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厄爾-寵物番外:魅影之友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9-02-28 17:52:40│贊助:4│人氣:81
(前傳詳見貓的影界龍番外)

  在影界龍漠歆的久違回歸後,見到那形同女兒的小小龍就這樣和霧羽敘舊了許久,厄爾只是會心一笑。

  分離許久的兩人,會彼此聯絡感情那是再正常不過的吧?厄爾暫時不會介入。

  「所以呢?你是怎麼和漠歆這孩子搭上的?」

  因而將視線一轉,望著一邊靜待著的影獸,顯然身邊的帝王雪犬依舊對他保持著高度警戒,可影獸卻絲毫沒有打算理他的意思。

  仔細觀察,那烏黑的身驅與身上諸多的赤紅之目看起來是那麼駭人,更別提身上的銳爪所帶有的威脅感是那般強烈……

  「吼嗚嗚嗚……」

  果不其然的聽不懂呢,除了很一般的獸類叫聲還夾雜著奇怪的音波震動。雖說身為空之島最高科技的厄爾可以翻譯並且理解各種動物的溝通方式,可畢竟是連數據庫都沒有的影獸,要跟他溝通的難度也實在太高了點……

  「不對啊?那個小傢伙說跟他是朋友……那不應該精通影界語才對嗎?」

  可算是找到突破口了,立刻敲了敲霧羽的房門。

  「漠歆,你在影界生活那麼久,也認識了那邊的影獸,那麼跟他溝通這點做得到吧?」

  「嗚?確實是沒問題啊,可是厄爾你想幹嘛?想把阿影拐走嗎?」

  ……阿影是什麼奇怪的名字?別跟我說你是這麼叫那邊那頭兇猛的影獸啊!

  「……罷了,名字這點暫時不吐槽,但我確實有這個打算。我需要再多理解有關影界的一切,影界生物是我的資料庫所沒有的存在,能夠藉此這機會透徹的了解絕對是件好事。」

  漠歆一臉「我才不想讓我的朋友被你玷汙的表情」,讓厄爾有股莫名的光火,當場就揉了她的臉頰幾下。

  「姆嗚嗚……阿影救我嗚嗚嗚嗚……」

  結果這影獸還真是亮出了爪子發出了低吼,你真的默認了這土到不行的名字當作自己的稱呼了嗎?!

  「真是受不了,總之,我需要你和那之影獸的對話實錄,你和他能夠流暢對談的話,把這些紀錄翻錄在我的數據庫之中,影界生物語我也能夠流利的說明了……先說,要是你給我翻譯了些什麼奇怪的嘲諷或是語言,妳可就沒飯吃喔。」

  「嗚?!我、我才不做那種事呢!」

  妳的表情出賣了妳喔小姐,妳分明想讓妳朋友搞我是吧?真是,作為父親的威嚴一點都沒呢。

  「厄爾,妳不要欺負漠歆啦!這樣她很可憐耶。」

  「我可沒在開玩笑,要是因為語言上讓我和那頭影獸出現分歧,藉此打起來的話,最危險的是你們……尤其是我不熟悉影界生物戰鬥方法的情況下,要在不張開機甲的情況下壓制是不可能的。」

  對著前來安撫的霧羽說出了自己的顧慮,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一個弄不好可是會有生命危險。

  「好啦,我會幫你跟阿影打好關係的,影界語言的話晚上再錄……」

  「現在,妳的記性我可不敢掛保證。」

  「我現在想跟霧羽敘舊……呀!不要把我拖走!霧羽救我──!」

  看著已經露出感興趣表情的厄爾,連霧羽也不大敢阻止他的行動,畢竟他露出那麼對一件事感興趣的表情,已經是這幾年來頭一遭了……


  在壓榨……咳,漠歆的幫忙下,厄爾確實的更新了影界語言的資料庫,同時也認知了不少影界相關的知識,包括在影界修練時的居所、覓食處、狩獵點等,也意外的得知她與影獸所喜好的食物……顯然漠歆還是更喜歡時界的食物些,不過看自己的朋友吃得很開心,自己也跟著一塊吃了。

