
 
  「這樣啊。」
 
  「但是我『聽』過。」
 
  恭子拿出手機,說面是一位連關凌也認識的女歌手,相當有名。
 
  「我一直以為我很傻,」她低著頭,微微笑,「想不到有人比我更傻。」
 
  關凌望著恭子被手機微光照亮的側臉,牽著她的手不自禁握緊了些。
 
  「恭子小妹,」沉默良久後,關凌開口,「這個嘛……我覺得,既然來都來了,不再稍微認真找一下好像說不過去。所以我打算找個本地人作導遊,帶我再看一遍七里濱和江之島的天空,妳覺得怎麼樣?」
 
  恭子先是一愣,笑顏逐開。
 
  「關先生這是在邀請我嗎?」
 

  關凌隻身一人來到日本,離開時卻多了一人在機場大廳與他擁抱。

  若非遇上恭子,他恐怕會搭上返回家鄉的航班吧。

  幸好遇上恭子,他買了一張飛往下一片天空的機票。

  
  ※
 

  日子這樣過也可以、那樣過也可以,待在台灣數月有餘是關凌超乎想像得久,他發現他沒有辦法輕易判斷這裡沒有他想要的天空,不僅如此,他跟坤雨,直至現在仍舊僅止於禮。

  坤雨有自己的圈子,她的社經地位高,偶爾會外出參加時尚名媛的聚會,又同時需要待在實驗室中趕工做研究,關凌之於她並不如以往的女人珍而重之,到後來連約個會,都不是昂貴的西餐廳、精緻的文創商店,而是平凡的夜市。

  「趕快吃,吃完要趕下一攤。」大樹下,坤雨遞給他一隻豬血糕,「終於把數據送出去了,狂歡完要好好休息。」

  「妳這幾天都沒好好睡吧?」關凌問。

  「的確如此。」坤雨回得理所當然,「會這樣趕另一個原因是明天颱風要來,再不把東西做完,之後夜市因為颱風休市就太令人沮喪了。」

  關凌不解地掀起眉毛,「妳似乎很喜歡這裡。」

  「你不喜歡?」

  他笑了笑,「當然不是,我也是台灣人,特別喜歡湊這種熱鬧。只是每間夜市大同小異,沒得來及逛,以後再逛就可以了。」

  「你覺得還有以後?」坤雨拉高語調,明眸盯著他,「我所剩的時間不多。」

  「怎麼了?」

  她歪頭,好一會,又搖首,「等雨停後,你會知道的。」

  大雨又怎麼能說來就來?

  關凌前所未有的疑惑,他仰望曦藍夜蒼,大片大片的雲肆意蓋下,像極以前看過的任何一個畫面,又似乎前所未見──那日震撼人心的光景若即若離,隨時會到來,又隨時會消失。

  他站出燈光下的林蔭,試著讓光線侵入眼珠。

  但夜晚還是一樣黑得發藍。

  然後,颱風便來了,黃土漫水淹掉夜市與道路,淹走關凌住處的出入口。

  ※
 

  李寧聽完關凌的故事,笑得花枝亂顫。並不是相信的笑,而是認為關凌在說笑話的笑。
 
  她並不是第一個不相信關凌所說的女人,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關凌只是莞爾,他從來不是那種會為了夢想與其他人爭辯的人,他根本不認為有人真的能理解他的天空。
 
  李寧將關凌的作品集翻了一頁,嘴角仍然帶著笑意。
 
  「聽您的話,意思是這些照片都不及您當年所看見的天空?」
 
  「應該說,我是為了追尋那片天空而旅行,而這些算是我旅行的痕跡吧。」
 
  「竟然說這些只是痕跡,關大哥未免太過謙虛了。」
 
  「在妳這樣美麗的姑娘面前,當然得謙虛一點。」
 
  李寧噗哧一笑,「關大哥真會說話,看來我的招待可不能怠慢了?」
 
  「別擔心,我不會向你們領導告狀的。」
 
  關凌的攝影作品隨著他拍下的天空越來越多,人氣也越來越高,作品集的海外初版甚至特地選在上海書展首賣。在主辦方的盛情邀請之下,他從馬德里飛到上海進行簽書會,而李寧就是主辦方派來的地陪。
 
