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搞怪。夏之旅途‧完

作者:米兒軒絲│2009-10-17 01:01:47│贊助:0│人氣:548
 
  一切都是這女人的陰謀阿……

**

  橘紅色的夕陽雲彩陪伴下,迪克拉海岸某一端像城堡的學院飯店點亮了燈火,微微的蠋光下坐在咖啡廳邊喝杯香濃咖啡、邊眺望遠方的湛藍大海,多麼愜意的傍晚呀!

  可惜,平時浪漫的傍晚今天可不會如此簡單。

  穎之一行人跟著未海來到了飯店的大廳入口,羅馬式的大圓柱將天花板撐高,正對大廳門口的是一個許願噴水池,噴水池上頭是叛逆公會幾個主要風雲人物的雕像,像是某不良會長悠閒喝著下午茶的樣子、霞黑邊數錢可還想著要賺錢的奸商樣……等,這些風雲人物讓噴水池裡頭的許願金幣數量多到快要滿出來了!

  在這噴水池的正後方就是飯店櫃台,櫃台的服務人員是提供給商會的玩家打工名額,可不是一般死板板的NPC設定喔。而在櫃台的左右兩側是數個或大或小的傳送門,究竟是傳送至哪裡可得問問櫃台人員才行,若是隨便亂進傳送門……後果就自己負責吧。
  聽說飯店剛建好的時候,叛逆公會的成員們被會長抓來試驗傳送門是傳送至哪裡,又聽說有人傳送過去後到現在還沒回來。(?)

  「我說阿,有人知道米兒姐是要我們去哪嗎?」未海抓抓自己的頭,向身旁的大夥兒問道。
  「不知道。」穎之搖搖頭,「我那時候來不及把話聽完就睡著了。」

  穎之話一說完,大夥兒立刻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像是在說:『這是什麼怪毛病、怪理由?』

  「要是這樣的話,我們來到飯店也沒什麼用呀。」未海抓了抓自己一頭綠藻色的頭髮,「米兒姐的活動又不可能在這大廳辦。」
  「那……要怎麼辦?我們又找不到她也沒辦法問個清楚。」雪狐沒好氣翻翻白眼。
  「欸……別吵架啦。」
  「大家聚在這做什麼?」

  正當大家想不到能問誰時(其實可以問櫃台阿,笨!但櫃台不一定會說就是了。),大夥兒右手邊的某個傳陣走出了兩個男子。一位男子的上半身右半邊佈滿暗紅色的符紋,也有著一雙鮮紅色的眼,乍看之下他像是沒瞳孔一般,手上佩帶一副露出手指節的手套,無袖的緊身黑色上衣可以讓人看出他並非簡單的軟弱書生;另一名男子則身穿紅色大風衣搭配深棕色的長褲,手持一把巨大的青藍色水晶巨劍。

  而開口和大家說話的是前者──伊提薩,他輕挑眉表示疑惑,沒想到米兒要他替自己到大廳拿的『東西』居然是這群站在這發呆的傢伙們。

  「伊提薩大哥!你來得正好!」未海像是看到救星似的撲上前去,但在要碰到伊提薩之前被一把水晶巨劍給擋住路了。

  「雷根,沒關係的。」伊提薩對身後的紅色風衣男子說道,「未海,你們是來找米兒的吧,她剛好交代我出來找……你們,我想大夥兒應該知道今晚的活動?」

  「是呀,我們是來找米兒的。」站在一旁好一會兒都沒出聲的吟雅微笑,「伊提薩應該很忙吧?還麻煩你多跑這一趟。」

  「嗯,大致上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只是那女人到現在也都還沒出現罷了,已經兩天沒見到她的人了呀,「大家跟著雷根走吧,我另外再去找個人;雷根,他們就麻煩你了。」

  「是的,主人。」
  「等會兒見,伊提薩。」
  「掰囉。」希望今天是個很簡單又不會被整的活動……大夥兒的心裡都這麼想著;但就你來想,這件事有可能發生嗎?

