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艾緹婭)寵物番外:艾緹婭與影獸

作者:雨兒│2019-03-01 15:58:53│贊助:8│人氣:250
寵物番外:艾緹婭與影獸


  「我又贏了。」

  這裡是阿拉夏的地下賭場,艾緹婭有時會來這裡,一來是閒得發慌,在這裡消磨時間,另一方面多打聽一些小道消息,雖多是道聽塗說之言,但她沒損失,聽著樂呢。

  艾緹婭無視於男子面如死灰般的神色,她吹了個口哨,將對方桌上的籌碼一攬而過,說道:
「還要繼續嗎?」

  她估摸著對方也沒什麼錢能拿得出手了,也就慣例性的問問。

  男子咬了咬牙後,說道:「繼續。」

  「──但我看你似乎也沒什麼籌碼了呢?怎麼說?」她說。

  「這個、我用這個來代替籌碼!」

  艾緹婭看著男子將蓋著黑布的狗籠拎上了桌,透過隱約的縫隙,艾緹婭感覺自己似乎與一雙猩紅的眼睛對上了眼。

  「這是甚麼?」有些東西即時有錢,但依然有價無市,沒有管道的話難以取得,若是這一類型的東西,她倒是挺有興趣的。

  「這是雛體的影獸……我保證牠真正的價值不僅止於您桌上那些籌碼。」男子說道。

  「影獸啊……」

  艾緹婭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她確實知道有這麼樣的一種生物,並非存在於時境之中,屬於另外一個世界的產物;但是男子所說的話讓她有些在意,就她個人的看法,這麼做對男子而言無非是一樁虧本生意,讓她感覺這之中或許有甚麼詐。

  ──算了,艾緹婭心想,她倒是不怕對方,只怕到時候在這大打出手,之後得要賠償賭場的主人而已。

  「我無所謂,行吧。」

  艾緹婭將桌上的籌碼全數的推了出去。


  「遊戲結束。」艾緹婭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她站起身走到了男子的身旁:「抱歉啦,運氣畢竟也是實力的一環──」

  正當艾緹婭打算將籠子拎起的時候,男子抽出了小刀,伴隨著周遭的驚呼聲,刀尖指向的是艾緹婭略為訝異的面孔──

  「雖然多多少少預料到了有詐。」艾緹婭一手將籠子推向一旁,另一手握住男人持刀的手腕,她說:「但我沒想到你真的打算出手。」

  她使力一扭,作為龍之子的她本就擁有精銳的肉搏能力,在聽見了骨頭斷裂的聲音後,她鬆開了手,藉由桌子這個施力點將對方一腳踢了出去,踢向一旁較為空曠區域的牆面。

  「打哪都行,搞我的臉我跟你沒完。」艾緹婭拉了拉因為剛才的動作而有些凌亂的襯衫,這件襯衫是新買的,扯脫線了或沾上污漬的話她有點肉痛。

  「看啥?」她一手拎起裝著影獸的籠子,她並沒有下多重的手,男子估計也只是昏了過去而已,至於善後的問題──她想,就交給老大哥吧。


  「以我個人的想法來說,我並不喜歡艾緹婭小姐您這樣隨隨便便帶一些奇怪的生物回家。」

  艾緹婭利用瞬間移動回到了家中,對上的是滿臉寫著"我很不滿意"的埃瑟伊,而彌爾勒則蹲到了籠子的一旁,好奇的打探著關在籠子裡的小生物,不時伸出手嘗試要穿過鐵籠裡觸碰牠。

  「你似乎變得更喜歡嘮叨了。」艾緹婭雙手環胸,有些悶悶的坐在了沙發上頭,她說。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埃瑟伊輕輕地嘆了口氣,對於艾緹婭的脾氣他還是有點數的:

  「但是影獸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生物,若要將牠留在這裡的話,在飼養上是有困難的。」更何況通常最後這些麻煩會推到我身上來,埃瑟伊心想,但他沒有說出口。

