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十一章、斷了之後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3-06 09:34:11│贊助:130│人氣:897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法貝路希窩在兔骨洞中,肩上缺了一邊翅膀,沒有流血,剩下一個新鮮的斷面。他不肯睡在龍窩裡,因為龍窩前任主人(的翅膀)真的嚇壞他了。

  整晚,法貝路希的腦海中都是交錯的生物知識。它們互相吵架、前仆後繼地掐死彼此。

  在發現一切如此不科學之後,他把鍋推給了魔法——通常如果有東西不科學,那一定是因為魔法造成的(假如對魔法來說又有點科學,那就會是法術了),心安理得地放棄了思考。

  暖爐龍晃進來,不知道第幾次把龍窩燒熱,也不知道第幾次疑惑地盯著不躺床的黑龍看。這隻暖爐龍被法貝路希私底下稱為粉紅,因為牠的棘皮點綴著稀有的粉紅斑點。

  粉紅打出一個火嗝,聽起來像即將扶牆嘔吐的醉鬼,接著一屁股坐倒,和黑龍一起發呆。





  法貝路希決定打破寂靜道:「聽說坦圖卡摔得很重。」

  「嗝?」

  「好吧,我不是聽說,我是看狀況的。沒龍跟我說話。」

  在法貝路希吼出那一聲龍吼後,龍翼怪物就逃了,彷彿敏捷的迅猛龍,在蘇鐵深處一下子飛竄消失,也沒有龍去管它。

  暮光之約中有醫生,原地對坦圖卡施行救治,法貝路希沒臉也沒膽子過去,在看著傷勢處理告一段落後,他偷偷起身,回到哀號迷宮。

  「我覺得我完了,粉紅,我吼得跟真的龍一樣。」

  法貝路希不覺得那一嗓子是自己吼的。太熟練自然了。

  「嗝兒!」

  「蒙洛門說不定還在,他可能正在醒來,然後我……大概也會醒來吧?要是蒙洛門回來了,他會不會開始做以前的壞事?就像那隻龍翅膀?」

  天已經黑過又亮了,法貝路希沒有睡,也沒有龍來找他。

  他本來想去莓乾洞看望坦圖卡,但就算翅膀還在,他也飛不了那麼高,而且……他其實餓了。

  法貝路希無精打采地趴著,由於情緒而顫抖著,「我看這下子連阿古塔斯都不會理我了,說不定坦圖卡也……」

  兔骨洞外出現壓低的風聲,法貝路希害怕又期待地支起身體,就算是暮光之約要來圍毆自己他也認了!他想知道關於坦圖卡的消息。

  來龍竟然是阿古塔斯!

  護衛帶著鯨肉落地,不打招呼就進來。

  「我太忙了,現在才能捕鯨……法貝路希,你哭什麼?」

  面對意想不到的來龍,情緒衝擊之下,好像有雪團在眼中融化,法貝路希結結巴巴,答非所問地說道:「我不是蒙洛門……」

  「我知道。」阿古塔斯一臉不意外,就像聽見瑟菲勒要取新名字。

  法貝路希再次強調道:「我是說真的!」

  「我也知道。」阿古塔斯放開微凍的鯨肉,毫無探究之意。

  「你們誰都不知道啦……」法貝路希哭到打出一個神似粉紅的嗝,但還是趴到鯨肉上,吃相難看地啃了起來。

  阿古塔斯臥下,問道:「可以說說你為什麼要從那個地方跳下來嗎?」

  法貝路希哭到感覺嘴裡也都是淚水,解釋道:「我太生氣了,想說只要我能飛起來,我就馬上離開這裡,讓那個穿蛇蜕的龍去吃大便。」

  「飛不起來呢?就這樣摔下去?」

  「沒有想到那邊……坦圖卡他會好起來嗎?」

  阿古塔斯看著黑龍的肩後斷口幾秒,回答道:「你當時是緩衝……王沒事,但最近不能再亂動了。」

  明顯感覺自己如往常健康,只是少了一邊翅膀的法貝路希沉默,幾乎快被愧疚淹死,一會兒後低頭繼續跟鯨肉奮戰。

  吃到一半時,法貝路希遲疑地問道:「大家討厭……蒙洛門,是因為他墮化嗎?那個怪物也是因為墮化才出現?」

  「不,墮化和黑龍是兩件事。蒙洛門先墮化,後來才使用魔法,失去靈魂導致身體也失去固定,所以成為你看到的那種怪物。」

  ——看吧!就說這麼不科學一定是魔法!