  雷根向伊提薩行了個禮,便領著大家走進左手邊某個完全不起眼的傳送陣,消失在伊提薩眼前。

  「老天,米兒到底跑哪去啦……?」輕嘆一口氣,這兩天大夥兒都是靠米兒傳來的指令在做事,卻沒有任何人知道她在哪,就連龑都拿她沒輒。


**


  經過傳送陣後映入眼簾是長長的海岸線,夕陽已經從海平面上消失,雖然放眼看去是如夜一般的黑,可飯店這頭卻是太陽不曾從這離去般的燈光燦爛。

  大夥兒的左手邊搭起了一個大舞台,一般樂團基本配備的鼓、吉他、電子琴……一樣也沒少;右手邊是一張張長桌併在一塊兒,上頭擺著各種看似美味的飲食,有很簡單的三明治、蛋糕,當然也有麵食,甚至連不常見的奇怪食物都出現了,大致上看來是準備好要開始活動了,卻還是可以看見幾抹身影在舞台邊、桌邊忙碌著,除了那幾個忙碌身影之外,已經有不少人或坐或站的在舞台前就定位了。

  「大家可以四處走走、晃晃,米兒不知道哪時候才……」雷根向大夥兒解釋目前的情況,可話都還沒說完,便被舞台上一抹黑色的身影給打斷了。

  那抹黑色的身影十分無禮將自己的騎乘獸降落在舞台上,也不知從哪拿出一隻金色閃亮亮的麥克風,更是無禮的朝著麥克風大喊著:『各位可愛的小朋友們,咱們有趣的夜晚約會要開始啦!』

  「哈哈,她總是這樣高調。」未海不管大夥兒逕自飛快的往舞台前移動。
  「你們也去看看吧。」雷根對大家行個簡單的禮,轉身離去。

  被留下的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互看了幾眼,緩緩的向舞台走去,湊熱鬧也好!

  『如大家所知道的,這是我們叛逆公會在拿下蠻荒之城的慶功宴,雖然它現在叫逆流之城啦。而攻下這座城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唯一比較有趣的事就是創城名跟我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某大小姐一邊跳下自己的召喚獸,一邊用麥克風對著大夥兒碎碎念道,『──替咱們的城堡選幹部囉。』

  某大小姐話一說完,底下聽到這消息的公會成員們熱烈的討論起來。

  「原來是這樣呀!難怪今天把我們聚在這裡。」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霞黑身後拉著一台推車,上頭擺滿了瓶瓶罐罐,像是:『包你止任何痛的五步散』、『絕對不會胃痛藥水』……雖然這些瓶罐裡頭的顏色怪噁心的。

  眾人看了霞黑一眼,實際上很多人已經盯著他的推車看很久了……

  「那為什麼我們不是叛逆公會的人也要參加?」咩咩疑惑的問道。
  「從來沒有人強制你們要參加吧,只是聽說有得吃、有得玩才一群人跑來這裡。」米兒出現在舞台上沒幾秒就也出現的伊提薩說道,「不過,我倒是挺好奇要怎麼選這幹部。」

  『我好像聽到有人問怎麼選幹部是嗎?』舞台上的大小姐對大家露出一抹燦爛到詭異的笑容,『就是請大夥兒一個一個上台做才藝表演啦!我看得最開心的前幾名就隨機得到幹部資格一枚!』

  「……」幹,最好有這種選法啦。

  『不要在心裡偷偷幹我,先幹我的人就立刻當選!』那女人大言不慚的笑道。

  「……」不好意思,那我們就先走了。

  『敢落跑的人就可以試看看。』說完這句話,海邊瞬間有陣寒風吹過,『另外,如果有非公會成員的人上台表演的十分傑出,那就強迫入會當幹部!而演出的太爛者,一樣也是來當幹部磨練磨練你的表演細胞吧。』

  「……最好是這樣啦,人人當幹部喔?」在餐桌一角一口塞進一個蛋糕的某傢伙自以為小小聲的回話。

  『……小阿寬,你第一個上台,我聽見你對活動有熱烈的發言。』那女人很不客氣的直接將麥克風丟給自己的姪子,自己逕自走下舞台前的貴妃椅坐了下來。

  「……」我就知道。阿寬輕嘆了一口氣並把手中剛抓起的蛋糕塞進嘴裡,對著身邊的寵物蘿莉說道,「上台變魔術吧!巧思。」

  「變什麼魔術阿?主人?」巧思不解的皺眉。
  「不知道我們會什麼魔術的魔術……」阿寬一臉吃壞肚子的模樣走上了舞台。
  「不如,你們變個巧思把阿寬吃進去,小阿寬再一身沒傷的從她嘴巴走出來的魔術如何?」坐在貴妃椅上的我輕挑眉問道,我感覺這是個不錯的魔術耶!

  「……阿姨別鬧了。」我姪子站在台上為什麼一臉要哭的樣子阿?