  充分的理解影獸語言後的厄爾再度來到趴在一旁的影獸面前,他似乎一直待在無光的陰影處呢?或許對影界生物來說,影子是最安心的場所吧。

  「漠歆好像是……叫你阿影,對嗎?」

  影獸此時才緩緩抬起頭來,似乎對於這個人類能快速理解自己語言這件事感到驚訝,可沒過多久又趴了回去。

  『嗯,不過太簡單,不喜歡。』

  數據庫確實的釐清了影獸的語言了,看來漠歆真沒坑自己……能夠溝通那麼理解的第一步達成了,接下來便是如何進一步的釋出善意。

  但在那之前自己有個無論如何都想理解的事實,在釐清這件事時候,厄爾才有心思繼續將這隻影獸作為研究目標。

  「我想請問你,你第一次與漠歆相遇時你們似乎打了一架對吧?具有豐富野性與戰鬥本能的影獸,會和初步修練的影界龍打平這點……你是刻意放了水吧?」

  影獸低吼了幾聲,此時他的眼才確實正視了厄爾。

  『不笨,確實是如此。』

  「為何這麼做。」

  紅色的目光望著深黑的陰影,影獸道出了一段悠久的過去。

  『漠歆,是我過去同伴的女兒。』

  厄爾一聽倒抽了兩口氣,居然……眼前的影獸,是漠歆生母的同伴嗎?

  『當時的她特地到時界生蛋,是因為時界顯得和平的多,不像影界那樣隨時強敵環伺……她很強大,我也是,但這不代表我們能帶著一堆蛋還能自在狩獵。』

  影獸訴說起過去所發生的一切,那是比漠歆誕生時還要悠久的往事……

  曾經,眼前這頭影獸以自己強大的戰鬥實力而自豪,到處找尋影界的強敵戰鬥、狩獵,獲捕了大量的食物與自信。

  認為自己的實力已經無人能及的他,將銳爪伸向了成年的影界龍發起挑戰,然而年少輕狂的影獸又怎麼擊敗一隻古龍呢?結果自是慘敗。

  敗北後的他果斷選擇投降,即便自尊受損依舊認可了這世上有比他強大的多的存在。以為因自己的狂妄而會招致死亡下場的他,卻沒想到這頭巨龍完全沒有要殺害自己的意思,而是拉攏了這頭離群索居的影獸,將自己視為難得一見的同伴。

  對影界龍而言,這頭聰明、狡詐卻懂得認輸的影獸與其他野蠻一味追求生死鬥、就算力量差距甚大也會戰得你死我活的生物不同,或許是值得收納、值得一同狩獵的盟友,她的內心是這麼思考的。

  然而,另一層理由卻讓人啼笑皆非……

  「我一直很想養一隻小影獸當跟班呢,可其他影獸每次都不打到死不會停下來,既然有唯一的例外當然要好好珍惜囉!喔呵呵呵呵!」

  『……對救命恩人說這句話雖然不大好,可妳的思考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

  厄爾聽到了影獸的敘述後,也按了按自己應該已經沒作用的太陽穴。

  「不光是你,我也很難摸清楚那頭龍到底在想啥,這點跟漠歆一個樣啊。」

  『母女倆的想法都很跳脫常理就是了,這方面我可頭疼很久。』

  已經數不清要讓漠歆遠離影巨人的巢多少次,她都還想偷偷摸摸進去探險的危險事蹟了……那可是連自己都打不贏的天敵啊欸!況且她也不是成年龍是打得過嗎?!

  「這段時間你也不簡單呢……所以,你就這麼歸順在漠歆母親之下了嗎?」

  影獸微微頷首,繼續說起了當年的故事。

  自從跟了那頭影界龍後,兩頭野獸便在影界生活了不知多久的時間,一起狩獵、一起生活、一起分食,彼此作為同伴相處了相當的時日。

  一直以自身實力誇耀的自己離開群體,有相當的時間沒有與同伴接觸,因此作為唯一共同行動的生物,這頭影界龍的存在自然在他心中是無可取代的位置。

  影獸與影龍的組合,一度在這塊領域成為食物鏈的最頂層,也彼此是最密不可分的戰友,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到了某一天……

