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三章 紛亂的協奏曲⑤

作者:橘みかん│2019-03-01 06:16:57│贊助:16│人氣:666
  這節改掉很多中二部分,另外修改的部分到這節為止,之後修改部分應會較少,就算有也採佛系。
舊版傳送門

 
  疾玥之森外圍牽起一圈鐵鍊,從森林中噴發的寒氣在接近到鐵鍊的瞬間,像被一層無形障壁阻隔,只是持續向上噴發,從吉爾農村看去,彷彿一朵從森林中生出的雲朵,將其層層包裹,整座樹林都被藏在其中。

  曾經有人在如此情況進入森林,卻沒人再看見其身影。

  森林內部出入口情況更劇,沈冀悠帶著眾人逃離時,出入口的草地已經凍上一層霜,踩踏在草地上還能感到踩斷樹枝一般的觸感,那冰冷的霧氣像海嘯般襲來,他們只能在這愈加寒冷的環境中全力奔逃。
 

  除了那兩名新月表演團的團員,也有其他正在收拾貨物的店家看到沈冀悠一人出了城門,羅奈爾德終於在最後幸運打聽到,生活在這座森林都市的人都知道,落日之後防禦結界便會張開,不僅從外面進不來,就連中央山谷也受影響,強烈地冷氣壟罩,只能待在設有反向結界的屋內或馬車裡。

  但是那名疑似賽比恩斯的年輕人卻不知道,羅奈爾德急忙奔出卡克蘭,並與沈冀悠等人在山道相遇。

  沈冀悠──那名頭戴紅色頭巾的年輕人身後跟著一男三女,眼看急追在後的冰霧就要將他們吞噬,羅奈爾德停下腳步,抽出腰間的劍,並從袋子中拿出一個火光流動的珠子,對著來人大喊:「讓開!」

  當羅奈爾德把那顆珠子裝進劍柄的凹洞中,火光便延著凹洞下的細凹槽逐漸充滿劍刃,火熱地能量從劍身散發出來,他一劍揮下,一道烈焰穿過躲成兩邊的年輕男女,後頭的冰霧像被壓制住,沈冀悠等三人驚訝地停下腳步,只有克莉絲理解似地說道:「原來如此,雖然魔法不能用,但『存封』引發的現象卻不在此限。」

  只是那威力似乎也受影響,比起她們印象中的力度還減輕不少。

  「沒有時間回頭看啦!快走!」

  羅奈爾德收起武器,對眾人如此喊道,因為那烈焰所釋出的溫暖很快就要被再度吞噬。
 

  在羅奈爾德的帶領下,他們更加快速地抵達卡克蘭,沈冀悠不過才離開不到半小時,鎮上的人群幾乎要撤光,店舖緊閉,還有正在關上大門的人家。如果不是每幢屋簷下都亮著一盞魔法油燈,隔著窗戶也還能感到活動的氣息,柳丹晴真以為是來到了一座鬼城。

  「跑、跑三千公尺……都沒這麼拼命啊……」

  柳丹晴邊喘息邊這麼說,總覺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也許是一路奔逃的關係,進到鎮上之後,寒冷的感覺沒有鎮外強烈。

  而羅奈爾德在喘了幾口氣之後,像是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抓住沈冀悠,拉開他的頭巾,並盯著他的眼睛瞧。

  但是沈冀悠雖然一頭金髮,卻在道貝店裡就已經把隱形眼鏡戴上,所以眼珠看起來是黑葛色。

  「不是嗎?」羅奈爾德心想,表情顯得失望。

  眼前這人先是救了自己,然而在看了他之後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沈冀悠先是感到莫名其妙,然後才在那陣沈默中發覺該有的熟悉。

  ──不修邊幅的紅色頭髮、隨性簡便的裝扮,雖然已經褪去當年略帶的稚氣,成熟地臉龐中仍有當年青澀的影子。

  但是,不能認!