  法貝路希停下嚼肉說道:「我覺得我好像固定得挺好的……」難道是因為黑龍的身體多了自己這個靈魂,所以才不容易再變形?啊,合理。

  法貝路希說道:「我以後該怎麼辦?」

  「去把你的翅膀找回來,那東西在龍之地亂竄會變成危機。你比蒙洛門好很多了,繼續保持下去,學著跟以前的你相處,控制好自己,就不會再傷害到別人。」

  不再繼續反駁蒙洛門不是以前的自己,法貝路希說道:「可是我不會控制那個……怪物。」

  「一定有方法,那終歸是你的翅膀。有龍會和你一起去找,他當時不是故意說那些話,他的職業是律師,那些行為是在試探你。」

  法貝路希第一個想到不是還好自己沒當場「氣炸」,而是問:「?」

  「拿蛇蜕當衣服穿的龍,把我踩在地上的那位。等你見到他,如果他再喊你蒙洛門,你就不斷地喊他的名字,直到他屈服。記得告訴他是我告訴你的。」

  法貝路希目瞪口呆。

  「等等,你們是講好的?」

  而且阿古塔斯明明和對方說好演戲,結果卻在記仇?

  「是。我當時覺得他的行為很反常,他並不是那樣的龍。我用龍語向他詢問『假的嗎?』,他回答『聽從』,意思是要我配合。我再說『我給予』,他回以眨眼,那個意思是『我不具威脅』。」

  法貝路希聽完,只覺得難怪大多數龍都會說通用語,龍語真的太攏統。

  阿古塔斯把對方的名字告訴法貝路希,法貝路希這才知道為什麼當時一見面,阿古塔斯就對蛻衣龍說「你也不希望我亂喊名字吧?」……

  「這個測試也並非王的意思,王召回暮光之約是蒙洛門離開後沒多久的事,暮光之約們一定會做這個初步確認。」

  「沒關係,我沒有怪誰。」

  吃飽後,法貝路希沒有急著走,一邊舔乾淨自己,一面用尾巴收攏廚餘,忽然小心翼翼地自言自語,眼睛不敢看阿古塔斯,但根本就是在與對方說話。

  「我以為連你都不會再來了。」

  「我又不是第一天看見那種東西,如果真的要遠離你,我一開始就會拒絕這個任務。」

  法貝路希不知道第幾次被龍文化搞混腦袋。

  「咦?原來可以抗命嗎?」

  可是自己與阿古塔斯初次見面的時候,「抗命」正是導致他們兩個決鬥(雖然那其實只是個遊戲)的原因。

  阿古塔斯用前爪撐起身體,用後腿坐著,開始上課。

  「是的,當時我以不允許你抗命為由,爭取將你帶回來。」阿古塔斯並不想用「監視」一詞,即使他當時確實如此打算,「但你本身的存在,例如那隻翅膀,卻能成為所有龍拒絕靠近你的理由。因此,在這件事上,誰都能抗命。

  另外,我希望你也能瞭解坦圖卡所擔任的王。蒙洛門對坦圖卡王的誤解很嚴重——無論是對兄長坦圖卡,還是龍王的他。我希望你不要重蹈覆轍。」

  法貝路希馬上端坐好,表明自己就是個好龍龍,絕對不會跟蒙洛門一樣。

  「龍的『王』與一般認知中的『王』不同,它不是地位或權力,只是一份發自內心的生活重心,而且被大部分的龍認同。我的生活重心是鑽研飛行,而坦圖卡的生活重心是照顧龍之地。我們其實沒有什麼不同。」

  就好像我的生活重心是看書?法貝路希心想。

  「如果換過來,假設我希望旋風峽谷有一個新的起飛點,坦圖卡也會為我去做。如今我也是在幫他的事而已,以護衛。順帶一提,他放過我太多次鴿子,所以下次他再說想要海外的莓果,我會抗命到底。」