  「怎麼一個麻煩法?」艾緹婭挑了挑眉,示意對方繼續說下去。

  「強行將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生物帶到這裡來,影獸是無法適應這裡的食物的,如果艾緹婭小姐您打算飼養牠,要從哪裡取得牠食物的來源呢?」

  「能有將影獸偷渡出界的人,自然有能將影界的食物帶到這裡來的人。」她說:「我能處理。」

  「既然這樣,我只有一個條件,如果您同意的話,那麼這件事就可以這樣定下來。」埃瑟伊回應道:「必須由您親自照顧牠,可以嗎?影獸不同於我或是彌爾勒,牠是活生生的生命,既然您打算飼養牠,請一定要好好負責到底。」

  沉默了一會後,艾緹婭說道:「行吧。」

  「……看,牠受傷了。」放下了影獸的爪子,許久沒有出聲的彌爾勒抬起了頭。


  雛體的影獸只有小型犬般的大小,彌爾勒三兩下弄壞籠子上頭的鎖後,將影獸從中抱了出來,艾緹婭注意到了彌爾勒的手上有著黑色如墨般的液體,艾緹婭猜測或許是唾液亦或血液一類的液體。

  「……艾緹婭,牠流血了。」彌爾勒看了一眼手上的黑色液體,她說:「……很重的傷,否則即使牠不是成年的影獸,也不會被這種籠子給輕易的困在裏頭。」

  「一般的醫療方式能處理好嗎?」

  「可以……但沒有必要那麼麻煩……」彌爾勒說道:「我有一個朋友能幫忙,只是……她有點煩人、不對,非常的煩人。」


  「唉呀、該怎麼說?這是我第一次在時境裡面見到活生生的影獸,而不是被做成了標本或是武器?」

  忍耐,要忍耐。

  艾緹婭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地吐出來;眼前的少年的嘴如加特林般的停不下來,聽得她煩死了,但又無可奈何地必須繼續容忍,並且眼神暗示彌爾勒能不能想點辦法讓他閉嘴。

  「牠受了很重的傷啊──這下手的人也很厲害,既能最低限度的維持住牠的生命,又能確保牠沒有力氣可以掙扎。」

  「……」

  「……忒。」彌爾勒嘗試眼神暗示滔滔不絕的少年停下。

  「妳是真的無趣,小勒。」忒耳忒彌搖搖頭,他將手輕覆在影獸的身上,喃喃著艾緹婭聽不清的語句,她想這或許是屬於他們惡魔的語言。

  「我該給妳甚麼?」艾緹婭問道,既然對方出手幫忙,依照惡魔的個性,必定得要索取些甚麼。

  「好好休息一陣子就會恢復了,別這麼嚴肅嘛。」他故作若有所思的樣子,銀色的眼眸望向一旁的彌爾勒:「就讓小勒欠我個人情吧,下次讓她來陪我喝茶聊天。」

  「……」我能說甚麼?彌爾勒想,我甚麼意見都不敢說。


  又過了幾天,當艾緹婭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所見的是這樣的情況:

  桌子上出門前原先堆疊整齊的資料零散的散落一地,有些疑似還有被撕扯過的痕跡,一團黑色的影子在室內四處亂竄,全副武裝的彌爾勒跟在牠的身後,一路上不忘撞掉不少東西,而埃瑟伊站在一旁愛莫能助的樣子。

  她放眼望去,不少自己珍藏的瓷盤瓷器都在這陣混亂裏頭碎了滿地,辦公用的桌子上多了幾條可怖的刮痕,沙發、茶几等大型家具也無可避免的遭殃了,滿目瘡痍,一片狼藉,艾緹婭感覺自己的理智線似乎斷裂了。