  如果身後只是有最親信的顏承夜,頂多加個他自己也半信半疑的柳丹晴,沈冀悠還可以大方承認自己就是賽比恩斯。但如今又另外跟了兩個不認識的女性,姑且不論她們是什麼身份,在現況還全然不明的時候,他無法信任眼前的「羅恩」。

  尤其是看到酒館地下的戰俘之後。

  那名酒館老闆說「他是城裡的大人物托管的戰俘」,卻又不知道身份是曼士貝的將軍,會交由民間人士來看管、利用利慾薰心或有心救人的訪客打聽消息,區區酒館老闆為什麼要這麼做?表示是城裡的某人交代給他的任務,再加上橋前遇到的老人、森林的變化,太多疑點需要釐清。

  於是沈冀悠只好裝起一臉疑惑,問道:「呃──有什麼事嗎?」

  看到對方也不識得自己的樣子,羅奈爾德將他放開,一邊觀察他的舉動、一邊思索著,回道:「就是……那個……勝利者酒吧裡的……『東西』是你打倒的嗎?」這麼說著,他也不忘留意後面四人的動靜,畢竟戰俘的消息不能隨便透露。

  但顏承夜等四人只是在原地拉緊了披風,看著四周的霧氣愈加濃密。

  「果然是為了這個啊!」沈冀悠心想,雖然最後算是意外一場,仍手刃了親仇,只是不能說出口。

  ──目前還不能說。

  沈冀悠又笑著皺起了眉頭,問道:「欸?難道是老闆叫你來找我拿回獎金的?可是……我已經花掉一些了耶……」

  眼前的年輕人和另外一男一女穿著窮酸,看他們和另外兩個穿著較為華麗的女子保持著距離,或許是正好同路、中途遇見。

  「不是……」羅奈爾德搖搖頭,才正想繼續追問那「弔唁方式」,後頭的柳丹晴發出哀號。

  「我說……這裡還是很冷耶!而且每一間房子都大門緊閉的,我們要躲哪裡啊?」

  「才……才這麼一點冷怕什麼?妳……妳們女生真沒用!」一旁的顏承夜故意不拉緊披風、發著抖雙手叉腰撐著快要結成冰柱的鼻水逞強笑道,讓柳丹晴也無言鄙視,只是在這環境下,她實在沒力氣再吐槽。

  一旁露莎琳德也同樣拉緊毛披風,催促著:「就是啊!怎麼會冷成這樣啦!城裡……快帶我進城裡!我要進溫暖的房間喝一杯熱呼呼的紅茶啦!」

  「什麼!可以直接進城裡嗎?不會是去見國王然後拜託我們打倒造成這種情形的怪物吧!」

  眼看顏承夜冷到都搞不清楚狀況,依然把這情形跟他們玩過的遊戲做連結,沈冀悠也嚇出一身冷汗。但還好露莎琳德立刻糾正道:「你有沒有常識啊?薩艾斯嘉的那個王子還沒即位啦!現在也還是皇太子而已──」

  「──小姐!」克莉絲在一旁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這是他國之事,我們只是來『辦公』的,不要涉入太深較好。」

  看著這群人好像各懷鬼胎的樣子,羅奈爾德嘆了口氣,解釋道:「你們都第一次來卡克蘭嗎?難怪什麼都不知道。森林以內到傍晚就會啟動結界以防外敵,這個鎮子的冰封會比較緩慢,讓店家有時間收拾東西,讓人也有足夠的時間可以進屋裡,啊──」說著,他又看了看四周,冰霧比他們進來之前又更加濃厚,氣溫也更明顯下降。

  「不過再不進屋的確會很危險……」

  露莎琳德一聽,急喊:「所以我說快帶我們進城啊!」

  「城堡的封鎖比平常人家更早啊!」羅奈爾德回道,「但有些旅館會撐到最後一刻才關門,我知道有一家,先跟我過去吧!」

  在此期間,沈冀悠已經把頭巾綁回去,掩飾那頭金髮。之後,他們跟著羅奈爾德的腳步到達一間豪華旅館。
 

 

  這間名為「傑勒斯坦」的旅館位於鎮上後方,只與勝利者酒吧隔了一條大路,那大路的盡頭是一幢大宅,如今也已經關上鐵欄,內門深鎖。在大路中央的一塊大石此時顯得冷清,霧氣瀰漫之下,匆匆進屋的沈冀悠等人更是無暇注意。