  坦圖卡喜歡莓子!法貝路希用力記好這點。

  上完課,法貝路希驚嘆道:「原來『王』和『護衛』是這種意思啊……仔細想想,真的很難在一般語言中找到符合這種關係的稱呼。」

  「是的,我們找不到該如何向外解釋這些關係,所以用了通用語中的『王』與『護衛』,但其實,這些職稱和外界以為的其實並不一樣。」

  「就像暮光之約?」

  「對,暮光之約同樣被誤解為了龍騎士,但它的意思只是一份來自兩位生命的共同夢想而已,每一份約定都不一樣,如同世界上沒有一模一樣的個體。另外,因為這個行為是從暮光龍發起的,所以就算雙方都不是暮光龍,也能稱為暮光之約……或隨便他們想怎麼稱呼。」

  上課的護衛與往常一樣,有些冷淡,卻鉅細靡遺,把困擾都藏到誰也看不見的地方,像一片任由芥蒂生長的止水。

  法貝路希有感而發,出聲道:「阿古塔斯……」

  「什麼事?」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是說,你好像其實不用做到這種地步。」

  法貝路希也有些許感覺到了,阿古塔斯給了自己很多照護,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太多了。

  即使坦圖卡交代過阿古塔斯照料自己……可是一位討厭自己的龍,怎麼會願意做到這個地步呢?——教導自己的起居?

  阿古塔斯當初可是直接踩到自己喉嚨上的,蛻衣龍也說過阿古塔斯樂意把自己開膛破肚。

  阿古塔斯想了一下,回答道:「也許是我在應證以前有龍問我的一句話:『如果我對誰好,對方也會對我好嗎?』」





  法貝路希垂頭喪氣,湧起羞愧與尷尬。

  「……我也想對你好,可是你好像不需要啊。」

  自己什麼也沒有,也什麼都不會,送不了禮物,更不能拍拍對方說走走走我們去喝酒或者吃烤肉串我請客(而且自己通常是送圖書禮券,而不是出門交際,那可不是一個書宅會做的!)。

  阿古塔斯不以為意地回道:「不要再搞砸任何事,就是你對我最大的幫助了。快吃完,他在哀號迷宮外等你。」

  收拾完廚餘,法貝路希趕緊出門。

  才一天沒出洞,他卻覺得陽光好刺眼,環境好陌生,好像每個角落都有目光在偷看自己,竊竊私語。

  風蝕谷外,那天的蜕衣龍果然坐在那裡。

  沒有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法貝路希重新打量對方。

  蛻衣龍穿的是一件黑背白腹的巨蛇蛇蛻(其實不好分辨是蛇皮還是染色的蛇蛻),良好版型使黑白的部分讓衣服看起來就像一件律師袍(不過短得就像上衣,龍得裸著下半身),用建房的鋼筋作為別針。

  聽說勝訴的律師不洗袍子,而對方的袍子看起來真是髒透了(也或許是因為龍不方便穿脫洗衣服)。

  蛻衣龍對怪裡怪氣地招呼道:「你的精神看起來很好啊,蒙洛……」

  想起阿古塔斯的交代,法貝路希一秒喊對方的名字道:

  「毛毛。」

  對方龍軀一震,彷彿剛吐出毛球驚呆的貓暫停。





  律師再度吐話道:「蒙洛門你——」

  法貝路希不甘示弱,拿出背書的語速道:「早安毛毛毛毛毛毛毛毛毛。」

  毛毛吼出一嗓子道:「好啦法貝路希!」更正了稱呼。

  同時,他的背後冒出一個傢伙來,拍拍夥伴說道:「不要生氣哦,毛毛,人家沒有惡意的,毛毛,你說是不是呀,毛毛!」

  毛毛顫聲低頭,自言自語道:「為什麼最後成為我暮光之約的傢伙真面目都這麼賤……」

  彼此見面的氣氛比法貝路希想像得好,毛毛似乎也不意外阿古塔斯把真相告訴自己,法貝路希的心情輕盈許多,也朝龍背上的男人打招呼。

  「你也早安。」

  「不,我超不安,一想到有個奇怪的東西藏在龍之地裡,我連睡覺都不敢離開毛毛。你叫法貝路希吧?希望你真的龍如其名……你不會想知道律師是怎麼戰鬥的。」

  法貝路希瞪著面前的一人一龍,心中懷疑律師戰鬥難道不就是打嘴仗而已嗎?

