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九章、誰從天際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3-02 11:41:34│贊助:220│人氣:409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沒錯,見你。王召集戰龍回來,是因為。」穿蛻衣的龍深深看了法貝路希一眼,「我大概明白為什麼了。」                                      

  蛻衣龍的姿態放鬆,有獨自在外闖蕩許久的氣場,眼中蘊含精明的光,與大多數在龍之地閒散過生活的龍不一樣。沒錯,就像城市菁英與鄉下土包的差別。

  蛻衣龍直視法貝路希問道:「蒙洛門,是什麼讓你改變主意?」

  阿古塔斯插進來,將蛻衣龍與法貝路希隔開,嬌小的體型使得他看起來像被兩龍夾在中間欺負。

  「停,你也不想我亂喊名字吧?他現在是法貝路希,別惡意曲解他身為誰。」

  蛻衣龍看向護衛,意味不明地稱讚道:「阿古塔斯,還是一樣忠誠,聽說王讓你看守他?我已經有點搞不清楚,你在王的心目中到底重要還是不重要了。」

  「退下,否則我就請領主過來了。」

  「如果你說的是加爾迪恩,我可以用一場領地爭奪決鬥解決他,然後情況還是會跟現在一樣,所以,你退下,讓我完成任務——見蒙洛門。」

  法貝路希深吸一口氣,坦然地說道:「我是法貝路希.陶曼.弗林特。現在不是蒙洛門,以後也不會是。我不知道他以前做了什麼,也沒辦法替他道歉,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但不會是做那些……壞事。」

  蛻衣龍吐著冰冷的話,聲調卻輕柔得不行,「嗯,聽說你現在在學飛?不但換了新名字,連當龍都重頭開始?」他嗤道:「多餘的演技。」





  蛻衣龍繼續質詢道:「撇開墮化的影響好了,你對龍之地那麼深的恨意會因為改了個名字就消失嗎?不如你先回答我:到底是什麼讓你改變主意?我就會考慮稱呼你的新名。」

  法貝路希誠實說道:「我從來沒恨過龍之地。」除了這裡沒有廁所這點。「事實上,我十分鐘前才知道我是蒙洛門……」

  「蒙洛門,繼續裝下去對你有什麼好處?」

  阿古塔斯插話道:「你可以見他,但不是用這種方式找麻煩。」

  「少來了,阿古塔斯,你肯定是最討厭蒙洛門的龍之一,如果給你機會,我打賭你會踩在他的喉嚨上,用後爪把他開膛破肚。」

  法貝路希往護衛偷瞄。第一次見面時,阿古塔斯做的舉動確實與蛻衣龍說的差不多……

  可是這是兩碼事吧!