  我覺得這是他的寵物一定很安全的呀,何況巧思這小鬼(人家已經是不知道幾歲的龍還被某女人叫小鬼?)還挺愛阿寬的,照常理推斷應該是不會被真正吃下去才是啦!只是我姪子似乎有點女人緣稍好,他可愛的巧思寶貝早就想要獨佔他很久了,所以我姪子到底會不會死這也挺難說的。

  另外,聽說活了幾千年的黑龍口水好像挺毒的,不知道是真還假?反正看我姪子被吃下去就能知道是真的還假的了呀!

  「我沒鬧喔,你就表演這個吧,我想大家應該都很想看才是。」我拿起椅子旁邊那張小桌子上為我特製的餅乾咬下一小口,「大家說是不是呀?」
  「是!」莫名的,小黑暗笑的異常燦爛,我想可能是跟飯店裡頭的死亡重生點要收費有關吧?
  「是挺值得研究寵物與主人之間情感是否有關生命維持之類的問題。」小伊提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看龍唾棄是不是能製成武器吧。」小柳丁一邊擦拭自己的武器,雖然頭也沒抬起來看阿寬一眼卻還是十分配合的說。
  「學長……」雪狐不知道為什麼露出一臉哀痛的樣子?

  大夥兒的表情每個都非常不同,阿葉山和我一樣有興趣、龑卻像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一邊配著餐點、一邊看好戲的也大有人在,小舞罪跟Maya就吃的挺開心。

  「唉……」小阿寬深深的嘆了口氣,轉身看了化為蘿莉樣的巧思一眼,「巧思,妳就變回原形吧,我們來變因應觀眾們要求的『進入龍肚』魔術。」
  「主人,你可能會出不來耶。」巧思一臉正經的說道,「算了,反正你被困在裡面餓死也可以重生就是了。」

  「……」

  其實舞台下這群人除了叛逆公會成員和吟雅外,有看過巧思真面目的人倒沒幾個,畢竟大多時候她都以可愛的蘿莉樣子出來招搖撞騙(?),所以當巧思要變回原形時,台下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期待的。

  巧思站在台上,身體散發出黑色的氣息包覆著自己,大夥兒看著眼前的小蘿莉身影漸漸消失,取代之是一隻龍的雛形越變越大、越變越大……不一會兒,那隻龍變成一座小山的大小,黑色的鱗片十分美麗,在燈火燦爛的照耀下它反射刺眼的光芒。

  不知道為什麼舞台剛剛好可以容納下小阿寬與巧思大小?

  「各位……我現在要進去了。」小阿寬的眼角似乎閃著淚光?「巧思把嘴巴張開吧!」

  巧思乖巧的將她那張『小嘴』張開,等待我姪子乖乖的進去送死,喔呵呵!這真是太好看了呀!我開心的看著小阿寬以時速『五公分』的速度慢慢的走進去,唉~呀!真是太慢了!

  『鐺!』一個奇怪的聲音從巧思的嘴巴冒出,伴隨這聲音出現的是一道小亮光,那道小亮光在進入巧思嘴巴後消失了。

  大夥兒似乎也有注意到那道光,熱烈的想知道剛才那道小亮光究竟是什麼東西,可又不知道是誰弄出來的、也不知道對小阿寬接下來的魔術會有什麼影響呢?可似乎都沒人知道呀?

  「阿、阿姨……是妳對吧?妳丟了什麼進去?」小阿寬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唉呀,幹嘛這樣大驚小怪呢?不過是手滑了,掉個小東西進去罷了。」我擺擺手狀似不重要的說道,「那是第一表現獎的獎品,你要乖乖找出來呀,因為這是幹部戒指,就是這次我活動要送出的獎品啦。好像跟城戰有關吧,如果你找不到或是被巧思消化了,你也差不多要被我的小可愛或其他小東西給消化喔!」

  ……

  「阿姨……」小阿寬一臉哀怨消失在巧思的大嘴裡。
  「不知道米兒到底跟阿寬有什麼仇?」
  「他們真的是姨姪嗎?」
  唉呀呀,講這樣~人家我可是很愛我姪子的呢!

