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I.C.—銀色災厄:起源》第七話:抉擇

作者:Tempest759│2019-03-05 14:48:05│贊助:10│人氣:212

上一話 第六話:問話



第七話:抉擇


  走出房間後會來到一條走廊。走廊連接着約五間同樣擺設和裝潢的方形拷問房,不過所有房間裏面都沒有人;走廊的盡頭是一條往上的樓梯,樓梯的最頂端設置了一雙刻有幾何圖案的木門。
 
  「地獄犬」在木門上富有節奏地敲了幾下。門鎖隨即傳來「嘎啦」的開鎖聲,接着木門就被拉開,之後迎接我們的,是一名目測至少有兩公尺高、渾身肌肉的恐怖巨漢。
 
  巨漢的下巴長着白金色的山羊鬚,光滑的頭頂反射出會讓人聯想到陽光的耀眼光芒,他的下半身穿着數位迷彩軍褲,上半身卻裸着,那身連健美先生也會妒忌的紮實肌肉於是一覽無遺,我甚至有種即便用刀捅他的肚子上,也只會被他的腹肌夾住的感覺!
 
  「嗨——哎呀?這位小妹妹是甚麼不方便嗎?需要我幫你抱着她嗎?」
 
  巨漢原本還打算向我們揮手打招呼,但看見我那幾乎無法自行走的模樣後,他就停下動作,向我投來宛如看見孫女跌倒的慈祥爺爺會發出的擔憂目光,並且對我伸出了要是握起來的話恐怕真的有沙鍋那麼大的手掌。
 
  巨漢的嗓門雖然也大得嚇人,但是從他會第一時間關心別人來看,他應該會是個意外地有善而且很好相處的有善大塊頭。
 
  「大塊頭別多管閒事。還有,不是說過很多次要你不要老是站在路中央嗎?那麼大塊的東西塞在路中央是要叫人怎樣走啊?」
 
  被地獄犬罵了後,大塊頭先生搔搔光禿禿的後腦勺,露出不好意思的尷尬微笑並十分乾脆地道歉後,便挪開了身體讓我們通過。
 
  剛才因為大塊頭先生的身體擋住了視線而看不見門後的空間,而當他終於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後,門後的模樣卻讓我有點失望。
 
  在我心目中,特種部隊的基地應該會擺着一堆高科技的機器,又或者像軍火庫那樣到處都掛着各式各樣的武器。然而現在擺在我眼前的,卻是如一般民宅那樣,有沙發椅、有電視、有飯桌椅、有冰箱、……總之就是既普通,又無聊的客廳。
 
  「艾薩克,接下來交給我就可以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我的右邊傳來一把充滿磁性的嗓音,我轉過頭一瞧,果然是阿姆斯壯先生。他從旁邊的另一間房間走了出來後就接手扶起了我。
 
  「我先去睡了,沒緊要事就別來吵我。」被稱作艾薩克的「地獄犬」把我交給阿姆斯壯先生後,他就繞過我們從一旁的樓梯「嘎吱、嘎吱」地走到二樓去了。
 
  「來,小心腳步。」語畢,阿姆斯壯先生就帶着我邁出腳步,他還很貼心地配合着我的步伐去調整自己的步速,一步步地把我扶到他剛走出來的房間的門前。
 
  這房間的門沒有被關上,所以能看見裏頭坐着兩個人:一個背對着門口坐在電腦椅上,闊大的椅背幾乎完全蓋過這人的背影,讓我只看得見烏黑的頭頂;另一個是名皮膚黝黑,穿着黑色背心與迷彩軍褲,後腦處綁着條馬尾的棕髮女性,她坐在一張單人床上,側身注視着被掛在房間末端的牆上,以數面顯示器拼湊而成的大型顯示器。
 