  法貝路希甩開思緒,說道:「我開始搞不清楚了,你來見我是為了引起紛爭嗎?我已經原諒阿古塔斯……雖然嘴上沒說……我們不見得是朋友,但關係並沒有你說的那麼糟。」

  「紛爭?當然不。我來見你,是為了龍之地。」蛻衣龍說。

  這時,阿古塔斯忽然吐出一句龍語。

  由於法貝路希聽不懂龍語,所以只要他在場,阿古塔斯一定會用通用語,甚至要求其他龍也使用。但是現在,他當著法貝路希的面向蛻衣龍用了龍語。

  蛻衣龍怔了一下。

  阿古塔斯發出短促的低鳴,蛻衣龍回以一個含喉音的噴氣。阿古塔斯再低鳴了一次,蛻衣龍這次卻眨了一下眼睛。

  獲得某種訊息,阿古塔斯突然間大怒,朝對方撲過去。

  「喂!」法貝路希嚇了一跳,怎麼就動粗了。

  蛻衣龍搶先一擺腦袋,側角輕易撞開體型小的阿古塔斯,某個熟悉的畫面又出現了——阿古塔斯被龍踩在前爪下,不過這次勝利者不是巴菲烈。







  阿古塔斯被踩著頸部,無法轉頭,也站不起來,發出痛苦的喘息。

  「你放開他喔!」法貝路希回憶了一些動物行為,故意往前站,用自己的陰影遮蔽蛻衣龍,想以展現自己體型的方式威脅對方放開阿古塔斯。

  蛻衣龍鄭重地盯著他,沒有後退,反而加重了爪下的力道。

  阿古塔斯發出尖銳的輕咽聲。

  法貝路希咬牙,抬爪就想把對方推開。

  蛻衣龍突然說道:「坦圖卡告訴我,你其實非常溫柔。」

  法貝路希剛舉起的前爪停住。

  空氣中剩下阿古塔斯的喘氣聲,蛻衣龍心不在焉地往身後看去,他的尾巴和半截小腿由於空間不夠的關係,懸在崖外。

  蛻衣龍把目光轉回來。

  「當然啦,溫柔的龍為什麼不能生氣呢?反正我也不打算真的傷害阿古塔斯,從這裡掉下去更不會有事……」蛻衣龍故作一個誇張的訝異表情。

  「奇怪,為什麼你還打算繼續裝下去?動手呀?」

  無法形容的怒火把法貝路希氣得渾身冰冷。

  蛻衣龍此時展現笑意。

  「多麼熟悉的神情,蒙洛門,阿古塔斯說你忘了一切,我想他在天空之環圖書館的那些年腦子都被書吃了——你已經沒有靈魂,你不會忘卻,只會記得更深——用身體,而不是記憶。」

  蛻衣龍問話的模樣讓法貝路希想起了那些作為警察的刑騎士。「如果你無法說服我:你為何改變主意、拋棄恨意……我們這次回來該幹什麼,就會幹什麼。」

  「可是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法貝路希堅持這個說法,即使他覺得自己怎麼解釋也沒用……誰會相信自己呢?

  蛻衣龍果然冷淡地說道:「『忘了一切』不能作為澄清。」

  法貝路希也覺得對方說得沒錯。但除了推給失憶,他還能怎麼辦?

  法貝路希確實不曾參與蒙洛門的過去。

  他開始為以前的黑龍感到不平。只是離群而已,龍群卻討厭蒙洛門到這個地步,這讓他想起了他以前討厭建立人際關係的理由之一:同溫層小圈圈。

  如果有誰決定和其他人不一樣,或沒有辦法合群,他們就會像剛成年的公獅一樣被獅群逐出或排擠。

  法貝路希決定放棄解釋,並告訴對方自己的真正計劃,也許他們會看在自己不會久留的份上,不再計較什麼蒙洛門?

  「我目前的打算只有學飛,等我會飛了我就回家。至於我為什麼回來龍之地,當時是因為坦圖卡……」法貝路希突然止聲。

  ——原本的黑龍是蒙洛門,他是離群的龍,被大多數龍懼怕,而大多數暮光之約都是戰士,這些龍被龍王為了黑龍召集回來,目的一定不是讓他們開閒聊會。

  坦圖卡同時把他們找回了龍之地……

  蛻衣龍友善地補全道:「哦對,順便說一下,我們回來是因為王的召集……為了消滅蒙洛門的召集。」

  這句話像一頭冷水潑在法貝路希的感受上。

  「好喔,連我都聽到要生氣了。」阿克亞飛龍瑟菲勒也爬上大石頭,現在這裡已經擠了四位龍,瑟菲勒幾乎坐在崖外。

  他開始對蛻衣龍倒豆子道:「我今天也是來見他一面的,我雖然也說很多不好聽的話,可是來這裡傷害他不是我的目的,你要是覺得蒙洛門……或法貝路希的人品不好,你應該先跟我一樣花時間,而不是專門罵他或惹他生氣。」

  「阿克亞在這裡幹什麼?你如果無聊了,去其他地方玩。」

  阿古塔斯努力發出聲音說道:「瑟菲勒,別和曲解事情的龍說話……」

  蛻衣龍反問道:「阿古塔斯,你怎麼不知道曲解事情的其實是你呢?你以為蒙洛門真的會需要你?你太重視坦圖卡了……重視到跟他一樣看不清楚狀況。」

  這傢伙竟然連坦圖卡的壞話也說!