  「你們──!」


  經歷了一番爭鬥,艾緹婭強忍著火氣,輕啜了一口紅茶,卻被燙得差點把杯子給砸出去──不能砸,她想,一來這套茶具價格感人,一來她已經沒有其他完好的杯子了。

  「你們打算解釋一下在我離開的這兩個小時裡發生了甚麼嗎?」

  彌爾勒抱住不斷掙扎的影獸,小傢伙仍然氣勢洶洶地張牙舞爪,但是惡魔少女看起來完全無動於衷,她與埃瑟伊相互對望了一眼,似是在眼神交流誰要先開口解釋。

  最後由埃瑟伊打破了沉默,青年難得有些穩不住氣的說道:

  「今天下午彌爾勒把籠子打開來想確認一下影獸的恢復狀況,沒想到牠恢復良好,竄了出來以後就……嗯。」

  「……」吞下了滿肚子無處發洩的髒話,艾緹婭努力讓自己忽視掉碎了滿地的物品,都是錢啊,心好痛,想要動手的心都有了,奈何這裡一個是老早就死透了的未命,另一個是不具有真正實體的惡魔。

  「所以照你們這麼說,牠算是完全恢復了?」艾緹婭看著彌爾勒懷中生龍活虎的影獸,不見前幾天那奄奄一息的樣子,她也正好有個機會近距離觀察一下,她本想再湊近一點,奈何剛靠過去一點,小傢伙就直接一爪子招呼上來了。

  「呦。」艾緹婭及時閃躲過去,她心想自己這張臉這幾天是真的多災多難。

  「……牠很不安。」彌爾勒無視於小傢伙的掙扎,嘗試用手揉揉牠看起來比較像是腦袋的地方:「而且凶巴巴的。」

  「牠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埃瑟伊提醒道:「艾緹婭小姐有想到辦法處理食物來源的問題了嗎?」

  「我今天出門就是為了這件事情。」艾緹婭冷笑了聲:「結果回來就看到那個誰跟那個誰把這裡搞得一團糟。」

  「……都怪埃瑟伊太沒用了,我在努力把小影抓回來的時候他在納涼。」那個誰──彌爾勒雙眼一閉,將這件事的大鍋扣給了埃瑟伊。

  「彌爾勒小姐,您冷血您無情,您是惡魔──」「……我本來就是。」

  「小影?」聽到了這個稱呼,艾緹婭看向了彌爾勒。

  「……艾緹婭沒有給牠取名字。」彌爾勒露出了無辜的神情,她眨了眨眼說道。

  「這破取名品味──算了,就這樣吧。」她說,主要是因為她也沒有更好的想法了,她取名羸弱。

  「所以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啥?」

  「艾緹婭小姐有想到辦法處理牠的食物來源了嗎?」

  「嗯。」艾緹婭說道:「我有個朋友有辦法在影界來往,我跟他做了筆交易。」

  「沒想到您還有朋友。」

  「這是你該關注的重點嗎?是不是覺得自己沒有真正的實體就無所畏懼了?」


  艾緹婭疲倦的躺在了床上,打開了筆記本電腦,彌爾勒有些美滋滋的語氣──她感覺的,畢竟大多數時候她搞不清楚這個惡魔少女的心裏頭到底是甚麼情緒,說道要跟小影培養一下感情,一溜煙地躲回了房間裏頭。

  希望我醒來的時候那間房間還是完好的,艾緹婭心想。

  她打開搜索界面,開始搜尋影獸的資料,以利於自己提早的進行準備;她從小到大沒養過甚麼寵物,甚至於不久之前埃瑟伊買來的一小盆多肉植物都在她的"細心照料"之下正式宣告壽終正寢。