  雖然相對於過去那些旅伴,關凌對李寧並沒有多少好感,但她不愧是這座大城市派出的門面,進退得體、禮數週到,關凌毫無怨言,況且她真的長得很漂亮。
 
  「那麼,以關大哥作為攝影師的美感來說,您認為這裡怎麼樣?」李寧收起笑容,正色問。
 
  關凌將目光拋向前方,從二樓俯瞰一樓的展區。
 
  這塊展區燈光昏暗,只在展出作品前擺上一盞小型聚光燈,將入場者的目光牢牢抓在作品上。
 
  「很漂亮。」他點點頭,隨後笑了笑,「只可惜似乎不太方便閱讀?」
 
  「就是嘛,」李寧大力贊同,「明明是書展,卻把室內燈光打得這麼暗。啊,關大哥,這句話可不可以當作我沒說過?」
 
  「別擔心,我不會跟你們領導說。」
 
  關凌對投懷送抱的女人一向來者不拒,而李寧又是他記憶中最積極的那個。本來她的工作應該是晚上送關凌回酒店、並在隔天早上到大廳接他,而不過才第二天而已,她就索性住進了主辦單位替關凌準備的豪華套房中。
 
  既然來了,關凌自然也依照往昔,提出了想要在上海市內拍攝天空的要求,而這件事李寧當然一口答應。
 
  「既然可以用公費和英俊的天才攝影師暢遊上海,又何必困在公司和展場?慢著,關大哥,這句話可不可以……」
 
  「妳都說我是天才攝影師了,我也只好替妳隱瞞了。我們可以去港口嗎?」
 
  「港口?」李寧一臉茫然,「您是說……上海港嗎?為什麼?」
 
  「我習慣從海邊開始。」
 
 
  就關凌看來,李寧完全沒有理解他的請求意義何在,但她還是盡心盡力地替他安排行程。
 
  不過兩天時間,他的相機裡就多了世界第一大港的碧海青空、黃浦江畔的鋼筋鐵橋、世界有名的東方明珠,以及近兩千張的上海蒼穹。
 
  李寧不愧是李寧,這是關凌最順利的一次拍攝。單憑如此,關凌就應該答應李寧的一切請求作為報答,何況他也幾乎不拒絕女人。
 
  但李寧提出的要求,卻讓關凌猶豫了。
 
  「關大哥,今晚我跟一位閨蜜有約。」李寧笑眼眉開,趴在關凌的胸膛上畫圈,「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來。」
 
  「為什麼?」
 
  「當然是介紹你給她認識囉。」
 
  如果李寧這句話的意思,是介紹知名天空攝影師關凌給朋友炫耀一番,關凌絕對欣然同意。
 
  但他知道,她的話中的意味遠遠不只如此。他是時候該抽身了。
 
  關凌並不是優柔寡斷的人,對女人尤其如此,但他卻也沒辦法對李寧這幾天的恩情視若無睹。
 
  「好,」他微微一笑,「只要別把我賣掉就行。」
 
  他下定決心。就滿足她一次,然後向她說清楚,明天離開上海。
 
  但是當晚出現在關凌面前的人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關凌……是你嗎?」
 
  李寧閨蜜的皮包掉在地上,眼神難以置信,如果不是極力克制,關凌的表情大概會跟對方差不多。
 
  他花了半秒才想起她的名字。
 
  「好久不見,孟媛。」
 
  李寧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來回回,「你們……認識啊?」
 
  「對不起,李小姐,」關凌站起身,將本來已經鋪在腿上的餐巾拋下,「讓我們兩人單獨談一下。」
 
  餐廳外頭,空氣冷列,這是關凌來上海那麼多天,第一次覺得冷。
 
  「想不到會在上海遇見妳。」
 
  「我也想不到。」朱孟媛冷冷地說。
 
  「妳在這裡工作?」
 
  「留學,然後……沒錯,在這裡工作。」她甚至沒看關凌,「為什麼不告而別?」

  關凌知道她指什麼事。
 
  「我有想做的事。」
 
  「想做的事,」她轉向關凌,一字一句,烈火在她眼裡燃燒,「一句話都不說就休學、在全世界跟女人勾勾答答、然後在雜誌上把你的『女人們』貶得一文不值,這就是你想做的事?」
 