  「我生氣了!」法貝路希突然吼,站起,轉身,飛奔離去。

  雖然嚷著自己生氣了,但看起來是想去找個地方冷靜冷靜。

  群龍看著他的背影跑遠,蛻衣龍收回目光,放開阿古塔斯,轉而說起另一件事道:「你確實太重視王,否則你現在就該待在娜羅身邊,而不是這個邪龍。」

  阿古塔斯甩甩身體,平靜端坐。

  「在你眼中看來,一切是這樣嗎?」

  蛻衣龍深深嘆氣,卸下了精明,語氣是真的柔和起來了。「阿古塔斯,等你日後發現未來某個結果會是你今天的舉動造成的,希望你不會因此後悔。」

  他們沒有注意到氣沖沖離去的黑龍並不是逃離,而是爬上哀號迷宮延伸到加爾迪恩領地的一道陡峭山壁。

  在阿古塔斯與蛻衣龍的對話中,瑟菲勒首先發現山壁上的黑龍。

  「噢我的密碼,他要幹什麼?」










  坦圖卡總認為,蒙洛門是個麻煩的弟弟。



  蒙洛門像個獨樹一格的特殊孩子,總是吸引所有龍的目光。這個特點在長時間發酵以後,從優點變成缺點。蒙洛門太特別了,特別到所有龍、包括坦圖卡和蒙洛門自己無所適從。

  坦圖卡發覺蒙洛門厭恨所有事物。

  這位龍將所有負面聚集在心中,那片情緒滾著無盡的骯髒雪球,連亥爾拓普和坦圖卡都快包容不住。

  蒙洛門究竟為何如此……自找麻煩?坦圖卡不懂。

  自從坦圖卡成了龍王,這個情況就逐漸加劇。蒙洛門除了反抗坦圖卡,也反抗其它龍,以及整個龍之地,卻沒有龍知道他在反抗什麼。

  坦圖卡有時候很氣餒,因為自己是龍王,如果連他都無法瞭解一位龍(而且還是自己親近的龍)至少在被什麼事困擾,他顯然不稱職,對不起自己在兄弟龍窩旁的誓言、也對不起自己所飛進的那片燦爛暮光。

  可是他卻做不到拯救蒙洛門,哪怕只是讓這位龍的心情好一點。

  蒙洛門到底想要什麼?到底在反抗什麼?坦圖卡問不出來、找不出來、在與蒙洛門種種的紛爭中也推測不出來,也沒有龍想得出來……

  到底是自己錯了,還是蒙洛門錯了,還是某件事從某個時候錯了……

  後來坦圖卡逐漸感受到,蒙洛門並不是缺了什麼或多了什麼。自己的同窩龍蛋,純粹只是無盡地在厭恨,彷彿上癮的毒品,離不開,也走不到盡頭。

  說不定連蒙洛門自己也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也說不定……是龍的時間太長了,直到後來蒙洛門也早就忘了,只剩下唯一的情緒習慣。

  蒙洛門找不到喜愛或使他寧靜之物,時間的流動與季節的細節在他看來無聊又灰白,龍生毫無希望與夢想。

  坦圖卡甚至發現不了在自己的注視中,蒙洛門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自我毀滅。

  蒙洛門的墮化彷彿在群龍意料之中,又有點意料之外。

  他們仍舊不知道蒙洛門把事情搞成這樣的原因,他的表達越來越凌亂無章、毫無道理,連坦圖卡也不確定自己所接收到的意思,究竟是不是蒙洛門釋出的真正訊號……

  蒙洛門也許有想解釋、或求救,也或許只是一如往常地在搞砸。

  但那都不重要了,因為蒙洛門更瘋了,血紅的眼珠還有狂妄的言語彷彿使他獲得某種解脫,也將他拖向另一種深淵。

  坦圖卡筋疲力盡,但他沒有放棄。

  可是在所有龍都以為蒙洛門至少可以靠墮化狀態獲得某種安息或療養時、不可能更瘋更糟時……蒙洛門還是做到了。


  蒙洛門成為黑龍,再也不見昔日的一絲熟悉。


  那個魔法造成的葬禮留下的只是沒有靈魂的身軀。坦圖卡很茫然。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蒙洛門最後以這種極端的方式站到龍王的對立面去?