  對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次的活動重點吧。
  這次的活動是我藉慶功宴之名、行訂定公會幹部之實,這次拿下城後要再建設的部份不多,蠻荒之城基本上已經很符合我心目中完整的城鎮樣子,除了我重新取名、訂城規外,就是它有個官方給予的新功能,它給每個城主七枚戒指,這些戒指在城戰中都有他們的功用,但到底是什麼實質上的功能這還不能確定,目前我手上也只有官方給我的一些初步概念。

  但我想公會變態那麼多,改個小戒指應該不是問題啦!不過,我還是依照官方給我的戒指特性下去選主人。戒指的特性是這樣的──

  『晴之戒』意義為,照亮天空的太陽,使命是在家族被襲擊遇到困境時,用自己的肉體打碎絕望,成為明亮的太陽。
  『雷之戒』意義為,隱含激烈一擊的閃電,將家族受到的危險一手承擔加以解決。
  『嵐之戒』意義為吹著強勁嵐風的暴風雨,家族中總是成為攻擊的核心、攻勢怒濤般宛如暴風雨。
  『雨之戒』意義為,洗淨一切、帶來滋潤的村雨;細數著戰鬥歷程,沖洗著流淌的血,那如鎮魂歌般的雨。
  『霧之戒』意義為,掌握不到實體的幻影;無中生有、有中生無,迷惑敵人,不斷製造虛假的幻影,讓敵人無法抓住家族的真面目。
  『雲之戒』意義為,不被任何東西所拘束、走自我道路的浮雲;永遠不受任何束縛,獨自守護家族的孤高浮雲。
  『大空之戒』擁有一切現象包容一切,像天空一般;能將晴、雷、嵐、雨、霧、雲,接納一切並加以包容,家族中最重要的核心。

  話說回來,我丟進巧思肚子裡那個是『雷之戒』。
  其他的戒指,等到活動結束後就會有結果啦!可惜,我沒打算要讓你們繼續看節目下去啦,哈哈哈哈!

**

  「昨天的活動挺好玩的,雖然後來的頒獎時間實在是大亂鬥兼大亂頒。」Maya坐在逆流之城城堡裡的餐廳,和大夥兒一起受邀與那女人吃晚餐。

  可是那女人卻不見身影,這倒是奇怪的一點。

  與一般公會城不同的是,逆流城的城主堡是真的只給城主住的,凡是要入城堡必須要有城主給的邀請函或是通行證,若是兩者之一都沒有是會被城堡守門人給攔下來並狠狠的踢出去!

  說實在話,要進這城堡不是普通的難。第一,城主讓不讓你進城都是要看她心情;再者,你要找到城主根本是難上加難!

  所以,現在手上有五年通行證的就只有副會長與其他幹部幾人了,當然,還是有些人是那大小姐心情好的時候丟出去的短期通行證,但通行證也不代表『停留證』,目前這個大到嚇死人的城堡在每日晚上十一點到早晨六點都只有她大小姐一個。

  話說回來,其他人住哪?

  其他公會成員都被強制要住在城堡外的第一住宅區,可以用一般市價一成的價格買到房子,但基本上很多成員都差一點因為買房子而破產(?)。至於想要在此置產的其他居民,買了房子的五年內都不得變賣,且不得申請其他城鎮的市民資格。

  雖然如此,這裡到現在還是一間空屋難求。

  像某個大奸商就趁一成價時一口氣買了好幾間起來變賣,不過城主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抽他70%的房屋轉賣手續費而已。

  阿,對啦,昨天晚上的活動還沒聊完呢!

  「我想霞黑想要戒指是因為要拿去變賣吧?」舞罪翻了翻白眼,想起昨晚她上台領獎時霞黑這個大叔樣的傢伙在台下哭的死去活來,嘴中不斷唸著什麼:『連阿葉山、鉚釘這種臨時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角色都可以拿到戒指,為啥我連一個都沒有阿阿阿阿阿阿,少賺……少為公會貢獻好多好多阿阿阿阿阿!』,她自己回想那情況還挺可笑。

  「我倒是挺意外那女人會給我戒指的。」阿葉山一臉睡眼惺忪的吃著晚餐,沒錯,是睡眼惺忪的吃『晚餐』,昨晚他拿到戒指不知道去哪瘋狂慶祝了吧?「雖然是我自己完成她交代的任務得到的報酬。」

  「你好多了,至少是知情的情況下。」羽風狠狠的咬了口中的牛排,「我打完林橫京德那個變態以後回來,她說我做好事要給我頒獎,莫名其妙就被一個戒指給套牢了(?)!」

  「幹。」坐在羽風對面靜靜吃著晚餐的鉚釘,突然大爆粗口。

  大夥兒想到鉚釘的遭遇,瞬間都覺得自己的情況跟他比起來實在好太多太多了!鉚釘真是標準的『躺著也中槍』,記得那時候全場只剩下他沒上台表演,而他死命的拒絕就惹惱了那個任性的女人,直接把『雲之戒』丟給他,不表演就是要來當幹部!