  傑勒斯坦內外裝潢都用布魯辛克中少見的天青色,這表示這間旅館是由王宮委外直營,收受的也大多是各國官吏或真正有錢的大爺。

  「──哎呀?您是維因家的……歡迎回來,這幾位是您的隨從嗎?」

  在他們衝進旅館時,原本驚叫出聲的女仕注意到眼前的人,又立刻端正姿勢,上前招呼。

  倒是露莎琳德一聽,氣喘噓噓地罵道:「誰……誰是他……隨從啊!我可是──」

  「小姐!」一旁克莉絲倒是很快順了自己的氣息,立刻阻道:「請您先坐下休息,我來處理住宿事宜。──能否請妳泡一壺紅茶,要加少許糖。」

  露莎琳德雖然聽話地坐了下來,仍賭氣似地拒絕道:「紅茶就好了,但我還是不要住這兒!」

  「怎麼?盤纏不足嗎?今年我剛好大賺一筆,這次就我請客好了。」

  但是當羅奈爾德手伸到腰帶附近摸索,就是沒摸到錢袋,他發出疑問聲,再往腰帶一看,本應掛在上頭的錢袋已然消失。

  「──啊!」此時他才想起,那錢袋還放在酒吧的櫃台上!當時因為事態緊急,平常也沒把東西放桌上的習慣,也許遺忘在那裡的錢袋已經被發現的酒客們刮分掉了。
 

  就在露莎琳德固執地表示拒絕入住,沈冀悠倒是先向旅館借了更衣室,讓顏承夜和柳丹晴換裝,遑論他們的穿著不合風情,換上乾淨且溫暖的衣服總是舒服點。

  另一邊,羅奈爾德湊上前,對露莎琳德問道:「不住這妳還想住哪啊?我可告訴妳,這間旅館是全鎮上最高級的了,不僅是是王家委外經營,就算今晚妳們沒錢付帳也能待在大廳取暖,已經夠厚道啦!」

  「不是這個問題啦!」露莎琳德邊解開毛披風,將其交給克莉絲,繼續說道:「我又不像你整個錢袋都掉了身無分文,我是奉命要到你們城裡辦正事的!」

  或許是前半句的吐槽太深入人心,連克莉絲都來不及阻止那後半句,實際上羅奈爾德也因為錢袋問題深受打擊,但他仍馬上聽出另一句話的弦外之音。

  羅奈爾德認真觀察眼前兩位異國服飾的女性,褪去了純白毛披風後,金髮的少女穿著藍白漸層的無袖裙裝,衣領下裝飾著一顆刻有歐洛巴特國徽的翠綠寶石,跟她碧綠的眼瞳相呼應,先不說那顆比雞蛋還大的寶石多有價值,光是能穿著如此潔淨的藍色服飾,便代表了這個人的身份,必是歐洛巴特的皇親國戚。

  水藍髮色的女性除了手拿包袱,臂上掛著一旁少女剛褪下的披風,還用另一隻手接下端來的紅茶,流暢地依序將茶盤以外的東西輕放桌上後,又立刻為露莎琳德添了一杯茶。不過最引人注目的,卻是被稱為克莉絲的女性臉上那道紅色飾紋,雖然在紅色飾紋的掩飾下難以看出,左眼下有一道舊傷疤。

  露莎琳德啜了一口紅茶,才如釋重負地吐一口氣,但眉間的不滿卻沒減輕多少,她仍堅持道:「今天是路程上出了些意外,不然我想交付完東西就離開的。」

  即使在克莉絲的刻意提醒下,露莎琳德不再多言,只是杯中的倒影在熱氣中飄散著憂慮。羅奈爾德輕湊到克莉絲身邊,對她說道:「借一步說話。」

  克莉絲眉頭微皺,瞄向身旁的公主,後者雖然同樣在意地看過去,卻不見反對,只是繼續低頭品茶。

  羅奈爾德帶她到牆邊,除了無人干擾,壁上存封燈的光線也無法完全延伸到,顯得更加晦暗。

  「有什麼事?」鎮靜的表情下釋放著警戒,克莉絲仍緊握法杖,以確保對方若有多餘的動作,能立即採取反應。

  但羅奈爾德看似煩躁地抓了抓頭,而後直言:「我就直說了,那一位小姐,該不會就是頂頂有名的『露莎琳德公主』了吧?克莉絲汀閣下。」

  克莉絲汀驚訝地後退半步,只差一點喚出魔法。她故作鎮定地反問道:「閣下又是何人?在山道應是初次見面吧!」

  「我想也是!」羅奈爾德回道:「但二位的名聲可是享譽國際,先不說妳臉上的飾紋,就妳那公主身上的寶石也是大有來頭,那可是當年敝國戰敗後喬瑟頓送給曼士貝、曼士貝再刻上貴國國徽,特別送給露莎琳德公主為訂婚信物的頂級存封石啊!」