  即使曾經是身體的一部分,蒙洛門已經成為惡性腫瘤,龍之地不能留他,兄長坦圖卡也不能容他。

  當蒙洛門與龍之地同時在天秤的兩端,坦圖卡在「兄長」和「龍王」中,選擇了成為「龍王坦圖卡」,帶領群龍吼嘯,以行動與意志聲明,驅逐蒙洛門。

  他本以為那會是場長期大戰,認為蒙洛門不可能乖乖掉頭接受放逐,因此一面召集暮光之約的戰龍……但在驅逐行動中,黑龍竟然真的離開,前去荒地。

  坦圖卡在那段突如其來的和平之中卻真正慌亂了。

  自己竟然要讓兄弟死在自己呼喚的龍群手上。

  等他回過神來,他獨自到達荒地,獨自手刃了兄弟……

  如同蒙洛門沒來由的厭恨,坦圖卡也沒來由地——


  ——後悔了。












  暮光之約旅隊所包圍的領地中,有一角哀號謎宮的風蝕岩峽谷。

  山壁頂端,黑龍站在崖邊,低頭彷彿在膽怯,或是直視底下的龍群。

  坦圖卡看見法貝路希在還不能克服的高度上展翅,下躍……

  那瞬間,無論是誰都知道這個起飛註定要失敗。

  山壁上的氣流方向不對,黑龍跳了個空。



  「法貝路希!」











  法貝路希氣昏頭了。

  蛻衣龍說的話太可惡,自己卻無法反駁。他不是蒙洛門,但無論說多少次自己是法貝路希,在蛻衣龍的眼裡看來都是「蒙洛門的逃避」。

  怒氣往常容易使黑龍的關節發癢,但今天特別明顯,好像有什麼要破體而出,法貝路希將它當作是種衝動順從了。

  轉身就走不是為了找個地方冷靜或避免忍不住給蛻衣龍一巴掌……其實連他都不懂自己為什麼要站到難度這麼高的崖上。

  法貝路希畏懼地想挪動腳步後退,但他發現自己無路可退。

  退去哪裡呢?

  不管是蛋龍冒險團還是北方,自己無論如何都回不了家。

  住在灰白山丘的法貝路希,是有著發白的金髮和淡青色眼睛的青年,不是黑毛紅眼的巨龍。而住在安茲塔部落的黑龍來自遙遠的北方,落進一具龍屍中,但他的家不在荒野中。

  法貝路希雖然在日子中能體會荒野的樂趣,卻害怕某一天醒來,發現激起他繼續生活下去的熱情徹底膩味,支撐他到現在的情緒消失殆盡。

  那會是個可怕到不行的時刻。

  他回不了家,擺脫不了黑龍,而且沒人會幫他。

  他會困死在這個清醒到不行的噩夢裡,永遠找不到出路。

  法貝路希很害怕自己會絕望。

  他可以對坦圖卡說出這些,卻無法解釋為什麼。告訴龍王自己的真實身分或許是個好辦法,因為坦圖卡很關心自己——但要是坦圖卡關心的只有「龍」呢?

  他把自己帶回來,究竟是把自己看成法貝路希還是蒙洛門?

  一個失去記憶的蒙洛門?一個陌生的流浪龍?還是……

  如果飛行能結束一切,能使他有回家的渺茫機會,為龍之地與蒙洛門的結局畫下句點……或許這個想法隱藏在潛意識中,才會使他就這麼跳下山壁,想要如暮光之約們飛越大海。

  躍出的瞬間,法貝路希什麼也沒有想,甚至沒有害怕,直到墜落像一盆冷水灌過腦袋。

  與迅猛龍一起摔入裂谷時的失重感又出現了。

  法貝路希胡亂拍著翅膀,卻想不出「飛」的拼音。天空在旋轉、懸崖也在旋轉,法貝路希去抓懸崖,結果滾得更快。

  明明有那麼多聲音,他卻什麼也聽不見。



  如果他死了,就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身體中嗎?



  如果他死了,就可以從這場夢中醒來嗎?



  如果他死了……就可以,回家了嗎?