  『意外呢,妳居然想回去。』

  「在這裡雖然過了很久,但沒有留下孩子的話還是有些說不過去,我也想找個金龜婿呢……總不可能在這生蛋吧?一邊保護寶寶一邊戰鬥這種細活你做不來的!」

  影獸咧嘴一笑,彼此的個性早已摸透。

  因此,她的決定,自己也明白的。

  『不會回來的對吧?找到另一半生蛋之後,你應該就會希望安穩度日了。』

  影界龍稍稍瞪大了眼,嘆了口氣。

  「真是瞞不過你……是啊,我打算在時界的各地下蛋,最好是各種迷宮之境!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覺醒本能、平安長大的孩子,肯定也有一定的本事跟冒險精神……如果到時候和我的孩子們相遇了,可以拜託你幫我照顧她,讓她成為獨立的龍嗎?」

  面對共同生活了數百年的同伴,這樣的要求……自己不可能不答應的呢。

  目送了巨龍離開影界後,影獸再度回歸一人戰鬥、狩獵的生活。

  只是這次,他有了重要的約定,因此無論幾經何種惡戰,他都有了除了填飽肚子以外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後,在一次戰鬥裡意外看見了漠歆的印記,發現是你的同伴的孩子嗎?」

  『人類,腦袋不錯……只是我沒想過居然是人類照顧她的孩子。』

  影獸的眼眸注視了厄爾甚久,似乎終於發現有哪裡不對勁。

  『你,好像也不是一般的人類?』

  「全身改造型的機械人,對你來說大概是頭一次見吧?」

  一般而言,會穿越到影界的生物或能力者應該會有不少,影獸經常獵食那樣的生命。但完完全全是機械的,幾乎毫無生命波動的生命體,對影獸而言是相當新鮮的。

  『人類也真是千奇百怪,居然會做出像你這樣的東西。』

  「有各種理由在啦……所以呢?你只跟漠歆來幾天吧,不會擔心她嗎?」

  『不可能不,那傢伙好歹是黑雪的五倍冒失,不好好看著肯定會亂來。』

  原來漠歆的母親叫做黑雪嗎……先不提名字,這孩子的冒失程度確實不簡單,也難怪這影獸會不放心她一個人回來,而是冒著可能會被人類圍剿的危險穿越前來了。

  「我們不介意你待在這裡照顧她,可是時界的食物你吃的慣嗎?」

  『吃不慣,甚至可以說完全不能入口,說到底連時界都難以適應。』

  「那麼,為了讓你更無後顧之憂,我就跟你回一趟影界採集你要的食物如何?」

  影獸抬起頭來,赤紅的眼盯著厄爾的電子眼看。

  『未知的生命體,你的目的為何?』

  厄爾摸摸下巴,聳了聳肩說道:

  「既然是漠歆的朋友,我們總不能讓客人過得太難過吧?再說,我個人對影界的生態也很有興趣,趁這次機會多理解一些也沒什麼不好喔?」

  影獸聽了這番話之後,搖了搖頭,用爪子切開了一道通往影界的通道……確實自己的資料庫中有紀載,影界生物之爪是具有能夠切開空間的能力,他就是這麼過來的嗎?

  『隨你的便,死了不關我的事。』

  「嘿,我看起來這麼弱的嗎?」

  『別逞嘴皮子。』

  黑色的身影就這麼潛入空間,厄爾則是留下了一個錄音訊息後,也跟著潛入到了影界之中……


  一到達影界,厄爾便開始驅動身上的資料庫紀錄空氣組成、大氣壓力等環境資料,著實和時界有極大的不同。

  一切的資料都是珍貴的研究資材,驅動著電子大腦記錄著一切接收到的資訊,能夠實地採訪影界且收集大氣與壓力情報這點,帶回去給萊斯特的瞬間估計他都要高興的跳起舞來了……雖然他跳舞大概不怎麼好看。

  「空氣組成相當的奇異呢……大氣壓力指數也很獨特,不愧是異界呢。」

  『別感嘆了,接下來可是隨時有要應對掠食者的可能。』

  影獸找到了在絕崖附近的一些……看起來像是草的類植物體,估計這就是漠歆所說的,這頭影獸喜歡吃的東西吧?厄爾率先收集了外形情報以及大概構成,以方便日後再來影界時能夠多收集些給他食用。

