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 未命保養集(一)

作者:火焰│2019-03-05 21:41:33│贊助:2│人氣:108
  再兩個月就邁入年底,路德過著跟以往一樣的日子。
  沒有什麼風浪,就只是跟著阿爾佛雷德的日子,待在一定的距離外,在他需要的時候幫助他,除此之外,他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事情。

  說無趣嗎......其實也覺得還好,他反而是相當習慣了,並沒有覺得太反感。

  阿爾佛雷德一向給他相當大的自由,讓他自由進出軍港的某些地方,不過說真的,他也不能離阿爾佛雷德太遠,未命與主人之間有著一定的距離限制,他當然不能離開這範圍。

  就這樣,路德持續過著一樣的日子,直到他注意到,日期將近阿爾佛雷德的誕生之日。
  電子鍾的末尾數字又增加了一個數字,路德照顧著窩在紙箱內的奧斯卡。
  他曾聽阿爾佛雷德說過,奧斯卡比起專門買的貓屋更喜歡紙箱,所以他後來就乾脆直接用紙箱了,省錢又省事。
  這麼說也是,反正奧斯卡喜歡,就讓牠待著吧。

  對了,有件事情.....他想試著提出來,儘管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他其實相當清楚。
  
  「上將,要生日了呢。」
  「......的確是。」  
  他頓了頓,然後輕頷首,不過眼神並沒有什麼感受,感不到期待,或是其他的也好。
  「上將感覺不怎麼開心的樣子呢......但那不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日子嗎?」
  「期待歸期待,沒時間歸沒時間。」
  「恩,這也是呢.....」路德揚起苦笑,但他好像聽到什麼很不得了的話!
  大吸一口氣,然後再問:「您剛剛說『期待歸期待』......嗎?」 
  「是阿。怎麼了?」
  「沒想到您會說出這樣的答案呢.....」他只得再度揚起笑,然後說道:「那,上將是期待什麼?」
  他如此問道。
  在別人看來,這問題未免過於簡單、膚淺,是不該詢問的事項。
  
  不過其實路德很明白,阿爾佛雷德會認真回答這個問題,不必感到羞愧,但若是剛與阿爾佛雷德簽訂契約,他肯定會覺得羞愧到無地自容吧。

  「期待煙火。」
  「煙火阿.....上將要去哪裡看煙火?您不能離開這裡不是阿。」
  「思我沒說我要離開,」他說,然後說道:「就在辦公室。」
  「咦?在辦公室要怎麼看......用電腦或手機轉播嗎?」
  「時間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知是為了留下懸念還是什麼,阿爾佛雷德並沒有把話說清楚,但既然他說等到時間到了就知道,那就這麼做吧,反正他只要負責期待就好。
 
    正好,伊琳娜推開門,代表工作的開始。

  對於自己剛好打斷這話題,她也有意思到,動作與反應稍稍頓了一下,但仍舊像以往一樣,向阿爾佛雷德與路德道了早安,然後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

  跟每天一樣的一天開始,唯獨牆上的電子鍾顯示出的日期告訴路德時間一去不復返的真理。
  推開門,路德看到伊琳那的身影。她正在整理公文,順便泡起茶來。

  而伊琳娜是不喝茶的,所以這茶絕對是為阿爾佛雷德泡的。總感覺阿爾佛雷德一年花了不少錢在茶葉上......
  搞不好生日禮物他就想要茶葉也說不定吧......但路德又礙於身分,不能送也不能問,他也知道阿爾佛雷德從不接受下屬的贈禮,而他們平時以上司與下屬之間的關係自稱,所以路德並不能做出任何動作。

  實際上也是啦,雖然說路德不將自己視為人,但他將自己視為阿爾佛雷德的下屬。畢竟阿爾佛雷德的態度是如此,所以他自然會選擇跟阿爾佛雷德一樣的想法。

  說起來,阿爾佛雷德也很少贈與其他人禮物,除了他的父母之外,而自己也沒收到什麼。
  
  「伊琳娜小姐,上將呢?」
  「上將他去工廠了,」她說,眼神依舊沒離開茶杯,「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工廠阿......」還真是有點沒想到,因為俾斯麥號不是早改裝好了嗎?他沒必要再過去看了吧。
  不過路德還是希望,他不要因此忘掉自己生日才好,能好好休息是好事,而且他自己也想看辦公室內的煙火。

  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呢?還有會是什麼顏色,感覺有些期待呢。
  伴隨著茶香,路德的思緒也逐漸漂向遠方,但最終仍就回到門邊。

  他知道,他與伊琳娜一同等帶著阿爾佛雷德的歸來。
  只要小白貓走過去,一隻淡棕色的呼嚕貂就會走過來,清掃小白貓掉下的貓毛。
  雖然奧斯卡的確乖巧又可愛,惹人喜歡,但貓毛滿天飛,偶爾會帶阿爾佛雷德困惱。
  於是在他的指示之下,路德去買了一隻呼嚕貂回來,並且登記身分,牠現在跟奧斯卡一樣,在軍港有自己的身分了。
  