  「忠烈,她來了。」
 
  阿姆斯壯先生往房間裏面喊道。皮膚黝黑的女性隨即轉過頭望向站在門口的我們,而坐在電腦椅上的人也馬上把椅子轉過來,讓自己面向門口的同時取下頭上的耳機——是之前那個自稱「八達通」的亞洲男子。
 
  「安賈莉,妳先出去吧。」雖然被稱作忠烈的「八達通」說話非常小聲,但我還是勉強聽得見他稱皮膚黝黑的女性作安賈莉。
 
  安賈莉小姐於是起身向阿姆斯壯先生敬禮,然後就從我們身旁走出房間。
 
  阿姆斯壯生先關上房門後,要和我深入房間時,我的腳彷彿卡到了甚麼一樣無法提起,搞我差點又要跌倒了!
 
  不過幸好這次有阿姆斯壯先生扶着,我才只是步伐頓了一頓。
 
  我隨後往腳邊一瞧,發現木製的地板上佈滿縱橫交錯的電線,沿着電線追尋源頭,能發現幾乎所有的電線都連接着一台被擺在貼牆的桌子上,目測超過半身高,長、寬度都差不多超過一整條手臂的長度的超大台電腦主機!此外,主機旁還設有一缸大小和主機無異的水箱,水箱上連接着一條連向主機的水管。難道是水冷系統嗎?
 
  阿姆斯壯先生讓我在床上坐着後,便轉身跟忠烈先生說起話來了。因為都是些聽不明白的話題,所以我就沒太用心聽了。
 
  我趁着他們聊天的時候再環顧房間一遍,發現周圍同樣擺放着一堆連着電線的奇怪裝置。
 
  雖然不知道那些裝置是作甚麼用,但就是有種很酷很厲害的感覺,搞得我又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我幾乎把房間內的電子裝置都仔細打量過一遍後,就把注意力放回到阿姆斯壯先生與忠烈先生的對話上。
 
  「……所以,你確定這樣沒問題嗎?」阿姆斯壯先生神情嚴肅地問忠烈。他們似乎在我分神觀察這房間的期間就已經進入了正題。
 
  「嗯。」忠烈先生輕輕點頭,「根據黑盒的記錄,她得出的成績都還不錯,只要加緊訓練,肯定能追上『狼蛛』的水平。隊長,您也知道『狼蛛』在我們隊中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她又符合一切的條件,絕對能——」
 
  「夠了,忠烈,我明白你想說甚麼。」就像要下甚麼困難的決定一般,阿姆斯壯先生深呼吸了一大口氣後,轉身向我說:
 
  「聽着,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或許會讓妳吃驚,也或許會讓妳感到害怕,但無論如何,我都希望妳能保持冷靜聽我說完,能答應我嗎?」
 
  誒,阿姆斯壯先生您這麼一說,我反而更不安好嗎?雖然有點擔心會不會是不好的事,但這裏畢竟是別人的主場,我還是先好好配合他們吧。
 
  於是,我就懷着有點不安的心情,勉強地點了點頭。
 
  阿姆斯壯先生得到我的回應後,便輕輕皺着眉,表情五味雜陣地,說:「雷諾小姐,妳已經被選中加入『第二NE特戰調查隊』——代號『潘朵拉部隊』,替代空缺的『蛛狼』。」
 
  「…………誒?」
 
  阿姆斯壯先生在說甚麼?我怎麼會聽見「妳被選上」之類好奇怪的話,難道我的疲勞還沒完全消除,導致出現幻聽嗎?嗯,一定是這樣沒錯!像我這種只會鬧蹩扭、當別人包袱的沒用女孩,又怎麼會被人需要呢,更不要說對方還是一支特種部隊。
 
  正當我還在猶豫該不該請阿姆斯壯先生再讓我休息一會之際,忠烈先生忽然插話道:
 
  「妳沒聽錯,總之,妳已經被選中成為加入我們部隊,就是那麼簡單。」
 
  「不不不不,這怎麼看都是個玩笑吧!」我實在感到太震驚了,直到我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已經把心聲給喊了出來。
 