  關凌皺眉,「妳看過——」
 
  「對,我看過那篇訪談。」朱孟媛撕牙裂嘴,「你每一篇訪談我都看過,每一篇,因為我想知道我當初到底做錯了什麼,才會讓男朋友一聲不響地離開我。」
 
  「這其中有很多的誤會,孟媛,我從來不會用『一文不值』來形容——」
 
  「哦,是嗎?誤會?關凌,這就是經過這麼多年後你想說的話嗎?」
 
  「我想拍天空,」關凌感到疲憊,「我踏遍全世界,為的就是那片天空。」
 
  「拍天空,順便玩女人。」
 
  「我希望妳能理解,事情並不是那樣。如果你看過我的訪談、我的作品,妳應該會明白。」
 
  朱孟媛只是朝一旁吐口水。
 
  「你和李寧是什麼關係?」
 
  「公司貴賓和地陪。」
 
  「只有這樣?」
 
  關凌不答。
 
  「騙子。」朱孟媛鞋跟一轉,頭也不回,「祝你不得好死。」
 
  ——好毒的詛咒。關凌苦澀地想。
 
  他嘆口氣,拉起衣領,慢慢走回餐廳。
 
 
  當天晚上,他在李寧熟睡之後,悄悄離開酒店,搭上最早的一班飛機,離開上海。
 
  ——只要能夠再見到當時的天空,我早就準備不得好死了。
 

  ※

  那天艷陽高照,關凌等在坤雨的車旁,整理攝影器材。

  如同以往,或者他所能記起的更多以往,都有個女人會這樣帶他去尋找天空、追求理想。

  他在這裡待得太久,不得不承認坤雨很會吊人胃口,一次次引領他自省與追逐──只是這一切都將告一段落。

  「讓你久等囉。」坤雨從租屋處跑出來,手上的手機還沒放進包包,她賠罪似的彎腰跟關凌道歉,立刻被他阻止。

  「不要緊,反正不趕。」

  「你怎麼知道不趕?我們要去的地方是海岸喔?先生,目前所在地點可是市中心呢。」坤雨調侃道,「上車吧。」

  途經高架橋、快速道路,城市整往他們後腦勺飛越,而天空,也隨日光漸弱愈來愈藍、同時愈接近蒼色。

  關凌坐在副駕駛座透過天窗看著白雲與蒼穹,不禁想著,也許,會再白費一次。

  「就是這裡了?」

  「嗯,就是這。」

  「等下就要日落,這邊空氣很好,也許可以拍到不錯的晚霞。」關凌舉起相機,對準不再刺眼的陽光,幾秒後,慢慢放下。

  坤雨停好車後又莫名地開始打電話,發現關凌瞅著她,無所謂地一笑,「這裡挺普通的。」

  關凌沒有回應,心感納悶。

  「相信我,雖然這裡普通得隨處都有,但偏偏有個地方不同。」坤雨收起手機,食指伸平指向遠處,「那是海平面。」

  「嗯,海天一線,我很喜歡。」

  「那麼上面就是天空,下面就是海。」

  「是啊。」

  坤雨嘴上掛著輕鬆的笑,「我要帶你看最美的天空,所以,忍耐一下好嗎?」

  關凌有一瞬間的不解,當他想往前踏出一步,卻陡然開始暈眩,視線交錯混亂,黑暗與光反覆閃爍。

  『碰』的一聲,視線最後的畫面只剩坤雨的笑臉。

  ※


  這不是坤雨第一次殺人,事實上,她坐穩黑道世家當家的位置後,殺過的人已經間接地、直接地增加不少。

  看著沿途跟來的手下將那個男人綁上石頭、載上小船,她拎著自己的單眼相機,很是惋惜地嘆氣,「我想我拍不到了。」

  她喜歡動作、喜歡紀錄,喜歡攝下人從生至死的掙扎。

  「但是為了你,我願意成就你的理想,至於我的,我會慢慢找。」

  晚風拂過,她旋身離開,坐上返途的轎車。

  ※

  那或許是最後一次,關凌移不開目光。
 
  深藍的不是天空、堵塞呼吸的不是二氧化碳。

  藍得深邃、黑得發亮,他掙扎著想觸碰相機攝下再次遇見的光景,滿腔卻已是海水。

  一點又一點,浸濕他的生命,還有理想。