  儘管這舉動在外人眼中似乎有些多餘,甚至是不解,但既然阿爾佛雷德要這麼做,路德就照做,沒什麼好問的。

  就這樣,這隻呼嚕貂就來到了阿爾佛雷德的辦公室,但不得不承認,阿爾佛雷德在維持清潔這一塊,還是有自己方法的。不管放了多少東西,他都能讓辦公室維持在整潔的狀態。
  恩.....如果上將在家也是這個樣子就好了。
  
  想到阿爾佛雷德在家與軍港時的巨大差異,不禁讓他輕嘆口氣,然後俯下身摸摸奧斯卡,再順便給那隻可愛的呼嚕貂食物。
  在阿爾佛雷德不在時,路德就要負責照顧這兩隻小動物。他的工作並不算太難(跟阿爾佛雷德相比置之下),還有負責跑腿之類的。
  他的工作,還真是輕鬆。

  「......」
  然後在照顧小動物之餘,路德偷偷看了一眼正在批改公文的阿爾佛雷德。
  據說因為年末了,所以事情相對多了一點,但是對路德來說都一樣啦......還有他桌上那杯紅茶,已經擺了一段時間,但只有減少一點而已。

  恩......都要生日了還這個樣子,不是很好呢。
  雖然是這麼想,但路德也知道,這就是阿爾佛雷德的樣子,他會擔心,並不能說出口。長久以來,路德知道他就是那種鮮少表示自己狀態的人,雖然做為上司的確讓他人放心,但
若是做為一個人就讓人有些擔心了。
  不少人說過他這樣其實有問題,他也知道,然而那就像是刻在基因中的一樣,難以改變。
  
  「不過這種事情大多都來自家庭教育吧......」
  路德摸摸小貓,然後輕聲說道。
  畢竟這怎麼想都不會是一朝一夕就發展出來的,所以再怎麼看還是會回歸到家庭。
  但阿爾佛雷德的家庭到底曾有過什麼事情,路德不得而知,而路德也不認為那是阿爾佛雷德應該跟自己說的事情。

  「路德、伊琳娜。」
  聽到主人的呼喚,路德當然急急忙忙回頭,還好阿爾佛雷德沒有聽到自己在說什麼,他看來是剛忙碌完,然後呼喚自己跟伊琳娜。

  「是。」  
  「是!」
  伊琳娜反應比自己快了一點,不過很顯然的,阿爾佛雷德並不在意,只是繼續說道:「我等一下會不在,有急事找我的話到工廠。」

  「是。」
  「是。」
  心情放鬆了不少,路德的回應速度也快了一點,然後目送阿爾佛雷德離開辦公室。

  他離開後不久,小白貓跟呼嚕貂在旁邊玩耍,當然又掉了不少毛。

  「阿阿.....」
  路德急急忙忙把茶杯用杯蓋遮住,避免毛掉進去。 
  「沒喝多少呢......但都涼掉了。」
  手指完全感受到溫度,只能感覺裡面有液體的存在。

  「上將一直都很忙碌,」伊琳娜整理一些文件,日期大多數都是今年的,但顯然已經過期了。「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的確啦,阿爾佛雷德數年未變,但這句話由時間較短的伊琳娜來說,還真是感覺有些微妙。

  「是阿.....不過也習慣了。」
  他如此說道。  
  並不會感到特別孤獨呢。路德在不知不覺中就習慣了這份距離,習慣阿爾佛雷德的氣息總是這麼平淡。
  那彷彿是與生俱來的一樣,路德並不確定,也不知道他是否是平穩得接受了自己的宿命,走上與父母同樣的道路。
  他經常會這麼想。

  「路-德!」
  路德還沒完全意識過來,就看到一個黑髮少年踢開-喔不,門在他飛踢之前就自動打開了,搞得他差點跌倒。
  
  「阿、阿,雷瑟先生。」
  路德急忙把雷瑟扶起來,雖然說感覺沒有必要了,然後他先跟伊琳娜簡單介紹一下雷瑟,畢竟對於她來說,雷瑟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存在。
  
  「欸?阿爾沒什麼時候有秘書?」他顯然也注意到了在旁的伊琳娜,跟她打個招呼,然後他就把目光對準路德,道:「不管了。路德,我有問題問你!」
  
  「恩?」路德相當驚訝,然後問道:「有什麼事情嗎?雷瑟先生。」
  
  「BOSS喜歡什麼東西阿?他生日快到了嘛。」

  「上將嘛......」路德知道,但他不太知道能不能說,畢竟他不太認為阿爾佛雷德會收雷瑟的禮物。
  他知道阿爾佛雷德將雷瑟視為朋友,但在名義上,他們是上下屬的關係,若是收了,怕有人會說他們閒話......
  「我不清楚呢......」
  對此,他只好說出不怎麼誠實的話語;在旁的伊琳娜抬起頭,稍微看一眼路德,但沒有多說什麼,馬上就回到工作上。