  阿姆斯壯先生一臉無奈地輕輕搖頭,而忠烈先生則只是默默看着我。
 
  「先、先不說我沒有接受過任何正式訓練,還還有我的——」
 
  「『我的年紀還太小』妳是想這樣說,對吧?」忠烈先生說,「的確,正常來說當然是太小。可是在非常時期,就有非常的選人機制。所以,應該可以說算妳倒霉囉。」
 
  等一下,現在不是你們想招攬我加入嗎?怎麼你卻把話說得那麼可怕,就不怕真的把我給嚇跑嗎?
 
  我正想說話,忠烈先生卻搶先接着說:
 
  「更倒霉的是,妳現在是在幾乎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加入我們。」接着,他就轉身按了按鍵盤上的按鈕。大型顯示器中央最下方的一面顯示器,隨即顯示出一份類似個人檔案的表格。
 
  忠烈先生回頭望向我,用視線示意要我看看那份表格。
 
  我於是仔細閱讀起這份表格,結果發現這表格原來是我的個人檔案,但有一點非常不對勁,那就是狀態那欄,居然寫着「死亡」!
 
  喂喂喂,這玩笑可不好笑啊!
 
  我恐怕自已看錯,所以我揉了幾下自己的眼睛後又眨了幾次眼,待視野更清晰一點後又再看了一次表格,但「死亡」的字樣依舊出現在狀態欄上!
 
  「明白了嗎?」忠烈先生把椅子轉了回來,他板着臉,神情嚴肅地跟我說:「『對鉎.災難應對軍』已經把妳當成亡者處理,換言之,妳已經失去了身份。沒有身份的人就算被其他難民營收留,我想也無法在一時半刻內重新登記,沒被記錄就代表不是難民,不是難民就代表不會受到『國際臨時難民法』的保障。也就是說,妳在完成身份登記之前,就很可能會受到營中的惡意人士剝削至死。如果生存下去是妳目前最大的目標的話……我想妳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語畢,忠烈先生就又轉過椅子,再次埋首在電腦工作上。
 
  「所以,妳打算怎樣做?」阿姆斯壯先生緊接着這樣問我,他現在的神情也好凝重。
 
  其實就算阿姆斯壯先生沒有這樣提醒我,我也知道這是對我非常不得了的提案。
 
  要是我不加入他們,選擇讓他們把我給丟回某座難民營的話,我就得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下獨自生活。那時候的我,還能像以前那樣順利找到工作,順利生活下去嗎?沒有叔叔的保護和指導的我,真的能夠平安地生活下去嗎?
 
  憑現在的我,大概不行吧。雖然我姑且算作會用槍,但要是槍沒了,我根本和一隻空有鈍爪的小貓無異,既沒有力氣,也不是跑得特別快,肯定會被人不斷欺負,不斷欺負……
 
  這樣的生活,我無法接受!
 
  為了完成叔叔的遺願,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那麼輕易地死去。所以我一定要變強!而現在,能讓我變強的機會已經擺眼前。
 
  只要我抓住這機會,讓自己接受他們的訓練的話,我就會變強,我就不再是那個拖油瓶蕾絲賓!甚至……甚至有能力替叔叔報仇!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我閉上雙眼,大大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後,再睜開眼睛……
 
  然後,說出了那無法回頭,從此改變了我的命運的回答。






  eh……實在想不到該說些甚麼,還是繼續寫文去了。

  另外,雖然沒抱持太大的期望,但果然還是希望喜歡我的文章的讀者,或是對我有期待的人按一下「GP」當作另一種鼓勵。

  最後,還是要說:
  作品不怕沒人愛,只怕沒人評,更怕沒人看!萬分期望各位的留言!

  讓我們下次再見,多謝!