  但他發誓,那確實是他見過最美的天空。
 


  【END】






  我ㄉ後記:

  目標是「所有照片都用上」,主旨是「秀下限」,於是就有了這篇作品。

  這次有幸跟會長水冥音大大組隊,三世修來的福氣。

  感謝會長大大包容與關愛,容許我直到最後一天才把該交的東西交出來,慚愧慚愧。

  也感謝會長悉心照料和指導,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願會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85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看圖說故事|自由象限

留言共 2 篇留言

水冥音
木有木有,謝謝藍燈願意跟我組隊,我也是文寫很久哈哈......

03-08 23:06

【神說要有光】LanTern
真是一次快樂的活動,下次再一起組隊吧 (中立善良03-10 22:14
蓋瑞特
大大您好,因為活動互評的機緣前來拜讀您與會長大大的作品,順便分享下心得。我的心得非常主觀,還請您斟酌觀看,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閱讀的過程中有種很奇妙的狀況,便是在閱讀時,眼睛會「飄」到其他地方,使得在閱讀時需要滑鼠隨時標記當前閱讀的位置,方便眼睛飄走後再重新回到剛剛看的位置上。為何會有這樣奇怪的狀況我也難以解釋,有機會再探討這奇妙的事。

這次活動中的圖片,我分享了兩張拍攝天空的照片,總覺得人會喜歡看天空是很奇妙的事。「看日出」、「看夕陽」的行為本質上都是看天空,我覺得這一行為是對大自然的嚮往。
「大自然」這一詞彙似乎是在工業革命後,人們離開農村走進城市,進入工廠,成為社會這巨大機器中的一顆螺絲釘後才誕生的。似乎在人們心中作為社會運轉的協同關係是「不自然」的,一棟棟高樓大廈是「不自然」的,並渴望回歸工業化前,人與自然那純樸的關係,看著四季與動植物的變化,那才是「自然」的。
所以「大自然」這一詞彙很奇妙,難道在都市生活的我們不自然嗎?即便人們有了一片後院,種植花草,養了些動物,也不會稱之為「自然」。也許這些材料都來自自然,但只要人為,有意識的進行佈置後就不自然了,但即便如此,人們依然努力仿製自然的景貌。
也許在天氣控制技術誕生前,天空是大自然中唯一尚未被人類有意識的仿製的地方。即便是國家風景區,那些以美好的自然環境為主要標語的地方,其實都受到人為有意識的改造,但真正自然的,那些尚未被人類開發的地方,其實根本沒人會想去,似乎也意味著人其實也沒那麼崇尚自然?

所以無需跋山涉水,無需到風景區人擠人,無需花費一分一毛,就能觀賞到最自然、最沒有人為影響因素的,估計就是看天空了。

對了,其實有一點可以人為影響天空,那就是霧霾......[e18]。

03-10 22:10

【神說要有光】LanTern
感謝你的心得。其實單從這次活動也看得出來大家特別喜歡天空,天空照片的數量佔了一半,這也是我們選天空做主軸的原因。
你提的"天空是大自然中唯一尚未被人類有意識的仿製的地方"重重敲了我一下,現在所謂的美景好像的確都經過人為修飾,真正沒被妝點的似乎真的只剩天空了。03-10 22: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終局前夜—...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