  「連植物都與時界相差甚遠呢……嗯?」

  即便是在異界,音頻感應器依舊正常運作,厄爾立刻發現了似乎不只有自己和影獸兩人對這植物感興趣呢……

  『哼,不遲鈍嘛……是影空牙。』

  影獸的赤眼閃爍著鬥志,注視著逐步包圍的漆黑生物體。

  『人類,你真不走運,首次來影界就遇到了他們的包圍。』

  「不走運啊……這倒是真的。」

  這時,影獸才有些驚愕的發現,眼前的這個人類……不,這個機人的模樣產生了可觀的變化……

  赤紅的巨形人形機鎧拔出了高溫的能量大劍,以無法反應的高速瞬間斬下了數頭影空牙的頭顱,眼部發出了可怖的光芒。

  「只不過,不走運的是你們!」

  咆嘯。

  數匹猛獸的匏吼不絕於耳,隨即以群體前進的陣形以銳爪試著撕裂皇帝機甲的軀體,然而在以接近戰為優勢,周圍環境又相當廣闊的主場來說,只是徒增死亡的人數。高溫的能量劍在空中將接連襲來的影界生物切成數段,且不光是眼前的敵人,就連後方襲來的敵人也被厄爾所預判,以能量槍牽制之後釋放強襲劍的衝擊掃滅。

  左後方有三匹。

  察覺後的機甲瞬間轉身,在對方還未攻擊前先用左手抓住其頭部,並用力砸向另外兩隻使其失去意識。然而緊接而來的還有四周總計約略六隻的影空牙,厄爾雙手持劍,釋放出高熱的能量屏障將他們燒灼之後以劍補上最後一擊。

  見到如此驍勇善戰的機甲身影,影獸咧嘴笑著,看起來這個奇怪的生命體不只是嘴上說說,實力也相當不賴啊。

  戰鬥經驗豐富、不因自身實力強大而輕敵並隨時應對突發情況,睿智又富力量的傢伙。

  「久等了,剩下的傢伙大概認清了力量差距,一窩蜂地跑了……他們的肉你吃嗎?」

  回過神來後,那些包圍的影空牙死的死、傷的傷,剩餘能活動的數目連一也沒有……分明是如此大的數量差距,這家伙居然有辦法一騎當千嗎?

  『吃,平常可沒什麼機會嘗到這種數量的。人類,你的實力讓我驚訝。』

  「叫厄爾就行了,或是無銘也行,叫人類怪不習慣的……我也不怎麼像是有人類的模樣了。實力的話,我是空之島的戰鬥力一把手,如果這點程度都應付不來的話,又有誰來維護這座島的安危呢?何況我是特化戰鬥的機械,數量壓制戰的模擬也打了不少。」

  一面談論自己的定位一面採集了影界植物以及死去的影空牙屍體後,影獸便再度劃開空間裂縫,兩人返回時界。

  「啊!無銘!你怎麼隨便就一個人跑去影界了!我知道你想研究但這樣也……欸?那是什麼?」

  「是影空牙的肉耶!而且有好多隻!平常我跟阿影很難得遇到這麼多的數量的說!」

  將收集的戰利品攤開到桌上後,厄爾開始分析起剛才收集到的資訊,並將獸的肉切下數塊夾著植物放到影獸的眼前。

  「這種夾著的吃法或許不錯喔?可以試試。」

  『……?人類還真是會發明一些無用的知識。』

  大口的將眼前的食物放入大口中細細咀嚼,確實兩種風味交雜在一起,有種彼此襯托的感覺……或許這種知識也並非無用。

  「接下來……將收集到的大氣組成以及情報稍微套用一下,把吹出的風所蘊含的分子組成進行調整……」

  厄爾再度在腦中執行演算以及分子變化,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後讓自己的空調系統朝著影獸吹出了一陣陣奇怪的風。

  『……你是,怎麼做到的?』

  「改變吹出的風之空氣組成便可,在我剛才進入影界且在其中戰鬥時,我就在分析並且採樣,並且試著以現有的分子執行再現,雖然不可能到百分之百……你說來到時界會明顯不習慣吧?雖然目前的我只能模擬出風的感覺,不過日後應該可以讓整體的休息環境變得類似影界啦,大概。」

  這個人類,從剛剛戰鬥時還在分心想著這些嗎?