 (使用的輸入工具:速成輸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48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科幻|輕小說|未來|戰鬥|微黑暗|沉重|末世|災難|蘿莉

留言共 5 篇留言

C蝦
【很容易忘東忘西,有說錯多包涵】
最後一段

我覺得叔叔只希望她好好的活著,不管是用什麼方式(吧?)QQ

在蕾絲邊(X)的一舉一動,從傑克死後,沒多久,我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最後的決定,要說積極嘛...我不確定

我想表達的就是,在她心中,叔叔的地位有多重,我好像沒看到
((我不太懂怎麼聊,多包涵...學...學習中,打完字,我都需要去胃痛一下[e20]

03-05 19:44

Tempest759
感謝你的評論!其實一方面我是考慮到蕾絲賓已經歷過一次失去,所以在經歷第二次時即使還是會感到悲傷,但已經比較能放開(畢竟曾被叔叔開導過)。

至於她最後的決定嘛,多少是被叔叔臨終時為了讓她有個目標去生存下去,而不自覺說出來的那句影響到,才會讓她扭曲掉叔叔對她真正的期望。

應該說,我覺得一個人會把另一人臨終前的一字一句都認真看待,正是表示那人仍重視着那「另一人」,那「另一人」仍佔據其心裏一片重要的位置。

要是還是覺得有誤,歡迎再來討論喔!畢竟有思想的衝突,最終才會得出真相嘛!03-05 19:58
淺葉
其實我認為如果把叔叔的死給蕾絲(?)帶來的衝擊,化為悲憤表現出來,也許更能去感同身受女主角為什麼會下這個決定⋯⋯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女主角的感情還是太平淡了⋯⋯

03-05 21:29

Tempest759
或許吧真的如此吧。儘管已經讀了不少有類似情節的作品,但就是不太摸得着那種感覺。或許真的得找天再重讀一次那些小說,再好好研究一番。03-05 21:35
淺葉
嘗試理解了一下女主角的感情改寫了一下

其實就算阿姆斯壯先生沒有這樣提醒我,我也知道這是對我非常不得了的提案。

  要是我不加入他們,我就會被丟回某座難民營,到時候,我還能像以前那樣獨自生活嗎?

不可能的,沒有叔叔,我什麼都做不到。

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下,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樣順利的找到工作、生活下去,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做得到。

我做不到,沒有叔叔的保護和指導,連怎麼平安的活下去都不知道。就算會用槍,但沒了槍我就和一隻空有鈍爪的小貓無異,既沒有力氣,也不是跑得特別快,肯定會被人不斷欺負,不斷欺負……

不會再有人像叔叔一樣,保護我了。

那樣的生活,我也絕對無法接受,我也不想輕易的死去,因為我答應過叔叔的,會好好的活下去。

所以我不能死、絕對不能死,為了完成叔叔的遺願,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那麼輕易地死去。

所以我一定要變強!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要變強,而現在,能讓我變強的機會已經擺眼前。

  只要我抓住這機會,讓自己接受他們的訓練的話,我就會變強,我就不再是那個拖油瓶蕾絲賓!甚至……甚至有能力替叔叔報仇!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03-05 21:47

淺葉
這樣的感覺你覺得如何?內心戲的部分我比較擅長

03-05 21:56

Tempest759
萬分感激!

感覺的確更能體現出角色那種一直想依靠人的軟弱心理。

我會好好地、仔細地研究一番,定不會白費妳消耗在這裏的腦力!03-05 22:23
淺葉
我的方式是,把角色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想法的過程寫出來,讓讀者能直接跟著角色思考,會比較容易理解角色的感情⋯⋯這只是我的方式而已,你可以斟酌參考看看這樣,不一定是對的,但希望能稍微幫得上你|´・ω・)ノ

03-05 22:30

Tempest759
人(・ω・)—b03-05 22: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Tp20070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I.C.... 後一篇:[達人專欄] 《I.C....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i555714qq有緣人
臥某筆下最新奇幻小說《鷹佩菈之淚》現已更新 小屋茶水沖好 椅子暖好 歡迎拜訪參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