  不對!這兩個是暮光之約,其中一個還是幹架龍!

  於是法貝路希開始不想知道那個答案。

  毛毛問道:「你想好我們可以從哪裡開始著手了嗎?」

  法貝路希不太確定地提議道:「……先從加爾迪恩的領地開始地毯式搜尋?記得先拍打草叢?我覺得我們需要一些工具,徒爪拍草叢有龍身危險。」

  「等等,聽起來那東西也會攻擊你?」

  「呃……等我知道答案,我再告訴你。」

  「……。」

  「……。」

  到達壘石花園——加爾迪恩針對起飛點滿地的犁痕所取的名字——之前,法貝路希已經認識了毛毛的暮光之約。柯爾崔斯也是個律師,和毛毛在法庭上認識,用口水大戰三百回合,然後孽緣一發不可收拾。

  毛毛其實是個很友善的龍,只是他的職業病導致他特別能把話說得讓人想情緒失控,所以接下質詢黑龍的差事,刻意不管好自己的嘴,測試法貝路希。

  法貝路希已經不生氣了,而且他也開始覺得毛毛做得對。

  要不是他一氣之下跳懸崖洩憤,現在還不知道身為蒙洛門到底多嚴重。

  會飛的龍通常都不耐走,為了配合雷殘的法貝路希,柯爾崔斯開始轉移毛毛的注意力。在他們針對認識當時的法律議題又要開始爭吵前,兩龍一人在領地邊緣遇上趴在路中央的加爾迪恩。

  根本沒睡著的加爾迪恩聽見動靜就彈起來,一看到鄰居兼始作俑者,立刻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哭了起來。

  「法貝路希,快去把那個東西抓走!我根本不敢睡覺!」

  「真是太好了,你清楚它在哪個位置嗎?」

  「我走到哪裡都能感覺到它的目光啊啊啊!」

  加爾迪恩顯然已經有點精神耗弱,也忘記改變對待法貝路希的態度。

  ——畢竟對方昨天在自家搞出那麼大的事,並且揭露了為什麼有龍告訴加爾迪恩不要住在哀號迷宮旁邊的真相,他卻像當時抱怨不知道該用什麼種花園(那個多災多難的起飛點)一樣在對法貝路希投訴。