  「所以,鉚釘跟未海都是強制要入公會囉。」伊提薩很快的整理道,「鉚釘身上的是雲之戒、未海是晴之戒、舞罪的是雨之戒、阿葉山的是霧之戒、羽風是嵐之戒、阿寬的雷之戒,最後加上屬於會長的那個大空之戒,一共七枚,沒錯吧?」

  「是!是阿阿阿阿阿……為什麼不是我來賺……替公會多貢獻一點呀!」霞黑趴在餐桌上大哭特哭,似乎伊提薩又觸碰到他的傷心之處。

  「嗯,別哭啦,有問題找那女人負責阿!」Maya拍拍霞黑的肩膀,拿出一包面紙,「一張面紙五十元,要買嗎?」

  霞黑惡狠狠的瞪了Maya一眼,自己不知道從哪也拿出一包面紙用力的抽了幾張。

  「說到米兒姐,她跑哪去啦?」未海不解的問,「不是她找我們來吃晚餐的嗎?」

  大夥兒又是標準你看我、我看你,能閒聊打屁的都說完了、飯也都吃完了,就是不見邀請大家的主人翁阿?

  「不,是我找你們來的。」從頭到尾坐在主人座對面位子上,不發一語吃完整頓飯的龑輕聲道,「除了要把這裡的通行證給你們是原因之一,另一個,就是她又失蹤了,我找不到她,只是想問問你們有沒有人知道。」

  「又……?」神經病,這女人!根本把失蹤當成一種樂趣!

  龑看著一直沒說任何話的阿寬,他在猜,阿寬應該知道這問題的答案。只是阿寬依舊一句話也沒說,就只是吃著自己眼前的甜點,但他可能也忘了自己在心情不好時會大量的吃下甜食,就像,此刻。

  「阿寬。」龑沒多說什麼,就只是叫了阿寬一聲。

  沒想到本來一字一句都不說的阿寬瞬間大抓狂,「是怎樣?阿姨是我的誰呀?你們難道都沒想過她現在連我也封鎖嗎?阿?」

  ……

  「那瘋女人不知跑哪去撒野了,現在連家都不回來!根本就找不到她的人嘛!」阿寬生氣的將蛋糕丟到一旁,繼續說道,「王八蛋,她根本是個瘋子!神經病!魔王!!!!!!!!!!」

  「看來我姪子對我很有意見。」

  ……

  「……阿姨,我剛剛不是說妳,我是說……」小阿寬完全不敢看向餐桌的主位,甚至微微的發起抖來。

  「算了,你也辛苦了。」我輕輕嘆了一口氣,完全不會有人發現的嘆息,我隨意拉著張椅子坐了下來,看著其他的夥伴們,撐起一抹微笑道:「夥伴們,未來,請繼續指教……」

  「米兒妳……」其他人似乎想要多問些什麼,但我聽不清楚了。
  只是輕輕的閉上眼、輕輕的說道……

                    「有點……累了呀……」

**


  終於……我暫時完成了這『整部』本來只打算寫『一萬個字』的短篇。(被揍)
  『夏之旅途』這系列本是打著要把所有只要寫報名表的人就會被寫進去的想法!可我後來發現,要是把剩下的角色們再寫出來,劇情故事好歹要再拖個兩章,我根本不想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阿阿阿!

  好吧,本來是有打算,可惜最近電腦大爆炸……所以就取消了。
  連我今天趕稿的電腦都是室友的筆電,只是她回家玩耍去了。

  為了趕稿我只好挪開星期五下午、晚上的行程,非常瘋狂的寫寫寫寫……連晚餐都沒吃,才讓我生出這一篇也爆平常篇幅的完結篇章節。

  基本上,我把整個大綱線該帶出來的重點都鋪出來了,至於怎麼造化……
  就看可憐的阿寬吧,網遊這部小說就他媽的不要再給我拖下去了!(怒)
  我下次要再發網遊的話,基本上是屬於補充劇情細節性質的了。
  這種小故事線,就放過我吧~~~~~~~
  寫到這邊,還是有大約十來個朋友沒有出場過,對此感到有小小的抱歉。

  我盡力了,寫到最後雖然是被文字拖著寫,我還是非常開心的想要快點完成它。:)
  也因為出了一點小意外,所以這篇本來是九月底要發的文又被我狠狠拖過快一個月。
  如果有不小心記得這件事的朋友,就讓米兒說聲抱歉。(鞠躬)
  未來,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寫像這麼多字的夢之軌跡系列。
  但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
  希望哪天,可以把我該寫的、不該寫的都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也謝謝你們,總是這樣陪伴我、支持我。
  你們可愛的留言聲音我都會聽見的。

  只是有時比較晚回、或是不知該回些什麼,但一切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喔!
  再一次,謝謝你們。:)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1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Just for fun!