  克莉絲汀聽了更加緊皺了眉頭,要不是身在旅館,二人恐怕早就打起來了。她哼一聲道:「我以為貴國八年前開始故步自封,光是防範曼士貝的侵犯就費盡全力了呢!閣下居然會知道──」說著,她頓了頓,想到山道中的情形,這才理解道:「──原來如此,存封……嗎。」

  歐洛巴特生產的存封目前只允許官售,然而那卻是表面上,私底下仍有黑商高價賣給他國,或是前去參觀的觀光客,王室官員只管稅收,就連亨利王也默認此事,對國家民生來說,這個缺水的沙漠地帶能購得飲水供人民生活才是首要。

  如此說來,羅奈爾德在山道使用的存封劍便是在歐洛巴特非法取得了吧!

  「沒錯!」羅奈爾德咧嘴一笑,而後續道:「既然是歐洛巴特的公主大駕光臨就不一樣了,不過我還是要多問一句,二位前來敝國,應是大使身份?」

  「正是,我是公主的魔法導師、貼身仕女兼任此行護衛。」

  「……也太身兼多職了吧!」聽到這裡,羅奈爾德也不禁驚嘆。

  「此行不宜太過鋪張,我也不會讓公主遭遇不測。──說起來,閣下又是?」

  克莉絲汀瞇起眼,然而羅奈爾德臉上依然掛著笑鞠躬道:「唉呀!失禮了,我是羅奈爾德.維因,不過是個小官小差而已。」

  雖然羅奈爾德這麼說,但克莉絲汀卻再道:「原來是維因將軍家的公子,今日承蒙得救了。」

  「好啦!好啦!」雖然克莉絲汀表示感謝,羅奈爾德卻揮了揮手,臉上笑容愈加深刻,像是有什麼計謀,他說:「別浪費時間在種無聊的招呼上了,剛才說過了,既然是貴國大使,情況就不一樣了,我看妳那公主一臉急著想進城辦正事的樣子,趁現在還來得及,我帶妳們進城裡吧!」
 

  為了在結界完全覆蓋之前抵達王城,露莎琳德放下才喝一口的紅茶,重新穿上披風。就在這時,沈冀悠為自己及兩位友人登記好了住宿,等待顏承夜及柳丹晴換上乾淨溫暖的服裝期間,全神專注在從書架拿起的一本小冊子上。

  直到換裝完畢的顏承夜出來,喊了一句:「怎麼?你們要走啦?」沈冀悠才將小冊子放回書架,連柳丹晴也上前問道:「妳們要去哪裡?外面不是很冷嗎?」

  露莎琳德驕傲地抬起頭笑道:「本小姐要進城去了,你們就在這休息吧!啊,對了,這茶還熱的,讓人換上新的茶杯,就給你們慢慢享用吧!」說完,甩著她的金髮,帶上克莉絲汀步出大門,羅奈爾德也揮了揮手道:「那麼,有緣再見啦!」

  「……冀悠,我怎麼有一種『本小姐要去住五星飯店,這種三星飯店就留給你們了』的感覺?」

  「嗯……別想太多,」沈冀悠汗顏,對他們說:「櫃台說整理房間還要一段時間,我們先坐下來休息吧!」

  「坐下來歸坐下來,我才不要喝她施捨的茶咧!」顏承夜對著大門罵道,「我們又不是乞丐……」

  或許是想起小時候的際遇,顏承夜對好友抱怨著。反倒是柳丹晴,開心地拿著女仕送來的乾淨茶杯,啜了一口道:「啊──好溫暖,果然這樣像寒流來的時候就是要喝熱的,不喝的人是笨蛋!」

  面對面而坐的兩人才要吵起來,旅館女仕前來向沈冀悠確認後續住宿事宜,這時,柳丹晴從地上發現一封信。

  「這是什麼?」

  白色的信封,上面沒有屬名,只有背面的封口被一個像徽章的東西緊緊封住。想起剛才坐在這個位置上的是露莎琳德,那個金髮女孩,不由得聯想起來:「是剛才的女生掉的嗎?看起來好像很重要耶……」