  『影獸能夠理解不過於複雜的智人語言,但本身無法言語。』
  
  『不同的個體之間通常有不一樣的個性,但牠們大多數時候警戒性、領域性極高,而且兇悍。』

  『通常是獨自生活的個體。』

  『厭惡陽光,對於陰暗的地方更有好感。』

  即使是資訊完善的高科技世代如現在,對於影獸的記載依然是少之又少,艾緹婭頭疼的揉揉額,除了食物的處理問題外,其他該注意的事情對她而言不太算是過於困難。

  凶巴巴──確實,艾緹婭回憶起稍早影獸對著彌爾勒張牙舞爪的樣子,確實,也該慶幸她所帶回來的還只是一個雛體,若是成年的影獸,艾緹婭心想,估計回來的時候家裡頭就不僅僅只是一片混亂的程度而已了。

  「外面收拾好了,您還沒有休息嗎?」

  未命青年端著熱好的果茶,他放輕了步伐推門進入,艾緹婭的臥室內只留下了一盞暈黃的床頭燈,在這種環境裏頭盯著電腦螢幕對眼睛不太好的,埃瑟伊心想。

  「嗯。」

  艾緹婭自動地接過了埃瑟伊遞來的果茶,她說:「你對於影獸的認知有多少?」

  「我想我對於影獸的認知,與您所能查詢到的訊息應該沒有太大的出入。」埃瑟伊搖了搖頭,他說:「我對於自己過往的大多數記憶都已經丟失了,也許我曾經有接觸過,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我想不起一絲半點。」

  「本該離去的靈魂被這樣強行挽留下來,你覺得怎麼樣?」

  「挺高興的。」埃瑟伊輕笑道:「能以一種不同的方式重新看看這個世界,我覺得挺好的,雖然有很多東西,跟我以往的認知的樣貌似乎不太一樣了。」

  「在我之前,你還有過其他的主人嗎?」

  「有的。」他點了點頭:「從我醒來過後過了多少年,其實我算不太清楚,我的上一個主人是一名人類,我很喜歡她──當然,我並不是說我討厭您的意思,未命永遠只會選擇自己認可的人作為主人。」

  「這樣啊。」她說:「那那個人後來怎麼樣了嗎?」

  「生命走到了盡頭,離開了。」

  「噢,我很遺憾我提起了你的傷心事。」

  「沒什麼的,請別放在心上。」搖了搖頭,埃瑟伊示意自己並不在意:「無論多麼可惜,每個生命都有它最後的盡頭,像我這樣子的,只是少數的特例。」

  「……嗯。」

  未命青年看了眼艾緹婭,她已經闔上了眼閉目養神了,他有時候會想,這名貪財的情報商人總是汲汲營營,但他從來不知道她真正在追求的是甚麼。

  錢?他知道艾緹婭有錢得不得了。

  陪伴?她對於這種事情總是嗤之以鼻,但埃瑟伊心想,每個有著漫長歲月能夠存活於世上的人,最後都是特別容易感到孤獨的,這在他醒來至今的數百個歲月裏頭亦有同感。
──算了,不想了。


  「……小影,來。」

  「你這是把牠當狗在訓練?」

  艾緹婭一覺醒來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個詭異的畫面,銀髮的惡魔少女一手舉高餅乾,在影獸的面前不停晃悠,小傢伙張牙舞爪卻又無可奈何,艾緹婭心想,幼不幼稚。

  「……艾緹婭,我在跟牠培養感情,我看書上說這種事情得從小養成。」惡魔少女一臉無辜地說道,她順勢將餅乾扔給了影獸。

  「我姑且就不去問你又從哪學來一些奇怪的詞……」艾緹婭往一旁的沙發上一靠,她說。

  「艾緹婭……不跟牠玩玩嗎?很可愛。」彌爾勒抱起小傢伙,艾緹婭思索著影獸不是警戒性高又兇巴巴的嗎?為甚麼被彌爾勒整得真像個小型犬似的?只是沒有小狗那麼吵。

  艾緹婭擺了擺手,她向來不是受小動物喜歡的那種體質,一部份可能歸功於她老顯擺著一張臭臉,路邊的流浪狗看到她要麼吠要麼躲開,艾緹婭心想,她又不會拿牠們煲湯,怕啥呢?