留言共 13 篇留言

誕生於幻想中的惡魔
結束的有點突然。
你似乎還記得我討厭當幹部的樣子。(懶)

整體來說,網遊太散又拖戲,沒有把當初的熱度把持住。
不過也沒辦法,畢竟這類群體創作在沒有計畫的情況下,很容易就會這樣。

10-17 06:59

米兒軒絲
結束的有點突然算是應該的。
這整部夏之旅途其實就是為了頒戒指給的鋪成罷了。(被拖走)

算是誤打誤撞,只是找不到適合你的戒指而已。(誤)

怎麼會呢~
人家當然會記得嘛,才不會忘記你呢!(羞)10-17 07:09
誕生於幻想中的惡魔
咚。

10-17 06:59

未來的海賊王
唉呀呀我還是被寫成熱血笨蛋了XD
沒記錯的話這系列真久…(比你什麼都沒寫好多了吧)
恭喜完結囉~

其實我蠻好奇米兒會寫我表演什麼…肚皮舞嗎?

10-17 09:46

米兒軒絲
我大概會寫你試圖表演剖西瓜,結果變成剖阿寬的腦袋吧?(燦笑)10-17 16:45
呆呆熊
米兒好棒~!! 話說~我也想玩阿寬 XD~

10-17 15:54

呆呆熊
補推 一 一||,話說~很好奇『舞罪』為什麼會有戒子!! 因為...她似乎~不常出現 =3=

10-17 15:56

米兒軒絲
戒指是靠各個特性分給適合的大家。
並不是看常不常出現呀,適合才是重點。

另外,你的補推還是沒有推。(大笑)10-17 19:25
Maya
我來赴約了!(揮手)
每次登入都是為了你耶!
好害羞~XDD(捧頰)

阿MAN要表演吞劍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

10-17 16:39

米兒軒絲
哈哈哈哈,吞劍好酷!
但我猜她應該會被劍剖成一半,並不是把劍吞下去。(被拖走)10-17 19:27
舞罪
我消失很久了耶
這樣豈不是永遠逃離不了魔王的手掌心了?!

10-17 16:44

米兒軒絲
妳早就逃不走了,妳以為逃掉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10-17 19:27
木人28
如果要我表現,我會表現「如何逃出魔王的五指山」。(逃)

10-17 21:52

米兒軒絲
你覺得有可能嗎?(大笑)10-23 14:44
SD‧逍遙過客
逃出五指山? 這種明知故問的答案我想就請會長證實吧?(?)

10-17 23:10

米兒軒絲
米兒:哇哈哈哈哈!
   其實人家是乖小孩吶,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可怕。(羞)10-23 14:45
HYC
總覺得阿寬的表演是某人事先計畫好的...

10-18 11:39

米兒軒絲
誰?
到底是誰心機那麼重!(拍肩)10-23 14:46
蒼月
米兒:妳們通通跑不出我的五指山的(女王般的笑聲)
尤其是對我非常有意見的姪子(?)

10-18 11:55

米兒軒絲
他真的該死。
沒玩死他是真的有點可惜。(嘆)


(?)10-23 14:48
翔〞
我們都活在被壓在五指山底的世界啊!!
而全世界的唐僧都已經被魔王先解決了(?)

看了夏之旅途好久,終於到一個段落了XD
總覺得我好久沒發文寫東西,
可是手上卻又只有暑假寫的、不完全滿意的長篇。
好希望哪天能找時間再寫寫故事啊……

10-18 15:23

米兒軒絲
你是唷!(指)

哪時候多花點時間寫文給我看看吶?
每次都只能看阿寬的偷懶文章,實在是讓我感到無聊。10-23 14:50
冷月_呆冰
小冰還沒出場過
哈哈
不過這篇也等好久 =))

我想要雲之戒
好自在

10-22 00:04

米兒軒絲
喔哦!
小冰冰跟HYC是我沒寫到的遺憾。10-23 14: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evit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巴友欣賞。... 後一篇:小屋活動。79612 H...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imurajin大家
零 沒有紛爭的世界 已更新至022 歡迎來看哦!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1947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