  視野中忽然出現金光。

  金龍的雙翼遮天蔽日,化作一顆轟然墜落的朝陽,龍毛光輝在早晨的日光中被照成淺金色,在空中畫出彗星尾巴的殘影。

  法貝路希還沒落地,一陣衝擊熄滅了他視野中的所有光芒。

  黑龍撞上凸出的峭壁,坦圖卡捨棄自己的安全加快俯衝,等他抱住黑龍,地面也不遠了,他試圖拍翅,但懸崖太低、風切太猛,他和黑龍一同撞上地面。

  群龍想上前救援,變故卻驅使他們停在兩龍所躺的地方之外。阿古塔斯原本已經起飛要落到龍王身邊,卻強迫自己重新拉升高度。

  法貝路希先是看見金光,再來視野所及一片黑暗,在感覺過了彷彿永恆的時間後,遮掩眼前的虛空布幕忽然離開,黑暗隨之退去。

  等他醒神,他已盯著眼前的景象看了一陣子。

  坦圖卡一動不動地躺在不遠處,金翅膀鋪在地面上,掀起的塵煙壟罩他,像一陣吞人的大霧,四周有飛濺的血滴。上方有風聲,是盤旋的瑟菲勒和阿古塔斯。

  暮光之約們的低聲咆嘯環繞在四周,好像天際遠處醞釀的雷聲。

  沒有龍往龍王靠近,他們朝龍王的方向警戒。在那塊地面的塵煙中,有陰影鼓起。那個生物在地面匍匐,不時抽動,像披著黑色斗篷的鬼魂。

  塵煙逐漸稀薄。

  黑色鬼魂癱軟在濺滿它自身血跡的地面上,摔爛的部位變形成肉藤,緩慢撫摸著地面上的血跡,蠕動、糾結、彷彿剛甦醒的幼蛇。

  那是一隻龍翅膀。

  斷裂的,龍翅膀……

  背後有重量失衡的感覺,法貝路希轉動頭,眼角餘光看向肩後——

  有一小團血球停在斷口處扭動,不滴也不流,掙扎著要縮回去。

  那是什麼?這又是什麼?

  為什麼自己折斷的翅膀還在動?

  而背上傷口流的血想鑽回體內?

  法貝路希在劇痛中挪動身體——也許是因為習慣了,疼痛緩緩減輕——他終於能支起上半身(血肉同時發出絞緊聲),包圍的龍群紛紛後退,一聲喉音都不發出了。

  法貝路希爬動兩步想站起來,後腿瞬間恢復知覺(再度有絞緊聲),疼痛同時退去,也許是被恐懼給麻痺。

  背後重量不均,導致他踉蹌一步,那方向的暮光之約們跟著往外退一步。

  「坦圖卡……」法貝路希顫抖著呼喊道。

  龍王沒反應,倒是附近的斷翅用關節將自己支撐起來,肉藤在空氣中飄移,彷彿正尋找聲音來源。突然間,翅膀上爆開三個血洞。

  三隻澄黃的眼珠子骨溜眨動,是法貝路希曾在迅猛龍身上看過的眼睛。

  他感到一陣噁心,忽然明白了,當時在裂谷失蹤的迅猛龍都去哪裡了……

  曾經身為溫馨帳篷的龍翅膀像頭新生的怪物,冰冷的視線在龍群中梭巡,暮光之約們咬緊牙關,伏低身體作戒備姿態。

  這樣的戒備姿態法貝路希看過不少次,例如初次見到龍王護衛們、初次見到龍群。龍如果不對自己撕牙裂嘴,就是轉身逃離。

  龍群厭惡蒙洛門並非只是單純的排擠,更不是因為無聊的小圈圈文化……

  ——沒有比這個更可怕的真相了。

  翅膀上的三隻眼珠打量周圍,定格在龍王身上。

  法貝路希一察覺,瞬間渾身毛骨悚然,想也不想地拿出身上唯一的東西砸過去,空中的塵煙突然間一分而開,被砸出的石骰也一分兩半。

  高速變形的肉籐從殘影回到實體。

  它太快了,快到可以切開岩石。

  法貝路希嚇傻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蜥蜴尾巴和章魚腕足斷開後同樣還能動,但是……可以自行變形還帶有攻擊能力?難道這是曉徽教廷鎮邪手們的某種獵物?某種寄生生物?

  因塔萬胸袋中的巨精靈正在畫法術公式,場面上除了法術公式光,還有被低吟的魔法咒語,龍的爪套閃著寒芒。

  沒有龍敢貿然移動,以免刺激到龍王身邊的怪物。

  蛻衣龍還在那座大石上,臉上也有驚懼,卻彷彿不怎麼意外。

  法貝路希對他問道:「這就是你要看的東西嗎?」

  「……。」

  「阿古塔斯,你也知道嗎?」

  他們都沒回答。

  法貝路希看向龍群,陷入迷茫,開始期待這真的是個噩夢,自己很快就會一個機靈,在溫暖的床鋪上醒過來,然後下床去燒水泡一大杯的奶油茶,書架上有木香味,生物圖鑑併排得滿滿的……