  「你是怎麼跟牠好上的……」

  「……不知道,小忒說過我向來很受小動物歡迎。」

  討厭,她才沒有覺得自己有點羨慕,沒有。


  「艾緹婭……可以帶小影出去兜風嗎?」惡魔少女抱著小傢伙說道,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牠的頭,影獸不同於一般的生物,牠幾乎是沒有體溫的,摸起來冰冰涼涼的,隨後彌爾勒像是想到了甚麼似的補充道:「在晚上的時候。」

  ──也不是不行,她是想這麼說,但現在的影獸雖然看起來溫順又無害,但艾緹婭還沒忘記牠是能夠輕易致人於死地的危險生物,在不確定是不是完全的馴化前,她可不想引起太大的騷動,將影獸帶入時境這件事她至今也未告知過其他友人過,於是乎她搖了搖頭說道:

  「暫時不行。」

  「好吧。」彌爾勒乖巧地點了點頭:「……艾緹婭,如果要讓小影在時境生活,必定會引起一些麻煩的事情……如果等小影長大了,艾緹婭要把牠送回影界嗎?」

  「你最近的問題怎麼這麼多?」艾緹婭往椅子上一癱,抬起頭看了眼:「不會。」

  「……明白了,但要是小影想要回去呢?畢竟影界才是小影真正的家。」

  「那就回去啊,影獸本來就具有穿梭兩界的能力,真想回去又是我攔得住的?」艾緹婭說道:「妳很在意?」

  「嗯。」彌爾勒點了點頭:「……小影很可愛,喜歡,以前也想養一隻,環境不允許。」

  「姑且不想要吐槽你對可愛的定義了……」艾緹婭嘆了口氣,她確實能感覺到彌爾勒特別喜歡小傢伙,以往這個對甚麼事情都興致缺缺的惡魔難得地對一件事物有這麼高度的好奇心。

  「嗯。」她揉了揉影獸的腦袋,或許是張牙舞爪對於彌爾勒而言根本一點效果也沒有,這幾次小傢伙已經學會了不去抵抗了。

  「反正之後看著辦。」艾緹婭將在桌面上滾動的毛球丟向影獸,看著這團毛茸茸的生物瑟瑟發抖,而小影試探性的伸出爪子戳了戳這顆毛球。

  「……嗯,那麼艾緹婭不在的時候我來照顧小影嗎?」雖說埃瑟伊當初跟艾緹婭約法三章,但彌爾勒心想艾緹婭有超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機率最後會忘記這回事;彌爾勒伸出手將看起來隨時會被當成食物給一口吞了的毛球拎了起來,她說。

  「行啊,你隨意。」艾緹婭樂意得很,畢竟她懶,能有個人代勞再好不過。

  「好的。」彌爾勒摟了摟小影:「會把牠照顧得好好的。」


  艾緹婭啜了口紅茶,看著辦公室裏頭,已經如大型犬大小般的影獸朝著惡魔少女撲了過去,將一嘴的口水抹在少女的臉上。

  「唔──」彌爾勒伸出手抓住影獸的兩隻爪子,一人一獸滾到了一塊去。

  如果你要問艾緹婭飼養一隻影獸的感覺是怎麼樣,她覺得呢,麻煩,肯定是很麻煩的,辦公室裡還三不五時的這裡掉個東西,那裏又有甚麼碎了一地;但是挺有意思的,畢竟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頭養一隻影獸不是人人都有的經驗。

  夥伴?艾緹婭心想,硬要說的話那就是這個詞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102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鱷魚飼料
怕死,雨兒居然發文

03-01 16:39

雨兒
再不發來不及了(###03-01 20:37
鱷魚飼料
你484把這陣子的分全部打完R

03-01 2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omeonej2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殘響:芙妮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9y6638大家
想看~新奇有趣~的ACG情報嗎,歡迎來我小屋看看,若喜歡請追蹤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