  「加爾迪恩,介意我們在壘石花園裡砍一點樹或抽一些藤蔓嗎?因為哀號迷宮裡面幾乎沒有植物,有工具我們搜尋時會比較安全……跟方便。」

  「砍砍砍!抽抽抽!你就算再犁出一條壕溝來我都不介意!」

  法貝路希感動地說:「你永遠是我的好鄰居。」

  「嗚嗚嗚……」加爾迪恩只覺得這傢伙被叫邪龍真的沒騙龍。

  如今的壘石花園看起來更淒慘了。

  到處都是龍屁股坑跟龍爪印,地上的起飛降落壕溝超多條,法貝路希看完,小心翼翼地問加爾迪恩要不要改種農田,結果鄰居轉頭就哭著跑了。

  他不喜歡泥巴的話,我其實願意和他換領地。

  法貝路希實在不喜歡荒涼的哀號迷宮,雖然那裡就像是一個清幽的大房間,可是卻太大了,也沒有太多家具或裝飾,死沉沉,寬闊得令人心慌。

  開始前,法貝路希建議道:「柯爾崔斯,你要不要到安全的地方等我們?那個……如果有意外,我覺得你會從龍背上摔下來,而你對龍來說真的很小。」

  「沒關係啦。」柯爾崔斯豁達地說著一個要命的事實道:「假如毛毛出事,我也會有一樣的下場,所以沒差啦!」

  「你失憶後簡直是另一個龍!」毛毛驚嘆道:「一個關心別人的蒙洛門!你知道嗎?我當時故意挑釁你的時候其實整條尾巴都在抖……」

  你不演壞龍以後也簡直是另一個龍啊。法貝路希心想。

  注意到法貝路希的眼神,毛毛趕緊改口道:「好啦!不要喊我名字。法貝路希。」

  「算了……我其實也不確定了。」

  「說來聽聽?」

  「發出那種聲音後,我也開始覺得我很可疑。」

  「嗯對,我後來才聽說,你其實連『發出龍的聲音』都不會,看來有很多謎題等著我們去解開,不過在那之前,先把你的……嗯,翅膀……找回來比較重要,我們再來談談你的異常。」

  兩龍找出一些植物,期間柯爾崔斯悠閒地趴在龍背上,用一條安全帶束好自己,手上拿著一本小書看得非常愉快。

  法貝路希一看到書本,眼睛就挪不開了,結果變成毛毛在找材料,而法貝路希跟在他的背後盯著柯爾崔斯(其實是他手中的書)看。

  後來柯爾崔斯只好把書收起來,因為毛毛轉過頭來,擠出一坨口水懸在夥伴頭上作勢要吐下去。

  將植物網和長木結合後,兩龍用後腿坐下,以動屁股和尾巴來前進,雙前爪拿著「撈網」,結伴進行地毯式搜尋,拍打草叢和樹後。

  安靜中,法貝路希說出自己最在意的疑惑。

  「坦圖卡的傷勢有多重?」

  「幾處骨裂,幸好沒有骨折,因為王摔在你身上。比起上次受傷,他這次其實幸運很多,不止是因為你的關係,而是現場有醫生。」

  「上次?」難道是自己與坦圖卡剛認識時,對方身上的那些可怕傷勢?「龍難以找到醫生嗎?」

  「能成為醫生的龍很少,能為龍醫治的生物更少,因為醫療學習不是只要看書就好,能練習的機會也不多。比起科學醫療,龍更擅長法術醫療,畢竟公式寫對就行了。有些地方能提供龍類醫療,可是經常遠水救不了近火。」

  又是一陣寂靜。

  「坦圖卡的傷……上次的傷,那是蒙洛門做的嗎?」

  法貝路希不傻,坦圖卡身上那麼特殊的傷痕和龍翼怪物的詭異一比對,各種不合理的推論都能吻合了。

  毛毛的聲音很平靜。

  「聽說是,但王熬過來了,所以他這次一定也會好起來的。」

  「嗯……」

  「如果你不想要有龍跟王一樣,就趕快把翅膀找出來,把它放回它應該在的位置。」

  法貝路希的聲音有點抖:「那要是放不回去了呢?」

  「巴賽那邊有一句話叫做大義滅親。」

  「……。」

  地毯式搜尋過半後,法貝路希小心翼翼地聊道:「你的名字是怎麼來的?」

  毛毛快死了般地回答道:「……我真心相信你失憶了,所以可以不要再提這件事了嗎?」

  聽他這樣說,看來蒙洛門以前知道原因,而現在毛毛不想再讓法貝路希又得知。柯爾崔斯在毛毛背上笑個沒完,卻守口如瓶。

  法貝路希問道:「我以為龍的名字都是他們想要的?」例如庫萊吉歐、再例如瑟菲勒。

  「你真的在學當龍欸……那只是因為沒有遇到更正確的名字,換名字通常是因為那個稱呼更像龍『自己』,不過我的『毛毛』反而激起所有人的記憶跟認同感,結果更加牢不可破了。」