  海嘯喝醒法貝路希道:「你得讓那個東西離開王!」

  法貝路希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控制這東西,龍翼一離開他彷彿就成了獨立生物。

  龍翼怪物爬向昏迷的龍王,它既然能切開石骰,龍肯定也不在話下。龍群依然不敢發出聲音,他們不想退,卻也不敢前進。

  法貝路希邁出微微發痛的步伐,發出顫抖的啜泣聲,突然覺得好孤單。

  落進死去黑龍眼中的感覺又出現了。

  孤冷、死寂……


  黑暗。


  他忽然知道該做什麼,有個直覺湧上來,彷彿以前獲得過類似的經驗。

  黑龍從垂首緩緩抬起頭,熱氣噴出口鼻,眼神茫然。

  法貝路希再度看見跳上床鋪的金髮小孩,雙手呈貓拳般的爪狀,咧著靦腆的笑容往自己撲來。有股空洞的風吹過喉嚨、巨石陣牛群奔過胸膛。

  對方張開雙手、自己張開單翅,然後他們一起發出了聲音。










  吼——




  某處的迷霧訪客——人們傳說的荒野賢者——忽然心驚。

  突來的直覺使他得到一個訊息。


  「他開始抓住龍了!」














  「怎麼了?法恩泰西?」身為兄長的老人問。

  法恩泰西搖頭,從思緒中出來,回答道:「沒事,我只是有點事要進城。」

  他的手裡有一封新寄達的部落信件。這是來自傳奇大陸的第二封信,跟第一封信不同的是:這封寫的是通用語。

  這下終於看得懂了。




  親愛的法恩泰西:


  不知道你有沒有收到我的第一封信?

  我迫不及待想告訴你,這封信是我以鯨魚肉支付的郵資,郵差是一位溫特加龍,但我的龍語很糟糕,氣得他啄了我一頓,幸好他最後原諒我了。這封信由他代寫。

  我現在落腳於龍之地,就在傳奇大部北部。龍王坦圖卡接納我為龍群中的一員。你可能不相信,我現在是一位黑色暮光龍,有一雙紅色的眼睛,正在艱難地學習飛行。

  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有一次你爬到樹上,我卻膽小地站在樹下嗎?你敢從樹梢上跳進雪堆。我想飛行也一樣需要那種勇氣,雖然我還沒有成功過,總是摔得慘兮兮……

  我好像太自在了,這種大膽也許還能維繫我的日子一段時間,直到我想回家的念頭再也壓不住它。很奇妙,我竟然在這裡冒險了三個月,從二月底開始!

  我真心期望你有收到我的信件。

  如果可以的話請進城看看我,我睡了個覺,忽然就不在自己的身體裡了。

  對了,快祝我二十四歲生日快樂。想念你的鹹派。


  你的哥哥 法貝路希.弗林特




  法恩泰西開始翻找上次收到的部落語信件。

  在搖椅上看報紙的老人又問道:「你要進城?怎麼了?」

  「忽然有些東西想翻譯。」法恩泰西從廢紙簍中找出上次的信件,來自他為法貝路希做鹹派的那一天所收到的,幸好還沒有丟掉。

  他捧著信件若有所思。

  舒服躺在搖椅上的老人抿一口熱茶,輕快地說道:「路上小心,泰西。」

  「哥哥,我能問你一些事嗎?」法恩泰西忽然說。

  「當然可以呀!」法貝路希回答。

  「你曾經向我說過你會在夢中思考或清醒對吧?你現在還有再那麼做過嗎?」

  法貝路希放下茶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要幹什麼了——述述而談,因為法貝路希實在是看過太多書了——年輕時。他年紀大了以後沒有那麼投入。

  「我說過嗎?我從很年輕的時候開始就不曾作過夢了。說到這個,無夢的睡眠品質最好,雖然人是一定會作夢的,無夢之眠並不代表無夢,只是醒來不記得罷了。泰西,難道你最近睡不好嗎?」

  法恩泰西直起依舊挺拔的背脊,還特地把肥肚子吸進去。

  「怎麼會呢?我還很健康!好了,我要去牽鹿了。」

  「再見,泰西。不要忘了發新劇的傳單!」

  「好啦、好啦!」

  法恩泰西出門前,看了一眼裱在牆上的圖畫。一張孩童以粉彩與想像畫出的月亮中,男孩與黑龍張著大嘴,往裡面塞各種蔬菜。

  老人打自心底露出笑容,關上門。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再次拍桌拍起來——


有看過氣到吃手手還沒看過氣到跳崖崖
這也算開創新潮了ㄅ

總之我昨晚買了麥當勞了炸雞分享盒打算抱著啃兩天
然後我後悔我沒買飲料了,我覺得我一定是因為水灌太多才飽那麼快
還不如塞塞玉米濃湯,等我又餓的時候炸雞都冷惹己哭修

4我DER錯覺還是隨著劇情前進我能寫的後記越來越少@_@
我需要恐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12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插畫||原創|恐龍|為龍DreamsComesDragon|芽豆靈|西幻小說