  「我看。」不等柳丹晴回應,顏承夜上前抽走那封信,然後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道:「哼哼!我去讓她對我特地送信過去感謝得五體投地!」

  「你在腦補什麼啦……」柳丹晴還沒吐槽完,顏承夜就在旅館人員要關上門前奔出邊道:「冀悠,我把這東西拿去給她,馬上回來!」

  還沒理解剛才的句子,沈冀悠回過頭看向大門,只見旅館人員對著門外大喊:「客人!您不能出去啊!」
 

 

  外頭比想像中還要冷,甚至比他們剛進城時更冷了,茫茫白霧像是可以觸摸到似的,那股冷空氣灌進衣服的縫隙,好像連骨頭都要結冰。

  雖然天色逐漸昏暗,那高高立在牆上的燈火卻也微微照亮了四周。每盞燈火又用玻璃包起,放置在建築物的凸出處,就好像顏承夜平時在家門口看的電燈一樣。雖說是燈火,但那並不是火炬,顏承夜也確定那不是燈泡,卻又像發光的燈泡一樣亮著柔和的光,就跟他們在森林裡看到的差不多。

  或許就跟他們在森林中看到的存封燈類似吧?顏承夜這麼想。

  雖然夜色及霧氣讓他看不清眼前,甚至不小心踢到障礙物,好幾次差點跌倒,倚靠稍有用處的聽力,終於找到露莎琳德一行人──羅奈爾德似乎正提醒一會兒進城的注意事項,但露莎琳德卻凍得牙間打顫,喊叫著讓他少廢話,才讓顏承夜能順利找到人。

  縱然那只隔了一條大道。

  「為什麼跟過來了啊!我可不會帶你們進城的喔!」羅奈爾德對在喘息的顏承夜如此罵道,就連露莎琳德也一臉鄙視。

  但顏承夜喘了幾下,卻是揚起嘴角,對她問道:「妳確定沒丟了什麼東西?」

  在這樣的環境下犯險來問她這麼一句話,露莎琳德回嘴道:「哪可能丟什麼東西,行李全在克莉絲那──」

  這話說到一半,露莎琳德像是想起什麼,開始翻起衣袍下的暗袋,然後才暗沉著臉驚呼:「啊──我的信!」

  這句話連看來總是如此鎮定的克莉絲汀都動搖了起來,但她才要發言,顏承夜就把一直拿在手裡的信舉起炫耀道:「沒──錯!」

  克莉絲汀看了才安心地小聲喘口氣,進而對露莎琳德說教:「這麼重要的東西您怎麼沒有保管好呢?」

  雖然行李都是克莉絲汀背負,來使最重要的就是那封信件,但露莎琳德卻偏偏差點弄丟了它。

  「這下子得換妳要好好感謝本大爺寬宏大量,還好心幫妳送信來了吧!」

  顏承夜得意地抬高了下巴,讓露莎琳德雖莫名火大,仍收下信件、勉強點頭感謝道:「謝.謝.你。」

  顏承夜還沒對這聲毫無誠意的感謝發表意見,露莎琳德又接著說:「不過我為什麼要感謝你寬宏大量啊?明明那茶是我送你們喝的……」

  「才不是茶咧!剛才誰在森林那邊撞倒我又沒道歉啊!」

  「那……那個時候這麼緊急,誰會注意那個啊!」

  兩人一人一句的,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羅奈爾德才出聲阻止道:「沒時間吵架啦!快走啦!──那個誰,你也最好快回旅館去!」

  露莎琳德嘟著一張臉,隨即轉身跟著羅奈爾德往濃霧中前進,只有克莉絲汀對他歉道:「不好意思,非常感謝你。」

  有了這聲感謝,顏承夜也不好意思再發脾氣,反倒是完成了一件善事似的,心情漸好。但再轉身想回旅館,視線中卻只剩一片灰暗地霧氣。
  •   旅館名「傑勒斯坦」,羅馬尼亞文「Celesite」,天青石之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99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為什麼會有這篇時不時在放閃的錯覺XDD

03-01 09:15

橘みかん
因為這裡面少說就有兩對歡喜冤家,所以不是你的錯覺XD03-01 1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後續20190219》...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wnstyle大家
歡迎參觀小屋圖文~還可以吸吸我們家的臘腸狗奶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