  「喔……」法貝路希接著壞壞地說道:「可是就算你不告訴我原因,阿古塔斯也會告訴我。」

  看了黑龍兩秒,毛毛說道:「好吧……假如你先找到翅膀,我就告訴你事發原因,如果我先找到,你就永遠不可以再問這個問題!」

  「我的動力瞬間沒了。」

  「……喂。」

  搜尋到起飛點附近時,法貝路希找回了自己那被一切兩半的石骰。

  向毛毛和柯爾崔斯介紹完石骰的由來以及遊戲規則後,毛毛彷彿就從阿古塔斯身上找回了場子。

  他得意洋洋道:「哈哈——現在誰的歷史比誰黑?」

  法貝路希聽不懂那句方言厘語,不過他倒是看見了遠處灌木後方黑黑的東西。

  雖然灌木中有陰影遮蔽,可是那黑色的物體明顯比黑暗更黑,也不會動,在搖曳的樹影中特別顯眼,一簇掛滿莓果的樹叢中有三顆突兀的黃果實。

  莓果從三顆變成四顆、五顆、六顆……

  彷彿蟲肢的尖銳骨刺踏出來,左右完全不對稱,也都長得不一樣。有個五節、有的七節、有的只有肉條。





  「呃,毛毛……」

  「我又哪裡惹到你了?」

  「不是,我是說……」

  「好啦我也沒其他稱呼可以給你喊了,幹嘛?如果你是要說我挑釁你的事,我得說我不會道歉的。」

  「我忽然覺得我們不應該兩個龍過來找的。」

  「你少了一個,我雖然不是龍,可是我也在這裡。」

  「抱歉,科爾崔斯,我只是發現情況不一樣了,我的翅膀……好像變強了?」

  毛毛和柯爾崔斯一起轉頭,也看見了遠處那個跟昨天大相逕庭的龍翼怪物,不止已經不用爬行來移動,眼睛與骨肉鐮刀好像也更多了?

  媽呀它還有好多迅猛龍的勾爪!

  毛毛偷偷地後退,法貝路希跟著退。

  「法貝路希你退什麼?那是你的翅膀欸!」

  「我不覺得它有把我當主人……倒是你,你是戰龍欸!」

  「律師動口不動手!」

  「你知道嗎?我正在重新當龍。」

  「嗯?所以?」

  「沒有龍告訴你我根本不會打架嗎……」

  毛毛重複了托魯克也噴過的話:「三小?!」

  龍翼怪物突然衝過來,黑龍與律師發出尖叫,丟下撈網,四肢並用,轉頭就跑。

  翅膀抓捕第一日,兩龍一人未戰先敗。

  加爾迪恩後來去睡獵場了。










  捕捉翅膀失敗後,法貝路希和阿古塔斯開始正視一個問題:隨著時間過去,那個翅膀會越來越危險、越來越限制級。

  ——而為什麼是法貝路希和阿古塔斯,沒有毛毛呢?

  自從法貝路希先找到翅膀,兩龍一起逃出壘石花園後,毛毛就不見蹤影了。法貝路希想起彼此打的賭,氣得辮子都歪了。

  「他不守信用,他以為躲起來就不用告訴我名字的由來了嗎?阿古塔斯你不要說,我要把他找出來!」

  阿古塔斯覺得黑龍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卻又說不出對方哪裡變了,大概是因為對方太久沒有像個被綁架的公主一樣尖叫或懦弱了吧?

  發出宣言以後,法貝路希忽然萎下來,打臉自己的打算道:「可是如果他去飛行才能到達的地方,我不就找不到他了嗎?」

  「……。」

  阿古塔斯又一次帶回鯨肉的時候,忽然問道:「你想去看看王嗎?」

  法貝路希停下啃咬,難得在面對坦圖卡的態度退縮了。

  自己會爬上那個懸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想擺脫這裡,坦圖卡召回戰龍讓法貝路希意識到自己在對方眼中可能根本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

  坦圖卡很關心自己沒錯,但要是坦圖卡關心的只有「龍」呢?——

  他甚至也不知道坦圖卡一直以來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蒙洛門?法貝路希?變成蒙洛門的法貝路希?變成法貝路希的蒙洛門?