  「欸?」
  雷瑟的紫眸透露他的情緒,讓路德差一點以為他的謊言要被拆穿,心跳加速,不知道如果雷瑟拆穿或是繼續追問下去的話,要怎麼辦。
  
  「那麻煩了,」他抓抓臉,看來真得很困惱。這反應讓路德安下心來,看來自己的謊言沒被拆穿,「還以為你知道呢,好吧!我自己去找!」
  「那、再見!」
  像一陣風一樣,雷瑟很快得又消失了。

  在他離開後一陣子,空氣歸於寧靜,這時伊琳娜才說:「路德先生的說謊技巧不怎麼好呢......」
  「哈哈......」他尷尬得乾笑,把手放在後腦杓,「是阿......」
  呼嚕貂持續在清掃,而奧斯卡則是窩在牠的窩裡睡覺。
  貓咪一天要睡十二到十六小時,難怪奧斯卡總是在睡覺,但每當牠醒來,牠就喜歡跟辦公室及艦上的人玩耍。
  大家都很習慣了,畢竟奧斯卡也來好幾年,軍港的大家都習慣了有一隻小白貓會出現在阿爾佛雷德的辦公室。

  伊琳娜在旁,分類那些公文及文件。
    
  「上將,」路德發出聲音,讓阿爾佛雷德注意到自己。
  他看來是剛訓練回來,接下來要來處理公文。
  路德抓緊這空檔,說道:「這孩子還沒有名字呢......要不要取個,不然呼喚牠時有些麻煩呢。」

  阿爾佛雷德近來有些忙碌,沒有幫這隻呼嚕貂取名,而其他人都不認為自己能夠取名(畢竟這隻呼嚕貂為阿爾佛雷德所有),所以這隻呼嚕貂的命名問題就懸宕到現在。

  「取名阿......我不擅長這種事情。」
  面對取名,他總是這麼說,但最後還是會取一個名字。只是他的風格都偏古典,果然是喜歡看古典文學的人。
  「山姆(註一)、企業(註二)、Warspite(註三)之類的吧。」
  「......」
  「很奇怪嗎?」
  「不會......該說很有您的風格呢。」 
 
  路德深刻得明白到血脈不會騙人的真理。 
  .......果然是海軍會取的名字。不過第一個取山姆沒問題嗎?企業......您明明就是不列顛那裡出生的吧。
  Warspite嘛......至少出生地區對了。

  「不過艦貓都叫做奧斯卡了。再取一個山姆沒問題嗎?」
  「的確也是。這不是很吉利的名字。」
  他輕頷首,但路德根本不知道有沒有打算真的取下去還是換新的。
  反正不管怎麼樣,看來已經有幾個選項了,靜待阿爾佛雷德選擇就好,自己只要負責照顧跟聽令就好。

  接著是一片寧靜,除了呼吸聲外沒有其他聲音,只有偶爾會響起的茶杯輕敲桌面的聲音。
  路德不禁把目光投向電子鍾,這是在這個彷彿靜止的世界裡,唯一會動的東西,路德看著上面的時間又過去了,才意識到世界慢慢改變。

  「喵......」
  奧斯卡緩緩睜開眼,一開始還是有些睡意,但很快的牠就恢復精神,在自己的紙箱內喵喵叫,引起路德的注意。

  「乖乖,」路德輕柔得把牠抱起,讓牠能窩在自己懷裡,「等一下再找上將玩,乖。」
  路德知道,奧斯卡醒來第一個都找阿爾佛雷德,那是牠的主人,奧斯卡最依賴他。

  不過得先阻止奧斯卡,阿爾佛雷德正在忙碌,不能打擾到他,還好呼嚕貂引起他的注意,不過一會,他們就玩鬧了起來。
  只是毛又要開始滿天飛了,一天要經歷好幾次。

  「路德,」阿爾佛雷德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記得不要讓牠們玩得太過火。」
  「是!」
字數:4756/8000or7000
註解:
(一)二戰時期,德國戰艦俾斯麥號曾有過一隻艦貓,名為奧斯卡,後來被皇家方舟撿到後改名山姆。點我進維基
(二)Enterprise有多種意思,不只商業上的企業,還代表一種武德,意味著進取、勇往直前的意思,但在亞洲區已見企業最為常見。點我進維基
(三)Warspite在中文中沒有直譯的字詞,中文圈大多翻譯成『厭戰』。點我進維基

雖然有綁阿爾生日這個主線,但其實這是阿爾生日前後發生的事情,所以就放在一起,不過各位看到這個數字就知道我還沒寫完。
但是這些文都是一篇篇打的,所以並不算是一篇完整的,只是怕擾民(明明就是懶),所以就一次發了。

縮圖取自無版權圖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52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火焰|未命|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kid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 相遇番外-... 後一篇:【蛻變之聲】 未命保養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一直念paper好累ㄚㄚ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