留言共 9 篇留言

SharkTaur
要死了 再一章就好_:(´□`」 ∠):_

03-02 16: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撐住啊_:(´□`」 ∠):_03-02 16:16
木森林
看完了!期待下一章[e12]

03-02 16:4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下一章的圖正在畫~:D03-02 16:44
亞空
喔 天哪
為龍更新了_( :3」∠)_

加爾迪恩:我只是出去飛了一圈怎麼有一群龍來找我要領地啊(X)

嗯嗯 這蛻衣龍是律師W
人家覺得本集最大的BOSS出現了(X)
律師最難搞了?

拍拍坦圖卡
有情感的生物都總是要失去後才知道痛

嗯 然後、法貝路希不想獨樹一格
但現實逼他被注目

有甚麼要破體而出(物理)

律師龍說對一件事
儘管靈魂是法貝路希
但身體依舊是大黑啊(天生的蠢改不了(X)

等等 大黑啊啊啊啊啊
這不是那種你死了就能解決的事啊啊啊

再等等啊 怎麼突然就進入BOSS戰啦!
然後就斷在這啦啊啊啊

人家真的該等下章出來再一起看_(┐「ε:)_

不知道體內那東西只是大黑還不會控制
還是自律型
後者就麻煩了啊

伴隨著吼聲,本次星座紀元最大的事件要開始了
阿古斯塔:誰餵大黑吃蔬菜的啊!

看來法貝路希是總有一天會回去的
或說結束夢境

所以弟弟君會就這樣放著大黑不管
還是會因為這兩封信而有人去找大黑?

03-02 17:2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其實本來可以在連假前更的可是我人不在_( :3」∠)_

你把圖放大看了484
居然被你發現他是律師惹
逆害

才這個程度你們就都以為要BOSS戰.........
那後面怎辦啊?!(好像不小心透漏了什麼#

下一章應該不遠
我都是文全部寫完要貼之前才畫圖的wwww

法貝路希的目標是回家,不過他還有一些事情沒搞清楚
弟弟君XDDDD 這稱呼XDDDD
信件的事情會在第三集進行
第二集目前就是圍繞在蒙洛門上

今天腦袋有點空白於是就回到這邊吧:D
房間30度熱到挫賽.......03-02 17:52
嵐楓
竟然斷在這!超期待下章的啦
看來有機會可以弄懂那能力了

法貝路西你生氣不撲上去打他,也別跳崖呀害的王要救你又被你吞噬掉?
不然……去…吞噬銳衣龍 (喂

03-02 17:3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是的斷在要命的地方(?
沒錯故事開啟新劇情啦!!!!
記得保持訂閱以及斷更的好心情:D(幹03-02 17:46
亞空
忘了一個小地方
那位巨精靈是不是姓雷OXO

03-02 17:4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上一章後記沒看吼
凡杜斯是雷洛斯的爹03-02 17:43
讓我看看
再、再一.....咦怎麼沒有下一章了_(´ཀ`」 ∠)__

03-02 18: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留言區今天一片血海呢...
找不到下一章所吐的血...03-02 18:05
亞空
意思是下章越晚放會有越多圖囉(X)
一天一張(X)

03-02 18:1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圖片通常是看哪一段值得畫
而且畫起來不需要太搞剛
又或者是覺得紀念性比較重的
就會畫XD~

不過這次圖是真的比較少><
03-02 18:27
你先示範看看
RRR 才這點程度 不夠我們啃RRRR
((砸碗

快! 我已經準備好帳篷跟泡麵在外面等著下一章了![e28]

03-02 20:0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碗是無辜的你衝我來就好(X

今天的留言區一陣暴動欸...
反正上週完全沒更,這次連假結束前我再貼一篇好囉XD03-02 20:14
SharkTaur
突然想起 法貝露西 你會吼叫了oAO?!?!

03-02 20:1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華生被突破了03-02 20: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後一篇:《為龍》小說中的恐龍介紹...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光臨進來小屋閱讀異世界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