  還是一個搶了蒙洛門身體的法貝路希……

  等不到回應,阿古塔斯問道:「你沉默是因為愧疚,還是其他原因?」

  「我不知道坦圖卡把我看成誰,我……我也不知道該在他面前作為誰。」

  「王不管對誰,都說你是法貝路希,是龍之地接納的龍——在法貝路希和坦圖卡認識後,你就是他眼中的那個龍。」

  「可是蒙洛門傷害過坦圖卡……」

  阿古塔斯打斷法貝路希,垂眸堅定地說道:「我曾經覺得——不管你是法貝路希還是蒙洛門都會傷害到王。蒙洛門恨王、恨龍之地,假使這是個陰謀,他最後一定會動手。而法貝路希呢?卻是個蒙洛門真正不復存在的證明。」

  所以不管黑龍是誰,坦圖卡都得承受來自他的傷害。

  「可是,要是我不只是那樣呢?不是蒙洛門,也不是法貝路希,只是個迷路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法貝路希提到自己最新的恐懼道:「某天蒙洛門突然間回來的話,我甚至不確定我會消失還是去其他地方。」

  可是一如上次,以及每一次,沒有龍知道法貝路希真正在說什麼

  法貝路希不是蒙洛門,不僅僅是黑龍改了名字又失憶,而是一個作夢的人落進一具龍屍。

  阿古塔斯平靜說道:「法貝路希就是『法貝路希』,不是『不一樣的蒙洛門』或『怎樣怎樣的蒙洛門』,就只是『法貝路希』——我希望那個蒙洛門真正一去不回。」

  法貝路希垂下頭,感覺到心死如灰。

  「最近龍之地的傳言會很多,以前的事情你也會聽見。『荒地邪龍』就是在說蒙洛門,別把荒地跟薩爾塔荒野搞混了。大多數龍會更怕你,所以不要亂觸碰誰,以前他們看過的不僅僅是那個翅膀變成的怪物,很容易嚇壞。」

  「還、還有其他的……怪物?」

  「其實你全身都能做到。」

  法貝路希立刻僵硬不動,接著被自己噁心到了,吐出上一口鯨肉。

  阿古塔斯最後說道:「至於你在王的眼中是誰,我不能擅自回答你。王曾說過希望最後的部分由他來說,所以等你準備好,我就帶你去見王。」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我空虛的後記好可悲啊
第一集的盛況哪時候會再出來呢?
大概是跟恐龍一起吧.....

最近又開始把筆撿回來了
龍越畫越順手的港絕~
雖然看起來還是有點不協調就是了
不過我很高興我挑戰到了龍的顏藝還有仰角的微正面!!!!!
龍如果不畫45度角或側面都帥不太起來(除非正面嘴打開吼)
結果我就偏偏喜歡挑戰45跟側面以外的角度= =
就像我畫人都不喜歡刻眼睛反而喜歡刻耳朵跟鼻孔(?!

然後都是聖境傳說害的,我一直把柯爾崔斯打成勞爾崔斯(崩潰)
另外毛毛的衣服有參考物

思朗克山男子(SLONK HILL MAN)


我一看到那個鐵籤眼睛就挪不開了
我從來!!沒有!!!看過!!!類似的!!!用法!!!!

興奮

所以毛毛的蛇蜕衣就決定這樣固定了,只是用的是鋼筋:DDD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57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恐龍|芽豆靈|西幻小說||小說插畫|為龍DreamComesDragon|星座紀元

留言共 6 篇留言

木森林
因為名字代表著自己和他人之間的牽絆,所以毛毛就算再討厭自己的名字也不能亂改真可愛XD

也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和法貝路希的翅膀一樣越來越限制級[e16]

03-06 10: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限制級母湯喔XDDDDD
挖是說最近留言區都有基本班底了呢
謝謝木森林訂閱這麼久!! 好像有兩年多了?03-06 19:24
讓我看看
有點同情毛毛可是又覺得他很好笑w

03-06 12:1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洗白的速度超級快瞬間從BOSS變丑角(不03-06 19:24
嵐楓
阿古塔斯那張圖也太帥
沒想到翅膀被吼一下就跑了
法貝路希那是你翅膀ㄝ 別跑! 你的翅膀想回去?

我超期待更新,結果今早夢到為龍更新,還成真了! WT....
而且我夢裡還有那翅膀怪物的圖...可惜跟你畫的差很多XD

我一直在期待法貝路希跟坦圖卡甚麼時候要抱在一起[e38]

03-06 12: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因為我那時候在想要畫怎樣的格子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就畫了一個圓圈圈結果竟然還不錯?!
法貝路希的那一吼真的應該剪精華(?!)
把自己的翅膀都兇走了!!!