  『對客人做到這種地步嗎?』

  厄爾搔了搔頭,對著凝視自己的影獸說出了真正的打算。

  「作為一直以來照顧漠歆的朋友,就這麼把你趕回去影界還是過意不去……加上我個人想要多了解影界生物的秘密,如果你願意的話,能否待在我們的身邊呢?照看漠歆也方便……啊,食物的部分我會幫你去影界收集來的,能夠多造訪影界收集研究材料這可是讓人再興奮不過了。」

  影獸凝望著厄爾,又看著一旁露出期待面貌的漠歆,任命似的趴了下來。

  『隨你的意吧,讓這冒失鬼一個人回來我確實不放心,況且你確實能做到許多讓我驚訝的事,一開始住不慣的問題還有食物你說會幫我解決的吧?』

  「嘿嘿,那是當然囉。」

  隨後,影獸的模樣逐漸變異成較為嬌小的蜥蜴模樣,跳到了厄爾的空調口上趴著。

  「睡在這舒服一點,日後食物就交給你了,人……厄爾。」

  厄爾點了點頭,拍拍了小影獸的背。

  「太好了呢!阿影!你也要跟霧羽一起住了!」

  「欸?原來無銘你已經說服他留下來了嗎?!那堆奇怪的語言是這個意思嗎?」

  對於沒有內建翻譯電腦的霧羽來說,只是一群人在發出奇怪的獸吼而已……

  「……先把這個土的不行的名字改了吧。」

  厄爾打開了名字抽選機,讓影獸自己點選按鈕決定命運。

  漆黑爪子點下的瞬間,一排小字出現在眼前。

  涅瓦利斯。

  「好、好拗口的名字……」

  「沒關係啦,總比什麼阿影好多了吧?」

  「可是我覺得阿影很好聽啊!」

  兩人一龍分別出現了不同的反應,涅瓦利斯(暫定)只是冷哼一聲趴了下來,反正不要是什麼奇怪的名字都沒關係。

  於是,幾經激烈的討論之後,影獸的名字確定叫做涅瓦利斯,但大多數時候為了方便,厄爾一家還是會叫他簡稱「涅瓦」。


  「嘿,漠歆,今天妳看起來還是一樣好吃耶。」

  「呀啊!我不能吃呀!你們在想什麼啦!」

  對著一旁喝著酒的傭兵們發著脾氣,這頭小龍少女回到傭兵團後,被玩弄的日常就幾乎沒停過。

  「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持續有好段日子了,大叔喜歡玩小孩這點是大家共通的。」

  涅瓦利斯依然趴在厄爾準備的空調上方,紅色的眼眸注視著和大叔們打鬧的漠歆。

  「人類真奇怪。」

  「我倒是覺得蠻有趣的。」

  「哪裡有趣了啦!厄爾跟涅瓦你們來幫我啊!他們已經去拿鍋子了啦!」

  「夠囉!你們不要再欺負漠歆了啦!酒菜沒收。」

  「欸欸欸欸!大姊饒命啊!」

  一群大叔在霧羽面前求饒的模樣,看了著實還是挺逗趣的,厄爾不自覺的笑出了聲。

  涅瓦利斯也開始習慣這種吵鬧的生活,鮮少群居生活的他,將這理解成是同伴間的親暱行為了……證據就是,漠歆笑得比以往開心不少。

  就這樣,厄爾一家頓時多了兩位新成員:出外修練的漠歆回歸,以及一同修練的影獸朋友涅瓦利斯。

  比起以往熱鬧了許多,雖說不時便會吵吵鬧鬧的,可如今一點也不會感到孤獨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92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aterSlime|蛻變之聲|厄爾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主線】鴉羽主線四:逃出... 後一篇:【強襲學院(新)】08...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長篇科幻小說】《台東超載》-02:富岡燈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4025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