你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了啊XDDDD(大笑
我也是今天早上臨時起意要更新,就一口氣把圖畫完馬上翻拍了
我們心有靈犀欸(XXXXXX
其實我畫的翅膀怪也跟我想像得有點差距(嘟嘴

抱...這個辣個...
保、保持訂閱吧腸粉!!!!!03-06 19:28
亞空
瞬間從討厭變成,喔天啊毛毛好可愛(被爪拍)

結果就這樣回龍洞內了!?
(粉紅已經完全接受大黑了w)
人家猜的沒錯這翅膀是音控的OXO

然後人家一直以為會有一場什麼之類的大戰
啊這不是你們這群龍回來的目的嗎!

大黑重新變回不會飛的龍了_(:з」∠)_
這翅膀它是活的啊啊啊

但這章的表現上,大家很怕這東西
它外表也越變越可怕
可是感覺不恐怖啊w

阿古塔斯老媽啊啊啊QWQ

最後一個重要的問題是
這分離的翅膀是不是最後一個
魔法核心通常只會有一個,把它毀了是不是這魔法就解除了
不過牽扯的另一個老猜想,蒙洛門想對付的其實是龍之地裡的其它東西?

03-06 12:5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歡迎加入毛毛控(X)不對你本來就是毛控啊wwww

與其說是音控不如說是翅膀也被法貝路希那一吼給震驚到,嚇跑了?
我覺得真的有好多地方可以修(抱頭)
跟第一集比起來品質其實滑下去很多
可是我的讀者已經掉到剩一半不到了QAQ
所以我覺得我還是趁現在沒什麼工作時趕快完結第二集比較好
衝起來衝起來!!

沒錯,飛行重新變回了很難克服的難題了QWQ

是啊不恐怖,因為現在黑龍是法貝路希,所以我覺得只要有他在,所有事情都會往某個方向迎刃而解(????????) 當然也可能只有我這樣認為XDD 我最近修稿的強度大幅降低........

說到阿古塔斯
上一章到這一章我都一直在等...
等什麼時候有人注意一下娜羅沒人理她哈哈哈哈嗚嗚嗚.........
因為是女的關係嗎(X)

這這這個...
保、保持訂閱!!!
你就會有看到的一天!!!!(?????????03-06 19:38
夜風颯
斷掉的翅膀讓我想到寄生獸
說起來毛毛若要幫別人辯護,那麼大的體型進的了法院嗎?

03-06 19:2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有喔我在第一集某篇後記說過
黑龍怪物是參考《怪形》和《寄生獸》的形態
《怪形》超好看啊有兩集還不趕快去看!!!!!!!!!!!!

辯護的話,法院中通常會設置露天法庭
毛毛會選擇壓軸登場,從天上一躍而下
嚇到對面的人膝蓋軟一半,毛毛這邊就會先贏一半了(???????????
這時候對面就會後悔他們被「毛毛」這個名字給騙了....

「幹本來以為是個鄉下來的律師沒想到是個幹架龍啊啊啊啊!!!」03-06 19:39
亞空
娜羅啊...
畢竟是前章才特別從回憶新出現的角色

但是它的結局卻是連雜魚等級的
第一個受害者出現了

另外出場時間也太短,個人沒辦法確認她和阿古塔斯的關係
雖然第十章多了毛毛對阿古斯塔的那句


可以接近完全了解阿古斯塔一開始那麼恨小蒙
這之後又那麼照顧大黑?

03-06 20:0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結局不至於雜魚啦XDD
本來有寫一些她的事情,結果感覺拖太長了才拿掉
她其實還活著就是了><

對呀>< 阿古塔斯這時候的故事我一直很想寫
因為我寫阿古塔斯這個腳色是從後面的年代中
現在卻從他最早還在龍之地的時候開始貼03-06 20: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為龍》網路連載用草... 後一篇:可撥的網路,更新GG...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mSf1K-qaruo 小p的新鋼琴COVER:《鬼滅之刃 劇場版無限列車篇》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